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女友背着我校外租房,跟踪后发现她竟给婴儿在喂奶,一夜喜当爹?

0
分享至

一夜喜当爹?!和女朋友交往期间,她竟背着我在学校外面租了套房子,而我一直很奇怪,她每天不上课的时间都在哪里,于是我偷偷跟踪她来到出租房,意外发现她在给一个婴儿喂奶……



大四下学期的时候,我发现女朋友背着我在外面偷偷租了一套房子。

而我跟踪她来到出租屋,她竟然在喂一个刚出生的婴儿。

看到这,我三观碎了一地。

我有些气急败坏,正准备拿手指着她大骂不要脸。

但我随即我感觉不对,这几年女朋友张玖几乎一直都跟我在一起,我们分开过最长也没超过三天,总不能连她生孩子我都不知道吧?

我的出现让张玖很惊讶,她再也受不了了,便扶着我的肩膀开始痛哭。

「你先别哭,这是谁的孩子?」虽然我知道这孩子不可能是张玖的,但我的愤怒还没有完全消失。

张玖停止了哭泣,叹了一口气,解释说:「这……这是我妹妹。」

我愣了一下,诧异道:「你妹妹?亲妹妹?」

原来张玖的父母一直都重男轻女,生完张玖之后因为政策的缘故一直都没有要二胎。

慢慢地,也就到了四十岁,而放开二胎政策之后,两个人就开始积极备孕,没想到还真的怀上了。

张玖一直都在学校,并没有回家,也就不知道母亲怀孕的事情,但事与愿违,张玖的母亲竟然又生了一个女孩。

因为又是女孩,所以张玖的父母非常愤怒,他们年纪大了,说自己没能力抚养孩子,想到张玖马上大学毕业,肯定收入不菲,所以就把孩子丢给她,让她来养。

我去,电视上也不敢这么演啊!

我哭笑不得地盯着张玖,这也太狗血了吧!

张玖擦干了眼泪,突然很正经地对我说道:「要不然咱俩还是分手吧,我妹妹我不能不管,最主要的是,我不想让我妹妹再经历一次我所经历的噩梦。」

知道自己没有被绿,我整个人的心情也就好了很多,我捧着张玖的脸,安慰道:「宝宝,你妹妹不就是我妹妹吗?只要你真心对我好,我就满足了。」

我说的是真心话,在这个物欲横费的年代,找到一个真心的女孩组建一个家庭要比登天还难。

张玖突然低下了头,「你知道我这些年怎么过来的吗?」

「什么?」我没能听明白张玖话里的意思。

「从小,我妈就说我是个赔钱货,都读初中了,我还没穿过内裤,因为没人给我买。」

「我来大姨妈的时候,像个傻子一样,没有姨妈巾,我只能往里塞纸。」

「我拼了命地学习,就想离开有朝一日他们,我考上了大学,他们却告诉我没钱。」

「我挨个亲戚家借钱,一百,两百,到我堂兄家的时候,150 块钱,我就在门口蹲着,我盯着他们吃饭,我饿,但是我不能说,我不敢说,我永远忘不了我堂嫂看我的眼神,永远忘不了。」

我再也听不下去了,我用力地把张玖揽在怀里,两个人同时放声大哭。

「我长这么大穿得第一条裙子,是我姑姑买给我的,我再也不想见我的父母了,这算不算是不孝?」张玖突然很紧张地盯着我。

我摇了摇头,「不算吧,人都是相互的,并不会因为伦理啊,地位而改变。」

张玖把眼泪擦干,一脸郑重地说道:「那咱们毕业之后离开这里行吗,我以后不想再跟他们有任何联系。」

说真的,我没想到张玖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只记得我与她接触的这段时间里,她对自己的父母非常好。

她的学费基本都是自己兼职打工赚来的,日常的生活消费也都是自给自足,每年父母生日的时候,她还会给家里转钱。

但即便是这样,她的父母还不知足,生完女儿居然要交给她来抚养。

我心里清楚,她显然是被逼到了绝境。

我点了点头,「等论文答辩完了,咱们就离开这。」

女孩已经起好了名字,叫张星。

张玖告诉我,这是大夫给起的,因为生的是女孩,父母竟然都懒到为其起名字。

玖星,姐妹二人的名字听起来真美。

我给小宝宝买来了尿不湿,还弄来了一系列的婴儿用品。

我特别心疼张玖,所以我不想也不会让她受委屈。

因为已经大四了,我们都已经实习,也没有什么课,我有个师兄在广州的某家游戏公司已经做到了主管,他邀我过去帮忙。

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想给张玖一个家。

我骗张玖说要给张星弄户口,让她把家里的户口本骗来,然后领着她去了民政局。

领完结婚证的张玖笑得像个孩子。

我告诉她,等过两年,我补给她一场浪漫而又盛大的婚礼。

我们来到广州后,租了套两室一厅的房子,简单添置了些生活用品,临时安顿了下来。

我把张星当成了自己的女儿,毕竟自己早晚是要当父亲的,把这个小宝宝拿出来先练练手。

因为张玖也要上班,我把母亲接了过来。

我母亲是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嘴上说着还得给人家养女儿,但打心底却喜欢这个小姑娘。

更重要的是,我母亲对张玖也非常好,她虽然没怎么上过学,但却用农村人最简单的质朴对待自己的儿媳妇。

有母亲帮忙照看孩子,我和张玖都可以上班,一起打拼事业。

这些年赶上自媒体的红利期,再加上我跟张玖也都很努力,不到三年的时间,我们攒够了买房的首付,买了一个二手房,虽然是个老破小,但好歹也算在这个城市扎了根。

张星已经要上幼儿园了,母亲走的时候,给张玖留下了十万块钱和一个金镯子。

我知道那个金镯子是奶奶留给她的,她却给了张玖,说明她打心眼里已经认了这个儿媳妇。

母亲告诉张玖,「自古婆婆跟儿媳就不对付,大家都得互相敬而远之,你们两个好好过日子,刘洋要是胆敢欺负你,你就给我打电话,我帮你教训他。」

「妈,你比我亲妈对我都好,我舍不得你走……」张玖说着说着,哭成了泪人。

场面虽然伤感,但却不乏温情。

我能够理解母亲的良苦用心,同时,我也为张玖对我母亲的态度而感到欣慰。

搬到新房子那天,我跟张玖拍了一组写真,当然也少不了张星,她已经长成了一个古灵精怪的小美女。

不过有的时候,她也会诧异地问我们,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是叫爸爸妈妈,她为什么叫我们哥哥姐姐。

