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禽兽!13岁女生遭继父性侵怀孕,霸占母女二人,还杀害女儿的男友

0
分享至



春节前,被押赴劳改农场进行劳动改造的石淑兰,听到女儿石方媛被京北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时,她蹲在监号里捶胸顿足地哭号着:“孩子啊,是娘害了你啊!”
42岁的京北女人石淑兰,离婚后带着女儿嫁给来京闯荡的“老实”男人罗峰。石淑兰将全部幸福都押在这个强壮的男人身上,一步步失去经济独立和精神独立之后,最终发现她全身心依赖的这个男人侵害了自己的女儿,为了保全这个来之不易的家,她劝说女儿在罗峰的淫威下一忍再忍,在失去生命尊严和做人底线之后,石淑兰帮助丈夫杀害了女儿的男友。石淑兰的妥协和退让不仅把自己和女儿双双送进监狱,还把苦心经营十年的“家”一并毁掉。
秋天的一个上午,在南郊一个葡萄园内,从天而降的十几名警察将一个废弃多年的水井团团围住。警方从水井里打捞出一具尸体,因为高度腐烂,尸体已无从辨认。
当天,住在葡萄园附近的一家人被警察带走。41岁的罗峰、他的哑巴弟弟罗海,一并带走的还有罗峰的妻子石淑兰,以及石淑兰16岁的女儿石方媛。
与此同时,另一个家庭也陷入巨大悲痛中,已经失踪五个月的儿子林小辉终于找到了,但却成了一具尸体。这是全家人几个月来能想到的最可怕的结果,林小辉刚满18岁,刚刚参加工作,刚刚交了个女朋友。
林小辉出门后就再也没回来,家人知道林小辉喜欢上网聊天,交了不少朋友,也经常和网友聚会,所以他们以为林小辉过几天就会回来,但这次林小辉一去之后便杳无踪迹,这才慌乱起来。最后,林小辉的姐姐林小悦告诉父母,林小辉失踪前给她打过一个电话,说是“去找女朋友玩了”。
家人费尽周折,才从林小辉的聊天记录中查到林小辉的女朋友石方媛的电话,林小悦连忙打电话询问弟弟在哪里,对方只说了一句话:“我不认识他。”然后迅速关掉手机。而对于石方媛的情况,林小悦却一无所知。
林小辉失踪后,他的家人报案,警方展开调查,但一直没有准确线索。直到六个月后,警方接到报案,葡萄园废井内飘出阵阵恶臭,警方通过查证和遗体鉴定,确认死者是林小辉,而涉嫌杀死林小辉的,却是他的女友石方媛全家。
林小辉的女友石方媛只是一个职业学校的在校学生,她怎么会杀死男友呢?在警方讯问下,石方媛交代是继父逼迫她诱杀了林小辉,继父罗峰才是杀人主谋和主凶。那么,身为继父的罗峰和身为母亲的石淑兰,有什么样的仇恨非要杀死从未谋面的林小辉呢?
随着案情的进一步深入,更大的谜团被揭开。
离异女人石淑兰带着孩子与罗峰组成新的家庭后,罗峰不仅支配和享用着两个女性,而且杀死了石方媛新交的男友。而林小辉这个刚刚18岁的孩子,在还分不出什么是爱情,什么是情欲的年龄,如同一只满怀好奇探头探脑的麋鹿,闯入了死亡陷阱。
石淑兰的第一场婚姻在女儿不到10岁时破裂,最初她不想离婚,在丈夫的打骂下依然忍气吞声,但后来家庭暴力成为惯性的丈夫竟然举起了刀,最终石淑兰害怕被害才离了婚。
离婚以后,石淑兰独自带着女儿生活,风里来雨里去,石淑兰唯一的收入就是在集市上卖菜赚点钱,维持娘儿俩的生活。一个女人独自支撑这个风雨飘摇的家毕竟不是长远之计,亲友们都劝她再找一个,甚至有热心人还给她介绍过几个,但不是年龄偏大,就是身有残疾,加上第一场婚姻对她造成的伤害一直挥之不去,她一直没有找到。
在一次集市散场后,她收摊准备回家,三轮车坏了,她蹲在地上一个人怎么也捣弄不好。边上一个卖菜的男人走过来说:“我给你看看!”
石淑兰抬起头来,道谢。那男人个子中等,身材壮实,他弯腰下去,几分钟就把三轮车收拾好了。石淑兰说了声:“谢谢!”同时心里动了一下。这个男人跟自己年龄相仿,也在集市上摆摊卖菜。
后来,两个人经常在集市上遇见。一来二去,石淑兰得知这个好心的男人叫罗峰,话不多,有一手发豆芽的手艺。
石淑兰暗地里观察,这个人不声不响,豆芽却卖得不错。有一天,她忍不住问和罗峰熟悉的同行:“那个卖豆芽的是不是离过婚啊?怎么没见过他家里人啊?”
同行说:“卖豆芽的是个光棍儿,人还不错,好像还有个哑巴弟弟,没人愿意跟他。”
石淑兰不再说什么,同行却笑起来:“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要不我给你们牵个线?”
石淑兰听完,没有拒绝。
两人在同行家见面了,石淑兰打扮一番出门,而罗峰也特意理了发,一双皮鞋擦得锃亮。
石淑兰坦诚地告诉罗峰:“我比你大1岁,而且还有一个女儿,你愿意和我一起过啊?”
罗峰说:“不就是多个人吃饭上学嘛!再说,我也有个哑巴弟弟,只要你不嫌弃就成。”
受过坎坷和伤害的石淑兰,正是看上罗峰一直带着弟弟生活,才觉得这是个重情重义有担当的男人。再说,哑巴弟弟很能干,将来一起生活也是个帮手。
于是,两个人几句话就把婚事定下,随后办了结婚手续。两人没有举办结婚仪式,石淑兰就带着女儿跟罗峰住在了一起。



