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鬼话连篇:你怎么知道从背后叫你名字的那个一定是人呢

0
分享至

老人常言,半夜有人喊你名字,切勿回头……因为喊你的不一定是人!
近几天新闻频发有人跳楼上吊而亡,经法医检验,皆是自尽!
可他们熟不知,亡者自尽背后,存在着不为人知的引导。
此为“鬼话连篇!”
01
老陈面馆,群人围坐,说其近闻,骇人震惊!
“你们听说没,咱们小区老刘家儿子考上了一本呢。”
“我知道这事,前几天老刘还吆喝着要请大家伙吃饭呢,说是要好好庆贺儿子考上一本。”
“唉,只可惜呐。这才两天,这庆祝宴就成了葬礼宴,老刘一家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呐。”
“谁说不是呢,前几天那孩子还高兴得很,怎么第二天就跳楼自杀了?”
群人还在交谈,好似在为老刘家儿子感到不值跟惋惜。
结账,起身离开,手机收到一条消息推送。
【震惊!一本学子自杀背后,竟藏着如此令人心疼的经历!】
看到此推送,我轻声冷笑,现在的营销号为了博人眼球,真是什么标题都敢胡起。
原因无他,只因最近几周,死的人过于多了。
而且所有死的人,经过法医检验,皆是自尽!
对于这种结果当然很多人不信,我也不信。
因为我很清楚,那些人自尽的真相。
太阳落山头,夜幕将来临。
我深知,那些家伙又要出来教唆人自杀了。
下秒,手机铃声响起。
拿起一看,是一通陌生电话。
接听后,里面响起一道很是甜美的声音。
“你好,请问是秦先生?”
“有事?”
她语气带有些焦急,“秦先生,我听人说您会驱邪对吧。”
我没回话,她继续说:“这几天我家里发生了许多诡异的事情,想请您过来帮我看看,价钱什么的都好说,只要您能帮忙解决,多少钱都不是问题的。”
诡异事件?
问清楚事情原委,她告诉我,三天前,她妹妹刚回来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一个劲说着胡话,半夜还不停用指甲摩擦墙壁,把指甲都给抠出血了,整个墙上都是血迹。
她们本以为是妹妹生病了,带去医院检验,结果各项检验她妹妹根本没有生病,很健康。
可她妹妹做出的那些离奇举动,让她们无法相信不是生病。
把妹妹带回家后,更奇怪的事发生了,妹妹居然恢复了正常,还囔囔着要吃螃蟹。
一家人以为没事了,就买来螃蟹问妹妹那天回家发生了什么事。
妹妹说,那天她一个人走夜路回来,碰到路上有人烧纸,走了一半还听到有人喊她名字,她就回头了,然后就回了家,后面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听到这,事情我已经大概明白。
便跟她讲:“你妹妹应该是被邪祟缠身了。”
“邪祟?”她听后,被震惊得停顿了会,接着大喊:“先生,求求您一定要救救我妹妹啊,我就这么一个妹妹!”
“位置发我,我这就过来。”
说完,挂断电话,顺手拦下出租车,朝她发来位置赶去。
老人常言,午夜碰上烧纸,为晦,若背后听到有人喊起名讳,切勿回头。
因为喊你的……
不一定是人!
###第2章
02
我是一名专门处理灵异事件的人,祖上几代都是神棍,到了我这当然也是一样。
为解决生计,我经常在网上接一下处理离奇事件的单子,从中获取生活费。
不过我们这行业本身就积累业障过多,身上也经常阴气缠身,每到下雨身上就会酸疼难忍,其实也就是风湿病而已。
我们这行,禁忌实在是太多了,而且也不是一般人都能干的,这命格得比一般人硬。
不然死的早!
这些都是去世老爷子教我的。
出租车抵达地方后,就停了车。
是一栋独立的小洋楼,装修很是豪华,门口还停着一辆价值不菲的豪车。
一看这环境,就知道住里面的人多半是非富即贵。
按下门铃,很快门就被打开。开门的是个女人,年纪约莫在二十五岁左右,长相身材都很不错,尤其是身上那气质,就是普通人比不了的。
被她领进门后,她第一句话就是,“秦先生你可算是来了,就在十分钟前,我妹妹她又发疯了,拿起水果刀对着自己手臂就是一顿割,可给我吓坏了。”
她神色担忧,说话也是一个劲叹息。
打量了一下房间布局,我望向她:“你妹妹人呢,带我去看看。”
“我怕她再发疯就给她绑在房间里,请跟我来。”
刚到门口,就听到房间里传来一道痛苦的嘶吼,
“秦先生,您可一定要救救我妹妹啊,我真的不想在看到她这副痛苦模样了。”
她拉着我的衣角,面露诚恳。
我回她:“放心吧,交给我就好,我一定会还你一个健健康康的妹妹。”
说着,推开门走了进去。
她因为不忍心看到妹妹那副模样,没有跟进来,选择在外边等待。
我很能理解她,不管是谁看到自己亲人变成如此模样,都会产生这种想法。
一进去,我好像踩到什么黏糊糊的东西,特别粘脚,就跟强力胶似的。
而且房间里冲刺着刺鼻的血腥味跟一股十分难闻的臭味,两种味道交杂一块,实在是挑战我的嗅觉,让我忍不住用手抵在鼻尖,试图拦住这味道。
房间陈设早就乱作一团,满地的碎渣跟纸巾,就连电脑跟手机也是碎成几截躺在地面。
整个房间见不到一丝阳光,全部被一块黑布给笼罩着,一点光的缝隙都见不着,给人一种窒息黑暗的感觉。
若是幽闭症患者身临其境,怕是真得窒息而亡。
伸手去摸房间开关,只摸到一手黏糊糊的东西,将房间灯光打开后,才看清手上那团黏糊糊东西是什么。
是血!交杂着几根毛发的血!
血迹还没完全干枯,甚至还有些温热,就好像是刚不久被撒上去的。
