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流产那天,老公正在跟女大学生环游世界,我主动离婚,他却慌了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流产时,老公正带着他资助的女大学生环游世界。

手术结束,我看着新闻向江让提了离婚。

电话那边女生哭哭啼啼:“都是我不好,姐姐您不要怪江总。”

江让对她耐心安慰,对我却一顿数落。

“别胡搅蛮缠,你看看你现在的泼妇样,哪比得上茵茵。”

后来我平静转身离开,再也没给他们一个眼神。

1

半个月后,江让带着他资助的那个女大学生周茵茵环游旅行回来了。

他刚进家门就甩下行李和外套,朝我命令道:“去给我放水洗澡。”

我没有动,只是抬眼看着江让。

江让见我不像往常一下到他身边帮他脱衣服整理行李,皱了下眉头。

随即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首饰盒递给我。

“瞧瞧,这是我给你买的手链,你不是想要很久了吗?”

他随意的甩在我的身边,就像是施舍什么东西一样。

我打开首饰盒,看到了江让送我的手链。

很可惜,不是我最想要的那个。

我想要的那个早已经带到了周茵茵的手上。

在新闻里的图片上我看得清清楚楚。

江让牵着周茵茵的手走在人潮汹涌的人群里。

周茵茵的手上除了有我最近一直想要的手链外,还有个和江让一模一样的情侣对戒。

而我和江让的婚戒,被他留在了家里。

我合上首饰盒扔在一边,面无表情的看着江让。

“电话里和你说的事还记得吧,什么时候去把离婚证领了。”

江让似乎没有想到我还会提起这件事,有些生气的蹙眉瞪我。

“你耍脾气耍半个月了,我可没那么多耐心哄你。”

是吗?

可是那次电话里周茵茵哭了,他可是耐心的哄了好久。

江让见我不说话,以为我是妥协了,走到我身边挽住我的腰间,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

“好了阿晚,我知道你是在怪我带着茵茵出去旅游。”

“但我只把茵茵当妹妹,你不要想太多了。”

周茵茵是江让资助的女大学生。

在江让的资助下,她两年前以高考状元的成绩考到京大。

如今是刚二十的如花似玉的年龄。

周茵茵十八岁那年暑假就被我邀请到了京市,住在我们的婚房里。

直到大学开学她才搬出去。

那个时候我对她很好,是真心把她当做妹妹,我还经常带她出去玩。

她提出想要打暑假工,我心疼她炎炎夏日到别人那受气。

就让她去了江让的公司当了江让的助理。

现在想想,我真是引狼入室。

江让以为已经哄好了我,放开我就像个大爷似的坐在沙发上,继续居高临下的命令。

“想明白了就去做饭吧,我坐了一天的车真的很累,没精力和你闲扯。”

我转头看向了江让。

“江让,不离婚也行,公司总经理的位置还给我不过分吧。”

江让听到我的话突然抬眼,看我的眼神就像是防备着什么。

过一会他才道:“别开玩笑了,你当了五年的全职太太,恐怕早就和这个社会脱节了吧,还是说,你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桑总?”

看,江让总是这样PUA我,总是否定我所有的努力。

明明之前我也很优秀,也不仅仅是个全职太太的。

我握紧了拳头,心里一阵心酸,但还是为自己据理力争。

“江让,别忘了公司要是没我早就破产了。”

江让不屑一顾的嗤笑一声:“桑晚,你别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你现在要是闲的话就想办法怀个孩子,这样我妈妈才能接纳你。”

我听到江让的话不怒反笑。

江让看着我有些奇怪。

“江让,我们的确是要有个孩子的。”

“只可惜,它被你亲手杀死了。”

2

半个月前,我刚检查出有两个月的身孕。

那天正好是我和江让的结婚纪念日,所以我想给他个惊喜。

江让说过他喜欢热闹。

于是我早早的约好了游艇派对,和朋友们一起聚聚。

但那天江让并没有准时赴约。

我给他打了无数个电话,他都没接。

正当我害怕他是出了什么事的时候,我恰巧看到周茵茵发了个朋友圈。

她拍的视频是在海边,我认得就在这附近。

视频里虽然正脸出镜的人只有她,但是她却牵着一个男人的手。

“和我在一起开心吗?”

我听见周茵茵的声音。

“开心啊,至少现在不用看见家里的那位。”

我的心仿佛停止了跳动一样。

我和江让认识这么久了,他的声音我不可能听不出来。

这个声音,就是我的丈夫江让。

他说的家里那位,不就是我吗。

视频里可以清楚的看到周茵茵和江让正在手牵手的在附近散步。

他明明来了,但却不出现。

甚至在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当天,和别的女生牵手散步。

虽然我已经有些预感,预感江让和周茵茵的关系不一般。

但是当我真实的看到的时候,还是觉得很痛。

锥心刺骨的痛。

我擦干眼泪,尽量让别人看不出我哭的样子。

派对快结束的时候,江让来了。

他还带着周茵茵。

周茵茵的手里捧着一束玫瑰花,开的很艳,也很漂亮。

只是我却本能的后退了一步。

周茵茵有些委屈:“姐姐是不喜欢我吗?也是,姐姐没邀请我,是我唐突了。”

我听着周茵茵一口一个姐姐,直想吐。

之前周茵茵刚来的时候很拘谨,随着家里的保姆喊我江太太。

我听着难受,就让她改口叫我姐姐。

我也确实把周茵茵当妹妹。

但我却看走了眼,没想到这个妹妹心机这么重。

江让将周茵茵护在自己的身后,用自己的身体来保护她。

“是我让茵茵给你准备的玫瑰花,她有哮喘不能经常闻花粉的还专门跑了好几家店铺挑选的,怎么了?”

