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被他折腾近两个小时,身上到处都在疼,脖子上留了两处清晰的牙痕

0
分享至

【本文节选自《婚后再爱:前夫蜜宠妻》,作者:晨露嫣然,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


1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乔千柠悄悄地从被子里伸出脑袋往浴室方向看。玻璃墙上水汽氤氲,君寒澈的影子在里面晃动。

她跟他在一起三年半,他来这里的次数不多。

今天是……第十四次!

他每次来都是晚上,完事了就离开,从不过夜。

乔千柠从枕下摸出一本黑色小册子,翻到空白页,工整地写下日期:7月6日。

他来的时间是九点四十分,现在是十一点四十分。也就是说,刚刚他折腾了近两个小时!

难怪身上到处都在疼,像被拆了一遍。

刚准备放下笔时,干净修长的手指突然从天而降,从她眼前抽走了日记本。

“还给我……”乔千柠大急,慌忙翻身坐起来,伸长了双臂想夺回日记本。

当身体完全跪直,冷风拂到她光洁的皮肤上时,她猛地打了个激灵,反应过来。她还什么都没穿呢!

君寒澈乌漆的双瞳微眯了一下,冷寒的眼神滑向她的脖子下……

乔千柠又打了个激灵,又羞又臊地抱紧双臂,难堪地往被子里缩,结结巴巴地央求道:“这是我的日记本,还给我好不好?”

“日记?”君寒澈视线回到日记本上,每一页上记着他来的日期、每一次的起止时间。还有围度、变化……夹页中甚至画着人体解剖图!

乔千柠眉头紧锁,越发地窘迫。她这是拿他做结构研究呢!

“日记!”他甩手,把日记本丢进垃圾筒里,脸色还是波澜不惊,看不出情绪。

君寒澈在她面前动气也是第一回。反正每次来去几乎不和她说话。

乔千柠嗯咕着道:“我画的不是你……”

“画的是谁?”君寒澈抱起双臂,唇角缓缓勾起一抹笑意。

千万不要视此笑为善意,君寒澈这人,人如其名,冰寒刺骨。

结婚契约只有半年就到期了,千万不要节外生枝。这三年半她过得还不错,几个月应付他一次,不管疼也好、不甘心也好,起码他从不为难她。怎么偏偏这时候让他发现笔记本!万一他刁难她怎么办?

“抬头,看着我。”君寒澈冷冷出声道。

她缩成一团,又羞又囧地抬起头。他头发还挂着细碎的水珠,小麦色的胸膛上有水正往下蜿蜒滑落,腰上松松地挂着灰色的浴巾。

乔千柠看得有些呆了,平常她只在电视新闻里敢这样直视他的脸。霸气浑然天成的君家唯一继承人,英俊到让万千少女尖叫,一双眼睛里仿佛藏着天下山水,能吞噬一切敢觊觎他的灵魂。

“画的谁?”君寒澈高大的身体俯下来,卷了一缕她的头发往前拽。

乔千柠的脸被迫往前靠,在离他半指的距离时停了下来。

“嗯……”君寒澈喉结沉了沉,尾音拖得长长的。清寒的声线像一把锋利的刀子,割过乔千柠的耳膜。

话音刚落,他扯下浴巾再一次把她掀翻。

第四次!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乔千柠急了,实在经不起他再次折腾。

“疼、真的疼……”乔千柠求饶了,蜷成一团。

“哪里疼?”君寒澈咬了一口她的下唇,半眯着眼睛,盯紧了她。

乔千柠尴尬得想钻地洞。

“怎么,敢画不敢说。”君寒澈近乎恶劣。

乔千柠双手挡在他的身前,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

乔千柠坐在教室里,脑子昏昏沉沉的。

她学中医,现在大五了,还有半年本科毕业。为了早点工作,她放弃了本硕连读的机会,想在和君寒澈协议结束的时候找到工作。

“乔千柠,有人找你。”吞傲的声音从她头顶飘下来。

她抬头看,只见全校最受宠的公主楚歆站在面前,眼神不怀好意地盯着她的脖子。昨晚君寒澈像变了一个人,差点没把她给生吃了,还在她脖子上留了两处特别清晰的牙痕。

她把长发捋到肩前,挡住脖子上的牙印,起身往外走。

刚刚走到门边,还没看眼前的人到底是谁,一记耳光重重地扇到她的脸上,打得她的脑袋猛地往墙上撞去。

咚地一声……脑袋瞬间被剧痛击中,眼泪涌出来。

她抬手挡在额前,抬眼看向眼前的女人。那抹得跟猪血似的嘴巴一张一合,骂人的话跟带着尖刺的钢珠一样往她耳朵里砸。

“翅膀硬了,电话不接,家也不回,也不住宿舍,你到底跟谁在鬼混。从小不学好,跟着别人去拍些不三不四的照片……”