轻轻在指尖摩开,放在鼻尖一闻,那股味道很腥,但并不是人血的味道。
倒像是……鸡血的味道。
奇怪,房间里怎么会有鸡血?
按理来说,如果人真是中邪的话会做出很多有违常理的事来,包括做出自残行为来。
可,一个中邪房子的房子内居然存在着鸡血,那真的就有鬼了。
03
低头,倒是让我心神不宁一下。
脚下有着一大团还未干枯的血迹,血迹内还有着不少鸡身上的毛,以及一些颜色特别艳丽的粉尘。
用手在粉尘上轻轻一抹,放在鼻尖仔细一闻,这股闻到我在熟悉不过。
是朱砂的味道。
朱砂混鸡血,其作用不用想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看过僵尸片的人都清楚,茅山道士在镇压的符箓时就会用鸡血加朱砂,将两者混为一起,在绘制在黄纸上,用于制服邪祟跟僵尸。
房间里的情况,真是让我越看越疑惑了。
一个中邪孩子房间内,为什么会有朱砂跟鸡血?
难道她们家在我之前还请过别人来帮忙驱邪?
应该不可能,那女人亲口说过,在我前没有请过任何法师到家里来,那这些两样东西是谁弄的?
一时间,脑海中浮现许多不解谜题。
但有一点我很是清楚,房间内的鸡血跟朱砂是用来对付那中邪的孩子的。
环视一圈房间后,视线最后停在被绑在椅子上的女孩右侧墙面上。
看到那墙面上模糊不清的血迹,绕是我在那刻也是止不住打了个冷颤。
墙面上全是一条条醒目的血痕,都是那孩子用纸巾硬生生在墙上抓出来的,甚至仔细看还能看到指甲跟肉完全镶进了墙里,简直可怖。
再反观被绑在椅子上的女孩,她全身被绳子紧紧绑着,嘴里也被塞入一块白布,双手被绷带缠了很大一圈,就跟戴着两个拳击手套一样。
最令人感到不适的是,她身上白裙都被血给染红了,尤其是那双水灵灵的眼睛,此刻竟布满血丝死死瞪着我,嘴里发出呜呜吼声。
不过让我感觉奇怪的是,我并没从她身上感觉到有一点邪祟的气息,就连祖传的法器也是对她没有一点作用。
看起来就跟个正常人一样。
难不成是我搞错了?
还是说是她姐姐对我撒谎了?其实她本来就是个正常人?
我解决过不少灵异事件,眼前这桩倒是头一次让我凝重起来。
走到她面前,伸手去摸她的额头,温度跟普通人差不多。
走到后边将窗帘打开,阳光照射在她身上也没有起任何反应,只是那双眼睛却是死死瞪着那道大门。
从她视线看去,我觉得她不是瞪着房门,而是瞪着房门外地人。
此刻的门外只有她姐姐一个人,要这么说的话,她瞪的只有她姐姐一个人!
事情似乎越来越让我捉摸不透。
我蹲下身,小声开口:“别怕,叔叔是来救你的,你有什么话都可以告诉叔叔哦,叔叔一定不会伤害你的。”
她好像听得懂我的话,一双眼睛看着我,嘴里嗷嗷几句我也听不懂。
“你是不是怕门外的姐姐?”
本是试探性一句话,却得来惊人回复。
女孩猛地点头,眼神被惊恐给替代,就连身子也是止不住发颤。
好像是想起姐姐模样,下一秒居然是吓得小便失禁。
她的举动,更是加重我心里的怀疑,或许中邪的根本不是眼前的女孩,而是门外的她?
“别害怕,叔叔会保护你的。”说着,我将她嘴里白布取下。
白布取下后,她满脸害怕,说话声音都是颤颤巍巍。
“叔……叔,求求你你一定要救救我姐姐,她被怪物附身了,求你一定要救她啊。”
怎么回事,这姐妹俩说的话怎么这么像?
都是说对方中邪,让我帮忙解决。
那到底谁才是中邪的人?
###第4章
04
“你刚说中邪的不是你,而是你姐姐?”我回头看她。
她点头:“对,姐姐她被怪物给附身了,每到半夜时候姐姐就会来到厨房从冰箱取出生肉吃,还经常会做出各种诡异事情出发。”
“有次我晚上睡觉时,发现有水滴在脸上,等我睁开眼一看,你知道我看见什么了?”
我皱眉问:“什么?”
她瞳孔瞪大,脸上露出一抹极其恐惧的神情,语气颤微,说:“我看到姐姐整个人倒挂在天花板上,批发散发一双眼睛一直看着我,嘴里还流了不少口水,那些滴在我脸上的水,就是她的口水!”
“她根本不能用人来形容了,她一定是怪物,姐姐肯定是被她给吃掉了,她故意变成姐姐模样就是想要吃掉我,对,一定是这样的,我不能让她得逞,我一定要想办法离开!”
她语气越说越急,声音也是随之加大。
生怕她说话声被门外听到,我用手捂住她嘴,小声说:“小点声,万一被你姐听到了,那就完蛋了。”
这么一说,她才冷静下来。
不过她刚才说得那番话我是不太相信的,要真对比一下,我更相信她姐姐是正常人。
毕竟,到现在为止我都没见到过她姐姐有什么异常举动,反倒是眼前这女孩,浑身上下都透出“诡异”二字。
要她真没中邪的话,我倒是认为她精神或许出了问题,或者是患有什么疯病。
房间的布局包括墙上用指甲挠出的血,还有地上那些狼藉,无一不在证明此地的古怪。
我也是头一次碰上这种事情,一时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只能先稳住她,出去后再从她姐姐嘴里套出些话来。
我看向她,说:“别怕,叔叔来这就是解决这些事的。只要叔叔在这,那个怪物就不会伤害你,现在叔叔要出去,你乖乖待在里面,晚上叔叔再来找你,好不好?”
女孩点头:“好,我会在这等叔叔回来的。”
笑着摸了摸她头,推开门正准备出去时。
她又朝我说了句。
“叔叔!你千万要小心,她真的非常可怕,你一定要小心她!”
回头:“好,叔叔一定小心她,你先休息吧。”
说着,出了房间。
刚出房间,一道目光就停在我身上,让我特别不舒服。
“她跟你说了些什么?”
###第5章