对此,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或许这些只能等她长大了之后,才会慢慢明白吧。

收入高了一些之后,我跟张玖开始积极备孕。

我们想着尽快要个孩子,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到时候可以跟着自己的小姨一块长大,想想就感觉非常好。

可这个计划,很快就被接下来发生的一切给彻底打乱了。

一天我下班回来,刚出电梯就觉察到了不对劲。

房间里传来孩子的哭声,还有张玖的怒吼。

我以为出什么事了,快步来到门口,发现门居然是敞开的,而且里面还多了三个人。

我虽然没有见过张玖的父母,但我有种直觉,眼前的这两个人应该就是张玖的父母,也就是我岳父岳母。

岳父岳母的到来,让我倍感意外。

当然了,更让我感到意外的是,他们身边居然还站着一个小男孩,看样子比张星小点。

一个晴天霹雳在我脑海里炸开了。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便看到张玖的母亲恶狠狠地指着她,泼妇一般地叫骂道:「我说你是个赔钱货,你就是一个赔钱货,结婚这么大的事情都不跟我们说,还真是能耐了,你眼里还有没有我们?」

张玖看到我回来了,赶紧调整了下情绪,冲母亲打了个手势,「妈,您别说了!」

「凭什么不让我说,我偏说,你就是一个赔钱货,我看你现在有本事了,眼里就没我这个妈了……」

我有些看不下去了,连忙走到张玖面前,将她护在身后。「妈,您别这么说,有事咱慢慢说,别骂人。」

岳母一听这话更来气了,瞪着我说道:「我骂人怎么了,这是我闺女,这是我生的,我想骂就骂!再说了,你算什么东西?!你叫我妈?谁是你妈?你谁啊?」

我没想到张玖的母亲如此蛮不讲理,「我是张玖的老公,也是您的女婿……」

岳母当即打断我,一脸不悦地吼道:「你是谁的女婿啊?你和我女儿什么时候结的婚?彩礼呢?我怎么没收到彩礼?没有彩礼结的哪门子婚?我不承认!」

我努力克制着情绪,让自己保持冷静,我知道,早晚要面对这一天,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突然。

相比我的冷静,张玖显得格外激动,「妈,你是不是疯了!」

「你这个不孝女,我养你这么大容易吗?真是的,我现在要点彩礼,你还不乐意了?你胳膊肘往外拐啊,早知道就不应该生你!」

透过岳母的言情和表情,我看得出来,她对张玖的厌恶根本不是装出来的。

怪不得在她的眼里,女儿就是个赔钱货!

出于护妻心理,我决定跟岳母谈谈。「阿姨,这样,咱们好好谈,你别为难张玖,有什么事你冲我来!」

就在这时,一直没说话的岳父突然站了起来,「你算什么东西,你们的婚事我没同意,你们就不算结婚,张玖,你现在就跟我们回去!」

我以为岳母蛮不讲理,岳父总该通情达理,哪想到岳父居然也是同样的德行,真不愧是两口子,不是一路人,不进一家门!

说实在的,我还从来没想到世界上还会有这么奇葩的父母。

我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说道:「叔叔阿姨,我跟张玖结婚没跟你们说,这事确实是我们不对,至于阿姨说的彩礼,想要多少钱,我可以给你们补上,但你们不能就这么对张玖,好歹她也是你们的女儿啊。」

岳母听到我提议要补彩礼金这事,脸色明显缓和了不少。「彩礼怎么着也得 20 万,我们那边现在都 20 万。」

张玖一听母亲开口就要 20 万,再也绷不住了,当即歇斯底里地喊道:「都走!你们都给我走!你们不是人!」

我虽然不知道岳父岳母是怎么找上门的,但是既然已经来了,就这么赶走的话,确实不太合适。

于是,我安抚了下张玖,强颜欢笑地说道:「叔叔阿姨,你们先消消气,彩礼的事,我觉得可以商量一下。」

「没商量,就二十万,少一个子都不行。」岳母的态度很强硬,丝毫不肯松口。

张玖气不过,就想把岳母推出门去,「走,都给我走,我不想见到你们!」

孰料,岳母一把甩开张玖的胳膊,「你想赶我们走?没门!我今天还就不走了,不但不走,你还得管饭。」

我万万没有料到岳母会有这么无赖的一面,委实难以想象,当年张玖是怎么熬过来的。

想到这,我突然好心疼张玖,她太不容易了!

「你!」张玖见母亲如此过分,既生气又无奈,泪水一直在眼眶内打转。

「你什么你,还不快去给你弟弟张费弄点好吃的。」岳母一把抱过孩子,坐在了沙发上,冲着孩子的脸上亲了又亲,「儿子,你想吃什么呀?」

我怔住了,做梦都没想到,张玖的父母在生完张星之后接着就要了三胎,而第三胎终于如愿以偿,生了一个宝贝儿子。

为了不激化矛盾,我让张玖带着妹妹先回了房间。

我决定心平气和地跟岳父岳母谈一谈。

「叔叔阿姨,我跟张玖结婚没告诉你们,确实是我不对,事已至此,我可以支付之前的彩礼,20 万肯定不可能,我们也没有这么多钱,不过我可以按照我们老家的规矩,给您 6 万 6。」

说完这句话后,我刻意看了一眼岳母的脸色,发现她非但没有过激的情绪波动,而且脸上的皱纹也有所舒展,说明这个数额她应该能够接受。

岳母的表情缓和了几分后,说道:「彩礼是一定要给的,我总不能真的生个赔钱货出来吧,但我们这次不只是来要彩礼的。」

「嗯?还有什么事,您说。」我附和的同时,忽然有种不良的预感。

「这不是有了张费了嘛,我跟他爸身体都不好,也没有什么收入,我听别说你跟张玖在这混得不错,所以我们这次来呢,就是把张费给你们送来,让你们替我们养着。」岳母盯着我,一本正经地提议道。

我怎么也没想到,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厚颜无耻的父母!

岳母的话让我无比吃惊,我也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哭笑不得,自己生了孩子不养,反而让我们帮着抚养,这是什么奇葩思维?

