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网易首页 > 网易娱乐 > 电视 > 正文

赵立新做客网易访谈全文

0
分享至
近日,演员赵立新做客网易。分享他在话剧、电影、电视等幕后的故事。

网易娱乐6月30日报道 网易娱乐:各位网易的网友大家好,这里是网易《锐势力》,我是主持人黄星,今天非常高兴请到了一位很特别的嘉宾,为什么说他特别?他是现在中国影视圈里难得的一位多面手,既是一位优秀的演员。

赵立新:是吗?(笑)

网易娱乐:同时也是一位非常出色的编剧,可能还有很多人不太知道他也是一位优秀的电视节目主持人。

赵立新:刚刚开始。

网易娱乐:这就是我们今天的嘉宾,赵立新赵老师。

赵立新:网易的各位朋友大家好,我是赵立新,很高兴认识大家。

网易娱乐:欢迎赵老师来到网易,据我前面所说的,您应该是各种身份都在做,而且很多时候是同时几件事情在忙,最近有没有什么值得跟大家推荐的最新动向?

赵立新:有,昨天刚结束最后一场的话剧演出,叫《审查者》,是一部英国的很前卫的戏,或者说是很直面社会的戏,戏前特别担心,因为它是原汁原味的英国戏,其二,它直指社会中最敏感的话题,性、暴力、战争、毒品,假如说这些是我们比较敏感的词的话。

也就是说在现在的小剧场或大剧场里更多是原创剧的情形下它显得比较另类,所以观众的接受度有多少我不知道,我也一年没上舞台了,之前我常上舞台,舞台是我比较喜欢的自留地。

但通过前三场的结果带看,出乎我意料的好,大家觉得这是一场戏剧狂欢,而且我没想到的是各种年龄层,不但接受,而且喜欢,而且寄予了很多的期望,说能够“再加演!再加演!”很多人没有看上,我特别高兴,因为我是在录北京台《档案》栏目的同时见缝插针做了这么一个话题,源于三年前我就被他们邀请参加“南锣鼓巷戏剧学”,中央戏剧学员和东城区文化馆一起合作的项目,到今年才抽出时间来做。

实际是很不现实的,排练时间非常短,我用十天时间排一部很难搞的戏,但这个结果让我觉得特别值得,同时最近一直在录制《档案》栏目,已经开始了将近两个月的并不陌生的栏目,然后在给张黎导演的电影《辛亥革命》里赵文暄演的孙中山配音,因为有大量的英文和中文,这是我在做。

然后我正在参加央视一套正在热播的红色剧的宣传,因为我在里面演蒋介石,年轻的蒋介石。

网易娱乐:真是能者多劳,这么多工作,有幕前的工作、演员的工作、创作的工作……

赵立新:还有幕后的。

网易娱乐:您刚刚说话剧舞台对您来说是一块自留地,不知道这几种身份您是怎么调配精力和重视程度的?

赵立新:其实正像我们平常每个人在家里一样,突然有一天你想打扫卫生了,吸尘器一般有人不太喜欢去摸它,但有一天你肯定突然想动;有一天你突然想泡一杯普洱茶,因为你需要,不管是体内还是眼睛;突然有一天你拿起碟片想看一眼,其实都是在调节,因为我们的生活现在很匆忙,很满,大多数人,你会寻找自己调节的方式和方法,因为自己太贪了嘛,面临的选择很多时我也尽量调节。

换句话说,比方我去给孙中山配音,我觉得很过瘾,因为我的外语可以再去不断地锤炼,因为语言功能不用就会退化。再加上张黎导演一直是我很好的朋友,我敬重的导演,他的第一部电影,这么大的《辛亥革命》,我觉得能给孙中山配音是很有意思的事儿,而且我跟赵文暄老师很久之前也合作过。

再就是话剧,说自留,自留地就是自己给自己留下的,自主性比较强,我想演员都会有一种这样的感觉,拍影视久了,作为舞台剧演员会怀念舞台,很简单,舞台有两种是最吸引演员的,第一,直面观众,能够感到观众的呼吸和它的喜好,或者是厌恶,第二,它是完整可以一下演完,不像影视,一个镜头“咔”,因为它是剪接的艺术,这两点是最吸引我们的,所以我觉得在适当时候返回这块自留地就能得到很大的休息。

从体力来说是累,但是从内心来说是一个修养,或者是一个换洗的过程,至于《档案》那个栏目,5月1号劳动节开始,我作为一个劳动者没有休息,去劳动了,那个节目是第一天录播。

它是个讲故事的形式,我觉得它吸引我在这儿,讲的是还较为有意思和有点儿文化感的故事,这在我们当今很多电视栏目当中已经不太多见了,承载这个事儿,接受这个任务,好玩。

作为话剧,我刚才说也有幕后,是因为这个话剧是我自己导的,我作为导演,这是作为幕后的一部分,这几项,就像刚才我讲的,普洱茶、吸尘器、看碟,包括出去溜弯是一样的,起个调节作用,大致是这么安排吧。

网易娱乐:赵老师的确身份非常多,看起来您的工作也安排得特别满,今天咱们就一样样说,话剧《审查者》应该是刚刚结束首轮演出,后面还有没有加演,我们也祝福您争取多加演几轮。

赵立新:有加演,很多人没有看到嘛,原来是在中戏北剧场380个座位,最后一场挪到蓬蒿,90个座位,我就挺不落忍的,昨天很多人在门口站着,进不来,他们发了很多信息、微博、E-maili,要求加演,几个剧场的经理也找到我联系,说能不能在他们那儿去演。