05
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我感觉她跟我进房间前判若两人,尤其是那眼神跟语气,让人特别不舒服。
看来,那女孩说的话并无道理,这家里两个人可能都有问题问题。
很有可能,她们嘴中说得那个怪物就在姐妹两人之间。
不是妹妹就是姐姐。
还有一种大胆猜测,那就是有没有一种可能姐妹俩都不是人?
都是那口中的怪物?
无意猜测,后背竟起一阵冷风,吹得我莫名打个寒颤。
“秦先生?我妹妹到底怎么了?”
见我没回应,她伸手轻轻推我一下。
“哦。”我反应下来,连忙说:“没什么大碍,只是受了刺激才变成那样的,我一会帮她针灸完在好好休息就好了。”
说实话,我现在还无法确定她妹妹到底是个什么鬼情况,只能口头上稳住她的情绪。
再找机会借机试探她,从她口中得到些其余信息。
她听后,神情微变,满脸不置信,问:“您确定没有搞错?我妹妹真的不是中邪?”
我点头:“我仔细看过,并不是中邪,只是受了大惊吓才做出这些奇怪举动,一会我给她针灸后,你让人给她把房间收拾一下就好了。”
“不过保险起见,针灸得维持一星期,等她彻底不再发疯后,就算是完全恢复。这段时间……”
不用我多说,她也明白我的意思。
“房间我已经帮您收拾了,我带您过去。”
我点头,跟她来到房间。
到房间后,她又说了几句感谢的话,还表示我有任何需要都能跟她说,只要是能让她妹妹尽快恢复正常,她什么都能给我弄来。
跟她交谈中,我也得知许多关键信息。
她跟妹妹从小一块长大,父母在她十八岁那年就去了国外,现在还没有回家,但是每年都是给她卡里打不少钱,足以让她跟妹妹一直生活。
我先前猜的没错,她家的确有钱,在国内跟国外都有公司,不过主营公司在国外,国内公司是她父母亲戚帮忙运营。
我问她怎么不跟着父母去国外生活?
她说是她妹妹不想去国外,所以她就留在国内陪她妹妹。
我问:“你妹妹的情况,你父母知道?”
她摇头:“没有,我不敢把妹妹变成这样的事告诉她们,怕他们会担心。”
“我觉得不管怎样,发生这种事就应该跟你父母说一声,无论如何,他们也是你们的父母,理应知道这事。”
她听后,沉默了会,才回答:“我会把妹妹的事告诉爸妈的,在此之前,我希望您能让我妹妹赶紧恢复,看着她那人鬼不分样子,我这个姐姐心里特别不舒服。”
我:“你妹妹的事,我会处理的,时候不早,你先回去吧。”
“好。那您早点休息。”
说完,她出了房间。
躺在床上一直到半夜十一点时,确定外边没有人后,我悄悄进了妹妹的房间。
打算问问地上的鸡血跟朱砂的事。
门才推开,我就看到无比诡异一幕!
###第6章
06
房间内没有开灯,窗帘全部被拉开,窗户也是打开着,外边不断有阴风吹进来,吹得窗户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听得人心头就跟蚂蚁般一样,很难受。
窗户位置正对着月亮,按风水来讲,窗靠月,能吸食阴气,月亮就属阴,那个位置正好能吸引大阴之气,乃是大凶!
女孩跪在窗户中间位置,脑袋跟手歪着,呈现一个很诡异的姿势。
从我视线看去,她整个人被月光包裹,如沐浴月光,给人一种不安的感觉。
“小妹妹。”我轻呼一声。
她没有反应,正打算更靠近些时,她猛地转过头来。
是那种身子不动,脑袋直接转过来的,看得我瞳孔猛地一缩,顿感不妙。
难道真是被鬼附身不成?
才想从包里掏出吃饭家伙,她猛地跳起张开嘴朝我直扑而来。
“啊!”
我被吓得一激灵喊了出来,才发现自己居然还躺在床上。
原来是个梦?
正当我以为是自己做了梦时,却发现四肢动不了,整个人像是被什么压住一样,胸口无比沉闷,呼吸也是起伏不定。
额头跟后背也是被汗水全部打湿。
种种迹象表明,我应该是碰上“鬼压床”了。
所谓的“鬼压床”就是被鬼压在身上,但那些都是以讹传讹,真实不过是休息不好,四肢乏力从而出现的迹象。
深呼吸口后,四肢勉强能够活动,我连忙从床上起身,朝门外走去。
刚出去,就又让我碰上怪事了。
这大半夜的,我居然闻到了烧纸钱的味道。
寻着那股烧纸味,我下了楼,看到门外有个女人蹲在边上,手上拿着一些冥币跟一些纸做的衣服不停往火盆里面放。
一边烧还一边哭,嘴里还说着什么。
“弟弟,按照时间来算,你今年正好也八岁了,不知道你在下面过得好不好,姐姐多给你烧点新衣服跟钱下去,好让你在下面也过得舒服一些。”
那说话声音跟背影,不是她还能是谁?
眼前烧纸的人,就是请我来帮妹妹驱邪的那个女人。
不对啊,她不是说家里只有两个女儿?
什么时候又多了个弟弟?
从她话里听到,她弟弟今年应该是八岁,那死的时候得是多少岁?
在我思考时,她又开口了。
“弟弟,姐姐真的好想你,当年你要是没出事,咱们一家早就去国外了。怎么还会留在这?说起来这些事情都要怪她!要不是她,你也不会出意外,都是她的错!当年死的要是她就好了!”
她嘴里的她,应该就是她的妹妹了。
她们姐妹俩感情不是挺好的?怎么刚才那语气听起来像是特别恨自己妹妹一样?
其中还真是疑点重重。
看来,事情远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简单。
或许她妹妹压根就没中邪,又或许她这个姐姐从一开始就没跟我说过实话。
一直都在骗我。
反正,我觉得,这姐妹两个人心里肯定都有问题。
那个所谓的“鬼”,估计就是她们中的一人。
又或者……
姐妹俩都是“鬼”?
###第7章


