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人的线上免费股票交流群

2022-07-04 11:13:06
2.7.D
0人评论

1

2020年年初,武汉封城,大多数人的工作都按下了暂停键。我打开电视,每天从早到晚只有武汉的抗疫新闻,除了每隔几天下楼排队领菜,大部分时间都是“葛优躺”。人在家中躺,房贷、社保还得按时交,平时渴望休息,可真要休息几个月,我内心倒充满了焦虑和惶恐。

3月下旬的一天,朋友柳会计给我打来电话,说自己接到了一个理财投资的邀约电话。对方让她进一个股票交流群,群里有专家讲课,还有老师可以免费帮忙分析手头股票。放在过去,这种电话她是不会搭理的,但现在困在家里没有收入,也无事可做,有免费的学习机会,她就想尝试一下。

柳会计40多岁,毕业于武汉一所名牌大学,是我们单位的主管会计,离婚后孩子不在身边,属于自己的时间比较多,平时很喜欢逛街。疫情封控不能出门,简直把她憋坏了,她迫切地想找点事做打发时间。

我理解她的心情,但现在的骗子太多了,就算听个课也怕有什么机关把自己套进去。我提醒她:“这种事,十有八九都是骗人的,无利不起早,人家凭什么免费给你上课啊?”

柳会计不死心,继续说:“反正也没事做,如果要骗钱,动真格的,大不了按兵不动,退群、拉黑呗。”

柳会计抱着学习的态度进群看了看,发现还挺实在。直播课上,老师主要讲股票投资的一些基本知识和看盘技巧,态度敬业、内容专业,不比一些大学老师讲得差。学员们在留言板上实时互动,氛围很活跃。

当时受疫情影响,A股除了与口罩、检测试剂和药品概念股外,大多数股票都近乎跌停,盘面惨不忍睹。这种情况对于我这种经历了2015年股灾的老股民来说,已经见怪不怪了,我只有一个动作——“躺平”。自从几十万本金亏损得只剩下两三万之后,我几乎都不看股票了——看又有什么用?除了满把辛酸泪。

那天,柳会计再次联系我:“还有点意思,不像是骗人的。反正不要学费,闲得没事,正好学习下,我把你也拉进去吧。有些课我听不懂,太专业了,你脑袋聪明,说不定能学到点什么,转转运什么的,我这种猪脑壳听了几次课也学到了不少东西呢!”

柳会计平时说话办事都比较谨慎、沉稳,这次却主动给这个股票交流群做起了免费广告。听她讲了这多话,我笑了——都说股市10%的人赚钱,20%打平,70%的人亏损,但每个炒股的人都会把自己当成那10%,或者说都想成为那10%。

可柳会计很认真,她把每天的直播课程用手机录下来,以便日后复习。那天,她发来前几天的课程视频,我连夜观看,深受感染。经不住诱惑,我决定也进群学习。

这个群不是谁都可以进的,得注明是哪位学员引荐。我感觉这要求合情合理,还挺正规,但又有点说不出来的神秘。我的进群申请被通过后,一个助理来加我微信,告知了一些基本的事项,例如上课时间、课程表、不得私下加其他群友为好友,等等。说完这些,助理又给了我一个听课的链接和房间密码。

这个学习群的上课时间安排得很紧凑,看起来干货满满。

每天上午9点到11点半是盯盘——先分析大盘,预测当天走势和热点,然后随机选股,从60分钟线、日线、周线和月线上分析股票。结合这些股票,老师会讲授一些基本的战法和选股技巧,从如何选股、如何买卖,讲到如何持股、如何赚钱,还会带领学员现场寻找当日可以关注的股票。

下午1点到3点,老师主要讲一些基本的理论,现场答疑,一个个分析群友提问的股票,对走势和买卖提出一些建议。

晚上7点半到9点半,复盘,老师会再讲授一些职业操盘技术。

我从未参加过这类学习,但听说这就是现在时髦的线上学习模式。我知道自己有点落伍,可心里还是很疑惑:这种免费的事背后一定有阴谋,他们迟早会动手搞群友的钱,只是怎么搞、从哪里下手、搞多少,我想不出来,也懒得想了。

我决定只听课,免费学点知识,如果对方要想我投资或者交钱、转账,我就随时开溜——难不成他们还能到我的账户里去抢?

