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西海固,是红军长征结束的地方,也曾是在联合国都挂了号的穷苦地

0
分享至

  

  如果不是扶贫剧《山海情》的热播,估计很多国人根本不知道西海固这个地方。但其实,西海固早已名声在外,曾是在联合国都榜上有名的穷地方。

  西海固,也是当年红军长征结束的地方,长征路上,红军翻越了18座高山,最后一座就是位于西海固的六盘山。这里是革命老区和回族聚居区,又被称作宁夏南部贫困山区,囊括了固原市原州区、西吉县、隆德县、彭阳县、泾源县、中卫市海原县以及吴忠市同心县、盐池县、红寺堡区等9个贫困县区。直到1970年代,仍有70%的群众吃不饱、穿不暖,人畜喝的是苦咸水。1972年,西海固被联合国粮食开发署确定为“最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区之一”。

  

  西海固,这个听起来就让人感觉苍茫、炽烈又坚硬的地方,它不缺历史,这里曾是丝绸之路过境地,传奇西夏诞生地,更是历代兵家必争地;它不缺文化,厚重的中原文化、璀璨的伊斯兰文化、神秘的西夏文化、粗犷的草原文化、苍劲的大漠文化在这里交相辉映,谱写传说;它也不缺信仰,不缺勤劳,不缺厚土。但是,它缺水。

  西海固地处黄土高原,十年九旱,年均降水量仅300毫米,蒸发量却在2000毫米以上。放眼望去,全是一望无垠的荒凉黄土,千山万壑,土地贫瘠,加上干旱、风沙,农作物难以生长。耐旱的马铃薯就变成了西海固人的“救命蛋”,养活着这里世世代代的贫苦人。腌菜也是西海固的一大习俗。为了节约水,西海固人就用刷子将菜上的尘土刷下来,然后直接腌制。

  

  因为缺水,当地村民家家惜水如金,洗碗就是用抹布直接擦净。赶上天阴要下雨时,人们也不会躲在家里。他们会穿上薄点的衣服到地里,一边干活一边等雨。雨后回家,脱去衣服,把身体擦干,就算洗过澡、洗过衣了。据说,因为缺水甚至提高了当地的入学率——由于在校学生可以分配到一碗水,孩子们争相入学。

  缺水是一个自然问题,又有人为的因素。从1950年到1980年,西海固平均每4.8年就有一次严重干旱,1992年还发生了20世纪最严重的干旱。

  人为的因素,则是由于环境保护意识淡薄,过度放牧,大量砍伐,让本就脆弱的生态雪上加霜。

  “盲目开垦——生态破坏——干旱少雨——贫困落后”恶性循环,让西海固一度成为贫困的代名词。

  关于西海固的穷,著名相声演员姜昆曾讲过他1990年代末在当地见到的心酸事,他说:我们到了山里面一个村庄,进去以后非常黑,吉普车灯一灭整个就走进了一片黑暗中,我问是不是有狗呀,陪同的干部说人都没有,哪有东西养狗。我看到一个房子里有蜡烛灯光,一个孩子在桌子前用纸剪各种各样的小人儿,我说你怎么把上学用的本儿剪了呀,他说用不上。他马上就上三年级了,学校不让上,因为他欠了两年共12块钱学费。

  孩子们每天上学要从山上走到学校,快的话两个小时,回来要三个半小时,因为一个是上山,一个是下山。我们看到农民房间里没有吃的,就问家里吃什么,他说我们借着吃,等国家发救济的时候,再还。我兜里正好有60块钱,我把这些钱分给他,结果陪同干部也掏钱,给了三家钱以后,陪同干部说给不起呀,都这么穷,贫困县给不起。

  生态恶劣,文化闭塞,人才缺失,西海固要想彻底脱贫致富,除了个人的努力,也需要国家的帮扶。

  

  事实上,国家也一直在帮助贫困地区脱贫致富。

  早在1982年,国家就开始实施“三西”(宁夏西海固和甘肃定西、河西)扶贫开发计划,在西海固首开有计划、有组织、大规模“开发式”扶贫的先河。

  1983年以来,国家投向宁夏的扶贫资金达430余亿元,促进能源、交通、通信等基础设施和产业大发展,打通了贫困地区“内通外联”通道。目前,固原市5个县区全部由高速公路连接,823个行政村全部通沥青水泥公路,六盘山机场开通的航班越来越多。

  福建省20多年来也向宁夏伸出援手,仅向固原市就提供资金及实物近9亿元,100多家闽商企业在固原市建厂兴业,大数据灾备中心、制衣、人造花、供港蔬菜、油用牡丹等一批产业项目纷纷落地。

  中国铁路总公司、华润、中航油、中国商飞、中国建材等央企也响应“精准扶贫”号召,发挥各自产业优势在当地带动贫困农民就业脱贫。

  此外,对于居住环境最为恶劣的一些村民,生存难以为继,改变无望或代价太大,就由政府组织搬迁,当地人称“吊庄移民”,即整体跨区域搬迁,有将村庄直接“吊”过去的意思。几十年来实施的吊庄移民、生态移民、劳务移民、插花移民等6次大规模移民,累计从西海固地区移民120余万人。特别是2011年以来,投入105亿元实施35万生态移民工程,大大减轻了西海固的人口、资源矛盾。在近水、沿路、靠城的区域,移民实现了“搬得出、稳得住、逐步能致富”,彻底拔掉穷根。

  

  吊装移民最为知名的一个搬迁目的地,是位于银川市永宁县的闽宁镇。这个1997年由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习近平直接推动,当初还是沙丘连绵的黄河戈壁滩,如今已发展成一个拥有完整产业链、风格浓郁有吸引力、可持续势头良好的小镇。

  与此同时,国家还推动实施退耕还林还草工程,开启了这一地区生态修复过程,促进了生态与降雨量的正向演进。近几十年降雨量每年增加了10毫米,400毫米的等降雨量线向北移了24公里。

  

  2016年7月22日拍摄的闽宁镇原隆移民村。

  2016年入户通水的宁夏中南部城乡饮水安全工程建成完工。

  水的问题解决了,就解开了制约西海固发展的一个“封印”。农业首先被盘活了,接着是与种植业相关的养殖业,而且水与生态之间互相加持,形成了更为良好的互动。

  如今的西海固,已不再是漫天黄沙、遍地黄土,也摆脱了曾经世界闻名的穷和苦。有的县绿树成荫,有的县瓜果飘香,有的县遍地牛羊,有的县蜂舞山丘,在梯田树坑、在辽阔的土地上,处处生机盎然。

  如果你问当地那些曾经赤贫的人:“生活从啥时候起改变最明显?”他们的答案都是:最近七八年。由此可见,十八大以来,中国共产党人带领中国人民向贫困发起最后的攻坚战,尤其在西海固这样“山穷水尽”的地方,脱贫步伐更坚实,从根本上改善了贫困户的生活,改变了无数人祖祖辈辈延续几代的穷苦命运。

  

  编辑:言微

  如转载请注明来源版权,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转载请注明来源:东方文化杂志(ID:dfwh-hk)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东方文化杂志
东方文化杂志
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426文章数 2057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