07
不管怎样,这件事情我都不能再管了。
说不定事情到最后,反而会被这两个姐妹给阴了。
我只是一个驱邪的,可不愿意去管她们的家事,更不想淌她们家的浑水。
心里下定决心,明一早就找个借口离开。
小心翼翼上楼回到房间,后背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吓得我浑身一颤,还没转过头,就听到一句“你看见了吧。”
是她妹妹的声音,她怎么出房间了?
回头,她妹妹已经换上新衣服,就连头发也收拾干净,整个人哪有半点早上时见到的那副人鬼不分的模样。
最令人感到惊奇的是,她被包成拳套的手居然莫名其妙好了。
手上没一点伤,就连指甲也是跟普通人一模一样,难不成真碰鬼了?
等等,我特么一个抓鬼的,怎么会怕她?
回过神来,我问她:“你不是在房间?怎么出来了?”
她笑着说:“房间里太闷了,我想出来走走。”
我没说话,只是觉得古怪。
“叔叔,刚才我姐做的你都看见了吧。”
她指的应该是她姐在门外烧纸钱的事。
我点头:“碰巧看见的,不过你姐干嘛半夜在门外烧纸?多不吉利啊。”
她听完,冷笑一声,“还不是她做了亏心事,怕半夜睡不着觉呗。”
“她还真以为自己做的那事神不知鬼不觉了,其实当时都看见了,都是她的错,所以她才经常半夜到外面烧纸,就是想让自己的罪孽少一点。”
“呵呵,要我说,当时死的就应该是她才对,她就是一个怪物,一个杀人的怪物!”
她的话,我越听越迷糊。
脑袋更是乱成一团,完全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更是感觉眼前的女孩跟我见到的不是同一个人。
就好像她姐姐一样。
还是说,这两姐妹本来就一直是两幅面孔,还是说她们精神都有问题?
所以互相认为对方才是怪物跟鬼?
总之,事情很混乱,我也不想管了。
但真相我得弄清楚,以及她姐姐口中的弟弟还要她嘴里的杀人怪物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问她:“你没中邪?”
她点头:“没有。”
“那你之前模样?”
她说:“都是我装的,我要是不装成中邪的模样,她就要杀了我,让那件事彻底再也没人知道,她就是个恶魔!”
越来越迷糊。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姐姐嘴里的弟弟又是什么情况?”
她说:“叔叔对不起,我骗了你,其实我家里根本没有怪物,但有句话我说得是真的,我姐姐真的很危险,她是个恶魔!”
我问:“那朱砂跟鸡血是你姐姐弄的?”
她点头:“对,都是她弄得,我自从装成中邪模样后,她就学着电影里的买来鸡血跟朱砂泼我身上,想试着帮我驱邪。可我压根没中邪,那鸡血跟朱砂又怎么可能有用?”
“叔叔,我告诉你件事,其实我妈妈当初生了三个,两女一男,我还有一个八岁的弟弟。”
这就对上了她姐姐烧纸时说的话。
“那你弟弟是被你姐姐杀了?”
我想着她之前的话,试探性问。
她点头:“对,我弟弟就是被她给杀了。那一幕我至今不能忘记,因为那是我亲眼所见的,我亲眼看见她杀了我弟。”
“那是两年前发生的事了,当时我们一家出去旅游,我跟姐姐带着弟弟一块去超市买东西,路上突然来了一辆车,是她把弟弟推了出去,害得弟弟被车给撞死了!”
被车撞死?
总感觉她说的话有些不信,她姐姐话里意思,弟弟应该是被她妹妹害死的。
妹妹话里是被姐姐害死的。
话里存在着太多纰漏跟bug。


