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我第2次放弃辽宁,去上海,10年了,才敢说出这个故事

0
分享至


01

我叫安安。

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恨许东明。

是2010年,在他的办公室。

许东明像块没有感情的石头,又硬又冰地说,你走吧,别闹了。再闹下去,我只会讨厌你。

真的好会伤害我啊。

我气得抓起手边的多肉,扔向他,你算个狗屁!轮得到你讨厌我!

我嘴上放着狠话,眼泪却不争气地流下来。

02

我家在辽宁一座小城,有江,有海。

冬不冷,夏不热。

2003年,我和许东明成了高中同学。

他是那种校服都要洗得干干净净,香喷喷的男生。说话冷冷的,和谁都有距离感。

刚开学的时候,我们女生都传他是贵公子什么的,家里肯定好有钱。

因为气质太好呀,说话还自带混响。

许东明是英语科代表,收作业的时候,有女生戏多,假装找不到,故意让他找上门。

他就一声不响地看着,眼神不急不躁,但能冻死人。

有一次,我是真找不着作业了,急得上蹿下跳。因为我们班主任就教英语嘛,不教会死人的。

然后,他等了半天,说,戏过了啊。

有一种人,成天一本正经,突然说句笑话,效果好得不得了。

当然,我也有个毛病,一紧张就想笑。

于是两项合一,我“哈哈哈”地笑起来了。

许东明用一种看神经病似的眼神看着我说,交不上作业这么好笑吗?

结果,我笑得更嘹亮了。

后来闺蜜嫌弃地说,尴尬得都不想认识你。

03

高二分班,很幸运的,我和许东明还是一个班。

有关他的家庭情况,也多少知道了。当然不是公子哥,可也没想到那么差。

他爸以前是电影院放电影的。

2000年,电影院倒闭,下岗了。他家邻居是个朝鲜族,他爸就跟人家学腌咸菜。

狗宝了,辣白菜了,小乳瓜什么的,之后开了一个小摊子。

我和闺蜜悄悄去买过,味道挺正宗的。

他妈肾不好。那时候还不太严重,隔段时间要住院。

我小姨是学医的,毕业在市医院实习。

有一次,我去医院找小姨,路过病房的时候,看见了许东明。

他妈刚吃完饭,许东明拿着手巾,给她擦汗。很简单的举动,又自然,又贴心。

一瞬间觉得这个男孩子真好啊。

表里如一的好。

我小姨刚好路过,拍拍我的背,轻声说,怎么着,喜欢上人家了?

我的脸一下红了。

小姨啧啧地说,孩子是好孩子,你喜欢不起。

04

肾病就是这样,不能治愈,只有延缓。

到最后,就是靠钱续命。

小姨这些事看多了。可对于没受过现实毒打的少女来说,谁会在意这些?

