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我老公昨晚出差回来,折腾了半宿”我自作聪明,却被前任拿下了

0
分享至

【本文节选自《被前任攻略了》,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1

奶奶的,我在密室游戏里当 NPC 装鬼的时候,遇到了前男友。

我记得当年他胆子非常小,看个《行尸走肉》都吓得躲在我怀里蹭两下,如今都敢玩这么恐怖的游戏了?

等着,我吓不死你。


我戴上假发,披上白衣,在脸上又多摸了两把血,嗷地一声吊着威亚直奔他而去。

可我在他身后飘过时,他突然转过头,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把我扯下来,往身前拽了拽。

卧槽,我想他不会是把我认出来了吧?

这也太社死了!

我甩开他,踱着碎步打算飘走。

「你等一下!」

他突然喊住我。

「线索呢?把线索留下!别走!」

没想到短短五年他不仅胆子大了,事业心还重了,还知道追着 NPC 要游戏线索了!

莫韬,你真行,真有长进。

于是,在迷宫一般的密室隧道中,只见一个高高瘦瘦的游戏玩家,像鬼子扫荡一样,追着一个矮矮胖胖的 NPC 女鬼,足足跑了十几分钟。

最后,我满头大汗,声嘶力竭,被他堵在角落里。

我低着头摆摆手:「大哥,你放过我吧,我真没有线索。」

他蹲下来:「那你跑什么?」

我:「……」

他:「你把脸抬起来。」

我头埋得更低:「不好吧,我长得吓人。」

此时此刻,我倒是不怕吓到他,我怕他认出了我。

虽然我画了个亲妈都认不出来的鬼妆,但这么狼狈的时刻,实在不适合与前任重逢。

结果他细长的手指伸过来,死死捏着我的下巴,一寸一寸用力抬起来。

他又抬起拇指,轻轻蹭了蹭我嘴角的血迹,愣了片刻。

「祝小双?」他惊呼,「你是祝小双吗?」

2

我,祝小双,双手抱膝缩在鬼屋角落里,甩了甩湿漉漉的披肩假发,眨了眨滴着血的大眼睛,面无表情地看着我的前男友。

「祝小双是谁?」

「你不是祝小双吗?」

「从没听说过这个人。」

「……」

「这位先生,我想你认错人了。」

他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却什么也没说,一副怀疑世界的模样。

「我可以走了吗?我得打卡下班了。」

他松开我,我站起来准备走,却走不动。

「你踩到我衣服了。」

「哦。对不起!」

他挪了挪脚,我把拖地的女鬼白衣拽过来,转身优雅离开。

终于松了口气。

好险。


其实莫韬一走进密室,我一眼就认出了他。

除了肩膀宽了点,个头窜了点,肤色还是那么白,睫毛还是那么翘,简简单单的宽松卫衣还是被他穿得那么骚气。

而我呢,这五年来身材胖了一圈,脸圆了一圈,除了还算机灵的小脑瓜子,再没有别的拿得出手的优点了。

真不如当个鬼算了。

我垂头丧气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心想着减肥的事得排上日程了。

可又想起楼下新开的寿喜烧店,看起来很正宗很好吃的样子,不如一会去试试。

就这样,心情莫名好了起来。

以至于放松了警惕。

「祝小双。」身后有人叫我。

「哎!」我答应了一声。

一转头,看到莫韬杵在我面前,嘴角含着笑。

3

坏了,我一低头,发现自己虽然卸了脸妆,但还穿着那身白衣,这回躲不过去了。

但我祝小双别的本事没有,蒙混过关的功夫从没服过谁。

于是,接下来你会看到一段堪称奥斯卡级的表演。

他:「我就说刚才那个鬼是你吧。」

我:「对,是我啊。」

他:「那你刚才怎么不承认?」

我:「我刚才给忘了。」

他:「你忘了?你忘了自己是祝小双了?!」

我:「是啊,我经常忘记自己是谁。」

我又问:「对了,你是谁?」

他:「我,我是莫韬啊。」

我:「莫韬?」

他:「咱们谈过恋爱,你还记得吗?」

我:「哦,我现在记不起来,但说不定我什么时候就突然想起来了。我这人,脑子不太好使。」

他:「你到底怎么了?」

我:「说白了,就是不正常了嘛。」

在他的震惊中,我又补充了一句:「你想啊,正常人谁来干这个工作啊。」

说完我又拽着女鬼白衣的裙角,原地蹦跶着转了一圈。

他若有所思点点头,又皱了皱眉,一副痛心的表情。

「是不是当年那个事对你刺激太大了?」

「什么事?」

他摇摇头,叹口气。

我礼貌地笑了笑,道了别,在他依旧目瞪口呆的神情中,消失在夏日黄昏里。

留下他一个人在三伏天里凌乱吧。

完美。


4

寿喜烧并没有想象中的好吃。

主要是因为在整个吃饭过程中,我都在想着莫韬的事情。

这么久了,没想到莫韬的出现还是能准确戳中我的伤口。

分手时我们刚大学毕业一年,为了与他彻底了断,我更换了所有联系方式,注销了所有社交软件,与所有共同朋友断了联系,离开他的城市搬到这里生活,没想到还是躲不过。

五年了,还是躲不过。

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呢?

