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朝鲜喋血往事(金正日时代的悲歌)

0
分享至

本文根据《黄长烨回忆录》,《张振成回忆录》,以及韩国公布的相关真实史料编写,全文约5000字。长文写作不易,还请喜欢的小伙伴给个三连。
也可以先读上篇:朝鲜喋血往事
【一】
1999年,为纪念光州暴动19周年,朝鲜劳动党党报《劳动新闻》开展了征文比赛,一个叫张振成的男孩写了一首可歌可泣的诗,据说金正日读了之后连声叫好。
于是作者张振成交了好运,成为了“钦受者”。
所谓“钦受者”,就是围绕金正日本人的一个权贵小圈子,这些人有资格和金正日单独相处二十分钟以上,接受“指导”。在朝鲜,这不仅意味着无上荣光,还代表着实际利益。
朝鲜实行物资配给制。当时一共分为四个等级:每日配给,三日配给,每周配给,每月配给。
每日配给仅限于部长,军方司令员等朝鲜食物链顶端人士。三日配给的享受者为副部长,地级市书记,军方重要部门负责人。周配给对象为中层干部,其余人只能享受每月配给。这些配给都是以“户”为单位发放的。
张振成虽然享受的是中层干部的周配给,由于其“钦受者”的身份,这份配给是单独给他个人的,家庭正常配给依然发放。
他后来在回忆录里写道:
“配给的物资有五公斤的海产和肉类、二十一公斤米、三十颗鸡蛋、两瓶烹饪用油和一些生鲜蔬菜等。除了这些标准粮食配给之外,周六还会收到一份额外的进口食物配给,虽然比一般百姓的好很多,但却是国外的人道主义救济品。”
有一次,他去一个高干小区做采访,时值冬季,小区的暖气竟然没开,据说是因为燃料紧张。电力更是时有时无,这个小区东面放着一组醒目的柴油发电机,随时准备启动。
这是朝鲜最高档社区的条件,其他地方当然相差甚远。
从1994年金日成去世到2004年的十年间,朝鲜陷入了一场漫长的大饥荒,他们称之为“苦难行军”。

之所以发生饥荒,主要原因有两个:

一是中国和新生的俄罗斯大幅减少了援助,毕竟人家也要过日子,援助了朝鲜那么多年,已经够意思了。尤其是俄罗斯,94年时正处于休克疗法的混乱期,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二是朝鲜自己的可耕地太少,而且山地居多,再加上缺乏优良的种子与化肥,所以产出有限。

“钦受者”张振成恰好完整经历了这段历史时期,留下了很多宝贵的一手资料。下面是他叙述的一段回忆:

1999年的一天,张振成路过平壤东大园区市场,这里名为市场,其实是首都最大的贫民窟,破烂无比。

在市场的显眼处,站着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女孩,两个人面色蜡黄,瘦骨嶙峋。小女孩看起来约七八岁的样子,她的脖子上还挂着一张纸,上面写着“我的女儿,100元”。

看到这一幕,张振成立即呆站在那里,感到阵阵心痛,要知道当时一条狗都值3000元啊。

这个母亲旁边围着一圈人,人们不停指指点点,有人怒骂,有人同情。在这个时候,小女孩突然开了口:“我的父亲已经饿死了,不要再说我母亲的坏话了,他们说她只有几天好活,她也快要死了。”

听完小姑娘的话,现场再也没人指责了,有好几个女人甚至痛哭起来,有个小贩从上衣内部的口袋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200元钞票,那张钞票估计是他珍藏很久的活命钱。

他想要硬塞给这个母亲,让她买点吃的,可出乎意料的是,母亲居然坚决不要。

后来,一位人民军中尉给了母亲100元收养了女儿。母亲拿了钱,扭过头就急匆匆走了,甚至没看自己的女儿一眼。

但很快,她又折返了回来,手里拎着一小袋馒头,她跪在女儿面前,将馒头撕成一条条,一点点喂进女儿的小嘴嘴里,边喂边哭:“乖宝宝,原谅妈妈,我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只能给你这么多了。”

现场所有人无不动容,就连张振成也嚎啕大哭起来。

平壤已经是整个儿朝鲜物资供应最充足的地方,尚且如此,可见“苦难行军”苦难到了何种地步。整整十年的时间啊,又有几个人熬到了春暖花开?

