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陈永伟:不应低估疫情危害性 要准备打持久战

0
分享至
应当积极打通物流、放行“人流”,为企业开工奠定足够的条件。各级政府应当明文禁止以防控疫情为由的禁止外地人员进入、禁止外地货物进入的做法。对人的管控,应当根据其流动状况、接触史、健康表现等分级管理,对感染可能较少的人,应当允许其在接受监控的基础上参与就业。对于物流,则应该完全放行。

undefined

网易研究局NO.682

作者|陈永伟(《比较》研究部主管)

新春佳节,本应是一年中最为温馨祥和的时间,不料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却打乱了这一切。由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简称“新冠”,WHO最新的命名为COVID-19)最初于武汉爆发,很快就波及全国。受疫情影响,本应火爆的春节档消费陷入了低迷。现在,春节假期已经过去,但疫情还在持续。这场疫情究竟还会持续多久?它究竟会对中国的经济带来怎样的影响?我们又应该采用怎样的经济措施去对抗这场疫情?以下是我对这些问题的一些思考。

陈永伟:疫情持续总时间绝不会短 要准备打持久战

陈永伟

(一)关于疫情危害及持续时间的看法

关于“新冠”疫情,我的主要看法是:不应当低估其危害性和持续时间,要有将抗击“新冠”作为一场持久战来打的心理准备。

1、不宜低估“新冠”的危害

有一种观点认为,“新冠”的死亡率很低,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加强版的流感,因此即使不加控制,其危害也不会太大。个人认为,这种观点是十分危险的。如果我们拿“新冠”与SARS相比,其死亡率确实要低很多——整个SARS期间,确证病例为5327例,死亡为349例,据此计算SARS的病死率为6.55%(全球共8048例,死亡774例,据此计算死亡率为9.6%),而各种数据表明“新冠”的死亡率不会超过2%。因此由数据看来,“新冠”似乎是一种比较温和的传染病但是,一场疾病造成的死亡人数和破坏后果,并不只是由死亡率决定的。事实上,如果疾病的传染性足够高,那么即使死亡率较低,其造成的破坏也会非常大。

从现在的数据看,比起SARS,“新冠”的传染性要强太多。在SARS疫情初期,我国对其采取的防控措施很少,但在这样的情况下,从第一例SARS患者被确诊到确诊人数过千,足足用了四个多月。而在此次“新冠”疫情中,尽管各地政府动用了十分严厉的防控措施,但确诊病例破千只用了25天。这一点是十分值得重视的。

此外,“新冠”表现出的低死亡率,是在医疗条件相对充足的情况下得到的。如果缺乏及时的救治,其死亡率则可能高得多。以武汉为例,若根据确诊总人数和死亡人数进行简单计算,其死亡率为4.1%,而根据武汉中南医院在《柳叶刀》上发表的论文中披露的数据,其死亡率则更是高达4.3%。[1]需要注意的是,武汉的医疗资源居于我国前列的,这样的医疗资源尚且不足以应付“新冠”的爆发,如果该疾病在其他医疗条件相对薄弱的地区突发,其后果可能不堪设想。

2、对疫情的持久性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

这次疫情什么时候会到拐点?又会在什么时候结束?由于相关信息的缺乏,现在还很难作判断。依据不同的模型和参数,得出的结论很不一样。

我自己用不同的模型做过一些拟合。如果用简单的三参数Logistic曲线回归拟合现有数据,那么显示的确诊人数会在3月15日前后达到高峰,峰值时全国确诊总人数会在4.8万左右,此后疫情逐渐回落。如果用传染病学上常用的SEIR模型进行拟合,那么结果会强烈依赖参数的设定。根据我选用的几个参数,最乐观的结果是疫情在2月下旬达到顶峰,然后趋于稳定,到4月上旬基本结束;而比较悲观的结果,疫情的顶峰和结束时间则分别要到4月中旬和5月底。我也参考过网上的一些研究,估计的结果差异也很大。对疫情持续时间的估计从一个月到五个月的都有。