四个人组成一个家庭后,石淑兰对生活充满了新希望。结婚第二天,她把女儿叫到罗峰跟前说:“孩子,这是你新爸爸!”幼小的石方媛一声不吭,像受惊的小鹿似的不敢抬眼看罗峰。罗峰自我解嘲说:“叫什么都行,反正都在一个屋子里吃饭睡觉,就别客气了。”
吃完早饭后,石淑兰打算去市场,罗峰说:“以后你别去卖菜了,就在家帮我洗洗衣服、做做饭,我挣钱来养活你们母女俩。”听了这话,石淑兰心里一热,离婚这几年来,自己顶风冒雨卖菜,连生病都不敢懈怠,现在有了这个男人可以依靠,她突然间觉得有了主心骨。于是,她一心在家操持家务。
时间过得很快,13岁的女儿石方媛已经上初二了,个子也长起来了。有一次,罗峰有意无意地跟石淑兰说:“石方媛长大了,等她成年后不用让她嫁人了,让她照顾罗海吧。”
“胡说什么啊你,她还是个孩子。”石淑兰对罗峰的话感到既吃惊又愤怒,没想到,罗峰没等她说完,就一摔门出去了。
丈夫走后,石淑兰有些自责,她以为丈夫是有口无心的玩笑而已。过了不久之后,有一次石淑兰看见女儿当着罗峰的面换裤子,她突然意识到有些事情要嘱咐一下女儿,就悄悄把女儿拉进卧室说:“孩子,你长大了,以后在他面前要注意一下,不要当着他的面换衣服。”没想到石方媛竟然轻蔑地笑了一下说:“你以为他是个好东西啊,他看我的眼神儿一直不对劲儿!”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啊?!”石淑兰对女儿的回击感到生气。但是女儿也没再多说什么,起身就到学校去了。
生活看似平静地过着,几个月后,石淑兰突然发现已经来了一年多例假的女儿,突然例假停了,她连忙带女儿去医院检查,大夫的一句话让石淑兰如坠冰窟:“你女儿怀孕了!”
石方媛还是个13岁的孩子啊!
出了医院大门,石淑兰揪着石方媛的耳朵哭喊着:“孩子是谁的?”
石方媛冷冷地说:“罗峰的。”
石淑兰只觉得天旋地转,她一句话也说不出,只在心里喊了一声:“苍天啊!”
回家后,石淑兰质问罗峰,没想到罗峰无所谓地说:“我养活你们娘儿俩不是白养活的!你不让她照顾我弟弟,那怎么办?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也不至于为了这点事就离婚吧?!”
石淑兰痛哭起来:“这可是我女儿啊,是我嫁给你,不是我们娘儿俩嫁给你,你这是人畜不分啊?”
“我和她又没血缘关系,睡在一起也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大事情。”罗峰丢下这句话,出门打牌去了。
听到这句话,石淑兰万箭穿心,她一个人呆坐了一整夜。看着刚刚建立起来的这个小家,千思万绪一时无法整理。天亮的时候,想想母女两人还要靠罗峰这棵大树庇护,想想女儿还要长大成人,自己无法独立把女儿抚养成人,再说,就是报警也换不回女儿的清白,石淑兰告诫自己:“这事儿不能让别人知道,不然没脸活下去了。”
