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 | 未成年人的初恋,在家长眼里值20万

2021-01-25 10:46:35
1.1.D
0人评论

本文系网易“人间”工作室(thelivings)出品。联系方式:thelivings@vip.163.com


几天前,我无意中看到一条新闻:某女子约会后以遭强奸为由,3年报警257次,最终因敲诈勒索罪被判刑。

这条新闻将我的思绪勾回到2015年,彼时我进入基层刑警中队不久,便遇到了一次对刑警侦查员的“终极考验”。

1

2015年国庆节,基层刑警中队为照顾已成家的民警,便安排刚入警的小光棍值班。可能是魑魅魍魉也都回家过节去了,那天将近入夜,我们辖区内也没出现任何异样。

我、老王、小蔡正商量去哪儿解决晚饭,分局指挥中心突然下派警情,说有人在银行家属院内被殴打、强奸。强奸案属于“八大罪”之一,刑侦系统内极为重视,侦查中证据采集、笔录询问都是细致且繁琐的工作,而且市局要求基层刑警队在接警后要立刻处置展开侦查,还要在规定时间内向市局领导汇报案情进展情况。

然而,此时的刑警中队只有3名新警值班,经验不足,但我们还是按照规程迅速分工:我负责在队里留守,接待报警人和被害人,并向值班的中队领导实时汇报情况、请求支援;老王和小蔡去抓捕嫌疑人——报警人说,强奸自己女儿的人是某个大型饭店的员工,就住在银行家属院,还提供了详细地址。

老王、小蔡带上装备迅速出发,我也赶紧联系正在休假的中队长,听到消息,他赶忙指导我做好前期侦查工作,并指示中队指导员赶回支援。指导员是距中队最近的领导,可赶到至少也要一个小时。我这个生瓜蛋子犯了愁——如果嫌疑人抓到,我们就要给被害人、证人、嫌疑人同时制作笔录,要配合技术队进行现场勘验,还要报录审批一整套法律手续——仅凭我们仨,这些工作绝对不可能迅速完成,而且极易出现纰漏。

我正拧着眉头,一群人来到中队,除了受害的女孩外,她的父母、舅舅舅妈都过来了,瞬间把狭小的接警室挤满了。还没等我开口,女孩的母亲就怒气冲天地嚷:“整个公安局怎么就你一个人?没有老警察吗?”

“我的同事都出去抓人了。”我拿出严肃模样,“我姓张,你们的案子我负责,先让被害人把详细情况和我说下。”

得知整个中队只有我一位民警,女孩母亲竟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我女儿被那个混蛋骗到房子里给强奸了,你看怎么办吧!”

这时我感觉有些不对劲,女儿被强奸,当妈的竟然还能笑出来。而且,整个接警室里的气氛也变得十分诡异——女孩始终低着头,像是犯了错误似的,把脸藏在长发下面,挨着父亲坐在条凳上一言不发;她的舅妈和母亲像是来刑警队兴师问罪的,并排站在我面前,用鼻孔瞪我;女孩的舅舅则在院里不停地打电话,隐约能听到“找律师”、“找关系”之类的词。

孩子被性侵,家属的情绪可以理解,我对女孩母亲说:“您不用着急,让被害人自己向我陈述事情经过,比您讲的清楚。”

“我女儿才16岁,你就让她讲这些事?”女孩母亲眼睛瞪得像铜铃,“你们不去抓人,还问什么话?是不是不想管我家的事?”

说实话,我真没看出女孩只有16岁——她身高足有1米7,体态魁梧,外加一张大脸盘,乍看上去就像一个成年女子。我只好耐心向女孩母亲解释:“刑事报案是个严格、严肃的司法流程,虽然您女儿是未成年人,但也需要她自己来叙述案情,这才方便我们侦查机关来核实经过收集证据。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您是监护人,需要全程在场……我的同事已经去抓人了,您怎么能说警察不管呢?”

女孩母亲还想还嘴,女孩的舅舅打完电话进来了,见状立刻拦住。我刚要夸舅舅明事理,没想到他把头转向我,眼神略带威胁:“张警官,城南区的徐XX律师您认识吧?我和徐律师很熟,你们的办案流程我都懂,千万不要办人情案!”

