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百年家族梦”主题对话实录

0
分享至

网易财经5月23日讯 APEC峰会第一日下午的“百年家族梦”主题对话刚刚结束,数名家族企业继承人与现场观众分享了自己的观点,以下是文字实录

主题对话:百年家族梦

对话主持人:中国新锐财智女性俱乐部会长    程麒嘉:

对话嘉宾:  瑞士宇舶表继承人              Loic Biver

聚砚斋传承人                  于瑶

接力中国青年精英会代表        杭佳一

和成(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    邱士楷

温州青年会会长                周克力

程麒嘉:现场的各位媒体朋友们,大家下午好,我是程麒嘉,来自新锐财智女性俱乐部,很高兴参加APEC青年创业家峰会,很荣幸能够主持这一环节的话题——百年家族梦。

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第一代创业家为我们打了一片好江山;当创业以后,紧跟着的就是第二代传承人,它所遭遇的壁垒会更多,这帮人面临的政治环境、经济环境、开放度也不一样;第三代传承人的环境又不一样了,身上的压力更大。不过我们相信,在如此好的平台上,在如此好的环境下,我们应该可以做出更漂亮的文章。

下面请上我的几位朋友,他们都是来自于全球各地的,有些人称他们为富二代,有些人称他们为官二代,还有些人称他们为时代精英。精英意味着我们比同龄人有更多财富,精英意味着我们做的事情要比同龄人多一点,但是同时也意味着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履行更多的社会义务。下面请请各位嘉宾。

Loic Biver:大家好。不好意思,我中文说得不太好,希望明年我可以不用翻译。我2005年来到中国,在中国人民大学学习了两年,我也觉得我是一个老北京了。我在香港工作了五年,为瑞士宇舶表工作;两年前我来到了上海,同样也是为宇舶表工作。我的背景,很多人说我是富二代,我所在的家族企业已经超过两百年了,它非常的成功。我的父亲推出了一个新的品牌,这个品牌在中国也非常著名,受到大家的欢迎。我们也希望能把这个家族企业继续下去,后面我会更详细地说明,为什么我会在这样一个家族企业来工作。

杭佳一:我来自于接力中国,成立于2008年底,算是中国比较早的青年企业家协会,我们这个圈里面都是真正想做点事的年轻人,像刘永好的女儿刘畅、三一重工的杨在中,很多知名企业的第二代都加入了这个协会。我们自己做了一本《接力》月刊,就是关注中国家族企业传承这方面的,因为现在中国的企业正好面临从第一代往第二代传,面临着很多问题,有的是子女比较多的,有的是只有一个孩子,但是又不愿意接班的。还有女儿能力很强,儿子能力又很弱,这种时候当老爸的应该怎么来做。所以我们把更多的国内外的经验让中国的家族企业来看一看。

于瑶:大家好,我是于瑶。我是聚砚斋的传承人,我觉得中国的文化应该传承下去,中国的民族文化不能在我们这一代断掉,那就太可惜了。当然,中国的背景可能跟西方不太一样,所以它有一个特异化的事情和时代背景,我们这个年代的人就有更多的责任,怎么把文化传承下去。我同时也是新锐财智女性俱乐部的一个会员,非常感谢今天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在台上跟大家交流,谢谢。

邱士楷:大家好,我叫邱士楷,目前是和成中国的董事长。我们也是一个家族企业,今年刚好迈入第83年,我已经不是第二代,我是第三代的家族成员了。大家所熟悉的富二代的形容词,对我来讲是很不一样的,我也希望在这个论坛当中,能和大家多沟通。其实前面所提到的,我们有很多的理想、有很多的抱负,当然也有很多的责任,做更多的事情,也希望一会儿可以跟大家多分享。另外一个角色,是参加了YPO组织,我现在是北亚区的主席,这个单位也是蛮有意思的。