第二天一早,打了一夜麻将的罗峰回来后,石淑兰说:“以后你不能再这样了,否则让外人知道了,我们还有脸做人吗?你写个保证书吧!”
罗峰答应着“好好好”,便上床打起了呼噜。
石淑兰看着这个做完禽兽之举却泰然自若的男人,她有些麻木了。她想留住这个家,但并不清楚自己留住的是什么,如同抱着一颗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炸弹,她不知道要它何用,但她只能小心翼翼地捂着,仿佛外人不知道就不会爆炸。在一番掩耳盗铃、自欺欺人之后,石淑兰竟然把自己骗得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日子照旧过着,石淑兰在忍气吞声中失去了做人的尊严和底线。罗峰霸占着母女二人,俨然成了这个独特家庭中说一不二的君王,而母女两人自然就是他领土之内的私有财产。
对于只有13岁的石方媛,罗峰的欲望就如浊浪般汹涌。对于罗峰而言,石方媛就像儿童对于玩具一样,谁也不能碰她一根手指头。在外人看来,罗峰这个继父做得很到位,他对石方媛非常好,吃的用的,还有衣服和学习用品,向来都是石方媛想要什么就给什么,甚至还给刚刚考上职业中专的石方媛买了一部手机。
这一切都发生在石淑兰眼皮底下,但她像温水中的青蛙,慢慢地不愿意逃离这个忍让下的家了。
在看似平静却暗流涌动的家庭中,时间过去了两年。石淑兰一再妥协,在生活的重压下渐渐地放弃了生命的尊严。石淑兰唯一的指望就是不要把第二次辛辛苦苦建成的这个家拆开,她一直捂着这颗定时炸弹,对外人的善意提醒,她也一直替罗峰打掩护。
而石方媛在母亲的影响下,从最初的恐惧到最后的默认,慢慢又变成了对罗峰的依赖。就像一个畸形果实的形成过程,它被慢慢扭曲了。
石方媛初中毕业,考入一家职业中专读书。开始罗峰不想让她去,但石方媛之所以要去读书,目的就是想避开罗峰,她哭闹着一定要到中专学校去上学。石淑兰也不失时机地抓住这个机会,因为只要石方媛一住校,罗峰自然就没有机会对女儿进行性侵犯。
最后,在母女俩软硬兼施之下,罗峰答应让石方媛去读书,但他下了一个“命令”:石方媛在外面不能交男朋友,否则绝不客气。
石方媛听后冷笑了一下,罗峰说:“你别笑,我这不是开玩笑的,如果让我知道你交了男友,我就把他杀了!”
石方媛只把罗峰的话当作气话,根本就没放在心上。不到半年,石方媛就通过网络交上了男友林小辉。林小辉只有18岁,高中毕业后在一家工厂打工。他和石方媛通过QQ聊天相识后,两人在一家饭馆见了面,并当场确认了男女朋友关系。网上谈了几个月恋爱的两个年轻人,终于耐不住寂寞相约开房,在一家宾馆发生了性关系。