“那是平面模特……”乔千柠咬牙,辩解一句。

啪……

女人第二个耳光又甩了过来。

“还顶嘴!你爸快被你气死了,现在跟我去见你爸。”女人抓着她的头发往前拖,继续骂骂咧咧。

这是下课时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大家对着她指指点点的,不怀好意。

“喏,那就是男生心里的女神,原来是这样的人。”

“难怪从来不和同学往来……真贱……”

“啧啧,装得冰清玉洁,原来私生活这么烂。”

乔千柠心里有把火在烧,她用力甩开女人的手,冷傲地看着她,“我认识你吗。”

“你装什么装?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干什么?那个大富娱乐城的刘老板说十万块一个月,你跟他几个月了。”女人抖着手指,腥红的厚嘴唇噼噼啪啪地继续吐骂词。

“十万块他还包不到我。”乔千柠抹掉嘴角的血,冷冷地盯着女人:“还有你,刘春娇,你再打我试试看。”

刘春娇二十七岁嫁给她爸,那年乔千柠九岁。又打又骂又饿的日子,她足足过了九年,直到考上医大的那一天,刘春娇说女孩子不用上大学,嫁个好男人就行,硬逼着乔千柠给一个四十岁的男人续弦,换一套房子。

“我把你养大,你吃我的喝我的用我的,我还不能教训你了!”刘春娇咄咄逼人,抬手又往乔千柠脸上甩。

就在乔千柠要还手时,一只手掌准准地握紧了刘春娇的手腕,把她往后掀。

杀猪般的尖叫声后,刘春娇倒栽进了路边的花坛里,裙子往上掀,露出大红色的蕾丝低腰裤。

四周一阵哄笑和尖叫声。

“没事吧?”来人转身看向乔千柠,眉眼微拧。

“没事。”乔千柠捂着脸,抬起被打肿的眼睛。

“没事吧?”来人转身看向乔千柠,眉眼微拧。

“没事。”乔千柠捂着脸,抬起被打肿的眼睛。

咦,左明柏?他怎么突然来学校了?

这是君寒澈的助理。乔千柠那年走投无路,去投靠一起拍平面模特的朋友赵晴晴。没想到赵晴晴半夜躲债跑了,她被左明柏堵在家里了。原本左明柏给君寒澈选的结婚对象是赵晴晴,孤儿,无亲无故便于掌控。左明柏看到她惊为天人,她顺势撒了个谎,说自己也是无父无母……也不算谎言,九岁那年她就是孤儿了,平白无故给刘春娇当了九年的出气筒和奴隶。

“你怎么让她打?”左明柏小声问道。


“我打不过她……”乔千柠害怕君寒澈在附近,马上又缩回壳里,装成了怯生生的样子。

“你就是她的野男人?我要告你……”刘春娇从花坛里爬出来,母兽一样咆哮。

乔千柠没理会她,朝左明柏微微鞠了个躬,捂着脸往校园药店的方向走。

刘春娇还想追过来继续发威,左明柏盯了她一眼,楞是盯得她没敢跟过来,跳着脚在后面威胁要把左明柏和乔千柠送去坐牢。

这是中医大学,小病小痛大家都自己解决了,大不了各系之间互相给看看,反正是小病治不好也不会死。就像她学针灸,也会在自己腿上试着找穴道。

“我来是给你送离婚协议的。”左明柏追上她,小声说道。

乔千柠楞了一下,敢情昨晚是真的惹到他了。

“给你一套市中心的公寓,已经过完户了,房产证就放在公寓的卧室。后面半年的钱下午会划到你帐上。”左明柏递上文件和笔,盯着她的脸颊看。

乔千柠缩了缩鼻子,扮出无辜样儿,“可是……就这么结束吗?我舍不得君先生……”