生而不养,简直枉为父母!

这真是一对奇葩得不能再奇葩的父母,简直刷新了我的三观!

面对这样奇葩的家长,到底该怎么破?

这个问题成了我的困扰所在,我不得不开始思考接下来的应对之策。

就在这个时候,岳父突然来到我身边,问了我一句:「对了,老二上幼儿园了吧?」

「上了,就在这附近的幼儿园。」我机械地回答道。

「一个星得花不少钱吧。」

「她读的私立幼儿园,一个星不到 3000 块钱吧。」

岳母听到这里,意识到了什么,直接插嘴道:「3000 块钱养一个赔钱货,你疯了吧?」

「阿姨,我看您是张玖的妈妈,我才对您尊重的,我希望您不要一口一个赔钱货的叫,张星也是您的女儿,您怎么这么说呢,人与人之间最起码的尊重您得有吧?」我彻底恼怒了,嗓门也增大了很多,她这么无理取闹,我真的看不惯。

「我不管那些没用的,女儿就是赔钱货,你马上让她退学,把这钱花在张费身上。」

岳母的话让我差点吐血,我想说什么,可话到了嘴边,我又重新咽了回去。

我看了下她怀里的男孩,缓了好一会才说道:「阿姨,你不是最喜欢的就是儿子吗,张星我们帮您抚养着没问题,但儿子还是您自己养吧,我们无能为力!」

「那可不行,你们这里条件这么好,教学质量又好,比老家强得不是一点半点,我儿子就在这里了。」岳母说到这里,指着次卧说道:「我刚才看了,里面那个床要改成儿童床,还有里面书桌的颜色,不适合男娃,都得改一改……」

这期间我一直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愤怒,可听了这番话后,我内心的愤怒值明显暴增。

在极度愤怒的时候,我会选择性地逃避。

再怎么说,他们也是张玖的父母,也是我的岳父岳母,我能怎么着呢,总不能跟他们大干一场吧。

至少,目前还不可以,还没到那阶段呢。

一边是我的老婆,一边是岳父岳母,我夹在中间,真的左右为难。

当然了,此时我更多顾及的是张玖的感受,张玖是他们的亲生女儿,我又是张玖的丈夫,作为女婿,我不能做出过激的行为来,只能先忍着。

我没有接话,而是躲开他们二人,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见我回到房间一直没有说话,张玖哽咽着说道:「刘洋,你是不是生我气了?对不起,我不该让他们来的,他们一直跟我说想孩子了,只过来看看孩子,没想到……」

我脑子里的一个疑问解开了,努力挤出一丝微笑,「我没有生你的气,你没做错什么,他们想孩子了,过来看看很正常,你不用自责。」

张玖看了看我,一脸内疚地说道:「我说了,只让他们来看看孩子,哪想到他们会提这么过分的要求,早知道这样的话,我说什么都不会让他们来。」

我抚了抚她的头,心中的愤怒已经消失大半,「没事,我不怪你。以前我都是听你说,现在亲眼见到了,终于知道你为什么非要和他们断绝关系了。哎,你怎么会摊上这样奇葩的父母啊,我都不知道你这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张玖像是被刺激到了,泪水哗哗地往下掉。

我赶紧把她揽在怀里,这个女人,真是太不容易了,我发誓以后一定不让她受苦。

「宝宝,他俩毕竟是你的父母,这样,让他们先在住几天,我来想办法。」我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我又能做什么呢,摊上这样的事情,我一时也没什么好法子。

如果这是我租的房子,兴许我直接就带着张玖姐妹俩俩搬出去了,可问题是房子是买的,把装修好的房子丢一边,我还真有些舍不得。

岳父岳母似乎没有想离开的意思,他们住进了北向的卧室,张星的儿童床也被他们强行霸占,让自己的儿子睡在了上面。

就算父母再不堪,但孩子是无罪的,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怎么喜欢这个男孩。

即便如此,我还是本着人道主义对他进行关怀。

但这个小男孩被父母宠坏了,他无敌手贱,不但在墙上画满了涂鸦,还随地大小便,穿着鞋子在沙发上跳来跳去。

而岳父岳母对这一切却视而不见,仿佛这些举动,都是他应该做的。

张玖与父母的关系已经坏到了极致,她回家之后一言不发就躲到自己房间里,算是一种无声的抗议吧。

这天我正在上班,突然接到了幼儿园老师的电话。

「刘先生,您快来一趟幼儿园吧,有个自称是张星妈妈的妇女要我们退学费,还在幼儿园撒泼,我们已经报警了。」

我一听坏了,马上放下手头的工作,急急忙忙地出了公司。

等我赶到幼儿园的时候,只见岳母坐在幼儿园的地上,不停地用方言大骂着,看热闹的家长们将门口围得水泄不通。

更恐怖的是,岳母死死地拉着张星的胳膊,张星挣脱不开,脸上写满了恐惧,嚎啕大哭个没完。

见状,我赶紧走上前,想把岳母从地上扶起来。「阿姨,您这是做什么!」

「退钱,今年的学费我都算好了,总共是 3 万块,退钱!」丈母娘看到我之后,非但没收敛,喊叫声反而更大了,那嗓门跟个大喇叭似的。

「您这不是胡闹嘛,真是的!」我感到超级无语,没想到岳母居然还闹到幼儿园来了,真是不嫌事大。

「她们要是不退钱,我就不起来……」

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警察来了,简单了解了下情况后就把我们带到了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我做了很多解释,加上岳母确实是张星的亲生母亲,他们也很为难,只希望我以后能够看管好岳母,不要让她再去幼儿园闹事。

不过,他们也批评了岳母的行为,让她以后不要在做这种事,尤其是在公众场所起哄闹事,情节严重的话,是要坐牢的。

欺软怕硬的岳母听后,唯唯诺诺地答应了。

幼儿园这边希望我们协商好,倘若再闹事,只能把学费退还,然后让张星去别的幼儿园。

出了派出所,岳母还喋喋不休地嘟哝着,「不行,我得再想想别的办法,一定要把这个钱要回来。」

我第一次怒了,气急败坏地质问她:「阿姨,您到底想做什么,您能不能不这么胡搅蛮缠?」

可能是我之前太过软弱了,突然的态度变化让她无法接受,「你凭什么对我大呼小叫?你算个什么东西!张星是我的女儿,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马上给她退学,让小费去上。」

「简直不可理喻!」

要不是当着孩子的面,我可能就爆粗口了,最终我还是忍了,抱着张星率先回了家。

本来想等张玖回来商量对策,却不想张玖竟然先给我打了电话。

「老公,快下来,快下来……」

从电话里我就已经听到了嘈杂的喊声,我心中顿感不安,莫不是那老两口又在作妖?

