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18岁少年与年轻继母被锁在房内,父亲:你们必须给我生个孩子出来

0
分享至

小春努力张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光滑雪白的女人的背,一头长发散落在枕上。女人在梦里似乎还在呢喃,嘴里不时发出嗯嗯的诱人声音。

小春的头疼得很厉害,眼前隐约闪过昨晚看的录像,这分明就是昨晚看的片里的场景!

小春吓得马上清醒了过来。刚刚成年的小春,意识到自己昨晚破戒了。小春动了动腿,不小心碰到了女人的臀部,一阵酥麻传遍全身,小春困难地吞了一口口水。

到底,这个和他睡在一个床上的女人,是谁?

女子此时也醒了,轻轻扭动身体,脑袋转过来,小春惊恐无比,这女人,居然是比自己大四岁的年轻继母!

天!我和继母睡了!我们是怎么上的?完全没有记忆。

大脑里腾出无数个问号。小春不敢看继母,慌张地抄起旁边的一条裤子套在赤裸的身体上。

继母半坐起来,看了看小春,眼泪缓缓地流了下来,一脸不知所措的可怜模样。

“小春,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醒来我就在你床上了。”继母难为情地说道。

小春慌不择路地摔门而出。

对一个十八岁半的男孩,他接受不了这荒唐的事实。

夺路而逃,小春一口气跑到了附近的市花公园。哗的一声,小春哭了出来。

这乱伦的关系,让小春无所适从。虽然昨晚的过程不是记得很清楚,但小春记得指尖滑过女人皮肤的快感,这种快感带着罪恶,让小春既陌生又害怕。

这是处男小春的第一夜,在小春完全没有预想的床上,丢给了自己的继母。

一年前,和小春相依小命的奶奶去世了。久面露面的父亲王大富出现。身边还带着一个娇嫩的小妻子。

办完丧事,王大富命令小春收拾衣物,随他回珠城。

“不回!”小春冷冷道。他对父亲没啥感情。

小春出身那一年,母亲就死了,王大富的生意也失败了。于是王大富认定儿子的出生和他相克,不仅克死了母亲,还会克死他。

王大富毫不怜惜,将小春扔给了自己的母亲。他一个人去了珠城闯世界。

说也奇怪,离开了小春后,王大富一路发家致富,钱赚到手软,还娶了个比儿子大四岁的年轻娇妻,可谓金钱美女双丰收。

“小春,你爸可想你了,你跟我们一起回去吧。”旁边的妙龄女子一口的娃娃音,奶声奶气的,说完还推了一下王大富。王大富伸手拍了一下女子的屁股,哈哈笑了两声。

儿子在眼前,王大富也不避忌,和小妻子打情骂俏起来。

小春翻了个白眼,心里讨厌死了这对老男嫩女的搭配。如果奶奶还在世,他绝对不想见到王大富这个人。

王大富不介意小春的冷淡。喂了一口菜给小妻子,扭头对小春说:“这是我老婆花花,你叫妈,叫阿姨,随你高兴。”王大富大大咧咧地介绍。

“哎呀,人家才二十二,你让小春叫人家做妈,多不好意思啊亲爱的。”花花嗲了王大富一下。

桌子下,小春无意中看见花花的脚丫子勾住王大富的大腿,上下地摩擦着。小春又翻了个白眼。

王大富似乎很受落,亲母刚死,心情也不受影响。上门者全部发香烟发酒。

王大富对小春说:“给你两条路,要么自生自灭,要么跟我回珠城吃香喝辣。”

就这样,小春跟着王大富和继母,到了珠城。

四房两厅的公寓楼,一百八十平方,是珠城最好的地段,最高档的公寓。

小春却不觉得在享福,倒像是在受罪。

父亲王大富是个包工头,一天到晚都泡在工地。继母花花不用干活,煮饭清洁有钟点工。

钟点工一走,就剩小春和花花。

小春刚开始还在客厅看电视,花花从不避嫌,诺大一个沙发,就挨他身边坐下。浓烈的香水味薰得小春脑子发胀。花花一会儿拿水杯,一会儿拿水果,手肘不时地碰到小春的肋骨,大腿挨着大腿,小春身体里莫名的有股气直冲天灵盖。

妈的,难受。小春心里暗暗骂了一声。

屁股挪开。花花也跟着挪一挪。

她软绵绵的屁股就像是一张创可贴,老往他身边挨。像是故意似的。小春忍不住说:“阿姨,那边有位置。”

