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时,女友要去照顾她的白月光,宾客都在看好戏,我却选择成全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婚礼现场,女友扔下我,坚持要去照顾她感冒的白月光。

在场宾客都看好戏似的等着我发疯吃醋。

我却反手拿出轻便的运动鞋替她换上:「赶紧去吧,别让人家久等了!」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笑了。

她不知道,她白月光绑定了续命系统,需要靠她给自己续命。

上赶着送死的蠢女人,不救也罢!



1

「阿柠,我感冒了,好难受,你能不能帮我买个药?」

婚礼宣誓过程中,女友温柠收到了她白月光林遇打来的电话,还不小心点了外放。

林遇撒娇的话语就这么清晰地落入了会场上每一个宾客的耳朵里,宾客瞬间议论纷纷,满脸八卦。

像是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我的脸红得发烫,尴尬不已。

我碰了碰温柠的手肘,想让她挂断电话,毕竟今天是我们的婚礼。

温柠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我心下一喜,以为她要拒绝林遇。

可下一秒,却听温柠对电话那头的林遇说道。

「阿遇,等我,我马上过去找你!」

说着,温柠提起裙摆,就准备转身离去。

我瞬间如坠冰窖,满心欢喜也在这一瞬化为失落。

我怎么都没想到,温柠居然答应了林遇,还要逃婚去找他?

我下意识地拉住她的手,满脸哀求。

「柠柠,今天是我们的婚礼,你就非去不可?」

温柠却甩开我的手,眼里也闪过一丝冰冷。

「你没听到阿遇说他生病了?姜铭,你和一个病人计较什么?」

「他只是小感冒,用不了几天就能自愈。」

「再说,就算真的严重到需要用药也可以点外卖送货上门,有必要你亲自过去照顾?」

我不死心地拉住了温柠另一只手。

林遇可不是什么好人,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跳入火坑。

见我这样,温柠脸上显出几分嫌恶,怒喝开口道。

「姜铭,你能不能别无理取闹了!」

「赶紧放手,不然我们就分手,婚也别结了!」

听她这么说,我不由一怔。

我没想到她为了逃婚去照顾林遇,竟然拿出了分手这个杀手锏。

之前我每次惹温柠生气,她都会这么说,以此拿捏我。

每次她一提分手,我都会被迫让步,妥协屈服。

她明知道我很在乎她,也知道说这话我会难过。

但她还是这么做了,无非就是仗着我宠她爱她。

我以为结了婚她会有所改变,一切都会好的,可现在她居然为了曾经抛弃她的林遇和我提分手?

还是在婚礼现场,在众目睽睽之下和我提分手,全然不顾我的尴尬和委屈!

在场宾客见状都看好戏似的等着我发疯吃醋。

「你们说这次姜铭会怎么做?」

「还用问,当然是像之前那样一哭二闹了,哪次他不是这样的?」

「不过这次确实是温柠过分了,哪有人在婚礼上和前任暧昧,还要逃婚去照顾前任?我都替姜铭尴尬!」

我攥紧了手,对她的最后一丝希望也就此熄灭。

到头来我的忍让竟成了她恃宠而骄,一次次打压我羞辱我的资本。

原来真心并不一定能换来真心,我这些年的努力付出在她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突然就有些心累,不想再当圣父救赎她了。

想到这儿,我松开了她的手,轻笑道。

「那你去吧。」

温柠不疑有他,迫不及待地转身就走。

走了两步却又折返回来,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轻便的女士运动鞋。

「姜铭,我穿婚纱不方便,给我换上吧。」

这运动鞋还是温柠提前一天准备好的。

我亲眼看见她把运动鞋放进了柜子里,当时就有不好的预感。

但我只当没看到,还安慰自己这是温柠为了第二天敬酒舒服才准备的,毕竟高跟鞋穿久了是会痛脚的。

现在想来不过是自欺欺人,她早就有逃婚的念头了。

我没理会众人惊愕的眼神,弯下腰,给温柠换好鞋,还不忘贴心嘱咐。

「赶紧去吧,可别让人家久等了!」

见我这样,宾客们都纷纷瞪大了眼睛。

「这……这是姜铭?」

温柠也是后知后觉自己做的过分,难为情地看了我一眼,眼中闪过愧疚,语气缓和道。

「姜铭,婚礼我之后再补你。」

话虽这么说,可她转身却异常地坚决,速度更是快出了残影。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心中一阵冷笑。

去吧去吧,就怕她有命去,没命回!

