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十岁的她下面映出一片红色,继父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0
分享至

1

“现在把课本翻到第五十四页。”

糟糕!刘小慧在书包里翻翻找找半天,突然想起刚刚去交作业的时候把语文课本落在老师办公室了。这要是被老师发现上课没有课本肯定少不了一场训斥。眼看着老师的视线即将划向她,她颤颤巍巍地举起了手。

“老师,我课本落在办公室了,我现在可以去拿吗?”

刘小慧是个极其内向的人,她不喜欢也不习惯成为人群中的焦点。要不是被发现的后果更严重,这句话她肯定是羞于启齿的。

“去吧。”老师简短而肯定的回答,把刘小慧迅速地推出了焦点圈,这让她异常欣喜。

她迈着还在生长的双腿一路小跑奔向了在另外一幢楼里的办公室,现在上课时间办公室里应该没什么老师,也不用解释太多。她对此也非常满意。

推门而入的一人,出来时却成了两个人。

那是一个小男孩,和她差不多大。大概也是有什么东西落在办公室了,所以这个时间才会出现在里面吧。但刘小慧没有吐露出疑惑,她似乎和这个男孩没有什么交集。两人眼神迷离地走出办公室,一路无言。

只是,走出办公大楼的一瞬间,眼前的景象强制聚焦了两人的瞳孔。

回去的路,消失了。

2

两人凭着记忆匆匆忙忙往回赶,明明是一条直线的距离,他们却拐了七八个弯。

男孩终于开口说话了,“这是哪儿啊?”

刘小慧摇摇头。她也从来没有来过此地,或者说,她从来都不知道学校还存在这种地方。

脚下全是野草丛生,生长之茂盛使得原本或许存在的康庄大道无奈挤成了这般泥泞小路。

侧身一看,两人正站在峭壁的高山之上,举动稍有不慎便会跌落。

刘小慧有些害怕,她甚至有些不敢睁开眼睛。但她生性寡言,这点害怕还不足以让她鼓起勇气表露心意。

“别怕,你看前面有个拐角,也许拐过那里我们就能找到回去的路了。”男孩心细,察觉出了刘小慧的恐惧。

刘小慧点点头,努力维持着身体平衡向前走去。

两人肩并肩走过杂草丛生的泥泞小道,朝着拐角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前进着。

“啊——”这短促却又高调的喊声,正是男孩所拍打着的喉部所发出的。

拐角旁蹲坐着的小女孩着实吓了男孩一跳。小女孩一袭白裙,屈膝抱头一动不动,直到听到耳边渐渐传来窸窸窣窣拨弄枯草的声音。

她像是等来了救星一般,“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兴许是蹲的时间太久,她晃身了两下,似乎有些站不稳。

刘小慧看着眼前的女孩,觉得很是眼熟,但就是想不起来她叫什么名字。

“你是不是......”刘小慧第一次口比脑快讲出了话,即便她还是没想起来她叫什么名字。

“我认识你,你是刘小慧。”女孩打断了刘小慧的话茬,抢先说出了刘小慧的名字,然后发出一种近似癫狂的笑声。

刘小慧尴尬地笑了笑。事到如今,也不好再问人家的名字,显得不礼貌。再加上,白裙女孩的笑声太有震慑力。

所以她就只是,笑了笑。

抛开熟人相认的思绪,刘小慧这才注意到,眼前是一幢破旧的老房子,摇摇欲坠似危楼。这也就难怪女孩的白裙上血红一片,兴许是沾染上了这老红砖的颜色吧。

“这幢楼总感觉随时会倒,我们得快点离开这里。”男孩尽管年纪小,心思却有着成人般的理智。

说罢,他毫不犹豫地带着两个女生奔跑在这片红砖与泥土之上。

利用腿长的优势,他将两个女生遥遥甩在后方,气喘吁吁地率先跑到了红砖的终点,还没来得及坐下喘口气,就像被人点了穴般站在原地看着远方一动不动。

还在路途中央的两个女生有些疑惑,带着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又碍于对即将倒塌的危险,左右斟酌下,还是选择了慢慢靠近他。