“什么嘛,小春,人家怎么说也和你是一家人,想跟你亲近亲近,不行吗?”花花嗲声嗲声地说。

“你这一套对付老男人的下三流手段,对我可没用。”小春心里想,又挪了挪屁股。

小春想,这个暑假可怎么熬。和这个女人同一屋檐下,非得被她折磨死不可。

花花捏着娃娃音找小春说话:“小春,你跟我说说你们学校的事嘛。”

“没啥好说的。”小春翁声翁气地道。

“那你说说,学校里有没有喜欢你的女同学?你长这么帅。”花花又问。

“没有。”小春专心看电视。

“你是不是讨厌我啊小春,我对你不好吗?”花花看出小春的冷淡,一脸哀求地望着小春。超短裙下面露出粉粉肉肉的两条大腿。

小春一个处男,哪里被女人这么盯过,还挨得这么近,小春几乎都能闻到花花鼻孔里喷出的热气了。

小春扔下遥控器,干脆回房间睡觉。

睡着睡着,花花走了进来给他盖被子。

真要命。小春粗鲁地掀开身上的被子。

晚上王大富回来,花花服侍王大富上床。王大富拍了拍花花丰满的胸部,一脸色迷迷地道:“小娘们长开了,一天比一天诱人啊,不枉费我花钱在你身上!”说完他将花花搂在怀里拼命地亲,一边亲嘴里一边不停地道:“花花,给我生个儿子,给我生个儿子!我把命都给你!”

房子隔音不好,小春用被子捂着耳朵,努力不听那些嘶吼声。没有女人经验的小春,只觉得隔壁房的男人和女人都疯了。

离暑假结束还有一个星期。小春心情很好,想着开学了就能住校,逃离这个憋屈的家。

这晚王大富回来得比较早,还买了许多菜,说小春来了这么久,两父子没喝过,今晚一定要喝一杯。

花花表现得很卖力,不停地劝酒,王大富给小春倒了满满一杯,小春说我不会喝酒。

王大富用力拍了一下小春脑袋:“没用的窝囊废,你不干了这杯就不是我王大富的儿子。”

“喝嘛小春,难得你爸今晚高兴。”花花伸手捏了捏小春的脸蛋。

小春嫌弃地扭过头去,勉强喝了一杯。王大富又倒了一杯酒,送到小春手上,一脸实诚地说:“小春,我这当爸的也没尽过做爸的责任,我向你道歉!这一杯你一定要喝。”

小春心里挺激动的,长这么大,王大富从来没像今晚这样温暖对过他。

小春一饮而尽。

两杯下肚,小春眼前有点晃,看什么都重影。花花的笑声也没平时那么讨厌,似乎还很好听。

吃完饭,花花去洗澡了。父子二人坐在沙发上继续喝酒,王大富称,要让儿子见识一下好东西。

随即放了一张VCD进去。小春哪里看过这种黄色录像,眼睛都看直了,里面的男人和女人都不穿衣服,在屋子里到处走,男人和女人相互交换着伴侣,做着各种不堪入目的动作,那些动作看得小春的心都要炸开了,直觉得眼前金星直闪。

模糊中小春被老爸扶着回房间,小春像是睡了一觉,中间醒过一次,感觉身边有什么东西,一摸,是个女人软绵绵的身体。他以为是在做梦,小春就想,女人的皮肤怎么跟他们乡下的蛇一样,软绵绵的,滑溜溜的。

那条蛇一点点地钻进他怀里,小春就像被风吹上了天的云,轻飘飘的,一下一下地飞。不需要引导,他无师自通地燃爆了自己。

小春快活得以为是个梦。这个梦做得他好快活,不想醒。

醒来后,就发现继母花花睡在自己床上。两个人都赤身裸体。小春无地自容。

一股劲冲出去后,小春躲在市花公园一个下午都不敢回家。

好不容易熬到晚上十点多,小春趁着夜色偷偷摸摸地回了家。他没有颜面见父亲。虽然他一直没当王大富是父亲,但他的确是这世上与他最亲的人。

小春觉得自己很没种。他没勇气坦白,怎么说,难道跟王大富说:“爸,不好意思,我不小心睡了你老婆。”那不得天打雷劈吗?

