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折磨死前给老公打了52通电话,全被挂断,只因他正在陪白月光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无人知晓的湖边,寒风凛冽。

怀孕九个月的楚夏全身被绑住,躺在嶙峋如刀的石粒上,她已经奄奄一息。

绳子紧紧勒住她明显隆起的肚子,因为被绑时间过长,现在她的腹中仿佛针扎一般疼痛。

身上就更凄惨,她的全身都已经被小刀割出一道道伤口,仿佛被凌迟了一般,原本穿着的一身白裙已经是血迹斑斑,她连呼吸都很微弱了,但还在努力的保持清醒,因为她怀胎九月了,为了宝宝她不能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又一次没有接通的提示声传来,楚夏知道她又会被绑匪惩罚。

随即,一记恶狠狠的耳光扇在她精致的脸上,她被打得脸一偏,右脸瞬间红肿,嘴角流出血来。

“傅言之为什么不接电话?他可是你老公!你是不是耍了什么诡计?”绑匪越来越暴躁了,毫无章法的在她的手臂上划出很长的伤口,发泄着焦虑和怒气。

楚夏明白自己活下来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之前几小时,绑匪不管怎么样折磨她,也不会伤害她的脸,因为绑匪希望傅言之能一眼认出自己的妻子,可现在他已经不顾及这些了。

“我说过了,抓我...毫无意义,他现在爱着的人不是我了,我不求你放过我,只求你给这个孩子一个活下去的机会,只有一个月了,等我生出孩子,你再杀了我行吗?求求你了。”楚夏强撑着精神,恳求着绑匪。

“对,你还有孩子!就算他毫不在意你的死活,你还怀着他的骨肉!他不会不救自己的孩子!我只要一千万而已,对傅总不值一提,可只要一千万我家就不用破产,不会被高利贷追杀了!”绑匪根本不管楚夏的请求,自顾自的说话,重新恢复了信心,把赌注压在孩子的命。

可楚夏听到这些,眼神更加黯淡,“没用的,他误会了...”

“啪”地一声又一记狠辣的耳光打在楚夏脸上。

“闭嘴,臭娘们,要是傅言之不接电话,不给钱,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都得死!”

听见绑匪再一次拨打电话,楚夏绝望的闭上眼睛,她知道会是什么结果,与之前五十二次一样,傅言之不会接她的电话,因为他已经拉黑了她。

果然,无法接通...

楚夏的脖颈被失去耐心的绑匪狠狠掐住,原本就微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绑匪准备撕票了!可就在这个时候,楚夏的手机响了起来,仿佛是在给她续命。

那不是普通通话,居然是一个视频邀请,打来的人正是傅言之,绑匪扼住初夏的手松开,她濒死一般的大口喘息。

“傅总,你终于来电话了!你快看,你的妻子被我绑架了!如果你想救她,十分钟之内给我打款一千万!否则她必死无疑!我说到做到!”

绑匪将手机镜头对准满身伤痕的楚夏,出言威胁傅言之,笑声无比阴狠。

楚夏知道傅言之正在看着她,于是努力聚焦着眼神,终于看清了他的模样,傅言之似乎在医院里,背景里有一张病床,病床里躺着的人似乎是他的白月光白蕊心。

楚夏努力想积攒气力开口说话,可傅言之却先怒气冲冲的开口:“楚夏!你现在到底在耍什么把戏?我没有时间陪你开玩笑,你竟然敢伤害蕊心!我命令你,滚回来给蕊心道歉!”

楚夏根本听不懂傅言之在说什么,她只知道这是她的宝宝唯一活命的机会。

2

“言之,你...在说什么?我没有伤害白蕊心...救....”楚夏的话还没说完却又被打断了。

“楚夏!你还有脸面假装无辜?你明明知道蕊心身体不好,竟然还找人绑架了她!她昏迷之前还让我不要怪你!还自责的说都是她的错!她这么善良,你怎么下得去手?像你这样的毒妇才应该去死!”傅言之的愤怒宛如滔天怒火,已经焚烧着他的理智。

“言之,我...没有做那种事...我被绑架了,救...救救孩子...求你...咳咳咳...”楚夏真的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只是勉力说出自己没有说完的话,在她咳嗽的时候,嘴边的血滑落下来。

傅言之看到那些血微微一怔,原本更多的咒骂没有说出口。

他之前没有仔细看楚夏的情况,现在才发现她蜷缩在石滩上,浑身被紧紧的绑住,不知道她到底被折磨了多久,连绳子都沾上血迹,变成了暗红色。

她的身上都是密密麻麻的伤口,甚至有些是被反复割伤,一袭白裙多处破损,隐隐约约的露出皮肤上极长的刀伤,她周围的石头都被血迹染红了。

楚夏右脸非常红肿,睁开眼睛很费力了,但她还是用尽全部力气看着他,眼神里满是哀求和哀伤。

傅言之沉吟了一会,然后似乎理解了现在的情况。

“呵呵,楚夏,你花样真多啊!”

