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网易首页 > 网易娱乐 > 正文

律师称张恒看到郑爽方回应很气愤 否认要挟和敲诈

0
分享至

网易娱乐专稿1月20日报道 (文/上海报道组)1月19日,郑爽及其父亲郑成华接连就近日公众关注的焦点做出回应。对此,网易娱乐独家连线北京市中闻(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周俊。周律师直言,张恒看到郑爽方的回应后很气愤,“他觉得里面很多是对他个人隐私的侵犯,以及不符合事实的一些说辞。”同时,对于郑爽父亲提到的“几天前已经要挟我们私下和解”的说法,周律师表示:“我从接手这个案件的代理以后,考虑到这个案件关系到郑爽和张恒两个年轻人,还有他们两个年幼孩子的未来,一直积极的想要促成双方的和解。这样一个善意的行为被对方解读成是要挟甚至敲诈,那我作为律师也无话可说。 ”

采访全文:

网易娱乐:在郑爽父亲发布的微博中,提到“开公司所有的支出全是我们支付的,都打水漂了”。对此您如何回应?

周俊律师:法律上应该说,这家公司的注册资本是由郑爽出资的,这个公司投资在M77这个平台上的费用,是由公司支出的,而不是由郑爽支出的。这个M77平台一共投入了一千万左右的费用,是专门为郑爽个人的演艺和这个社交平台服务,但是没有向郑爽收取钱,所以造成了这个公司高达一千万的损失。

网易娱乐:他的微博中同时还发布了《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周俊律师:是这样的,这个判决书是一审法院作出的一个判决,但是我想说的是,这个判决并没有生效,所以这也是我们提起上诉的一个原因。我们认为一审的判决除了有程序上的问题,在认定事实以及适用法律上都存在的问题,所以我们提起了上诉,要求二审法院发回重审或者进行改判。

网易娱乐:郑爽父亲微博中写道,“几天前已经要挟我们私下和解,否则就要黑我们,坚定不要让恶人再欺骗别人了”。请问这个情况是否真实存在?

周俊律师:我不是一审的代理律师,我是二审开始接手的,作为一个律师,我从接手这个案件的代理以后,考虑到这个案件关系到郑爽和张恒两个年轻人,还有他们两个年幼孩子的未来,所以我从律师的角度,一直积极的想要促成双方的和解。但是最终对方律师一口回绝进行调解。同时,对方在二审开庭前一周通过媒体再一次对张恒进行施暴,张恒忍无可忍才开始发声。

在二审的庭审前,我们律师向法院提交了二审的证据,在庭审中双方进行了辩论。我们的上诉请求是要求发回重审或者撤销一审的判决,同时我们也愿意在法院的主持下进行调解,我相信这也是一个很好的结果。在庭审结束前,法官询问我们双方是否愿意调解,我们这一方再一次表达了愿意调解的诚意。所以作为律师,我认为能够促成案件双方调解是解决纠纷的最佳的出路,既节省了双方当事人的诉讼成本,也节约了人民法院的公共资源。而这样的一个善意的行为被对方解读成是对他们进行一个要挟,甚至敲诈,那我作为律师也无话可说。

网易娱乐:目前郑爽方他们拒绝了调解,您方准备如何应对?

周俊律师:他们拒绝调解没有问题,我们还是相信法律。希望法院在尊重事实的前提下做出公正的判决。

网易娱乐:对于郑爽的回应以及爽爸发布的微博博文,您方是怎样的态度?

周俊:对于张恒个人来说,当然他是可以用“气愤”两个字来表达。因为他觉得他们里面的很多内容是对他的个人隐私的侵犯,是不符合事实的一些说辞。至于张恒是不是会采取法律的手段,追究对方的责任,这个有待于当事人以后再提出。

网易娱乐:对于郑爽方面提出的张恒出轨这个说法,您能否回应一下?

周俊律师:这个跟我们这个案子本身没有多大的关系。到底是不是有出轨的行为,我想还是由当事人自己来解释吧。

网易娱乐:张恒和郑爽当时感情破裂的原因是什么呢?

