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女人频道 > 情爱生活 > 大声说 > 正文

因家暴被判死刑的李彦向四川高院发出的恳请信

0
分享至
节后余生,因家暴杀夫的李彦性命尚存。李彦的弟弟也终于有机会探视李彦。网曝出的一封李彦写给四川高院的恳请信,爆料李彦案审理过程中,死者家属涉嫌妨碍司法,制造伪证,殴打李彦的证人,致使证人不敢出庭等。

(本文来源:妇女传媒监测网络)

尊敬的王院长:

您好!

对不起,打扰您了,很是冒昧给您写这封信,我是一名死刑犯,出于对生存的本能和渴望,我真诚急切的请求王院长能在百忙中抽空看看我这封信,为我沉冤昭雪,伸张正义。

我是一名罪犯,叫李彦,1971年2月3日出生,四川安岳县人,住四川省资阳市安岳县岳阳镇学沟湾路68号三幢一单元202室。2010年11月5日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安岳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1年8月24日被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现羁押于安岳县看守所,但是判决书上的案件经过与我所说的,所做的很多地方不吻合,特以书面形式请求能否重新调查案情,给我一个公正、公平、公开的裁决!

死者谭勇是我第二任丈夫,尽管他以前对我种种的恶劣,但我没有任何理由和权利剥夺他的生命,是我的错,我不该一时冲动失手将他打死,更不该分尸、抛尸、不该以身试法,去触犯神圣的法律,给国家社会家庭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这一切后悔都已晚了,正因为谭勇的死,我更感觉生命的可贵,一度我想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我不会有丝毫的退却和不甘心,但他的家人强权霸道,不得不让我为自己的行为辩解一下。我也曾对办案人员强调过,我不是故意杀人,也从没有想到要杀人,敬请王院长作为百姓的父母官,为我主持公道,因为对于一些执法者,我不敢相信他们道义上的公正,而行为上没有偏颇。

我是2009年3月份和他结的婚,我以前离过一次婚,而他在我之前离过三次婚(而谭勇前三次婚姻中有两位作出证人证言,于谭从来没有家暴行为。而李彥方的证人证言,又被法院认为系利害关系人,所作证言不可信。难道与谭勇有过一日夫妻百日恩且还生育有子女的前妻与死者谭勇不具利害关系?),我当初被他花言巧语所骗,不听父母、亲朋好友的劝阻,执意要和他在一起,可婚后不久,他就原形毕露,开始为一丁点小事就打骂我,为了这个家,我都忍让,后来他就更加变本加厉的折磨我,我曾多次求他放我一条生路,他不同意离婚,还说如果我再提出就要我家破人亡,想到我年迈的父母和尚未成年的女儿,从此我再也不敢提了,回想他对我的暴力行为,真的是不堪回首,打我,骂我,当众侮辱我成了他的家常便饭,特别是晚上,稍不顺他意就打我,扯住我头发往墙上撞,用烟头烫我脸和下身(有派出所接警记录、接警警官所拍摄李彥受伤等现成证据,为什么不予采信?),手段极其下流恶劣,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变了一个人样,整天沉默寡言,不敢和别人交谈,包括我的父母及女儿,如果让他知道了,又是一顿毒打,并扬言要用枪打死我(因他有几支枪)(判决书也于到谭勇持有枪支,这些枪支从哪里来的?法院为什么不予以查明?),实在无法忍受了,我就向他的父母兄弟姐妹求救,可他们也不管,在我没有和他结婚之前就有人劝我别和他在一起,因为他前三个老婆都是因为被他打得无法生存了才离的婚,而他的家人也是出了名的“恶霸”,但我想既然我选择了他,我仍以包容、忍让的态度希望他能反省,改掉自己的恶习,可我想的太天真了,隔三差五就要暴打我一次,我曾到居委会说过,求他们帮助,调解。2010年8月2日晚被打后,我又到派出所报案,反映遭受家庭暴力的情况,派出所的民警见我受伤也给我拍了伤情照片,还有一次被打时,我也打过110报警电话,可110连我话都没有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县妇联、派出所和街道居委会都没有对我们进行传唤、调解,也许是因为他们一家人太霸道了,没人敢惹,他的兄妹多。姐:谭华英是单位有名的泼妇;妹:谭小桦,资阳报社记者,公检法都有朋友,而我的主审法官黄天勇(天哥)和安岳县公安局局长胡德伟(胡哥)都是谭小桦的铁哥们;堂姐,谭雪梅,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弟,谭刚,黑社会老大,道名“挖儿”,是一个心狠手毒的人,其妻蒋(形似字)英2011年底与他已离婚了。六妹弟,艾涛安岳县法制局科长(局长候选人),谭小桦的丈夫是某部队高职转业,省各大重要部门都有他的战友、下属,他们扬言在资阳市乃至四川省这个地盘上没有他们办不成的事,所以在安岳这个小县城更是无人敢惹,可想而知,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怎能是他们的对手?(谭家原来如此有背景,请资阳市纪委站出来回答)

