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田中角荣随行医生透露,他见完毛主席流鼻血,告诫医生别告诉记者

0
分享至

田中角荣是日本著名的“传奇宰相”,他出身庶民阶级,从未接受过高等教育,却在日本近代政坛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一九七二年九月,田中角荣冒着被日本右翼分子刺杀的风险,乘坐专机访问中国,经过多日的谈判,成功促成了两国邦交正常化,他因此被视为促成“中日友好”合作的重磅级推手。



不过,在专业人士看来,田中角荣在外交方面的水平,不能说是“不怎么好”,只能说是“很差劲”。

田中角荣一九一八年出生于日本中部的一个小岛上,他的家庭属于庶民阶级,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十六岁就出社会打工,干过送货员、当过学徒,还做过报社记者。

二战爆发以前,田中角荣曾经在东京一所工业学校读过“中专”,但是不久后就应征入伍,上了战场。

一九四五年日本战败后,田中角荣回国经商,在有了一些积累之后进军政坛。因为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田中角荣后来在访华的时候还闹出了一些笑话。

比如在周总理欢迎田中角荣的晚宴上,田中角荣把日本对中国的战争罪行归结为一句“添了麻烦”,再如当着周总理的面,田中角荣写了一首根本不通顺的汉语诗歌。

而且田中角荣的随行医生,在多年以后还对媒体爆料:田中角荣在面见毛主席后,居然流了很多鼻血。那么,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还是得从他访华的第一天晚上说起。



一九七二年九月二十五日,田中角荣、大平正芳和二阶堂进一行人抵达北京。当天晚上,周总理就为了欢迎他们举行了一场国宴。

田中角荣此行来到中国,是因为美国的尼克松总统已经在当年的二月中旬,到中国进行了一场“破冰之旅”。

二战结束以后,因为得到美国人的扶持,日本的经济在战后迅速得到复苏,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其经济增速一度超过了美国。

日本的电子产品、汽车以低廉的价格出口到美国,大赚美国的人钱,自然会引起美国人的不满。而日本政府对于美国的这种不满情绪,也早有觉察。

尤其是在一九七二年二月,这一次尼克松访华时,居然没有事先知会过日本。日本方面最后是在尼克松访华的第二天,才从新闻上发现了这件事情。

当时日本政府的左翼人士,担心中美建交之后对日本不利,于是提出主动和中国接触,田中角荣、大平正芳就是这拨人中的代表。



田中角荣对于访华表现得非常有诚意,所以他在到达中国之前,就写好了一段祝酒词,直等到中国方面举办酒会时,他就掏出来照着念,可是没想到,他这么一念,就“坏了事”。

你猜怎么着呢?原来这个田中角荣在祝酒词中说,过去日本侵略中国,是给中国“添了很大的麻烦”。

当时的翻译唐闻生一听就直接冒火了:合着你们在中国烧杀抢掠,害死了那么多人,最后就一句“添了麻烦”就算了?

在咱们中国,“添了麻烦”这样的说法,只能用到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上。比如吃饭炒菜的时候没有了酱油、醋,或者少了一大颗,几根葱,你去找邻居借一下。

或者你找别人帮了一个小忙,这个时候你可以向对方说一句“添了麻烦”。但是,把侵略战争的罪行用这种小事来作比,显然是不恰当的。

周总理当时也很生气,就严厉地驳斥了田中角荣的祝酒词,认为日本人的态度不够端正,让日本方面马上修改措辞。



后来,在周总理的主持下,中日双方又进行了两轮谈判,最后日本方面才同意把这个词给改掉。但是田中角荣最开始可能并不明白,他这个祝酒词的问题出在哪里。

田中角荣自认对中国文化非常了解,自诩为“中国通”。当时他在中南海和周总理喝酒时,即兴写了一首汉语诗歌,还颇为自得。这首诗的题目叫做《北京空港》,内容如下:

国交途绝几星霜,修好再开秋将到。
邻人眼温吾人迎,北京空晴秋气深。

田中角荣一边喝酒一边对着周总理念诗,念完了这首诗,还很得意地说,“本人这种诗是做得挺高明的哟”。

不知道周总理听完了当时心里是怎么想的,总之也不好当面嘲笑他,只能什么也不说。其实田中角荣这首诗不但写得像流水帐,当中的“意象”更是用得乱七八糟的。

诗中写中日友好,中国“邻人”看到日本使团一行,眼里充满了温情,日本使团成员也笑脸相迎,这本来是一个其乐融融的场面,为什么要用“秋气深”这个意象呢?