他口中的徐律师,是一个刑事辩护律师,在我们市很有名,曾经状告公安机关并胜诉。所谓的“人情案”也不过是暗示我不要收受嫌疑人的贿赂,否则就法庭上见。

2

按规定,做询问笔录时必须要有两名侦查员在场,老王和小蔡还没回来,我便多留了个心眼,以了解情况为由,将女孩和她母亲带到了办案区——监控可以留下全程录音录像资料,好作为日后的证据。

女孩名叫吴小慧,自从来到刑警队,她始终在低头抽泣,说话就像蚊子叫。她的户籍在本市下属的小县城,14岁初中肄业就来到市区某中专技校就读,由舅舅照顾。

我们所在的这座西北小城,经济发展滞后,很多十四五岁的孩子觉得读书无用。吴小慧也是其中一个。她上了几个月的技校便执意要外出打工挣钱,之后去了一家服装厂。

半个月前,她通过QQ认识网友岳大强,今天,岳大强邀请她去家中做客,然后兽性大发强奸了她。

我问:“你的手机还在吗?我要看一下你和嫌疑人的聊天记录……”

话未说完,她母亲便插嘴:“你这一说我才想起来,你的手机呢?”

吴小慧支支吾吾,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她母亲便扯着嗓子向办案区外喊老公。吴小慧的父亲闻声冲进办案区,终于说了他来到刑警队后的第一句话:“哎呀,手机落在咱们吃饭的米粉店了!”

他们说,吴小慧被强奸后回家跟舅舅求助,舅舅通知了他们夫妇,全家人聚齐了吃了顿米粉,才来到刑警队报案。

我觉得不可思议:“你们还有心思吃饭呐?米粉店在什么位置?您放心,我肯定能找回你们遗失在米粉店的手机。”

“哎呀,都这么长时间了,肯定被人捡走了。”吴小慧的母亲说,“你就把我女儿被强暴这事处理好就行了,手机的事你不用管!”

我满脸严肃,说不行,吴小慧和嫌疑人通过QQ联系,这是重要证据,必须要找回来。这时,吴小慧猛地抬起头,明显慌了:“我……我把聊天记录都删除了。”

我说没事,可以找技术部门恢复。此话一出,吴小慧嚎啕大哭,她母亲起身就骂,说我吓到孩子,要去投诉。听到叫嚷,吴小慧的父亲、舅舅舅妈都冲了进来,她舅舅更是诬蔑我收了嫌疑人的贿赂,扬言要“扒了我的皮”……

整个办案区里哭声、骂声响成一片,种种不正常的迹象让我判断这起强奸案十有八九是假案——吴小慧和嫌疑人岳大强的关系可能不是网友这么简单。可当时的我还是太嫩,面对张牙舞爪、龇牙咧嘴的家属,心早慌了,正思考着如何脱身时,老王和小蔡押着嫌疑人岳大强回来了。

岳大强也是未成年人,目测只有十五六岁,他个子不高,但长相俊美,颇似某个当红的男明星。吴小慧的母亲看到他,怒发冲冠,抄起挎包就要打,但被老王警官凌厉的眼神给吓了回去。

由于嫌疑人尚未成年且监护人不在场,我们没给他上铐,只是找了间带监控的处置室让他坐下,由小蔡看管着。老王把我拉到另一间办公室里讨论案情,我揶揄他:“这就是你抓的悍匪?这悍匪多大岁数?监护人不在,咱们可什么都做不了。”

老王说,岳大强刚满15周岁,是辖区一家酒店的后厨勤杂工。案发地“银行小区居民楼”是那个酒店租的员工宿舍,整间住了12个人。岳大强住的杂物间里有张上下铺,他的室友也被口头传唤,正在来中队的路上,“总之,以我初步了解,这起案子不是强奸”。

我说自己也看出来了,只是吴小慧很不配合,岳大强的监护人也不在,我们连笔录都没法做。老王提出可以让小蔡先探探岳大强的口风,岳大强的室友刚满18周岁,我们可以先给他做笔录,“我就不信,在12人的集体宿舍里进行‘强奸’,他室友能毫不知情?”

3

对于刑事侦查员来说,强奸案中最为棘手的一点是“诬告有罪”。

现实中,我们遇到的“强奸案”里有不低的比率都是女方诬告,起因大多是“事后”女方要钱,男方不给;或是偷情被发现,女方迫于压力,为“自证清白”便告男人强奸;更有甚者因在过程中“不爽”就报案。基本上,只要女方坚持说自己被强奸,并可提供相关证据,那男方便会成立涉嫌强奸。即便是诬告,最后大都是男方给钱了事,当然也有少数倒霉蛋有口难辩,被判了刑。

