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Teepee Land:柏林施普雷河畔的“乌托邦”

0
分享至
Teepee Land:柏林施普雷河畔的“乌托邦”
  自席林大桥西眺施普雷河畔
Teepee Land:柏林施普雷河畔的“乌托邦”
  Teepee Land入口大门,及公示牌。
Teepee Land:柏林施普雷河畔的“乌托邦”
  Teepee Land的简易小舞台。   本版图片为作者提供。

刘泉泉

柏林米特区(Mitte)东南部、施普雷河(Spree River)南岸一块儿尚未开发的空置地上,自2012年6月起,逐渐发展形成了一个河边聚居地。沿着横跨施普雷河的席林大桥(Schillingbr cke)南边桥头拾阶而下,到河岸边往西走,行约百余米,便可看到“Teepee Land”的大门。这是一个面朝东边、简易搭建、永远开放且永远持欢迎姿态的大门,也是Teepee Land的主入口。门口的黑板上写有Teepee Land“公约”,明确提出无种族歧视、无性别歧视、禁止贩卖毒品等要求,对居民和访客行为做了基本规定,并特别指出这里是“公共的以及社区的空间”。

为何叫做Teepee Land?“teepee”一词的含义是印第安人的帐篷,Teepee Land中散布着十几座大大小小的帐篷,有大约50位(夏季和冬季的居民数量不等)世界各地的居民居住于帐篷中,这个小型聚居地也因此得名。Teepee Land的平面布局清晰明了,一条可供行人与自行车通行的道路蜿蜒贯穿东西,帐篷则分布在道路两侧。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Teepee Land的居民们亲手为自己也帮助别人搭建起帐篷(目前共有17座帐篷),共同修筑了道路,并修建了进行公共活动的帐篷和木屋,把河边的一块儿荒芜空置地建设成一个乌托邦式的家园。

Teepee Land首先是居住社区,这里有住宅(帐篷),有公共活动场地,甚至有对外开放举办各种表演活动的小舞台,有简易的公共厨房和厕所。对城市而言,这里是公共空间,任何人任何时间都可进入这里,在此休憩、聊天、参加聚会,只要不做破坏活动,均受到欢迎。这是一个完全由居民用自己的双手建造,并进行自我管理和维护的社区。

Teepee Land的故事,不仅已屡见于德国的报纸和其他媒体,来自欧洲(荷兰、法国等)甚至美国的媒体都对其关注和报道过。当笔者表示,要撰文向中国读者介绍Teepee Land时,受访居民均欣然表示期待。

历史演变

Teepee Land所在地段,没有道路名称没有门牌号,位于克佩尼克大街以北、施普雷河以南,席林大桥以西、米歇尔桥以东的一块儿闲置地上。其行政划分属于现在的米特区,是米特区“北路易森城更新”项目中的一部分。

“路易森城”这个名字,要追溯到1802年,当时的皇帝弗里德里希·威廉三世以自己的皇后路易丝(Luise)之名来命名施普雷河南岸的一片城市区域——此区域的发展,始于13世纪,是克尔恩城跨过施普雷河向南扩张的新城区。19世纪的路易森城,经过皮特·约瑟夫·莱内的规划。1920年,路易森城被分为两部分,分别划入北边的米特区和南边的克罗依茨贝格区。

从克佩尼克大街-西里西亚大街往北到施普雷河的这段滨河地,是历史上的工业和小手工业集聚地。今天尚可看到始建于1860年代的柏林制冰厂的高大的红砖厂房,而Teepee Land与其毗邻。克佩尼克大街在设计之初,并非作为沿河景观道路,而承担了服务于沿河贸易的交通功能,同样,施普雷河承担了沿河贸易的水路交通。这样,陆路和水路交通在此得到很好的结合、交接和中转。彼时的滨河区,并未像今天这般考虑滨河景观资源,更不考虑将其作为城市开放空间。

二战后,路易森城受到了严重损毁。随着民主德国、联邦德国分裂,柏林墙兴建,席林大桥所在位置刚好是原东西柏林的分界线。在大桥南端、Teepee Land主入口东边,有一段已满是涂鸦的柏林墙遗迹,而河岸边还保留有当年修筑的铁丝网。也就是说,Teepee Land所在位置是当年的“无人区”。河边的一个船坞码头也被东柏林警察拿来作为警方巡视船的泊点。