后来我打听了一下,他是跟着同事们一起来密室玩的,是调到这里工作了吗?

真是冤家路窄。

好在今天给我混了过去,想必他看了我那出疯疯癫癫的戏,也不想再跟我有瓜葛了吧。

不过以防万一,还是要斩断所有再见面的可能性比较好。

那份 NPC 的工作必须得辞了。

可惜了,我还挺喜欢的。

可没了这份工作,为了下个月的房租,我必须得找到下一份工作。

不得不去求我小舅舅帮忙。

小舅舅是我在这个城市唯一的亲人,他倒是愿意让我去他的广告公司上班,但条件是同意他安排的相亲。

我拒绝多少次了,这回没法抵抗了。

小舅舅推给我一个微信,我加了对方,没聊几句,就约了周末在咖啡厅见面。

因为不知道彼此长相,就约定每人拿一个玩偶当暗号,我说我拿海绵宝宝,他说他拿派大星。

像两个幼稚的谍战戏特工。

那天我先到的,把海绵宝宝放在桌子上醒目的位置,一刻钟不到,就看到一个拿着粉红色派大星的高挑男子走进来。

他梳着寸头,穿着宽松卫衣,一转头,露出一张清爽干净的巴掌大小的脸。

我尼玛,是莫韬!

我立刻慌手慌脚收起海绵宝宝,却不知藏在哪里,只好扔到桌子底下。

莫韬站在门口,张望找人。

我捂着脸,低下头,祈祷着风平浪静。

可安静中,服务员小姐姐响亮的声音冲我飘过来。

「美女,你的海绵宝宝掉了!」

5

「没想到会是你。」

「是啊,我也没想到会是你。」

「你今天又认识我了?」

「嗯,我前段时间状态不太稳定,最近好多了。上次的事情,对不起啊。」

莫韬坐在我面前,一脸凝重地看着我,像是看着个智障儿童一样。

我本来想继续装傻到底的,可刚才他一个小举动,让我彻底破防了。

服务员点单的时候,他没问也没问我的意见,直接给我要了一杯加糖的燕麦拿铁。

他还记得我乳糖不耐受,可偏偏又喜欢喝加糖加奶的咖啡。

那一刻,我有一种回到五年前的错觉。

以至于我突然想坦诚些,不跟他装下去了。


可我这百转千回还没绕完,转瞬间,一盆冷水泼了下来。

他抿了一口冰咖啡:「你还单身呢啊?」

我心想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这还不明显吗,要不然我为什么来这里?

他紧接着又说:「我是被领导拖来的,陈总是我们的客户,让我领导给安排个身强力壮的男青年,我就被抓壮丁了。」

陈总就是我小舅舅。

明白了,他这么说,就是被逼无奈来应付交差的意思。

那我成什么了?饥渴难耐的女土匪吗?

也太掉价了吧!

五年不见,第一次重逢当了个弱智女鬼,第二次又变成了个不择手段的女淫贼。

不能够!

我腰杆子一挺,重新找回了气势,下定决心彻底扳回这一局。

「那想必是误会了,我有个情况一直没告诉我小舅舅,哦,就是你说的陈总。」

然后,我说了一句后来让我追悔莫及的话。

如果时光能倒流,我愿意用我身上二十斤肉,换我当时不要信口开河!

「其实我都结婚了。」

6

「你结婚了?」他脸色沉了下来。

「对啊,结婚了一年了。」

「那你怎么还相亲?」

「我们隐婚的,家长不知道。」

莫韬低下头,没再说话,把嘴里的吸管嘬得哗哗作响。

后来他一直很低沉,我也就没怎么说话。

本来按相亲规矩,喝完咖啡要一起吃个饭的,可现在这样跟见光死也差不多了,没必要再受一顿饭的折磨了。

走出咖啡厅,我借口家就在附近,走回去就行。

他说他陪我一起走。

一路上我们都很沉默,直到走到小区门口,莫韬才憋出一句话来。

「他是做什么的?」

「谁?」

「你老公。」

「哦……」我随口胡诌,「他是摄影师。」

「拍什么的?」

「他呀,啥都能拍吧。」

他突然看着我:「对你怎么样?」

「挺好的。」有点心虚。

「嗯。」他点点头。

我晕晕乎乎走回家,上楼,开门,觉得烦闷,想去打开窗子。

突然看见莫韬还站在楼下,在路灯下,吸着烟。

影子拉得老长。


7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我和莫韬倒是经常见面,不过都是工作场合。

我被小舅舅安排在策划小组里,专门对接莫韬公司的案子。

不过因为我不是核心人员,虽然每次开会都会参加,但很少与他直接交流。

倒是有一次,在一个沉闷的提案会上,我坐在后排晕晕欲睡时,手机一震。

打开一看,是莫韬,与他上次的聊天还停留在相亲那天。

这次他只是简短发了一个「?」

我也回了一个:「?」

他:「我测试一下。」

我:「测试啥?」

他:「看你是不是又把我删了。」

我:「你现在是甲方爸爸,我哪敢。」

我抬头瞄了一眼,看到他坐在对面中间 C 位,抿着嘴角,大咧咧在手机上敲字。

他:「昨天睡得很晚吗?」

我:「不算早。」

他:「干嘛了?」

我正在输入玩了半宿王者荣耀,转头一想不对啊,这个对话太暧昧了,他打听这些干什么?