周俊律师:我作为律师角度了解到的,他们之间的分手和感情破裂可能不是一个单纯的一个原因。因为他们在这一年的时间里面把感情、工作、事业都混合在一起,而且两个人之间对于公司的经营管理,还有个人生活当中的价值观的不同,可能是造成他们两个人最终感情破裂,解除同居关系的一个主要的原因。

此前报道>>

独家|张恒律师:张恒没借高利贷 与郑爽未领结婚证

(文/小易)1月19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郑爽张恒民间借贷纠纷案进行听证。一审中,郑爽诉张恒民间借贷纠纷,涉及2000万元,张恒败诉,二审张恒方提起上诉。今日听证结束,张恒代理律师、北京市中闻(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周俊表示郑爽方拒绝调解。张恒与郑爽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一直是公众关注的焦点。针对张恒是否以郑爽的名义借高利贷,是否如传言中那般携款逃走,两个人是否有婚姻关系,被“限高”的缘由,周俊律师在上海接受网易娱乐独家专访进行回应。

关于2000万借款:

无合同,750多万用于共同开销,1500万仍在账户里

网易娱乐:这一次的民间借贷纠纷,与网传的“张恒以郑爽的名义借高利贷”是否有关?

周俊律师:2018年11月18号,郑爽曾经从自己的账户打了2000万元到张恒的账户。当时的情况,我方认为他们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恋爱关系,而是一个事实上的同居关系,在这种同居关系下,他们之间有2000万的往来,对于这个往来的性质,对方认为是借贷,但我们不是这样认为的。目前张恒已经委托我们在2020年的11月26日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我们上诉的一个观点认为,这个不是一个民间借贷的关系,而是他们同居期间的财产的纠纷。

网易娱乐:请问这个2000万,当时是用于什么用途呢?

周俊律师:资金的用途我们已经作为一个证据提交了。2000万元中的750多万元,我们会提供所有的流水给到法院,这部分钱是用于他们两个人的共同生活,和共同的公司经营的一些开销。剩下的钱,一直到案件起诉的时候,张恒的账面上,余额合计还有1500多万元。事实上,张恒是把自己的钱,包括他父母给他的钱都放在这个账户上,花在了他们两个人的共同生活和共同的工作事业上。余额1500万元都在账面上,而且郑爽在起诉的时候就要求在账户上保全这些钱。所以,网上所说的张恒携款潜逃,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网易娱乐:法院判张恒一审败诉的原因是什么呢?

周俊律师:首先,郑爽在打给张恒的钱的流水上面,写了一个备注,写的是借款。其次,根据他们之间的微信聊天记录。

但这个事情,我们在法院里会做详细的说明。张恒原本是有自己工作的,在两人同居之后,张恒兼职为郑爽做一些经纪工作,但是郑爽一再要求他全职出来为她工作。但是张恒其实一直处于一种纠结当中。他认为,我兼职给你做,我们至少两个人还是一个平等的关系,但是我如果拿了你2000万或者我要拿你工资,两个人的关系就变成一个很不平等的关系。

在这种情况下,郑爽希望张恒辞职出来为她工作,给了他一个2000万的这样一个条件。拿了她的钱,然后张恒就全身心为她工作。包括他们两个人的公司,包括帮郑爽做 M77平台,帮她开什么服装公司,做她经纪人,这一系列的工作都是张恒全职为她做,而且不领取任何报酬。

张恒在拿到这2000万以后,为她所做的工作,包括M77平台、公司的运营情况、帮她做的演艺的经纪人签订的合同、跟她一起出演《女儿们的恋爱》这样的一个综艺节目的相关的合同,以及两人之间的聊天记录,这些我们都作为证据,提交给法院。

网易娱乐:除了这些合同,二审你们还提交了哪些新的证据呢?

周俊律师:更多的是微信聊天记录,他们整个的经济上、生活上的各种脉络是看得出来的。还有一部分证据就是2000万元到了张恒的账面上,这些钱到哪里去了,那我们提供了张恒的所有账户的流水。比如用于两个人的生活的费用,他们公司有的员工工资或者公司装修,以及在美国花费的一些比较大的开销等等,也都是从这个账户里出去的,一共花了750万左右。

网易娱乐:他做郑爽经纪人时期,以及他出演《女儿们的恋爱》节目时期,都没有额外报酬吗?

周俊律师:无报酬的。

网易娱乐:张恒和郑爽之间是否有合伙协议或者经纪代理合同?

