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科技 > TechCrunch北京大会2011 > 正文

去哪儿网前CEO:西方人为何总在中国栽跟头

0
分享至

网易科技讯 11月1日消息,Techcrunch Disrupt北京大会进入第二天,这是Techcrunch Disrupt大会首次登陆海外,也是第一次来到中国。网易科技在现场做直播报道。

以下为对话去哪儿网创始人和前CEO Fritz Demopolous,主题为“西方人为何总在中国栽跟头”

去哪儿网CEO:西方人为何总在中国栽跟头

主持人Sarah Lacy:谢谢Peter让你帮我做了主持,让我非常轻松的过了一段时间。接下来我们越来越接近今天很令人激动的一个环节,谁将会拿到我们DISRUPT大奖杯呢?我想确保对所有公司我们都是公平的,我们有一个传统,要从这个杯子中抽签决定你们上台展示的顺序,我们也希望把这个任务交给其他人。也就是说,没有这个人我们是不可能实现这个大会,他来到中国也是为了保证我们大会召开。来到中国这两个月他是按照美国和中国的时候工作,实际上是不计时差的工作,真的是非常艰难的。这里我给他一个简单的任务,我真的非常敬仰她。

接下来是很有意思的一个话题,我们要和Fritz Demopolous一起讨论,Fritz他要和我们一起探讨,为什么西方人在中国总是栽跟头,我来中国很多次,第一次来中国也是感受到这一点,总是觉得在中国做业务是很难的,你要知道中国的业务、关系、网络等等。但是他说没有那么满的,用你的常识就好了。这个让我感到非常震撼,我们跟他谈一谈,听一听他的想法。

去哪儿网CEO:西方人为何总在中国栽跟头

Fritz Demopolous:Sarah你好。

Sarah Lacy:非常高兴看到你。你并没有学中文,你有没有考虑到你会在中国学习?

Fritz Demopolous:没有,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我来中国是很幸运的,我是1997年来到中国,我当时也是一个公司派到中国的外方代表。我一个很幸运的机会在巴黎生活和工作,这些给的薪资都是不错的。中国有不错的机会,所以我在这几个当中选择了来中国。

Sarah Lacy:以前跟现在相比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有什么变化?

Fritz Demopolous:我觉得现在最大一个不同点,现在中国这些公司赚钱了,他的利润率相当不错,不光是他们赚钱了,像腾讯、携程、百度,他们的利润率真的非常非常高,相比在其他市场的同行高很多。对于我来讲,这是相比以前最大的不同。比如在1997年、1998年、2000年的关节我们建了很多互联网公司,但是随后逐渐的消亡。我们都是专注于中国故事,现在看到这些公司不仅仅是抓住了中国的承诺,包括中国的机会。

Sarah Lacy:你第一次来中国跟你同期进入中国的公司他们犯了很多错误,你觉得这个问题在哪里?

Fritz Demopolous:我觉得我们可以退后一步讲,他们本身在中国也是很成功的公司了,他们赚了很多很多的钱。但是在某一些领域,或者在某一些细分市场,我觉得对他们要过于艰难。比如新闻集团或者其他的互联网公司,他们犯了一些错误。如果我可以归类一下这些错误和描述一下这些错误,不光是新闻集团,包括其他的公司他们对市场并不够坚定,我们说要坚定,并不是说中国市场很大我们一定要来,而是说我们CEO和资深的总裁,这些高层人物把中国市场放在心上,扎扎实实做到实处。还有从资金安排上的坚定承诺,要花很长时间才能看到我之前做的财务承诺给我带来了回报。在时代华纳我做了研究,基本上四年半的时间才能让一家杂志盈利。对于很多大型的跨国公司,他认为Google四年之后要离开中国,他觉得我赚不了钱了。所以四年半的时间很长了,即便在其他市场要超过两年时间才能获得回报。

Sarah Lacy:我们看在硅谷比较具有讽刺性的一点,很多初创公司会有长期的眼界,但是对于大型公司眼界更短,比如投资者的压力,他们不希望烧钱了,市场的压力等等。通常来说,真正专注于未来的公司他们才能获胜,对于上市的,有投资者资金压力的公司往往不能起色。

Fritz Demopolous:其实在硅谷也有类似的想法,我们也会讨论。对于资金来讲他们过于着迷了,包括我们房间里30%的人是天使投资人,他们付了百分之百的门票,谢谢你们的捧场。对于投资我们现在获得了回报,并且在我们创建伟大产品之外获得了回报,我觉得这个市场是变化的。现在好像是我们钟摆的一端,但是随后钟摆会摆上另一端,这时候我们会考虑是不是盈利模式要调整呢?有一些创业家我问他你怎么赚钱?他们说我五年前根本不想赚钱的事情。他说我们明年才会考虑赚钱的事情。

Sarah Lacy:是Twitter吗?