这一排排的老房子与空地的间距,其实不远,只是刘小慧和女孩试探性的脚步确实流逝了不少时间。

好不容易走到男孩的身边,这下点穴的实施者换成了刘小慧,她总算明白男孩这般是为何了。

隔着一条沟壑的距离,遥遥相望,他们苦苦寻觅的教室正巍然耸立在眼前。如果没有下一秒,他们该不会见到这庞然大物毫无预兆地在三个幼小的身躯前轰然倒塌。

3

“通过催眠手段窥探她的梦境和心理发现,病人应该是遭受了什么重大打击或伤害才会导致心理崩溃致使昏迷。”杨璐指着病床上的刘小慧和一名警务人员小声交谈。

余翔是在派出所门口不远处发现昏迷的刘小慧。本着救人为本的职责,他决定先送她去医院接受治疗,再通知亲人。没想到医生说身体并无大碍,也没有伤痕,建议先转入心理科看看。

“那你在其中发现了什么线索吗?”余翔有些激动。

“目前看来,最重大的发现就是病人从办公室里出来之后心理就开始慢慢崩溃了,最后出现的学校崩塌指向的是病人心理学校形象的崩塌,所以她一定是在学校的某个密闭空间里面遭受了什么,导致心理崩溃。”杨璐慢慢梳理梦境的过程,最后得出这个结论。

“她什么时候能醒?”余翔有些不耐烦。他原以为从这个小女孩身上能牵出一起人口贩卖案或者传销案,没想到是在学校遭遇到了不快。不管是老师暴力教学还是校园霸凌,她身上没有疤痕,这事儿最后一定会无疾而终。所以他现在只想知道刘小慧什么时候能醒,问出她的家庭住址和电话后,让家人来领她回家。

杨璐低头看了看昏迷中的刘小慧,神情有些复杂。

“这个......不确定,但我觉得这事应该不简单,你们应该上心去查一查。”

“他妈的就一个学校,连名字都没有,我上哪去查!”余翔终于爆发了。他最近被一些案子弄得心烦意乱,思绪紊乱,哪还有心思去查这缥缈线索的玩意儿。

“冷静一下。这么说吧,她的梦境里不止她一个人,还有其他两个小孩,我看清面貌了,我和你一起去找找另外两个小孩问问情况。”然后她指向刘小慧衣服上的校牌,校牌上写着的康庄小学刘小慧七个小字硬把余翔已经冲到嘴边的话生生憋了回去。何况,这并不是商量的语气。

无奈,身为警察的余翔不能落得一个消极怠工的名声,只好带上杨璐匆匆赶到了康庄小学。

“不会很难查的,你去问问现在不在学校的刘小慧几年级的,我们的范围就能瞬间缩小了。”杨璐一边说着一边环顾学校四周的环境。

余翔心里还闷着一口气呢,正愁无处发泄。她可倒好,自己非要往自己老本行的枪口上撞。

“当然了,是我多嘴,警察叔叔这么有经验,这话自然不用我说。”

余翔已经准备好了一万根毒针讽刺正准备发射,杨璐这话一出,藏在舌头下的毒针也只能生生忍痛咽下,刺破胆囊,沉到丹田里。

即便杨璐的这句话看似否定了自己,但余翔从见到她开始就有种奇怪的感觉,她似乎在有意无意的隐瞒一些东西。

也许是身为警察,天性多疑,余翔也没再细想,反而魔力般的听从她的建议前往问询了。

剩下杨璐一人留在原地观察四周环境,学校比她想象中要小,完全没有刘小慧梦境中野草丛生的泥泞小路和摇摇欲坠的红砖房,那梦境中的这两个景象代表的是什么呢?

她一人在原地苦苦沉思。

“打听到了,学校就一个刘小慧,中午放学后就没人见过她,现在下午刚刚开始上第一节课,上课时间刚开始这么一小会,自然没人注意到她不见了。哦对了,最重要的忘记说了,二年三班的。”余翔一路小跑回来,气息有些不匀,但还是一口气讲出了他所打听到的消息。

杨璐刚准备开口说点什么。

“二年级一共就三个班。”警察开口拦截道。

杨璐脸上透露出欣喜外加疑惑。

“身为警察,你这点小心思我还是能看出来的。”

杨璐微微抬起了右手,看着余翔孔武有力的身躯,温热的掌心却迟迟没能落在他的肩上。

“走吧,从二年三班开始找起。”

