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孙小果服刑过的监狱 狱长主动投案

0
分享至

云南建水监狱监狱长余世国、楚雄监狱原监狱长耿军华,于近日相继被查后,小龙潭监狱原监狱长王春华坐不住了,他选择主动投案。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其在担任云南省第二监狱监狱长期间,“昆明恶霸”孙小果在该监狱减刑两次后出狱。

王春华出生于1961年4月,丽江人,长期在监狱系统工作,曾任丽江监狱监狱长、省第二监狱监狱长、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

2016年9月,王春华晋升副厅级,次年兼任小龙潭监狱监狱长,今年1月才卸任。

值得注意的是,他在担任云南省第二监狱监狱长期间(2011年3月卸任),孙小果也在该监狱服刑。就在孙小果出狱前,即2010年3月,时任第二监狱监狱长的他还被表彰为“全国监狱劳教工作先进个人”。

电视专题片《正风反腐就在身边》披露,孙小果在云南省第一监狱总共减刑3次,2009年1月转监到云南省第二监狱,在二监又减刑两次,于2010年4月出狱,实际服刑时间只有12年5个月。之所以中间要由第一监狱转到第二监狱,是因为违规减刑遇到了阻力。

时任云南省监狱管理局政委罗正云说,2008年孙小果的继父李桥忠给自己打过一个电话,说孙小果在一监减刑未能得到通过,主要是一监的一个纪委书记叫何绍平持不同意见。罗正云等人只好将孙小果转到第二监狱,绕过何绍平继续操作。

上月底开始,全国第一批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中央第十二督导组进驻云南,开展为期三个月的驻点督导。包括王春华在内,云南近期已有3名在任或卸任监狱长被查,另外还有2名监狱系统干部被双开——

4月9日,建水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余世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驻云南省司法厅纪检监察组纪律审查,接受临沧市监委监察调查;

4月19日,楚雄监狱原监狱长耿军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4月20日,云南省建水监狱原督查专员吴申云被开除党籍和公职,通报称其大搞权力寻租,索要、收受他人财物;

4月21日,安宁监狱原党委书记、监狱长张勋被开除党籍和公职,通报称在组织对其违纪违法问题核查期间,请“大师”看风水、做法事帮其“转运”,并涉嫌受贿犯罪、玩忽职守犯罪。

相关报道:

执行死刑前的孙小果哭了:18岁就轮奸妇女 帮空姐出头 将人膀胱踢裂

3月30日晚,由全国扫黑办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摄制的6集政论专题片《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在中央电视台播出第五集《督导利剑》。

本集专题片披露了“孙小果案”幕后的故事,起底案件幕后的枉法腐败。“死刑不死”的孙小果逞凶伤人与执行死刑前的现场视频首度曝光。

2018年7月,云南某航空公司的几名空乘人员,来到了昆明市一家KTV喝酒唱歌,醉意中,空姐李某与男同事王某发生了争执,愤怒的李某让对方别走,随后拨打了一个电话,很快,一群刺着纹身的人冲进了KTV,带头的男子是此后震惊全国的涉黑大案主犯孙小果。孙小果抬腿猛踢王某的腹部,当场将其膀胱踢裂。

这是一起涉嫌故意伤害的刑事案件,但孙小果确若无其事,扬长而去。

从十八岁起,轮奸妇女,第一次犯下重罪,20多年来,孙小果已经一次又一次,脱身法外,他确信这一次也不会例外。果然,取保候审,达成和解,随后一切都如同孙小果预料的一样。但是,他没有料到的是,一场席卷全国的扫黑风暴,让他不可能再像过去一样躲进避风港。

2019年3月,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在办理这起KTV故意伤害案时,“孙小果”三个字引起了工作人员的警觉。