这时候我就晕乎乎的很就热情,我要加演,但需要时间上的分配和调节,因为下面马上要进入《档案》的紧张录制中,现在改成了日播,工作量非常大,但同时我也在很多话剧观众里说,看了《档案》,我们特别喜欢,你就会忽略疲惫和疲劳,而去坚持。

紧张地进入日播之后,时间上就会比较麻烦,但我还是在争取,明天我就会跟几个剧场的经理见面,看在什么时间加演几场,因为大家喜欢这个戏,而且觉得是今天话剧市场里比较另类的,他们愿意接受和看到,而且非常欣喜地去消化的一部戏,我觉得应该再拿出来几场。

网易娱乐:舞台上的成功相信对您来说是成就感的增加,但眼下还有一个对您作为演员来说职业生涯非常重要的作品,也就是您刚刚提到的这部大戏,《开天辟地》,正在热播,您在里面饰演蒋介石的角色。

赵立新:嗯。

网易娱乐:从一开始接到任务,您当时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赵立新:我觉得“开玩笑吧”,因为论特型的话我不沾,有一个前辈叫孙飞虎,最早蒋介石的形象深入中国观众人心的演员,他的既定形象大家已经有了一个模板,我觉得我跟孙飞虎,跟蒋介石毫无关系,所以这是第一反应,觉得遥远而不真实,当我进入剧组见到胡玫导演,见到编剧并且看到剧本时,突然那种贪欲就上来了,不能释手,反而很欲罢而不能。

因为当时胡玫导演说,不是特别像,要不然我给你一个别的角色。我就很较劲地说,这回除了蒋介石我都不演。你干嘛这么肯定?我说因为我喜欢,编剧邵团(邵均林)写的……我没看到过这样的一个蒋介石,无论是听说,是之前看到的银幕形象,还是粗浅的对这个历史人物的了解,都没看到过,他给了很大的惊喜,他的一些细节生动到……我当时很惊讶,啊?蒋介石还会这样?蒋介石还有这么一段生活,蒋介石还能说出这样一段话?诸如此类,所以当时接受这个角色时是有点儿跃跃欲试,又不知道从何发力,因为这个历史人物太家喻户晓了,而且现在又成了一个颇有争议的人物,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同感,之前我们提到蒋介石基本是一边倒,负面的,渐渐地,我觉得我们的学术、文艺氛围开始放松,尺度变大了,大家更自由地去讨论之前历史当中一些不是那么清晰的历史形象,突然有这么一个形象出来,实在是觉得一定要好好把他把握好,演出来。

但就是我刚才提到的,因为大家那么熟,存在孙飞虎老师之前刻划的形象,包括张国立老师、陈道明老师都演过,就会有更固定的形象,那你如何打破这个形象?因为不可能邯郸学步,更不可能东施效颦,所以我就毅然决然地决定,我要去蒋中正的故乡,他们联系了,我就去那儿住了三天,该走的地方我都走了,该见的人我也见了,当年见过蒋先生的人都已经八九十岁了,包括文史方面的教授,这不是我发动的,而是他们“我愿意讲我愿意讲!我愿意讲我知道的蒋介石”,我觉得太可贵了,我们在一起交谈时他们说了很多生动的,当时老蒋离开大陆时和他们见面讲的话,音容笑貌,给了我极大的营养,我觉得这比查什么资料都来得快,一下就在我脑海里画出了一个人的形象。

再回到剧组时我觉得就知道怎么使力了,在塑造过程中迅速得到了胡玫导演的认同和肯定,“这就是我要的。”我往下基本就势如破竹,虽然很累很辛苦,但整个过程是很畅通的,没有到中间又组织、又怀疑,或者是自信缺乏(的过程),都没有,一通到底的创作过程。

网易娱乐:您刚才提到一开始接到这个人物,最大的担心是形象上有差异,我们知道演员在表演上,一旦形象、妆容定下之后,对他的帮助是非常大的,您在具体拍摄过程当中有没有找一些比较讨巧的,或者是您比较适用的窍门来完成这个人物?

赵立新:对,你刚才提的特别好,在于我的压力来自哪儿,因为所有朋友听到,我合作过的导演、演员,说,《开天辟地》好啊,你演谁?“我演蒋介石”,对方一般都会沉吟个半秒钟,“哦。”或者是“不会吧。”我当时还挺不舒服,干嘛不会?为什么?“挺好的,那我们期待。”就是很勉强的那种。

网易娱乐:很客气。

赵立新:一下给你造成“赵立新你不像”,抱歉,你离他,或者是离我们心目中既定的蒋介石的形象很远,我们演员把形象叫做表演的外部支点,你有一个拐棍,当别人说黄星你特别像,你来做,你会觉得OK,你的安全感有了,然后再寻找的是内部支点,就是人物内心,当外部支点没有的时候你就会觉得,我往哪儿浮啊,我要有一个支撑嘛。

当说到这些压力来的时候,我会有点儿紧张,这才产生了我要去西口找中国第一化装、造型师王西风先生(的原因),讲白了心里没底,这么一个大人物,尤其他从来没有被塑造过的年龄段,33岁到41岁,这段时间没有被塑造过,我们多数是国共内战时期的蒋介石和最终逃离大陆的蒋介石。也想了造型上处理的方法。