2

我第一次进授课房间,里面已有2000多人在线了。

授课的老师叫周杰,听他说话的语气和声调,我猜他应该只有30多岁。他说自己从前在私募基金里做操盘手,熟悉各种操盘手段,如今被朋友请来讲课,纯粹是帮忙。说着说着,他清了清嗓子,说是昨天喝多了,“几个人喝了几瓶红酒,到现在头还是昏昏沉沉的”。

他说,和他一起喝酒的几位老总都是国内做私募和基金的大腕:“李总是××基金的,王总是××私募的,都是我的好朋友。我们聊了很多关于当前股市形势和前景的话题,认为今年应该有一个波段行情。”

说着,周杰拿出了一份他们做的投资报告在镜头前晃了一下。可具体是哪只股票,牵涉商业秘密,他不便透露,说是要等待合适的机会,一定告诉大家:“现在大家专心听课,好好炒股,多赚点钱,到时一起参与,有钱大家一起赚嘛。”

另一位老师叫赵坤,主要讲一些股票基本理论和实战技巧。虽然都是网上可以看到的知识,但他讲得比较系统,有针对性,听起来有些意思。

股票这东西回过头来研究日线、周线和月线,大约是可以归纳进各种理论和战法的。不仅对于不懂庄家和游资套路的新手,就算是对老股民,这种课也有一定的吸引力。更何况,无论是周杰还是赵坤,他们可以对学员提出的股票进行当堂诊断、解析,分析走势——对于那些被深套或凭感觉炒股的股民,这种贴心的帮助显得很实在,也很得人心。

每次听课,我看到线上有上千人热热闹闹地讨论,总有一种找到家的感觉。每个进入股市的人起初都满怀信心,绝对认可自己的能力,虽然可能早上买菜还在为几毛钱的小葱和菜摊老板斤斤计较,但一打开电脑和手机上的股市软件界面,就会挥金如土。盈利、亏损就是一念之间,一个手指头之下的事,无论结局好坏,都得由自己背负。所以,炒股是一件孤独的事。特别是炒股亏损的人,总想得到外界的支撑和理解。

那段时间,助理常在群里鼓励大家踊跃发言,多多交流,最好把自己手里套着的股票拿出来给老师分析,看看接下来的操作思路是去还是留:“机会非常难得,这几位老师都是公司花了大价钱请来的,都是业内高手,业绩卓著之人。千万不要有什么顾虑,要知道,在平常请教他们的收费很高,而且很多人根本没有请教的机会。”

其实股票这种东西,每个股民都能分析一点,稍微有点口才的还能说得头头是道。至于准确性嘛,可以套用那句常用语——“我又不是股神,又不是先知,不可能每次都准”。

周杰上课也喜欢讲股市的俗语,我内心是认同的:财富是个积累的过程,每天进步一点点;买入不急,卖出不贪,止损不拖,品种不散;势在心中,风险严控;牛市无利空,熊市无利好,反复时常有,趋势总不改……

这些话大家都知道,甚至会背,但不意味着能理解,能做到。

就这样,我免费听了一段时间的课。

一天,正在授课的周杰突然主动解释起他讲课的目的:“你们肯定很奇怪,每天免费讲课学习到底为了什么?今天我就来告诉你们实话,我不是雷锋,没有那么高尚的品德。我也不是比尔盖茨,没那多钱和功夫来做慈善。我是来赚钱的,但君子取财取之有道,拿点报名费、拿点课时费,我还真瞧不上。”

“课可以免费听,但朋友不能免费交,回头我要从你们当中挑选一部分学员合作。那些行动力强、执行力强,具有团队合作精神的学员才有机会。”

“我要找一个盘子不大,没有老庄的股票。我已经有了几个备选的,暂时还没确定。我资金不够,只有几千万,只好借大家的资金一起做这件事。大家跟着我一起拉抬股价,最后赚了钱,按约定比例给我提成就可以了。现在证监会管得严,我们只能私下偷偷搞,所以这个学习的过程,也是我选择伙伴的过程……”

这事是违法的,周杰再三嘱咐大家:“免费听课,互惠互利,这事千万不要对外头讲。”

此后,他讲课会不时偏离主题,聊点自己对未来的规划。这很吊人胃口,群里一阵骚动,一些人开始摩拳擦掌:

“什么时候开始啊?急死了!”

“我要报名!把这些年的亏损全扳回来,报仇雪恨。”

“那需要多少钱才可以参与呀?”

“我的钱真的在自己账户里吗?我自己操作,你怎么看得到?”

