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网易首页 > 网易娱乐 > 音乐 > 唐朝乐队官方网站 > 正文

唐朝乐队:与时俱进 唐朝从来就没有沉下去

0
分享至


视频:唐朝乐队做客网易娱乐聊新专辑《浪漫骑士》及网易官网

主持人白涛:各位网易的网友大家下午好,欢迎光临网易娱乐聊天,我是主持人白涛,今天的聊天有一些特别,因为今天请来的这组大来宾,对很多朋友,特别是喜欢摇滚乐的朋友们来说,绝对是影响你们听觉的一支乐队,唐朝乐队。首先介绍一下离我最近的丁武大哥,成员还是由您给网易朋友们介绍一下吧。

丁武:您好,大家好。这是吉他手老五,鼓手赵年、吉他手陈磊、贝司手顾忠。

主持人白涛:我相信这样的介绍多多少少有点唤起朋友们的记忆,因为你们确实有太长时间没有发片了,大家的等待时间也太长了,不过6月13号这个特别的日子,终于将你们的音乐重新展现给朋友们听,我相信对于很多喜欢摇滚的朋友们来说真的是一个特别好的消息。请问各位,什么时候决定开始做这张专辑《浪漫骑士》。

丁武:四五年前吧,其实我们的歌儿已经写好了,之后我们开始谈一些唱片公司,四五年前谈了几家唱片公司,其实还不是很容易谈,一谈到具体问题就不太容易谈拢,比如录音时间,可能有些唱片公司对我们的音乐还是有一些要求,希望我们的音乐更商业化一些,所以很多具体问题最后没有谈成。

主持人白涛:我能不能猜测一下,是不是当时在找很多唱片公司时,小小的矛盾还是在于究竟音乐的品质还是更加唐朝一点?

丁武:对,其实我们这几年一直没有发片有种种原因,一方面是谈唱片公司,我们和唱片公司的沟通,另一方面,唐朝乐队在这方面也不希望妥协,其实我们就是做我们的音乐,录音要保证我们的水准,虽然六七年,七八年出一张专辑,可是我们一定要出一张好专辑,这是最重要的,要是三两年就出一张专辑,出一张非常烂的垃圾,我们也不愿意听。

主持人白涛:专辑在制作阶段快吗?顺利吗?

刘义军:差不多三个月吧。

丁武:在国内算慢的了,三个月,因为之前有些唱片公司,我们一说录音最起码要两个月,他们就说,NO。其实这张我们录了三个月,可是在国外来说,像我们喜欢的乐队,他们大部分都是八个月出一张专辑,八个月到一年。

主持人白涛:但三个月这样的时间……

主持人白涛:三个月时间,因为棚一般都是按小时甚至更小的计量单位计费的。

刘义军:因为唐朝想做得更细一些,所以时间上多花一些,这也很正常。

主持人白涛:我了解了一下新闻,好象最早你们进棚时还有一个扰民事件?

丁武:我们差不多10点钟以后就不可以录贝司了,鼓要在早上录,比较重的低音都比较打耳,所以要起大早,因为房子虽然是在一座公寓楼里,做了很好的装修,但还是会传得很远,而且我们录音把音开到很大,比如1到10,我们一般都开到6,一般常规录音可能都不放到1,可是功率出不去,本质到那儿才能放出来。

主持人白涛:时间上有点妥协吧?因为在我的印象中很多艺人都属于夜猫子型,早起很困难的。

丁武:对,可是为了那张专辑,那几个月不算什么了。

主持人白涛:网易作为独家官网,也密切关注首唱会,很多乐迷都用了“唐朝归来”、“唐朝复出”,这个词挺怀旧的,不知道你们怎么看。

丁武:之前,其实两三年前,有些唱片公司跟我们谈的时候,有些新闻公司已经知道一些,都在用这个词,复出啊、回归啊,我们当时都很反对用这个词,因为我们当时就在说,我们唐朝一直没有沉下去,我们一直在参加形形色色的社会活动、商业演出,从成立那天到现在就没停过,只是对有些演出我们没有积极做宣传,我们还是在我们的范围里生活,很多人会误以为唐朝好象不存在了,这几年都沉下去了,其实不然。

主持人白涛:网易娱乐最近也是特别关注唐朝参加的活动,特别是前一阵由网易作为协办方做的赈灾义演,现在的唐朝是不是会在商业或在自己宣传方面多下一些功夫?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吗?

丁武:是,这张专辑也是我们这几年的心血,同时我们肩上的责任也很重,现在有了很好的媒体,网易在这方面给了我们特别大的支持,官方网站啊,还有上次做的义演活动,关于义演活动,我们会相继把这些活动慢慢继续做下去,因为这是义不容辞的事情,在宣传方面,我也会找一些更好的题材、更好的方式,多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

主持人白涛:这张专辑八年之后发片,怕不怕铁杆歌迷的流失?

丁武:怕吗?

赵年:我看并没有啊,网上一些人听完了以后,他们也是将近而立之年或不惑之年,我感到他们还是一样,可能是生活当中、家庭当中生活很大,慢慢疏远了这种感觉,但一旦唐朝出现,给了他们好的音乐,他们听到的时候还是会想起当年,追随我们的音乐时给他们的启示。

主持人白涛:老五怎么看这个?