周俊律师:因为他们自己认为他们是夫妻关系,也就是同居关系,所以这些都是没有合同的,包括郑爽所说的借款也是没有合同的。我们可以从他们的微信聊天记录和一些公开的信息,看到他们之间的一些脉络,但是两个人之间并没有正式的合同。

网易娱乐:两人当时开了鲸谷座和鲸乖乖两家公司,张恒是否从中获取收益?

周俊律师:我接下来的解释,公开信息查询平台上均可查到。刚才说的2000万发生在2018年的11月18日,接下去张恒就辞职了。他们成立的第一家公司是18年的12月20日,这个是鲸谷座这家公司。鲸谷座的注册资本是2000万元,郑爽占68%,也就是1320万,张恒是32%,他们在微信里面是约定好的,张恒的32%,其中的22%是郑爽送给他的干股,10%是由张恒代持的以后准备给员工的激励。就是说,事实上这个公司应该全资是由郑爽出资,现在从账面上看,郑爽实际出资是1000万元,张恒曾经出资了20万元。这个是到位的出资,这家公司拿到了1020万元。


其中这家公司没有做任何的业务,而只是投资了鲸乖乖。2019年的1月18日,鲸乖乖设立了。这个公司注册资本是1000万元,然后100%的股权是鲸谷座的,也就是说鲸谷座将1000万元投到了鲸乖乖这家公司。这两家公司的执行董事、总经理、法定代表人都是张恒,由张恒负责经营管理,而郑爽是这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实际上,鲸乖乖只做了一件事,就是M77这个APP,这是为郑爽个人成立的社交平台,她的粉丝在这个社交平台里。

然后我们再回过来看这两家公司,鲸谷座是不做任何其他业务的,只做了一个投资到鲸乖乖。鲸乖乖实际只做一件事情,就是M77这个APP。APP的开发和运营,你光人力成本就要很大,包括它的服务器什么的运营费用也是巨额的,所以这些费用都是由公司支出。但是,郑爽个人是没有向这个公司支付过一分钱,所以公司的营业收入是0。我们从鲸乖乖的公司财务报表可以看到,它管理费花了1000万左右,但是它的营业收入是0。也就是说它为郑爽提供服务,郑爽没有支付过报酬给这家公司。

在网上我们也看到一些消息,说因为张恒管理公司的失误和失败造成了1000万元的亏损。但通过这些分析,为什么这家公司是亏了1000万,因为这家公司唯一的一个客户是不付钱的。你碰到谁,哪个人去管理也要亏损的,因为你的客户是不付钱的。

网易娱乐:您的意思是,作为投资方的郑爽,同时也是自己公司唯一的客户?

周俊律师:对,就这个意思。可以理解为这是一个夫妻店,才会有这样的一个情况。我今天我自己开一家公司,我自己为我自己服务,我愿意多给钱也可以,我愿意少给钱也可以,看上去都可以的。但是你不能损害其他股东,不能损害其他债权人的利益,这是前提。

现在事实上这个公司鲸乖乖,最后它遣散了所有的员工,而这些员工的工资应该是由公司支付的。但是公司不支付,为什么呢,它说我没有钱了,这些钱到哪里去了,事实上是用在你这个实际控制人身上的。所以这是一个什么性质,我想应该由法律给出一个说法。

郑爽最早的时候是答应要投资2000万到这个平台,事实上这个平台不断地运营下去,它的运营费用一直要烧钱烧下去的,所以你不给它投钱,你又不付作为客户的费用,这不可能花不完这个钱。在这种情况下,一是没有追加投资,这个平台可能运营不下去。第二个原因,事实上他们在2019年的11月份两个人感情出问题了,这其实是最根本的一个事实,他们俩分手了也就解除同居关系了。可能也是基于这个情况,郑爽不愿意再投钱,那张恒在11月份就辞去职务了。所以也根本不存在网上所说的,张恒作为一个公司的管理者,他不让一个真正的老板参与投资、参与管理这个事情,本身逻辑上是不成立的。

网易娱乐:鲸谷座这家公司的盈利模式他们有讨论过吗?

周俊律师:就是没有盈利的,这个就是为郑爽服务的,没有盈利。这家公司就是为了做出M77,事实上是在2018年9月份的时候,郑爽已经在跟张恒谈公司的股权结构,包括送他多少股份,怎么样操作什么的,一直都是郑爽提出来的。

网易娱乐:公司停运是他们两个共同决定的吗?