###第8章
08
我问:“你确定你弟弟是被你姐害死的,而不是你?”
“你什么意思?”她抬头瞪我一眼,“叔叔我真的没有骗你,害死我弟弟真的是我姐,不是我,你一定是听了她的鬼话吧,她整个嘴就是鬼话连篇,你千万别相信她啊。”
“她为了能保全自己名声可是做得出把罪名移到别人身上的事呐。”
对于她的话,我还是存在怀疑。
便说:“如果你弟弟真的是你姐杀的,你为什么不告诉你父母,为什么不报警?还是说一切不过都是你的想象而已?”
扔下这话,我进了房间,没在理会她的敲门声。
第二天早上刚起床,她姐姐就来到我房间,一脸害怕的说:“先生,我昨天晚上看见我妹妹了。”
“是,我也看见了。”
她焦急说:“不是,我是说我看见她在门外烧纸了,她一定是怕弟弟的鬼魂找她,所以才半夜起来烧纸的,先生,其实有个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
我隐约猜出是什么。
“你不会要告诉我,你还有个弟弟,不过是被你妹妹给杀掉了吧。”
她听完,脸色一变:“你怎么会知道?”
接着她说:“肯定是她告诉你的,她是不是还说弟弟是被我杀了?那根本就是她在颠倒黑白,其实杀死我弟弟的人就是她,先生你可千万不要相信她的鬼话,她完全就是在胡说八道,你一定不要信她。”
“杀死弟弟的人就是她,不是我!”
我笑了笑没说话,而是开口:“不管事情是怎么回事,我都希望你们能认清楚一件事。”
“什么事?”
我说:“你们都已经死了,就算你们在说些什么也没有听得见,七月七马上就要过去了,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你们还是早些回到下边早点投胎吧,别再想其余事件了。”
说完,我就离开了房间。
在我离开房间后,一切都变得虚幻起来,眼前的房间变成了街道,白天也被夜幕替代。
街上也到处游走着许多玩手机的人,在他们身边还有一些人不停在他们耳边说着话。
其中一人在我边上路过时,还一个劲跟身边人说:“别吵我了,我都说了我不相信你的话!”
那人说:“我没有骗你,你老婆真的跟你兄弟有染,你的儿子也不是你的,就连你的钱都被他们转移走了,你说你还有什么活着的念头?我要是你早就上吊自杀了,哪还有脸活在世上?”
“先生!”我回头,喊了一声。
他回头问:“有事?”
我:“切莫听鬼话连篇,好好活着才对。”
他骂了句:“神经病。”
他身边人回头凶神恶煞瞪了我眼,然后继续蛊惑着那人自杀。
今天正好是七月七,人间的中元节。
相传这天,鬼门大开,不少死去的人都将回归阳间,有些是上来看亲人最后一面,有些人完成遗憾。
有些是想上来蛊惑人自杀,成为他们的替死鬼,好投胎转世。
之前新闻里那几个学生就是听信了鬼话连篇,然后自杀了。
而那两姐妹从来就没有一个弟弟,她们在一次出去游玩时被车撞死,又经常停滞阳间,记忆早就模糊了。
所以才以为有个弟弟,还觉得是对方杀死了自己弟弟。
这便是所谓的“鬼话连篇”!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媒体人:这场比赛,希望国足新帅明白什么样的球员可以为国足所用