我又后退了几步,背对过去一连咳嗽了好几声。

而后我抬起头,带这些怒气:“怎么了?江让,我花粉过敏。”

我花粉过敏这事,江让刚认识我的时候就知道。

但我没想到,十年了,他记不住我对花粉过敏,却记得周茵茵有哮喘不能闻花粉。

这不是太可笑了吗。

江让似乎这才想起来什么,微微有些惊讶的闭上了嘴巴。

周茵茵看了江让一眼,赶忙将玫瑰花丢掉,随即可怜兮兮的看着我哭:“对不起姐姐,都怪我不好,您要怪就怪我吧,千万不要怪江总。”

我看着周茵茵一脸无语。

但江让似乎很心疼,赶忙轻声安慰,甚至还抬起头凶我。

“行了桑晚,你不也没事吗,别大惊小怪的还吓到茵茵了。”

我听到江让的话,那颗心仿佛坠入冰冷的海水当中。

当时我生气的想要离开,但是周茵茵却拉住了我的手。

她恳求我不要怪江让,还使劲抓住我不让我离开。

但是她的手刚刚接触过花粉,现在又和我有肌肤接触,让我的手腕特别的痒。

再加上我心情烦躁的想要离开这里,但周茵茵就是死死的抓住我。

所以我生气的抬起手甩开了她。

但其实我根本没用什么劲,只是动作幅度大了些。

可周茵茵却直直的朝后摔了过去。

江让着急的跑过去扶起她,担心的将她从头到脚都关心了一遍。

周茵茵还是一脸苦瓜相,哭着对江让说道:“不关姐姐的事情,是我没有站稳。”

本来江让还没想起这事,经过周茵茵一说,立刻转头瞪着我。

他走到我的面前,指着我骂道:“桑晚,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看了一眼周茵茵,很快就看向了江让:“我没有推她。”

江让显然是不信的,他抓住我的手腕将我带到了周茵茵的身边想让我道歉。

但是我似乎是有些过敏,整个人都有些呼吸不上来,不自觉的挣扎了起来。

江让将我带到周茵茵面前后就一下甩开了我。

我却因为过敏没有劲,整个人都斜着扑到了旁边的茶几上。

茶几的尖锐四角戳到了我的肚子。

我当时整个人都痛的有些喘不上来气。

江让见我受伤,也一瞬间有些担心的想要去扶起我。

可周茵茵却一下抓住了江让的衣角:“江总,我的肚子好痛...真的好痛...”

江让停下了去找我的步伐,转身抱起了周茵茵。

“桑晚你别装了,今晚是你先发疯伤害茵茵的,我带她去医院,你好好反省一下。”

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下在流血。

可是我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只能看着江让离开的背影,绝望的晕倒。

3

江让听我的话,沉默了良久。

他似乎不太想认清这个现实,更不想承认孩子是他亲手杀死的。

“没了也好,我们现在彼此都需要冷静一下,还不适合做一个父母。”

江让说完似乎想起了什么,还算有点良心的问:“你现在身体休息好了吗?还没吃早饭吧,想吃什么我让刘姨给你做点。”

我拉住了江让的手腕,抬头继续将江让不想听的话说下去。

“江让,那个孩子本来可以救回来的,但我当时花粉过敏,我的生命都垂危了,所以医生只能先救大人。”

“所以江让,是你为了周茵茵杀死了这个孩子。”

江让退后一步,不想承认的看着我:“桑晚,你这话说的太绝对了,难道你就没有问题吗?如果不是你推了茵茵,我也不会力气大了些。”

看吧,江让到现在还是把责任推到我的身上。

他总是这样,好像自己并没有犯错一样。

我不想再和江让扯下去,直接甩开了江让的手。

“离婚协议书我让律师拟好后就送过去给你。”

江让似乎有些犹豫。

他见我不吃硬的,开始来软的了。

“阿晚,你是不是怪我生日那天没有好好陪你,这样,你不是一直想去巴厘岛吗?我让助理定航班,我们晚上就去怎么样?”

