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祁连山非法开采事件五大疑云:虚假文件如何夺得千亿矿权?

0
分享至

来源:经济参考报

青海一民营企业打着“生态修复治理”的旗号,在祁连山南麓腹地木里煤田持续实施掠夺式采挖,黄河上游源头、青海湖水源涵养地局部生态遭到严重破坏。自2006年至今,该企业涉嫌从木里煤田非法采煤2600多万吨,获利约150亿元,企业董事长被称为青海“隐形首富”和“西霸天”。

该事件经《经济参考报》披露后引起广泛社会关注,舆论呼吁深挖彻查背后的监管“黑洞”和不法利益链条。青海省委省政府调查组初步认定,涉事企业涉嫌违法违规、破坏生态环境,两名厅级干部被免职并接受组织调查,事发地州、县一批涉嫌失职失责的领导干部等被立案审查调查,涉事企业董事长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记者历时两年、先后三次深入青海调查发现,这一长时间、大规模的破坏性开采事件背后,诸多疑云有待解开。舆论普遍认为,现有处理结果并不能成为该事件的调查终点,只有揭开“黑金神话”背后的重重黑幕,才能刮骨疗毒、正本清源,净化地方环境和政商生态。

疑点一:虚假文件如何夺得千亿矿权?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涉事的青海省兴青工贸工程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兴青公司)为家族性企业,由父子四人持股,马登科(父)占股20%,马少伟占股40%,马邵云(弟)占股20%,马邵雄(弟)占股20%。据了解,马登科曾任青海省政协委员,董事长马少伟则曾是西宁市政协委员。根据相关资料,进入木里煤田之前,兴青公司负债近1亿元。2006年该公司实际控制和运营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后,出现爆发式发展。到2012年底,兴青公司六年间累计上缴税金13亿多元,2014年底公司总资产超百亿元,马少伟被当地人称为青海“隐形首富”。

记者获得的一系列证据表明,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系兴青公司利用一纸虚假公文巧取豪夺而来。两年前,媒体曾披露兴青公司凭借一纸疑似造假的青海省商务厅《关于青海省紫金矿业煤化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的批复》(青商资字[2005]296号,以下简称“296号文件”),将香港华利国际有限公司持有的青海省紫金矿业煤化有限公司(简称紫金公司)股权及相应的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项目开发经营权非法据为己有。而此前陕西金土地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土地公司)已出资整体受让紫金公司股权,兴青公司以“零投资”夺走估值千亿元的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引发金土地公司长达十多年的维权诉讼,“青海矿权大案”曾轰动一时。

据网上的举报内容和媒体调查的情况,与兴青公司长期在同一幢大楼办公的青海省商务厅,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矿权诉讼中屡番为“296号文件”背书。证据材料显示,2014年6月29日和10月24日,青海省商务厅两次向西宁市中院复函,称“296号文件确系我厅出具”,并请法院“给予谅解和支持”。而2018年5月和12月,商务部、青海省纪委经过大量调查后分别出具调查结论:“296号文件”在制发的签发环节即告中止并“夭折”,其为无效文件。

疑点二:屡被处罚为何“屹立不倒”?

记者从青海省国土资源厅证实,实际由兴青公司董事长马少伟持股51%、兴青公司持股49%的青海天木能源集团,于2009年11月取得青海省天峻县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矿产资源勘查许可证》,有效期为2009年11月至2011年11月。

早在2004年9月,青海省政府《关于加强煤炭资源勘查开发管理的通知》要求,重点加强对木里等地区从事勘查开发活动企业的监管,坚决杜绝无证开采、以采代探等违法行为。

而从2006年下半年开始,兴青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青海兴青天峻能源集团,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展开大规模露天违法开采。在从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等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其违法开采至今已14年。该公司目前在开采现场有陕西汉中和四川两个项目部,其中一个项目部2020年6月26日至7月25日“自卸车作业统计表”显示,此期间产煤44206吨。煤矿工程技术人员对记者说,有组织的大规模采挖才会有如此之大的产煤量,绝对不可能是修复治理过程中顺便挖掘的“露头煤”或“工程煤”。