刘义军:我倒觉得跟他说的差不多,因为当初听唐朝的现在也差不多三四十岁了,我倒觉得真正的唐朝和现在的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我觉得我们当时是打下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而且他们希望唐朝将来走得更好,觉得这张唱片有唐朝这几年的心血,和对音乐非常好的理解和认知,我想他们会支持的。

刘义军:但唱片不能老是三四十岁的人听,现在还有一些二十几岁的,如果把他们的状态调整一下,带起来,这也是我们的一个责任和希望。





视频:唐朝问候网易网友

唐朝:与时俱进,做年轻人爱听的音乐

主持人白涛:在这张专辑当中,关于如何唤起新的朋友们的听觉上,我们做了哪些努力呢?有没有做这些尝试?

丁武:有。我觉得还是与时俱进吧,作为我们专辑来说,在创作方面融入了更多因素,民族因素和民族精神,还有这几年音乐力量上的沉淀,我觉得像刚才老五说的,一方面年轻人爱听,还是取决于他想听什么样的音乐,他的生活是不是和我们的音乐达成共识。还有一部分原因,上了年纪的,四十岁不惑之年,三十多岁的,他们听的音乐可能慢慢喜欢听更丰富一些的音乐,像摇滚音乐,可能更有时代感。

丁武:所以我觉得在这方面可能有点儿见仁见智的感觉,在创作时融入了这些因素,特别是在录音时,一定要录得精良,用好的音响听时就可以听出一张好专辑和一张录的粗糙的专辑差别在哪儿,好的专辑一定会打动你。

主持人白涛:跟一些口水歌相比,比如听起来旋律OK,卡拉一下就可以,但我们对于音乐真是持非常认真的态度。

丁武:是。

主持人白涛:比较起来,陈磊和顾中谁更新一些?加入乐队时间谁更长?

丁武:八年了。

主持人白涛:上张演义有参与吗?

陈磊:没有参与。

主持人白涛:是第一次参加这张专辑的制作,特别想听听你的感受。

陈磊:相对来说我比较荣幸吧,因为我从小就比较喜欢听唐朝的歌,也是受五哥的影响,丁哥的影响,有那个情结,希望以后能像他们一样,认认真真弹琴,有自己好的作品,当然对于我来说比较幸运了,能加入这个乐队,而且也算是这八年里我在这个乐队的第一张唱片。

主持人白涛:这八年的等待对于你来说我相信尤其漫长吧,之前没有。

陈磊:也说不上漫长,因为平时的排练什么的都比较有意思。

主持人白涛:好的,我们也特别希望通过这场独家聊天的机会,邀请更多网易娱乐的朋友们参与到今天的讨论当中,我相信很多朋友们都已经通过各种渠道,通过买CD,或者从网上下载,听到了《浪漫骑士》的作品,如果你有什么心得体会,我昨天跟前天翻网上很多资料时看到,大家真的非常细腻,对每一首歌曲,就像看电视拉片一样,每一小节,每一句歌词他们都有自己的认知体会,说一窝希望把今天的聊天打造成作品和大家沟通的场合,如果有什么问题,欢迎大家通过泡泡聊天室、页面聊天室,和唐朝在今天网易娱乐的平台中和大家交流。

主持人白涛:我个人最喜欢的是《浪漫骑士》这首歌曲。很多朋友们也纷纷都有这种感觉,可能从听觉上来说,怎么讲,稍稍温柔一点吧。

丁武:对,更贴近内心的歌曲。

主持人白涛:不知道丁武创作这首歌曲时怎么想的?

丁武:当时其实是在2002年时创作的,01年时我的父亲病了,病倒了躺在床上时,因为我和我父亲的关系一直不是很融洽,想法不一样,因为他是部队的,是空军,对于我来说就是一直在画画,玩吉他,做音乐,他不太理解,后来他病倒以后,我开始慢慢理解我父亲了,我父亲也慢慢理解我了,慢慢地关系融洽了,我理解到他们那一代人的浪漫情怀,通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文化大革命……一直追随着毛主席的这种伟大精神,特别是文革后期时他们在大山里喂猪喂鸡……

丁武:那种状态能坚持下来真的不容易,而且还保持着很高尚的革命热情。其实像我们搞摇滚乐的一样,我联想到这么一点,带有一种浪漫主义色彩的一代人。

丁武:像我们搞摇滚乐也是,长征二十年,也是经历了风风雨雨,经历了很多坎坷,被人不理解,被人误解,被一些人看不惯,觉得我们好象老是在误人子弟,误入歧途,其实不然,他们根本不理解唐朝想做什么样的音乐,我们是什么样的摇滚情结。所以我觉得这首作品,当时想到的也是把这两者联系在一起,而且我们也都人到十年,有很重的责任感和家庭感。

刘义军:过去的价值观和现在的价值观是一种非常好的综合,也不能太绝对了,这毕竟是一个改变的过程。

主持人白涛:这首歌曲在创作时也是本着主打的分量?

丁武:不是,整个作品做完以后,就是温柔中带有一种刚烈,内心的情感更多一些,还有和交响乐的合作,做的更厚重和大气一些。每首歌都是我们的主打歌,我们都很喜欢。

主持人白涛:作为第一主打歌,当时在选择时有没有不同意见?还是大家都一致认同它就是第一波我们要推的歌曲?

