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从揭秘宋美龄晚年:穷奢极欲仍抱怨没钱花,老年痴呆不忘蒋介石

分享至

享受权力带来的甜蜜,也必然会经历失去权力的落寞。民国“第一夫人”宋美龄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前半生,她风姿绰约,游走于中美两国,就连一代伟人罗斯福对其也赞赏有加。后半生,远离故土,躲避在东南小岛,夹在丈夫与继子之间左右为难,至于晚年,更是漂泊异国,住在长岛的蝗虫谷,隐居于繁闹的纽约郊外。



离台的真相

蒋介石的死亡对宋美龄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虽然这对政治夫妻的结合是建立在权力、家族的基础上,但总也渡过了几十年的风吹雨打。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日日相处的朝夕之间,两人早已合为一体。

可丈夫的离世,让宋美龄来到了人生的又一个十字路口,是继续待在台湾,还是远渡重洋,移居北美?

这不能不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此时,在宋美龄面前亟需解决的是丈夫的葬礼事宜,其它的都可以暂时滞后。

1975年4月7日,蒋介石死后的第二天凌晨,天色微明,台北实施了全城戒严。

在宋美龄的亲自安排下,蒋介石的副手严家淦根据章程,成为暂时的、明面上的代理人。

这严家淦给人的外在形象一直是人畜无害,因此才被蒋介石选为接替人选。

随后,蒋经国和宋美龄商议后,在4月16日,为蒋介石起灵安葬,宋美龄也在蒋经国、蒋纬国的搀扶下出席了丈夫的安葬仪式。

葬礼是一场结束,不仅是蒋介石生命的终结,也是宋美龄和蒋经国和谐的母子关系的终结。

摆在二人面前的依旧是让人趋之若鹜的权力斗争。

早在几十年前,蒋经国就和这位名义上的母亲有过嫌隙。

1946年,年轻气盛的蒋经国去上海打虎时,就想拿孔令侃当作老虎打。

不过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权力只对权力的来源负责。

孔家、蒋家、宋家本就同气连枝,蒋经国的幼稚立马就遭到了继母宋美龄的呵责,不久就悻悻而归。



兵败台湾,丈夫身死。宋美龄的权力欲望又重新被点燃。

在蒋介石死后的几天,就不断有消息传到她的耳边,蒋经国正在清理异己,重用自己在江西的心腹。

宋美龄居住的士林官邸也并没有闲着,严家淦、张群、俞国华也不断向宋美龄进言,希望宋美龄能够出面担任国民党总裁。

除了外边疯传的消息,宋美龄也渐渐察觉出蒋经国对自己的态度变得轻蔑。

往昔,这个继子几乎每天都要至少跑来士林官邸,来向自己请安。

自从蒋介石的陵寝安放在慈湖,宋美龄就一连好几天不见蒋经国的踪影。就连前几天在国民党中常会上讨论蒋介石的遗体安放何地一事上,他主张将遗体放置在蒋介石生前常去的大溪头宾馆,这不明显要和自己唱反调吗?

一想起母子二人的种种矛盾,宋美龄就常独自叹气,自言自语道:“哎,终究不是自己亲生的,毕竟隔着一层肚皮。”

如今自己每天无事可议,无政可参,变成了一个纯粹的孤老婆子,宋美龄不止一次对另一个继子蒋纬国说:“老先生尸骨未寒,没想到他就变得这般陌生。”

心中打着如意算盘的蒋纬国还故意煽风点火,说:“母亲,你不必计较这些小事,哥哥也许是太忙的缘故。”

还没等蒋纬国说完,宋美龄就打断道:“什么啊,我已经看透了,凡是在官场走动的,都是一些势利小人。人走茶凉,如此肤浅的道理,我还是懂的。纬国,你不知道,你哥哥坐着‘行政院长’的职务不丢,还想当国民党总裁。”

听到这,稚嫩的蒋纬国诧异道:“那个位置需要德高望重的党内元老才能胜任,哥哥怎么敢的呀。”



宋美龄本想联合蒋纬国和国民党的元老,来向蒋经国代表的少壮派发难,可是重要职位和军事权力都由蒋经国掌控。

两手空空的宋美龄在4月30日就听到了一个令人心碎的消息。

国民党召开了第十届“中央委员会议”,通过了设立主席的决定,并由蒋经国担任,这意味着宋美龄的“权力梦”彻底落空了。

随后,宋美龄就想离开台湾这个是非之地和伤心之地,准备前往美国,在她的第二故乡度过余生。

穷奢极欲的宋美龄晚景凄凉

1975年9月19日。清早,十几列坐满荷枪实弹的吉普车保卫着六连轿车车队,由台北湖底路149号士林官邸出发,沿着高速公路,驶向机场。

坐在车队中最显赫的人就是宋美龄,她给出赴美居住的声明中写道:“余顿感身心俱乏,惊觉确已罹疾,亟需医理……耻与群小立,不屑与同席……美龄当兹小别,特抒所怀。”

表面上看,宋美龄赴美是要给自己治病(她本身就有很严重的皮肤病),其实重点在于后半段,觉得台湾有阴险小人,这才离开。

而这小人指的是谁,各方心里都有一杆秤。

一向养尊处优的宋美龄在离开台湾时,带着随行的秘书、医生、护士、厨师、警卫、仆人,总共近百人,还带着无数古玩字画,这些文物大多都是来自故宫博物院。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