反倒觉得他好可怜,好想关爱他。

后来学校举办辩论赛。我和他都进了辩论队。每天下午后两节,会在一起做训练。

许东明是四辩。因为要照顾家里,他没什么时间准备材料。这下我就有了机会献殷勤。

我俩的关系因此拉近了。

休息的时间,会在一起聊天。放学也会一起走。

慢慢地,友情之上长出了爱情的嫩芽。

我也是第一次发现自己原来只是嘴上能咋呼。

天天和闺蜜说调戏这个,调戏那个,真的在自己喜欢的男生面前,屁都不敢放。

05

十月,爱国月。学校组织去“断桥”。

不是杭州记录许仙白娘子爱恨情仇的那一座,是我们那里的“断桥”,横跨在鸭绿江上。

男生上桥的时候,高唱“雄赳赳,气昂昂”。傻气十足,但意气风发。

我和许东明依着断桥头的围栏站着,看对岸风景。

其实这桥有一段时间改名叫“端桥”来着,好像是上海的一个教授提议的,但后来又改回来了。

我说,叫端桥多好听啊,干嘛改回来。

许东明一本正经地说,历史不能粉饰。真正发生过的事,难看也要记着。

我觉得他说得挺对的。

回去的路上,我单独叫住他,说,我……也不能粉饰了。我喜欢你这件事已经发生了,我得告诉你。

我当时老紧张了,想掉头跑掉算了,可两腿钉在那里又不能动地方。

许东明仿佛按了暂停键一般,等了万年之久,终于开口了。

他说,我好像也喜欢上你了。

06

世界上最美好的事,就是我喜欢他,他又恰好喜欢我。

我们就这样开始了。

拉下手,抱一下,简简单单,却足够脸热心跳。

那段时间,他妈身体挺好的,每天陪着他爸出摊,干不了什么重活,但可以收钱记账。

他家里常常没人。

周末,我会去找他玩。他家有台影碟机,我们会租一大堆VCD回来看。

好多好多的港片港剧都是在他家看的。最爱《寻秦记》和《我和僵尸有个约会》了。我爱黑古的不羁,他爱马小玲的长腿。

有时候觉得,自己的爱情都是在电视剧里学会的。

所谓情深,所谓亲昵,全都现学现卖。

我和许东明就是看了况天佑吻马小玲才真正接吻的。低暗的小客厅里,他吻了我。

激动甘甜。

一辈子忘不了他骨节分明的手,抚摸我的头发与脸颊。

我仰着头,傻了吧唧地问,我不会怀孩子吧?

他微微地笑,说,闭嘴,以后这个时候,要少说话。

然后,我他妈的又犯病了,哈哈哈地笑起来了。

07

许东明说我是气氛杀手。

多浪漫的氛围都能被我破坏掉,可这是从小的毛病啊。

我们就这样半浪漫,半哈哈地走过年少时光。

后来高考,他的成绩一般,去了大连。而我呢,发挥极好,去了上海。

人生的第一道分水岭,就这么来了。

其实我本来也想去大连的,就算不同学校,至少在一个城市。

可一是我家里不同意,二是许东明也反对。

他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真爱还怕分开吗?这算是考验了。

他总是好有道理,让我无法反驳。

然而去了上海,我就后悔了。

气候我就不适应,每天就像睡在浴室里,到处都是粘腻腻的潮。

吃也吃不好,除了生煎小笼,没有爱吃的。每道菜都像倒了一罐子糖。

闺蜜留在老家,羡慕地说,大上海,多热闹。

可是,我在松江啊。2006年的松江,仿佛住在旷野的小镇上。什么繁华,什么时尚,和我有什么关系?传说中的迪士尼还只是一张图。

晚上,忍不住和许东明在Q上哭。

真的太远了。

所有的爱都鞭长莫及。

08

后来,就到了12月。

冷下来的上海,更凶残。温暖的被窝都变得又冷又冰。

还好和同学相处得蛮好,渐渐抵消了对家的想念。

元旦的时候,和室友去市区玩。四个人,除了我都带了男朋友。

心里多少有些失落。

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有个男的,坐在我旁边。我一扭头,男的说,瞅啥瞅,没见过你男朋友啊。

没错啦,就是许东明。

他前一天晚上就到了,竟然和室友串通起来欺骗我。

没有动车的年代,这样浪漫的惊喜,好珍贵啊。

许东明是坐了20多个小时硬座过来的,下车找了小旅馆,梳洗打扮才来见我。

不愧是他。

我们一起跨了年,吃了节俭的大餐。晚上,扔下姐妹,去了他的小旅馆。

好笃定一辈子就是他了,没有一丝疑惑。

那一夜,总记得他问我疼不疼,小心翼翼的,像呵护一件心爱的瓷器。

第二天,我躺在他怀里,不想起来。

窗帘拉着,暗暗的,只有一条明亮的阳光泄进来。

我采访他,有什么感想。

他说,好怕啊。

我有点气,怕什么,要怕也是我怕吧?

他说,好怕你突然哈哈笑起来,把我笑软了。

我要被他气死了,可真的就哈哈地笑起来。

09

大学四年,好多异地恋的同学,都死于距离。

可我和许东明却一直缠绵恩爱。

大三的时候,和家里说了许东明。爸妈没明确说同意,也没有反对。只说有机会见见。

真的见面,是毕业后了。

同学们都想尽办法留在上海,我一拿到毕业证就立马回了老家。

同学说我,只知道老公孩子热炕头。

可我就是胸无大志的姑娘啊,受不了太紧张的工作,受不了太重的压力。

许东明毕业后,进了我们那边一个股份制国企,待遇还挺好的。我进了本地银行做柜员。

应该是11年的中秋吧。

我带许东明正式见了父母。许东明一表人才,我爸妈都很喜欢。

那天吃饭,我小姨也去了。虽然她不在原来的医院上班,但一眼就认出了许东明。

饭桌上,她没说什么,但饭后,私下问我,你知道许东明他妈现在什么情况了吗,我记得那时候就不太乐观了吧?