Fritz Demopolous:不是,但是你可以想象。目前来讲,这个公司是由于市场和产品上长期的投入,才能从中获得回报,我觉得这是一个改变。

Sarah Lacy:从某些程度上来讲,包括在硅谷之外的领域,他们从硅谷中吸取了错误的经验,错误的教训。某种程度上他们不要急着赚钱,也可以从中获得好处。从创新来讲,硅谷对于产品的创新我们是非常值得称赞的,但是对于业务模式的创新并不是非常好,比如微支付,在其他地方很快被证明达到数十亿美元的营业模式。在硅谷业务模式的创新并且并不是为人称赞的。人们会说你看在硅谷的Google没有什么业务模式,我为什么要有这样的业务模式?在这里其实这是一个错误的教训,像FaceBook也好,Google也好都有这样的业务模式,不断吸引VC的眼球,我觉得这个真的给硅谷之外的地方树立了一个不好的榜样,让我们吸取了不好的教训。

你刚刚进来的时候,你当时看到的市场机会是什么样的?

Fritz Demopolous:当时在1999年的时候我们联合创始人跟我一起创建了这个业务,他是做广告的,还有一个是技术人员。我们当时要了解一点,现在已经是Web2.0的战略年代,我们是这么思考的。其实在媒体行业,包括传统的媒体,我不确定现在还是不是一个好的业务模式,但是过往新闻、娱乐、体育,基本上是最受欢迎的三大主体。我们是不是只要专注在主题上?我们联合人并不专注于体育。

很有意思,我们一起探讨的一个伙伴,他是一个VC,他跟我说体育迷是谁?他说没关系,我们会在我们投资中招聘一个体育迷。但是对于我来讲,这个故事显示出在中国市场,因为任何市场在中国市场是新生事物,你可以尝试这个事务,你并不是业界的专家才可以创建这个事物,这也是为什么中国竞争性这么强。因为你有上千人也可以这么做。我们成立之后也是第一个体育方面的网站,我们也确实吸取了一些前车之鉴。我们从因特尔和软银获得一些资金支持,包括IDG方面获得了资金的支持,我们在2000年的时候把它很成功的出售了。

Sarah Lacy:出售的时机非常好是吗?

Fritz Demopolous:是的,我们还是比较幸运的,当时市场时机是非常好的,我们把握的比较准的。艾瑞克是在因特尔资本工作的,他说在2000年中间,在8月份收到很多绝望创业家的电话,这个电话数量远远高于两年前,他们觉得这个事情是不对的。我们当时做了一个赌注,如果这个市场要下沉我们应该最新出售而不是最后出售,这是我们8月份执行的策略。当时有很多创业者甚至不相信市场开始下沉,他们觉得这个市场还是要走高的,因为他们是创业家心系自己的企业,不愿意退出。对于我们来讲我们认为退出的时机成熟了,我们抓住我们自己的热点,很好的进行了取舍。

Sarah Lacy:还有去哪儿网,你花了六年的时间创立,也登陆了中国IPO市场,你会再做吗?你现在是不是又专注于市场时机把握上呢?

Fritz Demopolous:我其实不会鼓励大家把握市场的时机,但是大家要警惕,这是一点。如果我可以获得更多市场的时机,我们的团队管理会更加有效。我们创建了非常不错的业务,我们也在考虑最后上市,像其他的公司一样,他们都想上市,我们也想上市。每一次你开始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就会有很多人给你打电话。对于我们来说,要和百度进行这样的结合,还是比较好的。

Sarah Lacy:实际上中国人并不是特别并购,这和硅谷是一样的。我觉得这还是比较好的,因为企业家他们要建立业务,我觉得在硅谷中有时候缺乏一些这样的愿景,因为要成为上市公司要接受很多的监管,我们的环境是比较严酷的。但是这些公司他们在进行并购的时候是知道为什么要进行并购的,是有这样的一种理念和哲学。你觉得这些情况是否会变化?大公司有太多的钱了,什么时候会有大量的并购出现?你知道现在资本市场出现了一些挑战?