院长:我遭受了这么多的家庭暴力,而他们说是家庭纠纷,我出示的证明,他们却说只是证明我曾受到过伤害,我不知道,家暴和纠纷的区别是什么?他对我施暴的行为,我们单位的同事、朋友、邻居都亲眼目睹过,但他们不敢为我证明,原因是怕惹火烧身,我也深知他们的难处,出事后,他姐谭华英,妹谭小平(此处为平字,可能是另一妹妹)就向邻居及单位同事打招呼,叫他们少管闲事,不然就有好果子他们吃,我对办案民警和公诉员都说过,我不是故意杀人,他们为什么要把莫须有的罪名强加于我头上呢?他们无非是要以所谓的“正义”将我处死,还让我背负骂名,遗臭万年吧!我身高不足1.5米,身重40几公斤,而他身高1.66米,体重70多公斤,又是练武之人,鉴定又无毒药之类的,我怎能故意把他打得死呢?而当天晚上因为一点小事又对我大打出手,用脚踢我,用枪柄砸我脚,把我右脚大指母指甲都打断了,并辱骂,逼我出手,我当时痛得心慌了,才顺手拿起他正在摆弄放在床沿边的火药枪枪管打的他,当时他坐在床边,身后就是电视机,所以枪管只能打在他脑后,一棒打下去,他就站起来打我,我见状又打了他一下,总共打了两下,可他们说我是连续击打。见头上出血了,我赶快拿了一条毛巾被把他伤心(此处笔误)捂住,并大声叫他,可是一切都无法挽回了,后来我真的是吓懵了,也许只有分尸才能把他弄出去,糊里糊涂不知干了些什么,第二天才知道害怕,于是告诉了我的一个朋友,并当面请他为我报案,不知是什么原因过了好几个小时才报的案,当时我在案发现场等了几个小时不见公安来,我又害怕,所以就背着尸块出去了,在回来的路上,我看见门口停着一辆车,我想应该是公安来了,所以我主动就走上去了,没有拒捕,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我的邻居,同事,朋友都知道我的情况,但有好些人都不敢为我作证,也有一部分人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在背地里写联名信,请求公安,检察院,法院能从轻处罚我,可法院没有采纳,他的家人知道有人为我证明,甚至在我宣判那天,公然在法院门口当众殴打我的证人,致使我的证人受伤而逃,并扬言哪里看到哪里弄死他们,迫使我的证人都改变电话号码,离开安岳,因怕遭受报复,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也许您不会相信这个和谐社会竟有如此黑暗的一面,是谭家人坐在法庭上逼法官判我的死刑,公然在法庭叫骂,起哄,拿死者的遗像拍打我女儿的脸,致使我女儿吓得面无血色,大气都不敢出,他们这样藐视法庭,(请资阳中院出示庭审录像,到底是否存在如此庭闹情形?为什么谭家人可以庭闹?请资阳中院出示庭审录像,给全国人民一个交待。)只因为公检法都是他们的人,会给他们撑腰,而我们致使一介百姓而已。