两德统一后,柏林市中心区的施普雷河南段,作为历史上分裂割据的“遗产”,面临着重整和开发。由政府主导,米特区、克罗依茨贝格区、弗里德里希扇区(Friedrichshain)各自(或联合)针对其滨河空间做出重新开发的规划和设计。滨河区的更新中,各种挑战与机遇并存。例如,“路易森城”的港口和商贸功能已退出历史舞台,新的功能被引入,施普雷河有景观价值和吸引力的空间,与繁忙的公路交通、封闭的沿河区域出现了矛盾。

“占屋运动”

从原滨河工商业区,到冷战时期的无人区,再到今天空置而未充分开发的地块儿,这里如何成为Teepee Land的诞生地?Teepee Land不是官方规划和设计的结果,它当属柏林诸多“占屋运动”中的一个案例。

柏林的“占屋运动”(Hauseesetzung)兴起于1970年,是带有政治性的激进运动。最初只有房屋的占据,后来也出现对城市空间的占据。“占屋运动”与1968年后的世界政治、经济格局和思潮紧密相关。在柏林持续了40年的占屋运动,虽在不同时期、不同地区呈现出不同特点,但从未中断。1970年代和1980年代,普遍的文化思潮(环保主义、反核电、朋克文化等)成为“占屋”爆发的大背景,运动发生的主场地是西柏林的克罗依茨贝格区以及舍内贝格区。德国统一后,伴随民主德国逐渐垮台,东柏林境内的一些建筑和城市地块儿,出现了法律所属不明确的情况,占屋者发现此有利条件,占据暂时空置的房屋,东柏林的弗里德里希扇区和普伦茨劳贝格区也成为“占屋”集中的区域。在进入千禧年后,越来越多的“占屋”不再明显具有传统左派斗争的反抗意味,而是针对如反对房租上涨等具体事件,并带有明确目的。Teepee Land就是一个不具有政治性的“占屋运动”。

从“占屋运动”发生之初,警方就必然介入并清理被占据的房屋和场所,随着占屋持续发展,来自警方的制裁也从未消失。清理力度最大的当属1990年代中期,暴力流血事件也不可避免。1970年到2014年,柏林共有超过630场占屋运动,包括对房屋和房车的占据,迄今已有超过200起“占屋”合法化。

Teepee Land的发起者和创始人弗里格·费舍尔(Flieger Fischer)先生,是一位从事自由职业的艺术家。他于2012年2月发起了位于克罗依茨贝格区的名为“卡弗里待耕地”(Cuvrybrache)的“占屋”活动,具体地段位于西里西亚大街和卡弗里街交会处以北、朝向施普雷河的一块儿滨河地。但后来,他对那里的“占屋”结果不满,沿施普雷河另行寻觅,终于找到一块新的空置地,在此安营扎寨。

弗里格喜欢住在河边,风景宜人,并可直接从施普雷河里钓鱼。他对Teepee Land的运行非常满意和自豪。在Teepee Land诞生之初,这是一处“非法”的占屋活动。而随着Teepee Land规模发展壮大,终于得到米特区政府关注,政府却并未像1990年代那样进行暴力清理,而是接受了Teepee Land存在,目前允许他们在既定范围内发展。

城市发展的博弈

弗里格·费舍尔声称:“我不是政客,我也没有政治性活动。”笔者采访的其他几位Teepee Land居民,也都表示,最初只是需要一个容身之所,把这里看作居住的社区。

在这块沿河的狭长聚居地,Teepee Land的居民开发了一段原本无人通行的滨河区,并与周边社区相处融洽。今天,任何人都可以从席林大桥南端沿河岸而行,穿过Teepee Land,一直通行至“施普雷耕地”(Spreeacker)和“柏林施普雷田地” 社区(Spreeefeld Berlin,SFB)。在Teepee Land建立之初,背倚尚待开发的柏林制冰厂,几乎处在一片荒芜地,没有完善的基础设施可以利用,用电来自蓄电池,过着仿佛都市中游牧人的生活。后来,随着西边三栋SFB社区公寓的建立,Teepee Land居民与这个现代化住宅好邻居迅速建立联系,引电到Teepee Land中。SFB社区将河边的船坞码头改为了酒吧,而Teepee Land居民也到酒吧工作,以部分补偿电费。