2011年2月22日,青海省国土资源厅向省政府提交的《关于对木里煤田各企业监管及打击盗采煤炭资源情况的报告》说,“2006年下半年,兴青公司进驻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一井田,一直进行露天开采”,执法部门“对兴青公司下达《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六次,立案查处一次”;“2010年3月,天峻县对兴青公司在勘查期间‘以采代探’违法行为给予100万元的行政处罚”。

2011年10月28日,青海省环保厅向兴青公司开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其“聚乎更矿区一井田项目未办理环境影响评价手续,擅自开工建设并投入生产”,决定对其处以30万元罚款并责令停止生产、补办环评审批手续。

青海当地人士对记者说,多年来兴青公司因违法开采被一再处罚,却有恃无恐、有惊无险,成为经年不改的盗采“惯犯”,通报问责高压之下仍无收敛,这里面既有企业利益与地方利益的勾连,也有层级不低的相关官员在背后为其“站台”撑腰。

疑点三:“史上最严”督查何以轻松过关?

从2014年8月开始,木里矿区煤矿全面停产整顿,采取露天采坑边坡治理、渣土复绿等措施修复生态,青海省委主要领导带队到矿区现场办公。兴青公司内部资料显示,在整治风声趋紧的2014年,该公司仍从一井田煤矿采煤113.47万吨。

2016年2月,中央有关方面《关于青海祁连山自然保护区和木里矿区生态环境综合整治调研报告》引起高度重视,木里矿区生态环境综合整治进入最为严厉的时期。相关资料显示,就在当年兴青公司非法采煤100多万吨。

2017年8月8日至9月8日,中央第七环保督察组对青海省开展环保督察,当年兴青公司非法采煤仍近百万吨。2019年7月14日至8月14日,中央第六环保督察组对青海省开展环保督察。据反映,督察组下沉天峻县督察,兴青公司的开采停了数天,督察组离开的次日即恢复开采作业。该公司2019年11月26日至12月29日《挖机挖煤结算表》显示,10台挖掘机合计产煤11.28万吨;当年产煤量合计近百万吨。

当地不少人士质疑:兴青公司能在长达十多年的时间里“瞒天过海”,且在“史上最严”环保督察中躲过、顶风非法开采,如果没有基层相关人员为其站岗放哨,没有更高层级的权力者上下其手,对其袒护纵容,是难以想象的。

疑点四:劣迹斑斑为何备受“关照”?

在聚乎更一井田矿区,兴青公司“开膛破肚”式采挖形成的巨型凹陷采场,自东南向西北方向蜿蜒5公里,形成一条宽约1公里、深达300米到500米的沟壑,犹如在高原湿地上劈出的一道巨大伤口。开挖剥离出的地下冻土、岩石、煤矸石,在矿坑附近堆起四五十米高的渣山,掩埋了大片草地。

青海省海西州国土局2010年4月10日公开发布的执法监察信息说,当年3月29日至3月31日,该局会同天峻县国土局对木里煤田各开采企业及勘察区进行联合执法监察,兴青公司“现场没有开发行为”。而兴青公司生产统计表显示,执法部门进行执法监察的这三天时间里,该公司产煤3万余吨。

兴青公司董事长马少伟称,其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的环保工作得到省政府肯定,作为生态修复治理样板,经验在木里矿区推广。木里煤田多位煤炭行业人士对记者说,兴青公司在聚乎更矿区“边修复、边破坏;小修复、大破坏”,实施生态修复的面积微乎其微,是典型的“面子工程”,不知道上面要树立什么样的生态治理导向,“生态修复整理样板”成了兴青公司在木里矿区大规模非法开采的“挡箭牌”。

按照青海省煤炭运输销售相关规定,具备合法手续的煤矿,才能从当地煤炭管理部门取得运输通行证,无此证意味着煤炭无法运出销售。兴青公司在聚乎更矿区非法生产多年,大量优质焦煤畅通无阻进入营销渠道。记者发现该公司运输煤炭的车辆,均持有“木里矿区焦煤定向销售运输临时通行证”,上面赫然盖着木里煤田管理局的印章。另据了解,木里煤田管理局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的关键部位,都安装了视频监控系统,可实现对煤矿24小时监控,而严密的在线监测成了“睁眼瞎”。

青海一些干部对记者说,马少伟多年来突破底线、劣迹斑斑,却能“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且一贯以正面形象示人,很难不引人联想,青海“隐形首富”有着怎样的“能量”和系统性的腐蚀性和破坏力,必须深挖细查。

疑点五:数百次被举报涉黑为何坐大成势?

