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财经新逻辑|行业寒冬和补税风暴中,一个普通编剧的生存挣扎

0
分享至

财经新逻辑-非虚构NO.1

编者按:最近,影视工作室补缴税收的问题引起无数网友的关注。有些网友认为,既然让你补税,那你肯定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或者认为,高收入就应该多缴税。但是真实世界是复杂的。著名编剧李亚玲用她的亲身经历,告诉你,对这次查税风暴,你不了解的那些事。经李老师授权,财经新逻辑转载李老师的文章,作为财经新逻辑-非虚构的第一篇。了解复杂世界的真相,关系到每一个人自身的利益。

作者:李亚玲

11月29日晚上,编剧行业经历了痛苦难眠的一夜——部份在各个影视文化产业园区成立了工作室的编剧,接到了当地园区传达的地方税务部门的通知:对从2016年至2018年这三年来的总收入,补征32%至35%不等的税(以前交过的税中,只有3.5%的个税可以抵扣)。尽管这些编剧,以前已经以工作室的名义交过税了(小额纳税人大约交6%至8%不等;一般纳税人大约交12%左右)。而据说,这个“补税”政策是全国性的,涉及所有“影视文化工作室”(包括演员,导演,制片人,编剧等)。

11月30日,编剧协会会长刘和平、副会长汪海林向税务总局的相关领导反映了行业的现状,咨询了相关政策,得到了明确答复:此次补税行动不搞一刀切,编剧仍按照2002年的国务院52号文件(该文件规定了编剧的许可权按照16%的税率征税)执行,如果存在应缴未缴情况的,补足16%。

但部分“吃瓜群众”的网上舆论,对影视行业存在很深的误解,把包括编剧在内的、开设工作室合法纳税的各种影视相关的工作室,都等同于偷漏税的嫌疑人,加以DISS,甚至高呼“重罚”,就令人悲哀心寒了。

其实,影视行业和其他所有行业一样,违法乱纪的只是极少数,大多数影视企业和从业人员,都是遵纪守法的,行业整体上是健康有序的。这些年,影视行业取得了较大发展,部分优秀影视作品甚至走出国门,传播到世界各地,为在国际上塑造良好的国家形象尽了一份力。

作为一个从事文艺创作多年的文字工作者,想澄清一下眼下舆论对我们编剧行业存在的误解。

作为国家文艺战线的一份子,我们编剧深爱自己的职业,为促进祖国的文艺繁荣而不懈努力。我们也都是知法守法的公民,坚决拥护国家的税收政策,支持打击偷税漏税等违法行为。

对此次查税风暴,由于税务部门是对所有带”影视工作室“名称的工作室进行重点稽查,仅从工作室的名称上,地方税务稽查人员难以区分工作室的性质,究竟是明星工作室还是其他工种的工作室,所以对编剧注册的”影视工作室“,也采取了同明星注册的”影视工作室“一样的惩罚性收税措施。

但其实编剧工作室和明星工作室,在工作性质和经营状况上有巨大差异,所以编剧们通过行业协会走正当渠道,向税务总局进行了有理有据的申诉和沟通,而沟通也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税务总局及时细化了执法规范:对已经依法纳税的编剧工作室,不存在追补,有瞒报漏报的,按16%的税率补足差额。

按照旧的个税法,编剧的作品若用于发表出版,稿酬按14%纳税;用于影视版权转让,许可费按16%纳税。以往这些税由出版社、报刊杂志、网站等出版发表平台或影视公司代扣代缴;

后来一些地方政府如上海、浙江、霍尔果斯等地设置了影视文化产业园区,制定了一些招商引资的政策。

这些政策并非如“吃瓜群众”和一些未深入调查就哗众取宠搏眼球的媒体人所宣扬的那样——是“降低了税率,违反了‘上位法’”——这是错误的外行说法!

征税分为两种方式:核定征收(按收入总额,由税务部门核定一个固定的税率征收,这个税率包括增值税、个税等税种,总额一般在6%至12%)和查帐征收(按收入总额减去成本抵扣以及过往亏损后的利润部分,按阶梯税率进行征收,最高可达35%)。

各影视园区对工作室一般采取的都是核定征收。

之所以核定征收,是由于影视行业的特殊性,成本不好核算,对利润进行阶梯税率征收有难度,所以就直接对收入总额进行核定征收。这种征税方式是完全合法的。

在不好核定成本的行业领域,地方税务部门往往采取“核定征收”的方式。因为这些行业的成本不好确定,高明的会计师甚至可以把帐目做成亏损,如此反而会导致国家税源的流失。而税务部门要有效监管,需要付出巨大的征税成本,所以,地方税务直接对“收入总额”按照一个固定税率进行“核定征收”,让企业无法为了少交税而故意做低利润、甚至做成“亏损”不纳税。