丁武:当时还是有一些,公司的建议,我们会相互衡量一下。


老五在访谈中
老五在访谈中

唐朝:摇滚乐市场一直发展的不健康

主持人白涛:我看到一句歌迷的评价,《快乐的忧愁》,这是第二波要推的歌曲,歌迷评价是:滴血的痛和震撼人心的节奏。特别想问问各位,这首歌的创作背景是怎样的?

丁武:其实当时是看了一本书,我就觉得《快乐的忧愁》这两者之间并存的、带有一些哲学和意义的关系,我觉着和我们之前说的那种生活状态有一定的关系,在不被人理解,同时自己又热爱自己的音乐,还要生活、还要坚持的这种内心的冲突,其实冲突还是有的,要说在生活中没有压力是不可能的。

丁武:昨天我们还谈了忧愁的话题,其实是并存的,在快乐中忧愁的心态。这首歌其实是比较慢节奏的,悠起来,觉得悠起来更有劲儿,有那么一种心态。

丁武:还有就是老五、陈磊,两个吉他旋律在里面不同的交叉。

主持人白涛:生活中最触动你忧愁的是什么?

顾中:不是太忧愁。

主持人白涛:是人到中年的豁达吗?

顾中:也不是,反正考虑的事儿慢慢多了,孩子也大了,忧愁嘛……只是知道该做这件事儿。

赵年: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会有,有的人可能就是忧愁,痛苦,我们可能有忧愁的同时呢,从中还能寻找到一种快乐,这看似一个矛盾体,其实每个人身上都有,它其实并不矛盾,忧愁的时候并不影响你快乐,有快乐的时候也并不等于没有忧愁,忧愁的事可能会很多,有亲情的、有家庭的,生活当中的,方方面面的都会有,对音乐的不理解,对整个音乐行业现在的状态,都有一些担忧,其实很不规范。

赵年:可能跟年龄有关系,到了一定年龄,看到这些问题的时候,多多少少有一种责任感,可能是想扭转某种局面或状态,这对于我们来讲,可能力量非常小。我们唯一的武器就是借助于音乐,把一些东西告诉别人就可以了,就快乐了。

主持人白涛:今天我多次听到各位用了“责任感”这个词,只是因为年龄、阅历的增加吗?

赵年:不光是年龄,年龄是一部分原因,你想,我们做音乐已经二十年了,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成长了,我们一直没有间断地努力和思考,所以这是自然的。

刘义军:这两个字对我们来讲我觉得就是一个理解的过程,因为现在文字的表达和理解都不太一样,可能我们这代人喜欢用“责任”两个字来表达一种心理和过程,现在可能不叫责任了,或者叫什么别的词语,这不是特别重要。

主持人白涛:我曾经看过一些乐评人写的书,里面诠释到底什么叫中国摇滚乐,很多人都会把这两个字用出来“宣泄”,表达一种情绪,不知道你们是不是认同?属于唐朝的摇滚乐是怎样的?

丁武:其实刚才谈的问题也是我们一直在想的问题,有一部分忧愁是因为音乐市场,特别是摇滚乐市场不健康,发展不好,有一部分乐评人就是信口雌黄的,他们完全不理解什么叫摇滚乐,特别是针对唐朝的音乐时,有个别乐评人,完全不懂音乐、不懂唐朝,不懂我们想表达的东西是什么,就在那儿胡说八道,从娱乐、文化导向上做了很不该做的事情,其实也是我们很痛心的事情。

丁武:这种现象存在很多年了,特别是在现在一个物欲横流,物质生活占了一定比重的时候,这种相互关系,作为一个音乐评论人,你是不是应该说自己想说的东西?还是要非常客观的去表达。其实我们一直想做的一些事情有一部分也是在这方面。

主持人白涛:现在看到一些乐评人在不太理解我们,或者不太认清我们的状态下发表的一些看法……

刘义军:我觉得关键是角度,这是一个大国文化,大国文化的精神、文化理论下面有很多层层面面的人产生出来的情绪,我觉得应该从这个角度考虑,因为现在走向世界了,不光是小小的中国摇滚乐的时代,唐朝这时候出来做专辑,是因为他们做的音乐有这种大国精神的文化痕迹在里面,而且为了冲出世界,铺一个良好的基础,这是最主要的。所以我希望各个方面的媒体关注这个主题,这是最主要的。

丁武:把中国的摇滚乐,像老五说的,把这种大的趋势表达出来,不能老是对号入座,我们第三张专辑的这首歌和第一张有点像,这部分旋律有点像,唱得有点儿像,鼓琴是怎么回事,他永远在比较,在找刺儿,在鸡蛋里挑骨头,他没说古琴是中国最早的弹拨乐,能存在到现在必然有它的价值,古为今用也好,要表现中国文化也好,像老五,像陈磊弹吉他,一种外来乐器,我们想通过吉他表达什么色彩,什么音乐感受,他应该从另一个角度聊一聊。

丁武:或者从歌词的内容,生活状态,这几年的变迁,音乐中摇滚乐这几年来存在什么问题?通过什么方式改观?怎样引导听众怎样鉴赏摇滚乐?是不是可以用发烧的音响去听?现在数字时代了,都是俩小破喇叭在那儿听,肯定听不出东西来,没有,他完全是小家子气,从小针眼里来看别人,特别烦人。