金土地公司负责人对记者称,14年来其以书面形式,先后700多次向青海省有关部门实名举报马少伟“涉黑涉恶”、“以黑护采、以采养黑”等问题,却无任何回音。

金土地公司报案材料显示:2006年11月9日和11日,兴青公司十多人手持枪械和刀棍,驱赶金土地公司留守人员,自此抢占聚乎更一井田煤矿;2008年8月2日,金土地公司负责人及员工在西宁市住所的窗户玻璃遭枪击。

此外,马少伟及兴青公司十余年来涉嫌非法购买、储存和使用炸药3250万公斤、雷管6500万枚以上,以及被指存在其他“涉黑涉恶”问题。

青海省内外不少人士对记者表示,作为依靠巧取豪夺、非法开采坐大成势的“地头蛇”,马少伟如何实现“黑白通吃”,其“黑金神话”背后有无更大的政商“黑洞”,这些都应一查到底,给出令人信服的回答。

【事件回顾】

青海"隐形首富":祁连山非法采煤获利百亿至今未停

祁连山生态环境保护问题三年前被中央通报,声势和力度空前的问责风暴,开启了祁连山史上最大规模的生态保卫战。《经济参考报》记者持续两年多的跟踪调查发现,通报追责高压之下,祁连山生态保护总体取得成效,但南麓腹地的青海省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非法开采并未根绝。大规模、破坏性的煤矿露天非法开采,正给这片原生态的高寒草原湿地增加新的巨大创伤,黄河上游源头、青海湖和祁连山水源涵养地局部生态面临破坏。

祁连山非法开采事件五大疑云:虚假文件如何夺得千亿矿权?

图为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非法开采后伤痕累累的山体。记者 王文志 摄

《经济参考报》记者多方调查证实,制造这一区域生态灾难的,是一家名为青海省兴青工贸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青公司”)的私营企业。兴青公司董事长马少伟号称青海“隐形首富”,14年来盘踞木里矿区聚乎更煤矿,涉嫌无证非法采煤2600多万吨,获利超百亿元。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历经两轮中央环保督察和青海省叫停木里煤田矿区内一切开采行为、开展生态环境整治的背景下,兴青公司在木里聚乎更煤矿的非法开采也未受到撼动,时至今日其打着修复治理的名义仍在进行掠夺式采挖,生态旧债未还又添新账。

“开膛破肚”式采挖触目惊心

海拔4200米的木里矿区聚乎更煤田,地处青海省天峻县,紧邻祁连山自然保护区,是祁连山赋煤带的资源聚集区,为青海唯一的焦煤资源富集地。木里煤田由四个矿区组成,聚乎更煤田由七块井田组成,聚乎更一井田是其中面积最大、储量最多的井田,焦煤储量近4亿吨,兴青公司非法开采活动集中于此。

2020年7月下旬初,《经济参考报》记者第三次探访聚乎更矿区东南侧的一井田煤矿5号井。兴青公司采煤区内,数台挖掘机和装载机正在紧张作业。满载煤炭、渣土的重型自卸车一辆紧接一辆,沿着矿区简易道路逶迤爬行;回行的空车则一路狂奔,扬起漫天尘土。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兴青公司有四个采煤队、120台机械、近300人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5号井开采作业。

祁连山非法开采事件五大疑云:虚假文件如何夺得千亿矿权?