我说,管那么多呢,我又不是嫁给她妈。

10

其实,有关许东明妈妈的病情,我是知道的。

状态已经不太好了,每周三次透析。基本上,只有换肾这条路可走。

钱就是个问题。许东明刚刚工作,哪有积蓄。另一方面,就算有钱,也要等机会。

我和爸妈那里当然是没全说,只说他妈身体不好,在家养着,一直没上班。他爸那两年还行。

好像是《阿凡达》火了之后,电影院又起来了。他爸爸又找到放电影的工作。

说实话,我们这边,不太看重彩礼。主要还是看男孩子可不可靠。

知道许东明进了国企,我爸还是相当满意的。我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可一个星期之后,许东明突然约我见面。

他口气特别不好,冷冰冰的。我忐忑不安地去找他。

他说,咱俩分吧。我不想耽误你。

我当时就傻了。

我说,问斩也要给个理由吧?

他说,我妈情况不太好了。我不想拖累你。

我当时眼泪就下来了。我和他,这么多年,如果怕拖累,早就分开了,用得着等到现在吗?

我不答应,问他是不是喜欢上别人了,怎么突然就要分手。我不能接受。

后来,他被我逼急了,说,你小姨来过了。结婚不是恋爱,不只是咱们两个人的事。好聚好散吧!

11

原来我小姨到底背着我,把许东明妈妈的事说了。

我爸觉得从我嘴里问不出实情,就让小姨去原来的医院打听打听情况。

结果,许东明她妈正好在住院,见到了。他们家人一根肠子的,有什么说什么。

我去问小姨,和他们家说什么了。小姨说她什么也没说,就是想了解一下病情。

她还说,小伙子不错,愿意主动分。他妈情况好的话,还能熬个十几二十年,苦的是你们。

她劝我接受分手,体谅许东明的用心良苦。

我当时心疼得都要裂开了。晚上,睡3个小时就醒过来,坐在床上嚎啕大哭。

吓得爸妈半夜跑过来哄我。

许家的情况他们都知道了,自然反对我嫁的。

我妈抱着我说,安安,你看看你,还像小孩子一样。你真要嫁给他,也是拖累。人家照顾妈妈还照顾不过来,还要照顾你。

我哭着说,我能照顾她妈的。

我妈也哭了。她抱着我说,傻姑娘,妈哪舍得你去伺候人呦。

第二天,我在QQ上给许东明留言说,我知道你爱我。只要你一句话,我现在就搬去你家,做你媳妇。

他隔了一天,才回复。

只发来一段小视频。应该是“断桥”,看不见他的脸。他手里拿着个红色的戒盒,打开,是一对黄澄澄的金戒指。

我刚以为,他会叫我过去,给我戴上。可他却合上盖子,用力扔进平静安详的鸭绿江。

我直接找去许东明的单位,指着他骂,拿桌子绿植砸了他。

他头上流了血,嘴上却轻描淡写地问,满意了吗?满意就回去吧。

我觉得,那是我一生中的奇耻大辱。

那么多人看着我,像个神经病。

其实,我只是爱他,只是想和他共同面对困难。

可他不给我机会。

12

许多年后,再想起那一天,我会问是不是太鲁莽了,亲手掐死了最后的希望。

可有时又会觉得,许东明这个家伙,太了解我了。

他明白如何刺激我,才会让我和他恩断义绝。

他知道,但凡露出一丝可怜,我都不会死心。

只有嘲弄与冷漠,才会让我硬下心和他分。

2012年,我辞职,去了上海。那边的同学搞电商,需要人手。

别人都说我疯了,只有我自己知道,再住下去,才真的要疯了。

这座江边小城,有太多我和许东明的回忆。我不能吃烧烤,不能看电影,不能逛街,我甚至看到小姨都会想起他。

恋爱可以一刀两断,但爱过就有余温,随时引发阵痛。

我每天装作若无其事,其实心里疼得无法呼吸。

我是逃去上海的。

走的那天,爸妈都来送我。他们让我去试试,不行就赶紧回来。

可我有一种感觉,我回不来了。

即便我不喜欢上海,可能也要永远留在那里。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把我找回来。但他对我,冷若冰霜。