难不成想搞点禁忌之恋,跟已婚妇女玩婚外情吗?

做人得有底线呀!

我豁出脸皮回复:「我老公昨天晚上出差回来了,折腾了半宿。」

果然,对面消停了,静止了。

我悄咪咪偷看他,他低着头,死死盯着手机屏幕。

我以为这辈子跟他的聊天就该结束了时,手机又震了一下。

他:「那正好,把你老公约出来,我想认识一下。」

我:「你认识他干啥?」

他:「我们正好缺个摄影师拍广告。」

我:「他很贵的。」

他:「我不差钱。」

8

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什么叫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我枯坐在家里,仰天长叹,把我这辈子能想到的沾边不沾边的骂人的话都朝自己身上招呼了一遍,还是不解恨。

蠢啊,蠢得冒泡了你祝小双!

可日子还得过下去,工作也不能丢,甲方爸爸更不能随便得罪。

想办法圆谎吧。

先得找个老公。


我翻了一通朋友圈,只好向我唯一的好姐妹奥哥求助了。

奥哥听完我的请求后,噼里啪啦发来一连串夹杂着尖叫的语音。

「祝小双我就知道你早就不怀好心惦记老娘这完美无瑕又高贵纯洁的肉体了!」

他完美无瑕?他高贵纯洁?

就从去年开始算,他交的男朋友都是我所有拉过手的男性的五倍!

不瞒各位了,奥哥,本地著名交际花,我的好闺蜜,也是唯一拿得出手的「男性」朋友。

要不是除了他我找不到其他人,我才不请这尊佛。

最后,我忍痛同意送他一套辣妹儿,他才勉强答应帮我。

我以为找个假老公糊弄一下莫韬,找借口推了摄影师的工作,就算圆了谎。

可谎言就像滚雪球,只会越滚越大。

最后砸向了我自己。

9

我太知道奥哥的德行了,见莫韬之前,郑重跟他约法三章。

第一,换一个阳刚的造型,不许化妆,全身上下不许三个颜色以上。

第二,莫韬好歹大小也是个帅哥,见到他不许往上扑,给我留点面子。

第三,拒绝给他当摄影师,多少钱都不行。

奥哥答应的好好的,可在执行中,还是出了差错。

我们俩穿着情侣装,戴着淘宝买来的情侣假钻戒,挽着胳膊在莫韬面前大秀恩爱,正准备进入正题婉拒他时,奥哥看着手机惊呼一声:

「臭不要脸的!」

没等我问,他甩开我,大步走出去。

我跟对面的莫韬尴尬笑笑,追出去,在门口拉住奥哥。

然后,在门口服务员震惊的小表情下,我们进行了一段摧毁他三观的对话。

我:「你要去哪?」

他:「我老公跟别人开房去了,你说我去哪?」

我:「你跟你老公不是刚刚分手吗?」

他:「我就不能有新老公吗?」

我:「可你现在是我老公啊!」

他:「哎呀呀呀呀呀,你可别念绕口令了!」

他扬长而去。

我坐回去,灵魂已经不在了。

莫韬嘴里慢条斯理嚼着一块咕咾肉,斜着眼睛观察着我,半晌后才说话。

「你老公就这么扔下你走了?」

「害!你也看到了,我们两口子都不太正常,你就别用他了。」

他居然点了点头。

10

路有点远,莫韬开车送我回家。

一路上我们没什么话聊,为了缓解尴尬,他打开音乐电台。

然后猝不及防的,好死不死的,电台里居然在播放那首歌。

那首属于我和莫韬的歌。

我还记得在那个春天的夜晚,我们最后美好的日子里,他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给我弹吉他。

唱到高潮处,我钻到他怀里,他抱着我,手指缠绕在我的手上,一拨一弹,教我弹吉他唱歌。

我唱得荒腔走板,却有一股温柔又暧昧的暖流顺着手指蔓延到心底。

我被巨大的回忆紧紧包裹着,陷入其中,再回想起今天这一出离谱的闹剧,突然伤感起来。

到底为什么,我们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呢?

为什么一见到他,我就又开始患得患失呢?

为什么一见到他,我就谎话连篇逞强好胜呢?

为什么过了这么久,他还是能搅乱我的生活呢?