她不知道,林遇绑定了续命系统,需要靠夺取她的寿命给自己续命。

我之前多番阻止是想救她,不想她落入火坑。

没想到她却这么不知好歹,既然这样,那我索性不管了。

上赶着送死的蠢女人,不救也罢!

2

林遇接近温柠一直是别有用心的。

当初他嫌弃爱富,钓上富婆后果断抛弃温柠,远走他国。



在国外那段时间,他纸醉金迷,把身子糟蹋坏了,续命系统就是那个时候绑定的。

但想续命得找一个血包,而对他旧情难忘的温柠无疑是最好的目标。

所以,奄奄一息的林遇回了国,重新找上了温柠。

哪怕当时我们已经订婚三年了。

为了续命,林遇总会找各种各样的借口约温柠出去,再趁她不注意用系统偷偷夺取她的寿命。

而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我也绑定了系统。

不过我绑定的是共担系统,可以把寿命分温柠一半,并且分担温柠的痛苦。

这系统是当初为了救温柠绑定的。

某次,温柠和林遇约会回来后,直接昏倒不起,医生也看不出毛病。

系统就是在那个时候找上我,说明了真相,并表示要救温柠只能绑定它。

我才知道林遇的突然回国不是因为旧情难忘,而是为了让温柠给他续命。

为了救温柠,我毫不犹豫地绑定了系统,把自己的寿命分了她一半,还替她承担了痛苦。

温柠醒来后,我把林遇绑定系统的事情告诉了她。

可她不信,还说我是眼红林遇优秀故意造谣。

为了让她相信,我放出之前无意录下的林遇对着空气说话的录音,里面林遇就提到了「系统」。

就算这样,温柠仍然不信,她去找林遇询问。

林遇承认了他绑定系统一事,却撒谎说他绑定的是攻略系统,功略不到温柠他就会死

温柠信了林遇的话,对我成见更大,也更偏心林遇。

但就算她这么对我,我也没想过要走,只因她曾救过我。

在我被人举报抄袭画作,遭到网暴,绝望到跳楼的时候,是她救下了我。

那一刻,我爱上了她,她的救命之恩我也一直牢记于心。

再次遇见她,是大一的时候。

我用辛苦兼职的钱订了一束玫瑰,准备向她告白。

却发现,她早就名花有主了。

于是,我选择在一旁默默守候。

直到,林遇抛弃了她,害她患上抑郁,几度自残。

林遇的离开给了我上位的机会,这次轮到我救赎她了。

我带她辗转各地,为她寻遍名医治疗抑郁。

更是给她折一罐子的纸星星,给她编织小玩偶,逗她开心,帮她走出失恋的阴影。

在我的努力下,我们在一起了,后面更是顺利订婚。

也正是因为我爱温柠,所以我再三挽救她,不忍她受伤。

她却一次次地让我失望,寒我的心。

生日当天,我准备了一桌子她爱吃的菜,满心欢喜地等她回来。

可她却和林遇一起放孔明灯,许愿白首不离。

车祸受伤那天,我想让她来医院给我交医药费。

她也冷漠拒绝,只因她在和林遇约会,还说我是装的。

我不止一次阻止她和林遇见面,她却说我小心眼。

我阻止不了她,只能一再地把我的寿命分给她,替她承受被林遇夺走寿命的痛苦。

婚礼是我给她最后的机会。

我期待温柠能选我,哪怕只有一次,可她还是抛下我去找林遇。

我彻底心死,不想再拯救她了。

对于她和林遇,我选择尊重祝福,就让他们锁死吧!