但走了一大圈,很有意思的是把那些所有化妆造型的技术条件都拿掉了,我们反而没有用。两点,第一点,王西风老师给处理的地方,沾眼皮,蒋介石单眼皮,我是很双的,甚至是三层眼皮;蒋介石的人中部特别鼓,我的稍微偏瘦削一点,蒋介石是大嘴,我是小嘴,种种都有差异时采取了一些措施,但一拍是高清啊,看得很清楚,立刻穿帮,没别的,加上我们的化妆材料也不好,不像好莱坞那种一次性的,几乎看不出任何痕迹,穿帮就要弥补重来,繁琐的来来回回的折腾,把一个演员要塑造的内心的东西给打碎了。

我马上跟导演说,现在我们在做舍近求远的事儿,花这么大内部的功夫,而把最应该抓住的内心的魂丢掉了,因为要穷于用掉反复的技术上的处理会分心,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内心,胡玫导演就说“拿掉”,她说了一句话,让我心里特别有底,她说,相信我,没有任何人像蒋介石,只有蒋介石自己最像,所以忘掉一切想法,跟你无关,你的就是你的蒋介石。

我们大概拍了三天左右,被造型之后,全部拿掉了,只留了一个在他年轻时,刚进黄埔军校的时候戴的牙托,把这个稍微撑起来一点,有了胡子之后牙托就不戴了,一层薄的眼纱稍微遮挡一点,别的全部没有了,原来的化装时间是4个小时,后来改成了45分钟。

我觉得我一下解放了,把所有的镣铐、枷锁打破后我可以全心自由地塑造,结果还挺好。

网易娱乐:我们谈到《开天辟地》这部戏,无论是大家在搜索这部戏网络上的信息,或者是前期对这部戏的宣传,总会拿它跟正在热映的电影《建党伟业》比较,说这就是电视版的《建党伟业》,特别巧的是,您在这两部片子里都有出演,虽然角色不是同一个。首先您对这种比喻是怎么看的?

赵立新:直言地话,我觉得它们之间好象没有太多相似处,我想可能更多是大家喜欢,有一个参照,为了观众能更直观地领会,我们经常会说“什么什么版的《闯关东》”,“什么什么版的《士兵突击》”,“什么什么版《盗梦空间》”,因为这些成功的先例容易引起观众的共鸣,有一个对照。

我在里面出演最早期的革命者,创建时期周恩来总理称为“最可尊敬的长者”,叫杨明斋,这个人有一点我想讲,因为他的经历跟我稍稍有点像,他是20岁到苏联,我是20岁被送到苏联留学,他去了远东,我去了莫斯科,他学完之后回来,我学完之后也回来,不同的是他很冤,在苏反时期被毙掉了,他再回去有这样那样的间谍嫌疑,后来我们这边在不断去申诉之后才平反,他做了大量早期建党时候的工作,做了陈独秀的秘书和翻译,所以我们这场是共产国际派出的代表维金斯基见陈独秀,杨明斋在旁边翻译,等于是我一半俄文一半中文,很可惜,这个片子里的明星太多了,篇幅太长了,所以黄建新导演和韩三平导演就被迫不断动刀,我里面可能也就一两秒钟,最初黄建新导演拍完我这部戏还说“赵立新你别嫌少了,你这是三页纸的词,是我们这里相当多的,而且你是双语。”我还挺乐呵的,后来我见到陈建斌的时候陈建斌跟我说,“坏了,我的被剪了,好象听说你的也被剪了。”我就打电话问黄导,黄导说“拿回来了”,拿回来几个镜头,我没看,好象俄语的部分被拿掉了,当然现在已经过去了,这个我完全接受。

我感想最深的就是那天首映式,吴宇森导演在台上说,他第一次《建国大业》被剪得一秒不剩,他说这次给我留了,是因为我的表演有进步,所以孙平导演和建新导演给他留下了。那么大的国际大导演都肯这么释然、坦白地面对自己的戏份被删减,因为每个演员都会心疼,很好理解,付出了嘛,而且会钟爱自己的角色,杨明斋跟我相近的地方在此,用了大量俄语在里面,正好维金斯基的扮演者是Vitas,就是那个海豚音的漂亮小伙儿,当时我们俩对话的时候他特别吃惊,他没想到,以为会现场派一个要么纯学俄语的人,不会表演,要么会表演的人模仿几句表演,而我是大段的。

他说“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我说“行”,他说“你不是现学的吧?”我说“不是,15年前在俄罗是学的。”因为他第一天拍时特别紧张,没拍过电影,所以他一直盯着镜头,或者是盯着那个要看的人,老是闪烁,他会觉得不舒服,我们一聊,他就觉得有个亲人在场,觉得很放松,甭管减了多少,那天我们俩的拍摄,和冯远征(冯远征饰演陈独秀)演的,挺快乐的事情。

网易娱乐:无论是《开天辟地》还是《建党伟业》,现在的观众似乎都在讨论红色题材的影视作品,大家会觉得怎么这阵突然又涌出这么多?好象我们的选择似乎变得不太多,您作为业内人士,如果回到观众的角度,您对这个怎么看?