左明柏楞了楞,尴尬地说道:“这个……君先生给的钱足够你这辈子用了,当然,省一点。”

“可以再加一点钱吗?”乔千柠垂着眼睛,一手握笔,一手把文件抓过来。

“还是签了吧,君先生不喜欢拖泥带水。”左明柏摸摸鼻头,催促她。

乔千柠眼泪涟涟地看了他一眼,那小模样就像一只伤心欲绝的小白兔。

左明柏居然有点儿心痛……他赶紧定定神,指向离婚协议。

乔千柠点点头,飞快地在协议上签字。其余的手续自然有左明柏去办,君寒澈神通广大,不需要本尊出面,一切都能搞定。

左明柏接回文件,朝乔千柠笑了笑。

乔千柠绞着十指,三步一回头地往前走。眼泪顺着她被打变形的脸颊一直往下滚落……刘春娇在她十五岁的时候就骂她,说她天生是妖物,能吸男人精血的死妖精。

长大后乔千柠才知道,这对女人来说未必是坏事。尤其是她,顶着一张天生倾国的脸,天生淡漠的眼神,长睫合起,便关锁起满怀心事,男人想撩又撩不动的人物,勾人心魄。

左明柏站了会儿才往前跑。

君寒澈就在车里坐着,叠着双腿,手里捧着一份文件在看。

“签好字了。”左明柏把文件递过来,低声说道。

君寒澈缓缓抬眸,扫了一眼文件底角的秀气字迹,淡然的一声“嗯……”

左明柏关好车门,跑到驾驶位坐好,刚发动车,君寒澈把车窗放下了一半,转头看向外面。

马路边,乔千柠正和一个高大的男生面对面站着。长长的头发披在身后,露出半边红肿的脸颊,偏偏还在笑,显得模样格外怪异。

“她怎么了?”君寒澈问。

左明柏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低声说道:“我去的时候,一个女人正撕打她。”

“女人?”君寒澈拧拧眉,关上了车窗。

“好像是她继母刘春娇。”左明柏想了想,终于记起了那张脸。当时二人结婚前,左明柏去查了一下底。

车从乔千柠身边过去的时候,她转头看了一眼。

从车窗外是看不清车里的,三年半来,她也没坐过他的车。但是她知道他在车里面,这是第六感。

从此之后,不必再见了吧?

再见,君寒澈。

她抿抿唇,继续往前走。

“千柠,刘春娇那死女人又打你,我帮你打回去。”安逸跟在她身后,铁青着脸撸袖子。

“然后她又去你家撕打你妈?”乔千柠淡然说道。

安逸是她亲表弟,小她一岁,念计算机系。是这世间对她最好的人。

“她敢,我捶死她!”安逸挥拳头。

“对了,你来干啥?”乔千柠突然停下脚步,狐疑地看他,“今天又不是周末,是不是舅妈病又犯了?”

“嗯,你有没有钱?借我顶两天。”安逸沮丧地点头。

乔千柠用手机给安逸转帐,然后把钥匙给他,“这是我新家地址,那里离医院近,你晚上累了就去那里住,应该是密码锁,你改好密码告诉我。我懒得碰那些数字产品。”

“五万?你哪来的钱?房子你租的?”安逸震惊地问道。

“刚从一个老头儿那里坑来的。你赶紧去吧,我要去上药,还要上课呢。”乔千柠推了他一把。

安逸急了,追着她不放,“姐,你到底干什么了?卖肾了?”

“对啊,卖了六个肾!”乔千柠一头扎进了药店。

安逸的手机响了,医院催他交费,他跺跺脚,拦车离开。

君寒澈手机上有了转帐消息。这张卡的关联还没取消,她的消费一直很少,甚至她还一直在打工,除了大额的学费之外,几乎没有动他给她的钱,这是第一次大笔支出。

他拧拧眉,把手机放下,拿起放在手边的日记本。解剖图画得很细致,就连他那个地方也有详细的剖面图,海绵体、输精管……全都用不同的颜色画出来了。

他突然觉得每次在她身上时,她是不是都在脑子里把他给剖了一遍?