13

2013年末,朋友的公司撑不下去了。

创业不易,吃散伙饭的时候,有位男领导喝多了,拉着我嚎啕大哭。

当时没在意,第二天清醒了才想,那么多人,干嘛拉着我呢。

意思很明显。

他叫吴庆,家在浙江农村。

人瘦瘦的,个子也不太高。时年27岁,做物流做了许多年,是朋友电商公司的股东。

其实14年,春节之后回沪,心里就有点打退堂鼓了。

一是爸妈催我回家。二是觉得再干也没什么前途。

当然,最重要的,是感觉自己对感情好像是放下了。

可能是成熟了,可能是忘记了。就算路过高中母校,心脏也不会碎成渣。

吴庆约我吃饭的时候,我说了自己的想法。他劝我留下来,说上海的各种好。

我开玩笑,留下来你养我啊?

说完就警觉失言了,果然,吴庆顺杆爬上来,说,行啊。

14

吴庆是那种江南山水养出的男人,又温柔,又含蓄。

如果给他穿上青衫长袍,会像是梁思成那样的人物。不像许东明,肯定是个说相声的。

我和吴庆没有浓情,只有青山绿水,淡墨写意。

他在上海有房子。父母买的。带我去他老家玩过一次。小小震撼。

江浙农村之富裕,真不是吹的。

我问他条件这么好,怎么会没有女朋友?他说,当然有过啊。可是如果以条件为前提去谈恋爱,就要接受一个事实,这个世界上,比你条件好的人,实在太多了。

不愧是他,把女朋友攀高枝,戴绿帽总结得这么文艺有哲理。

是的,他的前任劈腿了。

后来,一个周末,我们喝酒。吴庆也问起我为什么一直没恋爱。毕竟二十六七了。

我借着酒劲说了自己和许东明。

吴庆听完,客观地给我分析。许东明也不见得是不爱,但男人是要现实些,会想生活,会想能不能给女人好的未来。

他说,安安,你不必恨他的。他只是不想拖累你。

多好的男人啊,还帮前情敌说话。

我就说,拖累又不是现在才有的。我从认识他起,他妈就病了。再说了,我小姨发誓什么都没说,就是问了问病情,还嘱咐她妈好好养身体。怎么突然变脸非要和我分呢!

吴庆推了推眼镜,柯南似的说了一句话。

也许,他只是信口一提。

但我听完,心里惊起一串我草!

一切仿佛都合理了。

许东明的反常,以及他的决绝,都有了合适的理由。

15

那天晚上,我犹豫再三,给小姨在微信上留了言。

我问,你知道许东明他们家现在的情况不?

小姨回,还好吧。好像。

这个倒装句就有点意思了。为什么要补个不确定呢?

说明她就是知道呀。

我一个视频追过去,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别骗我啊!

我小姨这个憨憨,看着我的眼睛,说不出假话。她咂了咂嘴说,算了,就告诉你吧。东明那小子就没和我们断了联系。

晴天霹雳好像都不足以形容我当时的心情。

头顶有轰隆隆的巨响和蘑菇云,缓缓扩散。

他们怎么还会有联系,许东明这个家伙到底在干什么?

我的世界一片混乱。


01

我和占东离婚的事,一直没和家里人说。

一个人签协议,找住处。忙忙碌碌,好像也顾及不到悲伤。

重回单身,没有想象中那么艰难。生活中少了一个人,反倒会轻松许多。

也许,我们吵得太久了,久到逃离就是一种幸福。

只是,夜里闲下来的时候,看着身旁熟睡的孩子,心里会有些难过。

毕竟是母亲,总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儿子。

四岁,就要懵懵懂懂面对父母的争吵、冷战、分离。再怎么弥补,都是一种伤害。

那天晚上,我刚安顿孩子睡下,门铃就响了。

我隔着猫眼向外看,没想到是我爸。

他微微欠着身,风尘仆仆地提着一袋苹果。

我不想让他进来,可他站在门口,一遍一遍地敲。

九点多了,我怕吵到邻居,只好打开了门。

02

我不想见的原因很简单。

他脚还没迈进屋,就嚷嚷开了。

“离婚这么大的事,怎么不和我说呢?换了电话也不告诉我。租房子住干啥呢?搬回去不就行了。早说那个人不行,靠不住的,你不听,现在后悔了吧……”