主持人白涛:乐评人老是说别人要与时俱进,其实自己也是落后的观念在看别人。

刘义军:对,特别狭隘。

赵年:我们这一个二十年的乐队,还是谈到责任问题,我们能够做到的,其实社会,包括音乐,各个行业,有一个价值观的标准,你要给人们树立一个标准,唐朝既然有能力去做,就要给人一个标准,这个标准不光是音乐本身,包括制作,包括它的内涵,就像老五和老丁谈的内涵的东西,更应该关注一下中国文化的东西。

丁武:是,包括我们坚持二十年我们想做什么,很多还在比较什么老丁你的声音不如第一张了,你已经唱不了那么高了,我就想说,音乐不是奥运会,不需要裁判,我唱得多高,我就拿冠军,不是,音乐不是这个概念,老五弹多快,我跑多快,就是冠军?完全是两个概念。

丁武:五六岁小孩的时候天天都是高音,七十岁的老头都不喊高音了,完全是内练了,比这个太可笑了。

刘义军:不希望国家就这样沉迷下去,我觉得现在的演出,好多东西,有些乐队,像奥林匹克的状态,没什么太多的,都是肢体,既没想法,又没有什么文化状态,不动脑子,而且又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在里面。其实走向国际,人家看你中国的东西,发展了十几年,改革开放二三十年了,起码你们得有一些语言在里面,特别是文化语言,这挺重要的。

刘义军:结果人家到这儿来一看,你们玩的都是我三四十年玩的东西,这人家觉得……您想想,媒体应该关注这个,以这个角度点缀一下,展开一下。

主持人白涛:其实刚才在丁大哥说高音的时候我就汗了一下,因为在我的提纲上是有这个问题的,但如果聊的状态不像想象那样能够控制,我再把问题删掉。

丁武:其实有时候我情绪到了我照样可以喊,可是我内心更倾向于另一种表达方式,我到了这个年龄段了,我修炼到了一种状态,并不是天天在那儿你们想听高音我天天给你们喊高音玩,那是音乐吗?那不是音乐,那是在作秀。自己得通。

主持人白涛:唐朝除了音乐,除了自己的精神之外,我们从技术上绝对是处于非常领先的位置。

丁武:是,每个人都修炼。

主持人白涛:对,这么多年,我们在技术上肯定是一步一步提升的。

赵年:这也是年轻人应该慢慢体会的,我们为什么修炼自己的技术,你练声也好,不是天天喊多高,去迎合那些,不是这样的。所以你要是理解不了,它就变成了矛盾。


顾忠和陈磊专注谈话

   唐朝:专辑封面的关节人不是宜家买的

主持人白涛:网友有一个问题在留言板上,一看就跟老五特别亲,问老五现在的吉他修行到怎样的高度了?

刘义军:修行就是每天和人的生活有直接的关系,琴不用说了,这么多年,每天就在身边,睁眼起来就和这琴交流一下,问候一下,贴过来去交流什么的,这已经差不多有很多很多年了。

主持人白涛:已经成为了一种生活的习惯?

刘义军:不是一部分了,已经融在自己的血液了了。

主持人白涛:之前媒体评说的“亚洲第一吉他手”这些封号对你来说是什么?

刘义军:这已经没有意义了,关键是自己要表达的东西,自己对音乐的悟性、认知、理解深浅,人哪,没有到头的时候,山外有山,永远是往前走,带着生命去冲出一种东西,找到另外一种对应和呼应,这是我们大家都要做的,这是最主要的。

主持人白涛:了解唐朝音乐的人肯定对我们吉他的表现、鼓的表现非常熟悉,不知道顾中觉得哪个作品给你的发挥空间最大?贝司方面最过瘾?

顾中:《封禅祭》。

主持人白涛:这个作品的作词是第一张专辑里合作过的作词,很多人也把这个拿出来说事儿。

丁武:是,太可笑了。其实小方我们也是认识很多年的朋友了,还不错,当时他听了我们写的一些歌儿,我找他,他写了两首词,我觉得这首词写得还不错,《封禅祭》,还比较贴近这首作品想表达的内容,就借由过来,我觉得是一种合作。

主持人白涛:不是一种合作,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又去找影子什么的。

丁武:太可笑了,又去找影子,又去找了严仲昆(音),这些人特会在这些问题上找文章,我觉得这太可笑了,不静静去做点儿自己想做的事情,用一种非常好的、健康的心态去面对一个做艺术的人、做音乐的人,或者一个朋友也好,或者你喜欢的一支乐队也好,完全没有一个健康的心态,完全是一个变态的心态去面对这些东西。

丁武:那意思如果没有严仲昆我们唐朝就做不出音乐来了,没有小方我们就不是唐朝乐队了?包括说这张专辑太好听了,从和声到编曲到配戏写得又厚重,又凝重,完全超越了……结尾是,这张专辑一定不是他们写的,背后一定有人支持。开玩笑,有人支持,我倒希望你多介绍几个支持支持,让我们能够三五年出一个,写得更快一些,开玩笑,尽是有一些不健康的。

赵年:这就说明一个心态问题,你去欣赏一个作品也好,音乐也好,所有的东西完全取决于你的心态,这恰恰说明唐朝的心态更平和了,我们能包容许多许多东西,只要你的词好我们能用得上,我们就是朋友,包括《大风歌》的词也一样,前两句词,他们不去认认真真地欣赏那些东西,我觉得是他们心态不好,他们心态有问题,那个角度一定是不会静静地去欣赏你的作品,我想这样做人不能成功,在他眼里,那你还有什么可值得你去借鉴的东西?