如开头所述,Teepee Land有可供乐队等表演的舞台,不定期有艺术家到此演出,居民亦常在周末组织召开派对,在网站上发布活动通告,所有活动面向任何人开放。在Teepee Land中,“游客”几乎每时每刻都存在,而附近住在公寓楼里的其他居民也会被吸引,空余时间参加聚会活动。

同时,Teepee Land保持高度自治。在柏林这样一个鱼龙混杂、散布着流浪汉和潜在非法毒品交易的城市,Teepee Land明确禁止一切非法活动。Teepee Land达到一定规模后,申请入住的人都要经过全体成员讨论。在夏季,一个帐篷可能收留五六名住户,人数最多可高达70人。对这样一个社区,良好的管理不可或缺。Teepee Land不具有某些“占屋运动”的抗议姿态,而表示出对城市和周围环境、社区的友好。

那么,Teepee Land的存在,对城市而言有弊端么?

对城市规划部门来说,Teepee Land的存在,无疑成为规划设计和决策的制约。尽管,Teepee Land的居民被邀请也乐意跟政府对话,他们参加米特区城市规划和管理部门的会议,跟城市管理者及其他市民一起讨论这块滨河地的发展。但是,毋庸置疑的是,Teepee Land的居民把自己打造的社区奉为最高利益,土地使用者和土地所有者之间的矛盾不可避免。

德国的城市规划与设计,在推进过程中采纳了许多民主措施,柏林自不例外。米特区政府建立了“路易森城地区发展促进”(http://www.luisenstadt-mitte.de)官方网站,官方信息集中在网站发布。2013年9月开始,市政规划发行了报刊《克佩尼克之角》,内容是对“北路易森城”项目的持续研究,在网上公示,任何人均可下载。截至2014年11月,报刊已出了7期。此外,截至目前,每周二下午,市政部门定期定点邀请当地居民参与的“北路易森城”发展规划讨论。居民可以提出问题,表达自己的观点,与米特区规划部门的工作人员讨论,规划部门也对问题进行阐释和解答。

有20余年历史的民间组织“路易森城的市民协会”也有自己的网站,并与政府规划部门保持交流合作关系。Teepee Land的居民虽并未参与“路易森城的市民协会”,但与协会保持着良好的交流和沟通。

2013年10月,米特区市政规划颁布了《施普雷河畔散步道可行性研究》,滨河区这片狭长地位于企业法人所有地和政府所有地(施普雷河)之间,而市政部门将其纳入了政府统一规划设计。在这份官方文件中,对Teepee Land也有提及,称其为“非正式聚居地”。市政规划希望沿施普雷河畔设计宽阔的滨水景观道,而这条滨河景观道将直穿Teepee Land。2014年3月,市政规划部门举办了“北路易森城交通规划概念研讨会”,由政府人员、规划设计师和当地居民参与。滨水景观道的设计得到了Teepee Land居民一致强烈反对。市政规划部门同时听取了多方人士的意见,作出了修改和再讨论的决议。诚然,市政规划提案被否定还有来自历史文物保护的原因,原柏林墙遗址在Teepee Land东入口不远处,且沿河建有一道钢丝网——现在看起来像是Teepee Land的部分“围墙”,其实是原来柏林墙的一部分。

对“北路易森城”滨水区的发展,对Teepee Land的未来,现在还没有决策和定论。创始人弗里格从搭建第一个帐篷时,就知道自己没有用地所有权,也一直不确定Teepee Land究竟能走多远。但这不妨碍Teepee Land居民对这个自治社区有深深的热爱,他们希望Teepee Land能长久存在,不要被未来的规划发展踢出局。显然,这与市政部门的规划期许有差距。

结语

Teepee Land,一个非常小的地块儿,映射出了整个城市交织的历史、政治、经济、文化——这一个个看似抽象空洞且不具体的词语,在这里于一砖一木之上切实得到了体现。