不睡也睡了,小春思前想后,解决的办法就是远离这个家。反正和王大富也没什么父子情。

那晚,他躺在床上,数着毕业的日子。发誓只要高中一毕业就马上搬出去住,不跟王大富来往,就可以不用见到继母花花,那他也不会因为那晚的事而内疚。

这乱七八糟的关系,让他无法再在这个家里呆下去。

和继母花花的关系,变得比以前更加尴尬。开学了可以住校,但周末始终要回到家。王大富又在外面。他和花花两个人呆在一个空间里,太尴尬了。小春的手和脚都不知道要往哪搁。

偏偏花花不肯放过他,他走到哪,花花的眼神就跟到哪,那小眼神像是要吃了他似的。

小春怕死了花花,心想,莫不是和她睡了一晚,她就赖上自己了?

小春只能尽量躲在自己的房间里,避着花花。第二个月,小春干脆不回家了,周末就睡在网吧。

国庆那天,他接到了王大富的电话,说是刚忙完一单工程,想起好久没有一家三口吃过饭了,让小春无论如何要回家一趟。

小春不好推却,毕竟王大富亲口叫他回去吃饭。

难得王大富还想起他这个儿子。

回到家,好酒好菜摆了满满一大桌。小春这次聪明了,无论如何也不接王大富的酒杯,怕像上次一样酒后乱性。王大富也不勉强他,走到冰箱取出两瓶饮料,递给花花和小春一人一瓶。

吃饱喝足,小春感觉有点发困。他想着是不是在网吧熬夜玩得太厉害,伤了身子。小春跟王大富打了个招呼,就径直走回自己的房间了。

这一晚睡得很不踏实,嘴巴很渴,很想渴水,小春就去冰箱拿了瓶冰水喝了。继续睡。睡得一点不安宁,夏天的风很燥,燥得他睡不着,脑袋里好像跑进了个小魔怪,老把他往那些不堪入目的黄色画面想去,小春翻了个身,就压住了一个什么东西。

小春重重吸了口气,像是喝了可口可乐一样,有股气堵在他胸口,需要找出路。小春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飘上天堂的感觉。他只觉得很开心,莫名的快乐。

清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小春睁开眼就看见了那个熟识的裸背。头痛得爆炸,小春想不明白,昨晚他喝的是饮料和水,怎么一觉醒来他又和继母上了床。

难道禽兽才是我的真面目?小春狠狠扇了自己两耳光。他问自己。和谁睡不是睡,偏要和自己的继母睡,但既然我和继母都没喝酒,那我们怎么会睡在一起?

没等小春理清状况,一张女人的脸凑了过来,脸上全是春雨滋润后的满足感。她伸出手挑逗着小春额头上的几缕碎发:“小春哥你好可爱哟,像只刚长毛的鸭子!”

然后是一阵咯咯咯的媚笑声。刚成年的小春被撩拨得身不由己,又不能打她。只好喘着粗气,勉强将那只手臂挪开。

“昨晚你不开心吗?”花花带着隔夜的香水味,将脸递到小春的鼻子面前。“来嘛,你亲我一下,昨晚你好勇猛,好棒哦!”花花赞叹着,情不自禁地亲了小春一口。

“走开!”小春低声吼了一句。

花花委屈地拿手掩脸,哽咽一声,说:“小春,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了?你这么讨厌我吗?”

小春不敢看她,随手扔了她一件衣服,命令道:“穿上!”

“哗,你好男人哦小春!”花花抹干泪痕,娇笑又崇拜地用眼瞅着小春。

小春穿好衣服走出客厅,没想到王大富就坐在沙发上。

小春死死盯着王大富的脸色,看了好久。

“爸,你昨晚给我喝的是什么?”小春开口问道。

“不用问了,是我下的药。”王大富一脸镇定。

小春气炸了,伸手啪的打掉身边的花瓶。“你有病是吗?有病你就去看医生,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王大富有点不耐烦,说道:“王小春,我花钱养你这么大,你就当是报答我。你一出生就克死你妈,克得我一毛钱不剩,你对得起我吗?”

小春流了眼泪,这是人话吗?就因为我克服你,你就把老婆放我被窝里塞?哪来的变态老爸?

“我年过半百,几百万身家,我不想这笔钱落到其他人的手里,我想要一个王家的血肉,我年纪大了,没法子再生,你和花花给我生一个,怎么也算是我王家的骨肉。我负责养大他,你要不想呆在这里,我给你一笔钱,你去泰国也好,去越南也好,开心快活去,怎么样?