周克力:大家好,我叫周克力。很高兴今天跟在座的这么多朋友重新聚在一起,我们温州青年会也是一个比较年轻的社团,发起这个青年会的原因,也是因为我本身是一个温州人,那时候我们觉得温州虽然在浙江是一个小城市,但它代表着温州人的特色。温州元素也是一个特色的元素,我是属于新一代的温州人,我们也是在温州人里面比较有代表性的一个温州群体。所以我们希望把年轻人这一块,通过一个网络编制成新的人脉和共享平台,作为一个群体,在今天的APEC的平台上面,展现出我们温州人的声音。因为我们父辈赋予了我们很多财富,而这也促使我们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我希望接下来我们可以在这个论坛上多和大家交流。

程麒嘉:实话实说,这个传承的问题,大家觉得离自己不远不近。我们在座的每个人都可能面临传承的问题,可能我们不是二代,父母没有给我们打下江山。但是在未来,我们面对我们的子女的时候,可能也会想到传承的问题,我们的孩子如何把我们手中的大旗传承下去。

其实我发现我们大家都是有一些共性的,比如我们都有海外背景,比如我们都是做协会的;再比如,我们虽然面临的行业不一样,传承的代系不一样,其实我们面临着共同一个问题,就是如何接过大旗,如何把我们的大旗做得更漂亮。

杭佳一:我们这个圈子的确人不少,但是大家也都是刚开始学习该怎么来接班。为什么精英会创办于2008年呢?当时是80、81、82这一批年轻人刚从国外回来,进入家族企业。当时大家都感觉很困惑,因为那个时候社会上关于富二代的骂声是很多的,大家又觉得我不是这样的人,我们还要背上这样一个骂名,我们就想把我们的圈给建立起来,发出自己的声音,让大家看看第二代在干什么。我们通过媒体也好,通过我们自己做的这些事也好,包括帮助困难群体,实际上大家把自己家里的班接好,把自己的家族企业做得更大,就是为这个社会做贡献。

于瑶:我觉得有些问题是舆论导向的问题,包括我自己也在互联网公司,我也特别向往这个行业,我曾经背着包去欧洲,45天去过36个城市,最多的一天上下火车一共有九次。我觉得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讲,更多的是要去开阔眼界,我们并不是说想做多大的财富,或者做多大的企业,当然能这样更好。但是我觉得女性的自身修为,自己把自己的意识打开,这可能是最重要的。我觉得这不是一代、二代的问题,而是年轻女性的一个问题。

程麒嘉:我跟于瑶很熟,她是一个非常有国际性特点的女性,结果她某一天突然告诉我,我回我爸那儿了。我说你回你爸那儿干什么?你爸爸是做中国传统文化,做砚台的。她说我回去继承了我爸的传承。其实我觉得一个女性到了一定年纪,想法可能会改变,年轻的时候可能冲劲比较大,什么都想干;但是随着年龄增长,包括你可能去外面转了好几圈,觉得本根的东西可能才是最核心的、最有价值的。而且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民俗的东西,可能逐渐有一点没落。而且我特别担心的一点,我都害怕这些老一辈的艺术家,或者很民俗的这些东西,在他们这一辈走了之后,我们下一辈能不能接过这个棒?我们中国的民俗文化能不能传承下去,这也是一个问题。所以你从海外回来,扎根于中国民族文化。

说实话,既然我们在国外读高中、读大学,其实这段时间对整个人生是非常关键的时段,帮助我们人格培养和成型。我们不如说说,我们为什么从海外回来?

邱士楷:其实严格讲起来,刚刚前面有提到传承的概念。其实很多父母亲都希望给下一代很好的教育和世界观,所以其实从小有这个机会到海外去,也是父母亲的培养。当然父母亲也没有规定说你一定要回来还是不回来,可是我觉得亚洲的发展是大家看得非常清楚的,当然我有很多的朋友和同学还是留在美国,可是留在那里的人跟回来的人有很大的区别,其实很多回来的人是想要挑战,不要错过这个历史,亚洲崛起的历史片段。大家抱着这个抱负回来之后,也都是追逐不一样的梦想,在家族企业里面,我觉得这是在我很多的朋友当中,都有相同的一个概念。