我不说话,一直听着。

我爸还是从前的性格,喜欢自以为是,自说自话。

激动就燃一支烟,吞云吐雾的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爸拉起我的手说,走吧,跟我回家住吧。

他的手,粗拉拉地划着我的手背,好像这辈子没有温柔过。

我硬生生地抽出来,对他说,如果你是来证明当初你有多正确,那已经证明了。但我要告诉你,我一点都不后悔。我离婚不告诉你,就是不想让你来。你快走吧。

我爸听完我的话愣住了。

他推着自行车,在这一片小区整整找了三天才找到这里。

他大概不太相信自己的女儿,会这么直接地让他离开。

但我坚持拉开房门,任它敞开着。

我爸叹了口气走了。

关上房门的那一刻,我有种感觉,当初那么义无反顾的嫁给占东,也许只是想要离开他。

忽然我爸又敲起门,说:李慧,苹果,我给你买的苹果还没放下呢!

但我没有开门,只是对着“猫眼”大声地说,不用了,我早就不爱吃苹果了。

03

我爸在门口站了一会才走的。

我在“猫眼”里悄悄地看他。

在那个凸面的圆孔中,他的背有点驼,一个人蹒跚下楼的样子,已经像个真正的老人了。

有一瞬间懊悔自己的无情。

可也只是一瞬间。

我已经33岁了,结婚、离婚、做了4岁孩子的母亲。

再也不想听任何人数落我。

我只是想带着孩子,一个人安安静静的生活。

即便拮据,即便劳累,但“安静”这个词,对我很重要。

夜里睡不着,我坐在台灯下整理孩子的影集,也翻到一些自己的老照片。

那时的我,总喜欢歪着头,咧嘴微笑。

我爸告诉我,那是我妈最喜欢的表情。

其实,我对我妈没什么印象。我三岁的时候,她就胃癌病逝了。

按说,我爸一手把我带大,我应该很爱他。

可是,他却是我这辈子最想逃离的人。

04

我爸是个优秀的钢厂工人,但不是那种既当妈又当爹的男人。

他在厂里勤奋,回家什么都不管。

动不动就是男人哪会干这些。

记得小时候,厂里领导很关心他,给他介绍对象。人家女同志上门看了一眼就吓跑了。

太邋遢了。

因为梳不好辫子,我从没留过长发。因为洗不白衣服,我的童年永远都是耐脏的黑、蓝、灰。

当然,还有那些简单方便的干面包早餐,速食面午饭……

忘不了上小学的第一天,同桌举手告老师,说我太臭了,不要和我坐一起。

全班哄堂大笑。

那是我一次知道,身上有自己察觉不到的味道。

因为我从小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习惯了,闻不出。

当我哭着回家和我爸说白天的委屈,他躺在床上只说了一句,我都累了一天了,你就凑合凑合吧。

我就是从那时起,开始学会洗衣,梳头,做饭。

为了不被同学笑,为了不想永远地“凑合”下去。

05

说实话,如果我爸只是邋遢,只是懒,我不会这么想远离他。

他身上的粗鲁与野蛮,才是最难以忍受的。

对所谓的教育,就是给我两巴掌,骂一堆难听的话。

可能厂里的机器噪音太大了吧,不论在哪里都要大声嚷嚷。

特别不喜欢和他去任何公共场所。

我提醒他小点声,他却觉得已经很小了,男人就应该粗声大气。

永远忘不了高一那一年。

有个男生喜欢我,给我送了情书。结果,被班主任发现了,班主任找了两边的家长。

本来是在办公室,私下和他们谈的。

结果,我爸一听就火了,气哼哼找到教室,上来就给了我两巴掌,骂我不省心。

正是十五六岁要面子的年纪,在全班师生面前,在暗恋我的男孩子面前,我所有的脸面都丢光了。

我一下子失控了。多少年积压的怨忿,喷出来。

我把所有的书本砸在他头上,一边哭一边打。

所有人都惊呆了。

包括我爸爸,包括我自己。

06

从那之后,我就变了。

在学校里永远抬不起头。

再也没有男孩子给我写过情书,我的学习一落千丈。

