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万物皆可卷的时代,有一种新的焦虑席卷了各个年龄阶段和圈层群体——不搞副业,就少了一门退路。

“2022年,找到你的100个赚钱机会”“月入过万的网红副业,都给你准备好了”“在家就能做,月入过万不是梦”……回本迅速、操作简单、月入过万,每个字眼都让你恨不得立马上手。

一门轻松赚钱的副业,无异于鲜脆可口的红苹果,令人垂涎欲滴。

但是当你真正咬下去后,你才发现,鲜红不过是它的伪装,酸涩才是它的本质。更重要的是,本以为是猎人的你,却成了待宰的猎物。

世界的尽头,是发展副业

百度指数显示,自2019年8月以来,“副业”的搜索度和关注度一路攀升。

疫情爆发、“毕业”风波、考公热潮、技能折旧……大环境的不稳定与就业压力之下,不少人争做斜杠青年,寻求主业之外的额外收入,为自己增加底气。

在小红书检索“副业”,可以检索到59万+篇笔记;在豆瓣小组「副业失败的一天」里,20万人交流彼此在副业路上摸爬滚打的经验。

这届的毕业生,甫一入职,就意识到不能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2020年秋季大学生就业报告》显示,有25.4% 的毕业生希望通过副业分散压力 [1]。

不仅是涉世未深的大学生,已经步入职场的打工人们也纷纷开展 Plan B。

1

根据智联招聘的调查,2022年,超过8成的白领有意开展副业,仅有18.1% 的白领完全没有开展副业的计划。

副业,已然成了刚需。

在想要开发副业的白领中,付诸行动的已有10.1%,而且,不同类型的副业受欢迎程度也不一样。

我们统计了豆瓣小组「副业失败的一天」的所有帖子,发现电商、自媒体和写作的热度指数位列前三。

电商是不少人的第一选择,曾经备受追捧的微商也要退一射之地。

毕竟,在淘宝、闲鱼开张店铺,既不用空间成本,能够售卖的商品也更加多样化。可以从厂家拿货,也可以出售用不上的闲置物品,甚至可以提供虚拟物品和服务,比如游戏代打、知识问答和简历修改。

1

第二热门的选择是成为一名博主,将个人特长发展成生意经。

有的在小红书做时尚博主,分享美妆和穿搭技巧;有的在 B 站剪辑 CP 视频,为爱发电的同时参加创作激励计划;有的则开设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和头条号,达到一定粉丝数后就可以接广告。

同样是利用个人技能,不少人选择在平台上投稿和写小说。还有一部分人,充分利用主业的技能,做一名画手或剪辑师,在业余时间接私活。

相比之下,送快递/外卖、做服务员、开滴滴或代驾等劳动输出型副业热度最低。对于很多人来说,副业要求时间灵活,同时也需要投入一定的心血,不如把兴趣发展成副业,一举两得。

想赚钱,先交钱

不过,想要搞好不“误”正业的副业,没有投入是不行的。

为了能够早日实现副业梦,不少人坚信“有付出才能有收获”的箴言,选择报名培训班,从零开始,多学几项技能傍身。

副业培训班抓住了这种需求,顺势而为,应运而生——什么类型的兼职受欢迎、就卖什么课。很多职业教育平台都开辟了副业板块,自媒体、剪辑、撰稿和配音都是卖课的热门项。

1

在统计了国内某三大在线教育平台“副业”栏目下的课程价格及报名人数,我们发现报名0元试听课的人数最多,约360万人。

愿意付费购买教学课程的人中,首选是十元以内的课,小试牛刀,试错成本低;而万元课的报名热度则以1.06位列第三,超过了百元课(0.27)和千元课(0.24)的报名热度之和。

以“0基础短视频实操变现训练营”这门课为例,即使单价12980元,也吸引了超过1.5万人报名。

很多副业课程主推“0基础”“低成本”“短战线”“高回报”的特点,精准击中受众的需求,让人心甘情愿地掏出真金白银,为之投资。

不仅职业教育平台已入场,私人名义的广告也数不胜数,争相分一杯羹。

1

我们统计了知乎“副业”相关话题下四万多条回答和评论,发现在关于副业、赚钱、暴富的提问下,一定少不了卖课党和引流党的踪影。

过半的副业经验分享贴,都是引流和卖课,狠狠拿捏了受众急于求成的心理。

答主先放出截图,列出可观的个人收益,然后介绍各种各样上手快、变现容易的副业,辅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增加可信度。