Fritz Demopolous:是的,我赞同你的意见。我看到了很多的并购,还有一些上市公司的状况,他们变成了独立的公司。现在出现了一些变化,你如果和一些银行、律师沟通的话,你会看到他们现在在处理很多并购的案例,我们也看到了很多并购的案子。有一些大的中国公司有非常多的现金,他们可以进行长时间有机的增长和发展。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不需要进行任何的并购,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

第二点,在市场上你知道有很多人他们可以获得很多的资金,有很多获得资金的渠道,因此对于企业家来说他们能够获得钱,就不愿意销售了。你知道三国的时候三国鼎立,相互都进行都是,这和三国鼎立的状况是一样的,现在互联网系统和生态系统跟三国一样,彼此在打仗。我觉得接下来会有很大的复杂性,我们在更高的层面可以看到信任,有一些小公司被大公司收购了是出于信任。

Sarah Lacy:接下来看一看您在去哪儿方面的经验。几年前公司和现在是完全不同的,当时有这样一个小的理念。你觉得建立一家这样的公司是否有一些困难?有很多事情没有运作良好,后来需要改变,是不是这样?

Fritz Demopolous:去哪儿一方面比较难,但是当你有一个非常棒的团队真的非常灵活,可以降低困难。你刚才提到了一点,在中国我们确实看到业务模式的创新,有产品和特征的创新。而去哪儿就是一个非常棒的业务模式的创新,进行业务的搜索,进行要去的地方的搜索。还有一些价格的比较,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比较类似的,但这是五年前的状况。现在你是正确的,去哪儿是一家完全不同的公司,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了。确实我们也遇到了一些挑战,当然执行是比较难做的,我们也必须要和自己的头脑相互斗争。去哪儿确实在交易方面花了很多精力,这是媒体和广告商之间的差异,或者商人和搜索引擎之间的差异。对于去哪儿来说是一种混合的发展模式。我们要去克服这样的一种思维,我们看到了非常棒的机会,看到我们业务模式机会非常多,对于我们来说和自己的思想进行斗争是最大的挑战。在2009年4月份我们出现了这样一个状态,我们觉得让我们着陆会使我们状态变的更好。

Sarah Lacy:在刚开始是不是最难的?

Fritz Demopolous:是的,现在业务发展比较快了,去哪儿产品是非常成功的,同时财务上也是非常成功的。你可以成为一家独立的公司成功的运作,后来我们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做,也需要自我约束。

Sarah Lacy:现在竞争力是非常强的,在北京有很多西方的人士他们也进入到了这个市场,现在有很多人进入这个领域要赚钱,他们喜欢这个市场,在这个领域里非常活跃。但是大部分人还没有建立成功的公司,或者建立非常成功的公司,您做了哪些不一样的东西?您对汉语的掌握是比较好的。

Fritz Demopolous:在中国我们都是比较好的企业家,也是投资者。雷军他是一个超级的投资者,他也是企业家。我觉得我们看到投资者在中国做的是非常好的,MIUI做的非常棒。你可以想象一下,国外投资者在中国做的都是非常不错的。

Sarah Lacy:你可以看到有一些公司十年前他们是黑马,现在他们赚钱的钱非常多。

Fritz Demopolous:完全如此,一方面外国投资者、运营商做的都非常好,这方面是比较有意思的。我们确实看到了一些外国人非常的成功,但是我们也要注意到中国的企业家有一些也会失败,失败的也很多。你知道他们失败的原因可能和外国公司失败的原因是一样的,当然有一些原因是一样的,有一些是不同的。

Sarah Lacy:这里是关注外国公司的失败,因为他们是可视的。如果这些人失败了会非常醒目。

Fritz Demopolous:我觉得有一些人和一些机构人们认为他们非常的自大,可能是处于某一些原因。过去你在中国进行投资可以获得很高的回报,但是后来他们面朝地趴下了。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在中国怎么样可以获得成功?我们发现对外国公司来说,不是外国的企业家而是外国的公司,我知道现在很多外国的企业家有中国的合作伙伴。

Sarah Lacy:有一些移民他们来到美国的硅谷,你觉得他们是不是美国的公司?