以前还是中游,后来就跟不上了。

我爸从那次之后,再没打过我。

但我们之间,变得越来越冷漠。

高中毕业,我就工作了。在一家服装店做店员。

谈过几次恋爱,最长不过一年。

后来,我遇到了占东。

那一年,我25岁。他是学画画的,在我们工作的门店上面,开了家教孩子画画的工作室。

有时我觉得自己之所以爱上占东,只有一个理由,因为他是我爸的反面。

体贴,细致,说话温文尔雅。

我爸见占东的第一面,就对我说,你不要和他好,小白脸,不像个男人,没担当。

可我觉得,这仿佛是一种表扬。

认识占东不到半年,我就嫁了,以一种逃离的姿势,离开了我爸。

07

我和占东的恩怨不想细说,双方都有原因,主要还是性格不合。

我们有过恩爱,但最后一年,几乎只有争吵。

我们一致觉得,离婚对孩子更好。

其实,一个人带孩子,也没我想的那么难。

毕竟可以上幼儿园了。

周五下班,我去幼儿园接孩子,很远就听见门口的争吵声。

竟然是我爸。

他扯着他的粗大嗓门说,我外孙都说我是他姥爷了,你们凭什么不让我接走。

我红着脸,一边向老师道歉,一边拉住他说,幼儿园的规矩都是认卡不认人的,没有接送卡,谁接也不行。

可我爸非但不停下来,反而更理直气壮地对老师说,这是什么规矩,要是卡被人贩子偷了,你们就把孩子送给人贩子吗……

我不想在孩子和老师面前发脾气,但我实在忍不下。

我大声喊着,你能不能不说了!你以为自己这样就是爱孩子吗?你为什么非让我丢脸才高兴!

08

有时,我真的不是不想缓和关系。

但只要和我爸爸在一起,他总能有办法让我丢脸。

我带儿子转身走了,顾不得身后错愕的老师。

我爸从后面追上来说,李慧,你看,又生气了。我这不是看你忙,想接外孙出去玩玩,让你轻松一下嘛。

我收住脚步,郑重地对他说,“我谢谢你,请你以后不要再去接孩子了。知道吗?因为你,我从小到大都要挨老师的白眼,同学嘲笑。我从来都不喜欢让你给我开家长会,不是我学习不好,而是我不想让别人看见你。

你不是问我为什么离婚了也不搬回去吗?因为我不想我孩子的童年和我一样,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

这一番话,在我心里憋了很久。

我从来没有勇气这样明明白白的告诉他。

其实一个单亲的家庭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孩子唯一的亲人不能担当自己应尽的责任。

那天我爸很认真地问我说,你觉得我做父亲真的那么差劲吗?

我回答,凑合吧。

是的,我就是在他的凑合中长大。我也只能给他这样的评价。

09

从那天起,我再没见到我爸。

生活如我所愿,平稳安静。

转眼六月,临近父亲节,儿子从幼儿园带回来一个问题。

他说,别的小朋友,都在为爸爸准备礼物了,我可以吗?

儿子的神情,带着乞求和胆怯。

我说,当然可以了,不论妈妈和爸爸在不在一起,他也永远是你的爸爸啊。

那天儿子高兴地抱住我,亲我的面颊。

他又问我,妈妈,姥爷是你的爸爸对不对,那你给他准备什么礼物了?

那一刻,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我忽然想起“孩子是父母的镜子”这句话,不敢再说下去。

儿子在一旁学着大人的样子,拍着我的手臂说,妈妈,你不乖哦。

我突然接不上话。

我发现自从儿子学了拼音,开始有秘密了。

每天从幼儿园回家后,总是神秘兮兮地拿着铅笔,在小本子图图画画。

偶尔探出头,问我“行”怎么拼,“梦”怎么拼。

最后还要特别神气地抱着本子,走到我的面前说,这是我的日记,都是我的秘密哦,你不能偷看。

一个幼儿园中班的小朋友能有什么秘密呢?