赵年:我们这几年一直在吸纳,一直在借鉴,就是我们看到有比我们更好的,包括词,我们现在的词很有可能没有办法再超越,那些词,那些文采好不好?好,首先你要佩服,要敬仰,没有关系,拿来变成音乐的,这是多完美的结合?而且这里有传承。当看词的同时,我们写得很清楚,这词不是我们写的,告诉你是谁写的,这有一个传承吧,历史是要传承的,我们有了传承,自己都感觉到骄傲,难道你不感觉到骄傲吗?

主持人白涛:刚才说到了平和的心态,我相信很多歌迷是希望能够从唐朝的音乐中听到挖心的、撕心裂肺的感触,怎么能够平衡这一点?

丁武:我觉得应该方方面面都有,一张专辑我就应该照顾很多面,我们做音乐的态度其实是这样的,我们不是效仿自己的专辑,比如《梦回唐朝》这种风格是我们唐朝创作出来的,我们想拿来用就拿来用,这是我们的风格,我们要做到当听到《梦回唐朝》的旋律和过渡时,能让你想到十几年前的情怀和热血,我觉得就够了。

丁武:在整张专辑的各方面,我们都会安排得比较好,因为各方面都应该有,一个完整的人不应该是单方面的,他激昂的一面、抒情的一面、生活的一面,都应该表现出来。

主持人白涛:网友问到,哪首音乐在演奏层次上讲是难度最高的?

刘义军:我觉得是《路》,有很大难度。

丁武:一些拍子的错动,速度感,情绪,承上启下的音乐走向。

主持人白涛:我们曾经看到过一个台湾乐评人曾经说过,中国的乐器只是起到开篇和过渡的角色,但细心的朋友们发觉我们的专辑里,特别像《酒狂》……

丁武:我觉得说这话的人根本是不懂,古琴有几千年的文化,能传承到现在,昨天我还说,古琴在唐宋时就像吉他一样风行,家家都有一把古琴,是表达感情,表达思想的东西,茶余饭后,中国人又喜欢文化,诗歌字画,弹会儿古琴,有些东西都在无言中,不说,通过琴就能表达,这是一种哲学,能流传到现在。

丁武:虽然现在吉他取代古琴更多,但古琴还是流传下来了,很多民族乐器都流传了,箫、琴、筝,很多一个字的都是中国传统乐器,像吉他什么的是外国乐器,慢慢慢慢在中国发扬光大了。而且音色,《酒狂》这首歌,这本身是中国人的血统,你听到箫,听到笛子,你的民族情结就有了,你就会流泪,就会哈哈大笑,就像我一听唢呐就想流泪,有些人一听唢呐就高兴。

主持人白涛:不只是陪衬,而是一种引导精神。

丁武:对,没有一个鼓能像民族大鼓一样那么大、那么沉、那么厚重的声音相媲美。

主持人白涛:对于现在做流行音乐的人来讲,他们中间用的一些中国风、民乐的东西,不知道你们听得多吗?

刘义军:也很多,包括港台他们用的音乐、编曲什么的。

主持人白涛:怎么评价他们的做法?

刘义军:我觉得这是骨子里、根基上的认识,不是纯形式上的认识,因为每届音乐毕业的学生都学编曲、配器什么的,包括国外,但像我们中国根基长大的人,后期的,音乐给我们带来的悟性和机会,我们表达的就不太一样,可能我的大脑里、思维里就是古琴,不用再去弹,所以我就会借助吉他这种弹拨乐的方式,它随着我的心智、情绪、表达,传到我的关节里,自然会有那个东西。

刘义军:这挺重要的,这不是需要一个外力,每个人需要的是不一样的。

丁武:我们在录音时把总谱写好给他们,然后录音时请他们过来。

主持人白涛:这次合作觉得怎么样?

丁武:我觉得很不错,虽然是个尝试,我觉得以后有机会还要多尝试一些,这种民族性的东西,和世界性的,其实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我们多尝试这样的,像老五弹吉他,他就在研究用吉他弹出二胡的味儿,用吉他弹出唢呐的味道,其实都是,就像老五说的,不管什么样的乐器,只要他的心是什么样的心,他就能弹出什么样的东西来,乐器只是一个载体。

丁武:关键是在心。

主持人白涛:对乐器本身的驾驭应该升华到这样的高度了。

刘义军:必须升华。因为如果你不升华的话,两者之间老是会很矛盾,升华就到一了,简单了,这只是一个过程。

主持人白涛:今天我们也特别开心请来了大家跟我们分享关于音乐的理念, 来传承唐朝的精髓,我们也特别向网易娱乐的朋友们发出诚挚的邀请,希望大家多提出问题,今天我们也看到了状态特别好的丁武,哪怕听起来不那么顺耳的话你们也可以发到网上,我们一起来探讨,音乐本身就是这样,包括对道理的认识,大家一起探讨。


唐朝《浪漫骑士》封面

主持人白涛:很多朋友提到了专辑的封面,刚才我还问我们的经纪人杨婷,这是宜家买的吗?