3

每天上午9点,周杰会根据昨晚和早晨的最新财经信息,分析当天大盘的走势,然后结合讲授的选股逻辑,现场挑选当日可以买进的股票。他一般要求大家只买进资金的10%,说这样好控制,而买入时机,他会陪着大家耐心等待。

一次,他选了一只数字货币股票,买入后没几天,连拉几个板。周杰很谦虚,说这是运气,不是水平,但我能感受得到他内心的喜悦和得意。

他信心满满地说,自己准备在授课期间选择20只股票,其中80%的股票要让大家赚钱:“在我提示买进到卖出阶段里,股价必须有一个明显的涨幅,至少有一个以上的涨停板。”

这牛皮吹得有点大,不过群里的人都激动了起来。

他继续说:“其实,赚钱只是表面的,我真正的目的是要让大家学会选股,找到选股逻辑,以后自己就能慢慢赚钱了。”

这话让人很受用,不一会儿,鲜花和鼓掌的图片就在留言板里刷了屏。

隔天,住在附近小区的妹妹给我打电话,问我每天在干嘛。自武汉封城以来,我们2个月没见了,只偶尔在微信里互相晒晒自己做的菜。

“我在学习炒股票。”我有点不好意思。

妹妹也是2015年被套在了股票里,不过她没有融资,跌了就“躺尸”,不像我,只能选择割肉平仓。本来在慢慢回本的,不料新冠疫情爆发,连续跌停,一朝回到解放前,亏了个底朝天。

妹妹说:“你还有这雅兴,还交钱学习炒股票,网上都是骗人的。”

我连忙申辩:“没交钱,是免费的。有个股票交流群讲的都是炒股的干货,我听过几次,感觉还有点意思。”我把柳会计录制的视频传给妹妹,让她抽空看看,学习下高手如何看盘、选股、买卖。

妹妹不以为然:“肯定是骗人的,世上哪有免费的午餐。”

我说自己暂时还看不出哪里骗人:“钱在你手里,看紧点,想骗还得你同意啊。”

“你这是火中取栗,悬崖边跳舞。”妹妹笑了,还是同意看一下视频。之后,我又把周杰前几天选的那只数字货币股票的前后走势给妹妹讲了下,她手头正开着电脑,点进去一看,叫了起来:“这也太牛×了吧?!莫不是他们在做庄?你买了多少?”

我只得承认自己没钱买,就是挂个眼科,过了个干瘾。

当天晚上11点,妹妹又打来电话,说她看了视频,感觉老师讲得真不错,实在。

“可我还是很奇怪。”妹妹在电话那头沉思着,“他们这么厉害,为什么不自己炒股?随便就能赚很多钱,何必在这里讲得白沫子横飞,还免费。如此辛苦,真的就是高尚伟大,为了拯救我们这种饱受煎熬被压迫的股民吗?”

我不知如何解释,只能干笑。妹妹动了进群学习的心思,她说自己没事做,只听课学习,不会参与任何买卖。我很怕她头脑发热,一时冲动,就强调了一句:“冲动是老虎,只准看不准动!”

妹妹欣然同意。

4

4月,赵坤分析股票的次数开始减少,开始有意无意谈自己主要操作比特币指数的炒作。群里的一些“老学员”就嚷嚷着让他指导炒这个,赚钱更快。

赵坤装模作样,半推半就地讲解如何做比特币指数,并开始现场操作。看起来很简单,只一会儿,他就赚了几千美元。反复几次,群里就炸开了锅,一些学员喊着:

“有这等赚钱的好事,还不教会我们,还去搞那些股票,任庄家宰割!”

“不懂呢,教教我们吧!”

“赵老师,我们跟着你炒这个吧。”

赵坤盛情难却,开始讲解这种指数的炒作技巧,还现场演示如何买卖,很快就赚了不少钱。不过他告诫学员:“不要急,慢慢来,要听指挥,乱操作可不行。”

言谈中,他很会设身处地站在学员角度考虑问题,显得善良,一切都是为了大家好。

像是安排好的,周杰的课堂也开始不安分起来。当他讲股票的时候,群里有些学员不耐烦了,让他讲点赚钱快的,“别的群天天炒指数赚钱,我们群里一点儿动静也没有,就挂眼科”。

周杰说自己也可以炒比特币指数,但他被请过来就是为了讲课,等待时机成熟,再带着大家去弄一只小票,让大家有点耐心。后来拗不过“老学员”央求,他现场做了几笔比特币指数交易给大家看,轻轻松松就赚了几万美金,看得大家眼睛放红光。

这时,群里有人又开始抱怨,问何时开始联手炒作之前说的那只股票,“说了这久了,莫不是忽悠人的吧?”