果不其然,待我下楼后,发现岳父岳母正在外面小区单元楼外撒泼打滚。

「丧良心啊!这两口子丧良心啊!我是他们的父母,他们竟然骂我,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骂自己父母的?」岳母看到我下来了,喊得更凶了。

「不孝顺的东西,这是要逼死我们啊!」岳父用手指着我跟张玖,那架势好像我们虐待了他们一样。

我和张玖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为好。

在这个先入为主的年代,围观的邻居也大都信以为真,有好事者甚至还拍起了视频。

居委会的人来了解情况,我又如实把事情说了一遍。

居委会的领导说,他们毕竟是你们的父母,好好商量一下,别再小区闹事了,丢人不说,还影响家庭关系。

我知道这种劝解,只能临时解决问题,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尤其是这种家庭矛盾。

「要不然咱们还是搬家吧?」张玖提议道。

我看得出来,张玖也快被逼疯了,所以才提议搬家,选择逃避。

在这之前我也想过搬家,但我觉得搬家这条路未必行得通。

岳父岳母来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想让我们帮着抚养张费,就算搬了家,他们也会想尽办法找上门,毕竟他们是张玖和张星的亲生父母,除非真的能断了这层关系。

要彻底断绝关系,谈何容易呢。

所以,我决定还是跟岳父岳母再谈谈,讨好一下试试。



可我刚走进他们的卧室,丈母娘就拿手指着我,「你这个下三滥的东西,你等着,我要找电视台曝光你,这是张玖的亲弟弟,要是你亲弟弟的话,难道你也不管吗?」

我被怼得哑口无言,本来一肚子的讨好话语瞬间丧失,「你……你们……简直太不可理喻了,既然你们不嫌丢人,想找电视台曝光,那你们就去找吧。」

就这样,谈判计划再次以失败告终。

几天过后,我没见到电视台的记者,还以为他们改变主意了,孰料他们竟然找到我的公司里来了。

他们在公司前台胡搅蛮缠,又吵又闹,还堵着大门不让我同事进,如此荒诞的行为把我整个人都给整崩溃了。

好在我师兄在公司里是领导,才把这事压了下来。他知道我这一家子的情况,虽然打心眼里也讨厌这两个人,却也无可奈何。

最终他跟我说,可以给我放几天假,让我想办法把这件事情处理好,千万不要再节外生枝。

以前周日的时候,我们还可以在家里过,可现在,张玖宁肯在公司加班也不回家,而我也不想看岳父岳母的脸色,只能抱着张星在自己办公室玩。

张玖还以为我在家呢,特地打了个电话过来。「老公,他们在家没刁难你和张星吧?」

听了这话,我不禁有些啼笑皆非,作为女儿,居然连父母的尊称都不用了,由此可见她对父母的憎恨程度。「没,我和张星出来了。」

张玖这才松了口气,「那就好,我还担心他们刻意为难你们,说一些难听的话……」

「放心吧,我带张星来公司玩了,这样看不到他们,眼不见,心不烦。」

张玖嗯了一声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连忙说道:「就怕他们把家里搞得翻天覆地,你最好抽空也回去看看,免得他们又闹出什么乱子来。」

我本想出来躲会清净,可张玖的这番话点醒了我,我倒不担心岳父岳母,只是担心他们的小儿子,要是看不好,能把我们装修的房子给毁了。「好吧,我知道了。」

「要是你不想面对他们,也可以通过小度看看,只要他们别在家弄出什么幺蛾子来就行。」

「对对对。」

我突然想到了小度的回家看看功能,挂掉电话后,马上在手机上打开了小度 APP。

结果,不打开还好,打开后着实吓了我一跳。

镜头前,我看到岳母正抱着张费在看电视,而岳父则躺在沙发上惬意地抽着烟。

「玖娃子这几年过得还不错嘛,她这个男人看着挺有钱的。」岳母嘴里嘟囔着。

「嗯,老三以后就给他养了,咱们两个是养不起了,这里又是大城市,就凭咱老三这个脑袋瓜,以后肯定能成大事儿。」岳父一脸自豪地说道。

「就老二那个赔钱货,居然一个星花那么多,刘洋这小子也真舍得花钱,不过我看他那个样子,不像能给咱老三接过去,老二跟了他好几年了,看样子舍不得。」岳母怜爱地抚摸着张费的脑袋,似乎很认同岳父的说法。

「老二就是一个女娃子,早晚要嫁人的。」岳父先是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随即又说道:「到时候,就连这房子以后也得是咱们老三的。」

「瞧你这话说的,玖娃子以后就不生孩子了吗?」

「那还不简单,想办法让玖娃子不生不就完了,在咱们老家,有的是办法。」岳父说这话的时候无比冷静,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哎,我看这个刘洋,不喜欢咱家老三,还是疼老二,你得想个办法。」

「办法还不有的是嘛,只要把老二弄没了不就成了。」岳父冷笑了一声,眼神里充满了邪恶。

我感觉自己后脊背发凉,若不是意外得知了他们的真实想法,我和张玖恐怕还要被蒙在鼓里,到时想要个属于自己的孩子都要不成。

岳父岳母他们实在太可怕了,其心可诛!

我掏出手机准备报警,但突然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有任何证据。

我按下了小度的录像功能,我需要一些尽可能对我们有用的证据,以备不时之需。

万一后面翻脸了,这些证据或许能用得上。

说真的,摊上这样奇葩的岳父岳母,我感觉这辈子真是倒了血霉了!