云南省昆明市委政法委副书记朱彬彬:当时我看见这个名字,第一反应就是觉得,他怎么就出来了?原来不是判了死刑吗。怎么又出来了,而且再一次作案。

孙小果,1975年出生,1994年因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案件办理期间,他被取保候审,保外就医,没有被收监的孙小果更加肆无忌惮。1997年4月至6月,他以暴力和胁迫手段强奸4名未成年少女,1997年11月7日,孙小果及其同伙在公共场所,挟持两名17岁少女,进行暴力伤害和凌辱摧残,致使一名被害人重伤,1998年2月,孙小果因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等多项罪名,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执行死刑前的画面首次曝光 孙小果哭了

然而,蹊跷的是,12年后的2010年,孙小果重操昆明的夜场,成为了多家夜店的老板,死刑不死的孙小果成了一个谜。

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副组长张力:我们把他锁定为第一大案来督导,开始的时候我们也怀疑,他怎么一步一步的这么多个环节,都能把他打通,走到后来这个程度,这个我们简直也是不可想象。

2019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赴云南,将孙小果案列为一号督导案件,会同云南省扫黑办调查案件真相。

孙小果死里逃生的背后疑窦重重,调查证实,1998年孙小果一审被判死刑后,1999年二审被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判为死缓,2007年,案件启动了再审,死缓改判为有期徒刑20年。期间,孙小果又被多次减刑,实际服刑12年零5个月就被释放出狱。孙小果脱罪,暴露出一个惊人的黑洞,从一审、二审、到申诉再审,刑罚执行等多个环节被人层层击穿。

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副组长张力:我们紧盯的就是“保护伞”跟这“关系网”,不是就案来办这个案子。我们始终把督导的重点,把关注力就盯在了查背后的“保护伞”跟这“关系网”。

孙小果一次次逃出法网,都因为一张无形的“关系网”。专案组调查发现,多年来编织出这张关系网的人,是他的母亲孙鹤予和继父李桥忠。

孙鹤予,原本是昆明市官渡区公安分局的一名民警,曾因帮助孙小果伪造材料,办理取保候审,在1998年被依法判刑并开除公职。

孙小果的继父李桥忠,从云南省边防部队转业后,先后担任过昆明市五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和区城管局局长。

云南省纪委监委第十一审查调查室主任欧阳雨林:我们发现孙鹤予、李桥忠,虽然官职不高,但是他们20多年来,在为孙小果逃避处罚或者减轻处罚,长期运作,想尽一切办法来结识人,来构建这个“关系网”。

孙小果的母亲孙鹤予:你比如说他(李桥忠)认识你,你这个领导,那么今天吃饭的你又带这个领导来,他又跟这个领导也认识了,下一次又认识这个领导,是这个样。

1999年,孙小果二审被改判为死缓。在此后的几年里,孙鹤予和李桥忠一直四处找关系,想把死缓改为有期徒刑。要改判就得启动再审,再审得先能立案。李桥忠几经运作,和当时的云南省高院立案庭庭长田波搭上了关系。

田波:李桥忠,我原来一直不认识他,他找我实际上他是有目的的,他是通过我一个战友,邀约我说出去吃顿饭。在交往的过程当中,我和李桥忠确实有一些金钱上的交往。

李桥忠同时又请托了时任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内务司法委员会主任冯家聪,向省高院转发了孙小果母亲的申诉材料,自上而下打招呼,让孙小果案启动再审。

田波:就这个案子来讲,当然现在来看肯定是不能启动,那么省人大(常委会)既然督办,就要向省人大(常委会)汇报,我就同意向董副院长请示。

既有内应,又有来头,案件得以顺利立案,进入再审环节。然而再审过程中,会议庭对是否将死缓改判为有期出现了不同意见。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原庭长梁子安:我觉得这个案子真不能改。

时任审监庭庭长的梁子安是能否改判的关键人物,合议庭在对案件进行第三次讨论的时候,这个明知不能改的案子,却还是被改判了。

梁子安:那么院长就来找,说这个案子立也立了,还是动一下,那么看往有期(徒刑)上靠一靠。你想作为院长发话了以后,那就按照院长的意思来办吧。

李桥忠通过关系结识了时任云南省省长秦光荣的秘书袁鹏。借助这层关系给时任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赵仕杰打了招呼。