就在我闷头质问自己时,突然,一个急刹车,莫韬把车停在路边。

然后他手指轻轻一按,关了音乐。

我转过头,发现他也在紧紧盯着我。

他微微蹙着眉,抿紧嘴唇,我向上一瞥,看到他早就已经红了眼眶。

在狭小的空间内,他就这样看着我,极力控制着什么,喉咙一上一下。

是我先恢复了理智。

匆忙拿起包,下了车。


11

可走到家门口才发现,家里钥匙落在莫韬车里了。

这个情绪下,我不敢给他打电话询问,就慢吞吞在小区里绕弯。

就在绕到小区门口时,突然的,看到莫韬不知何时站在那里。

他身姿挺拔,脸埋在阴影下,看了我一会,才慢悠悠抬起手,晃了晃手中的钥匙。

我走过去,想伸手拿钥匙。

他却故意躲了一下。

我踮起脚再去够,他又向后退了一下。

我看着他,这回在路灯下看清了他的表情,这家伙居然在笑。

好笑吗?

有什么可笑的?

还真拿我当个笑话了?

我也不知怎么突然一肚子委屈,赌气一样地转身就走,心想着大不了我找个开锁师傅破门而入。

可刚扭头,他反手一扣,握住了我的手腕。

我挣脱了一下,他却握得更紧了,然后,手指缓缓缠绕进来。

就像当年他抱着我教我弹吉他一样,手指一勾,就唤醒了我体内藏着的暖流。

要了命了。

那一刻,说不明白他什么意思是假的,成年男女这点小心思彼此心知肚明,何况是前任呢。

说没有冲动也是假的,我摊牌了,我恨不得当场把他拽上楼,按在床上。

可我不能这么做。

我们之间还有巨大的鸿沟和裂缝,我怕我又会摔到深渊里去。

于是我用最后的理智,仰头对他说:

「我有老公的。」

他低头看着我:「我知道。」

我:「那能把钥匙还给我吗?」

他:「那能出个轨吗?」

12

「……」

「……」

「你刚才说什么?风太大了,我没听见。」

「有风吗刚才?」

「啊,难道我耳朵也不中用了吗?」

「……」

「我得回去吃药了。」

最后,在莫韬强忍着的笑意里,我夺回钥匙,低着头溜了回去。

这是什么情况?发生了什么?

就算摆明了我老公对我不好,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调戏已婚妇女啊!

可我这暗搓搓的甜蜜又是怎么回事?


回家后,嘴角的笑容就没掉下去过。

祝小双你完了,你就要沉沦在不道德的禁忌之恋边缘了!

可我好歹从小就是个模范三好生,不行,必须及时掐灭这种危险信号。

可偏偏这时候,微信一震,又是莫韬。

「我到家了。」

他到不到家,为什么要跟我说一声?

谁想知道?

「那早点睡吧。」

唉?我为什么还要回复他?

「嗯,晚安,明天见。」

他秒回。

13

不是明天见,接下来的日子,几乎天天见。

广告的策划案通过了,接下来是紧锣密鼓的执行阶段,莫韬是司令,我是个小杂碎。

他倒是再没有提起那天晚上的话题,我们的交流也是在工作范围之内。

但不知为啥,我总觉得他有点假公济私的意思。

「祝小双,你明天跟我去一趟上海,面试模特。」

「祝小双,晚上加班你也留下。什么?路太远了?那下班我送你。」

「祝小双,你这吃的什么垃圾食品,走中午跟我吃。」

「一会其他人去仓库搬样品,祝小双你跟我去开个会。」

忍不了了,我决定要反抗!

「那个,莫总,我能不能提个要求。」我弱弱举手。

「你说。」

「我能不能也去仓库搬样品,我有把子力气的。」

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得不同意了。

可到了仓库才发现,所谓的样品都是家具家电,而且每个人都分好了搬运的区域。

从中午到傍晚,其他人都干完活走了,只剩我一人对着小半仓库的货哀叹。

这帮平时油头粉面人模狗样的男人,没一个有绅士精神的!

这时,我突然看到一个瘦高身影,一闪身钻进我的仓库。

是莫韬。

他挽起衬衫袖口,转头看着我,在仓库暖白的灯光下极为好看。

我一直觉得他长得很像一个外国明星,演漫威电影的,叫什么来着……

「愣着干嘛,过来帮忙啊。」

「哦。」

我三两下过去,跑进仓库,可脑子里想着那个漫威明星,一阵短路,突然按了一下门口的按钮。

滴——咚!

仓库门从外面关上了。

不,准确说是锁上了。

我们俩,被锁在里面了!

14

「你是不是故意的?」

「才不是!」

「那你笑什么?」

「那我不笑了。」

我收敛起来礼貌性的微笑,本来想着缓解尴尬,结果反而整得不自然了。

偷偷瞄了一眼手机时钟,我们给仓库的管理员打电话求助,但对方要半小时后才能来。

唉!怎么才过了五分钟!

感觉明明已经快半小时了啊!

进度条走快点啊!

太煎熬了!


「你好像瘦了。」

他突然开口,估计也是想化解尴尬,还是用这种女生之间最敷衍却有效的话题。

那我就把他也当成闺蜜,随便聊聊吧。

我:「是有点,胸都小了。」

他:「是吗,我没看出来。」

我:「害!以前就不大,现在更小了。」

他:「我没觉得啊。」

我:「啥?」

他:「反正我从来没嫌弃过。」

唉?不对!

