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民主时代的先知

0
分享至
民主时代的先知
  罗伯特·达尔和妻子安·塞尔在一起。 佟德志 提供

达尔的一些作品正在翻译过程中,如《经济民主理论的前言》、《革命以后》等书已经翻译完成,后者收入由佟德志主编的《民主译丛》,将于2014年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

在翻译《民主及其批评者》、《美国宪法的民主批判》等书的过程中,笔者多次通过电子邮件联系,对笔者提出的翻译问题,达尔非常有耐心地有问必答。

在达尔的家中,达尔为笔者讲述他的家庭、生活经历,甚至是他完成的每本书的背景。达尔的夫人,特别热情,与牟硕聊得非常投入,几成忘年。

达尔与中国政治学者

佟德志 牟硕

提起民主,人们第一个想到的可能就是罗伯特·达尔。达尔不仅以其开拓性的贡献被誉为“现代政治理论之父”,而且更因其在民主理论的领先地位,被称为“当代首席民主理论家”。

达尔曾经这样描写过这个时代:“20世纪是个民主经常失败的时代,它被专制政权取代的例子发生了不下70起。但20世纪又是民主取得异乎寻常成功的时代。在它临近结束之际,已经进入了一个民主的凯旋时代。各种民主观念、制度和实践,它们的范围和影响已经遍及全世界,这使得本世纪成为人类民主史上最为光辉的时代。”

达尔与中国

笔者在耶鲁大学期间,借助耶鲁大学图书馆的资源,用了半年的时间,对达尔的作品进行了集中的整理与搜集。初步统计的结果是,他先后主编、参编了33部著作,发表了140多篇学术论文。笔者曾经向达尔请教这一列表,达尔看过后笑着对笔者说,“你比我更知道我的作品”。

中国学术界对达尔给予了密切的关注。从早年王沪宁等人翻译的《现代政治分析》开始到今天,达尔有8部著作被译为中文公开出版。另外,达尔还有很多其他作品亦正在翻译过程中,如《经济民主理论的前言》、《革命以后》等书已经翻译完成,后者收入由笔者主编的《民主译丛》,将于2014年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

达尔的这些作品,获得过各种荣誉,包括两次伍德罗·威尔逊基金图书奖、塔尔科特·帕森斯奖、美国政治学会詹姆斯·麦迪逊奖等多项大奖。《民主及其批评者》一书一经出版就成为年度美国在政府、政治和国际关系领域的最佳图书,分别获得美国政治学会颁发的伍德罗·威尔逊基金著作奖、伊莱恩和大卫·斯比兹图书奖等多项大奖。耶鲁大学教授伊安·夏皮罗称,如果政治学有诺贝尔奖的话,第一个就应该授予达尔。

正是在引介达尔的过程中,笔者与达尔结识。在翻译《民主及其批评者》、《美国宪法的民主批判》等书的过程中,我们多次通过电子邮件联系,对笔者提出的翻译问题,达尔非常有耐心地有问必答。后来翻译《革命以后》一书时,达尔非常高兴。这些帮助,确实让笔者受益。

多头政体理论

对于达尔的研究,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角度,甚至会有不同的立场。对达尔思想立场的定位可能并不像达尔对民主的探究那么清楚,甚至有达尔的研究者认为,存在着“两个达尔”。有人认为达尔是一位激进的民主理论家,但却有人认为达尔是一个保守主义者,这看起来确实像是“两个达尔”。提起激进,甚至有人专门撰文指出了达尔激进主义的绝望。达尔的学生伊塞克更是明确地将达尔定位为“民主社会主义者”;康纳尔大学的洛威教授则认为,达尔是一个“隐秘的自由主义者”。情况之所以如此,可能是因为,由达尔的作品呈现给我们的是一个“多面的达尔”。