梁子安在收受孙鹤予、李桥忠价值11万多元的财物后,顺水推舟,最终促成了再审改判20年有期徒刑。司法的威严与公正,就这样在关系和金钱往来交织中被扭曲。但徇私枉法的黑手并没有就此收手。改判20年有期徒刑的孙小果,实际服刑不到13年就提前出狱,这背后又有着怎样的黑幕?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要求对蛰伏在监狱系统的“关系网”“保护伞”一查到底。

罗正云,时任云南省司法厅副厅长、省监狱管理局政委。他和李桥忠是同乡,也是李桥忠在边防服役时的老上级。在罗正云的牵线搭桥下,李桥忠和孙鹤予结识了时任云南省第一监狱政委的刘思源。

刘思源:有一次我去监区,我就说反正上次吃饭,罗政委跟你说你们监区有个犯人,是他老战友的儿子,叫你们关照,反正你们关照好了就行了。到时候关照不好,领导骂我们,我就来骂你们。

在刘思源等人的关照下,孙小果在省一监服刑期间,多次受到记功、表扬。监狱干警两次对不符合减刑条件的孙小果,报请减刑。

为了让孙小果以最快速度、最大程度减刑,孙鹤予等人还策划出了荒诞的一幕。由省一监总工程师提供设计图纸,管教干警把图纸带进监狱,同服刑人员按图纸制作出模型,一个署名孙小果的“防盗窨井盖”专利发明出来了,整个过程孙小果从未参与。

为了排除阻力,让虚假专利顺利通过审核,李桥忠、孙鹤予又费尽心思,把孙小果从省一监调换到省二监服刑。在云南省第二监狱副监狱长朱旭的帮助下,孙小果被认定为有重大发明专利。法院裁定,减去有期徒刑2年零8个月。

法律成了枉法者手中的“橡皮泥”,造成黑恶之徒脱身法网继续危害社会,为尽快依法彻查孙小果案真相,全国扫黑办在中央督导组的基础上,又派出大要案督办组,多次赴云南指导推进案件侦办。

“对极大地影响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极大地影响社会稳定的犯罪分子,出重拳、下狠手、零容忍,坚决打击这些个黑恶势力的势头。”最高法审判监督庭副庭长、孙小果案督办组成员罗智勇说。

云南省纪委监委第十一审查调查室主任欧阳雨林:无论涉及到谁,都必须一查到底,查清事实,追责到位,唯有这样才能对历史有个交代,才能对人民有个交代。

2019年12月23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案经再审依法公开宣判,决定对孙小果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020年2月20日,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昆明市中院对孙小果执行死刑。

此次专题片首次曝光了孙小果被执行死刑前的画面。他戴着手铐含泪签字,被押赴刑场。

执行死刑前的画面首次曝光 孙小果哭了

孙小果的母亲孙鹤予含泪忏悔说,我确实心里边非常惭愧和内疚,也很痛。在教育子女上的问题,还有对待法律的这一些问题,我确实走错了,也做错了,也很后悔,造成了今天的这个结局。

执行死刑前的画面首次曝光 孙小果哭了

多年来一次次为孙小果枉法脱罪的孙鹤予、李桥忠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19年,梁子安、罗正云、刘思源等17人因犯徇私枉法罪、受贿罪等罪,被判处12年至2年不等有期徒刑。包括两任云南省高院院长在内的6名领导干部也受到了党纪处分。

孙小果继父李桥忠忏悔说,“39年的党龄、43年的工龄,就此被自己自毁自灭,深感无地自容,后悔莫及。

执行死刑前的画面首次曝光 孙小果哭了

云南省高院立案庭原庭长田波说,“说句实话,一想到这个我就有时候感到非常想流泪,我是打击了一辈子的犯罪,最后自己成了‘保护伞’。”

云南省高院审判监督庭原庭长梁子安说,“盲从领导、丧失原则,作为一个老党员丧失了党性,作为一个老法官没有做到法律的坚守,今天才会在被告席上坐着。”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汶川地震丢下学生逃跑的老师“范跑跑”,如今怎么样了?