“你也知道咱俩不能老呆在一个屋里,你办完了事,花花肚子有回音了,你就拿钱走人,我绝不干涉你以后的生活。”

小春听不下去了。王大富的想法不是个正常人能想出来的。小春觉得经历了这么不正常的事情,自己都变得有点疯了。

“神经病!”小春连衣服都不收拾,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家。

之后整个学期他都没有回去过。

直到放寒假的前一天,班主任将他叫到办公室,说是他爸给老师打电话了,他病得很严重,让小春回家一趟看看。

小春怀疑是王大富装病。但几个月来他都没打电话骚扰自己,这次打来,也有可能是真的病。

小春七上八下,最后还是决定回去看看。万一形势不妙撒腿就跑。

推开家门,却发现王大富坐在沙发上喝茶,没看出一点生病的样子。

小春知道自己挨骗了。转身想走,王大富两三步走过去,将大门反锁。

“你干嘛?有毛病啊?”小春不客气地说了一句。

“进了这个门,你就得顺着我,否则以后一毛钱我也不给你,让你出去乞钱,讨饭。”

“随便你。”小春不吃这一套,推开王大富。

没想到王大富一辈子在工地打滚,力气很大,他将小春两只手一扭,抓小鸡似的将他抓回房里,紧接着,王大富又将花花推了进去,再从外面锁住了门。

“你俩无论怎样也得能我弄个儿子出来,要不以后就不出这门了。”门外的王大富狠声道。

“你变态,神经病!开门,开门!”小春疯了似地锤打着房门,直到全身无力瘫坐在地上。

一直在旁边冷眼观看的花花走到小春身边,端下来,温柔地说道:“没用的,你爸犟得很,你就顺了他得了,不然咱俩出不了这门。”

一边说,一边用手扫着小春的背,一下一下的,小春不吃这一套,啪的一下打掉她的手,咆哮道:“连你也不要脸!你们通通不要脸!”

“对啊,我是不要脸,我吃他王大富的,穿他王大富的,我要脸干嘛,你有本事,一个子不要他的,看你这脸还有地搁不?”花花不客气地怼了小春一下。

小春不理花花,房间里乱翻,终于翻出一把小斧头,是他以前在网上买来玩的。他狠命地往锁把的地方敲,不停地敲。终于一声闷响,把锁给弄坏了。

小春大力拉开门,王大富堵在门口不让他走,两个人扭打起来,小春被打得鼻血直流,眼睛也肿了,脸也肿了,地上的小斧头不知何时被小春握在手里,只听见王大富大叫一声,抱着头就倒在了地上。

小春清醒过来,看见地上一滩鲜血,知道闯祸了,大叫一声:“打电话叫救护车!”

手忙脚乱的花花叫来了救护车。

王大富送到医院抢救后,不治身亡。医生说是头部受到重击,刚好敲到脑门。

幸运的是,小春没被判罪。属于正当防卫,花花是在场的证人,她证实王大富把小春往死里打,小春不还手的话,死的会是他。

小春感激花花替他说话。虽然他对花花没好感,总觉得这女人水性扬花,举止轻浮。但她总算救过自己的命。

王大富身后许多事情要处理,小春暂时被迫留在家里。

花花穿着白衣服,头戴小白花,一步一颤的,比往日更有风情。小春换下的衣物内裤,她统统和自己的一起往洗衣机里塞。小春看见了,觉得恶心,将自己的衣物抽了出来。花花捏着他的手,仰脸望着他,细声细气地道:“小春,这世上只剩下咱们俩了,你和我一起好好过,好不好?”

说完,身子就挨了过去。小春闻到熟识的香水味,想吐。他推开花花,说:“我去学校住着,有文件要我签名,你再找我。”

无视花花依恋的眼光,小春一去不回头。

春雨料硝,气温低到零下,小春发现自己没带厚棉衣。左思右想,就硬着头皮决定回家一趟。

他故意凌晨才回去,只要不惊动花花,他取完衣服就走。实在不愿意见到她在自己面前卖弄风情,太别扭了。

轻手轻脚地扭开锁门。小春跕着脚尖走了进去。

王大富和花花的睡房,灯光亮着。小春更加小心。经过两人的睡房时,小春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他心里卡了一下。这时间,怎么会有男人留在这屋里?