丁武:不是,其实这个封面当时在录音前我就已经开始构想这张封面了,我觉得我们应该从另一个方面去想,我觉得封面是你表达你想表达的内容的一个很简易的窗口,是一个幌子。

丁武:前几年美术思潮所流行的审美观念其实就是大头贴,打开身份证从小就是大头贴,是一种直观的表达,很简单,很单纯,其实我觉得作为美术的角度和现在美术的意图来表达东西,我觉得应该能超越它,用另外一种符号去表达。

丁武:所以当时我也想到,用美术的角度去构思一个封面,跟设计师也沟通,其实这不是一家,这叫关节人,从小搞美术的或者搞雕塑的,都会接触到这个东西,它是可以永远塑造出你想要形象,所以当时我马上联想到,其实它就是一个硬骨头,我之前也说到,在一片天空、一个大自然的旷野中你的心境会很开阔,一定要有一个主体,这就是你要塑造的东西,可能是一个人,可这个人太具像了,你说雷锋也好、黄继光也好,总有一个形象在那儿吧。

丁武:我觉得往往是梦幻的,带有虚拟色彩的,可以给你一个想象的空间,而且很呆板,可以弄得洒脱一些,托起炸药包他就是董存瑞,拿起冲锋枪可能就是雷锋,拿起吉他就是一个摇滚战士。我觉得大家动动脑子,多想一想,方式不重要,这个东西放在那儿,应该是比较突出,这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白涛:关节人的形象是万能的,我们音乐中想表达出一种万能的形象?

丁武:而且特别可笑,叫简单的PS一下就能拿出来,什么叫简单的PS?什么东西都不要想得太复杂,就是简单的PS可能是最好的,你看一些很好的封面,你看它的主体比较有吸引力,当你抛开主体看背后的东西时其实特别单纯,就是一个小山坡,平时你在街上走看都不看的一个小山坡,当它被拼凑在一起,就有了一个主体,相互之间的张力有了,就有了力量。

丁武:我也想,这张封面大家可能不接受,我也不说那么多,过几年再看吧,再想想,多思考一下,就像我们的音乐一样,第一张专辑三年以后才被人接受,第二张专辑在第一年专辑的三年之后三年才被人喜欢,第三张专辑出来才被更多人喜欢,更多更好的建议,通过健康的方式反映上来,我们一定会接受的。

主持人白涛:刚才丁武说到专辑是这么多年辛苦的结晶,也表现了唐朝现在对人生、对生活的感悟和状态,不能说它商业化,希望它在商业上表现的成绩更好一些。

丁武:我们不拒绝商业。

主持人白涛:和老板的合作开了一个很好的头吧。

丁武:我觉得小晶(音)最好的就是在创作上不干预我们,放很大的权限,包括我们的义演、社会活动都不用跟小晶说什么,他各方面都会支持我们,我觉得在音乐和我们想做的事情方面,小晶不会给我们太大的阻力。

主持人白涛:很有自由度。

丁武:对,我觉得这对于音乐人来说应该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主持人白涛:音乐人从大的来讲也是艺人的一种,也是贡献精神财富的制作者,他也要把他的作品卖出去,才能维持他继续做作品,说糙一些,他也是人,也要吃饭。前几年看到汪峰、许巍的商业化走得非常成功,有没有给你们一些感触?

丁武:我觉得从这个角度去提吧,目前的音乐市场不好,不好在什么地方?在很多方面,当时我就说有三个方面,其实其中拿出一点,唱片业,唱片业不好是因为什么?因为唱片业在中国让很多唱片公司赔了钱,倒闭了,他要去找钱做唱片公司,帮投资商挣到钱人家才会继续投钱,当唱片公司赔了钱,人家把资金一撤,就倒闭了。对于一个搞艺术的人来说这个事情也不是很公平,所以大家都在相互之间的转来转去,跑来跑去,很不容易。

丁武:我觉得在这方面经营得好的,王小晶经营的就不错,在他这儿不存在这些问题,至于一些唱片公司旗下的一些艺人,他们也都有自己的听众,有他们自己的内心世界。

主持人白涛:小晶丝毫不会在创作方面给任何的……哪怕是建议吗?

丁武:没有,可能会在某些方面,比如音响、灯光方面会给我们很多建议,还是希望我们做得更好,是从这个角度。

主持人白涛:做好是最主要的,而不是说省钱最主要。刚才丁武说,通过网易给唐朝所做的官网,让大家了解到了很多唐朝的消息,之前大家上官网看了吗?

赵年:已经看过了。

主持人白涛:印象特别深刻的是那个火车头,这也是我们的第一首歌曲。对于官网的设计,今天正好五位成员都在现场,这个问题也抛给网易娱乐的编辑们、美工们,你们满意吗?有什么建议?