这聊天走向不太对劲!

我得悬崖勒马!

15

我故作爽快:「什么大不大小不小的,我从来不在乎。」

他:「不可能。」

我:「真的!」

他:「大的小的能一样吗?」

我:「对我来说差不多。」

他:「你现在挺有经验的啊。」

我:「也还好。」

他声音突然提高了:「也还好?」

我:「就大的……小的……」

在我发出这两个声音时,同时看到对面莫韬一脸严肃的表情,瞬间领悟了。

想死。

想逃离这个星球。

可我连眼前这两平米的仓库都逃不出去!

还是闭嘴吧!

当初装傻胡诌的时候,为什么不说自己是个哑巴?!

此刻我感觉到李云龙就站在半空中,指着我痛心疾首地咆哮——

祝小双,你他娘的还真是个天才!

漫长的二十分钟,除了两个喘气的鼻孔,浑身上下所有的力气都用来熬时间了。

最后,我甚至开始倒计时。

如果仓库管理人员不及时来,我都能原地自爆。

从始至终,我都没再敢看莫韬一眼,当然,他也没再搭理我。

回家后,第二天,我就求小舅舅给我调岗,说啥也不参与莫韬的项目了。

我被安排当前台了。

16

我以为躲在办公室当前台了,这闹着玩似的缘分能放过我了。

然而,命运这个小妖精并没有放弃捉弄我。

这次,是因果报应来了。

有一天我刚洗完澡,准备睡觉的时候,突然消失了两周的莫韬又出现了。

他:「在吗?」

我:「在。」

他:「跟你说个事。」

我:「我准备睡觉了。」

他:「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的。」

我:「明天再说呢?」

他:「一定得现在。」

我:「好吧,你说吧。」

他:「你有点心理准备。」

我:「啊。」

他:「你挺住啊。」

我:「啊。」

他:「我好像看见你老公出轨了。」

我:「啊?」

17

午夜十二点,跟着前任去「抓奸」的天选之女,也没有几个了吧。

站在酒店大厅里时,我有一种站在马戏团舞台的错觉。

来吧,看吧,接下来到我登场了,我给大家献上一出保管值回票价的精彩大戏。

一路上,莫韬都在小心翼翼地跟我解释他发现的一切。

他看到我老公奥哥穿着酒店的睡袍,火急火燎地下楼,跑到旁边的便利店,买了一大堆各种生计用品,匆匆回去。

他本以为是我们小夫妻俩来这里是找找情趣,可偏偏刷到我新发的朋友圈。

我朋友圈里清清楚楚地写着,我花了一晚上的时间刷完了一个爆款美剧,甚至,还配上了在家看电视的图片。

如此一来,他就断定我老公是来会小情人的了。

可哪有什么小情人?

我才是那个小丑!

我借口留一点面子,让我一个人去房间敲门。

「可以,但我就站在走廊里。」他说。

「也没有这个必要吧……」我挣扎。

「我怕他们欺负你。」

唉,他也是好心。

我眼睛一闭,开始敲门。

来的路上我给奥哥打过电话发过信息了,他都没理我,以我对他的了解,这种时候他确实顾不上其他方面的社交。

敲了两下门,没人开。

我松了口气,转身就走。

「怎么了?」莫韬过来问。

「算了吧。」我低沉地说。

「那可不行!你要是没抓到证据,他不会承认的!」

「可没人开门啊。」

「你等着,你看我的!我去敲!」

说完,莫韬冲到门口,用力砸门。

「开门啊!开门!」

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敲傅文佩大门的雪姨,画面过于真实和震撼,以至于我都忘了去阻止他。

直到房门从里面打开,我看到莫韬惊愕的表情时,才回过神来。

我走过去,心里已经预料到了他看到了什么。

果然,顺着莫韬的目光,我看到一个只在腰间围了个小浴巾的肌肉壮汉,怒气冲冲地看着我们。

而壮汉身后,是我那个双手被拷在床尾,嘴里含着不可描述之物的「老公」。

18

「想开点吧。」

我和莫韬坐在便利店门口的马路牙子上,一人手里拿着一瓶啤酒,碰了碰。

他身旁有两个空瓶,而我旁边已经快攒了一沓了。

借着他「安慰」我的话,我又干掉一瓶。

其实我想喝醉,奈何酒量太好,要不就是这破啤酒是假的,现在脑子反而无比清醒。

这都叫什么事啊?

荒唐!

离谱!

绝绝子!

我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绝对能入选年度沙雕新闻了,搞不好还是屠榜的那种。

我又拿起一瓶啤酒,刚要打开,被旁边的人一把夺了过去。

「别喝了。」

「我喝不醉的。」

「那也别喝了。喝酒解决不了问题。」

「那什么能解决问题?」

他突然看着我,严肃了起来:「面对才能解决问题。」

我躲着他的目光,去抢啤酒。

他似乎有些生气了,一把扳过我的肩膀,逼我看着他。

「祝小双,你怎么总是这样呢?怎么总是逃避问题呢?」

他声音低下去:「过去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恍然间,我像是被点醒了一样,明白了一切。

我明白我为什么从他出现开始,就患得患失。

我明白为什么一见到他,就谎话连篇。

我明白我为什么逞强,为什么好斗,为什么不服输。

因为我还爱他!