赵立新:作为观众来说选择不太多,我没太想过这个问题,我觉得我们政府有个很好的提法,叫“中国国情”,我有很多难解的题目给出的答案好象套用的是这样一句话,叫“符合中国国情”,我只能说目前红色扎堆的现象也属于符合我们中国的国情。

我觉得百姓,或者是观众,不会太讶异吧,哎呀?怎么突然让我们变得没有选择?或者是为什么有这么多红色的让我们看?不是个特别新鲜的话题。从我作为业内人士的角度来讲,有一个好处,或者是有一个有意思的地方,既然这么多雷同的、相近题材的作品,在观众有时候审美疲劳、欣赏疲劳的同时也会特别残酷地比较,你不行就是不行,因为太多了。好坏恐怕很快就能见到,而且会很无情地评判,因为太多了,我看一看会去筛选,也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

我自己,因为也是在不断地忙碌,没太关注这些红色剧,参加的是这么两个,包括10月份的《辛亥革命》我也参加了,电视剧版的,我在里面出演杨度,是一个很矛盾的人,一直把袁世凯推上帝位的那个人,最后又成为了共产党员,挺有意思的。

简单一句话讲,我没把它当成什么性质题材的片子来看,更没有有人说你怎么老接这种革命的、红色的,我说我完全没有想,其实就是剧本有意思,很有意思,什么性质的其实不重要,只要它允许播放,我想都是政府承认的。作为演员最关心的就是这个角色的刻划而已。

网易娱乐:还有一个对赵老师比较好奇的问题,我们知道您一直是学院派,是有戏剧功底的演员,现在您在同时做话剧、主持人,又在接演电视剧,以您自己之前的表演功底修炼,到现在在电视剧荧屏上的表现,您觉得有什么区别吗?还是之前的底子反而成就了您现在在电视剧前能够更加出色、更加放松地表演?

赵立新:我讲一个现象,依我走过的有限的国家,我在外面待了将近16年吧,在欧洲巡回演出,包括到美洲一些地方,我知道有一个现象,国外的电影学院是没有权利培养演员的,中国的北京电影学院是个特例,不知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网易娱乐:这我还是第一次听到。

赵立新:电影学院没有表演系,表演系这些演员哪儿来的呢?只有戏剧学院有权利和资格培养,电影学院更多是制片人、管理、导演、编剧,这样一些专业,这说明了什么呢?我们就单论表演这块,它最深厚的基础是源于戏剧的,戏剧的表演是表演的本源,但是在中国出现了一个现象,大家说话剧演员或舞台剧演员演影视的时候会“带话剧范儿”,我自己也曾经被指责过。

我就在想一个问题,在国外的时候,我在国外这些年没有遇到过这样的说法,因为我在国外也演电影、演话剧,似乎中国人对这个特别敏感,我就在探究原因,为什么会这么敏感,2000年回国之后才发现,我看了好多我们的话剧,毕竟十几年没在这儿了,我发现的确不怪大家对这个这么敏感,好象我们的舞台剧,在舞台上夸张的成分大了一些,虚假的成分大了一些,把表演一些本源的东西给改头换面了,代之以比较合理的称号——话剧就是这样演的。我发现和我所学、所观察的不一样,是错误的,就像好莱坞今天很多大腕儿演员,都是美国戏剧专科学校表演专业毕业一样的道理,

回到刚才你那个问题,怎么来协调话剧舞台范儿,或者是出自于话剧身份的演员和影视的搭建和契合,我始终认为,不可否认,影视强调了一些技术层面的东西,你必须要去适应和熟悉,讲一个最简单的,在话剧舞台上,就怕你不动,因为你老静止的情形下,观众在下面看着是死的,你只能调动你的肢体,张扬开整个氛围,大家才会鲜活地接受。

但在镜头前,摄影师经常说“我们现在的景别是到这儿”,那就不能乱动,你得静静地去盯着某一处,或者是和你的对手演员交流,这时候我自己的感受,最初有时候会稍许不适应,因为你会想动,会去调动,但往往在这么大的景别里就会出现问题,我之所以说这个,因为有些技术层面的东西你必须尊重,它的确有它不同的地方,我觉得这很简单,就像一二三条例一样,室内禁止吸烟,不准吐痰,不要随便践踏花草,和这些是一样的,OK,你知道这个不能去,OK了。

掌握了这个之后,还是要回到,戏剧本源的东西是奠定表演基础的,我始终坚持这一点,包括今天活跃在我们影视界的很成功的这些演员们,中央戏剧学院在这方面的贡献还是很大的,不是因为我自己是个老中戏人,或者是后来去中戏做了教师,我觉得中戏的一些教学完全沿袭了斯坦尼斯拉夫体系前苏联的戏剧审美和戏剧基础表演科,有这个道理,这就是我刚才讲的为什么说国外电影学院没有培养演员的资格。

网易娱乐:明白了。经过您这么多年对表演上的研究和实践,您现在怎么界定自己的表演风格?或者说您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演员?我在网上看到,说您的偶像是罗伯特德尼罗,不知道是不是准确?