巴厘岛是我度蜜月就想要去的地方。

但当时江让的妈妈说我铺张浪费,一心认定我嫁给江让就是为了他的钱。

她说我结婚前不花钱,结婚后就暴露了真面目。

那个时候我想要讨江让妈妈的欢心,所以没去。

但江让带周茵茵环游世界的第一站就是我最想去的巴厘岛。

我还见到了江让妈妈在周茵茵朋友圈底下评论,夸她美丽可爱。

还让江让好好的照顾她。

和我比起来,周茵茵更像是她的儿媳妇一样。

我还没有回答江让的话,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江让看了我一眼,似乎做贼心虚般的躲闪了起来。

他转身离开,但我却用余光瞥到了来电显示上面的备注。

茵茵。

是周茵茵。

江让说了没一会就挂了电话回来,语气里有些急促。

“茵茵生病了,我去看看她,明天我们再去巴厘岛吧。”

说完,江让也没管我同没同意,直接拿起外套离开了家。

我看着他的背影冷笑一声。

相同的问题重来一遍,江让还是会选择周茵茵。

我没有在婚房里多停留,而是直接进到卧室收拾东西离开了。

桑家破产的时候,我把所有的资产都变卖了,如今只留下了一栋祖宅。

祖宅我定时会找人来打扫,所以现在一尘不染的。

我回到祖宅,将所有的行李收拾好,又联系律师起草了一份离婚协议书。

不到一天,离婚协议书就起草好了。

我们的财产分配在婚前都拟好了,所以清算起来也简单。

我要的不多不少,就该是我拿的那份。

起草好离婚协议书,我找人去送给了江让。

只可惜原封不动的被退了回来。

这些天江让一直给我打电话,但是我压根都没理,更烦的时候直接拉黑了他。

离开婚房的这些天我一直都在找工作。

以前最应以为傲的工作经历,现在反而成了阻碍。

没有人愿意聘请一个五年没有上过班的全职太太。

更何况这还是江让的全职太太。

这圈不大,让我找不到工作也就是江让一句话的事情。

那天中午,周茵茵给我打了个电话。

自从半个月前见过一次面之后,我没有和周茵茵联系过。

现在看见周茵茵给我打来电话,我还觉得奇怪。

但人都有好奇心的。

我点了接通键开了免提。

但电话里面传出来的是江让的声音。

“阿晚,这么多天还没闹够吗?妈听了你的事情也挺难过的,明天就是她生日,她让你回老宅陪陪她。”

我嫁给江让这么多年,这还是结婚后他第二次提出要带我回老宅。

上一次也是江母的生日。

我刚想说话,但是电话那边却传来了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声音。

“让哥,我忘带衣服了,可以先借您的衬衫穿一下嘛?”

4

是周茵茵的声音。

她这个恶心的语气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我倒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周茵茵在私下喊江让是喊让哥。

让哥,是我以前喊江让的昵称。

那个时候是在校园里,喜欢看一些言情小说,就一时兴起喊了起来。

后来改不掉了,直到结婚后江让觉得难听,让我以后都不要喊这个名字了。

但现在,江让居然让周茵茵喊他让哥。

我是不是

我毫不犹豫的点破了江让:“你和周茵茵在一起。”

江让立刻解释:“是茵茵和室友闹了些矛盾,所以我去学校把她接了回来,她走的急没有带衣服,所以临时找我借了一件而已。”

我嗤笑一声:“而已?”

江让迟疑了片刻才说道:“我和茵茵之间真的没什么关系。”

就在江让说完的下一秒,周茵茵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这次很近,几乎就是在手机旁边。

“让哥,我的手之前磕到了好痛,你可以帮我吹一下头吗?”

江让似乎捂住了话筒,传进来的声音有点小。

“茵茵,你先自己吹,我和你姐姐有点话要聊聊。”

我翻了个白眼:“我是独生子女,没有妹妹。”

周茵茵听到我的话,像是可算找到个可以攻击的地方一样赶忙说道:“姐姐,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是我该死,害了您和江总的孩子,您千万不要怪江总。”

又是这句,让我不要怪江让,去怪她。

她不就想让我变成怨妇然后被江让嫌弃吗。

江让又开始维护他的小妹妹:“阿晚,这个事情也不能怪茵茵,大家都不想这样的。”

我没说话。

倒是周茵茵又委屈的哭哭啼啼了起来。

“既然姐姐不想看见我,那我就不去江宅了。”

“江总,麻烦您代我向江阿姨道歉,我之前答应过要陪她过生日的,如今只能食言了。”

江母还邀请了周茵茵。

也不奇怪。

她确实还蛮喜欢周茵茵,经常让周茵茵去江宅陪她。

而我这个明媒正娶的江家儿媳,却只去过一次。

江让像是忘了我的存在一样安慰周茵茵:“茵茵,妈一直想让你陪她聊天,而且她还想让你早点去陪她一起做生日蛋糕,你不去怎么能行。”

我冷笑一声。

江让似乎这才反应过来我还在,赶忙说道:“阿晚,茵茵的年龄和我妹妹相似,我妈她就把茵茵当干女儿。”

周茵茵紧接着附和:“是啊姐姐,您如果真的介意,我明天就不去了。”

我扬起嘴角。

周茵茵拼了命的逼我不去,我怎么可能会让她如愿呢?

我笑了笑:“既然江伯母这么喜欢你,你当然得去了。”

周茵茵有些不知道我要做些什么,尴尬的问:“那你...”

“我?”

“我当然也得去了。”

不然,不得错过一场好戏吗。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