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年白求恩临终前,向聂荣臻提出要求:请给我的离婚妻子拨一笔钱

分享至

【前言】

1939年11月11日,重病中的白求恩医生在临终之际,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为聂荣臻元帅书写了一封情深意切的长信。在信中,他表达了对中国抗战事业的坚定信念和对未来的殷切期望。

这封信无疑可视为他的遗言,他在其中详尽地安排了自己的身后事宜。信中充满了对生命的敬畏与对未来的规划,展现出他深邃的思考与细腻的情感。这份遗嘱不仅是他个人的告别,也是他对世界最后的告白。

尊敬的聂司令员阁下:我谨向您致以崇高的敬意和诚挚的问候。您的领导和指挥才能,为我们树立了光辉的榜样。在您的带领下,我们必将克服一切困难,取得更加辉煌的成就。期待未来能继续与您并肩作战,共创辉煌!

今日我深感不适,内心沉重,似乎预示着某种不幸的别离。我无法预知未来的走向,或许这将是我与你们最后的相聚。此刻,我的心情无比复杂,希望我们的缘分能够长久,但命运却难以预测。

请致函蒂姆·布克先生,身为加拿大共产党之书记,望能获悉我方意愿。同时,恳请贵方以相同内容,分别通报国际援华委员会及加拿大民主和平联盟会,以期达成共识,共谋华夏之福祉。

我在此处的时光充实而愉悦,我深感荣幸能够在此贡献我的力量。我唯一的期许,便是能够更多地为众人、为事业贡献我的绵薄之力,以尽我所能,实现自我价值的同时,也推动我们共同的事业不断向前发展。

请将我的照片、日记、文件以及关于军区的纪录片等全部寄回原处,并请转告他,有一部电影作品即将完成。此作品不仅是对我们经历的记录,更是对那段时光的致敬与回忆,望其查收。

恳请国际援华委员会能对我的前妻提供生活资助,即便分期拨款亦可。我深知对她所负之责重大,绝不能因经济拮据而弃之不顾。对她,我深感歉疚,亦需告知,昔日共度时光,我曾无比愉悦。

这两张行军床,你与聂夫人暂且留用。两双英国皮鞋,请你穿上。马靴与马裤则赠予冀中的吕司令。此外,贺龙将军亦备有纪念品,以表心意。望各位妥善保管,以作纪念。

请为我的小鬼和马夫各准备一床毯子,并确保小鬼能额外拥有一双精致的日本皮鞋。同时,请将那些医学书籍和小闹钟转交给卫生学校,以助力他们的学术研究和日常生活。

近两年的时光,无疑是我人生中最欢愉且富有意义的阶段。然而,此刻我无法继续叙述,内心充满了对您的无尽感激,也向千百万亲爱的同志们致以深切的谢意。愿这份感激之情,能够传达到每一位同志的心间。

11月12日,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同志,因救治伤员感染败血症,不幸逝世。他的一生,无私奉献于医疗事业,用他的医术和爱心,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卓越贡献,他的逝去,是医学界和中国人民的巨大损失。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