周杰说股票已经选好,有2只,暂时没确定最终弄哪只,但就这几天准备开始。他“被逼无奈”地说:“既然大家有要求,那就先做做比特币指数赚点钱,再开始弄股票吧。”

他让想做比特币指数的人在留言板打个“6”,看看到底有多少。很快,留言板上就是一大溜的“666”。

周杰说比特币指数的炒作,8千元1手,换算成1千美元,算是“起步”。要跟着他炒,至少买5手,即人民币4万元:“大家可以先试试,弄1手玩玩,找找感觉,但随后要真正操作,必须5手起步啊。”

周杰露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好像学员们的要求打乱了他原定的授课计划,他这么做实属无奈。

随后,周杰开始演示实战操作流程。

直播间里,有些人跟着他一起买卖,短短几分钟就赚了几千、甚至几万美元。太神奇了!我们都被深深吸引,看得心痒痒的。微信群里也不断有人聊今天赚了多少钱,有的甚至晒出交割单。

发财的机会近在眼前,不容错过,群里不少人开始蠢蠢欲动。群里有一个学员私下加我好友,说自己从前炒股亏了很多,最近听课学了不少知识,准备大干一番。他想把股票清仓变现,把钱全部投进去炒比特币指数,还问我行不行、准备怎么搞。

我感觉他就是一个托儿,但不好直接戳穿——万一他真是普通学员呢?毕竟天下之大,在股市中受伤害的人不少。

看群里很多人都在转钱,我问他:“你准备弄多少?”

“20万吧,这几天就弄好。”他很有信心。

后来,这人不时找我聊天,说自己在一个小城市做销售,疫情期间生意不好做。他问我是做什么的,我说自己就是一无业游民,啥也没干,“不是住在武汉嘛,现在封城,没一分钱收入,股票也亏得所剩无几,没办法清仓变现”。

听我这么说,他后来就再也没理我了。

5

不久,群里下了通知,说明天群就要解散了,转了钱做比特币指数的学员将移步新群继续学习,周杰也将从新群里挑人合作炒股。助理开始在群里发消息,要大家抢时间转钱,“倒计时开始,机会马上就没了”。

没多久,群里就不断有人开始贴出自己报名的截图。好家伙,海水不可斗量,这个群里有钱人多得是,几个人的截图都是20万、30万的,出手阔绰。

助理也给我发私信,让我赶紧报名:“反正钱也不多,如果有疑虑,可以先弄个几千元试试。亏不了的,放一百个心。”

我连忙给妹妹打电话,让她谨慎转钱,但发现手机占线打不进去。柳会计电话抢先一步打了进来,她开门见山地问我:“你做不做?群里乱哄哄的,像不要钱似的,都在报名转钱,我也动了心,不过怎么看都像是假的。要是一起合作炒股,我还可以接受,毕竟钱在我账户里。这个炒指数,得把钱转进去,风险太大。”

不愧是做财务的人,做事细心认真,凡事讲凭证,头脑再怎么发热也不轻易出手。我也说不清里面套路,便答道:“算了,我赶不上,发财是别人的,我挂个眼科也不错,以后有机会再说。”

随后,妹妹的电话打进来,语气很急切地说:“我准备试试。”

见她动了心,我就把柳会计的顾虑说了一遍,又讲了自己高中同学的故事。

疫情之前,那个同学也是进了什么股票交流群,认识了几个很牛的老师。一开始对方带着他炒股,他赚了点钱,但嫌太慢了,就开始炒什么指数,赚美元,有时一天能赚几千美元。同学让我也进群跟着玩玩,但没几天,他就打来电话,语气非常急迫和懊丧,说自己不小心操作失误,几分钟就被平仓了,本金全无。他想翻本,找我借几万元救急。

当时我就感觉他进了某种骗局,就随便找了个理由拒绝了。谁知这个同学自信又固执,完全不听别人的意见,只想借钱。他不分白天晚上的给我打电话,我被纠缠得受不了,只好把他的电话和微信全部拉黑。

谁知妹妹压根听不进去我的话,说已经向助手报名了:“群里那么多人都在买进卖出,炫他们的成交单,我还是想试下。说好随时可以转出来的,我只转8千元试试,骗了也只这么多。万一是真的呢?”

妹妹移步新群,新助理加了她微信,要了她电话号码,一步一步指导她如何操作。对方先给她发了一个比特币指数交易的链接,让她下载了一个APP,然后教她如何注册、转账、进行人民币和美元的兑换。

助理察觉到妹妹有点犹豫,就让她先试试,找找感觉,并告诉她APP里的钱随时可以进出,数额不限,没有任何风险。

于是,妹妹先转了8千元进去。她跟着老师操作,前后只花了几分钟时间,就赚了500美元——这简直像在捡钱,太容易了。妹妹很兴奋,不过还是有些不放心,就问助理:“钱可以转出来吗?”

“当然可以,你转100美元出去试试不就知道了?”