之所以花笔墨写这段历史,是因为在此期间发生了“深化组事件”,深刻影响了朝鲜的全力格局和政治走向。



【二】

到了1997年初,“苦难行军”已经持续了三年之久,不但群众怨声载道,就连很多干部也在窃窃私语,偷偷表达对金正日的不满。

金正日的耳线陆陆续续提交上来不少相关情报,他感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危机。

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他指示妹夫张成泽成立了“深化组”,要求把所有表达不满的人“严肃处理”。

聪明的张成泽立即领会了大舅哥的意思,他决定不但严格执行到底,而且这还是个公报私仇的好机会。

当时,张成泽的头号死敌非文成述莫属。

他俩的恩怨是从金日成时代开始的。

说起来,文成述还是文在寅不算远的宗亲,由于他聪明能干,而且在金日成时代每次站队都站对了地方,所以被金日成视为自己人,让他做了机要管理部部长。

上文说过,金日成一直对张成泽这个女婿不满,所以在1994年金日成去世之前,尽管张成泽贵为驸马,但他一直郁郁不得志。只能依附在金正日身边,接受他的照耀。

八十年代时,正值苏朝蜜月期,有一次,苏联派了代表团来朝鲜访问。机要局负责全程接待。

这本是一件寻常的事,文成述将代表团安排在了人民军招待所。可张成泽私下觉得这个招待不周,应该安排到百花园国宾馆。于是偷偷向金正日做了汇报。

本来嘛,住宿这件事并不值得小题大做。苏联代表团人数较多,而且经常来访,文成述不过是依照惯例安排到了人民军招待所。那里面的条件其实和国宾馆也差不多。

张成泽向金正日打小报告,不过是想抠抠细节,刷一下自己的存在感。没想到性情中人金正日一点就着,当即大怒。他跑到父亲那里抱怨,说苏联代表团就得按最高规格接待,他对这个接待方式不满意。要求处分文成述。

既然宝贝儿子都这样说了,金日成也没说啥,于是重新给苏联代表团换了宾馆。但他没处理文成述。

金正日是个倔脾气,虽然父亲没处理他,但自己作为太子,一言九鼎,岂能就此罢休?于是责令文成述反省半年,在此期间各种供给减半。

当文成述后来知道这都是张成泽的主意时,不禁咬牙切齿的仇恨张。心中暗想,等抓到机会,一定狠狠的整一次张成泽,他不就是仗着驸马的身份作为保护色吗?如果能拆散他和金敬姬,看他还敢嘚瑟?

张成泽和文成述其实是旗鼓相当的对手,两个人都很聪明,能干,而且忍耐力极强。就像两个一流的狙击手,最终比拼的不是谁的枪法准,而是谁先露出破绽。

几年之后,文成述终于逮到了机会。

九十年代初期,朝鲜遭遇了一次水灾,为摆脱粮食困境,金正日主持搞了第二次“千里马运动”,要求各地大干快上,将工农业产值至少翻一番。

在正常年份,这都是一个不容易达到的目标,何况是灾年。为完成目标,金正日委派张成泽去地方巡视监督。

张成泽当然很乐意效劳,于是屁颠屁颠跑到地方做工作。北方的清津地区受灾尤为严重,所以张就在此地多住了段日子。

也许是地方条件太差,没啥娱乐项目,毕竟比不得繁华的首都,张成泽晚上就叫了几个宾馆的美女陪自己打扑克牌。这些事怎么能瞒得过机要局的眼睛,很快就让文成述知道了。

他明白,整张成泽的好机会终于来了。

于是他向金日成添油加醋汇报了这件事,期间难免少不了各种脑补的桃色场景。

金日成那时候已经是个将近八十的老人,脑子多少有些糊涂,竟然没有对文成述的话产生质疑。他立即下了命令,要求张成泽立即赶回平壤。张就这样一脸懵逼的赶了回来,也不知道发生了啥事。等回家看到妻子的冷脸和责问,才渐渐搞清了缘由。