在差异如此巨大的各种估计中,应该相信哪一种呢?在我看来,我们恐怕应当多一份谨慎,做好充分的、打持久战的准备。从现在的情况看,“新冠”病毒的传染性、潜伏时间都超出了先前的预料。根据钟南山院士团队的最新论文,“新冠”病毒的最长潜伏期可能可以达到24天。[2]假设这一研究是正确的,那么即使新增病例已经不再出现,离彻底解除警戒也要等上三周时间,因此疫情持续的总时间绝不会短。假如掉以轻心,过早解除戒备,不排除疫情会出现比较大的反弹。[3]

(二)关于疫情经济影响的看法

疫情对于经济的影响,要分短期、中期和长期看。很多分析认为,“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冲击主要在短期,中长期的影响会相对较小,我的观点略有一些不同。在我看来,疫情的短期影响会有,但有可能并不会像人们预测的那么大。主要的影响主要会在中期,也就是从现在到疫情结束这一两个季度。长期影响在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中期的经济走势和政策应对,疫情的总损失有较大概率会超过SARS。

1、疫情短期冲击巨大,但数字经济可以缓冲部分冲击

先看短期。“新冠”疫情的短期影响主要在消费端。疫情爆发的时期正值农历春节,按照惯例,企业在这段时期内会停工,但消费会出现一轮高峰。尤其是旅游、餐饮、电影、零售等行业,春节期间本来应该是这些行业需求较高的一个时间段,但在今年,这些行业都遭受了巨大的打击。2019年春节期间,电影业的总票房为59.05亿;全国旅游接待总人数4.15亿人次,旅游收入达5139亿元;零售和餐饮企业实现的销售额更是达到了10050亿元。而在2020年期间,整个春节档的电影总票房仅有2357万,旅游、餐饮、零售受疫情的影响,业绩也大幅受挫。综合来看,这几项的收入总计损失可能在一万亿左右,很多分析认为,这一效应会在短期造成巨大的消费下降,从而给GDP造成巨大损失。

个人认为,以上损失确实是存在的,但消费和GDP的损失可能不会有这么大。这是因为,数字经济的发达会在一定程度上抵消这种损失。消费是有很强替代性的,尽管由于疫情,人们会减少在线下消费的支出,但这并不等于他们就不消费了。事实上,由此造成的损失下降中很大一部分会转移到线上。事实上,我们看到,与线下经济凋敝相伴随的,是线上经济的火爆。根据工信部运行监测协调局,今年春节期间,移动互联网流量比去年春节期间足足高出了36.4%,网络购物、网络游戏、网络直播等行业都出现了火爆。有估计显示,在除夕当晚,腾讯仅《王者荣耀》一个游戏的流水就超过了20亿,而抖音、快手等短视频APP的火爆更是大幅超过往年,其中引发的消费量十分可观。在线零售方面,天猫、京东等主要电商平台的成交状况都要远高于去年。除了年货外,受疫情影响,与健康、卫生相关的商品销售火爆。值得一提的是,很多线下超市为了抵消疫情影响,也纷纷开启了线上经营,搞起了“云逛街”、“云购物”。所有这些网上消费加总在一起,可以在相当程度上缓冲疫情带来的短期影响。

2、中期有很大变数,企业能否跨好几道关是关键

再看中期。随着节后复工,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将从单纯的需求面转向供给和需求两个方面,其影响十分复杂,变数很多。从需求面看,只要疫情还在持续,其对旅游、餐饮、零售的影响就持续存在,虽然数字经济可以对冲一部分冲击,但如果疫情持续较久,其总体的负面影响还会很大。从供给面看,疫情影响的大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企业究竟能否迅速恢复生产,而这里面的变数是巨大的。

受疫情影响,国家已经将春节假期延迟,多数省份都规定在2月10日之后才能复工。照此计算,企业的节后复工时间已经比往年晚了一周多,对于企业来讲影响已经很大。但从我掌握的信息看,在2月10日复工的企业其实并不多,一些地方的企业复工率甚至连一成都不到。