媒体人:这场比赛,希望国足新帅明白什么样的球员可以为国足所用

直播吧
2024-02-25 18:09:53
笑麻了!电影《封神》在法国上映一票难求,超越漫威,评论区笑死

笑麻了!电影《封神》在法国上映一票难求,超越漫威,评论区笑死

娱乐圈酸柠檬
2024-02-25 18:33:32
0:1痛失超级杯 新帅穆斯卡特两大败笔坑惨上港 直接改变比赛走势

0:1痛失超级杯 新帅穆斯卡特两大败笔坑惨上港 直接改变比赛走势

零度眼看球
2024-02-25 22:30:16
美英澳8国突然不宣而战,摧毁18个目标!美防长:还会继续打

美英澳8国突然不宣而战,摧毁18个目标!美防长:还会继续打

奇思妙想草叶君
2024-02-26 02:21:08
记者:伯利花了10亿英镑建队,却毁了切尔西曾经的那种赢家心态

记者:伯利花了10亿英镑建队,却毁了切尔西曾经的那种赢家心态

直播吧
2024-02-26 02:09:13
2024年2月下值得购买的电子产品推荐

2024年2月下值得购买的电子产品推荐

电脑吧评测室
2024-02-25 22:06:37
中超第二轮山东泰山与北京国安的比赛时间确定调整

中超第二轮山东泰山与北京国安的比赛时间确定调整

火龙体育
2024-02-26 02:56:26
逝者|宗庆后:“娃哈哈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的证明”