这种认知让他有些不悦,胡乱翻了几页后,一行小字映入他的眼中:活着,是敢哭,是敢笑,是敢怒,是自由。

“君总,晚餐在KK餐厅,需要我帮你叫女伴吗?”左明柏提醒了他一下今天的行程。

“不用了。”君寒澈合上眼睛,淡然说道。

光从车窗缝隙里扑进来,他的样子显得格外冷漠。

车里气氛越来越冰冷。

左明柏明显能感觉到君寒澈心情不佳,识趣地没再出声。

转帐消息又一次跳出来,乔千柠买了一辆二手宝马。

她什么时候考的驾照?

君寒澈把手机往前掷,冷漠地说道:“取消关联。”

左明柏额上冒冷汗,把车靠边,捧着手机匆匆给银行客户经理打电话。

乔千柠早就看中那辆车了,抵债车便宜,而且利于她装比。

她在学校里没有朋友,如果现在住回宿舍,别想过安宁日子。住在新公寓是最好的办法,可那里离学校太远了,有一辆车方便。

她并不虚荣,而是不想让楚歆之流觉得好欺负。没法子,狗眼看人低的事她经历太多了,必须想尽千方百计保护好自己,以便顺利毕业。

取到车,乔千柠回君家取了自己的东西,心情无比愉悦地开着车往新家而去。

路上她看到了刘春娇,她戴上墨镜,直接朝着刘春娇冲了过去,把刘春娇吓得哇哇大叫。

从后视镜里看着刘春娇滚落在路边的样子时,她爽得笑出了声。

当然了,她有卖身求荣的耻辱感。

但是后来又想了想,身体是什么?躯壳而已。爱情又是什么?虚妄而已。母亲曾经深爱着父亲,结果呢?父亲背叛活活气死了母亲。她啊,这辈子都不想碰爱情那种狗东西!她只要腰缠万万贯,住在黄金屋,拥有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赚很多很多钱,好好地生活。

至于和君寒澈的事,乔千柠想到他,心里突然空落落的,很不得劲儿。

她这是得了失婚综合症?

得了吧,鬼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想讨个老婆。而她急需上学的费用,所以两个人凑和结了个婚而已。

她把车停到小区车库,双手握着方向盘,看着四周停满的豪车,突然眼眶一热,忍不住哭了起来。

若妈妈不死,她就能带着妈妈住进来了……

所以一定要活着,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活下去……

她慢慢地趴到方向盘上,瘦瘦的肩膀耸着,压抑的情绪瞬间爆发出来。

那年,她经历过绝境,漫天飞雪里被人赶出来,十六岁的少女,发着高烧,光着脚,身上只有内衣和底裤,披头散发一身淤青,绝望地看着向她关紧的门。

那个晚上,若不是十四岁的安逸把她背回去,一口热水一口热水地喂她,一点点地暖着她,她一定冻死了。

都是人,为什么她是这样的命?

她越哭越大声,额头压在喇叭上,汽车一声一声地尖叫。像那年瘦小的她站在雪地里发出的悲鸣……

你看,你看,你快看,女人果然需要车,需要房子,需要钱。难受的时候能有一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尽情地哭。

“姐,你别吓我!姐!”安逸站在车外,用力拍车窗。

乔千柠抹了把脸,熄火下车。

安逸捧着她的脸焦急地看了一眼,把她用力地抱进了怀里,“姐,你可千万别吓我!你哭什么啊?是不是刘春娇那个死女人又去学校了?你等着,我现在就去弄死她。”

“弄什么弄啊!好好地上你的学,有出息一点!”乔千柠握拳头往他背上捶。

“哦,一定有出息的。你放心!我女朋友都不养,我就养你。”安逸下巴抵在她的头顶,闷闷地说道。


后面的车有人举着手机悄悄地拍照,昏暗的光线下,那人的眼神极为阴险。

K餐厅。

君寒澈解开西装扣子,神情淡漠地入座。

在座的都是君家人,每月一餐,跟来大姨妈似的,不让人缺席。最坑的是,每一次都会有年轻的新鲜女人加入进来,就像点菜似的,等着他让他点。

“君总,听说……你结婚了?太太怎么不来啊?”坐在他身边的是一个长发的大胸美女,托着腮,一脸妩媚地看着他,葱白的指尖轻轻握住他的袖口。

君寒澈扫她一眼,无比嫌弃的眼神。女人瞬间就慌了,赶紧坐正身子,不敢再乱碰他。

突然他手机响了几声,几张照片传了进来。昏暗的车库里,乔千柠和一个大男生紧紧地抱在一起。

突然他手机响了几声,几张照片传了进来。昏暗的车库里,乔千柠和一个大男生紧紧地抱在一起。

左明柏也收到消息了,匆匆几步走到了他的身边,小声问道:“需要我去看看吗?”