2011年7月22日开庭那天,当时法庭里的场面很混乱,叫骂声起哄声不断,我的心情很压抑,致使很多地方我都没有听清楚,回到看守所的下午,书记员叫我签字,我才认真看了一下当时的记录:谭勇第一和第二老婆说的都是假话,作的(伪证),其实她们都是被打得无法忍受和谭勇的无耻行为才离的婚,我也知道她们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将来考虑,免遭谭家人报复,特别是他第二老婆曾雪冰,他们结婚后曾住在蚕业局的时候,就常遭到谭的毒打,其邻居甘斌等人都知道,我还没有和谭勇结婚时,大概是2009年1月份曾雪冰河(和字的笔误)谭勇的弟媳妇蒋英来到我打工的农广校开找我,她们都说谭不是一个好丈夫,是个不称职的父亲,也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等,叫我千万不要和他在一起,当时有农广校食堂职工李荣琴,龚山平,小卖部刘述秀,和家属院陈述杰都知道此事,第三个老婆黄艳花,广西百色人,和谭勇结婚后住在蚕业局公房四楼,左邻右舍都知道谭勇每隔几天就要打她一次,隔壁王江、刘丽夫妻最清楚,我和他结婚后,他仍然恶习不改,常为一点小事就毒打我,楼上同事,吴建波夫妻,陈秀明,代小军和隔壁王江他们最清楚,可他们不敢为我作证。

关于判决书上说我和谭勇曾写的离婚协议书不能认定是谭勇的真实签名,我也告诉过中院,虽然谭勇已死,但可以作笔记鉴定,我们购房合同和在民政局办理结婚证时,都有他的签名,不知是什么原因,他们没有采纳。

证人谭德龙(谭勇之子)说的也是假话,2009年12月份回家探亲,亲眼目睹他父亲晚上毒打我的场面,还是他把我们拉开的,第二天他爸不在家的时候就劝我:你这样过日子不是办法,万一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你干脆和爸离婚算了,他那个臭脾气不改,哪个都不可能和他过一辈子,我亲眼看见他打曾雪冰的场面,好骇人啦,一手抓住曾的头发,一手猛击曾的肚子,打得曾呕吐,打我妈的时候我还小没什么记忆了,打黄艳花也是如此,打得黄艳花经常成“熊猫”,你和爸离了,我给你介绍一个是我战友的父亲,他妈生病死了,对人很好,我去过他家,就在安岳,我当时就骂他,哪有继儿给继母找老头的,还劝和自己父亲离婚?后来他回到部队也多次打电话谈及此事,我说万一我和你爸离得脱,我是不可能再婚了,因为我伤透了心,最后他又给我发了一条短消息,说:我经(原文)后回来,我给你养老。难道这还不能证明一个继儿对一个继母的信任胜过他的父亲吗?如果他父亲不是那样残忍,长期使用家庭暴力,那他又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呢?

判决书上说:证明被害人对李彦实施家庭暴力的证人,均与李彦存在利害关系,请问,好些人只有敢怒不敢言的份,明明是亲眼目睹的事实都不敢说,只有在背地里说,议论,所以只有少数的人才冒着很大的压力和危险才说出一些实情,他的证人都是他的近亲属,那为什么中院又全部采纳呢?我曾到过妇联、派出所报案,也打过110,还找居委会,出示过被暴力的照片和伤情诊断证明,派出所等部门没有对我们进行调解和传唤,这难道也是我的责任吗?我记得很多电视和报纸都报道说市民有事就打110,哪怕是一只小狗掉阳台下面,或是一个马蜂窝,110都会上门解决,可我却连一只小狗都不如吗?110连我的电话都没有说完就挂断了,不知是什么原因,我很郁闷。

关于入所时的体检报告当时我的心情的确是糟糕透了,看守所的警官问了我些什么,我真的一概不知,也不知道是何时签的名,至今我也回忆不起来,但是我当时身上确实有很多处伤痕,记者采访我时,我还给她看过,并且录了像,办案警官杨皓也在场,看守所的警官也在场,现在我还保留着当时(案发)被打断裂的脚指(原文)甲,我敢保证入所时没有进行体检,这些难道不足以证明他对我有家庭暴力吗?

还有就是我的确是4日晚上叫杨秀理帮我报案,不知他是出于什么原因,5日凌晨才告诉安岳县兴隆派出所的秦永红警官,在5日凌晨杨秀理给我打了一个电话,问我是不是真的把谭勇打死了,我当时听到他这样问我,我很生气,心想9点钟左右就叫你帮我报案并告诉你实情,因为我很害怕所以没有主动报案自首,但过了几个小时才再次打电话问我是不是真的,于是很气愤在电话里跟他说:我这么相信你才告诉你,这么重要的事情都给你说了,你还不相信吗?然后就把电话挂断了,我所表达的意思并不是秦永红警官说的那样,是杨秀理报的案,而是我早就请杨秀理帮我报的案,还有秦永红警官说,在小卖部前挡获李彦后,经反复盘问我才说的,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说我,明明是我在外边公路上就看见门口有辆车,我就知道是公安来了,是我主动走上前去的,当时秦永红问我是不是真的,我说是,就把钥匙拿给他说,你拿去打开吧!东西就在后面厨房里,而不是他说的那样,反复盘问。我说的都是实话,杨秀理可以证明。