奶奶的,原来是文成述在使坏。可这件事却是个黏黏糊糊的牛皮糖,咽不下,吐不得。最终,虽然金敬姬原谅了老公,但他却从此被打入冷宫,天天只能围着老婆转,直到金正日上台,他才重新走入政治核心圈。

最倒霉的其实是那几个宾馆服务员,全被下放到农场接受劳动改造。

通过这一来一回的争斗,文成述和张成泽算是结下了死仇。

金正日上台后,文成述依然得到了重用,让其担任了中央书记处书记,以及最重要的组织部副部长。因为金家的人都知道,文这个人的忠心是毋庸置疑的,他们需要这样的人为自己办事。

【三】

好了,让我们再次把镜头转向领导“深化组”的张成泽。

张成泽得到最高命令后,立即展开了行动。

首先逮捕的是朝鲜劳动党中央农业部书记徐宽熙,指控他为南韩间谍,这次的“苦难行军”完全是他蓄意破坏的结果。

接下来就是大规模的清查行动。第一轮就逮捕了两万多人,几千人被判处刑罚。

文成述也在第二轮清查时被悄悄逮捕入狱,那时候金正日正忙着娱乐,并不知道此事。

在狱中,文遭到了酷刑的折磨,最终惨死。临死前,文带着恨意的眼神对得意洋洋的张说:你终有一天会和我一样的命运。没想到,十几年后这句话竟然应验了,不过这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张同时还将和文成述关系友好的平壤第一书记徐允锡打成了南韩间谍,处以极刑。

到了2000年,朝鲜几乎处于人人自危的地步。当金正日知道忠心耿耿的文成述也成了“南韩间谍”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不对劲,抓紧叫停了“深化组行动”。

为了平息民愤和推卸责任。“深化组”执行人之一的保卫局局长蔡文德被处分。同时为“深化组事件”当中的受害者紧急平反。搞笑的是,为了加强平反效果,金正日要求将所有犯人统一拉到艺术会堂集中宣布,可这些人误以为自己要被处决了,有的人哭泣,有的人高喊咒骂的话,结果骂人的几个又被拉了出去,结果可想而知。

通过“深化组事件”,张成泽剪除了异己,巩固了自己作为二把手的地位。从此在金正日时代成为炙手可热的红人,野心进一步膨胀的他,最终介入了正男和正恩的夺嫡之争,从而没有落得好下场。他最终还是为自己的不可一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关于他日后的命运波折,我们下节再讲。

再说说黄长烨和张振成的最终命运。

老伙计金日成去世后,黄长烨虽然还受重用,但在劳动党的地位不可与往日比拟。而看重名节的他,最终因为一件小事差点惹来弥天大祸。

事情是这样的:“主体思想”其实是由他全盘操刀的,不过冠名是金日成。金正日上台后,颇有表现欲,经常写一些自以为不错的小文章,周围的马屁精自然吹捧他如文曲星下凡,但黄长烨心知他几斤几两。

有一次,金正日写了一篇关于主体思想的论文,得意洋洋的让昔日的恩师黄长烨“观阅”一下,提提意见。

说是让提意见,其实不就是让老黄做个顺水人情,无底线夸奖一番嘛。可老黄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自以为是“主体思想”的操刀手,理论功底深厚,硬是将这篇文章改了好几处。