这恰恰是维护了国家税源,节约了征税成本,也有利于行业健康发展,本是双赢之事。

问题就出在了个别明星工作室仍然出现了偷税漏税的违法现象,但不能因此否定这种征收方式的合法合理性。更不能为了打豺狼就放火烧林子,殃及林中其他食草动物。

至于编剧工作室的成本,绝非如“吃瓜群众”和不良媒体误导的那样,简直就是“空手套白狼”,“零成本纯收益”。

编剧工作室不仅和众多个体企业一样,有租用办公室、交纳物管水电费、购置办公用品这些“日常办公开支”,还有其特殊成本:巨大的时间成本和脑力成本。

编剧创作一个剧本,就和作家创作一部文学作品一样,少则一年半载,多则数年甚至数十年。比如刘和平老师的《北平无战事》就创作了整整七年。创作期间的生活成本、创作成本,都是客观存在的。而由于是个体创作,编剧绝大多数都没有挂靠公司,也都是自己缴纳社保或购买商业保险,这些也都是硬成本。

除了“成本”,还有“亏损”。

普通编剧原创的剧本,能顺利卖出去并顺利拍摄的比例很低。这个只需要去各大剧本交易平台看一看就知道了,海量的剧本都未能售出。

比如笔者的编剧工作室曾经创作过一部历史剧,耗费了一年多的时间,写了上百万字,结果因为涉及宋辽金的时代背景,有审查风险,一直未能售出;后来又重新创作了一部以唐代安史之乱为背景的古装传奇剧,又耗费了一年多写了上百万字,结果因为涉及“突厥”的内容(以前的影视作品可以表现“突厥”,如《贞观长歌》和《隋唐演义》,后来不行了),又未能售出;还另有一个创作了两年的都市剧本,也因为合作方的原因错过了最佳拍摄时机,也只能压入箱底。

笔者入行十余年,有近一半的时间、长达数年是“零收入”!

2018年,行业寒冬,工作室也是全年无一分钱收入!零收入!

但在创作以上这些作品的几年“无收益”创作期间,工作室仍需承担运转成本,除了办公成本,还有购买书籍资料、采访采风的成本,大头成本则包括:合作编剧、编剧助理们的工资、稿酬和社保。但因为是核定征收,所以我们没有把这些成本记录在帐册上。

剧本作品是工作室的编剧团队几年的心血和智力投入,一旦未能售出,就是事实上的“亏损”。

剧本就是编剧的“资产”,“坏帐”就是资产损失,每个编剧都有大量的“剧本坏帐”,这些损失都从来没有计入过“成本”。

完成一项影视剧本开发,往往是团队合作,由一个老编剧带若干个年轻编剧一起创作。老编剧需要向年轻编剧支付稿费,并为整个项目负责。一旦最后没有收益,则前期的所有创作成本,都是由老编剧,即工作室的注册者、法人代表承担。

对企业“查帐征收”,企业可以把所有成本和以往的亏损都进行抵扣后,只对“利润”部分纳税,但编剧工作室的创作成本和亏损却都是“隐形”的,无法进行抵扣。

所以此前地方税务部门采取对“收入总额”进行“核定征收”完全是合法、合理的征收方式。

正因为编剧工作室是“核定征收”,不涉及成本及亏损抵扣,所以编剧们都没有收集发票、记录开支成本的习惯,在帐目上就显示为非真实的“零成本”。这就让编剧们在面临“查税风暴”时处于极为不利的局面。

尤其带领团队创作的工作室的法人代表编剧,如果照总额补税,可能直接导致破产!编剧这行和作家一样,是典型的“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比如笔者的编剧工作室,2013年至2016年仅卖出了一个剧本,这笔钱在2016年至2017年才陆续结清;2016创作的剧本几经修改,到今年才完工,但却遇上行业寒冬,至今未能顺利收到稿费!也就是说,从2013至今的五年中,笔者和团队的合作编剧们一共就收到了一个剧本的稿费。

这笔稿费在按核定征收的税率12%缴纳之后,已经和团队分配了,然后编剧们各自去付了这五年来的社保、商业保险,房租房贷及用于家人五年来的生活开支,都已所剩无几!

现在如果要按照这惟一一笔收入的总额的32%补税,并且由法人代表编剧一人承担,那后果不堪设想!即便按16%补,也是难以承受!因为这16%加上曾经缴纳的12%,就已达到28%!事实上,编剧的收入按原有的个税法规定,只需要缴纳16%!原本是合法享受政府出台的优惠政策的,现在反而多缴了一倍(有些地方税务部门还要求交滞纳金)、还要背上”逃税“的恶名!