小春留了个心眼,无声地贴近房门。

“宝贝,你想甩的老头也甩掉了,想要的钱也要到手了,这事事件件都如你的意,你可真是我的心肝儿!”一个略带沙哑的男人声音。

“说得我故意弄死那老家伙似的。要不是他变态,老要让我跟他儿子生一个,我还想着熬到他归西的。我也不想做得太绝。”这是继母花花的声音。

“宝贝,你说说看,我的床上功夫厉害,还是他儿子的厉害?你跟死老头合着谋那小子的精子,可便宜你了,递着个处男!”

小春听到火冒三丈,想也没想一脚就踹开门。

“狗男女!”小春指着屋内的人骂道。

花花看见小春,一点也不害怕。涂着血红指甲油的手指指着小春,小嘴一努道:“小春春,干嘛生那么大气!反正王大富也没当你是儿子,他死了,咱俩不是脱离苦海了吗?”

“放你妈的狗屁!”小春两眼怒睁,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花花是王大富逼的,所以尽管他对花花没好感,但对她也存着一份怜悯,以为她和自己一样,都是身不由己。没想到她居然和王大富合伙谋算他。

房里的男人穿着一条小内裤,裆部包得很紧也不遮掩,大摇大摆地向小春走过来,推了小春一下:“小子,识趣的拿好属于你的东西走人,否则别怪老子手下无情。”

小春环顾了一下房内的书桌,父亲与继母的结婚照已经换成了面前这个男人和继母的相片。小春心里忽地感到一阵悲伤,王大富平时对他不好,但对继母却是大方得很,任由她花钱,这女的不懂感激,还恩将仇报。小春抑压不了自己的怒火。

“狗男女,滚出我爸的房间。”小春踢了一脚地上的一件睡衣,指着男人的鼻子吼道。

“哈哈哈!你爸的屋子,钱,公司,都是我的了!”花花一脸得意地笑,睡衣里两个丰满的乳房颤抖抖的。

“说,你嫁给我爸之前,早就搭上这男的了,对吗?”小春忽然想到这个问题。

“小春春,别生气嘛,人生如戏,认真你就输了。咱们总算也快活过,你趴在我身上的时候不也开心得哼哼哼的吗?念这点情份,就饶过我好吗,好弟弟?”花花放肆地盯着小春,她始终舍不得这年少身壮的小羔羊。

小春气坏了,年少气盛,小春的眼睛被怒火遮住了,这个瞬间他什么也不管了,他折回客厅,从茶机上拿起一把细长的水果刀,直奔房间里的男人。花花慌张地挡在了男人面前,等她醒悟过来,刀子已经刺进她腹内。

花花缓缓倒下的时候,说了一句话:“没……没想到你真的敢!你有种……!”

小春看见鲜血像水一样从花花的腹部冒出来。屋里的男人被这场景吓坏了,嘴里大叫着:“杀人了!杀人了!”不顾还穿着内裤,裸着身子冲了出去。

小春吓傻了,手里的刀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接到报警后,警察很快就上门了。小春一直呆呆地站在原地。

审讯室里,民警问小春有什么需要为自己辩解的。

小春摇摇头。

“我认罪。”

从小缺乏父母的爱和管教,小春的心一直是冷的。如今杀了两个人,他明白,这一生他终究是不幸运的。

但愿下一世,投胎到一个正常的家庭,享受父母的疼爱和教育,成为一个心里时时有阳光的人。

- 完 -

【本文系本号作者原创,侵权必究。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美籍教练10年间睡了1200多名成都女性!并称从不做保护措施

美籍教练10年间睡了1200多名成都女性!并称从不做保护措施

无双娱评
2023-02-03 21:44:09
台媒曝大S三胎已怀2个月!具俊晔态度引争议,汪小菲疑似放弃玥儿

台媒曝大S三胎已怀2个月!具俊晔态度引争议,汪小菲疑似放弃玥儿

靓宁唠唠嗑
2023-02-06 15:04:48
新兴行业成色情温床! 大量年轻人为追求“精神高潮”, 已难以自拔

新兴行业成色情温床! 大量年轻人为追求“精神高潮”, 已难以自拔

恰同学少年录像
2023-02-02 07:00:12
 大范围雨雪将席卷中东部 陕西、山西等地有大雪、局地暴雪

大范围雨雪将席卷中东部 陕西、山西等地有大雪、局地暴雪

新京报
2023-02-06 15:14:08
赖清德批南投人口流失3.4万,国民党反呛:怎不看看高雄屏东?