程麒嘉:像我们台湾应该说是跟内陆还是有一些不一样的,包括经济环境也好,包括大家对家族概念的感受也好,其实我真的很想听你说说台湾省在家族传承上,或者在接班上的感受。

邱士楷:我先从一个更高的角度来看家族企业,内地媒体的报道很多偏于富有家庭的报道;其实在国外,一个小的面店也是一个家族企业,并没有说一定要是一个大企业才是家族企业。包括台湾很多小吃都传承了好几代,甚至是百年老店,这些也都是家族企业。所以在台湾的这个概念跟内地是很不一样的。

程麒嘉:我能不能这么认为,其实在台湾省所提到的家族企业赋予它更多的精神内涵,把更多的精神赋予到了家族传承中去。在精神方面,Loic Biver所在的区域,是不是对家族精神的传承会更加重视?

Loic Biver:当然了,的确是这样。在欧洲,我们的家族企业的理事会更悠久。中国刚刚加入世界经济50年,但是在欧洲,我们有一些家族都延续了200多年了。所以在欧洲,家族企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们的世界在改变,我们有新的技术,我们有互联网。举个例子,就说我们的手表,50年前没有人想做制造手表的人,因为制造手表这个行业根本就不吸引年轻人。而现在,我们有了这么多新的技术、新的工作,我们就可以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加入我们的制表行业,传承我们的家族事业。

跟中国相比,中国肯定是在一个不断崛起的阶段,就像之前所说的,有些欧洲的工作有的时候只是一种临时工,所以在传承家族事业方面我们有一些问题。对我来讲,来到中国是一个非常好的经历,我还在学习的过程中呢。在这样一个快速发展的国家,我想要发展我们在中国的家族事业,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程麒嘉:路易的父亲是很有名的,被称为世界手表魔术师。我相信他对他父亲的精神继承了很多,你也有义务和责任把家族企业传承下去,像欧洲的老传统一样。

Loic Biver:是的。在欧洲,我们是不会强迫你继承家族事业的,他们希望你可以继承,但是我们是思想开放的一个地方,我们并不会强迫孩子。家长最希望孩子做到的就是他们可以开心,他们可以享受他们的人生,我们的工作往往是为了挣钱,但是我们工作的同时又很开心的话,那肯定更好了。家长肯定会给孩子好的教育,也给孩子们情感上的指导,而且学校也会给你一些理性的知识。在你长大之后,孩子们就会找到自己的道路,你可以选择继承家族事业;除了家族事业,你当然也可以选择新的道路,比如说新科技等等。

当然,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你觉得继承你的家族事业,跟随你父母的脚步,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但是这并不是一种责任,在欧洲,我们并不是这样的责任。

程麒嘉:当然,我也不得不承认,路易老爷子确实有眼光,十年前就把奢侈品的眼光放到了中国,我相信你的父亲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看清了,中国是未来奢侈品最大的一个市场,是不是?

Loic Biver:肯定的,你看看中国的人口数目,是全世界的30%。当中国打开自己的市场的时候,所有人都会觉得这就是我们未来的市场,我们未来的发展方向。今天我们是全球化的市场了,我们需要深入到每一个市场,而且我们需要尽快地占领每一个市场。我们的宇舶表并没有那么早进入中国市场,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当时我们的制造能力还没有那么强。因为如果你想满足当地市场,当你是奢侈品的时候,如果你想要满足中国数以百万计的富翁的需求的话,这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因为我们的手表是手工制作的,有时候一块表需要花六个月的时间,所以对我们来讲,当时做这么多表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才进入中国市场那么晚。

相比我们而言,很多手表的品牌进入中国是很早的,我们认为中国在十年之后,将是第一大市场。我们有很多产品可以推广到中国,我们看到很多的中国学生在海外留学之后又回到中国,我们觉得这对中国来讲是一个非常好的资产,因为你不仅继承了中国的传统文化,而且又接受了外来的现代知识。我觉得这是一种成为创业家的最好的一个方式。