重新回味了一下岳父的那番话,虽然我还不知道岳父想做什么,可从他那邪恶的眼神来看,显然要对张星不利。

看着眼前这个天真无邪的女孩,我萌生了一种强烈的保护欲。

到了晚上,我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张玖。

张玖听后,脸上流露出无比震惊的表情,同时还掺杂着一丝惊恐。她下意识地搂紧张星,紧张地说道:「怎么会这样!老公,怎么办?怎么办啊?」

我看到了老婆的不安与无助,忍不住叹了口气,「让我再想想办法,实在不行就答应得了。」

「答应什么?」

「彩礼的事,你爸妈不就是想要那 20 万彩礼嘛,我给就是了。」

张玖愣住了,显然她没料到我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老公,不能给,一定不能给!」

「为什么?」

张玖摇摇头,很正经地跟我说:「我之前就给你说过,小时候我过得很惨,我爸妈重男轻女,对我一直都不好,还总骂我是赔钱货,他们都这么说了,那就更不能给他们彩礼了。」

「可他们怎么说也是你的亲生父母,不管怎么样,也把你拉扯大了,嫁闺女要彩礼也很正常,只是没想到你们那边的彩礼这么高。」

「你不是说按照你们老家的规矩给 6 万 6 吗?」

我苦笑了一下,解释道:「我倒是想给 6 万 6,可我觉得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还会想方设法地跟我们要钱,与其这样还不如一次性给 20 万,打发他们回去得了。」

「不行,老公,这钱你一定不能给,就算给他们 20 万也解决不了问题,没多长时间他们就会作没了。」

「嗯?」我不解地盯着她。

张玖叹了口气,告诉我说:「老公,你是不知道,我爸妈特别封建,总感觉女儿是为别人养的,也就没任何动力打工赚钱,平日里好吃懒做也就罢了,还喜欢赌博,欠了很多外债。」

张玖的话,让我大吃一惊,这是多么不称职的父母啊,摊上这样的父母,真是一种不幸!

「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想要跟他们断绝关系,就这样不称职的父母,还想要彩礼,他们配吗?不配!根本不配!」张玖说到这里,情绪一时没控制住,泪水哗地涌了出来。

我一边帮张玖擦眼泪,一边安慰道:「宝宝,别哭,你别哭啊。」

张玖扑在我怀里,哽咽了好半天,才说道:「刘洋,要不我们离婚吧?」

我吓了一跳,惊诧地看着她,「什么?」

「都怪我命不好,生在这样一个糟糕的家庭,对不起,我给你添堵了,我想只要我们离了婚,他们就没理由再跟你要钱了,这样你也能解脱,最近这几天我看得出来,你快崩溃了,所以我看我们还是离婚吧……」

「不行,我是不会和你离婚的!」我打断了她的话,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

我担心岳父岳母对张星不利,所以提前跟幼儿园那边打好了招呼,除了我跟张玖之外,谁也不能去接孩子。

随后,我又跟公司申请了年假,打算跟踪观察岳父岳母几天。

经过几天的跟踪与观察,我终于弄清楚了岳父岳母突然到访的真正原因。

一来,他们是想投奔我们,让我们帮忙抚养他们的儿子张费;二来,是他们在老家欠了一屁股外债,跑这躲清静来了。

现在我终于能够体会张玖的苦衷了,她说得一点没错,岳父岳母好吃懒做,还挚爱赌博。

就算来到了这边,岳父也没有改掉赌的恶习,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城市,他们居然找到了玩牌的组织。

几天下来,我发现岳父每天都喝得醉醺醺的,喝完就去城中村一个隐秘的角落里打牌,而且每次都输得精光。

其中有一次还输红眼了,扬言要把张星给赌上。

我听后大为震惊,要不是顾及张玖的心里感受,我真想冲上去把岳父毒打一顿,并当场报警,直接把他给送进去!

不过这件事情我都没有告诉张玖,她已经足够惨了,我不想让她继续担心,更不想让她恨我一辈子!

到家之后,我连续抽了好几根烟,才缓和了下心情。

晚上,岳父哼着小曲推门进来,看到我在家,当场就提议道:「刘洋,我听邻居说着附近有个广场,晚上挺热闹的,还有儿童游乐园,你带着小费还有老二去玩玩吧。」

岳父的提议很突然,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仔细一想,瞬间明白了什么。「行,正好我手头也没什么事,就带着他们去玩会吧。叔叔,您也跟着一块去吧?」

「我就不去了,待会几个牌友会叫我去打牌。」岳父用异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随即拿起一件红色的外套披在张星身上,并叮嘱岳母道:「一定要看好孩子,注意安全。」

「放心吧,你说你,不帮忙带孩子,还这么多事,就知道打牌!」岳母说完抱起张费,气呼呼地下了楼。

下了楼后,岳母一看风有点大,二话没说,强行把张星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直接穿在了张费的身上。

见此情形,我非但没有半点怨言,反而感到有些窃喜。

我们附近的这个广场很大,除了很多儿童游乐设施外,中央还有个音乐喷泉,每到晚上很多人都会带着孩子来这里休闲。

虽然很热闹,但也很乱。

刚到广场,我就看到张费挣脱了岳母的手,朝着喷泉方向跑了过去,岳母一边追,一边喊,咋咋呼呼的,嗓门特别刺耳。

和岳母的行为相反,我牵着张星走在后面,一刻也不敢撒手。

张费虽然小点,但毕竟是个男孩,玩心很重,见啥都好奇,在人群中钻来钻去的,没多会的工夫,便不见了踪影。

起初岳母没当回事,直到在广场上找了几圈仍不见人影后,才表现得慌乱起来。「小费,小费!」

我急忙走过去,关切地问道:「阿姨,怎么了?」

「小费呢,小费不见了啊!快点,快找啊!」岳母哆嗦着,她踮着脚尖到处张望。

我紧紧抓住张星的手,提议道:「赶紧给叔叔打电话啊!」

「对对对。」岳母紧张地拨通了岳父的电话,还打开了免提,对着手机吼道:「不好了,不好了,孩子丢了,孩子丢了啊!」

「孩子丢了?哪个孩子?是张星吗?」

听了岳父的话,我心里特不是滋味儿,瞧他这话说的,难道张星就不是他的女儿吗?

还有我听得出来,岳父的语气很平淡,从中竟听不出一丝担忧,这父亲的心未免也太大了!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岳父的真正用意!

「不是张星啊,是小费,是小费丢了!」岳母整个人的心智已经乱了,只顾着手机大喊。

「什么?小费?小费丢了?好好的,怎么会丢了呢?」岳父的语气瞬间就变了。

我担心小费的安危,便提议道:「要不报警吧?万一被人贩子掳走了呢。」

岳母抓住我的胳膊,「对对对,快报警,快报警啊!」

我刚要拨打 110,却被岳父打断了,「等等,先别报警,我马上到!」

我不知道岳父想要干什么,孩子丢了,居然不让报警!