所以他只要轻轻一勾手,一撩拨,我就几乎要投降了。

「好,那我不逃避了!」我下定了决定。

他眼睛一亮。

我做了一个深呼吸,正准备将心底的秘密全部说出来时,突然旁边响起一个清脆又娇媚的声音。

「韬哥?你怎么在这里?」

是一个穿着白色初恋裙的女孩,而且,看上去有点眼熟。

我还没想起来她是谁时,她又说了一句:「我在上面等了你半天了。」

她指了指身后的,我们刚才去「抓奸」的酒店。

19

我太笨了,我怎么没问一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酒店?

原来如此。

他在约了别人时,不小心看到我「老公」出轨的现场。

为了看我的笑话,不惜晾着人家姑娘,专门把我从被窝里拉起来看戏。

而这个姑娘,当她笑起来时,我突然想起她是谁了。

是我们大学学妹,学院院花,人称「学院路李若彤」的公认女神。

这也是当年造成我和莫韬分手的原因。

原来过了这么久,他们还在一起啊。

20

关于过去的事情,我很少提起,因为每次提起来,就痛到扯出一片骨血。

我和莫韬是大学同学,大二开始恋爱,毕业后我们又在同一个城市落脚,规划好了共同的未来。

可就在我准备带着他去见父母时,突然得知了他劈腿的消息。

起初我不相信,直到在一个小区见到莫韬和李若彤同进同出,我才不得不面对这个事实。

李若彤在学校时就公开追求过莫韬,两人甚至还约过几次会,看来是旧情复燃了。

当天晚上,我把他们在一起的照片发给莫韬,没等他解释,就收拾好行李离开了那个城市。

我了断了所有关系,与他再也没有任何牵绊。

既然这份感情已经变质了,索性就不要了。

既然对方想离开你,你留在原地也没有任何意义。

就像现在一样。

我拦下一辆出租车,立刻离开。

身后似乎有人喊了我的名字,我并没有听清楚。

21

「祝小双,能通个电话吗?」

回到家,我看到莫韬给我发送的信息,我没有回他。

还通什么电话?有这个必要吗?

是你想继续看我的笑话?还是让我继续吃你们的狗粮?

「祝小双,事情从始至终都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的。」

哼,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思?

再说了,我只是脑子不太好使,我又不瞎!

「祝小双,你这个胆小鬼!」

怎么地,还人身攻击了是吗?

我都敢在鬼屋当鬼,谁敢说我胆小!

一连串的信息我都没有回复,结果对话框仍然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

还没完没了了!

我索性一咬牙,把莫韬拖进了黑名单。

又屏蔽了他的电话。

又连夜搬到奥哥家躲几天。

清净了!

22

然而清净的日子并没有带给我快乐,我甚至比当年分手时还要消沉。

浑浑噩噩的过了两周后,我终于在奥哥劈头盖脸的辱骂中,肯出门去剪个头发。

可没想到,在理发店遇到了我最不想见到的人。

李若彤。

我正想悄悄溜走,却看到她身后钻出一个毛茸茸的小东西来。

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

莫非她跟莫韬孩子都有了?

那莫韬还假装单身,真是个渣男!

我犹疑之际,被李若彤发现了,她居然热情地拦住我,约我去旁边的星爸爸坐坐。

行吧,谁怕谁,去就去。

「孩子不是莫韬的。」

她倒是直截了当,进入主题。

「当年我也没有和莫韬在一起。」

你们都同居了,不算在一起算什么?

「那段时间,我遇到了点事情,莫韬师兄是在帮我。」

李若彤垂下头,又缓缓抬起,看似很艰难的样子。

「毕业之前,我被系主任性骚扰了,他甚至威胁我如果不听他的话,就不让我顺利毕业。你也知道,那时候的社会风气不比现在好,我说出去也不会有人帮我做主,反而会给我造成不好的影响。我一次,我痛苦到想自杀,是莫韬师兄救了我,他说他来帮我。」

我忽然想起当年学校传出来的风言风语,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

「莫韬师兄一面安抚我的情绪,一面与学校沟通。最后,是因为他的坚持,我才能顺利毕业,系主任才得到惩罚。」

「你看到我们共同出入的小区,确实是我家,那段时间我状态很差,他偶尔会来看我。但我不愿意别人知道这些事,毕竟是丑闻,所以求他保密,他才没有告诉你。」

「而我这次来找他,是因为我儿子。我儿子患有先天性脑膜炎,我拜托他帮我找这里的医生。孩子的爸爸,是指望不上的。」

「那天在酒店,我只是想请他吃个饭的。」

「对不起啊,让你误会了。」

我垂下头,使劲咬着星爸爸的吸管,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人家这么艰难,这么不易,我居然还争风吃醋的。

没有格局!

丢人!

