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4年一妇女突然上前接近毛主席,警卫准备阻拦,周总理赶紧制止

分享至

1964年,北京的京西宾馆内一同举办了国家农业部、政治部的工作会议。

就在农业部的会议临近结束之时,毛主席、周总理等人进入了会场,并和各地的工作代表一一握手,亲切交谈。

现场代表人群有一位中年妇女显得很特殊,她神情焦急,费了很大劲从人群中挤出,然后快步走向毛主席。

中年妇女的行为立刻引起了警卫人员的警惕,就在警卫人员准备行动时,周总理却笑着制止了警卫。

随后中年妇女靠近毛主席身边,并亲切地“伯伯、伯伯”的叫,毛主席也笑着喊她为“李瑾”。

要知道毛主席的亲生女儿分别为李讷、李敏,这位女同志叫做“李瑾”,难不成她也是毛主席的女儿?

答案是否定的,李瑾不仅不是毛主席的女儿,还和毛主席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

那么,李瑾到底是什么身份?她与毛主席又有怎样的关系?

要解答这些,还要从头开始讲起。



两位年轻人

李瑾原名韩瑾行。

1922年,韩瑾行出生在黑龙江宁安县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

韩瑾行虽然是一位女丁,但她的父母很开明,十分注重对她的培养,韩瑾行从小性格开朗活泼,而且能干活,能吃苦,十分讨人喜爱。

后来韩瑾行的父亲参加了革命组织,韩瑾行也加入了革命的历史潮流,在哈尔滨的基层组织历练。

在哈尔滨工作时,韩瑾行结识了未来生命中的另一半-毛华初。

当时毛华初是哈尔滨工作生产小组的组长,他工作努力、脚踏实地,经常和基层群众打成一片,在当地口碑很好,这就引起了韩瑾行的关注和爱慕。



韩瑾行和毛华初在一个部门工作,两人经常一起工作,刚开始韩瑾行就把毛华初看作普通同事,但时间久了,韩瑾行慢慢地就喜欢上了毛华初。

当时韩瑾行还不知道毛华初的真实身份,所以和毛华初在一起时无拘无束,大大方方,毛华初也很喜欢她的真诚。

1950年前后,两人在哈尔滨结了婚,从此以后,两人携手为新中国的建设奋斗。

结婚后,韩瑾行才知道了毛华初的真实身份,他是毛泽民的养子,也是毛主席的侄子,革命烈士罗醒的后代。

罗醒是湖南浏阳县大光乡人,她自幼爱读书,对革命也有很高的热情,后来担任浏阳县的革命干部。

在革命过程中,罗醒认识了毛泽民的妻子王淑兰,两人都是因为开展革命运动被捕,在监狱中她们成为了挚友。

监狱中,罗醒和王淑兰立下誓言,如果谁能活着出去,谁就把对方的孩子抚养大。

不幸的是,1931年,罗醒在浏阳被杀害,她的儿子就交由王淑兰照顾。

后来毛泽民给这个男孩起了个名字叫做毛华初。进入毛家后,毛华初很乖巧懂事,他把王淑兰当作自己的亲母亲。



毛泽民和王淑兰对毛华初也很照顾,他们送他去读书,可毛华初的稳定日子没有过多久,就遭到了国民党反动派的迫害。

根据晚年毛华初的回忆,当时国民党反动派天天抓毛泽民一家人,王淑兰带着他们四处躲藏,他们因此居无定所,食不果腹,最困难的时候,王淑兰还带着他们沿街乞讨。

这样的情况直到1937年左右才发生改观,当时革命形势在延安稳定了下来,毛主席心系湖南的亲戚们,希望他们能来延安,这样不用继续再受到迫害。

就这样,在1937年年底,毛华初等人被王淑兰送去了延安。



毛华初一下车就见到了毛泽东,他主动鞠躬喊道,伯伯好。

毛主席听完后笑了,然后拍了拍毛华初的肩膀亲切的说,娃娃,以后来这里要好好学习,好好长身体,这样才能为革命做贡献。

毛华初听完后狠狠地点了点头。

毛主席知道毛华初的真实身份,他不仅是毛泽民的养子,更是革命烈士的后代,所以他对毛华初格外关心!