赵立新:准确的,这是我到今天一生当中唯一的偶像,罗伯特德尼罗,毫无疑义,毫不犹豫的。为什么这么讲?你看,我去了苏联,前苏联有一个风格,俄罗斯的表演风格在世界上是独树一帜的,我去了欧洲,欧洲的演员也有自己的一套东西,好莱坞的演员又有自己的一套,我觉得基本上国际上这三大块,我认为我们亚洲演员还是很弱的,没有建立那么庞大的体系足以傲视或抗衡,说“我们也有一个风格体系”,没有。

这方面可能日本演员稍好一点,因为电影大师黑泽明的影响带出了三船敏朗、徐青全、志村乔、仲代达矢,这些演员在国际上是有地位的,代表了所谓东方风格,但我觉得我们中国演员好象还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让别人熟悉这些风格。

走过了这些之后,不是我选择了,而是它闯进了我这种所谓当做偶像的范围,罗伯特德尼罗特别有意思,你把一个人视为偶像就会特别关注他,我关注到德尼罗是他在生活中还好,但遇到……比如我们这样的场合,他之前每次都特别紧张,因为他特别害羞,这是很多人,包括我完全不相信的,因为在舞台上,银幕上和镜头前太放松了,甚至于有一丝玩世不恭,我觉得他眼睛里老是写着“别给我来这一套,我都见过”,就是这种感觉的,好象与生俱来的,他怎么会去害羞呢,面对一个主持人,一个记者,一个话筒,但他就非常害羞,他事先一定要把这些问题打听好,他要准备,我觉得很有意思,大多数时间他是很内向的一个人,反而在银幕上塑造出了这样的形象,你看,黑帮老大,包括《拜见岳父大人》,种种种种,《教父》,完全显示出了他庞大的气场,他的强大以及傲视一切的感觉。

关注这一切的时候我看他讲了很多心得,在类似一个半传记的东西里,不是自传,别人给他写的东西。他说“很多人觉得我特别酷,特别飒,在镜头前都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信手捻来,他说你错了,我任何一场戏都是我设计好的,我唯一成功的可能是骗过了你们的眼睛,你们没看出这是设计的,你们觉得这是自然流露。”这对我触动特别大,他说明了一点,演员,除了天生的气场、气度、气质以外,是必须要下足功夫做功课的,没有白来的,没有往那儿一站,随便一眼,出来一个影帝。

高手和低手之分就是你设计的被人看出来了,痕迹出来了,马脚露出来了,高手是设计完你看不出来,就像德尼罗。

他另外一点对我最强的刺激是他很多成功的角色在塑造时,我们看他的作品,他基本不太动声色,很少在我们印象中会“啊啊啊”地大张旗鼓,但他的尺度把握到刚刚刚刚(好),甚至你觉得太松驰的时候了,他会一反常态地给你一下,你就觉得极有力,因为你在期待嘛,我们说观众的期待值和期待心理,当你看到一个演员静着,静到你有点儿别不住的时候他爆发了,你会特别珍惜这次爆发,因为正好是在你期待的刻你们搭上手了。

为什么这个演员让我敬仰,他演了这么多片子,塑造了这么多不朽的形象,《出租汽车司机》、《愤怒的公牛》、《卡西诺》、《教父》、《猎鹿人》等等,一大堆,而且他尝试了各种形象,他去演《喜剧之王》,演了一个无比衰、无比窝囊的小人物,穿着西装,演《苏醒》当中的一个残疾,你都不可想象,《美国往事》中那么帅的黑帮,他演那么小的人物,甚至在《拜见岳父大人》里演那么强烈的喜剧,他的戏路、表演风格之宽泛……而且你摸不着痕迹。如果多讲一句,他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另外一个参照的大明星,达斯汀霍夫曼,这个人也是塑造了无比多形象,甚至演过女人,演过这么多,但我能感觉到,达斯汀霍夫曼也是大师,也很棒,但他是在努力地塑造,我能感到,他的塑造能力极强但是能感到,但德尼罗的塑造能力也极强,我没感到他在塑造,好象他就是。

回头来说我自己,我们要谈风格或特点,不可避免的,有了偶像,我们都会不自然地去学,就像当年德尼罗一句话“Are you talking to me?”在《出租汽车司机》里最经典的,全世界风靡,所有年轻人都在学他,你在跟我讲话吗?不是跟我讲话,那你是在跟谁讲话?你在找麻烦吗?然后把枪拿出来,巨经典的那一段,最初你都会模仿,因为你喜欢嘛,但模仿仅限于爱好,就像朋友之间聚会你耍一下,好玩而已,但要真正刻划时你去模仿那就死定了,因为你是一个最劣质的翻版,最劣质的山寨,怎么走出这个呢?我认为你只能吸取看不见的营养,不能吸取看得见的,看得见的可能不叫营养了,因为你不是,你是个复印件,而且墨还不够打那个东西,在这方面德尼罗给我的影响还是挺多的。

演戏归结到一点,我完全同意他的一点,要下工夫,再简单的一场戏你必须要想怎么演。第二就是尽量地……因为有好的设计你你就支点了,你就安全了,在安全的前提下真诚,眼睛骗不过观众,尤其是大银幕,你虚假不了,我们说窗户嘛,窗户一打开,一览无余,观众一定会看到,“这是假的”,别人一定会想到,他不在这个角色里。

真诚,事实上很多演员都在喊这两个字,我觉得如何把这两个字真正做到是很难的,为什么?如果你不相信你扮演的角色你无法做到真诚吧?你对他还有怀疑,问号,如果你不理解你扮演的角色,你无法真诚吧?因为你不懂他为什么这样;第三点,如果你不爱你所扮演的角色,你也无法真诚。满足了这三点之后才能真正做到真诚。

网易娱乐:是的。罗伯特德尼罗是全球公认的表演大师,可能也是无数人心目中的偶像,跟您一样。再说回来国内的影视圈,比如您刚才提到的张黎导演,您非常愿意跟他合作,无论是作为他用的演员还是给他写剧本,两位都有非常好的默契和友谊。想问赵老师,在国内的影视圈,还有没有什么您比较熟悉、比较尊敬的同行想跟他们有合作的?像张黎导演这种。

