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终于有人明白她的美

2021-10-03 14:40:34
0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谈心社》栏目(公众号:txs163)出品,每天更新。

这几年,倪虹洁演过各种各样的角色。

成熟的、独立的、抓马的、苦情的、充满控制欲的……

在国庆上映的《我和我的父辈》,她饰演中国大陆第一支广告的女主角。

苏婷的经历和倪虹洁有点像,住在小弄堂里,又因为长得漂亮被拉去拍广告。出演《父辈》前,倪虹洁刚和徐峥合作了一部《爱情神话》,而她小时候恰好拍了几支家喻户晓的广告。徐峥一合计:那就是倪虹洁了。

在影片里,苏婷的戏份不算多,只有寥寥的台词。倪虹洁为她专门写了一份人物小传:“‘我’是什么长相,‘我’的梦想是什么,说话的时候要有什么样的肢体语言?为什么‘我’会在这个弄堂里待着,独自抚养一个女儿?”

在片场,她拿着剧本、带着自己的理解与导演商量:“不对,不对,苏婷从小就是弄堂一枝花,漂亮的自信的,应该不是这样的性格……”

镜头关上,拍摄结束。

那个细致认真、甚至有点倔的“倪虹洁”立刻消失。

如果说,片场里的倪虹洁多是较真的、心无旁骛的;那么生活里的她几乎是另一个极端。

俏皮、不安分、古灵精怪——这是镜头外的人们对她最多的评价。

明星谈心社采访倪虹洁,她展现出的一面让我们很意外:用“缓慢老去”形容她是不合适的,非要说的话,她更像青春期的女孩,持续地野蛮生长着。

倪虹洁:我希望未来身上有更多标签 (来源:网易谈心社)

点击观看视频↑

01

《武林外传》的评论中,有一条这样对祝无双的性格分析:

一个看上去最懂事、最热心肠的姑娘,往往是因为没有得到足够让她撒娇任性的宠爱,所以才最明白如何察言观色,才能不被人冷落。

这一点与倪虹洁的童年有点相似。

从幼儿园开始,倪虹洁就是借读生。再加上她从小在奶奶和姑姑家寄养长大,较同龄人而言,更加敏锐和早慧。

在那个相对闭塞、物质匮乏的年代,人们对外来的任何人和事总是高度关注的。倪虹洁偶尔会成为别人的谈资,聚在她周围的目光也并不全是友善的。

或许是小时候有过被孤立的经历,潜在的自卑情绪一直延续到长大后。即便是因为《武林外传》走红,倪虹洁也一直觉得:去争取到一个机会是很难的,即使她有能力做得到。

“我总是自己安慰自己。就像选角色一样,我或许能驾驭,但我觉得我不能去选,因为我得不到。

这种懦弱是小时候就培养出来的。”

倪虹洁第一次在演戏上被许多人表扬,是在2013年的《蓝色骨头》。

那时候,倪虹洁已经三十多岁了。

相较于其他演员的步履匆匆,倪虹洁走得更缓慢、淡定一些。她更爱藏在人群里,除了演戏,她一点也不享受成为别人的焦点。

有一次出席活动,倪虹洁穿着黑色礼服和高跟鞋——这与平日里的穿着相差很大。经过走廊的时候,别人看过来,她心里特别不自信。

她形容那种感觉,“如坐针毡,难受。”

演员总要面对群众和目光,但是倪虹洁始终不太习惯,“老有人认出我来,还要问我:我们可以合影吗?你拿多少钱呀?你现在怎么样?你在拍什么戏?我觉得好不自在呀。我就特别喜欢坐摊儿上吃烤串什么的,但如果有人看着我,我就一瞬间觉得这个东西都不好吃了。”


她向来是个没有安全感的人,从小就没什么家的概念。工作性质的缘故,也没有比较安稳的日常生活。

她永远在漂泊,永远游走在这个宾馆中、那个宾馆中,永远大包小包的、带着所有的家当。

如果有人找她帮忙,她几乎不会拒绝,也很少会主动麻烦别人。哪怕是在事业处于低谷、在生活中遇到任何不开心的时候,倪虹洁也习惯先在自己身上找毛病。

“比如一个电影,需要我邀请自己的长辈或者别的导演,我相信我邀请他们,他们一定会来,因为他们邀请我的时候,我每次都去。但是,我特别怕麻烦别人,我不知道人家会不会觉得很麻烦,我没有去张这个口……”

有一天倪虹洁发现,她前40年好像都挺委屈自己,总觉得一句拒绝的话出口,人家就会不开心,所以她总告诫自己,没事就忍忍一下吧。

她以为这样对大家都好,但其实不是的。

时间一长,她渐渐悟了:如果自己不开心,却违背心意去了,身边的人也会替她不开心。既然总有人要不开心,那不如拒绝掉——只要善待喜欢自己的人就行。

这些感触,最终都姗姗来迟。

也因此,在40岁的时候,一个对自我更正视、更了解的倪虹洁,再回望祝无双这个角色,才觉得自己真正理解了无双:

“我没有把无双身上的那份可怜、孤独感,以及她为什么永远在寻找爱的原因给找到。当时年轻,没有那么多感触,再回头看,觉得挺辜负她的。”


提及这些往事,她的脸上有一闪而过的失落。

02

倪虹洁自认为是个成长缓慢的人。

对于很多事,她的接受和理解都有点滞后、有点迟钝。

比如,从小对外貌没有什么认知,直到自己被找过去拍广告、火遍全国,她才意识到:原来我是上镜的。

比如,一起拍《武林外传》的演员都通过各种方式继续火了,唯独她还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和山上的狗说话,去开客栈,买一匹马,在山里晃晃悠悠。

对于演戏,她也有一种“迟到的热爱”。

在《蓝色骨头》之前,倪虹洁坦言自己对演戏缺少一种热情,总觉得离开家去剧组的三四个月是特别煎熬的。即便是在《武林外传》的剧组,大家虽然像一家人一样相处,但那种快乐的来源是剧组的人带来的氛围,而不是演戏本身。

“在一个很愉快的氛围内,半年一下子就过去了,一年也一下就过去了,什么都没感知到。”

有一段时间,倪虹洁每天照着镜子会陷入迷茫,“一天天岁月流逝,我没有什么戏接,天天在家里待着。我要用什么来养活我自己?我还要坚持做演员吗?”

直到崔健找到她,让她去做《蓝色骨头》的女主。

这部戏比以往任何一部都要吃力,却给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快乐。

每一个点、每一个细节都在她脑子里。不用刻意去想,只要呼吸着熟悉的空气,闻到熟悉的味道,或是听到某个熟悉的音乐,她都会即刻想起那个美好的片段,一节一节的片段。

这份由演戏本身带来的快乐,让她改变了心态:

“不管什么样的角色给到你,不管有没有词——没有词也没有关系,你就去,因为前十多年你没有做好、没有努力,所以你现在就是该这个样子。

从头开始吧,把原来的自己给扔掉吧。”


重新开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观众心目中的倪虹洁,称得上是“妈妈专业户”:

一位网友做过统计,《过春天》里倪虹洁演黄尧的妈妈,两人相差16岁;《摩天大楼》里,倪虹洁演Angelababy的妈妈,两人相差11岁;《第二次人生》里,倪虹洁演王媛可的妈妈,两人相差6岁……

后来,在《我就是演员2》中,倪虹洁主动补充了一条:“我还演过芦芳生的妈妈,我们同龄。”

在采访里,我们也问起她,是否介怀一直接这类角色。

她显得并不在意:“不是谁都能演好母亲的,一千种人可能有一千种性格,每一个妈妈都是不一样的。而且,好演员不会被一个角色框住的。”

“岁月不是白给你的,它可能会在你脸上划伤皱纹,一条一条加上去,但是你的思绪、你的想法、你对事情的判断能力和感悟能力也会递增的。”

最让社长印象深刻的,是倪虹洁谈及少女感时,不抨击、也不焦虑的态度。

“少女感——是一种小朋友的好奇心,我总是相信,当你去夸奖长得特别好看的树的时候,它可能会多活几百岁。你去跟他说哇你长得好漂亮,叶子好绿啊,你怎么长那么好,我觉得它一定能听见。”


在任何关于流量困境、年纪焦虑的问题上,倪虹洁的情绪总是舒展自然的。

她没有任何不快,以一种轻松的、旁观者的疏离,轻轻拿捏住这些问题。

全程采访中,她唯一一句带着点抱怨的话,是“我今天穿得太正经了,因为一会要拍东西,他让我不要动,头发会乱。”

倪虹洁扯了扯身上的衣服,“太紧了、太正经了。”

她身上总有一种小姑娘的劲儿:

比如走在路上,会因为某件小事,突然神经质地大笑;比如在工作疲惫时,爱用打游戏的方式放松。比如还是对这个世界的防备心很弱,总是很轻易就相信别人说的话。

在人人感慨“中年女明星不容易,只能演妈妈和婆婆”的大环境中,她让我们感受到一种难得的真诚和妥帖。

“芸芸众生大都这样,工作,生活,工作,生活。一天又一天,嘻嘻哈哈,日子就过去了。”

一切如过眼云烟,没什么大不了。

谈心社,这里是年轻人谈心的地方。微信搜索“谈心社”关注我们,倾诉你的故事吧。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杂家 更多有趣内容

谈心社

深夜谈心 彼此相遇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杂家 更多有趣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