杨璐作势挠了挠后脑勺,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4

杨璐和余翔趴在二年三班的窗户外,默默观察着里面学生的长相。

“我说我亮个证件,直接进去一个个看正面不就得了,干嘛在这看侧面,多浪费时间啊!”余翔没见过另外两个小孩的模样,身为一个警察,什么忙也帮不上,在窗外自然感到无聊。

“这事没那么简单,亮证件贸然进去只会打草惊蛇。”教室里有个孩子注意到了窗外的两人,杨璐保持着面部的微笑,用察觉不到的嘴唇开合反驳了余翔的观点。

两人观察了近半个钟头,好不容易把每个孩子的面部都辨清之后,却发现他们要找的人不在这教室中。眼看着下课铃马上就要响了,余翔提出了一个主意。

这个年纪的孩子们一下课肯定得出来疯,不会闷在教室里。那就坐在花坛旁,假装家长,这样所有人的面貌都能尽收眼底。

杨璐觉得这个提议不错,耸耸肩表示同意。

“找到了吗?”八分钟后,余翔看着孩子们的目光终于转向足足隔了三尺远的杨璐。

杨璐怅然地摇了摇头。不应该呀,这个孩子明明是认识刘小慧的,虽然这个年龄的孩子不太可能和高年级的相熟,但是也说不准,万一呢。

“去一班教室里看看。”看着杨璐疑惑的目光,余翔忍不住解释。

“每个班级的人数都是一样的,三班三十一个,少了刘小慧,教室里总共三十人。二班出来的孩子总共三十一个。只有一班,只出来了三十人。这就说明,还有一人在教室里。说来也是奇怪,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不爱出来玩,反而一个人呆在教室里。”余翔沉迷在自己机敏的观察力里,等回过神来,杨璐早就不见了。

“是她。”教室里呆坐着的一个女孩,尽管换上了校服,杨璐还是认出了她。

杨璐试着慢慢地靠近她,刚进门就尝试制造喧嚣来吸引她的注意力。她一直无动于衷,双眼无神不知看向何方。直至杨璐的运动鞋踏入倒数第二块瓷砖的时候,女孩突然像发疯了一般嚎叫。

余翔看着眼前的乱象,终于明白了。这事儿,确实不简单。

5

杨璐向任课老师询问过女孩的精神状况之后,亮明了自己的身份,并让余翔出示证件,希望给女孩做一个全面的心理检查。

老师看了看愈发控制不住女孩发疯的场面,勉强同意了。

老师说,女孩是突然发疯的。以前多活泼多漂亮的一个女孩啊,可惜了!

可惜了!杨璐低头呢喃。这句话,她似乎是听到过的。

两人把女孩带回医院之后,通过催眠发现女孩的梦境和刘小慧的梦境别无二致,甚至比刘小慧的梦境中还缺少些信息。

但杨璐总感觉不对劲,只能一次又一次地相互比对,觉得总能在其中找到新的线索。

事实也的确如此。

最后学校崩塌的场景中,刘小慧的梦境里多出了一个不起眼的小东西。

一个小房子从学校建筑中率先掉落触地,然后塌毁。这个看似多余的场景并未出现在白裙女孩的梦境中。

这一定是个突破口!凭借多年的经验,杨璐可以肯定。

只是,小房子,意味着什么呢?

“家呗!”杨璐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肯定是家啊。你想啊,这种小孩子平时又没接触过太多外面的世界,除了学校不就是家了吗?”看着杨璐瞪得像黑猫的眼珠,余翔有些不寒而栗。

余翔不知道,其实杨璐心中早就有答案了。她只是需要一个人,一个局外人来印证她的想法。

“你现在把这女孩带回学校,时间久了不仅学校有意见,她家人也会有所怀疑的。顺便去查查学校里有没有刘小慧的亲人任职,去套套话。至于刘小慧,就暂且还留在医院吧。”

得到答案后的杨璐只这么撂下一句话。

6

余翔把女孩送回一班教室之后,正好迎面碰上即将去三班上课的老师。

“你好,请问你对三班的刘小慧有所了解吗?”机会自己撞了上来,余翔当然不会错过。

“刘小慧?你是谁校长的女儿?”

“刘小慧的父亲是校长?”这突如其来的信息让余翔有些懵。

“我们学校就一个叫刘小慧的,因为她爸是校长,所以我们这些老师都认识她,不会错的。”

上课铃声响了好几次,老师迟迟未进去,孩子们在教室快要吵翻天了。于是老师匆匆说了几句,便去上课了。

校长?难怪这孩子旷了接近两节课,老师也没请家长。这要是校长的话,基于上级的威严,不敢问询,这也就说得通了。

只是,还有一个疑问萦绕在余翔的心头。

这恐怕得校长本人才能解答了。

7

“这孩子,她爸,校长。”余翔风尘仆仆的赶回来,嗓子都快冒烟了,一把抢过杨璐手中刚接好的热水。

余翔的右手不小心擦过杨璐的指尖,她吓得赶紧缩回手指,全然忘记了手中还拿着易碎的玻璃杯,好在余翔眼疾手快。这么多年了,她这老毛病依旧改不了。

“她爸?你是说,她的,父亲?”杨璐这才反应过来,只是一直喃喃自语,似乎是不敢相信。

余翔咕噜咕噜喝了几大口热水,几近干涸的嗓子终于活过来了。

“别急,你听我慢慢说。”

余翔敲响了校长办公室的大门。

“你好,请问是康庄小学的校长吗?”