所以当最初的地方税务部门的“补税”政策出台时,包括我们编剧在内的无辜行业从业者们才会“哀嚎”一片!

编剧们是真的没有“余粮”,一旦否认工作室以前依照地方政策纳税是非法、需要重新交税并补交滞纳金,大多数编剧只能卖房或者借贷!尤其现在行业寒冬,未来什么时候才能再卖出一个剧本,才能再有收入,还是一个未知数!工作室有可能几年都开不了张!

事实上编剧工作室的创作成本和亏损,至少占到总收入的一半以上。为什么这么说呢?

有个大数据:全国每年能取得发行许可证的电视剧大约为15000集,按平均每部剧35集计算,约400多部;其中只有8000集能上星播出,约200多部。

按行业惯例,编剧的稿酬分为五步领取:大纲通过后,拿大纲费(一般10%);分集通过后,拿分集费(一般10%至20%);初稿剧本通过后,拿初稿费(一般30%至40%);修改到甲方满意后,拿修改费(一般20%);拿到发行许可证或上星播出后,拿最后的尾款(一般10%至30%)。

现实的情况是,除少数成名编剧外的多数普通编剧,会有10%至30%的尾款,是需要在作品拿到发行许可证或上星播出后才能拿到的(因为行业的不规范和巨大的市场风险,投资方拖编剧款的现象较为普遍,有些剧尽管上星播出了,但编剧仍无法拿到尾款)。

综上所述,根据前面的大数据可推知:

每年顶多有200多部上星播出的剧的编剧能拿到全款;

另有200多部拿到了发行许可证却未播出的剧的编剧,能拿到70%至90%左右的稿酬;

至于连发行许可证都没能拿到的剧的编剧,最多只能拿到“修改费”阶段的稿酬(即50%至70%);

最差的是根本未开机拍摄的项目,编剧顶多拿到分集费就不错了。因为影视行业中有一条条款:编剧的剧本必须修改到甲方满意!编剧虽然完成了初稿,但投资方出于种种原因不开机了,就会以“未达到甲方要求”而不支付初稿费。

全国有多少编剧?保守估计,至少上万甚至数十万!在此基数上,能收到全款稿酬的比例,可说是各行业中最低!

11月29日,我的朋友、一位重庆编剧,是最早接到地方税务部门通知的编剧之一。

这位编剧在2012年曾被某著名导演请到北京去写一个民国戏。但最终未被采用,导演不要说付稿费,还拒绝为他买回程票,也拒绝为他报销去的火车票,包括食宿费用都一分不掏。他当时无钱回家,流落北京,是其他同行救济、分了几集剧本给他写,才让他挣到一点稿费返程回家!

就是这位编剧,经过几年拼搏,有了点小名气。为了方便给资方开票,让资方作帐,也为了帮资方节约税费,就在资方要求下,去了有优惠政策的某影视产业园区开了一个工作室。仅仅只是一个小规模的小额纳税的工作室!他也是团队创作,自己分到手的钱并不多,而且这钱已经按揭了房子,加上今年行业寒冬,他没有收入。

现在突然让一个人补税,他说跳楼的心都有!

幸亏行业协会及时传达了税务总局的谈话内容,他才稍微安心,等着税务总局下发正式文件,让地方税务局停止对他的“追补”。

这是这几天,很多编剧的惊魂惊历!

编剧是行业的第一个环节,投资方在前期孵化剧本时,没有项目开机后必须尽快杀青的时间成本压力,随时可以中途停顿、甚至更换编剧;而编剧只要交出剧本,就失去了对投资方的约束力,哪怕剧本还需要修改,投资方也可以更换其他编剧执行,甚至制片人、导演、演员乃至后期剪辑都可以随时对剧本进行修改。

所以,编剧在行业内的话语权很低,被拖欠稿酬就成了行业的普通现象,包括笔者在内的所谓“知名成熟编剧”也不能幸免。曾经为了讨回稿酬而打了两年官司,最终打官司的成本已经远远超过了讨回的稿酬。

所以,仅有少部分编剧是“挣钱”的,另有一部分编剧只能从前述的几百部电视剧作品中去瓜分稿酬,其收宜只能是比普通工薪阶层略高;还有很大一部分编剧的收入低且不稳定,和其他各个行业的底层从业者一样,仅仅是努力谋个温饱。

对编剧工作室核定征收的税率表面上只有6%至12%,低于查帐征收最高35%的税率,但因为是对全额征收,没有抵扣成本和亏损,所以若换算成对利润查帐征收的税率,至少应该乘以两倍,则达到了12%至24%!