究竟是什么原因影响了企业复工呢?从企业角度看,原因可以归为三个方面:“不让”、“不敢”和“不能”。

所谓“不让”,是一些地方政府出于防控疫情的需要,要求企业继续延迟复工时间。例如,很多地区已经要求本地企业将复工时间延迟到17日,甚至24日之后,如企业私自开工,则会受到惩处。

所谓“不敢”,指的是某些地方虽然允许企业开工,但一旦在企业发现病例,就要企业立即停工、隔离全部员工,并且承担全部费用。在这样的责任安排之下,很多企业出于安全的考虑,就干脆不开工。

所谓“不能”,指的是企业达不到开工条件,不能开工。企业要正常开工,必须有员工、有原材料,有畅通的物流。但受疫情的影响,以上三方面都受到了影响。为了控制疫情,各地都对外来务工人员进行了严格的防控,很多地区甚至干脆“一刀切“地排斥外地人,这给企业的招工、用工造成了很大困难。更为麻烦的是,一些地方为了控制人的流动,甚至把交通物流一下子卡死了,这导致企业的原材料进不来,产品出不去,即使有人也开不了工。

综合以上几点,只要“不让”、“不敢”、“不能”的问题不解决,企业的正常复工就会很困难。如果这种情况持续的时期比较短,那么其产生的损失还是相对可控的;但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一个月或者更长时间,其后果将会难以估量。有调查显示,如果不开工,没有现金流,多数中小企业的资金储备都难以支撑超过一个月,因此如果停工持续过久,那么大批中小企业将会倒闭,大量失业将会出现,其结果将是灾难性的。

按照比较保守的估计,疫情至少还会持续一个半月以上,在这个情况下,各地政府如何处理好控疫情和抓生产之间的关系,恐怕会是中期的最大变数。

3、长期影响将取决于疫情持续的时间,以及相关的政策。总体损失有较大概率高于SARS。

此前有一些分析认为,本次“新冠”疫情造成的负面影响会小于SARS。在我个人看来,这种估计似乎有点过于乐观。与2003年SARS爆发时相比,中国的经济形势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些变化都使得疫情的影响很可能会高于SARS。

首先,2003年时,中国经济正处于高增长阶段,面对灾疫的抗击打能力较好。而现在,中国经济已经从高速增长转移到了新常态,“三期叠加”本来就让增长的压力很大。在这种情况下,疫情的压力会显得更大。

其次,2003年时,第三产业对中国GDP的贡献只有39%,而在2019年这一数值已经上升到了53.9%。本次疫情,第三产业受到的影响是首当其冲,即使其下降幅度和SARS相当,其对经济的负面影响也会更大。值得注意的是,在整个SARS期间,疫情的峰口事实上仅持续了一个月左右,而且波及范围相对较少,类似现在的封城封路现象更是很少。考虑到这点,由于第三产业造成的增长压力将会远远高于SARS。

再次,今天我国所处的贸易环境远比2003年时复杂,如果疫情持续,可能对我国的贸易带来不可逆的影响。2003年时,我国的劳动力成本优势十分显著,因此尽管受到SARS疫情的影响,出口受到的影响并不大。而今天,我国的劳动力优势已经大幅减弱,而贸易保护主义在各国甚嚣尘上,在正常情况下出口形势尚且不容乐观,疫情的到来更会使之雪上加霜。受疫情影响,很多国家与我国暂停了航班,对我国的货物加强了检验,这本身已经会对出口造成重大打击。更为棘手的是,如果国内的企业因疫情原因迟迟不开工,长时间无法接受、交付国外的订单,则很多国家可能会直接放弃与中国的贸易,转而加速制造业回流,或者与印度、越南等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国家贸易。如果这种局面出现,那么其影响很可能是不可逆的。