图为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非法开采现场。记者 王文志 摄

在兴青公司露天开采现场,放眼望去,“开膛破肚”式采挖形成的巨型凹陷采场,自东南向西北方向蜿蜒5公里,形成一条宽约1公里、深达300米到500米的沟壑,犹如在高原湿地上劈出的一道巨大伤口。开挖剥离出的地下冻土、岩石、煤矸石,在矿坑附近堆起四五十米高的渣山,掩埋了大片草地。

2019年4月26日,《经济参考报》记者曾以运输车司机身份通过重重盘查,进入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5号井,目睹了兴青公司与上述情景几乎相同的开采场面。

2019年7月8日,《经济参考报》记者再赴木里聚乎更矿区,在兴青公司矿区驻地门口看到,两个多小时,75辆满载煤炭的重型半挂车从兴青公司采煤区呼啸驶出,每辆车装载至少50吨,源源开往八公里外的木里火车站煤炭货场。

时隔一年多,兴青公司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5号井的采掘面,向西北方向快速扩展。记者置身于此看到,远处是碧草如茵的自然湿地、珍珠般洒落的羊群和白雪点缀的山峰,近处则是一片狼藉的煤堆、渣堆和触目惊心的巨坑,对比之下像是绿色的高原草甸被遽然撕裂,黑色煤炭和渣土如伤口处外翻的血肉,令人不忍直视。

14年非法开采获利超百亿

据《经济参考报》记者调查,兴青公司于2005年介入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2006年后半年开始煤炭开采,其非法开采活动已持续14年。

2005年至今,兴青公司参与了木里煤田三轮煤炭资源整合,先后加入了松散型的青海木里煤业有限公司、青海天木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和青海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由于“整而不合”,实质是兴青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青海兴青天峻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青天峻能源公司),单独自行在聚乎更一井田煤矿5号井实施煤炭开采。

记者从青海省自然资源厅一工作人员处了解到,截至目前,兴青公司、兴青天峻能源公司均未取得聚乎更一井田煤矿的采矿许可证,其开采行为属于非法盗采。

此前,马少伟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称,其长期以来都在参与木里煤田三轮煤炭资源整合,整合一直未能全部完成,兴青公司、兴青天峻能源公司都“停产配合整合,没有生产”。

而根据青海省政府青政(2011)93号文件,2011年度兴青公司上缴税收33271万元。另据青海省政府青政(2012)61号文件和2013年7月青海省财政工作会议披露的数据,2012年度兴青公司上缴税收4.12亿元。当地专业人士据此测算,自2006年底到2014年6月底,兴青公司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非法开采优质焦煤2000多万吨,收入110多亿元。

《经济参考报》记者从兴青公司内部获得的数据也证实了这一测算,该公司2007年至2014年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炭产量数据显示:2007年煤炭产量270.88万吨,2008年煤炭产量288.77万吨,2009年煤炭产量275.51万吨,2010年煤炭产量112万吨,2011年煤炭产量359.69万吨,2012年煤炭产量445.41万吨,2013年煤炭产量185.5万吨,2014年煤炭产量113.47万吨,年煤炭产量270.88万吨;2007年到2014年合计采煤2051.23万吨,收入110.19亿元。

此外,专业人士根据相关资料测算,2015年至2020年,兴青公司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采煤500多万吨,收入约40亿元。

《经济参考报》记者从兴青公司内部获得的2019年11月26日至12月29日《挖机挖煤结算表》显示,在此约一个月期间,10台挖机合计产煤11.25万吨;2020年5月26日至6月25日《自卸车车数统计表》显示,此期间产煤4.1万吨。

由此可见,自2006年到2020年的14年间,兴青公司从木里煤田非法采煤2500多万吨,获利150亿元左右。

两轮中央环保督察期间仍不收手

青海木里煤田违法开采、过度开发破坏草原湿地生态环境,曾引起广泛关注。从2014年8月开始,按照青海省委、省政府部署,木里矿区的煤矿全面停产整顿,采取露天采坑边坡治理、渣土复绿等措施修复生态。

马少伟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的环保工作得到省政府肯定,作为生态恢复治理样板,经验在木里矿区推广”。