无非是多吃了块排骨,或是谁拿了他的玩具。

大概捡到一颗玻璃球,也要煞有介事的成为最重大的秘密吧。

10

占东每周都会来看孩子。

我们说好的,共同抚养。但他越是周末越忙,只能是晚上。

没了婚姻的牵扯,两个人反倒没了争吵的理由。相处还蛮平和的。

有时候儿子睡了,占东也坐一会,和我说些闲话。

有一次,他发现了儿子的日记,翻起来拼。

我说,你别看,尊重一下孩子行不行。

占东却笑了。

他站起身把日记塞进我手里说,我走了,这本,你应该看看。

看儿子的日记比较费神,要一个一个拼出来,而且有一半都是错的,要靠猜。

但是,里面出现了一个重要的人物,我还是看懂了。

就是他的姥爷,我的爸爸。

原来那几个月,他一直在幼儿园帮忙,成了全园最受欢迎的老爷爷。

第二天,我提早去了幼儿园。

站在活动室的窗子外面,我看见了我爸。画着红色的脸颊,戴着头饰。

那时冬奥会的吉祥物刚出来。

老师是冰墩墩,他是雪融融。

他大概是史上年纪最大的吉祥物了吧,但依然神气活现地在一群孩子中间跳来跳去。

我爸转身的时候,忽然就看见了我。

一下就紧张了。

那个曾经呼来喝去的炼钢汉子,眼睛里的不安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11

园长说,我爸是来应聘保洁的。

那么大岁数,天天在大门口等着求她。她实在不忍心了。

我爸干工作还是挺利索的。每天忙完了,就跟着我儿子的班做做活动。

他嘱咐我儿子,千万别告诉我。

那天,我提前接儿子回家了。

我把儿子放在自行车的后座,慢慢地推着。

我爸闷声不响地走在一旁,胡乱擦过的红脸蛋还在,印在纵横交错的皱纹里。

我们走了一会儿,他忽然说,李慧,爸是个粗人,一直都不知道我让你这么难堪。现在能弥补的也就在外孙身上了。你就不要和我生气了。

我从没想过,我爸会为了我的一句话,这样用心良苦。

六十几岁的人,低声下气,折了钢骨,求那些被他骂过的老师让他在幼儿园帮忙。

他不在乎别的了,他只想把在女儿身上亏欠的,还在他外孙的身上。

我爸见我不吱声,一个人跨上车子要走了。

我忙说,爸,你还没吃过我做的饺子吧。我今天和你回家包吧。

我爸不敢相信地从车子上跳下来,断断续续地只会说一个“好”。

只有后座的儿子开心的叫着,太好了,要去姥爷家吃饭了!

12

都说隔代亲。

我觉得,有时可能是因为父母对子女犯过一些错误,很难发觉,很难挽回,所以把那种亏欠,都补在了下一代身上。

去年疫情,我这边还挺严重的。

很庆幸,我还是跟儿子搬了回去,和我爸一起生活。

彼此关怀,彼此照应,度过了最难熬的时间。

我们小区开禁那天,好多人跑出来放炮。

过年一样。

我和我爸站在阳台上,看热闹。我爸说,好像过年啊。

我说,好想过年啊。

我爸用他粗粗的大手拉住了我,一时间,百感交集,我们都哭了。

又是父亲节。

儿子提前一周就在为占东准备父亲节礼物,他问我,你给你爸准备了吗?

我和我爸都被他逗乐了。

所有的爸爸,都是第一次当爸爸。因为不知道怎么当爸爸,所以可能在爱你的路上有过不合格。但请相信,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男人不求回报的爱你。

父亲节快乐!

愿天下所有父亲,平安喜乐,健康长寿。你陪我长大,我陪你变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霸气!中国继续扩大金牌榜优势,日本前三恐不保,3大项目传喜讯

霸气!中国继续扩大金牌榜优势,日本前三恐不保,3大项目传喜讯

吾爱女排
2021-08-01 23:55:04
常州人速度扩散!紧急寻人,速上报

常州人速度扩散!紧急寻人,速上报

中吴网
2021-08-02 03:24:38
悲痛!暑假又有几名学生自杀!致家长:请不要再以各种名义给孩子配手机了!

悲痛!暑假又有几名学生自杀!致家长:请不要再以各种名义给孩子配手机了!

换个角度谈教育
2021-08-01 13:37:23
吴亦凡再出新料,涉及上亿,这事儿越闹越大了……

吴亦凡再出新料,涉及上亿,这事儿越闹越大了……

品牌营销官
2021-07-31 21:48:26
李克勤谈陈雨菲夺冠:太激动了 喉咙差点喊破

李克勤谈陈雨菲夺冠:太激动了 喉咙差点喊破

8圈八一八
2021-08-01 22:40:43
中英航母被曝同框后,中方撂下狠话,英国认怂:不寻求在南海对抗

中英航母被曝同框后,中方撂下狠话,英国认怂:不寻求在南海对抗

新闻晚高峰
2021-07-31 19:23:09
危险之旅!一条游船已有19人感染,波及3省(区)6市,下船后他们去了哪?暑假出游这4点必须get!