Fritz Demopolous:你所说是正确的,你可以看到咱们今天在座的各位,Peter在这儿,还有一些人也在这儿,这些人都是中国的公司。这里有很多人,他们在中国的背景下做了很多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在过去你是一个外国人,你建立自己的业务,现在也有一些外国人运作的公司,我们再看看那些人,你可以看到主要成功的要素很明显。你要了解当地的市场,你也要由当地市场项目执行的技能。我们要问我们自己,外国公司是否能够提供当地市场的专业技能?当然不能,你要雇佣当地的人才可以。在中国当地公司比国外的公司更了解中国的市场。

其次是资本,过去外国的公司可以带来资本。现在中国有很多的投资者,有很多的企业家,也有很多创投和风险投资。因此,现在你有资金并不是一个优势了,因为资金太多了。接下来就是技术,我们是一个开元的市场,都是一些开元的语言,每一个人都可以获得同样的技术。

接下来我们再看看是不是管理技能比较好?过去管理技能很重要,也许2008年之前管理技能是很重要的,但是后来出现了金融危机,可能是他们管理、知识、技能不是特别的棒。因此,我们现在要问我们一些最基本的问题,这些公司究竟能给中国带来什么样的价值?实际上很难找到他们带来的价值。

Sarah Lacy:是的,非常的有意思。你知道当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觉得非常有意思,在我来到中国之前有一些人告诉我,如果你是一个美国人要来中国做事情是比较难的,因为你没有关系,你不会讲汉语,你也没有和政府的关系,你也没有大学的同学,比如你的大学同学他们有自己的业务圈,外国人来中国真的非常难的。后来我来到中国我发现所有那些都是太夸张了,你有一个好点子做就行了。你觉得我讲的这些是否能够提醒你回想过去的一些事情呢?

Fritz Demopolous:是的,你可以在中国作为一个企业家,你可以作为一个证券商,我觉得可能咱们今天在座三分之一的人都是证券商。有很多人他们是作为证券商,这是一种赚钱的方式,是可以升级的。

Sarah Lacy:但有些人不喜欢证券商,很多人觉得那些证券商经纪人他们利用我们赚钱,他们创造了一种文化上的障碍,你觉得怎么样?

Fritz Demopolous:我觉得他们是利用文化上的障碍赚钱的。换句话说,我们有不同的方式赚钱,在中国赚钱没有问题。另一方面,你可以宣扬一下中国的故事,很多人把中国的故事卖出去进行赚钱,我觉得这是另外一种方式,有一些外国人做的非常好。还有第三个、第四个方式。一个,通过政府建立政府的关系,你可以获得一些政府的机会。这个市场是可以盈利的。另外在市场上创建好的产品,找到市场。当然你可以获得政府的支持,对我来说第四种方式是可以扩展的,也是伟大的中国企业家做的,他们创建了非常棒的产品,也创建了新的市场,这是他们觉得成功的方式。关系等等这些事情是第三个领域了,如果你去思考一下,你数一数中国部委的数量,再乘以一下他们的家人和朋友就更多了,还有很多国有公司,再看一看他们的家人和朋友。在上海、广州也是如此,都要考虑关系。你可能有三到四万个人,他们有特殊的关系,这些人可以帮助你,你可以知道如果有三到四万人有比较好的关系,我觉得这会影响到市场,这并不是一个公平的市场,也许这种关系并不是你很容易获得,你是否只有关系才能取得成功呢?并不是如此,关系是会帮助你,但是关键要看你怎么做。互联网科技公司我并不确认这个真的是很重要的。如果你的公司要成功,如果是属于政府监控范围,你还是需要这样的关系。

Sarah Lacy:你觉得全球来讲,他的创业家都是一样的面貌吗?比如品质,都是同样具有中国品质的企业家和硅谷品质的企业家是不一样的。

Fritz Demopolous:我觉得基本上大同小异是一样的,有一些中国企业家的品质特质是相对中国独有的。一个是极具竞争性,这是一点,我觉得会用到残酷的竞争,而且他们非常的灵活,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在中国有非常多,非常出色的产品创新,不光是产品创新,而且还有业务的创新。包括这些了不起,出色的创业家,大家并不像其他市场总是会踌躇和犹豫,他们总是很奋进的。

Sarah Lacy:你现在做什么?