君寒澈眼神发凉,把手机反扣在桌上,端起了酒杯。

满桌的人都在朝他看,显然每个人都收到了消息。

“这个……是不是你太太呀?你怎么从来不带她出来呀,把她藏得那么严实,到底叫什么,在哪里做什么呀?”二嫂李佳故意问道。

“二嫂改行当包打听?”君寒澈站了起来,朝着李佳笑了笑。唇角勾起的那一刹那,简直让人觉得如沐春风。这也是个好看到能颠倒众生的货!女人见了他,眼珠子就控制不住地往他身上滚。

已婚未婚,老少通杀!

二哥君之棠脸色一沉,重重咳了一声。李佳反应过来,赶紧往君之棠怀里滚。

“老公,寒澈又要先走了。”

“寒澈不会连自己太太也看不住吧。”君之棠讥笑道。

“向二哥学习。”君寒澈又笑了笑。

是个人都能听出这嘲讽之意有多重。君之棠的脸色更加难看,他是个巴耳朵,怕老婆的典型。李佳别看现在往他怀里滚,撒起泼来,那能引发海啸地震。

君寒澈丢了酒杯,起身就走,满桌的人没有敢拦他的。

砰地一声。

他摔了门!

“真的是他太太吗?”众人又举起了手机,在昏暗的光线下研究女子的模样。

他们没人见过她。

君寒澈领证的当晚只带她回去见了老太太和老爷子,连君寒澈的爸爸也没见着乔千柠,只听老太太过后形容她:转眄流精,光润玉颜。

李佳当时就上网搜了,那是洛神赋里的句子。

甄宓何等人物?史载的仙姿。老太太把她的容貌与洛神并列,其美如何,可见一斑。

也对,君寒澈的女人,当然要有举世无双的美。

左明柏追了一路,没能追上君寒澈,他自己开着车走了。

君寒澈两天之间连续动气,实属难得一见的稀罕事。左明柏猜测君寒澈要去找乔千柠,于是赶紧给乔千柠打电话。这才签了离婚协议,就把男人带去了新住处,也难怪君寒澈面子上挂不住。说不定,这三年半里乔千柠已经和人好上了?

乔千柠换手机号了。

既然与君寒澈结束了,她就得开始新生活。公寓是80平的复式,楼上是她的卧室,楼下浴室有浴缸。

若说和君寒澈这三年半里最让她高兴的事,就是每天可以舒服地泡澡。

她九岁到十八岁就没能舒服地洗过澡,就算是大冬天,也有可能突然洗到一半花洒落下来的水变成了冰凉的水。这是刘春娇干的好事,嫌她洗澡浪费热水。后来为了避免感冒,她都是先匆匆接上一盆水再开始洗,往往还没等她把头发洗完,热水已经没了。都记不清在冷水里冻哭过多少次,有一回来例假,她看着血顺着双腿往下流,差点没哭死。

所以,她爱死君寒澈家里的浴室了,想怎么洗就怎么洗,站着躺着泡着蹲着,热水畅快淋漓地从她头顶往下浇,热汽蒸腾中每寸毛孔打开,新鲜的花香漫室飘散……他有两回在浴室里就把她给摁着,就在浴缸里,在洗手台上。

没有爱情的夫妻,在这种事上也能挺合拍。你要我给,你进我退,从小会看人脸色的她非常清楚,君寒澈喜欢她柔弱听话的样子,可是又讨厌她的柔弱听话,眼里赤白白的全是贪婪想要。不管是装出来的,还是内心对于财富真实的渴望,她都装进她的眼里,让他看得清清楚楚。

不管是装出来的,还是内心对于财富真实的渴望,她都装进她的眼里,让他看得清清楚楚。

乔千柠就这么光光地从浴室里出来,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取下发带,让一头乌黑的长发滑下来。

一个哈欠打完,她拿到放在一边的烟盒,熟练地敲出一根细长的烟,点着了,慢步走到落地窗前。隔着白纱,她看着满眼的星光,微微眯起了猫儿般的眼睛。

啪……

打火机的响声惊动了她。

乔千柠对这声音太熟悉不过了!

