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一尼姑被和尚虐死,3小时犯罪过程曝光,禽兽真的存在

分享至

本文为真实案件纪实,旨在:破解犯罪心理,捍卫正义人间!探查人性阴暗,杜绝犯罪发生!温馨提示:本文为付费内容,前三分之一免费阅读

“老王,老王,你快看那是什么?”

江苏某县河道,两位村民结伴而行,一路上有说有笑,走着走着,突然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臭味,两人顺着气味寻了过去,只见河岸边上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两人离得比较远,根本看不清那具体是什么,但是这股味道却有些难闻,两人捂着鼻子,难道是一头猪?

两人对此有些好奇,这里是一条小路,平时很少会有人经过,但是经常会出现一直野猪野兔之类的动物,两人看那个东西的身形,有点像猪,还觉得或许是野猪,可是两人走近一看,均被吓了一跳,连滚带爬逃离了现场,那东西竟然是一具腐烂的尸体。



两人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当即吓得惊慌大叫,跑出了好几米才镇定下来,之后两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后来还是老王比较镇定,最终选择了报警,警方接警后迅速赶到了现场,由于尸体腐烂严重,很难辨别,不过女尸头顶光秃,加上散落在周边的念珠,警方认为这是一具女尼尸体。

根据这一线索,警方很快确定了被害女尼的身份,她俗名叫吴慧,时年18岁,法号慧安。经调查走访,锁定了两名犯罪嫌疑人,其中一人为和尚,然而当时刑侦技术有限,并未抓获两名犯罪嫌疑人,直到21后,两名犯罪嫌疑人落网,3小时的犯罪过程因此曝光,禽兽真的存在,令人发指,时间回拨21年前。

吴慧,出生于成一个普通的小山村,家中十分贫穷,家中兄弟姐妹较多,父母无力养活这么多的子女,只能将其中几个送养,吴慧从小就体弱多病,又是女孩,很难送养,而且家里又重男轻女,父亲对她很是不喜,每次听到对方哭闹都觉得十分烦躁,再加上家里根本没那么多钱,父亲便不想要她,还想将她卖掉,但是周边人都不愿意接受,父亲更加嫌弃了,总觉得吴慧不中用。

母亲倒是比较心疼她,可是她根本拗不过自己的丈夫,家里的大小事情也是由丈夫做主,和她其实根本没多大关系,父亲因为吴慧的病,总是嫌弃她要花很多的钱,既然卖不出去,还不如遗弃,于是一个普通的清晨,她也被遗弃在尼姑庵的门口,女尼见她可怜,收留了她。

对于这样的孩子,尼姑庵里其实并不少见,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当时重男轻女的观念还比较严重,女尼姑自己就是被她的师傅收养的,她知道那种被抛弃的滋味,非常不好受,女尼姑看到吴慧的时候,吴慧已经奄奄一息,呼吸比较微弱,如果再晚一点,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女尼姑不由得心疼不已,再联想到自己的身世,对于吴慧她就更无法放下了,她于是便收养了吴慧,将她当成亲生女儿一样对待,而吴慧一个从小在尼姑庵长大的孩子,自然也成了尼姑。



虽说身边没有亲人,几位女尼却将她视如己出,对她非常好,吴慧是这里年纪最小的,而且因为长得漂亮,唇红齿白,尼姑们都非常喜欢她,在女尼抚养下,吴慧性格活泼开朗,从小就非常的顽皮,经常会溜下山玩耍,有一次,她还因为下山太久忘记了时间,回来的时候发现天已经黑了,她又没有带手电,根本就无法上山,最后还是其他几个女尼姑不放心去,亲自下山来找,最终在山脚下找到了她,因为这件事情,女尼姑们也时常劝说吴慧下山也找一点,不要在外面贪玩。

吴慧都是脸上答应,可是下一妙又会忘得干干净净,根本就不把这些话放在眼里,不过这之后,她也没有出什么事情,都按时回来了,女尼们便也任由她去了,一次偶然的机会下,认识了云游四方的和尚王恒(法号释智静),吴慧没什么心眼,一听是云游的和尚,也想听一听云游的见闻。

女尼见吴慧跟释智静走的较近,提醒了一句:“慧安,你要跟他保持着距离,和尚,尼姑待在一起,容易让人说闲话。”

她们担心的也不止这点,释智静曾上山化缘,几位女尼跟他有过接触,然而这一次的接触,却让女尼感觉很不舒服,总觉得他的眼神怪异,频繁的游走在她们身子上;而且眼神十分邪恶,好像将他们扒光了一样,让人很不舒服,住持因此也下了逐客令,禁止他靠近尼姑庵。

释智静虽不上山,但也将山脚下的破庙当做了落脚点,吴慧涉世未深,只想听一听故事,并未任何防备之心。



2000年6月,吴慧忙完农活,一个人偷偷的下山,轻车熟路走到破庙前,刚准备开口打招呼,门内却传来了一阵男女说话声,难道是路过的村民?她没多想,推门而进,只见庙内站着一个五官清秀,身穿素衣的女尼,虽说是素衣,但也难掩成熟的气质。

她面色微红,衣襟半开,额头冒着虚汗,跟她务农时一样;吴慧突然闯入,让她吓了一大跳,慌忙整理好衣服;释智静提着一只鸡进门,笑嘻嘻的说:“月婷,你看我给你准备了……”

话还未说完,释智静也注意到了房间里面的吴慧,他面色一僵,将手中的鸡放到一边,挤出了一丝笑容:“慧安师妹,你来了,这位是广静师姐。”

广静女尼姑声音甜腻,温声细语的说了句:“慧安师妹好,我还有些事,就不久留了。”

释智静 、广静两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便出了门;吴慧看着广静师姐离开,心中浮现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但也没有多想,原本想要听听故事;释智静却表示他过段时间就要离开了,需要外出准备东西。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吴慧故事没听成,只能上山;她回到寺庙中,翻来覆去睡不着觉,脑海里满是广静师姐的模样,她虽然也是尼姑,却长得非常漂亮,从她身上也感觉到了一种不一样的奇怪感觉。

次日,她再次下山,打算跟释智静师兄道别;她再次走到破庙前,原本打算开门,想起广静师姐,鬼使神差的喊了句“智静师兄,我来看你了,你说要走,我想送你些东西。”

吴慧喊了几声,却无人回应,她推门而进,并未看到释智静或者广静师姐两人,难不成她来晚了,智静师兄已经离开了?吴慧叹了一口气,觉得有些可惜,就在她抬脚准备离开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阵,断断续续的异响。

她仔细听着动静,好像是从破庙后面传来的,吴慧穿过前院,从后门走出,在她眼前则是一片茂密的农作物,她环顾四周,并未看到山民在地里劳作,她仔细倾听,确实有一种奇怪的声响,就像是男女之间的交谈声,听着又像是嬉笑,又有些不太一样,断断续续,一阵又一阵。



吴慧通过一条小道走进了农作物中,声音越来越近,当看到农作物抖动时,心中颇为紧张,她拨开其中一块,眼前散落着几件素色长袍,看起来有些眼熟,又拨开另外一块,抬头望去,仅仅只是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画面,却彻底让她惊住: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