若说,这样一个与我们的政治、经济、文化背景如此不同的地方,对于今天我们自己的城市和家园的发展、建设有什么启发的话,我想,更多的是对城市问题的尊重和审慎的态度。城市这样“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大命题,它不是一个简单的自上而下,或者自下而上传递的过程,而像是一张交织的网,不同身份的利益集团和个人扯着自己的那根线,多方博弈,重要且必要的是搭建起(并努力搭建好)这张供多方博弈的“网”。

(作者系柏林工业大学建筑学博士研究生。王昀编辑,工作邮箱:wangy@thepaper.cn)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晒晒周杰的豪宅,住在乡村周围没有邻居,门前还自己挖了游泳池

明星八卦club
2021-06-20 00:56:22

主播马洪涛直播间卖手表,原价5600多元手表忘改价卖出3万多单

海峡都市报
2021-06-19 19:20:07

王石带老婆跟友人聚餐,田朴珺素颜蜡黄松垮,连普通大婶都不如!

皓宇Fashion
2021-06-19 19:31:49

清华发文,疑似出现错别字,接二连三被质疑,清华怎么了?

记录之路
2021-06-20 04:29:04

老婆每天吃三只鸡,丈夫起疑带她产检,瞥见B超屏幕,瘫软在地

野岛情感说
2021-06-20 00:11:52

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拟入选2021年中科院杰出科技成就奖

澎湃新闻
2021-06-19 21:00:02

字母哥:哈登只会骗罚球而已,他和裁判差点把我们全都罚下场

杰瑞说篮球
2021-06-20 12:20:17

欧洲杯第3轮,谁打默契球?意大利第2出线更好,打荷兰避开比利时

体坛极先锋
2021-06-20 15:41:18

独身女性:摇摇晃晃的40岁

新周刊
2021-06-20 13:22:45

为表诚意愿在中国建厂,还将发动机技术拱手送上,只希望能帮一把

春秋点将堂
2021-06-19 16:10:02

袁咏仪14岁儿子近照,混血感十足帅过爸,长腿纤瘦只有爸爸一半粗

猫眼聊八卦
2021-06-20 12:48:05

7月1日起!粮价大变?粮补来准信了!60岁以上养老金新规!

小小地球村
2021-06-19 22:30:03

被制裁后,俄罗斯小麦出口世界第一

地缘谷
2021-06-19 19:02:32

陈时中宣布猝死案原因!谢长廷一语惹众怒,日本人说话了

华网视讯
2021-06-20 16:30:40

丈夫每次出差回家,发现下水道总是堵,半夜偷偷查看后决定离婚

小历闲话
2021-06-20 15:07:51

祁玉民被逮捕

澎湃新闻
2021-06-19 14:06:48

央视曝光:这些饮料有“毒”!但你的孩子还天天喝,家长赶紧看看!

随遇而安随心而动
2021-06-18 17:12:53

1-0!欧洲杯超级鱼腩轰塌世界第2+创49年神迹,6万人夺冠般狂欢

搜达足球
2021-06-19 22:20:04

17.18.19.20王社莲,郑引的号依旧挂不上

记录之路
2021-06-20 16:30:50

全乱了?6月19日,美英法印疫情告急,俄客机坠毁,拜登又出洋相

环球调查局
2021-06-19 22:25:11
2021-06-20 19:17:08

财经要闻

头条要闻

塔利班在阿富汗全境发起攻势 中方:中国公民尽快离境

头条要闻

塔利班在阿富汗全境发起攻势 中方:中国公民尽快离境

体育要闻

篮网找到了捕鹿的方法,但没想到...

娱乐要闻

风韵犹存!52岁许晴穿旗袍身段曼妙

科技要闻

院士:如果特斯拉卖18万,你还买理想蔚来吗

汽车要闻

下半年上市 广汽丰田SIENNA定名"赛那"

态度原创

健康
教育
时尚
本地
手机

厨房的污染因素有哪些?

教育要闻

网易教育携手学而思网校直播解读2021高考

1098克拉!世界第三大钻石在非洲南部被挖出

本地新闻

因为社恐你都错过了哪些机会?

手机要闻

不会停更!华为Mate 50最新消息曝光:P50之后登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