妹妹没听她的,偷偷转出了500美元,兑换成3千多元人民币,直接转到了自己的建行卡里。很快,助理打来电话:“不是说好转100的吗,怎么转了500?”她责怪妹妹不听指挥,不配合她的工作,弄得她很难堪,“本来起步需要4万人民币,我是因为看你人不错,才特别照顾的”。

助理让妹妹赶紧再转4万元进去,她就拉妹妹进新群,得到新的听课密码。妹妹拉不下面子,只好推诿说钱没到账——其实她只想用那8千元玩玩,或亏或赚就那几千元钱。

难道不进新的群就不能交易吗?交易权在自己手里,自己也可以操作呀。妹妹又试着自己做了一单,结果,网页突然显示金额为零,被强制平仓了。妹妹急了,才明白这哪是在炒指数,分明就是有人在后台控制——所谓赚钱亏本,都是后台做出来的。

妹妹非常生气,要求助理赶紧退钱,助理不理她。妹妹就在群里发了一个自己被平仓的信息,说平台有问题,“这是个骗局”。

很快,助理就给她发私信,警告她不要胡言乱语,平仓是自己操作导致的,不要在群里散布谣言,影响别人。这下,妹妹更生气了:“怎么可能呢?几千块钱一下子就一分不剩了!”

群里一阵骚动,几个学员私加了妹妹的微信。其中一个中年妇女说她已经报了名,正准备转10万元到指定账号,问出了什么事?妹妹说:“千万不要转钱了,绝对是骗人的,太邪乎了。”

她把自己的操作经历讲了一遍,对方连声感谢:“太及时了,就差一点,不然我就被骗惨了。”

她们正说着,我、柳会计、妹妹都被踢出了大群。

无奈之下,妹妹只好给助理打电话:“赶紧把我的钱退了,不然我去报警,你们这是诈骗!”

助理也不再客气,往日的温柔不见了,彻底翻了脸:“有本事你去告吧,我等着!”

妹妹气得吐血,我一时也找不到什么话来安慰她,后来妹妹叹着气自言自语:“报个鬼的警,什么证据也没有,我自己都说不清楚。再说,唉……”

我知道,妹妹大概不想让丈夫知道自己被骗了钱。回头看,这骗术十分拙劣,说出去丢人现眼。

我很内疚,妹妹出事我有责任,明知道其中有局,自己往里头钻不说,还把她带进去,让她受了损失。柳会计和妹妹也很熟,也后悔不该拉她进群学习。她做事太冲动,自以为玩得过骗子,哪知自己的每一步都在骗子的套路里,在他们的算计中。

为了得手,骗子前期做了大量的铺垫。他们把每一个细节都设计好了,可能每句话都是有稿子的,按照自己的节奏,一步步将人圈进去,一点点吃掉,最后连骨头渣也不剩。

6

半年后,妹妹来我家吃饭,说自己的建行银行卡被锁了,“刚去了银行,他们说我参与了洗钱。我平时循规蹈矩的,身份证也没离过身,不可能被盗。想来想去,只可能是那件事,一定有人报了案。可我不是有进出的交易吗?”

“和银行解释下嘛,你也是受害者,被骗了5千元,情节也不轻啊!”

“说了没用,银行管不了,这事得公安局说了算,是他们把我拉入黑名单的。问题是,我到哪里找他们(骗子)?估计那案子还没结案吧。”

网络诈骗取证很难,我经常接到一些诈骗电话,收到一些诈骗短信,人都麻木了。老是想,如今骗子那么多,一定是老百姓很好骗,又很难被抓到,否则怎么会那样猖狂?

妹妹叹口气,说:“偷鸡不成蚀把米,我的信用还成了问题,你说冤不冤?”

我把这件事讲给柳会计听,她有点不相信:“能做到这一步,银行也能看出是你妹妹是被骗了啊。流水就很清楚,进的少,出的多,移出黑名单哪有那么难?幸好被骗的钱不多,就算是买个教训了。当时我们都动了心,也差点被骗。”

柳会计说的是实话,如果当时我们手头活络,估计也会试试。在赚钱的诱惑之下,我们都是笼中的小鸟,只是幸运点,逃脱了被宰割的命运。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本文系网易文创人间工作室独家约稿,并享有独家版权。
投稿给“人间-非虚构”写作平台,可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提供单篇不少于3000元的稿酬。
投稿文章需保证内容及全部内容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人物关系、事件经过、细节发展等所有元素)的真实性,保证作品不存在任何虚构内容。
其它合作、建议、故事线索,欢迎于微信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本文题图选自电影《窃听风云》,图片与文章内容无关,特此声明。

其他推荐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