我和他结婚一年多时间,不知道他打了我多少次,只是记得每个月都要打我2-3次,每次都是为一丁点小事轻则几耳光,重则拳打脚踢,用烟头烫,冬天把我关在外面阳台上不准我回房睡觉,也不准我向别人说,如果他知道了,我又难免遭顿毒打,折磨我的手段很残忍,晚上被他撵出家门就有好几次,有次在他妹(谭小平)家住了几天,而且他还把门锁都换了,又有一次被他撵出后,悄悄在李英家住了几天,关于我手指一事,我本不想再说了,首先我是考虑到陈静要交男朋友要成家,我不忍心谭勇把她毁了,可现在我不得不说明当时的情况,2009年5月13号,晚上10点钟的样子,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说我老公在和别的女人一起约会,地点是“小青蛙”,我当时根本不知小青蛙在什么地方,就坐了一辆摩托车去的,找到谭勇后看见他和我朋友陈静在一起,谭勇见我后,拖起我就走,在外面楼梯边时,我就挣脱想找陈静问清楚是怎么回事,谭勇不准,我就拿着钥匙上面有把小刀说:你来,我就划你,在拉扯的过程中,把我手划出血了,我对陈静和我老公说:你们一个是我朋友,一个是我老公,你们这样做对得起我吗?就下楼走了,回到家后,谭勇就对我大骂:你现在脾气还大呢!敢来坏老子的好事,你还敢动刀,老子成全你!就顺手拿起放在墙角边的斧头,把我左手按到桌边砍掉我的中指母,看见我手指被砍断了,只好上人民医院去了,做手术时医生说可以到成都接起,谭勇不同意,所以最终还是剪掉了仅剩的一点皮肉,最后还教我别人问起就说是砍猪脚的时候不小心砍的。2010年端(午)节的前一天晚上,我妈打电话叫我去拿粽子,我就对正在看电视的他说:妈叫我去拿粽子,一会儿就回来,洗澡水在锅里烧起的。于是我就到我妈那里去了,回到家前后最多用了二十分钟,一回到家我就赶急(原文)给他把洗澡水弄好,叫他洗澡,没有想到他站起来就骂我到哪里去卖X去了,我就说:我给你说了的,到妈那边去拿粽子去了。他又骂:我同意你去了吗?我说:又不是好远,就在一个院子里,而且又是自己的妈家,最后他更凶了,骂道:你是哪只手去拿的,说着就把我右手食指使劲撇(到现在我手指关节都还在痛),又一拳打得我鼻血长流,一脚把我踢到地下,跪到我身上打。这样的事情发生得太多了,想到这些我现都害怕,他打了我后还不准对别人说,万一瘀伤别别人问起,就必须照他编的谎言搪塞过去,他这样凶狠、残暴的方式对待我,难道不属于家庭暴力吗?

我真的不知道怎样来评价他及他家人,本单位及整个院子的人都知道他家的为人,无人敢惹他们,所以无人敢说公道话,他们常拿着枪明目张胆到处乱窜,在院内打骂,我们住在四楼公用厕所里的灯泡就常被他当作靶子打,也不知打烂了多少,在家里的门后边也被他打成蜂窝一样,我也不知他要干什么,平时枪里是装了弹子(原文)的,包括火药枪也是装满了火药的,我知道火药枪是他表弟给他的,用于工地上用,他晚上也常拿着在工地上转,我怕他出事提醒他,他就骂我:关你屁事,出了事有老五担着。我也亲眼看到他舅和表弟周孟强教他装火药,我也没办法干涉他,在他们眼里我只是一个外人而已。

院长:我知道我的行为已构成犯罪,在案件没发生以前,我从没有放过任何违法乱纪的事情,因父生病,我16岁未满就顶替父亲参加工作,工作中爱岗敬业,没有出现过一点差错,生活中也很检点,朴实,父亲长年因病在床,却不知我早已被判处死刑,怕他受不了,总以各种借口骗他,可几个月前,他带着遗憾和无奈离开了这个世界,母亲因长年从事乡村教育事业,落下很多病根,风湿,类风湿,双股骨头坏死等,行动不便,很困难,我在看守所一年多时间里,认真听管服教,学习法律法规,遵守监规,每个季度都评为遵纪守法先进个人。