赵立新:从导演来说,我比较有热望的,比如《潜伏》的导演姜伟,其实我更钦佩他有一个情结在于,他还是一个编剧,我们有相近的地方,他能把《潜伏》的剧本做得那么厚道、厚实,因为我把《潜伏》的剧本,未改本和拍摄本我都看过,30集,剧本我全部读过,所以我还是有点儿发言权的,我觉得他这方面让我很佩服,把一个在那么简陋拍摄条件下……我完全理解他的苦恼,因为他说过嘛,给我的拍摄时间,孙红雷当时的拍摄周期对他的压力,包括资金方面对他的压力,制片方对他的压力,造成了种种种种的遗憾,但仍然拍出了一个大江南北都接受的谍战方面的里程碑,毫无疑问,《潜伏》到现在没有办法超越,我认为他很棒。《借枪》对不起我没看,不知道这第二部是什么样的情形,但我觉得这是值得期待合作的导演。

再一点,我不是特别了解电视剧导演,虽然我在这一行,我有一个可能比较得罪人或者是比较大胆的说法,我觉得电视剧之于导演而言,挑战要小一些,电影之于导演来说,挑战更大。

网易娱乐:也有这种说法,电视剧不是导演的艺术。

赵立新:是这个意思,我不是因为自己做了编剧来为编剧说话,我觉得一个电视剧最最重要的可能是剧本,其二可能是演员,第三才能把导演放上去,所以说我就没太关注国内的电视剧导演。不知道你跟我有没有同感,在看一个电视剧时你想到的导演很少,想到他在用什么,很少,除非你自己是一个电视剧导演,因为你是这一行,会比较敏感。

但是电影有时候会惊叹于导演的手法,会让你觉得神来之笔,这一定是导演处理的,因为它是剪辑的艺术,而且在拍摄选取的场景、角度、调度以及对这一场戏的理解,打在什么地方作为节点,这是导演的艺术。

网易娱乐:演员方面有没有自己比较心仪的对象?

赵立新:演员方面,我合作了很多前辈,大腕儿,很成功的表演艺术家,如果说有期待的话,我跟吴刚老师没有合作过,也不认识他,但他有两个角色让我特别热望跟他合作。

《潜伏》没看完是因为我一直在拍戏,断续地看了一些,我觉得吴刚在这里和在《风声》里……《风声》里他出来的不多,那个很阴的,去扎针灸的那个,作为拷打套取情报的,一个陆桥山,一个那个角色,好象叫六爷。包括《建国大业》里的闻一多,极出色,极有戏,极生动,极有感染力,不管这是一段独白还是短短数个字,都很有温度,他出来的东西很有温度,这是我极有热望来合作的演员。

可能再说得远一点,今后如果有机会我也希望能够和孙红雷来演对手戏,因为他可能是……因为他是音乐剧班的,按说他是学弟吧,九几级,九一九二的我忘了,他是音乐剧班的学生,今天能一下走得这么远,什么个人的努力啦、运气啦我都不谈,因为这是大家都熟悉的东西,成功一定有成功的道理,我看到的一点,他的表演一反常态,你想到的可能怎么演或者怎么呈现,他偏偏都不是,这是很有趣的一点,这样的演员会让人眼前一亮,会有兴趣,想他怎么反。

因为很多演员都会想不按常套走,但如何走好反常套是不容易的,我觉得孙红雷在这方面,他今天的成功证明了他的反常规,他走的是正确的,他取得了效果,最具有说服力的就是潜伏当中的余则成。

我可以稍稍八卦一个秘密,我正好在某个场合和赵宝刚导演聊天,因为孙红雷是和赵宝刚导演合作最多,从那儿起步的,他说孙红雷接到《潜伏》的角色后曾经来征询过他的意见,怎么演,一个地下党员,潜伏在敌人内部这么多年,最后又去了台湾,跟这样一个女人去生活。宝刚导演当时说了一句话挺有意思:三个字。“哪三个字?”“装孙子。”我觉得特有道理,我们知道北京话装孙子是什么概念,讲得文言一点,隐忍,克制,收敛,装不懂。

我后来反观,我觉得余则成身上的确有这个特质,很多时候你认为他该爆发了,你认为他该反应了,没有,他一直隐忍,压制着,克制着,也许你会觉得这个人一直在负重,你为他负重在某一处稍稍流露一点情感外露,你会觉得特别心疼,因为你觉得压在他身上的东西太多了,观众会觉得他太累了,于是他稍稍流露一点你就会倍加珍惜,哎哟,你真的不容易啊,这孙子装的时间够长的(笑),我觉得是有道理的。

网易娱乐: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想跟赵老师聊的还有很多,最后还是想问您一点,因为我突然注意到您还有一个身份,可能刚才被忽略了,就是您老师的身份,现在还在带学生,正好6月份高考刚过,最近大家对于艺考的问题、教改的问题好象都蛮关注的,从老师的身份,您对学校的教育有什么自己的看法?

赵立新:如果说整体的话,我说句不客气的话,我认为我们今天的教育,三个字:失败的。

我们今天的年轻人当中出现了这么多异类,我们所说的异类就不再提具体名字了,太多网上出现的一系列耸人听闻、骇人听闻的现象,包括最近发生的一起,就是跟女朋友之间,因为物质上满足不了对方,被失恋,失恋完之后把一个11岁的孩子给勒死了,这是法律系的大学生。我觉得是触目惊心哪!