办这类“诬告强奸”的案子,对警察来说是一种考验——如果完全依照女方的说法将男方刑事拘留,便有可能冤枉好人;如果先入为主判断男方无罪,那女方和家属大概率会去投诉、举报、上访,扰得办案警察不得安宁,甚至被记过、停职。

所以,侦查员必须得找出女方笔录和证据中的漏洞与矛盾。

我硬着头皮又回到办案区,装出胸有成竹的样子和吴小慧的母亲说:“嫌疑人的父亲正在赶来的路上,你们有要求(到时)就和嫌疑人父亲说,我去做笔录——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吃亏。”

吴小慧母亲大概没料到我会直接说出他们内心的真实想法,一时不知该回什么话,倒是吴小慧的舅舅立刻反应过来,满脸笑容:“我懂,我懂!将来得了好处,少不了您的,您忙!您忙!”

我转身离开,和老王一起去询问岳大强的室友。

这个年轻人姓李,和岳大强在一起住了1年多,很是熟络,他告诉我们,大概在8个月前,岳大强在一家黑网吧里刷夜时邂逅了同在那里上网的吴小慧,两人认识没多久,吴小慧便主动追求容貌清秀的岳大强,直到案发时,两人的情侣关系至少已维持半年以上。

国庆节饭店生意红火,吴小慧所在的工厂却放假3天,国庆节前一晚,吴小慧主动找男友岳大强,表示假期自己要在酒店宿舍住,陪他。

“这是男生宿舍,她一个女孩不方便。”小李说:“我下班回到宿舍就让岳大强带吴小慧出去开房住,免得影响其他同事。”

就这样,岳大强带着吴小慧离开,找了一家小旅店住了一晚。第二天上午,也就是国庆节当天,岳大强又带着吴小慧回到了宿舍——因为节假日旅店房价飙升,二人工资微薄,心疼开房钱。

因为酒店加班,岳大强也没时间陪吴小慧,便提出送她回家,等节后再去找她,可吴小慧死活不同意,非要留在宿舍住一晚。室友小李开始死活不同意,但架不住吴小慧苦苦哀求。

小李告诉我们:“我还嘱咐吴小慧,晚上不要出幺蛾子,但晚上,还是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我的精神紧张起来。

那天晚上10点,小李和岳大强下班回到宿舍,累得要死,便早早关灯准备睡觉,可吴小慧非要和男友亲热。小李躺在上铺觉得烦躁,突然听到下铺发出惨叫——吴小慧突然来了例假,鲜血染红了一大片床单。最后,小李拿出了自己的替换床单让二人使用,才度过了这尴尬的一晚。

天亮之后,岳大强执意要让吴小慧回家,可吴小慧却想把床单洗干净再走,岳大强也没多想,便和小李上班去了。下班回来,吴小慧还在,她说自己要回家换身衣服,之后再来找岳大强。

小李只好请他俩出去吃了顿麻辣烫,吴小慧吃完后坐公交车离开,小李和岳大强回宿舍,第二天醒来照常上班。

只是,小李感觉岳大强这天明显有什么心事。晚上7点多,警察就到酒店后厨将岳大强带走了。

4

我们询问小李的时候,小蔡那边也没闲着。他查看了岳大强的手机,找到了两人的QQ聊天记录。

从记录上看,吴小慧和岳大强成为“好友”已半年多,用的还是情侣昵称和情侣头像,聊天记录中还有不少“虎狼之词”,大多数情况都是吴小慧向岳大强求爱。

结合聊天记录和问话,小蔡初步断定,这对少男少女早在4个月前就发生过性行为,且很频繁。我们迅速将此情况汇报给正在路上的指导员,指导员回复:“先收集证据,稳住吴小慧一家。”

岳大强的父亲随后也赶到了刑警队。相比吴小慧一家的飞扬跋扈,老岳态度谦恭,小心翼翼地问自己的儿子犯了什么事。我把案情简单讲了一遍,老岳长叹一声:“唉,您不用说我也明白,她家不就想要钱嘛。也怪我没看好儿子,他们要多少钱?”老岳是个木工,收入不算低,应该有些存款。

此案固然违反社会良俗,但法律并没有规定已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自愿发生性行为是犯罪,既然没有犯罪情节,岳大强和家人也不需要承担责任。

“您跟我们去办案区给你儿子做笔录吧,我们会弄清事实。”我说。

经过对岳大强的询问,笔录内容和室友小李所说的经过完全符合。我们还问出了新情况——在国庆节前夜,两人外出开房时,吴小慧的舅舅和母亲就不停地打电话催她回家,并询问她在什么地方。当时吴小慧只想和岳大强在一起,前面还只是敷衍,后来干脆将手机关机了。