由于长期遭受家庭暴力,心情特别压抑,导致今天惨案的发生,我深信法律史公平、公正的,但我不敢相信每个执法者都深入细致了解整个案件的过程,认真分析导致谭勇死亡的真正起因是因为日积月累的家庭暴力所致,相反还把很多事情往我身上推,我文化水平低,法律意识淡薄,但我所说的都是实话,敬请院长根据我的实际情况,酌情考虑予以宽大处理,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我愿接受法律对我最公正的判决,如我所述有冒犯之处,敬请原谅!敬礼!

罪犯:李彦敬上

2012.4.1.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深夜22点!cctv直播中国女排大战俄罗斯,朱婷回归助郎平冲5连胜

二哥聊球
2021-06-15 09:56:04

回乡下老家吃饭,婆婆身上阵阵怪味,我筷子一扔,婆婆落下眼泪

郑露说娱乐
2021-06-14 18:26:30

突发大利好,锂业巨头出“王炸”!

中国基金报
2021-06-15 08:30:04

轮到中国“重拳出击”?外交部:彻查美国实验室

无线泉州
2021-06-15 10:52:10

涨!涨!涨!比大通胀更可怕的事情正在发生...

功夫财经
2021-06-14 14:38:54

秋收起义副总指挥,投靠老蒋成中将军长,莱芜战役被俘关了15年

奎军娱乐人
2021-06-09 18:59:12

“消失”的吉祥三宝:女儿并非亲生,父亲已经离世,妈妈隐退

嘈坊
2021-06-13 13:12:08

看完徐璐,我已经不知道杨玉环到底什么样了

八卦给你听
2021-06-15 02:30:15

内娱没救了?男明星集体翻车!

王炸炸要炸了
2021-06-14 22:33:08

象群14.3公里隔空传音:快归队,返程回家

书生讲娱乐
2021-06-13 17:11:20

北约峰会怎样“对付中国”?崔洪建:必成美遏华工具,将有大动作

环球时报评论
2021-06-14 20:05:29

北约峰会召开,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中国不是敌人或对手

纵相新闻
2021-06-15 08:13:05

广州两名医护人员确诊新冠,已接种疫苗并且全副武装,为何还感染

聚焦星世界
2021-06-14 21:41:05

大象迁徙,野猪冲撞,人类文明正在消亡

看鉴人文历史
2021-06-15 09:49:04

2021年统一回答:为什么警察不帮我把被骗的钱追回来?

西安城市资讯
2021-06-14 12:41:45

日本这次真的太太太惨了,却不敢动真章,瞟一眼中国,只好强忍

环球新军事
2021-06-14 15:12:47

每月婆婆都固定把老公喊走一晚!这晚我偷偷跟踪后!吓傻了!

午夜情书
2021-06-11 12:02:26

2017年湖南落马贪官警示录:妻子、情人和平共处,还与表妹有染

国内社会速递
2021-06-15 11:19:00

北约30国元首峰会将宣布对中国发动系统性对抗,但不会发动冷战

墨风明月星
2021-06-14 16:54:12

神舟12飞船就位,发射在即,美军导弹观测机已经部署,嗅觉够灵敏

军事夏利营
2021-06-14 18:58:12
2021-06-15 14:09:08

头条要闻

女子怀孕数月查出癌症欲寻生父母 生父:她要啥我都给

头条要闻

8死11伤!河南货车侧翻"前科司机"获刑 21人被追责

体育要闻

全民暴怒!国足绝望19秒 6人犯错

娱乐要闻

关晓彤穿抹胸裙蹲地上 女人味十足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未来公开课第七期|Sky李晓峰

汽车要闻

V8变电机 玛莎拉蒂首款电动车是GranTurismo

态度原创

家居
亲子
手机
艺术
军事航空

家居要闻

夫妻断舍离到家里只有一个储物柜 东西越少越富有

亲子要闻

孩子智商或与妈妈的血型有关,尤其是这个血型

手机要闻

新iPhone曝光:命名不是13而是iPhone 12s

艺术要闻

用摄影作品告诉您我国的世界文化遗产

军事要闻

已经被认定永久损坏的加拿大潜艇准备下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