怎么会这样?真的该我们思考一下,怎么会药家鑫了,怎么会这样那样了,这都是大学生,是学艺术、学法律的,还不是自然科学的,还人文科学的,研究人性的,是研究人类最高一层境界的,因为艺术是精神层面的东西,它不依赖于物质的,不是自然科学,出现这么多让你合不拢嘴的事件是怎么回事,我认为我们的教育真的是失败的,但讨论起这个问题真的太复杂了,又扯到我们的专有名词——中国国情。

网易娱乐:又绕到这儿。

赵立新:的确绕不开,因为我们人多嘛,为什么孩子减负减到最后反而是加重负担,为什么上面一再说裁掉各种补习班但裁不掉,后来我听说是很多家长自己要求必须这样,为什么?竞争太厉害,僧多粥少,但这是不是意味着不可解决、不可更改呢?我相信完全不是,还是没有找到一条好的出路,包括艺术院校的学生。

我这么讲一点好了,我经常会被问到,有些是自学成才的,为什么更多自学成才的不成功,反而科班的出来了成功,是不是还是应该按部就班地学习?

实际上我个人认为,说句大胆的话,我认为表演的这些东西好象不是学出来的,我无意去抹杀表演老师的功绩,我自己也是表演老师,我自己都跟学生这么说,第一天我就会跟你说,学不出一个特别好的演员。怎么出来的?我说是你爹妈给的,你生出来带着多少占了70%,剩下的是机遇与技巧,技巧很好学,就像掌握一部照相机是一样的,把步骤学会,读一读说明书,再笨,我给你一年也会使用照相机。

再就是机会嘛,到不到你这儿,馅饼有没有瞄着你的嘴掉下来,为什么那么多科班出来了成功,我认为是因为科班纳入了一个轨道,这个轨道跟生产部门和制作部门连得紧密,就像我们说,一个剧组要拍一部戏,一定先去“我们到中戏挑演员吧。”他不能到大街上找吧,我对你身份不认同吧,他绝对不会说,我们去纱厂里找吧,除非找一纱厂女工,但也很难像张艺谋最初拍的《一个也不能少》那样。“我们去电影学院看一看吧”,“我们去广播学院看一看吧。”因为科班和轨道连着,有更多机会,直接门通门。

戏剧学院的学生拍一部电视剧和电影是顺理成章的事儿,但工业大学的学生去拍一部电影就会觉得你好了不起。大概是这个意思,但我仍然坚持,不要太迷信科班里学出来的某某明星和演员,我们不谈明星吧,表演得很出色的人,我觉得是他们天生就有,如果他不进中戏,不进上戏,不进北电进了别的,选择了表演,他一样出来,注定的。

反过来说今天对于教育的我的一点寄语和希望的话,我觉得仍然存在可能找出一条出路来解决教育今天这么大的被堵塞、变质、腐坏、败坏,出现了这么大问题的教育机制,是应该有出路的,但是需要很多有责任、有头脑、爱教育、关心教育的人共同来努力才能寻找到一条光明的出路。

再多的我只能说,因为社会对于教育的影响太大了,社会承载的责任和道德感是有的,但是很多时候,抱歉,这个社会没有起到这方面好的作用,反而是另一方面的作用,它在道德上加速了败坏、腐烂、发臭,加速了作为一个学生在面临困惑时,不是给他清醒,反而给他糊涂,反而给他更多物欲横流的困惑,让他对一切怀疑,让他对物质不得不面对,就像我刚才讲的,是因为“被失恋”而去把一个11岁孩子勒死,换句话说,如果我们没有那么强调房子、车子、这子、那子的时候,他可能不会面临这样的窘境。

我前天听到我们小剧场的经理说,我用的几个年轻人,北京现在很多年轻人,已经被逼疯了,买不起房,租不起房,六环以内的他就没有钱再租了,带一个洗手间的是两千多,不带洗手间的一千多,什么什么样的房子是多少多少价格,这些孩子已经被逼得没有出路了,必须赶紧去寻找一个挣到钱的机会,安身立命嘛,安身立命都成了问题,他在接受教育时能很纯粹地去敬仰知识吗?能很纯粹地跟着先生的步伐往求知的路上走吗?很难,太难了,我明天住哪儿?我下一顿吃什么?绝不危言耸听,我觉得现在很多年轻人的压力大到了……社会给他、家庭给他、师长给他……种种给他压力他已经喘不过气的时候还觉得他这样、那样,还觉得你们独生子女被这样被那样坏了,其实他们也有一肚子的苦水,他们整个的大环境,我觉得社会承载的责任没有尽到时,他们独自支撑,孤掌难鸣,没有人去帮他的时候,就会面临窘境。

这样的一大批人又在这样一个糟糕的机制下,教育产生出来的产品,我只能说“产品”,根本无法说是“作品”的时候,我们会不断出现“被失恋”之后勒死幼童的人,撞了人之后再去捅刀的人,听说这件事情说“如果搁我我也会去捅的人”,听起来毛骨悚然,但他存在,这就是音乐学院、艺术学院,各种人文科学、自然科学都会出的,不断出,因为机器是这样的,机器是做香肠的,你别指望它出来包子,就这么简单。