她飞快地扭过头,眼神直勾勾地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君寒澈。

僵立当场!

在他面前已经光过十四次,可是这一回不一样,她和他已经离婚了啊!既然离了,她就没有义务再讨好他了吧?

“你怎么进来的……”她双臂环抱,拧眉侧身,不悦地问道:“你别看了,转过去。”

呵,上午签协议,下午变了个人!抽烟,开快车,光着站在窗子前面……这哪是那只在他身下哼哼唧唧的小白兔?分明是只小白狼。

君寒澈往后靠,一手合上打火机,一手夹着烟,双瞳寒寒地盯着她看。

“你别看了。”乔千柠撒了句娇,一脸难堪地往浴室走。

可是进去后又傻眼了。她刚搬进来,不像在君寒澈的别墅,浴室的一切都有佣人准备好。现在浴室里就一条她刚擦了水的小毛巾而已。

她在进浴室前就把衣服给扒尽了丢在外面了。

坑爹!

她摁灭烟,抓起毛巾挡住身体,飞快地往楼上卧室走。

毛巾只能挡住前面。

君寒澈转头看她,纤薄倔强的背,不堪一握的细腰,比例极佳的身材……这就是他当初一眼看中她的原因。毕竟好看到让人无法忽视。

乔千柠回到卧室,匆匆换上纯棉睡衣,想了想,她又从箱子里翻出一件外套穿上。当真是遮得一点风光都不外露。

下得楼,只见他还坐在那里,又点了根烟。


窗子打开了,冷风吹进来,烟味稍散。

“我这里什么也没有,没有水,没有酒,没有咖啡……”乔千柠走过去开门,小声说道:“还有,时间挺晚了,我明天还有课,你回去吧。”

君寒澈又拧了拧眉,眸中不惊不喜,还是一脸淡然地看着她。

真讨厌啊!

他到底要干啥?是不是给了房子又后悔了?她牛皮已经吹出去,让安逸假期在这里长住的呢!省了房租,还能让他在附近找份兼职。

“君先生,”她回到平常那副怯生生的模样,绞着手指走到他面前,楚楚可怜地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呀?我改。只是,昨晚你那个……我现在还挺疼的,改天好不好?”

君寒澈偏了偏头,拉住了她冰凉的指尖。

她的手一直很凉,无论春夏,像冰一样。盛夏里握住的时候倒还有意思,到了冬天时,握着她的指尖就会无端有种怜惜感。这么瘦,这么冷的一个小姑娘,为了钱不得不打起精神应付他,痛也好,不愿意也好,都是强挤着笑容躺在他的身边。他之前确实有这样想过,但是现在想想,她每一次神游的表情还真的更像正在脑海里解剖他……

这是只小白狼啊,不是小白兔。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朴槿惠仇家被公开示众!“7小时录音”火遍韩国,这回不是文在寅

朴槿惠仇家被公开示众!“7小时录音”火遍韩国,这回不是文在寅

海峡军武
2022-01-21 17:22:44
78岁的唐闻生参加刘思齐的遗体告别仪式

78岁的唐闻生参加刘思齐的遗体告别仪式

伏生读史
2022-01-21 15:08:22
新外援砍瓜切菜,全队疯狂庆祝,谁注意朱芳雨的举动,大结局了

新外援砍瓜切菜,全队疯狂庆祝,谁注意朱芳雨的举动,大结局了

鹰眼观体坛
2022-01-21 23:13:16
再婚后,大妈提出新要求,57岁大叔:你要求太过分,我满足不了

再婚后,大妈提出新要求,57岁大叔:你要求太过分,我满足不了

秋酷子
2022-01-18 14:38:44
过年大扫除,这三样东西必须丢掉,去晦气,迎财气

过年大扫除,这三样东西必须丢掉,去晦气,迎财气

民俗风情线
2022-01-20 23:15:02
中国体坛20大单身女神,不流口水算我输,谁是你的菜?(上)

中国体坛20大单身女神,不流口水算我输,谁是你的菜?(上)

娱乐综艺巴士站
2022-01-20 06:17:11
今年春节,农村5件事“一律禁止”,村民注意,村干部要严查了

今年春节,农村5件事“一律禁止”,村民注意,村干部要严查了

乡爱故事
2022-01-21 16:08:22
摩托车取消年限限制!官方内部征求意见流出!