在他们的口中,凡是摆摊,客人必定络绎不绝,两个小时就能斩获300元的净利润;凡是做自媒体,一天带货流水过万,净赚2000元,视频播放量必破百万;凡是做跨境电商,新手就能月入过万。

紧接着,他们话音一拐,表明这样高薪的副业市场缺口依旧很大,外行人如果没有老师带领,就会像无头苍蝇一样盲目乱窜,最后借机推荐自己的公众号和私教课程,收割一波流量。

即使偶有干货和真诚的建议——“不要对日入几百有太大的期望”,也很快被引流和卖课的软文淹没。

高端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形式出现

报名副业培训班,首先要担心的是,一不留神就被割韭菜。毕竟不少“速成班”,都是骗人的幌子,一踩一个雷。

即使是有千万融资的在线教育机构“万门大学”,也会因为虚假宣传、负责人跑路深陷负面舆论 [2],更别说毫无正规资质和权益保障的私人课程。

在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网上,关于副业变现课欺诈消费者的投诉有近5000条。2021年,相关投诉激增至上千条,而在2018年,这一数字不到100。

1

81.09% 的消费者花费千元报名的培训课,最终却以老师跑路、承诺食言收场。

最常见的投诉金额在1001-5000元和5001-10000元这两个区间,也不乏1万元以上的案例。

不少相同投诉金额的消费者都来自同一个课程、不同期的培训班。同类型的投诉成百上千,但问题依旧毫无改变,后来者源源不断地咬下1元课的诱饵,在销售和老师的轮番攻势下购买了上千元的课程,成为待宰的猎物。

有的学员还背上了巨额贷款,在听课的过程中签下32万元的独家代理项目,办理了一年22万元的分期贷款业务。还没回本,就已经被代理群踢出。

副业何以成“负”业?

1

央视财经频道曾曝光0元配音速成班的陷阱,揭示了配音培训市场乱象 [3]。和大多数割韭菜的副业课一样,饥饿营销、虚假宣传、诱导贷款和包装资质是四大套路。

签订“专业合同”,白纸黑字地写上“可全额退款”的条款,加上名师代言,让学员放一百个的心。结果往往并不如意——这些培训机构的经营范围并不包括教育培训,所签订的合同并不具备法律效力。

很多小白踏入陷阱,都是被眼前的甜言蜜语所欺骗。

根据前程无忧对职场人副业情况的调查,89.8% 的受访者均表示不拒绝可从事副业的机会 [4]。当种种优惠条件摆在眼前时,哪个人能拒绝一夜暴富的美梦?

事实上,想靠副业发大财,可能性不大。

1

73.4% 的人,通过副业得到的收入还不到主业的30%,而且还要耗费不少时间和心血。

往往只有少数的头部大神能够做到副业取代主业,部分人赚点零花钱,贴补家用,但更多的人是兢兢业业,在副业道路上跌跌撞撞、却连入场券都没能拿到手。

每天8小时起步的主业,消耗的精力已经让人倍感疲惫,更别提要额外付出时间的副业了,哪怕是每天多耗费一两个小时,也足以让打工人觉得崩溃。

最重要的是,门槛低并不等同于无门槛。要做好一门副业,精力和能力缺一不可。躺着赚快钱,只有在梦里才能实现。

也许广告说得没错,搞副业真的能够月入上万,只不过搞副业的是你,月入上万的是卖课的老师。


参考资料:

[1] 智联招聘. (2021). 2020年秋季大学生就业报告.

[2] 吴霜,& 陈夏楠. (2022). “炒房梦”、“上市梦”,万门大学梦碎,创始人童哲失联. 21世纪经济报道. Retrieved 29 March 2022 from https://mp.weixin.qq.com/s/e5KCOPDqhCy5-ploewgUrw.

[3] 央视财经. (2022). 警惕“0元配音课”陷阱 “0元配音速成班”藏陷阱 学员背上消费贷. Retrieved 3 March 2022 from https://tv.cctv.com/2022/03/03/VIDEcdrGvs7euHZvlZfjgkRa220303.shtml.

[4] 前程无忧. (2021). 2020年副业情况调查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