“我是,请问你是谁?”校长满面疑容。

“警察。”他不急不忙地从兜里掏出证件。

余翔最爱干这事儿了,他喜欢看人们在面对这份职业时,表现出的情绪变化。这次,也没让他失望。

校长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急忙摆出恭迎的姿态。

“请问警察来这是有什么事儿吗?”校长很紧张,坐着的左腿一直不自觉的抖动。不过这也没什么奇怪,毕竟每个正常人碰上警察找上门来都会紧张。

“你知道刘小慧下午已经旷了两节课了吗?”

余翔看似严肃地把问题抛出去,意图很明显,就是想让气氛紧张起来。这样回答者即便想撒谎组织好语言,也没办法同时兼顾到自己的肢体微动作。

“学校这么多人,班主任不会每个学生旷课都来通知我的。”校长的右手慢慢攀上了左腕。

“你不是她的父亲吗?”即便校长的微动作已经出卖了自己,但余翔还是有些疑惑,难道刚刚那个老师给的是假情报?这一点,单从这一个动作上是没法辨别的。

校长似乎是没想到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能把学校的事情摸得如此清晰,即便对方是警察。

“不是,警察同志,你搞错了,是继父。”校长脸上还保留着待客的微笑,缠绕的右手像白蛇猎食忽遇强敌时发现了躲藏的去处,开始慢慢松开。

“这孩子她爸死得早,我两年前才与她妈结婚。看在这孩子挺可怜的,所以在学校,我没把这一层关系揭开。我姓刘,这孩子也跟着姓刘。所以大家都以为我是她亲生父亲。”

余翔没心情听他讲这些家庭琐事,抢下话茬,希望听到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即便只是继父,孩子失踪这么久了,为什么不报警?”

“不是超过二十四小时才能报警吗?这不还没超过二十四小时嘛。”校长无奈的摊摊手。

“谁告诉你超过二十四小时才能报警?”余翔捏紧了拳头,有些气愤。

“电视剧里都这么演的啊。”校长云淡风轻地说出这句话。

看着杨璐若有所思的模样,余翔知道这次算是摸着了一个大线索。

这样子的话就说得通了。继父,校长,学校,家就全都能对上了。孩子们站在峭壁的高山上,大概也是和校长的威严有关。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在校长的威胁下,孩子们不敢轻易说出口,不然就会像梦境中一样得到跌落甚至更惨的景象。至于白裙染上血红色的砖红印,杨璐也能猜出个大概了。

只是,没有证据。

8

“你不是说还有个男孩吗?”余翔把他从万千思绪中拉了回来。

对!梦境中男孩是唯一一个思绪清晰并理智的人,只是他与刘小慧看来并不相识,之前在学校也并未见到他,这寻找难度可谓不是一般大啊。

杨璐朝余翔投去期许的目光。

余翔装腔作势地咳了两声,终于,他这个警察能起点作用了。

“我在校长办公桌上看到的。一张转学表,看纸张新旧程度是刚办理不久。我试着套了套这两年的转学情况,就他一个。向致远,男生,三年级,转去希冀小学。”

“走,出发!”杨璐拿起衣服,催促余翔马上出发。

希冀小学内,杨璐一眼就看到了向致远,他正拿着篮球和同学们玩得不亦乐乎。

杨璐舒了一口气,终于,是个正常人了。

篮球忽上忽下地弹跳着,一会儿入筐,一会儿如怀,绚烂的球技让杨璐有些眼花缭乱。她闭上眼想定定神,突然,这土黄色的篮球趁其不备,一下砸到了杨璐的头上。

“叔叔,对不起。”来捡球的正是向致远。

杨璐朝余翔使了个眼色。

“小子,砸到人了是不是得赔偿啊?”余翔故意作出凶神恶煞的样子。

“可是,叔叔,我没有钱。”

“那这样吧,你陪叔叔聊会天,就当赔偿了,行吗?”