达尔的理论起点,是马克思、拉斯基、莫斯卡、帕雷托、熊彼特、韦伯、托克维尔等一系列思想家。达尔盛赞马克思,认为他是“一个强有力的且值得钦佩的对手”,这对他的经济民主理论有着重要的影响。熊彼特的思想则对他的多头政体、程序民主有着重要的影响。而达尔的《经济民主理论的前言》一书,则直接出自对托克维尔的思考。然而,时代的进步使达尔达到了一个更高的高度,超越了前代的民主理论家。他的程序民主,精致地运用了当代政治科学的理论成果,运用经验分析的方法,从假设出发,提出了一整套的标准与定理体系,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他对托克维尔命题的解释,运用现代经济学的理论成果和分析手段,广泛地涉及公司资本主义、车间民主等当代话题,已经与托克维尔的思考不可同日而语了。

达尔较早地参加了行为主义革命,是美国政治科学研究的先驱,被称为“现代政治学之父”。达尔喜欢公共政策,有在政府部门工作的经验,在任职政治行为委员会、社会科学调查委员会时,开始着手学习统计学等科学知识,并将其运用在科学研究过程中。他甚至学习了博弈论,并与阿罗这样的经济学家结为好朋友。在战后美国政治科学兴起的过程中,达尔身体力行地在自己的研究当中贯彻政治科学的研究方法,践行政治科学的研究范式,取得重要成绩。早在1985年,《外交》杂志就称其为“美国政治学泰斗”。就政治科学的研究来看,我们可以清晰地发现,达尔带有深厚的行为主义色彩,可与当时的阿尔蒙德、伊斯顿等人并称为“政治科学家”。

多头政体理论是达尔民主理论的标识与“专利”。几乎所有对西方民主研究有所了解的人,都会知道达尔的名字;而所有知道达尔名字的人,大多会知道达尔的多头政体(polyarchy)理论。达尔1953年在和林德布罗姆合作时使用多头政体(polyarchy)一词,在批评了麦迪逊民主、平民主义民主之后,达尔全面地提出多头政体的理论。

如果我们用一句话来概括的话,所谓的多头政体,就是“多重少数人的统治”。达尔创造性地将精英民主与利益集团这两个当代西方最流行的理论结合起来,“多重”是利益集团,“少数”则是精英民主。

梯次递进的民主理论

如果说多头政体是达尔对现实民主的一种描述的话,那么,程序民主则展现了达尔理想民主设想的梯次逻辑框架。

综合达尔程序民主理论的前后变化,我们发现,达尔的程序民主包含了丰富的内涵,是一个梯次递进的民主概念。

宪政民主理论是达尔终生关注的一个问题。早在1956年《民主理论的前言》一书中,在对麦迪逊民主进行批判时,达尔就曾经指出了制宪者的种种不足。一直到2001年,年近90的达尔还写作了《美国宪法的民主批判》,全面地批判美国宪法不民主的方面,并提出了自己的方案。作为一个民主主义者,达尔对美国宪法不民主的方面做了全面而深刻的反省。总的来看,达尔的民主理论仍然属于宪政民主理论的范畴,但是,达尔在民主方面的激进认识,使他超越了自由主义的宪政民主,而更接近一个民主社会主义者的民主理论。

2000年美国总统大选再一次暴露了美国宪法的民主缺憾,提醒人们再一次思考美国宪法民主性的问题。在达尔看来,从历史上看,制宪者的基本立场和知识水平造成了宪法非民主的一面,美国宪法远不是民主的产物。从现实来看,美国宪法的民主性亦存在着诸多质疑。在维护民主制度的运作、保障基本的民主权利、确保民主对每个公民的公正性、鼓励民主合意的形成、高效率的民主政府等多个方面,美国宪法均存在着诸多问题。对美国宪法的研究应该充分认识其本质,准确地认识其民主性。

如果说宪政民主理论让我们看到达尔作为民主主义者激进的一面,那么,他的经济民主理论则完全可以让我们有理由将达尔归为一个民主社会主义者。达尔早年就对社会主义有着高度的兴趣,其博士学位论文就是以社会主义纲领与民主为题的。与林德布罗姆合作的《政治、经济与福利》是达尔第一部著作,体现出了达尔对经济与民主之间关系的高度兴趣。在《民主理论的前言》一书取得巨大成功后,达尔出版了《经济民主理论的前言》,全面阐释了其经济民主理论,标志着其经济民主理论的成熟。