须知“秋气”在中国诗词意象中的含意是“肃杀”,是“不详”的。后来,田中角荣这首诗被传回日本,遭到了日本文化界的口诛笔伐,有日媒直言不讳地说:“简直是个文盲!”

田中角荣来中国的第三天晚上,他和大平正芳、二阶堂进在中南海的菊香书屋见到了毛主席。毛主席和他们三人见面,开始只是聊一些闲话,没有涉及到政治方面的话题。

但是毛主席还是不经意地问了一下田中角荣,那个“添了麻烦”的问题解决没有。大概就是这一句话,让田中角荣备感压力。

据当时在场的两位翻译介绍,虽然当时已经是九月下旬,但是北京的天气还是很热。田中角荣进屋的时候,一直在用手帕擦汗,后来又被毛主席问到关键的话题,情绪就紧张起来了。

所以田中角荣其实是在紧张的情况下导致血压升高,最后流了鼻血。直到与毛主席会面结束之后,田中角荣马上乘车去找到自己的随行医生下条惠美。

下条惠美见状,马上给田中角荣止住了鼻血。随后田中角荣还专门就此事,要求下条惠美一定要保密,不得对外界说起。



多年后,下条惠美回忆当时情景称田中角荣要求:“千万别对记者们说啊,千万别对记者们说啊!一旦说了的话,明天报纸的新闻就会全部都是——田中见到毛主席直接喷鼻血。”

田中角荣与毛主席会面时,人们才知道毛主席居然会讲日语,他可以交叉使用汉语、日语与田中角荣进行交流。

在这次会面中,毛主席还送给了田中角荣一套《楚辞》,这件事情原来与田中角荣那句“添了麻烦”有关。

原来,田中当时所说的“添了麻烦”,在日语里写作“迷惑をかける”。而“迷惑”这个汉语词汇最早的源头,就出自《楚辞·九辩》,指的是因为内心犹豫不决,而走错了方向。

但是,日本人在后来使用“迷惑”这个词的时候,并没有采用《楚辞》里“迷惑”一词的本意,而是赋予了一种更为轻描淡写的释义。



一九七二年九月二十九日,中日两国发布了《共同声明》,在这则声明里面,日方修正了之前“添了麻烦”的错误说法,将行文改成了:

日本方面痛感日本国过去由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重大损害的责任,表示深刻的反省。

这样的修改为田中角荣访华之行,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田中角荣这次来华访问,本是力排众议,冒着生命危险而来。

回到日本后,甚至有右翼分子要求他“切腹自杀”。因此,在与中国重新建立友谊这方面,田中角荣当时是带着最大诚意的。

不过与此同时,田中角荣身为一国首相,又非常介意周围的人指责他向中国人低头。这件事从田中角荣面见毛主席后“喷鼻血”,就可以看出端倪。

当年田中角荣曾参加过侵华战争,虽然他所在的部队,不一定和毛主席领导下的八路军、新四军交过手。



但是田中角荣在日军之中,肯定一早就听过毛主席的威名,现在亲自面见毛主席,他怎么能够不紧张。

然而,毛主席这样的重磅级人物,普通人面见时因为太过兴奋,或者精神压力过大导致血压升高,喷一喷鼻血,并不算丢人。

所以也难怪随行医生下条惠美在回忆起这段往事时,还是会忍不住要模仿田中角荣当时惊慌的语气,哈哈大笑起来。

  • 参考资料:
  1. 《外交风云之历史瞬间》——《北京广播电视台纪实科教频道<记忆>》,2020.08.11;
  2. 《翻开历史新篇章之夜——再现毛泽东和田中角荣会谈的情景》——《人民中国》,作者:横堀克己,2003.03.15;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执笔读春秋
执笔读春秋
读史,知兴替,明得失
1680文章数 10449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