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7岁过继给三叔,如今三叔家房子拆迁,我媳妇:拆迁款咱不能要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叫崔世昌,出生在一个穷苦的农民家庭。在家里,我排行老二,上面有一个哥哥,下面有一个妹妹。

7岁之前,我每天围着爸妈转,但是7岁以后,我就被他们过继给了三叔,从此以后不再管他们叫爸妈,而是叫二伯和二娘。

我之所以被过继给了三叔,那是因为三叔和三婶结婚已经有了七、八年,但是他们始终没有生下一儿半女。

在我们老家这边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要是膝下无儿无女,去世后不允许进入祖坟,葬在一个无人问津的小山丘上面,常年没有人上坟烧纸,多年之后,坟上定会杂草丛生。



我爸那一辈兄弟三个,他和我一样,排行老二,上面有一个大伯,下面有三叔。

大伯家有两个儿子,本来说好,让大伯家的小儿子过继给三叔,但是等到过继仪式开始时,大娘死活不同意,说自己冒着生命危险生下的小儿子,凭什么给自己小叔子,要别人家的孩子,为啥不自己生养。

大娘说的没错,她即将生下二堂哥时,去田间地头干活摔了一跤,当时她大出血,被送去卫生院时,医生说大人和孩子只能保住一个,要不然可能都没命。

大娘疼的龇牙咧嘴,告诉医生必须保小,她作为一个母亲,必须把生的希望留给儿子。剖腹产手术后,万幸,大娘和二堂哥都保住了。

大娘视二堂哥为自己的命根子,她怎么能舍得把自己最疼爱的儿子过继给别人。

三婶有先天性生理缺陷,这辈子都没有资格做母亲,奶奶在世时,她让三叔把三婶休了,再娶个能生养的女人,然后延续自家香火。

三叔和三婶感情很好,他不舍得抛弃结发妻子,于是,他违背了奶奶的意愿,坚持和三婶继续在一起生活。

过继仪式上,大娘说了那番话,三婶听完转身跑了出去,来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放声大哭。

我妈担心三婶做出傻事儿,赶忙追了上去。

我妈和三婶是上午九点多跑出去的,一直到天黑才回来,至于她们聊了些什么,我们都不知道,只知道我妈回来以后,她和我爸商量,想把我过继给三叔和三婶,等到他们岁数大了,由我为他们养老送终。

我爸也不想自己弟弟在村里因为没有孩子抬不起头,所以在我妈说出这个想法以后,他举双手赞成,紧接着他小跑到祠堂,叫大家准备明天的过继仪式。



知道自己即将被爸妈送给三叔和三婶,我坐在院子里大哭大闹一场“我不去,我就不去,凭什么让我给他们当儿子。”

我妈担心我这样闹下去,街坊邻居都过来围观,于是她抱起我就回了屋里。

我妈告诉我,自己四岁那年不慎跳进泥潭里的,生死一线之际,三叔不管自己的生命安危,跳进去把我托举到头顶,当初要不是三叔反应及时,我早就不在这个世上了。

我妈还说,三叔不仅救了我一命,曾经还救过我爸的命。

我爸小的时候和三叔去附近的河里洗澡,他游到深水处被杂草缠住了双脚,动弹不得,是三叔憋住气,游到水底,使出浑身解数才把缠住我爸脚上的杂草清理干净,最后才让我爸成功脱险。

听了我妈讲述完这两件事情的起因,我不再哭闹,愿意去给三叔和三婶当儿子。

隔天上午,在家族的祠堂里举行完过继仪式,我就被三叔和三婶领回家里。

在与爸妈分别时,我的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双腿像灌了铅,根本挪不动步。

我家住在村东头,三叔家住在村西头,两家相距也就五百多米远,但是来到三叔家里,我却非常思念爸妈,也极少回去看望他们二老。

三叔和三婶对我很好,自从我来到他们家里,首先从称呼上就变了,我管三叔叫爸,管三婶叫妈。

在我喊出爸妈的那一刻,他们俩四目相对,紧接着红了眼眶,蹲在我面前,信誓旦旦承诺道“孩子,你能给我们当儿子,真是我们的荣幸,你放心,从此以后,我们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

看着三叔三十几岁的大男人,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我扑进他的怀里,用嗓子喊出了一声“爸!妈!”

“哎!”三叔和三婶异口同声的回应我。



来到三叔家里的第二天,他们赶忙带着我去附近的集市上买了几套新衣服,回来的时候,还买了几个又香又脆的香瓜。

有些时候,我感觉三叔和三婶比我亲生爸妈还疼爱我,我每天去上学,都是三婶骑着自行车载我去学校,放学时也会提前在校门口等着我。

除了伺候地里的庄稼,三叔和三婶还养了几头肥猪,他们空闲就去山上挖野菜给猪吃。每次我写完作业想去帮他们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会被三婶怒斥一顿“我的乖儿子,你赶快去写作业,我和你爸不需要你帮忙。”

“是呀,世昌,抓紧回屋里学习吧!”三叔一脸笑意的看向我这边。

要知道在当时那个社会,家家户户都不怎么富裕,有时候还会出现断粮的情况,所以没有几个孩子能如愿完成学业。

我庆幸过继到三叔家里,不管家里怎么困难,他都咬紧牙关供我读书。三叔说,农民的孩子想要出息,唯有读书是一条出路。

三叔的话我谨记在心,在学业方面我不敢有一丝的松懈,每天放学回来认真完成作业。

我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多么聪明的孩子,但是和其他小朋友比起来,我付出的能力肯定比他们多。俗话说得好,勤能补拙,我努力学习,最终在高考那年考上了省内的重点大学。

我清晰记得在我考上大学那年,三叔和三婶因为凑不够学费俩人坐在炕头抱头痛哭,我躲在小屋里看到这一幕,心里很不是滋味,然后趁他们不注意,跑回自己亲生爸妈家里。

当我告诉亲生爸妈,三叔和三婶还没有为我凑够学费,他们二话不说,直接回屋里,将为大哥娶媳妇的钱拿出来交到我的手上。



“孩子,是爸妈对不起你在先,这些钱拿回去交学费吧!”

回三叔家的路上,我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把衣裳都打湿了。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