早在写作博士论文时,达尔就明确提出,自治的权利应该置于财产权利之前,这使他较早地同自由主义者划清了界线,而更倾向于民主社会主义者。这一主张,一直持续发展,几乎是贯穿始终。不仅如此,在政治平等和经济自由之间矛盾冲突的托克维尔问题当中,作为一个民主主义者的达尔还是选择了前者。这是他《经济民主理论的前言》一书中的问题和结论。他争论道:“如果民主在国家管理中是正当的,那么在企业管理中也应该是正当的;如果在企业管理中不是正当的,那么在国家管理中也就不是正当的。”他既反对“公司资本主义”也反对“官僚社会主义”,认为通过经济民主人民将获得“政治平等、正义、效率以及政治和经济的自由”。

达尔面临的争议

作为一位走在民主理论研究最前沿的政治思想家,达尔的理论常常是备受争议的。达尔的《美国宪法的民主批判》一书出版后,美国政治史学家伍德承认,达尔指出的这些美国宪法的缺点确实存在,然而,他却认为,也正是这些缺点成为人们短见与一时激情冲动的紧急制动器,它使得纯粹多数进行激进变革的过程变得更为困难。与达尔针锋相对,伍德明确地认为,美国的宪制是共和,而不是民主。

更加备受争议的,是他的经济民主理论。达尔的经济民主理论一经问世,就面临着腹背受敌的学术争论。在右派看来,达尔将民主运用到经济领域,将自治权置于财产权之上,试图用民主的办法来管理企业,这简直就是离经叛道;而在左派看来,达尔的民主理论并不过瘾,既没有同资本主义决裂,又对社会主义做了过多的保留,羞羞答答,闪烁其词。他主张将民主理论运用到工作场所,提出了“车间民主”(workplace democracy)的理论,甚至将大型企业视为公共机构,将自治的原则扩张到经济领域。这引起了梅耶等人反对。梅耶等人认为,个人在一个团体中能否取得民主权利的关键不在于“退出”而在于“加入”。约翰·曼利(John Manley)撰文指出,达尔的民主意味着自由民主或资产阶级民主,而非社会主义意义上的民主。

达尔与耶鲁学派

在达尔的带领下,耶鲁大学政治学系很快成为美国政治学研究的重镇,而达尔也成为美国众多政治科学家的老师。

耶鲁大学政治学教授塞拉·本哈比(Seyla Benhabib)说,达尔著作的深度和广度将永远为世所记住,“他创建了耶鲁大学当代政治学研究,也建立了当代政治学研究的范式。”美国政治学家道格拉斯·雷说,“达尔毫无疑问是他们那一代政治学家中最伟大的一位。我曾经放弃法学院投奔到政治学,因为我深受达尔作品的影响。”有人做过这样的一个比喻。如果说美国政治学界是一个政治学系的话,那么,这个系有一个系主任,就是达尔。达尔也因此获得“美国政治学的系主任”美誉。

达尔开创了民主理论的“耶鲁学派”,极大地推动了民主政治在战后的研究。在美国,耶鲁大学是战后公认的“多元主义”研究的重镇,这是针对其政治观点加以区别的。然而,如果就政治研究的主题来看,毫无疑问,耶鲁学派是以民主研究作为其标识的。在这里,除达尔外,不仅有此前的阿尔蒙德、维巴等人,还有后来的利普哈特、费什金、夏皮罗等人。阿尔蒙德率先在美国政治学界以调查的方式研究公民文化与民主,成为政治文化研究的开创者。利普哈特则以其标识性的结盟民主在英美民主和欧洲大陆民主之外,为当代西方提供了民主的另一种模式。现转至哈佛大学的维巴则专门研究民主参与,有政治参与的开创性作品问世。费什金教授则被称为协商民主的领军人物,提出了协商民意测验等重要理论。现任台湾行政学院院长的江宜桦,是毕业于耶鲁大学政治学的博士,在台湾大学从事西方政治思想和民主理论的研究;香港中文大学的王绍光教授,曾经在耶鲁大学政治学系任教,亦是对民主关注有加,这可能跟耶鲁长期以来研究民主的学风是联系在一起的。