周克力:刚才听了大家很多的分享,每个人都在谈传承的。为什么今天我们六位能在这个舞台上谈传承的问题呢?因为我们背后都有一些故事。我们温州青年会是代表温州元素的一个青年社团组织,这个组织是去年5月份,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在北京发起的,现在是在全国所有的点,我们基本都有一些会员。现在主要是在北京、上海、温州、杭州、香港,都有自己的分会。温州青年会更多的是站在我们父辈的肩膀上,温州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城市,我们的父辈传承财富,并没有像欧洲的百年家族企业这么大,因为毕竟中国刚刚改革开放。

程麒嘉:当你们在接大旗的时候,也面临你们自己的压力,你们在产业传承包括温州整个产业调整方面,你们这一代的责任和义务。

周克力:这个问题并不是温州的问题,因为温州是一个比较先行的城市,包括现在正是处于传承的一个关键点。温州现在也遇到了一个资金的问题,也面临着走出去的问题,现在因为温州的地域问题,之前完全是靠自己的资金和人才,现在遇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就是现在温州的企业面临的几大问题。第一是资金,第二是人才,第三是政府的软环境。温州的政府,包括温州的环境有很大的局限性,温州的新一代青年人在全国甚至全球都有很好的布局,我们新一代的温州人从事了很多行业,包括金融行业、律师、会计师、职业经理人,所以我们希望在我们的平台上汇拢这批人。为什么说国外的海归要回到中国,温州人要回到温州?现在都在提倡回归的问题,我们希望把这种乡情转化为真正能够帮助家乡的力量,包括香港、包括台湾,我们通过这个社团给到大家一个可以交流、互换、学习的机会。

我们父辈的温州人先走出来,欧洲、美国等各个地方都有温州人,只要有华人的地方都有温州人。我们也希望我们青年人承担更多的责任,我们青年人先走出去,发出温州人自己的声音;途中自然会有很多的兄弟社团、政府等很多资源去帮助我们,通过这些资源再回到我们温州。我们传承了我们的父辈那种吃苦耐劳的精神,很多人说温州人做老板,外表很光鲜,但是温州人起家的时候很艰苦;所以我们更加会觉得我们有这种责任,把父辈的艰辛,把这种传承延续下去。

程麒嘉:其实我们讲的还是家族精神,包括我们的温州精神、台湾精神。

周克力:包括中国精神。

程麒嘉:其实是一个中国的大梦,一个中华的大梦。

周克力:很多媒体误解一些二代的生活习惯,当然任何一个群体都有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我们不应该放大这些二代的生活习惯,我们应该用我们的行动去放大二代去做的事情,有很多二代都很努力,他们愿意去承担更多的责任,他们现在已经身体力行,去承担很多的责任。

程麒嘉:而且不是简单的捐钱、捐物,真的是下到学校、家庭里面,真正的帮助他们,这种感触只有真正做过的人才有体会。包括我们的常青基业,在近期的雅安地区中,真正走进了灾区,跟灾民在一起,帮助他们去重建生活。

周克力:我们身边有很多这样的朋友,也有这样的组织,我们都在做同样的事情。我们今天的六位代表能够在台上去分享这个话题,我们希望我们作为一个代表,提供一个平台,让更多的人去加入这个平台,并不是说看你的背景,而是看到中国的年轻人具有这份正能量,愿意为中国、为这个世界谋取福利,承担更多社会责任的年轻人,我们都愿意吸收;而我们去摒弃这种负能量,因为这种负能量是社会发展的障碍。大家可以关注我们,更多的是可以参与我们,我们有微博、微信,我们的交流是无界限的,大家都是一样的,不要因为肤色、因为界别单纯地去划定一个区域,而应该是把内心最真挚的东西、最纯朴的东西提炼出来,通过我们去发扬。