赵年:非常非常好,肯定还有再提高的地方,但是我们这么多年了,一直没有自己的官方网站,这个梦想终于实现了。

赵年:其实摇滚界,我老是这个观念,它能够成功远远不是我们这四个人在舞台上的事情,是方方面面的,其中包括有了自己的官网,有了一个对外的窗口,别人对我们有好的建议我们就会采纳,随时演出的最新消息,很快就会通过这个窗口让一些真的喜欢唐朝的人知道,这是一种交流,挺好。

刘义军:讨论事情比较集中一点。其实唐朝这几年,其他的演出也有报道,但比较散,现在比较集中一点。

主持人白涛:想了解唐朝更加集中的信息、更加及时的信息,登陆tangchao.163.com,我们把它放到了网易娱乐首页的显眼的位置,希望唤起更多朋友对摇滚乐的关注。

主持人白涛:8月份,举世瞩目的奥运会即将在北京举行,在这里想了解一下众多艺人对北京奥运的期盼,在结束部分围绕这部分说一下,这段时间你们有什么出行安排吗?

丁武:8月份,在家看电视吧。

主持人白涛:那段时间也会有演出吗?

丁武:现在还在谈一些,北京的可能会少一些吧,全国范围的演出一定会有。

主持人白涛:平时自己最关注什么样的项目呢?

赵年:球。现在还在看欧洲杯呢,还没结束呢。去现场当然是一个梦想,但可能有困难,尤其是鸟巢、水立方,确实漂亮,真的漂亮,我每次从那儿过的时候有一种感觉,中国人真的是挺牛的,社会发展到现在,那么高科技的东西,难度很大啊,因为曾经介绍过这两个地方,从开始设计到建筑,施工难度特别特别大,在全世界没有什么可借鉴的数据,结果给搞出来了。

赵年:真是想去看一看,可能有难度,最好的方法就是看电视。



丁武在访谈中

唐朝:如果张艺谋需要我们,那肯定义不容辞

主持人白涛:为了这次救灾,唐朝也做了特别多,甚至一度把新片的发行打乱了,但我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很好地解决了,不知道为了奥运会,几位会做点儿什么?写首歌?

丁武:其实当时中国在申奥的时候,那一次我们都参加了,在电视台,萨马兰奇宣布成功的时候,其实这个过程中也是有这个机会合作一些事情,比赛的时候我们就是在家看电视,支持奥运会。

主持人白涛:也别给国家添麻烦了。

刘义军:怎么说也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丁武:而且我们都很热爱运动,我觉得民强国强,我们的身体好了,就会做得更好。

主持人白涛:平时最常参与的体育项目是什么?

丁武:我是游泳和气功。

赵年:如果张艺谋导演真的是需要,那肯定是义不容辞(笑)。

主持人白涛:我们就不要跟啦啦队……

丁武:老五是骑自行车,另外演出时也是锻炼身体,在舞台上。

主持人白涛:唐朝演出绝对是体力活,上次我了解到了。

主持人白涛:如果选择一首歌曲送给奥运会,你们觉得在唐朝的作品中哪一首可以搭上这个边儿?

丁武:《嚎叫列车》吧。速度,希望。

刘义军:绝对是《嚎叫列车》,而且它有力度,有生命的东西在里面,有奔跑的东西,比较积极,和奥运会贴得比较近。

主持人白涛:打开官网的首页就可以用上了,代表了一种速度,一直现在向前的劲头。比较欣赏的体育明星有谁?

丁武:太多了,每人一个吧。中国的?

主持人白涛:都可以。

赵年:那我肯定是喜欢足球的,齐达内。

刘义军:我就是看看艺术体操之类的,跳水也比较喜欢。

主持人白涛:这是中国比较强的项目。

陈磊:我是拳击类的。

主持人白涛:比较欣赏哪个拳击手?

陈磊:老的像霍利菲尔德、路易斯。

主持人白涛:他们也是有一种劲儿在里面?

陈磊:而且他们也是打了很多年了。

顾中:我喜欢NBA,喜欢乔丹,喜欢皮蓬,新的不多,科比还行,他不像乔丹那样能统领这些人,他是自己一个人。

主持人白涛:对姚明这次奥运会的表现有期待吗?

顾中:当然希望他更好。

主持人白涛:最后。

丁武:我是邓亚萍,我觉得她是有一种永不服输的韧劲,挺让我佩服,是一种精神。年轻的就是王楠,也是我非常喜欢的。

主持人白涛:还有一个小小的票选,帮助策划部完成这个小小的任务,最能够代表体育界的代表人物,每人说一个吧,中国体育界的代表人物。

丁武:那肯定是刘翔。

刘义军:刘翔、姚明,几个大的,乒乓球有几个也可以,代表国球的。

丁武:游泳的也有好几个,说起来太多了。

主持人白涛:众望所归还是希望刘翔和姚明,承载了我们这么多年的梦想,在我们家门口。

丁武:希望他们别有什么压力,已经那么棒了。

主持人白涛:好的,编导非常配合,现场响起了歌曲,特别感谢唐朝乐队五位成员来到网易娱乐,独家和网易娱乐的朋友们共同聊专辑,更多的话语还是让音乐去说,今天唐朝也非常慷慨,拿来了六张专辑和海报,我们也会通过网易娱乐聊天独有的明星送礼形式,派送给关注唐朝的朋友们。

主持人白涛:好的,时间差不多了,更多的话语留在官网上继续和网友交流吧,好的,谢谢五位。

1 2 3 4 5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老夫妻隐居山洞56年,吃腊肉喝自酿酒,常有野兽敲门,看活成啥样

老夫妻隐居山洞56年,吃腊肉喝自酿酒,常有野兽敲门,看活成啥样

娱人码头综艺圈
2021-12-04 19:15:17
对灯光不满!陈梦6-10落后叉腰不打了,随后连轰6分击溃日本队长

对灯光不满!陈梦6-10落后叉腰不打了,随后连轰6分击溃日本队长

嘴炮体坛
2021-12-04 16:15:47
男子强闯火场拼命救妻儿:许我一个这样的汉子,不要彩礼只要人!