而据知情人士称,2014年8月19日,青海省委、省政府领导带队到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现场办公,指导督办生态修复和环境整治工作。省领导一离开,兴青公司便白天修复整理弃渣,夜间照旧采掘、出煤。自2014年下半年以来,兴青公司打着矿区生态治理修复的旗号,继续实施大规模非法开采,当地人士称之“边修复、边破坏;小修复、大破坏”。

《经济参考报》记者获得的兴青公司内部资料显示,在木里矿区整治风声趋紧的2014年,该公司从聚乎更一井田煤矿采煤113.47万吨。

2016年2月,中央有关部门《关于青海祁连山自然保护区和木里矿区生态环境综合整治调研报告》引起高度重视后,青海省政府出台木里煤矿生态环境综合整治工作实施方案,整治工作进入最为严厉的时期。相关资料显示,就在当年,兴青公司从聚乎更矿区一井田采煤100多万吨。

2017年8月8日至9月8日,中央第七环保督察组对青海省开展环保督察。《经济参考报》记者获得的大量图片、视频资料显示,此期间兴青公司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的非法开采仍旧热火朝天,停采时间仅一周左右。

2019年7月14日至8月14日,中央第六环保督察组对青海省开展环保督察。据兴青公司内部人士透露,督察组到天峻县开展下沉督察,兴青公司在聚乎更一井田煤矿的开采停了三天,督察组离开的第二天即恢复开采作业。

“每逢领导前来视察、检查工作和执法检查,兴青公司就临时停产一两天,并将采煤机械设备全部转移到渣山整形工地,用矿渣堵死通往采煤区的道路。”兴青公司内部知情人士对记者说,经常是白天迎接检查、夜间组织开采,或者上级领导、执法人员前脚刚离开、后脚就恢复生产。

《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为了应对青海省执法部门的监督检查,2020年7月28日起兴青公司停产四天。31日下午14时左右,检查人员离开,16时兴青公司即通知各采煤队恢复当日夜班开采。

据兴青公司内部人士透露,通常情况下公司24小时作业,但每次有领导和执法人员前来矿区,公司都能事先得知消息,将矿体和挖出的煤炭或用土掩盖,或用绿色盖土网予以覆盖,看似绿色草坪;检查人员一离开,立即恢复作业。

就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非法开采问题,《经济参考报》记者致电马少伟,马少伟表示:“煤矿一直在停产着呢。”

“破坏性”开采暗藏巨大生态“黑洞”

木里煤田储藏我国稀有煤种优质焦煤,该焦煤发热量通常在6600大卡以上,是不可或缺的炼焦用煤。青海人形容这里的煤炭品质好到“用一张纸都能点燃”。

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勘察报告显示,其下一层煤层平均厚度17.24米,下二层煤层平均厚度11.41米。按照矿产资源法律法规和煤炭工业技术规范,露天煤矿煤层厚度超过6米的,回采率须达到90%。

相关煤炭开采专家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为了追求效益尽快最大化,兴青公司开采只吃“白菜心”,仅采特厚煤层这一层,薄煤层、地质构造比较复杂的煤层基本上弃之不采,回采率不足15%。

对此,业内人士痛惜地称为“采一吨扔五吨”,如此采富弃贫、采厚弃薄、采易弃难,导致优质煤炭资源在兴青公司挑肥拣瘦的开采过程中,被白白扔掉80%。聚乎更一井田5号井储煤1.55亿吨,兴青公司采掘最深处已达500米,采掘范围已过多半,超过6000万吨煤炭资源被兴青公司白白扔掉,相当于年产300万吨大型矿井的20年产煤量,估值高达360亿元左右。

青海大学一位参与以木里矿区为试点的高寒矿区植被恢复项目研究的专家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木里矿区分布着大片冻土及高寒草甸等湿地植被。聚乎更矿区所处的位置,既是黄河一级支流大通河的源头所在地,同时也是青海湖入湖径流河重要的发源地,粗放野蛮开采破坏的不仅仅是矿区周边,随之而来的草场退化和地表荒漠化,将导致黄河上游和青海湖区域生态环境的恶化。

就兴青公司“掠夺式、破坏性”开采行为,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张宏福连呼“痛心疾首”。他说:“木里煤田区域生态极其敏感和脆弱,大规模无序探矿采矿使得成千上万年形成的冻土层被剥离,水源涵养功能减弱或消失殆尽,将使地表大面积发生不可逆转的干旱化。”