危险之旅!一条游船已有19人感染,波及3省(区)6市,下船后他们去了哪?暑假出游这4点必须get!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1-08-01 16:24:09
恰好没有赶上公交?恭喜,你是被概率选中的人!

恰好没有赶上公交?恭喜,你是被概率选中的人!

果壳
2021-08-01 12:33:57
瑜伽裤秀出少妇的完美大长腿,性感身材太吸睛,妥妥的微胖女神

瑜伽裤秀出少妇的完美大长腿,性感身材太吸睛,妥妥的微胖女神

妙想娱乐
2021-08-02 09:08:36
林生斌无罪,朱小贞父母妄想重新争夺财产?宋祖德替人办事反被锤

林生斌无罪,朱小贞父母妄想重新争夺财产?宋祖德替人办事反被锤

甦正正
2021-08-02 01:18:27
来而不往非礼也,美国军机频降台湾地区,大陆的反击来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美国军机频降台湾地区,大陆的反击来了

王小东
2021-07-28 13:36:55
1米48的体操队长张楠,恋上队友不顾一切苦追8年,如今怎样了?

1米48的体操队长张楠,恋上队友不顾一切苦追8年,如今怎样了?

小学老师王诚实
2021-08-01 15:02:22
60岁上海奶奶真时髦!穿背带裤骑单车出门,头上裹块花头巾好拉风

60岁上海奶奶真时髦!穿背带裤骑单车出门,头上裹块花头巾好拉风

大牌时尚笔记
2021-08-02 01:37:57
哥哥掉井里不幸丧生,每天弟弟向井里扔食物,几年后爬出一个人

哥哥掉井里不幸丧生,每天弟弟向井里扔食物,几年后爬出一个人

欣欣故事荟
2021-07-31 19:01:41
凌晨4点,大巴黎再次翻车!9.2亿航母倒下,赛季首冠拱手相让

凌晨4点,大巴黎再次翻车!9.2亿航母倒下,赛季首冠拱手相让

我的护球最独特
2021-08-02 04:05:13
联合国上,中国迎来重大喜讯!美国盟友澳大利亚开始改口

联合国上,中国迎来重大喜讯!美国盟友澳大利亚开始改口

百姓关注
2021-08-01 19:45:35
苏炳添:半决赛冲刺时雅布各打了我一下手,这对我有一定影响

苏炳添:半决赛冲刺时雅布各打了我一下手,这对我有一定影响

体育赛事名场面
2021-08-02 10:25:54
中方反制裁美国,并发出最高级别警告,中国外交部雷霆出击

中方反制裁美国,并发出最高级别警告,中国外交部雷霆出击

祁连军武
2021-08-01 20:49:47
成名后抛夫弃子,转嫁前夫拜把子兄弟,丫蛋被赵本山“封杀”?

成名后抛夫弃子,转嫁前夫拜把子兄弟,丫蛋被赵本山“封杀”?

晓宋侃娱乐
2021-07-31 00:17:06
详解中国三代坦克发动机,突破国外技术围堵,99坦克心脏世界一流

详解中国三代坦克发动机,突破国外技术围堵,99坦克心脏世界一流

国器
2021-08-02 08:48:53
2021-08-02 14:00:49
笔尖岛二
笔尖岛二
疯不疯狂,我们都会老去
723文章数 12398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敲响警钟:郑州疫情暴露院感控制出漏洞

头条要闻

香港歌手黄耀明今早被捕 香港廉政公署回应

头条要闻

香港歌手黄耀明今早被捕 香港廉政公署回应

体育要闻

奥运第6!1天2次破10秒!苏炳添就是神

娱乐要闻

吴亦凡为“赎罪”供出多位艺人?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华为把造车想简单了,绝非一朝一夕之功

汽车要闻

途铠的轿跑版? 大众欧洲发布Taigo全新SUV

态度原创

艺术
健康
亲子
公开课
军事航空

艺术要闻

金陵五大家—行遍万里路 江山入画来

青少年配眼镜应重视验光环节!

亲子要闻

宝妈记录孕期为保胎打500多针,肚子上全是淤青

公开课

试吃宁夏夜市:美国人第一次吃羊头差点吐了?

军事要闻

央视曝光:轰-6J挂4枚鹰击-12超音速反舰导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