「对了小双师姐,你知道莫韬师兄是为你才来这个城市的吗?」

就在我臊眉耷眼准备离开时,李若彤突然认真跟我说。

「为了我,不可能吧?」

「是真的,他一直在找你,大概半年前,他说他找到你了。」

「半年前?!」

「嗯,他说,你在一个密室鬼屋里当女鬼……」

23

我从星爸爸出来,绕着三环路迷迷瞪瞪足足走了快十公里,才想明白是怎么回事。

我被莫韬套路了!

他一早就知道那个女鬼是我!

我还从天而降吓唬他,我还假装弱智不认识他!

我甚至假装已婚,还找了个假老公!

他还将计就计,带着我去抓奸!

这狗东西!


我站在三环路边,拿出手机,把他从黑名单里放出来。

想了想,发了一个:「?」

随即,他回复:「?」

我:「你怎么没有删我?」

他:「等你回头找我。」

我:「我才不会回头找你!」

他:「那你现在在干嘛?」

我一愣,赶紧转移话题。

我:「我是来声讨你的!」

他:「声讨我什么?」

我:「你道德败坏,调戏已婚妇女!」

他:「我就调戏了。」

我:「你假公济私,利用工作撩妹!」

他:「我就撩了。」

我:「你,你还腹黑的利用别人!」

他:「我利用谁了?」

我:「我小舅舅!要不然你怎么会跟我相亲的?」

他:「这你就误会了,这可是你小舅舅的主意。我只跟他说了几句话,后面都是他安排的。」

我:「你说了什么?」

他:「真想知道?」

我:「快点说!」

他:「你来见我,我告诉你。」

24

又跟我来激将法,我怕过谁!

我来到约定地点时,莫韬已经等在那里了。

他抱着双手,依着广告牌,嘴角含着笑看着我。

死贱死贱的。

「说吧。」我站在他一步远的位置,对他说。

「你过来一点,我告诉你。」

我走近一小步:「快说!」

「再过来一点。」

「你到底说不说?」

「就一点。」

我叹口气,小小地挪了一小步。

他突然伸手,没怎么费力气,一把把我捞了过去。

他身体几乎没有动,只把我紧紧拥在怀里。

我抬起头怒视他,已经翻滚在喉咙里的一连骂人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堵了回去。

他吻了下来。

起初还带点试探,但很快就放肆起来。

我越想挣扎,他越是放肆。

这个满肚子坏水的混蛋,怎么我以前没发现他这么腹黑?

直到旁边传来路人的咳嗽声,他才松开我。


然而他并没有放掉我。

「还想不想知道了?」

他声音哑哑的,凝视着我。

「快说!」

我心想亲都亲了,不问出个答案我多亏。

「你跟我走,我就告诉你。」

「去哪里?」

「我家。」

说着他一瞥头,我才发现我们站在一个高档小区门口。

这狗东西!

但大家是了解我的,我这个人,最受不了激将法了。

「走就走!」

25

可一走进电梯,我就有点怂了。

与前任复合这种事,一般重蹈覆辙的可能性比较大。

「在我心里,我们从来都没有分开过。」他突然开口。

「什么?」我问。

「我当时跟你小舅舅说,在我心里,我和祝小双从来没有分开过。」

心里一暖是怎么回事?

「哪怕她走到天涯海角,我都会找到她。」

「哪怕她变胖了变丑了,我也一样爱她。」

「她要是爱上了别人,我就抢过来。」

「她要是结了婚,我就跟她出轨。」

「以后她在哪里,我就去哪里。」

「我们再也不要分开。」

「我要和祝小双一起,抓一辈子水母。」

完了,我忍不了了,我要哭了。


我突然想起来,因为我喜欢看《海绵宝宝》,羡慕海绵宝宝和派大星的感情,所以我和莫韬刚在一起时,官宣的文案就是这么写的:

『一起去抓水母吧』

没想到他还记得。

我主动走到他身边,握住他的手。

我们一起去抓一辈子水母吧!

电梯打开。

他牵着我的手,走出去。

对于未来,我内心无比坚定。

对于即将发生的事,又无比的期待。

坦白说,是期待好久了!

26

咳咳咳。

那个什么。

接下来该发生的事情全部都发生了。

想必大家也猜到了。

就挺那个什么的。

他挺那个什么的。

我也挺那个什么的。

反正就是无比的那个什么。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爱笑的美女运气都不会差

爱笑的美女运气都不会差

叫兽教授
2022-01-17 19:59:18
郑强教授谈老师不应该把个人利益放在第一位,网友热议:官威十足

郑强教授谈老师不应该把个人利益放在第一位,网友热议:官威十足

李老师讲最真教育
2022-01-17 23:17:31
小德又出现最新争议!网友爆料:遭驱逐出境后坐飞机依然没戴口罩

小德又出现最新争议!网友爆料:遭驱逐出境后坐飞机依然没戴口罩

8圈八一八
2022-01-19 20:19:37
赶上微信不是梦!数字人民币App下载量超2000万:快普及了

赶上微信不是梦!数字人民币App下载量超2000万:快普及了

雷科技
2022-01-17 19:06:05
佟丽娅的美是营销出来的?没有滤镜真的好黑啊,更谈不上气质

佟丽娅的美是营销出来的?没有滤镜真的好黑啊,更谈不上气质

潮流最in时尚
2022-01-15 18:58:29
新款雷克萨斯ES350配置曝光!造型优雅又大气,6双引擎后驱!