北美留学生日报
2021-05-12 21:15:37

4国11舰在中国家门口演习“夺岛作战”,这是唱哪一出?

环球时报评论
2021-05-12 20:43:47

谈判再次破裂!中国暂时关闭使领馆,外交部提醒中国公民勿前往

海峡新讯
2021-05-12 17:15:13

广西:女司机撞车后搂抱男子求私了,两人十指相扣,宛如情侣

少点意思
2021-05-12 22:39:09

手机经销商坦言:华为已经不重要了

玩咖生活
2021-05-13 01:42:15

“英皇小天后”容祖儿的疯狂上位记!

我是娱有理
2021-05-12 17:01:01

还没过户卖家却从卧室跳楼房款去向不明 购房者起诉中介公司

澎湃新闻
2021-05-12 13:32:19

重庆40多岁的包面老板娘,仍是一副少女样,来光顾的男客人格外多

五彩斑斓的世界
2021-05-12 20:37:26

恋爱5年被甩,京圈少爷劈腿当红小花?

毒舌一姐
2021-05-11 21:14:19

受贿被举报,医院院长把女纪委书记发展成情人!院长劈腿,新欢殴打纪委书记!网友:能更狗血吗

山东商报
2021-05-12 10:22:04

波多野结衣B站直播卖"盲盒写真集",被关停3次!结果卖了1.7亿!!!

Supreme情报网
2021-05-12 21:41:49

婚礼前夕,沈梦辰手撕杜海涛:“再见了,渣男杜海涛!”

6分钟理财
2021-05-12 10:53:35

临沂女大学生插足四口之家,高调晒照炫耀,主动向原配发起挑衅

于若鹜历史心
2021-05-12 08:50:50

武汉雷暴大风中2名工人高空作业死亡,网友质疑为何恶劣天气仍然施工

紫牛新闻
2021-05-12 18:19:32

前妻马雅舒再曝吴奇隆猛料,情节堪比董洁潘粤明,刘诗诗如何面对

娱乐八卦一条龙
2021-05-12 04:35:39

成都49中事件调查结果出来了:真相,和你想的不一样......

無星记
2021-05-12 10:29:53

重磅大瓜!55页PPT详细叙述建行副行长如何勾引我女友给我戴绿帽

黑夜研究室
2021-05-12 22:39:21

你敢制裁我就涨价!在华日赚38亿的铁矿石生意,让澳国不惧中国

华商韬略
2021-05-11 17:28:25

突发!今日起封国!或引发新一轮缺货潮!

半导体圈
2021-05-12 15:43:07

以色列被打惨!铁穹也不是万能,500枚火箭饱和攻击,伤亡惨重

虹摄库尔斯克
2021-05-12 13:36:12
2021-05-13 02:49:08

头条要闻

国家首设的新机构挂牌两个半月 5个省级机构亮相

头条要闻

国家首设的新机构挂牌两个半月 5个省级机构亮相

体育要闻

天空体育:曼联对尤文外租中卫克里斯蒂安-罗梅罗很感兴趣

娱乐要闻

吉娜孕后恢复神速 比心灿笑变美妈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华为“鸿蒙”商标诉讼请求被驳回!鸿蒙生态将有大动作

汽车要闻

大尺寸液晶屏+精巧挡把 中大型SUV领克09将投产

态度原创

旅游
艺术
房产
亲子
时尚

旅游要闻

这条被上帝眷顾的自驾路线 美如动态壁纸

艺术要闻

大师梁思成古建筑手绘稿

房产要闻

本来就禁止买卖的深圳小产权房,应该反思的是何以至此

亲子要闻

愿意生孩子吗?有70后"拼二胎" 有00后"不想结"

某内衣品牌逐渐重口味?竟然选了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