男子强闯火场拼命救妻儿:许我一个这样的汉子,不要彩礼只要人!

文辛刀龙巴
2021-12-04 14:36:13
消息称字节跳动正准备在国内推出首个独立电子商务 App 抖音盒子

消息称字节跳动正准备在国内推出首个独立电子商务 App 抖音盒子

IT之家
2021-12-05 14:22:25
美国对中国部分口罩、洗手液和一次性手套,恢复加征关税

美国对中国部分口罩、洗手液和一次性手套,恢复加征关税

中国航务周刊
2021-12-04 08:26:32
与撒贝宁同居4年,抛弃撒贝宁爱上富二代,今39岁怎样了?

与撒贝宁同居4年,抛弃撒贝宁爱上富二代,今39岁怎样了?

菲力制卡丁车
2021-12-04 17:14:16
中国“断亲现象”正在崛起:越来越多的90后,已经不和亲戚往来

中国“断亲现象”正在崛起:越来越多的90后,已经不和亲戚往来

私房物语
2021-12-01 08:24:57
有野心!李霄鹏不接受直接签长约,他主动把剩下4场比赛当作考验

有野心!李霄鹏不接受直接签长约,他主动把剩下4场比赛当作考验

茜子足球
2021-12-04 22:23:51
王宝强即将再婚?新女友身份曝光,真让人意外!

王宝强即将再婚?新女友身份曝光,真让人意外!

VIKAN薇
2021-12-04 08:15:20
杀自家的猪不行,砍自家的树不行,如今农村的流动席也要被严查?

杀自家的猪不行,砍自家的树不行,如今农村的流动席也要被严查?

税醒了
2021-12-03 18:41:24
2022年,这些生肖将迎来好兆头,事业宏图大战,生活福气绵延!

2022年,这些生肖将迎来好兆头,事业宏图大战,生活福气绵延!

毅谈生肖
2021-12-04 14:02:28
今日冬月初二,俗语“不怕冬月初一淋,就怕冬月初二晴”,啥意思

今日冬月初二,俗语“不怕冬月初一淋,就怕冬月初二晴”,啥意思

民俗观察研究
2021-12-05 11:58:26
扛不住了!两个国家中心城市,出现一成首付!

扛不住了!两个国家中心城市,出现一成首付!

城市捭阖
2021-12-04 18:45:41
詹姆斯谈生气的原因:假阳性后马上被隔离 保镖和孩子都无法接触

詹姆斯谈生气的原因:假阳性后马上被隔离 保镖和孩子都无法接触

直播吧
2021-12-04 21:56:30
60岁阿姨:千万别和亲家一块过年,过一次就够了,以后少来往为好

60岁阿姨:千万别和亲家一块过年,过一次就够了,以后少来往为好

美君的日记
2021-12-04 01:15:02
国家医保新调整!这些药被移出目录,老百姓只能自己掏钱

国家医保新调整!这些药被移出目录,老百姓只能自己掏钱

圣医录
2021-12-05 03:29:17
山西人挺住!5个坏消息,最后一个太虐心...

山西人挺住!5个坏消息,最后一个太虐心...

山西有料
2021-12-05 15:07:09
2021年度全球100大奢侈品公司排行榜

2021年度全球100大奢侈品公司排行榜

全球企业动态
2021-12-05 08:00:48
重大信号出现!外资看好中国房地产,房企至暗时刻已过

重大信号出现!外资看好中国房地产,房企至暗时刻已过

365楼市
2021-12-04 23:06:08
6旬女子与网友发生关系后害怕,来医院检查,高危性行为后这样做

6旬女子与网友发生关系后害怕,来医院检查,高危性行为后这样做

古城小报
2021-12-02 09:55:19
2021-12-05 19:50:44

娱乐要闻

围棋象棋在韩剧里成了韩国传统游戏?

头条要闻

美媒:俄军100个营级战斗群将从四个方向夺取基辅

头条要闻

美媒:俄军100个营级战斗群将从四个方向夺取基辅

体育要闻

伤病杀不死骑士 灰熊迎来第二巨星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华为:鸿蒙Harmony OS明年将正式登陆欧洲

汽车要闻

暗夜·奕炫MAX上市 "剪刀门"车型将在后续推出

态度原创

游戏
健康
教育
家居
军事航空

盟重英雄冰雪传奇游戏,单职业和三职业哪个更好玩

新冠病毒变异不断 中国疫情防控这样响应

教育要闻

去芝加哥留学前,妈妈给我发来了防弹衣的购买链接

家居要闻

北京“零浪费”情侣:10个月家里只有一罐垃圾

军事要闻

毫无羞耻可言!安倍称受到中国斥责"非常荣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