想到这儿,我在脑海中疯狂呼唤系统。

「系统,在吗?我后悔了,我要解绑!」

「我不想再和温柠共担生命,替她承担痛苦了!」

好一会儿,脑海中才响起了熟悉的机械音。

「宿主,你只有这一次机会,还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你想清楚了?」

绑定系统的时候,系统就给了我一次反悔解绑的机会,代价是抹除情感。

当时我一心爱着温柠,宁可承受痛苦,也不愿抹除对她的情感。

但现在,我释然了,抹除情感好像也没那么难以接受了。

「想清楚了,解绑吧。」

3

话音刚落,系统就开始解绑。

我感觉到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不断地往外抽离,大概是我对温柠的情感。

抽离情感的过程中,回忆片段在我眼前一一浮现。

温柠也曾满心满眼都是我。

她救下我那天说了很多鼓励我的话,还陪我借酒消愁。

为了感谢她,我经常给她带早餐,送零食。

后面学校里传出了我俩的流言,她也是笑着打趣。

「我俩假戏真做算了!」

可没多久她就因为搬家转校了。

大学再次遇见她,我以为能和她再续前缘,可她身边已经有别人了。

直到林遇离开,我开始重新追求温柠。

在一起后,我对她更是掏心掏肺地好。

她一句想看雪,我就拼命打工,租了一台造雪机,给她人工造雪,陪她堆雪人。

她不吃火龙果的籽,我就用牙签把籽一粒粒地挑掉。

她就算要天上的星星,我也会去给她摘下。

订婚后更是如此,她只是提了一嘴想我多陪陪她,我就辞了高薪工作,当起了家庭主夫。

照顾她的饮食起居,包容她的一切小情绪。

在这期间,我们也曾幸福甜蜜过。

经过我的努力,温柠偷看她和林遇合照的频率越来越少,向我撒娇的次数则越来越多。

就在我以为能一直这么美好下去的时候,林遇回国了。

他回国后,温柠对我变得冷淡。

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回来的时间也是越来越晚。

她说是出差应酬,可我们的共同好友却给我发来了她屏蔽我的朋友圈。

朋友圈里,她和林遇共进烛光晚饭,笑得一脸甜蜜。

知道林遇真面目的我让温柠远离林遇,她埋怨我小肚鸡场。

因为替她承担寿命被夺的痛苦我痛得半夜打滚,想让她送我去医院,她却说我小题大做。

「不就肚子痛吗?忍忍就过去了。你一个大男人,至于吗?」

可林遇只是因为开易拉罐划破皮,她就心疼得不行。

非要开车送林遇去医院消毒。

面对我的付出,温柠视而不见。

她眼里只有林遇一人。

既然这样,我又为什么要苦苦守着她不放?

就算是报恩,这些年我也已经还清了!

很快,系统解绑,我对温柠的情感被彻底抹除。

之前分给温柠的寿命也一一回到了我的体内,我整个人都精神清醒了许多。

现在想来,当初的我可真是个傻子,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和生命!

把这时间精力投入到事业中,我早就是成功人士了!

想到这儿,我笑着取消了婚礼,更是退还礼金遣散宾客。

而后掏出手机,联系上了之前公司的老板,决定重回岗位。

之前为了温柠,我辞去高薪工作,放弃自己的梦想,一心围着她转。

结果到头来什么都没有!

现在来看,这就是我做过最错误的决定!

老板一听,立马同意。

他一向看重我,当初我辞职他还疯狂挽留,遗憾错过了我这么好的人才。

工作搞定后,我转身回家收拾行李。

收拾的不是我的行李,而是温柠的。

这房子当初可是我全款买下的。

现在温柠都抛下我跑去和林遇纠缠了,我还留她干什么?

4

把温柠的东西都收拾干净后,我正准备扔出门。

开门却看到了温柠和林遇。

彼时,温柠正搀扶着林遇,两人紧贴着,恨不得合二为一。

大热天的也不嫌串味!

看到是我,温柠一愣。

「你怎么在这儿?」

我气笑了:「这是我家,我不在这儿在哪儿?」

见我这样,温柠似是想到了什么,不悦皱眉。

「你跟踪我!」

「我就说你前面怎么那么好心,还故意让我走,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

明明是她逃婚,却成了我的不是?

我看着她,冷声反问:「我还没说你呢,没经过我同意谁让你带不三不四的人回来?」

听我这么说,温柠身子明显僵硬了一下,很快便恢复了理直气壮。

「你说谁不三不四呢!」

「我前面带阿遇去看病,医院离我们家近,他身子虚弱,我就带他回来了。」

「正好你也闲着,我扶阿遇上床休息,你去给他冲药!」

温柠直接把感冒药往我怀里一塞。

这是什么奇葩?

不仅把前任带回家,还让我去伺候她的前任?

我反手把药扔了回去。

「你们残疾了?不能自己去?」

温柠瞬间瞪圆了眼睛。

「你发什么疯?之前也是这么做的,怎么现在不行?」

之前温柠就经常把醉酒的林遇带回家,还大半夜把我摇醒让我给他做醒酒汤。

偏偏我还笑脸相迎,默默忍受。

现在想来我真是个没下限的恋爱脑!

想到这儿,我冷笑开口:「之前脑抽了,现在清醒了,这傻子谁爱当谁当!」

说完,我推开他们,就要扔行李。

温柠这才注意到我手上拿的东西,满脸震惊:「你要搬走?」

「要搬走的不是我,而是你!」

我当着温柠的面把她的行李扔了出去。

温柠脸都憋红了。

「你至于这么斤斤计较?不就是个婚礼,再补就是!」

「可阿遇生病了,难道你要我见死不救?吃醋也得分场合吧!」

她居然以为我在吃醋?