金正日自然怒不可遏。幸亏老黄是他的昔日恩师,否则当时就要处理他。但老黄为此还是付出了代价:金正日借口他的两个儿子工作有误,降低了岗位等级。

这其实就是敲山震虎,老黄从此惶惶不可终日。他心知金正日报复欲很强,日后寻到机会还要处分自己,于是愈加小心翼翼起来。

在“深化组”成立之前,身处高层的老黄就闻到了一丝异样的气息:金正日很可能要展开一场清查行动。而自己肯定会首当其冲做替罪羊。于是发生了97年3月份的“脱北”事件。

2010年10月10日,黄长烨自然死亡于韩国,享年87岁,善终。

他的家人命运如何,没有任何人得知。但摸着脚指头也会知道他们结局如何。

黄始终是一个文人,他有文人的清高和谦虚,他虽然无意争权夺利,但在时代的波涛里,他还是被巨浪冲到了彼岸。危巢之下,从来没有完卵——他的整个家族为这句格言划上了悲伤的注脚。

不得不说这是一件令人心碎的事。

他在晚年回顾自己一生的时候,恐怕不会是那些所谓的辉煌时刻,而是自己与家人度过的每一个温馨的日子吧。

至于张振成,他的命运反转的更快。

由于受到重用,他后来被调到了统一部的文学创作室,专门模仿韩国人的口气写赞美金正日的文章。所以他也就有了更多的机会阅读韩国的杂志书刊。

但这些书刊杂志只允许在办公室阅读,不得带出门,否则就是重罪。

2004年夏天,他偷偷带出一本南韩的刊物给自己的好朋友黄永明,嘱咐他千万要保管好,看完就立即送回来。

但接下来发生了可怕的一幕:黄永明在坐地铁时弄丢了那个手提包,而包里放着那本杂志。

国家安全部的秘密警察随即找到张振成。张振成承认手提包是自己的,他辩解说是自己不小心把南韩书籍放进了手提包,想带回家连夜写文章。

由于张振成是金正日的“钦受者”,秘密警察没敢立刻拘捕他。而是展开了进一步的调查取证。

张振成知道大难即将临头,立即通知了自己的好友黄永明,两个人就此亡命天涯,经过一番艰难险阻,终于逃到了延吉,黄永明后来死于坠崖,他为自己的粗心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此间经过太过曲折惊悚,下次再详细写)

张振成最后逃到了韩国。写了一本回忆录,回顾自己在朝鲜的历历往事,写到伤心处,不免潸然泪下。

在书中,他这样回忆好友黄永明:

有一次,黄永明喝醉了,他说了很危险的话:“真的,我们将军真的是太阳!你靠他太近,会烧死;你离他太远,会冻死。”

当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立即捂住了黄永明的嘴,看看四下无人,这才松开了手。

就在那一刻,他忽然感受到了寒彻骨髓的恐惧。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魔幻故事
魔幻故事
最精彩的历史故事
21文章数 828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落马当天被国务院免职 大搞权色交易的"老虎"获刑11年

头条要闻

落马当天被国务院免职 大搞权色交易的"老虎"获刑11年

体育要闻

38岁的他又夺冠了 带着对离世队友的承诺

娱乐要闻

王鹤棣新歌口碑翻车 歌词狂妄曲风过时

财经要闻

气球贷、轻松供 新型房贷产品重出江湖

科技要闻

上架222本书,番茄小说疑似"进化"出AI作者

汽车要闻

提供独特定制配件 凯迪拉克发布SOLLEI概念车

态度原创

教育
健康
时尚
旅游
亲子

教育要闻

义乌老板娘的一天从英语早读开始,已举办17年 每天有100多人去学习

人类为何至今无法攻克渐冻症?

越看越有气质的五六十岁女人,穿衣都有这些特点,没有大妈感

旅游要闻

峨眉山景区回应“男孩遭野猴扑倒摔落高台”

亲子要闻

儿童吃药剂量减半或致肝肾损伤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