向致远低头想了想,点了点头。

“你认识刘小慧吗?”余翔率先开了口。

向致远沉思了许久,似乎在他的记忆中没有这个人的存在。

“见过一面,在她爸爸的办公室里。”

这句话把杨璐震得一激灵,瞬间把刚刚被球砸的疼痛忘得一干二净。

“她爸爸,是康庄小学的校长吗?”

向致远眨着圆溜溜的眼睛点了点头。

“那你们去哪里,干了什么呢?”杨璐小心翼翼地问出这句话。

“校长说,让我们学他的模样。”向致远的眼神始终不离掌控在余翔手中的篮球。

杨璐有些纳闷,这男孩说的话让她有些糊涂。

“什么模样?”余翔的好奇心也被拉扯了上来,他将球底稳稳地托住,还至男孩的眼前。

“校长脱得光溜溜的,我们也光溜溜的。”

9

杨璐看着还在昏迷中刘小慧的面庞,晃神间回到了自己的童年。

杨璐从小生在农村,父母外出打工时常年不在家,所以她理所当然就被寄宿在了叔叔家。

叔叔见她生得白净,好生喜爱。

只是在幼年杨璐的小脑瓜中,区分不开来成人的喜爱和小孩子的喜爱。她只知道,寄宿在别人家的小孩,就该努力博取好感。

不然,在这农村之中,是活不下去的。

所以,她对叔叔的话言听计从,竭尽一切可能地活着。

叔叔说,他有点冷,让她坐在他身上。

五岁的她点头。

叔叔说,你又去哪疯玩了,快把衣服脱下来,我给你洗澡。

六岁的她点头。

叔叔说,今夜姨母要加班,要她陪他睡。

十岁的她点头。

从小到大,她的头就像啄木鸟一般,点个没停。

她以为这是叔叔表达喜爱的一种方式,直到十二岁那年,妈妈说好不容易在城里的学校弄到一个入学名额,没让杨璐来得及收拾行李就搬到了城里。

后来,她才知道入学的顺利不过是因为妈妈嫁给了一个城里人,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来城里读书的第一年,班里组织看电影,老师不知为什么选了一个片名为《素媛》的外国片,电影里说的什么同学们都听不懂,但演的是什么却是无一例外的看懂了。

那天的杨璐才明白,原来自己就是电影的那个名叫素媛的小女孩,只是影片里的素媛还算幸运,她知道自己在经历什么。

而杨璐,不知道。

从电影院出来之后,杨璐消沉了很久,她觉得自己已经被拉入一个泥沼之中,再也爬不出来了。

妈妈工作忙,一直没有发现杨璐的不对劲,直到一天发现杨璐鲜血直流的躺在地板上。

杨璐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片白茫茫之中,而妈妈的红眼里不断地滴落着滚烫的泪滴。

“你发生什么事了,告诉妈妈呀!”妈妈几乎是歇斯底里地说出这句话。

杨璐笑笑,没说话。她原本以为自己就这样死去,一了百了,没想到妈妈拼死又把她救回来了。

说实话,那一刻,她有点讨厌妈妈。

妈妈盯着杨璐,望着这许久未曾好好看过的脸庞,她这才明白女儿与她已经不是那个可以无话不谈的关系了。

妈妈给杨璐找了个心理医生,不奢求她能与自己谈话,但至少希望女儿能好好活下去。

心理医生几乎日日与她见面,至于谈了什么,杨璐已经记不清了,但自从与心理医生聊过之后,她渐渐开始有了生的希望,她希望能好好活下去,不仅是为自己,也为了有着同样遭遇的人们。

她慢慢熬过了艰难的岁月,考上了以商科为主的大学,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心理学。

10

杨璐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就交给警察了。

“刘先生,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你涉嫌猥亵幼童,请跟我们走一趟。”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蒋雯丽和黄轩“偷情照”被扒,一细节成全网焦点:车震门12年后的她过得怎么样了

蒋雯丽和黄轩“偷情照”被扒,一细节成全网焦点:车震门12年后的她过得怎么样了

幸知情感
2022-11-25 16:26:34
红薯是“抗癌之王”?日本研究:红薯能消灭98%癌细胞,可行吗?

红薯是“抗癌之王”?日本研究:红薯能消灭98%癌细胞,可行吗?