也太自作多情了吧!

「我自然是没有权力阻止你去照顾林遇,这是你的自由。」

「同理,你也没有权力阻止我让你搬走,因为这是我的房子,我有支配权!」

温柠气得瞪大双眼,拔高音调。

「姜铭,什么意思!你要赶我走?」

「说不上赶,这里本来就是我家,没收你房租就不错了。」

这时,一旁的林遇虚弱开口了。

「铭哥,你别误会,我和阿柠什么都没有。阿柠只是好心送我去医院……」

还还没说完,就被温柠冰冷打断。

「没有误会!我和阿遇就是你看到的这样!」

说着,她挽上了林遇的胳膊,当着我的面故意亲密,试图气我。

林遇红着眼将我拉到一旁。

「铭哥,阿柠说的都是气话。虽然我们一起吃饭,一起放孔明灯许愿,一起看电影……但我们真的只是纯友谊,你可千万别多想啊……」

表面是在劝架,话里话外却都在向我炫耀他和温柠多么地亲密。

这已经是林遇的惯用套路了。

他就是想激怒我,逼我发疯,让我失态。

若是之前,听他这么说我肯定会愤怒地上前质问,更是大闹一场。

但现在,我情感被抹除了,心如止水,只觉得林遇像小丑一样可笑。

见我没生气,林遇和温柠的脸上都闪过一丝错愕。

很快,林遇的嘴角就扬起一丝微笑。

我还没明白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见他顺势往后倒去。

下一秒,直接摔倒在地,哀嚎出声。

摔到地上的时候,林遇还拼命咳嗽了几句,病怏怏的模样。

温柠心疼地扶起林遇,狠瞪我一眼。

「姜铭,阿遇是个病人,你推他干什么!」

「我看你就是嫉妒阿遇比你优秀,赶紧给阿遇道歉!」

我无语地抽了抽嘴角。

温柠眼瞎吗?林遇这么明显的绿茶都看不出来。

他又不是纸怎么可能一碰就倒?

再说我根本就没碰到他。

我瞥了一眼还在做戏的林遇,指了指头顶硕大的监控。

「需要我调监控自证清白吗?」

林遇当场语塞。

温柠也是脸色难看。

「你要是不给阿遇道歉,我就和你分手!」

又想用分手拿捏我?

她以为我还是之前的姜铭?

见我沉默,林遇眼里闪过得意。

温柠也是一副等着我妥协道歉的高傲模样。

我却点头同意:「好啊,我也正有此意!」

温柠的笑容僵在脸上。

「什么?你真要和我分手!」

我耸耸肩:「不是你提的吗?有问题?」

温柠有些破防,愤恨地瞪着我。

「分手可以,但你要赔偿我的青春损失费和分手费,还有精神损失费!再把这些年我给你的买的东西全都折成现金还给我!」

「你别忘了,你的衣服袜子都是我买的,我每次回来打包给你的晚饭也得算上,还有那次你让我去给你修手机,跑腿费也得加上……」

温柠把一些七零八碎的东西都算上了,东拼西凑最终要我给她六十万的赔偿。

我当场气笑。

她还真有脸说?

这袜子是她给林遇买生日礼物时凑单买的,打包回来的晚饭也是他们约会吃剩的,我让她帮我修手机,也是顺路的事,她连这个都计较上了!

这些年我在她身上付出的又何止六十万?

当初我把老婆本给了她,里面足足有一百五十万的金额,现在已经所剩无几了。

我冷笑一声,调出卡里的消费记录:「算这么清,怎么不见你把欠我的九十万好好算算?」

温柠当场吃瘪,气得浑身发抖。

「你!阿遇,我们走!」

她拉着林遇转身就要离去,我却突然叫住了她。

「等等!」

温柠的眼里闪过一丝欣喜。

「就知道你舍不得……」

不等她说完,我把家里的垃圾都塞给她:「把你制造的这些垃圾也带走!」

「你等着,别后悔!」

温柠踩着高跟鞋愤恨离去。

临走前,我看见她的脸色惨白不已,脚步也是一阵虚浮,踉跄到差点摔倒。

而一旁的林遇则是面色红润,一副神清气爽的健康模样。

看样子,温柠的寿命又被林遇夺走了不少。

没有我替她分担,她怕是时日无多了。

想到这儿,我心中冷笑。

谁后悔还不一定呢!

温柠不知道,她离死不远了!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