赖清德批南投人口流失3.4万,国民党反呛:怎不看看高雄屏东?

海峡导报社
2023-02-06 13:17:12
《狂飙》程程死前遭羞辱,唯一证据直指李宏伟,疑似涉黄部分被删

《狂飙》程程死前遭羞辱,唯一证据直指李宏伟,疑似涉黄部分被删

康哥聊娱乐
2023-02-06 11:05:23
Google裁掉了最优秀的员工

Google裁掉了最优秀的员工

新科技新鲜事
2023-02-06 12:17:05
蒋天为什么要杀高启强老婆陈书婷?

蒋天为什么要杀高启强老婆陈书婷?

我的滑板娱乐
2023-02-04 14:37:01
他曾出任副委员长,“两案”结束后主动辞职,葬礼规格出乎人意料

他曾出任副委员长,“两案”结束后主动辞职,葬礼规格出乎人意料

燕小姐说历史
2023-02-06 08:33:15
宋祖英,一切都结束了

宋祖英,一切都结束了

康哥聊娱乐
2023-01-21 06:35:35
清新俊逸,端庄大气

清新俊逸,端庄大气

大牌时装笔记
2023-02-06 08:50:15
林心如一怒之下发微博,曝出梁朝伟在日本定居的真实原因!

林心如一怒之下发微博,曝出梁朝伟在日本定居的真实原因!

青春娱乐说说
2023-02-06 09:36:24
离奇的诈骗案:3公司垫资数亿承包工程,完工时发现被骗

离奇的诈骗案:3公司垫资数亿承包工程,完工时发现被骗

西哥哥启蒙宝贝
2023-02-06 11:11:37
美国垄断全球99%操作系统,任正非:华为破此局的困难无人能懂

美国垄断全球99%操作系统,任正非:华为破此局的困难无人能懂

吃西瓜看电影
2023-02-01 06:55:56
坦克700实车图曝光,是不是你的菜

坦克700实车图曝光,是不是你的菜

车卖场
2023-02-06 09:36:55
美媒曝猛龙1换3大交易!范乔丹联手保罗布克,超级后场助太阳重燃

美媒曝猛龙1换3大交易!范乔丹联手保罗布克,超级后场助太阳重燃

不会三分的萌库
2023-02-06 18:20:21
现场直击:香港自助机签开放第一天,人山人海!

现场直击:香港自助机签开放第一天,人山人海!

香港保险圈
2023-02-06 14:56:36
一时冲动蹭了女同事臀部,惶恐了大半年

一时冲动蹭了女同事臀部,惶恐了大半年

艾莉影视剪辑
2023-02-06 11:13:20
为缓解血站用血紧张,三百多名官兵无偿献血13万毫升

为缓解血站用血紧张,三百多名官兵无偿献血13万毫升

潇洒弟
2023-02-05 13:52:56
故事:新婚夜夫妻关灯休息后,妻子开灯看到老公长相,愣住了

故事:新婚夜夫妻关灯休息后,妻子开灯看到老公长相,愣住了

小六电影解说
2023-02-06 06:30:02
2023-02-06 18:44:49
情感得事
情感得事
摇曳生姿的东莞,分离的情与欲
25文章数 583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6种常见病,其实都是“癌前病变”

头条要闻

澜沧江水域缅籍充气筏倾覆8人落水:获救3人为中国籍

头条要闻

澜沧江水域缅籍充气筏倾覆8人落水:获救3人为中国籍

体育要闻

也许,他就是篮网交易欧文的底气?

娱乐要闻

董洁与潘粤明和解后现身 14岁顶顶同行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昔日中国顶级富豪之子,逼急建设银行!

汽车要闻

含3D ADAS升级等 腾势D9将于月底前开启OTA升级

态度原创

家居
数码
亲子
艺术
房产

家居要闻

190㎡大面积四居室,温馨庸雅又宽敞舒适

数码要闻

佳能一口气推四款新品:EOS R8、EOS R50都来了

亲子要闻

立春后,抓住孩子长个的“猛长期”,多吃这5种高钙菜,长得快

艺术要闻

卡普尔“豆子”落地纽约,画家导演莱斯利辞世

房产要闻

还钱竟比借钱难,上海有银行提前还贷排到9月后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