周俊律师:不是的,这件事在张恒辞职的时候并没有发生,他也没有决定权,他只是他自己退出而已,是不是停运,是由郑爽决定的。他辞职没过几天,郑爽找她的律师来交接了所有的东西。所以公司停运这个事情应该是郑爽实际控制人做出的决定,因为张恒不担任总经理,她可以聘其他总经理的,和公司停运没有直接关系。

谈与郑爽关系:

张恒与郑爽未在国内结婚 担任经纪人期间未领报酬

网易娱乐:他们两个是什么时间确定恋爱关系的呢?

周俊律师:2018年的4月份,他们在《这!就是铁甲》节目当中认识的。按照我们所看到的微信聊天记录,他们是很快就恋爱同居的。事实上,他们两个人的感情和事业是高度混合在一起的。所以他们很多的关系就跟人家家里的夫妻一样,就是他们没领结婚证而已。你说夫妻之间要怎么签合同,又或者我今天借你多少钱,这个“借”是不是能够作为一个法律上的“借”字,很难去区分。

说回我们这个案子,法律上来说,对同居关系这一块,它不认定你为一个夫妻关系,所以同居关系期间的财产,它并不能按照《婚姻法》来说他们的共同财产。但是,恋爱关系和同居关系是不一样的,恋爱关系,一方借给另一方的钱,要还回来没有问题。他们之间是一个同居关系,同居以后所有的东西都是契合在一起的。他为她做经纪人,没有一分钱的报酬。他为她去录制《女儿们的恋爱》,他还是个出演者,出演合同当中规定张恒是有报酬的,这个费用里面有一部分是张恒作为艺人的报酬,但是这些钱张恒都没有拿,因为他们俩不是简单的恋爱关系。但是他们的聊天记录里面,郑爽明确的说这个钱拿来我们俩四六开,你拿四,我拿六,这个是有约定的,张恒的40%包括他做经纪人和艺人的报酬。

网易娱乐:从他俩恋爱开始,会有一些网友评论是负面的,比如评价张恒为“软饭男”,不知道您方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

周俊律师:张恒在美国留学多年,是常春藤大学毕业的这样一个年轻人。在认识她以前,他有一个很好的工作,在他所在的行业里很有前途,家境在普通人当中也是相对不错的。或许他和艺人的收入相比相差较远,但是他不至于会为了这个吃软饭来跟她交往。这也是他最初迟迟不愿意辞职的原因,他害怕会有这样的舆论。接了这个案子之后,我也看到了一些网友评价,我问他为什么没有回应“吃软饭”这个事情,他觉得我只要自己站得稳,我不需要解释,我们两个人好就可以了。但是现在事实上,他也好,他的家人也好,这一年多以来的舆论的压力太大了,他没法再面对这样一个压力。我想这也是他现在决定站出来澄清事实的原因。

网易娱乐:据报道,2021年1月6日,鲸乖乖执行案件被被列为终本案件,未履行金额共8152元。张恒目前的“限高令”从法律层面是怎样解读的?

周俊律师:我可以出示这个裁定书,这个裁定书主要是说公司没有钱来还钱,然后就限制法定代表人。所以并不是张恒个人没有财产可供执行,只是说鲸乖乖这家公司没有财产可供执行。我们同时想说的是,张恒在19年的11月份已经辞去了这两家公司的所有的职务,而且把他的所有的公章、证照,所有东西都已经移交给了郑爽的代理律师。

在张恒把所有东西,包括管理权都移交了以后,郑爽方就跟员工宣布他们公司要解散这些员工,解除劳动关系。而解除劳动关系,按照法律规定公司应该也给赔偿金的,他们因为不支付赔偿金,员工们就告到劳动仲裁去了,所以申请了执行。这些起诉都是应该公司承担这部分的费用,这个公司不付的话,法院就要对公司进行强制执行,并且限制法定代表人的高消费。事实上从法律上来说,它也可以限制实际控制人,也就是郑爽的高消费。这个事情我们已经在相关的网站上登了一个张恒的个人的公告,这些都是有相关证据的。所以对他限制高消费,我们的方式可能会从根本上要求变更法定代表人。

网易娱乐:今日听证结束,郑爽方拒绝了调解。您方原本期待是怎样的结果呢?接下来会怎样应对?