邱士楷:只要大家认同所谓的地球村这个概念的话,YPO在全球有两万个会员,遍布全球120多个国家,所有的会员加起来的公司是一个庞大的组织。更加重要的是我们分很多种类,刚才路易提到的欧洲的家族,我们有一个捷克会员,家族历史超过600年,之前是皇家后裔。在这个平台当中,跟所有的这些协会一样,当我们有那么多的资源的时候,我们如何做一个好的领袖,我们通过互相学习、互相交流,变成更好的领袖,其实这个就是YPO的宗旨,也是很多协会的宗旨。

程麒嘉:没错,包括我自己也是做协会的,我们做了新锐财智女性俱乐部,我们很多人做协会,聚集了跟我们年龄差不多、过往经历差不多的圈子,我们做协会就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我们搭建一个平台,不管是官二代、富二代,让大家能够在这个平台上有更好的渠道、更便利的方式以及更直接的方式,去履行更多的社会责任,去承担更多的社会义务。我们协会是致力于青年女性创业的俱乐部,我们希望遇到有好的想法、好的创意的女性的时候,能够帮助他们在创业的道路上克服困难、少摔跟头,甚至帮他们做一些金融版块的帮助,打理一些东西。

于瑶:我站在一个女性的角度,我觉得女人已经长到这个程度之后,可能她对家庭的义务也好,对这个社会的责任也好,她的角色是很多变的。我身边有很多非常优秀的女性朋友,她们在生活上面、工作上面有很多问题,我觉得这是一股社会非常重要的力量,因为这些女人可能会是一些成功企业家的妻子、孩子的妈妈,她肩负了整个家庭的导向。我觉得我们所要做的事情,就是说女性的修为是能引导整个社会的一件事情。

程麒嘉:我们是希望通过我们自己的力量,团结其他人的力量,能够影响到社会。

杭佳一:我们说百年家族梦,其实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我们前两年去新加坡,新加坡有一个(余人生)的家族,有120多年的历史了,他们是做药的,第一代是去新加坡挖锡矿的,当时基本上算是东南亚的首富。在第二代往第三代传的时候,出现了一些问题,因为他有七个妻子、十三个儿子、十五个女儿,在第二代往第三代的方式上,把所有财产平均分成十三份,给十三个儿子传,女儿是没有的。结果往第三代传的时候,有人不想做这个家族企业,就把他的一份往外卖。一直到第四代,又重新把这个家族事业做起来。

程麒嘉:下面我们给现场的朋友们一点时间,可以提两个问题。

提问一:关于谈到百年传承家族梦,我想说一句话,为什么在台湾会有,而大陆没有?因为大陆很多人没有恒产,所以才没有恒心。那怎么解释在大陆没有恒产的情况?

杭佳一:不是说台湾有,而大陆这边没有,只是我们这边发展得比较晚,我们的民营经济总共发展才三十几年,我们现在是正在有。像我们很多朋友也不是说父母有了钱,就全都移民到国外去,抱着这种想法的人还是比较少的。即便是有国外的身份,家族企业还是在国内做的。

提问一:比如说一个咖啡馆,因为我遇到一个咖啡馆,特别想把它做成那地方的地标,但是被赶好多次,涨房租或者拆迁。过了七八年时间,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地方,他现在就是想在他有生之年,那个地方可以一直存在下去。

邱士楷:家族企业不见得是大的,也包括一些小的,也并不一定是经营实体才是家族企业。所谓的家族企业,也有可能是父母是做木雕的,一代一代地传承下来,这也是家族企业。只要是有服务和传承的意识,我觉得这就是家族企业。

程麒嘉:为什么我们提到家族的传承,而没有说家族的继承。继承是把江山原封不动的拿过来,而传承是要做下去,让它有更好的发展。在传承的方面,我们要考虑的是承上启下,我们要想的是更多的,而且我们要面临的问题也是更多的。