在这些人当中,夏皮罗是仍然留在耶鲁的少壮派领军人物。如果把夏皮罗和达尔做一比较的话,人们就会发现,两者之间的学术研究

P9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中国航母技不如人?山东舰暴露重大短板,张召忠一席话令国人放心

霹雳火军事
2021-04-13 15:12:42

1968年“猴”的未来20年:命不是一般的好!家有属猴的速度围观!

永生娱乐
2021-04-15 06:28:38

身高2.48米的女巨人,在睡梦中离开人世,遗体至今还没下葬

金牌办事员
2021-04-15 05:45:55

相互宝分摊费用2年暴涨300倍!198万人退出相互宝

手机中国
2021-04-15 00:47:10

何云伟成国家一级演员,享受国务院津贴,为何郭德纲没此荣誉?

娱乐大小咖
2021-04-13 22:57:03

厚实的灰色丝袜,搭配一款粗跟单鞋,小女生也要会搭配

扒圈主持人
2021-04-14 20:32:52

王霜:回国踢球是我自己的决定 受不了旅欧那种不被尊重的感受

直播吧
2021-04-15 09:27:05

呵,印度议员努力劝:我们无法指责美舰违反国际法,能求的就是美国别公开指着印度鼻子

环球网资讯
2021-04-14 18:21:21

凭借从零开始自学撬锁、耍蝴蝶刀,这个老外收获了一百万粉丝

差评
2021-04-14 17:31:08

成也太阳败也太阳,仅剩5亿年,太阳留给人类的时间不多了

钟铭聊科学
2021-04-13 14:15:45

任豪对核废水言论拒不道歉!《创造营》学员却力挺:好意不该被喷

扒圈主持人
2021-04-15 06:46:35

为什么是王霜?

新民周刊
2021-04-14 22:15:18

男人和女人谁更需要夫妻生活?三个女人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猫咪动物说
2021-04-15 09:53:39

高智商犯罪!亿万富翁盗走40亿美元比特币,如今身上只剩500块?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2021-04-14 12:38:04

李天一偷偷改名将出狱,李双江为儿子铺路,干爹又出了多少力?

昱希dzf
2021-04-12 21:57:17

云南一男子曾因命案被判15年,减刑出狱四年后又犯命案

澎湃新闻
2021-04-15 08:20:20

手贱搜了下钱枫的现状....被吓到了!

FitTime
2021-04-14 10:40:46

铁肺人保罗:被困“铁桶”69年,一生无法呼吸,停电就意味着死亡

蒙太奇印像
2021-04-15 07:46:19

中国核潜艇只要一出港,美军在夏威夷真能检测到吗?今非昔比了

厉害了俺的国
2021-04-13 11:37:47

重磅官宣!这些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4-13 20:37:03
2021-04-15 11:13:08

财经要闻

头条要闻

拜登宣布从阿富汗撤军:将专注中国等其他优先事项

头条要闻

杭州一女子裸聊后被敲诈 她的一番话让嫌犯不敢妄动

体育要闻

淘汰红军晋级 皇马残阵闯过魔鬼赛程

娱乐要闻

张韶涵穿露背高开叉裙身姿曼妙

科技要闻

SpaceX两个月内融资11.6亿美元 估值740亿美元

汽车要闻

3.8秒破百/续航超700公里 ZEEKR 001今晚上市

态度原创

时尚
数码
教育
旅游
健康

张雨绮疑似新恋情被拍 男友是小8岁的帅哥提琴手

数码要闻

撼迅发布RX 6900 XT红魔终极版、超频11%

教育要闻

北京小升初入学信息核查工作已启动

旅游要闻

春天在哪里,在福州的这些风景里!

感染HPV病毒一定会得宫颈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