最后,与2003年相比,很多政策工具也受到了一定的限制。例如,SARS疫情之后,我国拉动经济的一个重要举措是将房地产列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并对此予以了各种政策倾斜。这在房产价格相对较低的2003年,确实不失为是恢复经济的一剂良方。然而,在如今房地产价格已经居高不下的今天,是否还能重走房地产挂帅的老路,这可能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综合以上几点,我个人判断,此次疫情带来的影响,有很大概率可能会大过SARS。这里需要补充强调的一点是,我们现在谈经济,就想到是GDP。事实上,要应对疫情带来的GDP下降是相对容易的(极端来讲,由政府出面搞大规模基建就可以有效稳定GDP),但要应对疫情对经济结构、就业环境等产生的问题就十分棘手了。

(三)关于应对疫情策略的一些建议

针对“新冠”的应对,我有如下几个建议:

1、在理念上,应当把恢复经济与防控疫情放到同样的高度。

现在,各地都把疫情防控作为首要工作,这是值得肯定的。但必须看到,疫情防控可能是一场“持久战”,如果等到这场“持久战”结束再来搞经济,那么经济的元气可能已经大伤。因此,在着力防控疫情的同时,各地政府应当将相当的精力放到恢复生产上来。

2、应当把为企业复工积极营造条件,尽早恢复企业的生产作为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来抓。

现在虽然很多地方都出台了扶持企业的措施,给企业减税减负,提供贷款,但这些都只是“输血”。如果企业不开工,没有现金流,不自己“造血”,那么这些政策再多也没有用。

为了让企业迅速开工,必须加大力气解决好前面提到的“不让”、“不敢”、“不能”等问题。其一,应当根据企业的特性和员工构成,允许符合开工条件的企业迅速开工。重点行业、解决就业多的行业要加速放行,不能以防疫为借口一刀切。其二,应当在审核的基础上,为企业提供“开工保险”,保证如果发现工人中有感染病人,则由政府负担相应的隔离、治疗费用。现在多数地方出现感染病人的概率很小,由政府负担这部分费用的期望成本并不会很大,但这却会有效打消企业顾虑,让他们敢于开工。其三,应当积极打通物流、放行“人流”,为企业开工奠定足够的条件。各级政府应当明文禁止以防控疫情为由的禁止外地人员进入、禁止外地货物进入的做法。对人的管控,应当根据其流动状况、接触史、健康表现等分级管理,对感染可能较少的人,应当允许其在接受监控的基础上参与就业。对于物流,则应该完全放行。

3、应该针对企业痛点,出台减免税收、社保金等政策,帮助企业度过难关。

现在,各地政府都出台了很多政策,但其中的很多政策对于缓解企业困境的作用却很少。举例来说,一些地方要求银行为企业提供贷款以缓解企业的经济困难,这个政策看起来很好。但银行出于自身利润和风险的考虑,只会给那些能够提供抵押、现金流较好的企业提供贷款,而那些资金最困难、最需要资金的企业却得不到贷款。因此,这样的企业将起不到很大的实际作用,反而会导致很多问题。相比之下,减免税收、社保金等的措施,则可以帮助企业有效地降低成本,尤其是那些吸收就业较多的企业,将可以从中受益巨大。

4、应当积极用好数字经济,帮助企业利用数字化手段应对疫情。

疫情对生产生活带来的最大影响,就是让人与人的接触变得更为困难、更有风险,而数字经济则可以有效对冲这一点。基于这点,政府应当帮助企业积极推进数字化,利用产业互联网来组织和协调生产。这样,不仅可以让企业增强韧性,更好地抵御当前的疫情,更可以让企业提升长远的生产和管理水平,为后疫情时代的高质量增长奠定基础。

注:

[1]Huang C, Wang Y, Li X, et al. Clinical features of patients infected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Wuhan, China[J]. The Lancet, 2020.

[2]Guan,W., et al,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2019 Noval Coronavirus Infection in China, medRxiv,  2020, https://doi.org/10.1101/2020.02.06.20020974.