摩托车取消年限限制!官方内部征求意见流出!

机车网
2022-01-22 00:56:26
北京“最火”车牌,没6没8价值800万,路人塞纸条求购

北京“最火”车牌,没6没8价值800万,路人塞纸条求购

汽车安利会
2022-01-22 02:36:28
局势彻底反转!普京连赢2次,北约恐向俄罗斯低头,先一步背叛美

局势彻底反转!普京连赢2次,北约恐向俄罗斯低头,先一步背叛美

强国新武器
2022-01-17 10:49:12
日本36岁太太,常年坚持“不消费”,122平的家,一尘不染超治愈

日本36岁太太,常年坚持“不消费”,122平的家,一尘不染超治愈

家居师太
2022-01-21 15:35:46
一季度英国GDP修正为7483亿美元,同比下跌6.1%,环比缩减1.6%

一季度英国GDP修正为7483亿美元,同比下跌6.1%,环比缩减1.6%

南生说财经
2021-07-12 22:00:13
新教练改造基本失败,世界排名停留在119位,王蔷未来的路不好走

新教练改造基本失败,世界排名停留在119位,王蔷未来的路不好走

小鱼儿嘴球
2022-01-21 22:28:31
俗语:“出门与妻不同房”,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后半句才是重点

俗语:“出门与妻不同房”,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后半句才是重点

丹宝说文史
2022-01-21 10:45:12
美军4支舰队赴南海,中国却开起了表彰大会!

美军4支舰队赴南海,中国却开起了表彰大会!

华山穹剑
2022-01-21 03:37:49
威海警方通报:北京朝阳区确诊病例岳某某之子岳跃仝已死亡

威海警方通报:北京朝阳区确诊病例岳某某之子岳跃仝已死亡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2022-01-21 14:17:05
两张5注随机票各中1000万和1978万,眼尖网友又发现号码重合?

两张5注随机票各中1000万和1978万,眼尖网友又发现号码重合?

冰镇冬天
2022-01-21 12:30:28
直到病逝于五丈原,诸葛亮才发觉,蜀国的江山自始自终都不是刘备

直到病逝于五丈原,诸葛亮才发觉,蜀国的江山自始自终都不是刘备

文化长河论
2022-01-21 08:04:52
我国每年新增400万癌症患者!听一句劝:4种食物尽早撤下餐桌

我国每年新增400万癌症患者!听一句劝:4种食物尽早撤下餐桌

39健康网
2022-01-21 16:03:29
郑州人等了半年的“七二〇”调查报告,终于来了

郑州人等了半年的“七二〇”调查报告,终于来了

郑说
2022-01-21 21:28:00
2022-01-22 05:24:49
小说精品屋
小说精品屋
推送小说精品
1023文章数 13928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一言不合就感冒、扁桃体发炎 该咋办?

头条要闻

河南县长称"恶意返乡"引热议 央媒:善待每个返乡脚步

头条要闻

河南县长称"恶意返乡"引热议 央媒:善待每个返乡脚步

体育要闻

西媒:如果决定手术,法蒂可能面临赛季报销

娱乐要闻

周迅前夫高圣远疑似新恋情曝光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离开华为,赛力斯还有救吗?

汽车要闻

售价35万起? 第十五代皇冠有望来到国内市场

态度原创

时尚
亲子
旅游
本地
游戏

误入男装维秘秀场?其实是Virgil Abloh的奇幻乐园

亲子要闻

你的孩子是自信还是自卑,就藏在这10件生活小事里

旅游要闻

大溪地发现世界最大原始珊瑚礁

本地新闻

到底多少人隔离,被拉去了情趣酒店?

育碧《工人物语》开发幕后短片 游戏世界观介绍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