39健康网
2022-11-26 09:10:42
外交部“女神”升职,有颜有才有实力,谁羡慕了我不说

外交部“女神”升职,有颜有才有实力,谁羡慕了我不说

杜海说体育
2022-11-19 12:08:01
68岁港星定居辽宁娶妻!穿拖鞋逛路边摊接地气,女方年轻身材高挑

68岁港星定居辽宁娶妻!穿拖鞋逛路边摊接地气,女方年轻身材高挑

盖饭娱乐官方号
2022-11-25 00:04:41
重磅来了!11月28日开始!又一次见证历史

重磅来了!11月28日开始!又一次见证历史

中国基金报
2022-11-26 02:09:40
俄罗斯石油价格跌至每桶52美元,欧盟多国要限价至每桶30美元

俄罗斯石油价格跌至每桶52美元,欧盟多国要限价至每桶30美元

山河路口
2022-11-26 16:43:51
辽宁也顶不住了:疫情新增528例,形势严峻,静默还是放开?

辽宁也顶不住了:疫情新增528例,形势严峻,静默还是放开?

开水里养活鱼
2022-11-26 11:06:10
为什么历史总是如此相似?

为什么历史总是如此相似?

肖走教授
2022-11-26 01:14:33
背水一战的阿根廷队恐怕要出局

背水一战的阿根廷队恐怕要出局

清视角
2022-11-26 18:49:11
所有球队都已经亮相,冠军基本上会从这两支豪强中诞生

所有球队都已经亮相,冠军基本上会从这两支豪强中诞生

比你知道的多
2022-11-26 04:46:08
“谁能告诉我这个洞的用处吗?”沙雕网友的回复太逗了

“谁能告诉我这个洞的用处吗?”沙雕网友的回复太逗了

王二哥老搞笑
2022-11-25 20:33:17
​卡塔尔公主摘下面罩!五官精致似芭比娃娃,继承莫扎太后高颜值

​卡塔尔公主摘下面罩!五官精致似芭比娃娃,继承莫扎太后高颜值

红袖说事
2022-11-25 22:15:25
88年《血战台儿庄》热映,蒋经国提一要求,中央考虑后批示:同意

88年《血战台儿庄》热映,蒋经国提一要求,中央考虑后批示:同意

桃姐讲故事
2022-11-26 14:54:37
广州有小区核检结果不准?把阳性变阴性,核酸公司为牟利悄悄放毒

广州有小区核检结果不准?把阳性变阴性,核酸公司为牟利悄悄放毒

海盗长
2022-11-26 18:38:27
多名来沪人员违反防疫规定造成疫情传播严重危险 被立案侦查

多名来沪人员违反防疫规定造成疫情传播严重危险 被立案侦查

看看新闻Knews
2022-11-26 14:25:03
能制服S家的男人只有一个——许雅钧

能制服S家的男人只有一个——许雅钧

世事娱乐
2022-11-26 16:47:48
具俊晔真的大意了!首次正面回应,却意外让人发现2018年一张照片

具俊晔真的大意了!首次正面回应,却意外让人发现2018年一张照片

小宝库时间
2022-11-26 12:01:21
为什么再苦也要深蹲?因为值得!!

为什么再苦也要深蹲?因为值得!!

囚徒健身
2022-11-25 14:07:21
美情报界承认:中国的核武器越来越多且成熟,但没有直接威胁美国

美情报界承认:中国的核武器越来越多且成熟,但没有直接威胁美国

欧阳山峰
2022-11-26 13:32:37
江西高一男孩失踪第43天:劲曝胡鑫宇撞见校长藏身女生宿舍干好事

江西高一男孩失踪第43天:劲曝胡鑫宇撞见校长藏身女生宿舍干好事

玖柒资讯
2022-11-26 15:43:00
2022-11-26 20:36:49
凉笙墨染绿
凉笙墨染绿
精选小说
10文章数 108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脂肪肝,并不等于油脂摄入过多

头条要闻

小区预看房不超30分钟也不让带验房师 开发商回应

头条要闻

小区预看房不超30分钟也不让带验房师 开发商回应

体育要闻

卡塔尔王子同框小贝 足坛巨头给他家打工

娱乐要闻

世界杯“巴西太太团”:有医生有模特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互联网大佬批量低调复出 救急还得靠创始人

汽车要闻

增全景影像/全景天窗 长安UNI-T新车型售12.09万

态度原创

健康
教育
时尚
手机
军事航空

脂肪肝,并不等于油脂摄入过多

教育要闻

小心!这些行为,其实是男孩们的求助信号

Gap又摊上官司?因外套“撞脸”Patagonia被起诉

手机要闻

国外卖脱销的华为Mate 50:终于有货了

军事要闻

美国驻叙利亚军事基地遭导弹袭击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