[3]从历史经验看,复发疫情的杀伤力有时可能会大于初次疫情。例如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在1918年7月时,一度没有新增病例,因此人们认为疫情已经被扑灭。但从1918年8月起,流感又卷土重来,造成的破坏甚至高于第一轮疫情。

网易研究局(微信公号:wyyjj163) 出品

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解读,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欢迎来稿(投稿邮箱:cehuazu2016@163.com)。

北京无雾霾?这个冬天 帝都的雾霾都到哪里去了

移驾微信公号 看这里看不到的内容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中国版>>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国际版>>


延伸阅读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真相:深圳两年前就判"代持"无效?律师:不要拿最高法判决说事

我们的百变生活
2021-05-18 21:04:07

马云的湖畔大学被“除名” 为何叫好声一片?

左烟桥
2021-05-18 06:47:28

恭喜布克!恭喜保罗!太阳老板官宣重要决定,西部格局要变了

天下都资讯
2021-05-18 12:21:37

多1.4分!篮网创造NBA历史纪录,湖人队望尘莫及

体坛赛事风云录
2021-05-18 06:37:40

选秀夜,家人怒摔选秀帽!只打25场就被交易!如今他却打出来了?

野球帝
2021-05-18 15:14:23

轰-20要开创先河?或不仅能隐身,还能高速高机动!

天下布武
2021-05-18 17:18:20

叶飞被执行数额超720万 本人回应:现在都是大老板有困难

中新经纬
2021-05-18 21:53:21

一场可预见的“屠杀”,发电机震垮孟加拉问题大楼,3000人被活埋

胖福的小木屋
2021-05-17 23:19:06

保时捷Taycan光电能跑多少?说标多少能跑多少,都是侮辱了它

新车评网
2021-05-18 14:37:08

和老婆逛宜家,相中这几款方便又快捷的居家好物,老婆:全打包!

居家装修小能手
2021-05-18 19:13:01

中央突然宣布!“后摩尔时代”来了!

互联网思想
2021-05-17 08:31:29

澳媒:中国将成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澳洲未来取决于中国!副总理:耐心促进关系

澳洲红领巾
2021-05-17 18:51:42

中国哪里的普通话说得最好?哪里说得最烂?东北仅排第五

凡间事
2021-05-18 09:14:15

厦门官方回复关于“国贸地产虚假宣传学区,哄抬房价”相关诉求

钱包那些事儿
2021-05-18 21:03:36

超严!一重点小学要求100%房产权属!提供水电发票?

法制现场播报
2021-05-18 21:29:17

淮河医院:背锅侠不好当,张祎捷院长:真相捂不住了

记录之路
2021-05-17 22:33:45

世界超一流水平的猛禽发动机,是星舰计划成功的真正核心

生活直通车
2021-05-18 14:12:55

前女排国手成车模!嫁给央视编导,因满足不了她生活上的要求离婚

24H体育秀
2021-05-18 14:54:18

深圳赛格大厦晃动的情况通报来了!仍待后续调查,或影响虚拟货币“挖矿”?

财联社
2021-05-18 20:34:16

2009年,98岁的钱学森在北京去世,临终前用尽全力说出了7个字

厉羽萱
2021-05-17 23:16:37
2021-05-18 23:45:08

财经要闻

头条要闻

台湾"封岛"人心惶惶 有台胞提了一个意外的建议

头条要闻

台湾"封岛"人心惶惶 有台胞提了一个意外的建议

体育要闻

【盘点】NBA赛季数据最强人

娱乐要闻

杨幂挽小9岁许凯演情侣 细腿吸睛

科技要闻

华为最新人事调整 余承东不再任华为云CEO

汽车要闻

"国产"XC90 领克09售价或不超过30万

态度原创

教育
艺术
数码
家居
军事航空

教育要闻

大学生晒10年对比照 从稚嫩青涩到成熟

艺术要闻

让文物与邮票同框辉映

数码要闻

盖茨和女工程师鲜为人知的关系被扒:人设崩塌实锤?

家居要闻

港男月入过万只能带妻儿住7平蜗居 在洗衣机上做饭

军事要闻

北部战区歼16战斗机超低空掠海飞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