但如果我去做一天教师,或者继续一天教师生涯的时候,我会尽我的全力来影响他一点,就是,在社会无法帮你的时候,如何来保持自帮和自救?因为你不能老等着别人,别人不帮我怎么办?我就认了,如何去自救?自救的前提是如何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我觉得清醒了你就不会麻木和混乱,就不会从众,这份清醒的保持,我觉得途径如下:

首先遇到好的人,高人也好、贵人也好,能够去指点你,去读更多好的书,因为坏书太多了,不是开卷有益,现在是开卷耽误时间,去读这些好书,去跟一些大师对话,我觉得影片当中能给很多,我相信这样,真的去结交良师益友,但这是可遇不可求的,这几个条件中能有一半你达到的话,可能就能满足第一个条件:保持清醒。

在遵循社会游戏规则的前提下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是有好处的,是不会被这个糟糕的教育机制废掉的,是会脱颖而出的,所以有一个光明的前途,但是得很费劲地去寻找,我做一天教师,一定会尽我的全力来帮助他们保持清醒,保持清醒,保持清醒,就像最近我所做的所有话剧,我都会把我的学生叫来,因为话剧在某种程度上纯粹一点,没有那么大的利益,没有那么多世俗,它较为阳春白雪,我说跟着一个话剧15天,你们就做15天梦吧,在365天里它占的比例很小,但毕竟这15天时间里你们能做一次梦,好事儿,尤其是白日梦。

网易娱乐:好的,非常感谢赵老师作客《锐势力》栏目,也让我们见到了一个更加立体的赵立新,可能我们后面的话题略显沉重了一点,但是大家不要忘了赵老师还是一个出色的演员和导演、编剧,也请我们的网友继续关注赵老师给我们带来更多、更新、更好的作品,也希望赵老师能继续给我们的观众、我们的网友传达视听上、艺术上的享受。

赵立新:谢谢,谢谢大家,而且我要说,网易能给我这么样一个机会跟主持人探讨一些言而由衷的话题,特别有意义。感谢。

网易娱乐:谢谢赵老师,也谢谢所有网友,我们下期再见。

赵立新:谢谢大家。

1 2 3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杜兰特,可真有你的啊,顶级女神为你加油,还天天想着喝洗澡水?

体育组之虎刘达华
2021-06-18 21:05:19

姚明一家过端午惹眼球 10岁女儿身高近1米8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2021-06-18 10:28:12

带手机进考场事件后续:“作弊”女生不知悔改,发声内容引人深思

苗老师教育观察
2021-06-17 14:56:22

看来我国载人登月要提前了

权威科技控
2021-06-18 20:41:45

那英终于“道歉”了,事实证明:杨紫不是20年前的田震和刀郎

mx八卦城
2021-06-18 04:38:11

什么是乾隆审美?

最爱历史
2021-06-18 13:43:16

3-1被逆转,被快船扫地出门,如今领先44分又被逆转,NBA容不下你

聪古说球
2021-06-17 23:41:18

户口迁出农村的子女要“偷着乐”?农村确权新规要求全都这样处理

小二货
2021-06-18 17:30:50

老年半路夫妻第一晚同房,心里会想啥?3个再婚女人说出二婚的难

晴天加彩虹
2021-06-17 20:10:15

离婚后前夫常来看儿子,我主动让他留下来睡,他的话让我心如刀绞

快讲故事
2021-06-16 10:45:58

价格跌破新低逼近成本线,惊动发改委发出预警!抄底时机到了?

和讯网
2021-06-18 17:47:16

导演把邓家佳叫到房间:角色对身材要求特别高,把衣服脱了给我看一看

专属生活管家
2021-06-18 12:06:32

为什么欧洲杯不像过去那样让你熬夜了,是选择过多还是我们老了

李广专业体育评论
2021-06-18 08:32:44

25-23!女排险胜俄罗斯,李盈莹12分郎平却不开心:防守失误辣眼

百乐体育大咖
2021-06-18 23:13:19

不是皇马无情!只是巴萨逼得紧?西媒独家曝光拉莫斯续约失败真因

欧洲足球日志
2021-06-18 10:07:00

3-0横扫!中国女排5连胜保留4强希望,对手一脸不屑,郎平满意

梦与体育
2021-06-18 23:41:35

雄鹿赢球后传来坏消息!名记再度伤口撒盐,篮网晋级希望更大

客中篮球
2021-06-18 12:19:56

一周反腐档案:科级干部家庭资金流水近亿元;厅官公然培植个人势力

大众日报
2021-06-18 16:51:06

朱珠晒老公视角美照,挺7月孕肚出门,大街上躺老公怀里美到模糊

虾仁不眨眼
2021-06-18 17:55:04

紧急预警通告

世界你好
2021-06-18 01:29:35
2021-06-19 01:33:08

娱乐要闻

海涛有福气 沈梦辰穿纱裙秀性感身材

头条要闻

深圳新增2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1人系机场餐厅服务员

头条要闻

深圳新增2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1人系机场餐厅服务员

体育要闻

他把1200万身价踢出了4000万的感觉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未来公开课第九期|凌至培

汽车要闻

全新奥迪A7L配置公布 标配空气悬架/全轮转向

态度原创

游戏
旅游
时尚
教育
公开课

《怪物猎人物语2:毁灭之翼》新实机演示公布

旅游要闻

越南繁荣的城市,一座游客关注的东方巴黎

选秀玄学:没出道的选手会混得更好吗?

教育要闻

网易教育携手学而思网校直播解读2021高考

公开课

我用青春贷明天:中国86.6%的90后有负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