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越想越不对劲,一边帮忙找孩子,一边给张玖打电话,让张玖赶紧打车回来。

岳父来了之后,二话没说先给了岳母一大耳刮子,「你怎么看的孩子?」

「我就看了会喷泉,哪想到……哪想到小费会跑丢啊,就一眨眼的工夫,怎么就丢了呢。苍天啊,小费可是我的心头肉啊,他要是没了,我以后怎么活啊!」岳母像个泼妇一样坐在地上,已经哭成了泪人。

我看不下去了,再次提议道:「还是报警吧,我们都找了好几遍了,还是没找到,有可能真碰到拐卖儿童的了,应该赶紧报警才对。」

岳父见状,再次阻止了我,「先别报警,他可能躲在哪个角落里玩呢,没准一会我们就找到了。」

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蹲下身冲岳母说道:「阿姨,再不报警就来不及了,孩子要是被人掳走了,时间长了可就找不到了。」

「对对对,我要报警,我这就报警。」

岳父见岳母要报警,冲过来就是一脚,「报你妈的警啊,连个孩子都看不住,给我滚!」

看岳父淡定的表情以及怪异的行为,我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我灵机一动,脑海中冒出一个邪恶的想法。

把岳母搀扶起来后,我开始添油加醋,「叔叔是不是不喜欢老三?这可是咱们家唯一的男娃啊。阿姨,小费可是你们唯一的儿子,以后传宗接代只能靠他,您都这么大岁数了,不可能再生出来了,你赶紧劝劝叔叔报警吧,每耽搁一分钟,小费就多一分危险……」

我的话非常有效果,岳母连哭带骂地揪着岳父的胳膊,「你干什么呢,赶紧报警啊!那是咱们的儿子,咱家里的根啊!」

岳母的撒泼惹来了周围的观众,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些人还纷纷拿出手机拍摄起来。

岳父铁青着脸,当即又扇了岳母一巴掌,「你还不嫌丢人吗?先回家,回家再说。」

回家的途中,我们几个人都心怀鬼胎。

岳母可以说哭了一路,而岳父脸上表情变幻莫测,我不知道他又准备整什么幺蛾子。

张玖也已经从公司回来了,她听说张费丢了,也担心张星会出什么事情,直到看见张星安然无恙后,她抱住张星,姐妹二人嚎啕大哭起来。

家里的气氛变得局促而又压抑。

「报警啊,赶紧报警啊,咱们不能再等了啊!」张玖盯着岳父,大声问道:「不报警还有别的办法吗?爸,您到底在想些什么,找孩子要紧啊!」

一旁的岳父点了支烟,支吾了半天才说道:「实不相瞒,这掳孩子的人八成是冲我来的。」

张玖万分惊愕,不解地问道:「什么意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岳父叹了口气,终于把实情和盘托出。「我在外面玩牌欠了点钱,对方应该是故意掳走小费,目的就是为了逼我还钱。」

我听后出奇的冷静,岳父的话也印证了我心中的猜测。仔细一想,这事也怨不得别人,都是岳父自己作的!

从岳父的表情来看,张费应该没有太大危险,他刚才应该联系上对方了,显然对方只是以此作为胁迫的手段,让他归还赌债。

「造孽啊,你怎么来到这边还赌啊,到底你欠了多少钱?赶紧把钱给人家,把儿子弄回来啊!」岳母说这话的时候,嘴都有些哆嗦了,显然,她没想到事态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没多少,也就十来万。」岳父说完后,开始不停地看我的脸色。

「什么?十万块?你都做什么了?你疯了啊,快想办法把小费弄回来啊!」岳母被刺激到了,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张玖,为了你亲弟弟,你们两口子把这十万掏出来吧。」此时的岳父像个无赖,对我们下达了命令。

「爸,您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来,这都是您作的,为什么偏偏让我们讨这个钱?再说了,我们手里没有这么多钱,刘洋为了养活我和小星,每天起早贪黑地去上班,才赚那点钱,还要还房贷,多不容易啊!」

尽管张玖打起了苦情牌,可岳父还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你是我闺女,爸爸现在没钱还,可不得由你来还?父债子还,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张玖听不了这种无理要求,冲着父亲怒吼道:「爸,亏您好意思说这种话,从小到大,你们压根就没把我当人看,就因为我是个女的,不是打我就是骂我,现在你们欠了一屁股债,没钱还了,走投无路了,才想起求我们来了,晚了!」

「这一切都是你们自己作的,看看你们干得这些好事吧,你们都不配当父母,我都为你们的行为感到恶心!」

「反正这事你们自己想办法,我们不管!」张玖说完,抱起张星就要回卧室。

这个时候岳母又不干了,顿时暴躁了起来。「玖娃子,你什么意思?那可是你亲弟弟啊,你怎么能不管呢?你还有良心没有?你还有人性没有?」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护妻心切的我马上反击道:「阿姨,您怎么能这么说呢,张玖和张星还是你们的亲女儿呢,你们有没有管过?」

岳母显然没想到我突然这么硬气,她愣了一下嘟哝道:「她们是女娃,是赔钱货,我为什么要管?」

我耸了耸肩,继续怼道:「我不这么认为,咱们观点正好相反,我觉得你那男娃才是赔钱货,所以我不管!」

岳母张着嘴想要挟我,可突然发现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用来要挟,一气之下在地上打起滚来。「你们到底管不管?不管的话,我也不活了,现在就死给你们看!」

一看到这种场面,我就头大,天底下竟然有这样的父母,为此,我也替张玖感到寒心。

张玖转过身来,看着在地上不断打滚的母亲,着实感到无语。「这根本不是十万块钱的事,你们这次说是来看张星,其实你们是跑这躲清净来了,老家还欠了一屁股债吧,别以为我不知道。」