“你刚绑架了蕊心,现在又演绑架自己?真不愧是曾经的大明星,我记得你演犯罪片拿过奖,果然演技超群啊,看你脸上这伤,还有身上这染血的裙子,服化道真好,难道你以为这么做我就不会管蕊心,重新爱你吗?”

“楚夏,你真恶心。”

傅言之嘲讽着,语气里不带一丝情感,甚至没有一分担心,因为他知道这些演戏的道具,对于楚夏这种影视明星来说,当然很容易准备。

楚夏听明白了,傅言之以为现在也只是演戏,她竭力摇着头否则这个假设。

突然,楚夏被绑匪狠狠的踹了几脚,身上的伤口被石头割得更深,可她还是尽力地扭曲身体,保护肚子里的孩子,最后,她的头也被狠狠踩住,动弹不得。

“傅总,这不是在演戏,我要一千万!否则她就得死!”

绑匪恶狠狠的威胁。

傅言之反而笑了,根本毫不在意:“群演是吧?你很卖力啊,多少钱一天?楚大明星开价不低吧?你怎么台词只要一千万?这剧本不太合理。”

“傅总,你现在还以为是演戏?你看好了。”

绑匪把楚夏拽起来,推进了一旁的旧车中,那辆车被故意停在一个对着湖的斜坡上,只需有人推动,就会带着车上的人一同掉入湖里!

“傅总!你只有三分钟了,如果不打钱,她就会跟着车一起沉入湖底!绝对活不了!”绑匪的声音很激动,透漏出隐隐的癫狂!

傅言之的笑容微微一滞,他皱着眉想了一下,然后竟然鼓起掌:“楚夏,你连特效画面都用上了,真的是大手笔。”



此话一出,绑匪彻底崩溃了,大喊着:“你别忘了,她还怀着你的孩子,这个女人你不要了,孩子你也不要了吗?虎毒不食子啊!”

“那孩子是一个野种,如果你真那么喜欢孩子,生出来跟你姓啊,我根本不在乎,对了,你们能不能加快一下剧情进程?别再浪费我的时间了。”

傅言之根本就不相信视频对面的这一切。

“傅言之!算你够狠!那你就看着她们去死吧!”绑匪别无他法,只好鱼死网破!用力推动了车子。

“吱呀”一声,那辆车开始一点一点的滑向湖里,楚夏浑身被绑住,根本无法自救。

她虚弱的哀求着自己的老公,字字泣血:“救...孩子...已经...九个月了啊!”

可傅言之的回答只是冷笑,没有一丝动容。

楚夏彻底绝望了,她眼睛里最后一丝光亮也消失了,甚至不再自救。

眼泪决堤,她为爱情悲哀,为自己悲哀,她用命爱着的人,早已经变了。

傅言之看着不再挣扎的楚夏,更加确信自己看到的一切是演戏,他在等这个女明星说出最后的台词,说出她的阴谋。

可没有人再说话,一切是那么死寂,傅言之的心脏突然加快了跳动,他,在紧张...

“扑通”一声,车头到底还是进入了水中,很快,楚夏的半个身子已经浸了水,她的伤口太多了,湖水过于冰冷,她瞬间疼得浑身颤抖,可却不愿意再看傅言之一眼,不愿意再说一句求救。

傅言之看着楚夏的痛苦,他的心就好像被无数的丝线狠狠缠紧了,明明知道是她在演戏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连呼吸都逐渐不稳!

湖水蔓延,楚夏的周身的水被染成淡淡的血色,湖水就好像无情的恶魔,拖着她前往地狱,没几分钟,她的脖颈都几乎被淹没了,窒息感渐渐袭来!

傅言之突然感觉到恐惧,就好像他如果不做些什么,心脏就会被撕裂!

“楚夏...”最后,他也只是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楚夏艰难的转过头,最后一次看她爱着的人,她要竭力仰着头才能呼吸了,她没有求救,而是说出了遗言:“但愿...你没有一分爱我了,否则...你...会后悔的。”



“我早就不再爱你了。”傅言之突然害怕再听楚夏说任何一个字,因为他发现了自己不断动摇颤抖的心,他不能再被这个恶毒女人干扰了!

傅言之似乎受不了这画面,逃避似的主动挂断了电话,挂断的最后一幕,他看到楚夏被湖水吞没的样子,她没有闭上眼睛,一双曾经无比动人的明眸那样哀伤的看着他,然后整个人不受控制的下沉,陷入深不见底的漆黑中...

楚夏听见了挂断的声音,湖水在一瞬间夺走了她的呼吸,真冷啊,却冷不过她的心。

闭上了眼睛,在心中不断的向宝宝道歉,妈妈无法保护他了。

楚夏在漫无边际的冰冷和绝望中,死去了。

与此同时,傅言之的心脏突然狠狠抽痛,疼得他瞬间无法呼吸,就好像什么无比重要的东西永远的离开了他。

傅言之捂着心脏,不断的说服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心痛?明明是那个女人在演戏,她想害死他的救命恩人,她趁他不在家,还怀了野种!

如此恶毒的女人,根本不配得到他的爱!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