根据这个细节,我们通过接处警登记平台找到了当晚吴小慧舅舅去辖区派出所的报警记录,他声称吴小慧被人拐骗后失踪,老王联系了当时接警的派出所治安民警,对方反馈说,他们了解到吴小慧不存在被拐卖或是绑架的情况,只是自己不愿意回家,便拒绝对这起“拐卖案”进行立案侦查,没想到她舅舅又报警称强奸,跑到了刑警队。

现在只剩“被害人”吴小慧的笔录还没做,可我们明白,她迫于家人的压力,肯定不会说实话。我们仨商讨了一下,决定先给吴小慧的母亲做一份证人笔录。

可能是我刚才那句“不会亏待你们”起了作用,吴小慧母亲在做笔录时异常配合,但描述却出现了新版本,她说吴小慧从国庆前夜便失踪了,之后哭哭啼啼地回到舅舅家里,说自己被网友绑架强奸,于是来到刑警队报案。

我们又给吴小慧的舅舅做了份笔录,他讲的内容更加离奇,丝毫没有提他曾经去派出所报案的事,只称自己的外甥女失踪后他很着急,多次寻找未果,又说外甥女回家后就冲进卫生间洗澡,他发现外甥女的裤子上有血迹,便问出来她被变态网友绑架凌辱了3天……

听着吴小慧的舅舅满嘴跑火车,我真想把吴小慧发给岳大强的那些虎狼之词的截图直接拍他脸上。我耐着性子和老王做完笔录,让吴小慧的舅舅签字,并问:“岳大强的父亲已经有赔偿意向,你们想要多少钱?”

“我外甥女这事没20万,解决不了。”吴小慧的舅舅狮子大开口。

“你这要的太高了。”老王一本正经地说,“对方说了,如果要价太高,他就让自己儿子去蹲监狱,一分钱不给你们!”

吴小慧的舅舅一听,似乎有些慌乱:“他这人怎么能这样呢?他好歹是还个价嘛!能商量,能商量……”

5

中队指导员终于赶回来了,我就像见了救星,立刻把笔录递过去,并将简要案情复述一遍。指导员差点被我气笑了:“就是借着被强奸的名义勒索钱财,你们哥仨能做出4份60多页笔录、把一个挺简单的事情弄这么复杂?”

我满脸愁容:“您是不知道吴小慧的家人有多厉害,在办案区恨不得活吃了我!现在吴小慧咬死是强奸,我也不能把岳大强放了吧!”

指导员说:“也怨不得你们,以现在的执法环境,能不能办好一起诬告强奸案,是对咱们的‘终极考验’。这案子‘办不好’,‘嫌疑人’万劫不复;‘办好了’,可能咱们就万劫不复了……”

现在的情况是,我们明确知道吴小慧一家在对岳大强进行诬告,并收集了直接证据,可就是没有任何办法能让吴小慧收回控告。指导员让我和老王去办案区,将吴小慧的父母和舅舅舅妈全部叫到办公室商量赔偿的事,他去找吴小慧单独聊天。

听说要商量赔偿,吴小慧的家人很兴奋,立刻都跟我来到办公室。我暗示他们,现在已经确定吴小慧和岳大强是情侣关系,没成想吴小慧的舅舅大言不惭,说自己咨询过徐律师,甭管是情侣还是夫妻,只要咬死违背自己的主观意志,那都算强奸,“这和男方女方的身份没有任何关系”。

我对此不否认,继续听他们提要求。吴小慧的母亲以为对方已经打算赔偿,便把真实想法透露了不少,总结下来就是:吴小慧年纪尚小,不可能谈婚论嫁,也不可能拿到彩礼,但女儿不能白和这小子睡觉,必须要点补偿。

正在我和老王疲于应付时,指导员突然推门进来,意味深长地对众人说道:“咱们给吴小慧去做个笔录,才能商量下一步赔偿的问题。”

吴小慧的母亲听罢高兴得很,跟着我和指导员进入询问室。吴小慧坐在椅子上,已经没有了开始悲痛欲绝的神色,反而表情坚定,颇有“壮士断腕”的感觉。

我知道,事情已经有了转机。

“你是否遭受到了强奸?”指导员问。

“我没有被强奸。”

“那你为什么要来刑警队说自己曾遭受岳大强的强奸?”指导员问。

“是我妈妈和我舅舅让我这么说的……”

话未说完,她母亲起身便骂:“你个小兔崽子,瞎胡说什么!”