新款雷克萨斯ES350配置曝光!造型优雅又大气,6双引擎后驱!

新车指南
2022-01-19 19:40:32
被男伴冷落的红毯美人,杨幂尴尬到抠脚,看到倪妮:全网都心疼

被男伴冷落的红毯美人,杨幂尴尬到抠脚,看到倪妮:全网都心疼

天王音乐
2022-01-19 09:45:47
0-0!奇迹!女足劲敌逼平世界第1,水庆霞争冠遇挫,CCTV5直播

0-0!奇迹!女足劲敌逼平世界第1,水庆霞争冠遇挫,CCTV5直播

此刻新闻
2022-01-18 23:59:22
印度妈妈来深圳看望女儿,下飞机看到女儿就哭了:你咋变这样了?

印度妈妈来深圳看望女儿,下飞机看到女儿就哭了:你咋变这样了?

趣味爱生活
2022-01-19 09:15:22
松隆子:木村拓哉的意难平!嫁大16岁丑丈夫,如今比工藤静香漂亮

松隆子:木村拓哉的意难平!嫁大16岁丑丈夫,如今比工藤静香漂亮

吃瓜的旺仔
2022-01-18 20:36:20
“不务正业”却圈粉6千万,每天上网收入过亿,小杨哥到底啥背景

“不务正业”却圈粉6千万,每天上网收入过亿,小杨哥到底啥背景

北京逸轩文化
2022-01-19 09:45:34
蒋介石晚年日记坦言:丢掉江山不恨别人,真正的罪魁祸首是这2人

蒋介石晚年日记坦言:丢掉江山不恨别人,真正的罪魁祸首是这2人

家中生活百科
2022-01-16 02:28:11
前夫曾一天到晚折腾我,怀疑他身体有病离了,现后悔想复婚咋办?

前夫曾一天到晚折腾我,怀疑他身体有病离了,现后悔想复婚咋办?

心灵拯救大师
2022-01-17 17:41:58
古代没银行转账,皇帝如何给全国官方发工资?不得不佩服古人智慧

古代没银行转账,皇帝如何给全国官方发工资?不得不佩服古人智慧

过往烟窗
2022-01-17 11:38:46
虚荣的全球第一高楼:高829米却仅有585米可使用,其余全靠塔尖凑

虚荣的全球第一高楼:高829米却仅有585米可使用,其余全靠塔尖凑

硬核设计
2022-01-19 08:29:42
17岁男孩自称幼时被父母卖掉,寻亲成功又遭母亲拉黑:“放弃诉讼不代表原谅”

17岁男孩自称幼时被父母卖掉,寻亲成功又遭母亲拉黑:“放弃诉讼不代表原谅”

极目新闻
2022-01-18 23:23:21
首富做不成了?黄峥财富缩水2732亿,如今公司又惹上麻烦

首富做不成了?黄峥财富缩水2732亿,如今公司又惹上麻烦

厚金说
2022-01-18 19:11:17
跟前夫离婚我啥都没要,婆婆当时嘲笑我,几天过后婆婆跪下求复合

跟前夫离婚我啥都没要,婆婆当时嘲笑我,几天过后婆婆跪下求复合

超哥超有料
2022-01-18 11:16:01
吃辣对血糖的影响竟然这么大?你绝对想不到

吃辣对血糖的影响竟然这么大?你绝对想不到

治疗家
2022-01-19 16:15:36
27岁女老板出轨80多人,与情人偷情留下证据,因长得太漂亮被误杀

27岁女老板出轨80多人,与情人偷情留下证据,因长得太漂亮被误杀

科比打铁
2022-01-18 02:39:35
2022-01-20 01:02:44
艾娃勒
艾娃勒
读书破万卷 下笔如有神
313文章数 746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娱乐要闻

恭喜!周杰伦公布昆凌怀孕喜讯 喜迎三胎

头条要闻

天津高校成隔离点粗暴转运学生物品:开学核实后赔偿

头条要闻

天津高校成隔离点粗暴转运学生物品:开学核实后赔偿

体育要闻

罗体:若冬窗收不到合适报价,贝西诺乐意履行完合同然后离队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美国,要对阿里巴巴下手了?

汽车要闻

为碳中和愿景添砖加瓦 雷克萨斯两款新车首发

态度原创

艺术
时尚
家居
教育
健康

艺术要闻

《捕鱼图》,2个人1条船,专家估价超过2个亿

Gucci虎年用真老虎“蹭热点”引发争议

家居要闻

90后女生28岁辞职创业 把家打造成禁欲系美宅

教育要闻

“高中永远不会结束”为什么是真的?

如何识别流调电话?注意七点防诈骗!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