「老家的债先不管,眼下当务之急是先把你弟弟弄回来啊。」岳父情急之下,也开始抹眼泪了。

张玖没有接话,透过她的眼神,我看得出来,她心软了。

我受不了张玖眼里的凄凉,深思熟虑了片刻,说道:「这样吧,为了我弟弟,这十万块钱我来出。不过,我有个条件!」

岳母突然停止打滚,坐了起来,眼睛里像是看到了曙光。「什么条件?」

「这个钱我出了,就当彩礼了。虽然张玖不同意,但我觉得彩礼钱还是要给的,你们毕竟生了张玖和张星,即便她们在你们那里没得到一丝幸福。」

我看了下张玖和张星,看着张玖眼里泛着泪花,心中更加不忍,于是继续说道:「我当时就说了,按照我们老家的规矩,彩礼我可以给 6 万 6,现在我出十万,先帮你们解燃眉之急。」

张玖摇摇头,制止道:「不行,老公,这事没商量,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我还不清楚吗?你就算帮还了这笔债,老家的那笔债还得让我们还,还有抚养小费的问题,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这都是他们造的孽,让他们自己解决,哪怕去乞讨要饭……」

岳母听完这番话,拍着大腿哭诉道:「你看看,白眼狼啊,我怎么养了这么一个不孝女啊,老天爷啊,打个雷劈死我吧,我真是不想活了,让我死吧。」

岳父指着我和张玖,气呼呼地骂道:「真是不孝顺的东西,你们真想眼睁睁地逼死我们吗?」

张玖控制不住内心的委屈和无助了,哽咽了起来。

我又一次被触动了,心疼不已。为了尽快让张玖摆脱这种痛苦,我做了个大胆的决定。「好吧,这十万块我出了,彩礼呢,就按你们要求的,20 万,不过我手里没这么多钱,等我把房子卖了再给。」

岳母听完眼睛都直了,「好好好,这样好。」

「别急,我话还没说完,这十万我一会就给,你们先把小费弄回来。从明天开始,你们搬出去住,我在附近给你们找个酒店,你们一来严重影响到了我们的工作和生活。」

岳父当场同意了,「这个没问题,我答应。」

我冷笑了一声,「等我把房子卖了,我把彩礼钱给你们后,你们就马上回老家去,以后永远都不要再来打扰我们,我和张玖都不想再见到你们。你们要是同意的话,就这么定了,要是不同意,钱的事你们自己想办法!」

「好好好,就按照你说的,我们同意。」岳母的脸色舒展开来,就差点鼓掌了。

张玖一直冲我摇头,「不能卖房子啊,老公,你别上他们的当啊,他们老奸巨猾,就算答应了,以后也会反悔的。你千万不要出这个彩礼钱,我是心甘情愿嫁给你的,我不要什么彩礼钱,我……」

我打了个手势,打断了张玖的话。我知道,她一心都是为了我好,她越是为我好,我越是觉得自己的决策是对的,为了她,我愿意付出这么多。「老婆,你啥也别说了,这事本来就是我不对,彩礼钱必须给,二十万,能够娶到你这个老婆,我觉得值!」

张玖听后,眼眶里的泪水汹涌而出。

我知道,那是幸福的眼泪。

我从抽屉里拿出纸和笔,走到岳父面前,说道:「你来写个承诺书,到时收到钱后就第一时间回老家去,不要再赌了,好好地把小费抚养成人,从此张玖和张星跟你们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要是答应的话,就赶紧写,趁着我还没改变主意。」

「我写,我现在就写。」岳父接过纸和笔,趴在茶几上写了起来。

写完之后,岳父签好自己的名字,还咬破手指按了个手印,「好了,你看看这样可以了吧?」

我看了下,顺手又把纸笔丢给岳母,「阿姨也得写一份,万一你们离婚了呢。」

岳母还想矜持,见岳父扬手要打她,她哆嗦了一下,只好同意,然后照抄了一遍。

我把这两份承诺书放到保险箱里,随即拿出母亲临走时给张玖留下的那张卡,递给岳父,「这张卡里有 10 万块钱,你现在去还钱,把小费带回来,我一会去给你们找个酒店。」

岳父接过卡,感恩戴德地离开了。

回到卧室,我看到张玖抱着张星不停地抽泣,心里很不是滋味,连忙走过去,抱住她们俩,心想这一切总算是结束了。

我如释重负,安慰道:「宝宝,别哭了,都结束了,以后咱们都要好好的。」

「老公,你为什么要答应他们的要求呢,为了他们,你竟然还要把房子卖掉,这是我们的家啊,房子卖了我们住哪啊?」

张玖一边抹眼泪,一边继续说道:「我们好不容易才买了这套房子,有了属于我们的一个家,你怎么能把房子卖掉呢。」

「不行,一定不能卖,我不同意!为了我,根本不值得。这样,我看我们还是离婚吧,离了婚我爸妈那边的事就与你没任何关系了,你也可以脱离苦海……」

我听不下去了,赶紧用手抵住她的唇,「宝宝,房子没了,可以再买;钱没了,也可以再赚;但你要是没了,我可什么都没了,我不想没有你,为了你,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我也觉得值得!」

张玖听后哭得稀里哗啦,她紧紧地抱住我,永远都不想放手。

这一刻,我感到无比的幸福,能够拥有这样一个女人,我愿意付出一切。

两个星后,我把房子卖了,亲自目送岳父岳母带着儿子登上了回老家的火车。

这噩梦般的一切,终于结束了。

我决定好好庆祝下。

到了晚上,我找了家高档料理餐厅,陪张玖和张星一起吃了顿烛光晚餐。

饭后,我心血来潮,冲张玖一笑,说道:「宝宝,你闭上眼睛,我给你个惊喜。」

「什么惊喜呀?」张玖好奇地问道。

「你先闭上眼睛。」

「好。」



我把事先准备好的惊喜拿了出来,「好了,可以睁开眼睛了。」

张玖睁开眼睛,一看面前放着两张银行卡,还有一张升职通知书,下意识地张大了嘴巴,满脸惊讶地说道:「老公,你……」

看她已经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了,我很满足,要的就是这效果。「这两笔钱,一笔是卖房子的钱,一笔是我的年终奖,我如实上交给老婆大人。等我再赚点钱,到时一起添上,我们就可以买一个大点的房子了。」

「老公,你太棒了,你真好,我……」

见她都感动得要哭了,我继续哄道:「以后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

「切!」张玖脸颊绯红,「你给我准备了这么大的惊喜,我是不是也得给你准备个惊喜?」

我见她一脸的娇羞,当场反应了过来。「准备,必须准备。」

「瞧你个色样,过几天才到排卵期呢。」

「没关系,我可以等,可以等。」

几天后,我算计好了日子,满怀着激动的心情,下了班后就往回赶。

结果,打开门的瞬间,我不禁大失所望。

张玖竟然不在。

我掏出手机,可无论怎么打,都没有打通张玖的电话。

我越想越不对劲,连忙打开微信,给她发了条信息过去,点完发送后,我双腿猛地一软。

我靠,居然被拉黑了!