事后林小辉给石方媛买了一身衣服,石方媛很高兴。她发现,从继父开始,只要让男人占有自己的身体,要吃有吃,要穿有穿,而身体可以给继父,为什么就不能给别的男人?况且林小辉是她更喜欢的同龄人,这个18岁的小伙子给了她并不宽厚的臂膀,充当起了她的“男人”角色。而对于罗峰,石方媛能躲就躲,甚至一连几个周末都不愿意回家了。
实在躲不开家人的追问,石方媛回家后,当着母亲的面接了林小辉的几个电话,石淑兰马上嗅出打电话的人和女儿的关系不一般,她问石方媛:“这是谁?你真的交男朋友了?”
石方媛看了母亲一眼,冷冷地说:“是啊。”
“你就这么胡来吧!”石淑兰只说了这么一句,母女两人没有再沟通。石方媛心想,我交男朋友倒是胡来,继父对我所做的呢?她用手指甲刮着桌沿,心里满是愤恨,但又不知如何解决。索性就这样下去吧,看他罗峰能怎么样?
石方媛从学校回家过周末,带了一部新手机,石淑兰夺过她的手机问:“这是谁给买的?”
石方媛生气地说:“我男朋友给买的,我再也不用你们养活了!我很快就会离开你们这个恶心的窝!”
就在这时罗峰进屋了,他质问石方媛:“看来你真的是翅膀变硬了,交男友了是吧?我当初是怎么和你说的,你答应过我什么?你看怎么办吧!”
石方媛低下了头,像犯人一样,把她和林小辉如何认识,如何去宾馆开房一一告诉了罗峰。罗峰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他一把将石方媛推到石淑兰面前说:“你女儿现在交了男友,还去宾馆开了房,你说怎么办吧?”
石淑兰低着头,不说话。
“我要把他弄死!”罗峰说。
石淑兰不敢抬头看罗峰,小声说:“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三个人闷头吃了午饭,罗峰对石方媛说:“你今天就把那小子约来,让他天黑后来,就说让他在家里过夜,他要是真来了,我今天就要了他的命!”
石淑兰也帮腔说:“活该他死,你让他来。”
石方媛猛地站起身来说:“你们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罗峰逼着石方媛给林小辉打电话,两人约好当天晚上到石方媛家吃饭。随后,罗峰嘱咐石方媛:“那男孩来后你带着他去你的屋里,但别插门,你先让他把衣服脱了。等他脱完衣服我就冲进去,你再出去把院门锁了。”
石方媛只说了一个字:“行。”
而此时的林小辉并不知道死亡的危险正在逼近,他兴冲冲地乘坐公交车往房山赶,临上车时,还不忘给姐姐打一个电话炫耀说:“今天我要去媳妇儿家了!”
与此同时,罗峰担心自己一个人对付不了林小辉,就让哑巴弟弟罗海过来帮忙。
晚上6点钟,林小辉赶到石方媛家。罗峰和罗海藏到另一间卧室里,石淑兰找了个借口躲出去了。
石方媛带着林小辉进了卧室,十分钟后,罗峰和罗海冲进屋去,罗峰冲着正在跟石方媛亲热的林小辉就是一拳,石方媛趁机起身跑出家门。罗峰在弟弟的帮助下,用电线勒死林小辉,然后装到蛇皮袋子里,扔到了葡萄园的废井里。
事后,这四个人天真地想:没人会知道的,只要我们不说。
于是,这个奇异的家庭竟然又相安无事地过了半年,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这对母女继续像被关进笼里的小动物,一切都被罗峰摆布着。直到警察找上门,他们才知道,杀人是要偿命的。
京北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罗峰死刑,判处罗海有期徒刑10年,判处石淑兰有期徒刑8年。
石方媛因为犯罪时还不满18岁,京北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少年庭经过审理,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石方媛有期徒刑8年。
石淑兰得到女儿最终被判刑8年的消息时,已经是新年元旦了,石淑兰蹲在监号里捶胸顿足号啕哭喊着:“孩子啊,是娘害了你啊!”
石淑兰害的何止是自己的女儿,为了维护在外人看来似乎完整的家庭,她一忍再忍,让女儿失去贞操,失去花样年华,让自己成为身陷囹圄的杀人帮凶,而在石淑兰的纵容下,罗峰毫不顾忌地放纵着自己的各种欲望,杀人就像杀掉一个小动物一样,让人发指到只能用“禽兽”两个字概括。