周克力:传承并不是物质的传承,而是一种精神。因为世界在变,中国可能有一些不稳定的因素,但是世界也有一些不稳定的因素,你不能去归咎于这些不稳定的因素,而是应该把自己的能力、技能、技术传承下来,这才是不变的东西。包括现在于瑶做的事情,我们要传承我们的中国文化,我们要把我们的好东西留下来。这些东西在发生战争、发生变化的时候,那些东西是不会变的。就像刚才讲的新加坡的家族,我相信他们能起死回生的原因,是他们的人脉资源和为人处事的方式。

提问二:你们一直在强调你们不是富二代,但我一直还认为你们依然是富二代;虽然你们说你们努力了,也奋斗了,也有理想,但我依然觉得你们是富二代。我现在想提一个不着调的问题,做砚台的大姐姐和做手表的大哥哥,你们可以送我一块砚台、一块手表吗?

于瑶:可以。

程麒嘉:因为砚台是中国的文房四宝之一,而且我知道你今天带了一块宝贝来。

于瑶:对,这一块是有文物珍藏价值的,这个是为了表明传承中华古典文化,所以在神舟九号上天的时候,把一块砚台送上太空,代表着中国的现代科技和古老文明的结合。但是我可以承诺你,我送给你一个它的珍藏版,也是限量的。

杭佳一:我不明白,你让大家送给你的原因是什么呢?不是说因为你有钱,我没有钱,所以你应该把你的钱分给我,对吧?

提问二:我就是想跟你们要一个砚台和手表。

周克力:其实一个物质性的给予,还不如一个技巧性的给予。于瑶肯定也会写一手好字,你可以教这位弟弟练字。

Loic Biver:如果说我们现在的这个品牌仍然是为我们所有的话,我会非常高兴送给你一块表。但是现在宇舶表已经属于另外一个奢侈品牌旗下的品牌了,我们现在这个集团非常大,规定、要求也比较严格,我们可能要向更高的领导层去请示一下,如果他没问题的话,我们会送给你。

程麒嘉:像国外的一些奢侈品品牌,他们对自己的品牌文化非常专注,他们每一个公司行为,每一个市场行为,都是基于自己企业文化的。曾经有一个国内一线女明星代言奔驰的一款车,她当时在新闻发布会上问奔驰的老总说,可不可以送我一辆车?奔驰的老总告诉她说,我们奔驰有非常坚定的公司文化,与我们的公司文化背离的,都有可能对我们有影响。

于瑶:我觉得其实我们更需要帮助的是我们能真正实质上帮助你什么,这个我觉得应该是最核心的。

邱士楷:大家都知道有个人叫比尔盖茨,他为什么能成功,大家回去想一下。他第一次把他的DOS卖给IBM,是因为他母亲是IBM的董事。他母亲也跟他讲说,你今天赚了那么多钱,你对这个世界、对这个人类是有责任的。为什么他现在做那么多的公益,帮助全世界那么多人,就是因为他的公司很成功,他的公司赚了很多钱,他自己累积了很多财富,所以他可以去做那么多公益。但是这不代表说,我们要给每个人都一样的东西,我们更重要的是那些真正需要我们的人,给社会公益能做一些什么,这才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提问三:我是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学生张倩。大家现在谈到二代的时候,总是认为这是一个贬义词,不管是富二代还是官二代。大家我也想回应一句,社会资源已经这样分配了,如果直接去要的话,还不如自己去得到。我的问题是,看到各位特别上进、特别努力,代表优秀二代形象的企业家。但是我们报道中看到很多不求上进的这些二代,我想问各位看到的客观的来讲,有多少比例的二代是上进的,是让我们中国能看到希望的?