这一刻,我才如梦初醒,张玖可能带着张星卷款跑了。

原来,最恶心的人不仅仅是我岳父岳母,还有我最信任最亲密的枕边人。

我双眼泛红,痛定思痛之际,脑海里忽然冒出来一个大胆而又邪恶的计划……

有一个女人肯挖空心思为你编造一个又一个的谎言,至少说明她心里是有你的。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海清:穿的最尴尬的裤子,因为裤子和肤色有点像,还以为啥都没穿

海清:穿的最尴尬的裤子,因为裤子和肤色有点像,还以为啥都没穿

花生米的影视
2022-09-26 14:42:51
演员邵逸凡自曝过往经历,曾遭遇多人性侵,包括高校老师、送水工

演员邵逸凡自曝过往经历,曾遭遇多人性侵,包括高校老师、送水工

盖饭娱乐官方号
2022-09-26 13:10:57
梅根除外!继承名单出炉,女王多达300件私人珠宝都分给子孙后代

梅根除外!继承名单出炉,女王多达300件私人珠宝都分给子孙后代

益智小测试
2022-09-26 14:27:59
8次上春晚作死被捕入狱,今51岁无人问津,昔日老搭档也断了联系

8次上春晚作死被捕入狱,今51岁无人问津,昔日老搭档也断了联系

故姐
2022-09-25 20:07:27
美媒:布林肯透露美国私下一直与俄方就“核战争”言论沟通

美媒:布林肯透露美国私下一直与俄方就“核战争”言论沟通

环球网资讯
2022-09-26 14:02:18
财务行业已经不是卷了,而是杀红了眼了!

财务行业已经不是卷了,而是杀红了眼了!

职场报料汇
2022-09-26 08:24:58
意大利议会选举结束,真正头疼的是欧盟 | 京酿馆

意大利议会选举结束,真正头疼的是欧盟 | 京酿馆

新京报评论
2022-09-26 13:28:19
胡锡进:国外疫情结束,中国是唯一有选择的社会,却付出经济代价

胡锡进:国外疫情结束,中国是唯一有选择的社会,却付出经济代价

石家庄董超
2022-09-26 12:45:57
赵露思穿“露 奶 裙”被公开羞辱:她的胸,到底碍了谁的眼?

赵露思穿“露 奶 裙”被公开羞辱:她的胸,到底碍了谁的眼?

飞猪阅读
2022-09-26 13:06:15
她是最忙的暗黑女神——暗黑“贾静雯”

她是最忙的暗黑女神——暗黑“贾静雯”

眼镜猫搞笑
2022-09-26 15:11:52
21年女生约大叔开房,要3万不成报警,女生:就是寂寞给2000也行

21年女生约大叔开房,要3万不成报警,女生:就是寂寞给2000也行

汉史趣闻
2022-09-25 07:33:22
俄罗斯人真怕了!14公里…边境现惊人一幕

俄罗斯人真怕了!14公里…边境现惊人一幕

小新在洗手间
2022-09-26 07:54:20
影响恶劣!撤销教师资格,全市教育系统一律不再聘用

影响恶劣!撤销教师资格,全市教育系统一律不再聘用

精致的啊飘
2022-09-26 09:23:57
村干部月薪大幅度上调! 10月1起, 村书记和村主任每月能拿多少钱

村干部月薪大幅度上调! 10月1起, 村书记和村主任每月能拿多少钱

小君聊娱乐
2022-09-26 06:33:05
杭州有人靠“偷”小说牟利百万,嫌疑人曾专门找程序员毕业论文研究“捞偏门”

杭州有人靠“偷”小说牟利百万,嫌疑人曾专门找程序员毕业论文研究“捞偏门”

钱江晚报
2022-09-26 15:38:12
快讯/拓也哥逝世!家人悲痛证实…最后发文「住院中」竟成永别

快讯/拓也哥逝世!家人悲痛证实…最后发文「住院中」竟成永别

ETtoday星光云
2022-09-26 13:02:41
欧洲告急,各国已损失接近5000亿,中国突然接到了大量商品订单

欧洲告急,各国已损失接近5000亿,中国突然接到了大量商品订单

海纳观察室
2022-09-26 11:05:53
2018年,77岁的陈丽华立遗嘱:3个孩子每人100亿,余下归唐僧老公

2018年,77岁的陈丽华立遗嘱:3个孩子每人100亿,余下归唐僧老公

议史纪
2022-09-25 18:05:02
2011年75岁男子睡33岁女人被杀,女:说好给2000,他只给10元杀掉

2011年75岁男子睡33岁女人被杀,女:说好给2000,他只给10元杀掉

汉史趣闻
2022-09-25 07:41:45
大批美军舰闯入南海,要和解放军正面“过招”?

大批美军舰闯入南海,要和解放军正面“过招”?

张家界城市频道
2022-09-26 09:37:14
2022-09-26 16:42:44
东西有点南
东西有点南
智者一切求自己愚者一切求他人
666文章数 227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被海蜇蛰伤,千万别做这个动作

头条要闻

特拉斯公然表示决心与G7盟友合作:确保台湾能够自卫

头条要闻

特拉斯公然表示决心与G7盟友合作:确保台湾能够自卫

体育要闻

37岁莫德里奇建功 克罗地亚进欧国联4强

娱乐要闻

杨子黄圣依婚变?两人婚姻背后的谎言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iPhone14或成史上销量最差机型,不如买老款

汽车要闻

预售11.4-13.5万元 艾瑞泽8将于今晚上市

态度原创

家居
房产
手机
游戏
军事航空

家居要闻

女生花10万把家装成"外婆风" 网友:暴露年龄了

房产要闻

金九效应?广州新房成交连续两周回温

手机要闻

“中国消费者人傻钱多”?任泽平怒怼苹果但用户不应躺枪!

《羊了个羊》为什么凉得这么快?

军事要闻

实拍国产反潜机全天候飞行训练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