【本文节选自《情悔3》,作者:丁一鹤,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西方无奈承认,东京奥运会上刮起“中国旋风”,还火了中国制造

西方无奈承认,东京奥运会上刮起“中国旋风”,还火了中国制造

新闻晚高峰
2021-08-04 20:27:12
这次,“美军动真格了”

这次,“美军动真格了”

略略略略
2021-08-03 11:49:16
江苏通报:南京禄口机场检测到核酸阳性标本共25份

江苏通报:南京禄口机场检测到核酸阳性标本共25份

略略略略
2021-08-03 18:21:08
Windhorst:卡鲁索愿以更低的价格回归湖人 但湖人给的实在太低了

Windhorst:卡鲁索愿以更低的价格回归湖人 但湖人给的实在太低了

直播吧
2021-08-05 01:24:47
“鸿蒙”再被驳回!华为商标该何去何从?

“鸿蒙”再被驳回!华为商标该何去何从?

财经资讯急先锋
2021-08-04 17:36:07
“我女儿同居过三个男友有经验”岳母恬不知耻炫耀,毁了女儿婚姻

“我女儿同居过三个男友有经验”岳母恬不知耻炫耀,毁了女儿婚姻

情感私话
2021-08-04 03:32:28
家长:我家孩子补课不是为了考北大清华,而是为了能上普通高中!

家长:我家孩子补课不是为了考北大清华,而是为了能上普通高中!

李老师讲最真教育
2021-08-04 18:14:37
神回复:真的有哪种白的跟牛奶一样的女孩子吗?

神回复:真的有哪种白的跟牛奶一样的女孩子吗?

酸大爱情
2021-08-04 06:56:28
武汉市汉阳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对李志超批准逮捕

武汉市汉阳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对李志超批准逮捕

普法知识
2021-08-04 16:09:30
历史性的黄色新闻——又来了

历史性的黄色新闻——又来了

时刻新闻资讯
2021-08-04 08:26:12
@四川人 你的健康码有了新变化,你发现了吗?

@四川人 你的健康码有了新变化,你发现了吗?

又耳人青
2021-08-05 02:41:50
奥运亚军谌龙与老婆同框,女方颜值惊艳似王祖贤,二胎计划也曝光

奥运亚军谌龙与老婆同框,女方颜值惊艳似王祖贤,二胎计划也曝光

正能量瓜总
2021-08-04 09:06:24
未卜先知还是歪打正着?佩洛西颁布“拘捕令”后,国会马上出事了

未卜先知还是歪打正着?佩洛西颁布“拘捕令”后,国会马上出事了

新君清观察
2021-08-04 18:10:50
河南豪车“白菜价”,30万可买大G和卡宴,60万能买小牛和古斯特

河南豪车“白菜价”,30万可买大G和卡宴,60万能买小牛和古斯特

汽车安利会
2021-08-04 21:19:53
美媒怀疑百米冠军服用兴奋剂,意大利官方:很抱歉有人输不起

美媒怀疑百米冠军服用兴奋剂,意大利官方:很抱歉有人输不起

体育赛事名场面
2021-08-04 13:06:57
俄罗斯发起制裁,中国紧跟出招!基辛格气急:美倒下谁都别好过?

俄罗斯发起制裁,中国紧跟出招!基辛格气急:美倒下谁都别好过?

全球鹰视野
2021-08-04 14:06:55
底薪合同都没有你的份!湖人“惩罚”施罗德的方式有些特别

底薪合同都没有你的份!湖人“惩罚”施罗德的方式有些特别

鸡丁侃球
2021-08-04 17:34:11
女星深夜坠楼一丝不挂!同房男卷入命案,如今却凭两部热剧大赚!

女星深夜坠楼一丝不挂!同房男卷入命案,如今却凭两部热剧大赚!

干饭娱乐人
2021-08-02 17:49:06
林俊杰:常年碰瓷金莎和田馥甄,约会对象从女大学生到已婚人妻

林俊杰:常年碰瓷金莎和田馥甄,约会对象从女大学生到已婚人妻

小娱兒
2021-08-04 10:27:06
Science和NEJM两大顶刊揭示:为何疫苗防不住病毒?

Science和NEJM两大顶刊揭示:为何疫苗防不住病毒?

DeepTech深科技
2021-08-04 17:48:13
2021-08-05 07:24:49
文雅博苑
文雅博苑
读书破万卷 下笔如有神
327文章数 13761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陈冰:新华社发万字长文列举美13次抹黑 跟美"算总账"

头条要闻

陈冰:新华社发万字长文列举美13次抹黑 跟美"算总账"

体育要闻

曾拒打职业选择高考!如今是女篮王牌

娱乐要闻

吴亦凡在警局哭?疑看守所照片流出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碰瓷“惯犯”周鸿祎:哪吒汽车想靠吴亦凡博出位,可惜栽了

汽车要闻

全新三菱欧蓝德PHEV或明年3月上市 有望国产

态度原创

旅游
亲子
数码
房产
公开课

旅游要闻

中国最美的12个县城,去过一半此生无憾

亲子要闻

孩子爱发脾气的真相尽然是它?

数码要闻

FIRST幕后:iPad和iMac是电影拍摄中的重要一环

房产要闻

[上海]买新房未及时网签按原贷款政策执行?银行表示:不存在!

公开课

参观杭州亚运会场地,外国友人:真的比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