当时毛主席怕毛华初身体不好,经常把自己的饭让给毛华初吃,让他好好补补身体。

毛主席还安排毛华初进学校学习,每周末,毛主席会把他叫到身边,让他复述一周的学习内容。

每次听到毛华初的学习成绩有所提高时,毛主席都笑着鼓励,听到毛华初在学习上出现错误时,毛主席也和蔼地批评指正。

在毛主席的关怀下,毛华初成长迅速,从一个纤弱的树苗成长为一颗绿意盎然的大树,最终长大成人,报效革命。

毕业后毛华初一直在生产队工作,任劳任怨、默默无闻地为革命出力。



伟人的侄媳妇

其实毛华初始终有一个去外面革命的想法,不久之后发生的一件事坚定了他外出革命的心。

1943年毛泽民在新疆被国民党反动派秘密杀害,尸骨无存,十分狠毒。

要知道毛泽民是经济治理能手,他在新疆待了5年,充分治理好了当地财政混乱、物价乱飞,金融无序的状态。

毛泽民对新疆贡献很大,但却被国民党秘密杀害,这件事深深地触动到了毛华初。

于是毛华初主动向毛主席请缨,要求离开延安,去其他地方开展革命工作,一定要打破旧世界,建立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世界。

毛主席对毛华初的革命理念表示了赞同,但革命不是过家家,肯定会流血牺牲的,所以刚开始毛主席并没有同意毛华初的请求。



被拒绝后,毛华初并未灰心,他一直坚持外出革命,他将目标定位到东北,因为那里是工业基地,战略位置很重要,他经常给毛主席“做工作”,最终毛主席只得答应了他的要求。

临行前,毛主席拍着他的肩膀说,东北很冷啊,你能习惯吗?

毛华初说,只要能革命,只要能干出来成绩,再冷也值得了!

毛主席沉默了一会,随后递过去了自己曾经穿过的大衣和帽子,就这样,在毛主席的注视下,毛华初独自一人踏上了去东北的火车。

毛华初一到东北就扎根基层,脏活累活抢着干,他牢记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毛华初的种种表现引起了韩瑾行的注意,于是出现了开篇的那一幕,两人喜结连理,成为革命夫妇。

两人结婚的消息迅速传到了毛主席那里,毛主席听完后很高兴,但是由于工作繁忙,毛主席不能亲自参加这次婚礼。

但毛主席还是写信给两人表达了嘱咐,并希望两人要扎根基层,继续好好工作,这时韩瑾行才知道,原来丈夫是毛主席的侄子。



后来两人在东北继续努力工作,也干出了一番成绩,因为韩瑾行为人直率,干活麻利,有些不注重身体,在生完第一个孩子后,韩瑾行很快就冲到了一线,也因此落下了呼吸道感染、咳血的疾病。

组织考虑到湖南缺少干部,缺少恢复生产的干将,同时考虑到照顾韩瑾行的身体,于是把两人调到了湖南。

在湖南,韩瑾行觉得身体有了一定好转,于是她继续扑到工作上,从事法律方面的工作。

韩瑾行在法律方面很有天赋,一是她直爽豪迈,沟通能力也很好,再难的事在她的调解下都能妥善解决,

二是她的性格不偏不倚,强调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这样的结果自然是公正的。

最后,韩瑾行一路升到了株洲市长,成为了株洲的第一任,也是中国的第一个女市长。



在老百姓看来,韩瑾行讲实话,办实事,而且工作都是自己亲力亲为,脚踏实地为人民服务,因此在当地很受欢迎。

韩瑾行之所以这样做,就是因为她是毛主席的侄媳妇。

她经常说,我们不能辜负组织的信任,更不能辜负毛主席的信任,不然怎么向人民交差?

因此韩瑾行一直是高标准的水平要求自己的工作,她白天下基层,调研民生问题,晚上通宵达旦工作,株洲的复工复产工作也得到了极快发展。

然而韩瑾行本身身体就不好,在高强度的工作下,韩瑾行病倒了,这次病情更厉害,需要做切肺手术。

当时湖南医院治疗水平有限,韩瑾行不得不转到北京协和医院治疗,但是北京协和医院也没给韩瑾行做切肺手术,因为当时新中国的医学技术达不到,如果贸然切肺,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于是只能先让她住院疗养。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