Fritz Demopolous:现在我属于失业状态,我现在也在寻找下一个机会。TechCrunch真的是一个相当不错的会议,让我可以认识人们。

Sarah Lacy:你现在想要创建一个新的公司吗?

Fritz Demopolous:我还没有决定好,我其实也是这个房间里三分之一的人,我也是天使投资者。

Sarah Lacy:你想成立下一个互联网公司吗?六年并不是很长,困难也不是很困难,你怎么看呢?

Fritz Demopolous:我已经不再是20住头的小伙子了,我现在更希望有超过40岁的人在一起。我现在希望有一个能够40岁上下的朋友一起来创业。

Sarah Lacy:我想问你一个问题,DISRUPT来讲,我们对中国也很感兴趣,中国有13亿的人口,并不是因为人口而来的,而是因为这个地方给予我们很多惊喜,而且他有很多跟硅谷不一样的东西。在这里有数以万计的互联网公司,对于DISRUPT来说有必要来到这个公司,在这个市场上立足。我们不光把硅谷的故事带到中国来,包括把中国的故事带到硅谷和其他的地方,所以对于我们DISRUPT来讲,我们如何把握这个市场脉搏来到中国的市场,了解到中国市场是什么样的?中国公司来硅谷,硅谷公司来中国,你能不能给我们什么建议呢?

Fritz Demopolous: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我们环顾四周看一下我们参会代表都是来自于中国,这就是第一步了,走的很好的第一步。事实上咖啡挺糟糕的,这也是蛮本土化的情况。对于我来讲,这显示着说,你们现在也走出了正确的一步,对DISRUPT来讲,你是媒体行业,也是一个先锋的态势,另外你是一个协调人,能够把社区、社群和我们企业家嫁接,起一个桥梁的角色。我不知道DISRUPT现在是不是有中国的网站,如果有的话,那一定是非常不错的。但是对于很多创业家来讲,他们英文都是不错的,因为很多教材都是用英文写的,这倒不是最重要的。如果这些事情你现在正在做是相当不错的,我们也希望看到你们进入中国。

我们看到这种竞争和比赛非常的不错,我觉得可以做的比这个更多一些。还有一点也是很不错,我们确实也看到了一些国外公司的面孔,他们也是国外的创业公司。对于我们来讲,位于中国的这些人能够从国外的公司,包括全球创业界他们在做什么,这也是DISRUPT可以给我们这个社群带来的价值。我能想到的就是这些。

Sarah Lacy:我也知道这里有一家公司昨天他们可能并不是马上就能够拿到前台,已经有投资公司找到他们跟他们谈了,我觉得这也是我们的一个成果。我希望明年还能够在这里开TechCrunch DISRUPT。另外在鼓掌之外你们要登录到我们的网站,把所有链接都点进去,目前在我们网站上关于TechCrunch DISRUPT的帖子并没有得到大家的热捧,大家除了鼓掌一定要登陆我们的网站点击、转发、回复,告诉我的老板明年我们还想在中国开TechCrunch DISRUPT。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应急管理部:北京、河南、山东等地部分地区将有大到暴雨,局地大暴雨

应急管理部:北京、河南、山东等地部分地区将有大到暴雨,局地大暴雨

北京商报
2021-09-23 21:23:13
就在今天,卡纳瓦罗与广州解约!恒大不慌,11年功勋将临危受命

就在今天,卡纳瓦罗与广州解约!恒大不慌,11年功勋将临危受命

足球纪实
2021-09-23 20:53:31
昙花一现!去年大涨的苏北房价,开始扛不住了……

昙花一现!去年大涨的苏北房价,开始扛不住了……

要闻每日关注
2021-09-23 19:03:13
济南小伙去足疗店按摩女技师竟然是高中老同桌,尴尬的对话很精彩

济南小伙去足疗店按摩女技师竟然是高中老同桌,尴尬的对话很精彩

小寇讲故事
2021-09-23 15:20:18
身边真实体验故事:小县城父母都是公务员是什么体验

身边真实体验故事:小县城父母都是公务员是什么体验

碎花裙的夏天PLUS
2021-09-21 18:51:40
深圳市纪委监委公开曝光3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典型问题

