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北女魔头魏榕,帅哥真实自述:把我关进狗笼,我口腔感染了3次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文章概要:

魏榕最令人胆寒的手段,就是将人关进狗笼。市面上常见的狗笼,只是把人和狗关在一起,共同生活,吃狗食。然而,魏榕的狗笼却与众不同。我亲眼目睹了一名俊美的男子,被剥光了衣物,关进了狗笼。而这位男子为何会口腔感染呢?
魏榕是一个女人,尽管她身份特殊,但她也有普通女人的情感和需求。在这个上千人的组织里,遇到一个刚刚被抓来的帅哥,难免会引发一些复杂的情感和行为。
那位帅哥面对镜头时,眼中满是恐惧和无奈。他声音颤抖地说:“她不是人,那股味道扑鼻而来,我的口腔第二天就感染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帅哥的眼泪夺眶而出,他哽咽着问:“姐姐,你是人吗?”
一天,魏榕的癖好又一次发作。她拿出一个物件,吓得帅哥浑身发抖。只听见“撕拉”一声,他身上的衣服被撕得粉碎。帅哥无助地求饶:“姐姐,我错了,你是人吗?”即便是真的狗,这玩意也没人敢舔啊,我错了姐姐,求求你了,你还是把我腰子割了吧!
魏榕冷冷地看着他,声音冰冷而无情:“赶紧给我舔了!”帅哥用他得眼神,瞟了一眼魏榕的裙底。

正文开始:

缅甸北部,这片动荡不安的土地上,流传着一个名字——魏榕。她如同一朵艳丽的罂粟花,外表美艳动人,内心却藏着无尽的毒计与诡计。魏榕不仅是缅北的女魔头,更是臭名昭著的四大家族之一——魏家的一员。她策划的电信诈骗不过是她罪行的冰山一角,她的恶行让人闻风丧胆。

提到缅北,无法避开那四个臭名昭著的家族。这些家族无视法律与道德,操控着整个地区。魏家,便是其中之一。为了财富与权力,他们不择手段,甚至干起了利润丰厚但危害巨大的电信诈骗。魏家的成员包括魏所成、刘阿宝、魏超仁和刘国玺。他们不仅是政府高官,更是电信诈骗的幕后黑手。

魏榕接手亨利集团后,瞄准了网络科技的迅猛发展,开始实施她的恶毒计划。她雇佣了一批技术人员设计钓鱼网站,同时招募了许多容貌姣好的女孩。这些女孩被打造成网络红人,通过各种宣传手段在网上迅速走红。魏榕本人也凭借美丽的外表、流利的中文和远征军身份,赢得了中国网友的关注和好感。她以迷人的外表和狡猾的手段,成功诱骗了许多无辜的中国人前往缅甸。



那些被魏榕骗到缅甸的人,一旦到达,便会被她的手下关押起来。魏榕用各种毒辣手段逼迫他们向家人要钱,如果不从,就会遭受酷刑。她用温柔的语气说出狠毒的话语,令人不寒而栗。如果无法得到钱财,她甚至会让手下砍下人质的手来胁迫家人。在这样的折磨下,许多人不得不向亲人借钱来赎身。然而,即使得到了钱,魏榕也不一定会放人。如果她不喜欢某个人,她会让手下直接杀死他。

除了电信诈骗,魏榕还涉足博彩行业。许多人被高额回报所吸引,结果却身无分文,甚至背负了巨额高利贷债务。

魏榕,这个名字在缅北如同一场噩梦,令人心惊胆战。她的美丽外表下隐藏着无尽的罪恶,任何接近她的人,最终都难逃悲惨的命运。



在缅北这片神秘而动荡的土地上,魏榕的名字如同一把锋利的刀,深深刻在无数受害者的心中。她的手段冷酷无情,对于那些业绩不佳或有逃跑企图的人,魏榕会毫不犹豫地将他们卖给东南亚其他武装组织。运气稍微好一点的女性,则会被关押在亨利集团旗下的娱乐场所,沦为色情交易的牺牲品。

而那些被判定无利用价值的人,命运更加悲惨。魏榕会在不打麻药的情况下,把他们的器官一块块割下来卖给地下黑市。等到他们奄奄一息时,会被扔进大海,成为鱼虾野兽的食料。



这些惨无人道的手段,早已在魏榕心中司空见惯。她就像一个冷酷无情的魔头,用别人的血肉之躯来打造自己的"商业帝国"。

多年来,无数受害者被魏榕骗至缅北,从此人间蒸发。然而长期以来,缅北的局势一直扑朔迷离,我国和周边国家都无法派遣执法人员前往处置。这为魏榕坐大了胆子,使她的犯罪活动愈演愈烈。

直到2023年,缅甸军阀政权倒台,局势出现转机。在国际社会的呼吁下,中国、泰国、老挝等国家联合行动,开始大规模打击缅北的犯罪分子。

经过一年多的努力,直到2024年1月30日,缅北"四大家族"的核心头目终于尽数落网,其中就包括了魏家和魏榕的父亲魏超仁。短短几个月,缅北的犯罪网络被彻底捣毁,曾经嚣张的"亨利帝国"也彻底没落。

虽然如此,魏榕依然逃脱了这次行动的围剿。但就算她暂时逃脱了,法网恢恢,终有一天她也将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很多被她骗走的受害者家属都在等待这一天的到来,等待着她伏法受审,还他们一个公道。



展望未来,我们期待着这个曾经的"人间地狱"能够迎来新的生机。随着新政权的到来,缅北也将重新开启新的历史进程。我们也希望,缅北的黑暗历史不再重演,像魏榕这样的"女魔头"再也不会在这片土地上出现。



而魏榕最狠的地方就是把人关进狗笼,我们市面上见到的关狗笼,只是把人关键去,和狗一起住,吃狗食,而这里的关狗笼却很特殊,我亲眼见到一名帅哥,被扒掉所有衣物,关进了狗笼,而为何帅哥会口腔感染呢?魏榕是一个女人,尽管她的身份特殊,但她也有着普通女人的情感和需求。在这个上千人的组织里,遇到一个刚刚被抓来的帅哥,难免会引发一些复杂的情感和行为。

这个帅哥在面对镜头时,眼中满是恐惧和无奈。他声音颤抖地说:“她不是人,那股味道扑鼻而来,我的口腔第二天就感染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帅哥的眼泪夺眶而出,他哽咽着问:“姐姐,你是人吗?”

一天,魏榕的癖好又一次发作,她拿出一个物件,吓得帅哥浑身发抖,只听见“撕拉”一声,他身上的衣服被撕得粉碎。帅哥无助地求饶:“姐姐,我错了,你是人吗?”即便是真的狗,这玩意也没人敢舔啊,我错了姐姐,求求你了,你还是把我腰子割了吧!

魏榕冷冷地看着他,声音冰冷而无情:“赶紧给我舔了!”而帅哥用他得眼神,瞟了一眼魏榕的裙底。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