程麒嘉:很棒的问题,也很实际的问题。

周克力:我先说一句,我刚刚已经介绍过了,我们身边有很多优秀的人。我可以自豪地跟大家说,99%的二代绝对是优秀的,我们只是其中的万分之一。大家可能看到了媒体聚焦的哪些1%的人、1%的事,我们更多希望的是我们身边能接触到的这些人,我们希望把这99%的人通过我们更多的渠道,也希望更多的媒体应该去关注这99%的人,其实这种责任不在于二代,在于各个方面,包括企业、包括政府、包括我们个人。

现在的微博、微信这么发达,我们的朋友圈都是交集的,所以其实对于我们个人的声誉来说,真的比黄金还重要。所以我们所有的朋友应该建立一个诚信的体制,要去相信,不要去怀疑,更不要去仇恨。你们真正走近我们的时候,你会发现我们身边都是优秀的人,那些媒体聚焦的人真的是凤毛麟角。

程麒嘉:媒体应该给予我们一个好的舆论导向,可能大家会关注到那些做得不漂亮的二代,是因为媒体的关注点在那里,寻求眼球的刺激。

邱士楷:其实我觉得中国刚好在一个历史的转折点,刚好在接班的过程。其实全世界很多的例子,你看到很多二代、三代、四代、五代、六代,等你过了第二代以后,大家都看得很清楚,这些人是什么样的人,他的社会责任感和对社会的价值在哪里,他们其实都是在实事求是,在扮演一个很重要的社会的角色。

程麒嘉:的确,像我们这个俱乐部里面也是有很多优秀的女性接班人,女性的二代。反正从我对大家的认识来说,我认为真的是像克力说的,99%的都是靠谱的二代,因为大家的压力所在,也没有时间去做这些负面的事情。

于瑶:我觉得这跟小时候的价值观、世界观的培养有很大的关系。

Loic Biver:你不能选择你出生的地方,有些人生在富有的家庭,有些人生在贫困的家庭,有些人说这是命运,有些人说这是上帝的旨意,他们也会因此而与富二代为敌。但是谁是真正负责的呢?真正负责的是家长。当孩子们18岁、20岁的时候,如果是家长给孩子们很多钱,当然孩子们要花钱了,因为那时候的小孩就是要花钱、就是要享受。但是除了给钱以外,家长还有责任教育自己的孩子,让自己的孩子有一定的道德标准,特别是如果你的家庭背景负责富裕的时候,家长就应该更加注意这样的教育。我听到很多人对富二代都没有好的印象,我认为造成这样的结果,其实是家长的教育不够。

程麒嘉:我们这个环节接近尾声了,既然这个环节是我们新锐财智女性俱乐部组织的,我就代表我们俱乐部说最后一句话。我们年轻的女创业者们,如果你们有好的项目,或者你们在创业中面对困难的时候,可以来找到我们俱乐部,我们会尽我们最大的能力,为大家解决创业路上的困难。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俄罗斯最穷的雅库特地区的领导人要求将那些被错误动员的人带回家

俄罗斯最穷的雅库特地区的领导人要求将那些被错误动员的人带回家

桂系007
2022-09-24 23:50:42
虎父无犬子 多名俄罗斯悍将子女符合战争动员条件

虎父无犬子 多名俄罗斯悍将子女符合战争动员条件

腌臜泼才
2022-09-24 22:45:46
女公务员自曝“啥都不干,睡到退休”,鼓励广大网友报考公职

女公务员自曝“啥都不干,睡到退休”,鼓励广大网友报考公职

饶舌嘚吧嘚
2022-09-15 10:39:14
湖南一高校食堂设置随机装置帮学生点餐,学生:选择恐惧症的救星

湖南一高校食堂设置随机装置帮学生点餐,学生:选择恐惧症的救星

环球网资讯
2022-09-23 14:36:30
美太平洋空军司令:若接到命令打击解放军,美军有信心完成任务

美太平洋空军司令:若接到命令打击解放军,美军有信心完成任务

厉害了俺的国
2022-09-22 19:49:06
如果美国真的下定决心,切断和中国的一切联系,世界将会怎样?

如果美国真的下定决心,切断和中国的一切联系,世界将会怎样?

丹宝说文史
2022-09-25 08:12:23
1992年,湖北夫妻抛下5岁女儿自杀,23年后女儿竟挖开父母坟墓

1992年,湖北夫妻抛下5岁女儿自杀,23年后女儿竟挖开父母坟墓

无名氏也吖
2022-09-24 21:36:07
它是“蛋白之王”,含量是牛奶的12倍!3块钱做1锅,香甜又开胃!