深圳市纪委监委公开曝光3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典型问题

易通新闻
2021-09-23 10:21:52
医生:长在8个部位的黑痣,或与癌症“息息相关”,若发现要小心

医生:长在8个部位的黑痣,或与癌症“息息相关”,若发现要小心

手工小伙米法
2021-09-24 00:05:11
【“立法院”召委选举,国民党八席全拿,蒋万安也如愿当选】

【“立法院”召委选举,国民党八席全拿,蒋万安也如愿当选】

海峡导报社
2021-09-23 21:05:43
老婆出轨,我带小姨子去抓现行,看清情人脸,我和小姨子脸红退出

老婆出轨,我带小姨子去抓现行,看清情人脸,我和小姨子脸红退出

浮生轶事
2021-09-13 14:03:02
感染新冠的哈尔滨病例,回国49天才确诊?!这疫情今年别想消停了….

感染新冠的哈尔滨病例,回国49天才确诊?!这疫情今年别想消停了….

INSIGHT视界
2021-09-23 01:54:25
将被依法处罚!王力宏承担主要责任,聚会内情曝光

将被依法处罚!王力宏承担主要责任,聚会内情曝光

王小玮聊娱乐
2021-09-21 16:55:49
疫情再起!446人阳性,2.5万人紧急隔离,多名小学生感染……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疫情再起!446人阳性,2.5万人紧急隔离,多名小学生感染……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资讯沸点
2021-09-23 08:26:57
扶我起来!温格再次展现执教雄心 两大豪门成他施展才华的大热门

扶我起来!温格再次展现执教雄心 两大豪门成他施展才华的大热门

雪狼侃体育
2021-09-23 00:25:33
不能二次加热的5种食物,提前了解一下,下次别吃错

不能二次加热的5种食物,提前了解一下,下次别吃错

卫医生讲健康
2021-09-22 12:17:31
奢靡!奢靡!奢靡!恒大的老板有多奢侈,瓜就有多大

奢靡!奢靡!奢靡!恒大的老板有多奢侈,瓜就有多大

要闻每日关注
2021-09-23 02:29:29
大湾区五人梦幻组合走红,央媒发文支持,大湾区中秋晚会备受欢迎

大湾区五人梦幻组合走红,央媒发文支持,大湾区中秋晚会备受欢迎

懒猫深聊娱乐
2021-09-23 13:52:21
红2、6军团被围陷入绝境,国军旅长主动让路通行,后官至副国级

红2、6军团被围陷入绝境,国军旅长主动让路通行,后官至副国级

资讯沸点
2021-09-23 21:48:06
合肥警方悬赏通报:见到此人,请立即报警!

合肥警方悬赏通报:见到此人,请立即报警!

环球网资讯
2021-09-23 21:06:18
俄军专家:俄罗斯与中国可建立军事联盟,以应对美英澳AUKUS威胁

俄军专家:俄罗斯与中国可建立军事联盟,以应对美英澳AUKUS威胁

俄罗斯观察者
2021-09-23 21:16:28
也门“地狱之井”内部照片公开

也门“地狱之井”内部照片公开

中东流浪站
2021-09-23 07:17:04
2021-09-24 04:52:49

科技要闻

美加州立法,帮助困在算法里的亚马逊工人

头条要闻

媒体:立陶宛要捐台23万剂疫苗 该国高官一句话"扎心"

头条要闻

媒体:立陶宛要捐台23万剂疫苗 该国高官一句话"扎心"

体育要闻

地狱模式!曼联未来2个月11场,连战BIG5+黄潜蓝狐女神

娱乐要闻

“风流王晶”的日与夜

财经要闻

汽车要闻

东风雪铁龙凡尔赛C5 X今上市 新时代的新座驾

态度原创

艺术
亲子
家居
旅游
房产

艺术要闻

法国卢浮宫时隔一年推出线下新特展

亲子要闻

中国最牛儿童电影:31年前,一个孩子眼中的北京亚运会

家居要闻

收藏狂花30年扩建55㎡小屋 造了个现实版童话仙境

旅游要闻

欧洲的城堡楼梯 旋转方向竟有大道理

房产要闻

大家都在抢的前滩,即将入市新房均价或不到10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