张宏福表示,兴青公司十几年来无科学的施工组织设计和规范施工作业,不仅破坏原有的自然生态系统,而且使优质焦煤、可燃冰等不可再生资源遭受毁灭性破坏,有关部门必须予以彻查。

延伸阅读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还差1场!场均31.9分,保住球迷的房子,利拉德你说到做到

璐德的体育话报
2021-05-14 08:20:23

纣王的“酒池肉林”很奢靡?别闹了!放在如今给钱你都不会去的

浅花落轩
2021-05-13 09:00:23

女子花300万买了块石头,带去鉴宝,专家:你站稳了我才敢报价格

金中心在海边
2021-05-14 11:36:25

3000名半导体工程师回国,台积电为留人涨薪,科技部也出奇招

虚拟娱乐
2021-05-13 18:14:45

杭州女子做妇科手术碰巧主刀医生是男同学太尴尬?真相:女子主动的

生活大火锅
2021-05-14 07:35:48

40年前一对美国夫妻,随手拍的1600多张中国旅游照,看哭了所有人……

每天学点摄影技巧
2021-05-13 14:38:13

这东西不易过期,现在正上市,抓紧时间多屯点,吃到第二年夏天!

美食沸点
2021-05-14 06:17:56

孙子走失30年,开豪车回来,第一件事就赶走奶奶,全村人热泪鼓掌

泪咽且无声
2021-05-13 23:39:46

爆!CBA三条大鱼已上钩,王哲林或选择加盟广东

体育委员刘老师
2021-05-14 14:45:23

美国:只要干扰北斗系统,我国军队将无法作战,专家回应一针见血

豆豆娱乐屋
2021-05-13 18:53:05

讨厌的姐夫

我们的百变生活
2021-05-14 02:58:08

癌细胞“喜欢”的5种水果列出,香蕉排最后,榜首不少南方人在吃

生活大火锅
2021-05-13 23:21:38

绝不能失控! 高层出手 楼市王炸终于来了?!

叶檀财经
2021-05-14 07:10:57

走投无路,国际老赖求购枭龙战机,中航技代表团即将出访

漫眸
2021-05-14 02:32:13

国人唯一不喷的日系车,9年不动一颗螺丝钉,日产本田就怕它!

鸿哥捞车
2021-05-13 10:06:05

广东一女子借弟弟名额买房,弟弟欠债后她懵了......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2021-05-12 23:06:03

70后有多少资产就可以退休了呢?

匀枫财技大兜底
2021-05-14 11:39:37

有人说他是中国最好的市长,但还有无数人曾恨不得他死

赵奔奔奔
2021-05-13 17:32:21

涨涨涨涨涨涨涨涨涨涨涨涨涨涨涨涨涨涨涨涨涨涨涨涨涨涨 降降降降

专属定制财经日报
2021-05-14 04:27:57

西部第六现在成了烫手的山芋,开拓者与湖人要演戏了

小古聊球
2021-05-14 14:23:15
2021-05-14 16:33:08

财经要闻

头条要闻

大学生打篮球撞倒老人被索赔5万:曾在医院垫付6000元

头条要闻

大学生打篮球撞倒老人被索赔5万:曾在医院垫付6000元

体育要闻

投奔德国失败!他向祖国道歉:我太天真

娱乐要闻

倪妮穿红旗袍眼波流转 尽显风情万种

科技要闻

狗狗币暴涨破圈,90后、00后"上车"

汽车要闻

高性价比V12豪华车 迈巴赫S680正式发布

态度原创

时尚
教育
亲子
旅游
家居

某内衣品牌逐渐重口味?竟然选了她

教育要闻

俄罗斯的底牌藏在一座70年的大楼里……

亲子要闻

父母最失败的三种教育方式,就是发脾气、讲道理和......

旅游要闻

自驾秘境湘西,这些美景你可能从未见过!

家居要闻

港男月入过万只能带妻儿住7平蜗居 在洗衣机上做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