简单举例,编剧工作室总收入100万,实际利润只有50万。对总收入100万进行6%至12%的“核定征收”,相当于对利润50万进行“查帐征收”的12%至24%;如果算上剧本开发的失败率(远远超过50%)而产生的“亏损”,编剧实际承担的税率更高。

总结:编剧工作室实际交纳的税率,并非网上谣传的仅有6%,编剧们并没有“占国家的便宜”。

如果“补税”,要把过去三年的“核定征收“改为”查帐征收“,但编剧们却无法抵扣真实的“成本”和“亏损”,那就变成了对“收入总额”进行高税率的征收,这就明显的不合理。所以编剧行业才会紧急向税务部门申诉和沟通。

非常感谢税务总局的有关领导耐心听取编剧代表们的心声,充分考虑到了行业的特殊现状,做出了合法又合理的细则规范。

编剧是个体劳动者,不是经营机构,从此次专项整顿来看,应制片方要求成立编剧工作室,改变了编剧单纯的劳动者身份。原本为了制片方财务规范、支付方便而成立的编剧工作室,给编剧们带来了意外的麻烦和困扰。

我们希望尽快摆脱这些干扰,回归到单纯的创作者身份,继续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踏实创作、依法纳税。????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同被沈腾贾玲带三年,花花晓彤进步大不相同,收官一举动高下立判

杰哥娱天下
2021-04-18 11:21:04

前列腺钙化的表现有哪些?

医疗工作者张
2021-04-18 10:32:39

丈夫被展览,她留下遗愿:请求别解剖展览她,死后还是被观赏72年

当代广播站
2021-04-16 06:33:49

建议大家:就算再不舍!家里这3样生活物品,也要抓紧扔掉,别心疼

尧博文娱乐大咖
2021-04-18 04:16:29

韩国学生问教授:中国是否一直在追赶韩国?得到的回答让全场安静

大眼编辑部
2021-04-17 11:41:13

得知了妲己喜欢给纣王喂葡萄的原因后,我已经无法直视葡萄了

厨房人类研究所
2021-04-07 13:55:02

A股:下周,将迎来新一轮上涨!

郭小凡财经
2021-04-18 15:03:42

接连4条坏消息,拜登到底有多怕中国这张王牌?崔天凯预判真够准

前沿时刻
2021-04-18 10:07:07

勇士遭逆转真实原因!库里带伤+三分犯规被取消,王仕鹏不满裁判

百乐体育大咖
2021-04-18 11:41:34

当着小牛面活活锤死老母牛,老头被儿女拖到牛栏里,等着咽气

情感拾忆者
2021-04-17 15:09:26

广东最贵车牌粤A88888,车主是客家人,每天开销50万却捐款超12亿

智能理财小助手
2021-04-18 03:03:22

曾经豪言“银行如果不改变,就要改变银行”的马云,如今啥情况?

飞荷娱乐
2021-04-18 02:49:30

廖昌永女儿替生病父亲登台献唱,网友感叹:画面太美了,看哭了

静夜思娱乐
2021-04-18 14:51:43

南京:对不起,杭州,留下30%的大学毕业生,已足够我的人才需求

小鸣爱生活
2021-04-17 11:56:19

肉感美女穿瑜伽裤,好身材显露无遗,富有青春活力

珺珺爱美
2021-04-16 15:11:32

广西一副局长多次嫖娼被双开

亲子爱互助
2021-04-17 17:32:53

6:3落后!梁文博打出士气,单杆126分,对战罗伯逊也不惧

开球咯
2021-04-18 11:45:06

拒绝进口日本海鲜?日本商家:怕什么?最后还是中国人买单

社会de记忆
2021-04-17 20:08:47

中国一旦攻克芯片难题,会不会让芯片变成白菜价

科学蓝
2021-04-17 17:48:06

3胜32负!雷霆有火箭的首轮互换权,为什么火箭队还要摆烂?

篮坛扒客
2021-04-18 11:24:54
2021-04-18 17:49:08

财经要闻

头条要闻

联合声明发布!拜登政府首位高官访华 双方谈了什么

头条要闻

联合声明发布!拜登政府首位高官访华 双方谈了什么

体育要闻

乐疯!巴萨国王杯夺冠 梅西笑出双下巴

娱乐要闻

柳岩短发清丽前凸后翘展熟女韵味

科技要闻

王兴:特斯拉遇到忽悠能力都旗鼓相当的对手了

汽车要闻

中国专属 大众ID.6双车开杀高端纯电SUV阵地

态度原创

旅游
教育
数码
手机
公开课

旅游要闻

无视警告,中国游客“再行”险地

教育要闻

电视+教育”被写入部委文件:线上教育将被重新定义

数码要闻

风格百变的激辣Coser PAM:高还原角色的精华

手机要闻

iPhone 13 Pro被传搭载LTPO屏幕:支持120Hz

公开课

被世卫组织拉黑的它,你天天都在吃!隐患极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