逝者|宗庆后:“娃哈哈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的证明”

界面新闻
2024-02-25 12:58:50
曾仕强说:人过五十,有三个地方要少去,去得越多,福气越少

曾仕强说:人过五十,有三个地方要少去,去得越多,福气越少

家庭枢纽站
2024-02-25 19:50:56
男人不再爱了,往往会有两个表现,尤其是第1个很残忍

男人不再爱了,往往会有两个表现,尤其是第1个很残忍

莲子说情感
2024-02-24 21:39:03
一直不舍得删除的30张神图,看完笑出了猪叫声,网友:笑到岔气!

一直不舍得删除的30张神图,看完笑出了猪叫声,网友:笑到岔气!

今日搞笑分享
2024-02-25 11:26:44
大胆预测,Max Mara的“女作家风”要火了!

大胆预测,Max Mara的“女作家风”要火了!

ELLE世界时装之苑杂志
2024-02-24 15:07:08
《南来北往》碾压金晨的姜妍!她昔日性感写真身材火辣

《南来北往》碾压金晨的姜妍!她昔日性感写真身材火辣

释凡电影
2024-02-26 01:16:18
印度火了,10亿火箭发射不到1分钟,就变成了2024年最大的烟花

印度火了,10亿火箭发射不到1分钟,就变成了2024年最大的烟花

步论天下事
2024-02-25 16:00:42
美方再次使用“否决权”,中方终于霸气出手,中方态度让美害怕!

美方再次使用“否决权”,中方终于霸气出手,中方态度让美害怕!

绝对军评
2024-02-25 07:35:37
问界连续两天“晒战报”:全系车型大定昨破1500台,今破1800台

问界连续两天“晒战报”:全系车型大定昨破1500台,今破1800台

IT之家
2024-02-25 22:46:13
丑陋的8连胜,注水的联盟第一!专捏软柿子,你们真没有冠军相

丑陋的8连胜,注水的联盟第一!专捏软柿子,你们真没有冠军相

老梁体育漫谈
2024-02-25 22:20:44
苦苦支撑!詹姆斯半场各种秀妙传 7中6轰下13分2篮板7助攻

苦苦支撑!詹姆斯半场各种秀妙传 7中6轰下13分2篮板7助攻

直播吧
2024-02-26 06:00:14
娃哈哈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宗庆后逝世,享年79岁

娃哈哈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宗庆后逝世,享年79岁

金融界
2024-02-25 12:13:16
39岁C罗沙特封王:9场连杀,赢下德比战!20场22球,领跑射手榜!

39岁C罗沙特封王:9场连杀,赢下德比战!20场22球,领跑射手榜!

风过乡
2024-02-26 06:47:24
2024-02-26 07:06:44
天天故事社
天天故事社
今夜星光璀璨,故事与你相伴
8文章数 5022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南京高楼火灾逃生男子:小区是南京有名的"鸽子笼"住房

头条要闻

南京高楼火灾逃生男子:小区是南京有名的"鸽子笼"住房

体育要闻

❤️老友相见!莫德里奇与拉莫斯赛后相互拥抱、寒暄并交换球衣

娱乐要闻

王阳高斯登顶热搜,一家同框幸福满溢

财经要闻

娃哈哈创始人宗庆后去世 曾3次问鼎首富

科技要闻

一代商业宗师宗庆后:缔造娃哈哈千亿帝国

汽车要闻

仰望U9或成中国品牌百万级超跑第二选择

态度原创

房产
教育
时尚
手机
游戏

房产要闻

35亿!北京住总摘得昌平百善镇0004等地块

教育要闻

西师大附中:解方程问题,能化简吗?

是谁的时尚启蒙剧重聚了?

手机要闻

2024年第3-6周手机销售数据出炉:第一名悬念不大,vivo有点吃亏

虎牙又有大动作!举办全国乡村电竞运动会,晋级线下赛就能拿奖金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