周俊律师:从律师的角度,我们还是希望在法院的主持下,能够和对方达成一个和解。他们俩之间不仅仅是2000万的问题,如果不解决,就需要两个人不断打官司。就经济问题,希望他们两个人坐下来,谈一谈,希望能够把所有的后遗症都能解决。现在的情况还不明朗,因为听证后有可能发回一审法院重审,也有可能进入二审开庭程序。

出品|深水娱

延伸阅读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林峰老得也太多了吧 就这状态在街头偶遇 你看看能不能认得出他

酸辣娱乐
2021-04-20 10:39:14

印度要让全世界埋单?双重变种病毒已输出到多国,已经没法控制了

HE观察
2021-04-20 16:09:49

真实记录:女死囚的最后一天,看完以后,还敢干错事吗?

当代广播站
2021-04-19 16:12:18

相比QQ音乐和网易云 我为什么更推荐Apple Music

中关村在线
2021-04-20 12:29:11

紫光有6nm芯片却不敢卖给华为,最直接原因是台企惧美如虎。

传动办公室
2021-04-20 10:09:49

外媒观看中国反坦克导弹感慨:中国有太多尖端武器无法销往国外

环球军事时报
2021-04-20 13:18:42

“窝囊废”老爸干翻整个黑社会,今年第一部动作爽片来了

环球银幕
2021-04-20 01:57:15

菅义伟出访美国后,中日突然传出一个重磅消息,赵立坚正式公布

前沿时刻
2021-04-19 10:17:40

恒大不造车则以,一造就是9款超级豪车,卖价多少?

车毂轆
2021-04-20 07:49:31

再次确认紫光6nm芯片不能卖给华为,否则会被台积电断供

科技续航官
2021-04-19 19:41:47

人的衰老并不是匀速,研究者发现:这3个年龄段老的最快

生活大火锅
2021-04-19 21:14:43

驻俄外交官仅剩5人,百亿核电项目招标,捷克高官:直接排除俄企

世界你好
2021-04-20 15:01:48

再见了,总冠军!杜兰特受伤细节曝光,徐静雨说对了

球王体育
2021-04-19 15:51:13

10-5!10-7!10-8!2场大逆转,火老师对手确定,丁俊晖命运揭晓

体坛全视角
2021-04-20 16:19:42

史上第一淫魔,17年间连续作案,连孕妇都不放过,受害者不敢报案

婚恋情感
2021-04-20 07:39:02

段永平大智慧:多数人难挣到大钱,因为做到反人性的这三点,太难

小鱼谈职场
2021-04-19 08:34:48

人类在火星实现地外直升机首飞:旋翼叶片每分钟2500转

澎湃新闻
2021-04-19 19:50:23

13种癌症都爱这个字,半数中国人中招!快收下这份「饮食清单」

食栗派
2021-04-20 11:20:19

《小舍得》无法正视米桃一家,妈妈软刀子心机重,孩子没有是非观

入行娱乐
2021-04-20 13:18:51

王楠身患癌症,郭斌仍不离不弃:癌症也无法分开我们

小司谈热点
2021-04-20 11:16:00
2021-04-20 19:21:08

娱乐要闻

钟丽缇穿透视装上围傲人 风韵不减

头条要闻

韩国网红赞台湾凤梨好吃"心是咖啡色" 台网友:快烂了

头条要闻

16岁男生疑遭多人围殴溺死湖中 家属:仅1人被拘半月

体育要闻

金州勇士的樱木花道:豁出命去救球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长安剑:特斯拉必须面对中国客户的拷问

汽车要闻

全方面的惊喜诚意十足 实拍体验全新一代奇骏

态度原创

亲子
本地
手机
公开课
军事航空

亲子要闻

解读2021北京市义务教育阶段入学政策:加大多校划片力度 并非"一刀切"

本地新闻

一段亲密关系中,如何让亲密感和新鲜感共存?

手机要闻

联想拯救者电竞手机2 Pro体验:实力出众的电竞利器

公开课

985毕业做道士,家里人觉得我疯了:月薪5万?

军事要闻

F16真能装:一次挂6枚空空导弹5大1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