它是“蛋白之王”,含量是牛奶的12倍!3块钱做1锅,香甜又开胃!

家尤菜菜
2022-09-24 12:49:08
江苏13市新房库存排行榜

江苏13市新房库存排行榜

江苏城市论坛
2022-09-25 13:23:49
俄乌终战进入倒计时?车臣官宣爆炸消息,泽连斯基坐不住了

俄乌终战进入倒计时?车臣官宣爆炸消息,泽连斯基坐不住了

东方之星号
2022-09-23 17:28:48
1946年,张灵甫妻子王玉玲此时仅17岁非常漂亮,怀里是儿子张道宇

1946年,张灵甫妻子王玉玲此时仅17岁非常漂亮,怀里是儿子张道宇

妖麟杂谈
2022-09-24 15:15:09
动员令后俄军前线实力暴涨,俄防长:俄罗斯有2500万潜在兵员!

动员令后俄军前线实力暴涨,俄防长:俄罗斯有2500万潜在兵员!

实事论事
2022-09-25 10:03:30
新疆00后美少女因8分钟宰一只羊爆火,称:放羊比上班自由

新疆00后美少女因8分钟宰一只羊爆火,称:放羊比上班自由

鬼谷子思维
2022-09-24 16:49:01
美女舞蹈教师死于饭店包厢,浑身赤裸,下体与口中有多人体液痕迹

美女舞蹈教师死于饭店包厢,浑身赤裸,下体与口中有多人体液痕迹

悬疑故事会
2022-09-17 17:55:02
9月25日,7人被查,成都兰成璋被批追求低级趣味、沉迷赌博

9月25日,7人被查,成都兰成璋被批追求低级趣味、沉迷赌博

章哥很爱吃
2022-09-25 09:46:13
一喝水就有尿的人和喝水多没尿的人哪个更健康?看完涨知识了

一喝水就有尿的人和喝水多没尿的人哪个更健康?看完涨知识了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2022-09-23 10:56:13
戴安娜王妃去世前几周,拍于意大利波托菲诺的一艘游艇上

戴安娜王妃去世前几周,拍于意大利波托菲诺的一艘游艇上

娱乐新闻前线
2022-09-18 18:58:06
重磅!王毅最新发声

重磅!王毅最新发声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9-25 09:18:03
又出意外!辽宁魔兽打野球报销 把杨鸣话当耳旁风 或就此告别CBA

又出意外!辽宁魔兽打野球报销 把杨鸣话当耳旁风 或就此告别CBA

猛料CBA
2022-09-25 09:41:48
“劝架”的沈某俊什么来历?为什么出事儿后他跑得比兔子还快?

“劝架”的沈某俊什么来历?为什么出事儿后他跑得比兔子还快?

小德的美食
2022-06-27 12:19:52
2022-09-25 16:34:44

财经要闻

头条要闻

大城市的"陪诊师":年轻客户占比超6成 一小时100块

头条要闻

大城市的"陪诊师":年轻客户占比超6成 一小时100块

体育要闻

调查乌度卡: 只是出轨?为何全联盟炸锅?

娱乐要闻

贝嫂向儿媳求和,却怪她到处散播谣言

科技要闻

特斯拉变相降价8000? 销售:季末冲量

汽车要闻

小鹏G9购买指南 蔚小理该如何选择

态度原创

教育
家居
手机
本地
亲子

教育要闻

苏醒雅思8.5上热搜:英语说得堪比母语的“秘密”被我们扒出来了!

家居要闻

美术老师回18线城市买房 九千一平坐拥无敌湖景

手机要闻

ROG游戏手机6天玑至尊版体验:信仰即实力 重新定义性能旗舰

本地新闻

《俄罗斯方块》被要求“改名”?差点信了!

亲子要闻

养娃除了“鸡”,居然还能有“松弛感”

进入关怀模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