我一声怒喝:“请监护人不要打断询问!”

吴小慧的母亲不依不饶,把女儿从凳子上直接拽起来:“再胡说,我打断你的腿!”

但吴小慧眼神坚定,冲着我们大喊道:“我是自愿的!岳大强是我男朋友!”

听到询问室中的叫喊,吴小慧的父亲和舅舅舅妈又冲了进来,刚要发作,就被指导员厉声呵止:“这是刑警队,请你们注意自己的言行!现当事人已经明确表明自己没有遭到强奸,这和我们的侦查结果相符,如果你们继续胡闹,坚持要赔偿,那你们就涉嫌诬告陷害和敲诈勒索!”

她舅舅不服气,瞪着眼睛说吴小慧才是个16岁的孩子,她说话没有法律效力!

“吴小慧虽然未成年,但在笔录上具有和成年人一样的法律效力。”指导员声音平静,却带着不可置疑的底气,“但如果未成年人受到监护人威胁、指使所做的笔录,反而没有效力,你们好自为之!”

最终,吴小慧一家只能悻悻离开了,临出大门,她母亲还不忘对我们破口大骂。我气不过,问指导员,能不能按照妨害公务或诬告陷害对她进行行政拘留,但被指导员拦住了——面对这种无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岳大强的父亲则对我们千恩万谢,说洗脱了他儿子的嫌疑,免去了牢狱之灾,堪比岳大强的再生父母。

指导员说:“吴小慧父母虽然对你进行诬告陷害和勒索,但没有造成严重后果,还够不上是犯罪。但如果他们继续骚扰你,诋毁你的名誉,可以去人民法院自诉他们对你儿子进行侮辱诽谤,该维护的权利还是要维护。”

“人家不告我就烧高香了,我哪敢去告人家!”岳大强的父亲狠狠地拍了儿子脑袋,“你给警察惹了多大麻烦,快给警察叔叔道歉!”

对于未成年人发生性行为这事,我不想评论,只是对岳大强说:“男孩子出门在外要保护好自己,你才15岁,回去上学吧。”

岳大强毕竟只是个少年,被带到刑警队,抖如筛糠、精神恍惚,只是简单地“嗯”了一声。

老王直言不讳:“你小子年纪轻轻不学好,以后还敢谈恋爱吗?”

此话一出,岳大强嚎啕大哭:“我这辈子再也不找女朋友了……”

这起诬告强奸案整整用了3个多小时才处理完毕,我和老王、小蔡没顾上吃饭,饿得前心贴后背,于是买了泡面来到监控室,边吃边看指导员用了什么神奇的手段让吴小慧迅速转变口风,说了实话。

只见指导员进入询问室,并没有和吴小慧讲法律,而是摆出知心大叔的样子问:“你爱他吗?”

吴小慧茫然地抬头,指导员又谈起了人生:“初恋是很美好的事,是一生都值得怀念的最美好的回忆。但你们年龄尚小,没有处理事情的能力,现在犯了错误,你妈妈让你对你男朋友进行诬告,这不是处理错误的方法,你要想好,如果你坚持报案,那岳大强可能就会被判刑,一辈子都记恨你。”

吴小慧开始松动,指导员趁热打铁,和吴小慧说了10多分钟的青春期恋爱观和价值观。之后,他向吴小慧表示,说她如果和警察说实话,维护自己这段美好的初恋,那她就堪比电视剧中的女主角,为了爱情勇于反抗家族强权。

就这样,吴小慧不但跟指导员说了实话,还坚决配合我们做笔录。

至此,我们对指导员膜拜至极。

尾声

此案过去1个多月,本以为已经结束了,没想到吴小慧的舅舅真的雇了律师,向市局督察部门、区检察院和信访部门同时进行投诉,说我和老王收受贿赂,包庇强奸嫌疑人,让强奸犯逍遥法外。

为此,市局督察和检察院侦监部门专程派组来到刑警中队对此事进行调查。我和老王早有准备,早已把所有笔录装订成卷,把同步录音录像刻制成光盘,以应对调查。由于前期证据收集得足够扎实,督察和检察院自然也不可能找出问题,投诉最终不了了之。

作者:城南巡捕

编辑:沈燕妮

题图:《第三度嫌疑人》剧照

点击此处阅读网易“人间”全部文章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

投稿文章需保证内容及全部内容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人物关系、事件经过、细节发展等所有元素)的真实性,保证作品不存在任何虚构内容。

关注微信公众号:人间theLivings(ID:thelivings),只为真的好故事。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