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睡觉前总要敲响我房门3下,我哭诉隐情,事后才知她有多狠

分享至

1

婆婆有个怪癖,总喜欢睡前来敲我们夫妻的门。

“咚咚咚……”

“儿子,妈跟你说一声,妈要睡了啊。”

很多次,温馨的感觉、暧昧的气氛被打断,我们心里都不得劲儿。

然而,当我打探到她这样做的深层次原因,瞬间愤怒到了极点。



2

绿皮火车转汽车,再坐一个小时屁股都颠麻的拖拉机,我终于来到了老公张辉的老家。

这个地处西南边陲的小村庄,没有新时代农村拔地而起的三层小洋楼,也没有现代化设施,显得安静淳朴。

我拘谨的跟着他进了家门,眼前的一幕让我目瞪口呆。

“你这老不死的,要去见阎王就赶紧去,别耽误我打牌闲聊。”

这是我第二次见到婆婆,一个刚满60岁的农村老妇,此刻她正端着一碗稀粥,盘腿坐在我公公的身边,稀粥连汤带水冒着热气,可她却毫无耐心的往公公嘴巴里塞。

公公被烫的直哆嗦,一勺接一勺让他无福消受,很快呛咳起来,声音惊天动地。

“老混蛋,净给我惹麻烦!”

婆婆一瞪眼,巴掌狠狠的落到自己老公脸上,此刻我才发现,公公身上的衣服应该很久没有更换了,脖领和前襟已经脏的不像样,留下的污物让衣服根本看不出颜色,一股恶臭扑面而来。

“妈,我回来了,让我喂吧。”

张会放下手中的东西上前接碗婆婆见到儿子喜出望外,乖儿子,我就知道你不会撇下自己亲爸妈不管的。

随后,她并不把碗递给张辉,而是直勾勾盯着我。

“妈,你们聊,我来吧。”

我赶紧上前扶起婆婆,这下她总算满意了,开开心心的拉着儿子离开了堂屋。

我们是在三天前接到婆婆电话的,电话中,她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得很伤心,直说中风偏瘫半年的公公快不行了,没几天活头,想要最后见儿子儿媳一面,于是我们匆匆赶来。

当初公公犯病,我曾托老同学看过CT片子,据说手术很成功,只是肢体功能受限,慢慢做理疗、坚持锻炼,很快就能站起来了。

然而再看公公目前的状况,眼神涣散、精神萎靡,连手都抬不起来,长期营养不良浑身只剩一把骨头,已经不认识任何人。

毫不夸张地说,这都是他的照顾者,我那婆婆造成的。

“儿子啊……你不知道妈的苦,这半年拖着那个老累赘,快活不下去了,你快把你爸接走吧,妈自己还想多活两年呢。”

张辉为难的看了我一眼,毕竟我们婚后都生活在城市,如今要带着这么个老人回去,谁照顾呢。

“我没意见。”



3

令张辉和婆婆万万没想到,我立马就应下了这个请求。

“我们带爸爸走,妈留在老家,也好松快松快。”

我语气平静,主要是看公公实在太可怜了,婆婆这样的“照顾”法,他可能连这个冬天都过不了。

紧接着,我和老公给公公换洗了干净衣服,还联络好家附近一家养老康复机构,准备第二天一早就带着公公回城里。

遗憾的是,兴许公公感受到了儿子儿媳的善意,他舒服的吃下我为他做的最后一餐饭,当天晚上干干净净、有尊严的走了。

葬礼上,婆婆装模作样干嚎了两声,就去忙着收礼金、嗑瓜子了,几个村里的大妈看她这样,直翻白眼。

“终归是把老头折磨死了,这个混蛋老太太。”

在大家的聊天中,我大致了解了婆婆这个人,她祖祖辈辈住在这个小山村,自小就是村里出了名的泼辣姑娘。

由于小小年纪不爱读书整天东家长西家短的扯是非,和人打架撕扯更是不在话下,婆婆的父母一直担心她嫁不出去,直到25岁,家里才有媒婆登门。

“村西头老张家的二小子,人老实本分,和你们闺女最相配。”

婆婆当年一百万个没看上公公,一方面公公家穷,此外,公公本人个子矮,人也瘦小,三棒子打不出一个屁。

然而,眼看村里同龄的女娃,连孩子都生两三个了,父母硬是逼她点头,于是敲锣打鼓,她嫁进了公公家。

新媳妇进门,婆婆泼辣不改,不但拒绝做任何家务,稍有不顺心,就抽自己老公耳光,连公婆都敢直接动手,在把公婆赶到大儿子那里住之后,她更是成了家里的女王。

婆婆一辈子跋扈惯了,本以为生下的孩子也要受她搓磨,好在张辉是个长相周正、聪明伶俐的男娃,婆婆又稀罕又得意,张辉才免于折磨。

办完公公的葬礼之后,我和张辉打道回府,毕竟我们俩都有工作,请不了长时间的假。



婆婆照例早出晚归的嗑瓜子、闲聊,无论家里家外,什么事情都不干,她甚至要求张辉提高每月寄养老钱的金额,美其名曰“好好养生,多陪伴儿子几年”。

生活回到正轨,然而,一年之后,张辉突然接到婆婆的电话,她在电话中哭哭啼啼,说老家屋子闹鬼,经常看见半夜公公的鬼魂回家,翻箱倒柜,还把厨房里的碗弄得一团糟。

“儿子,……快救救妈,妈可是不行了,你爸这是想来把我带走呢!”

疑神疑鬼一阵,我一听就知道,这哪是公公的鬼魂啊,明明是她自己心里有鬼。

“老家我是一分钟都待不下去了,儿子,快给我打票,我要搬去和你们一起住,从今往后你给妈养老吧。”

听完这句话,我心里咯噔一下。

为什么我能接受疾病缠身的公公,却不能接受婆婆呢?除了她狠毒跋扈的性格,还因为她对我丝毫不知道尊重。

想当初我们结婚,她就万般看不上我,认为自己儿子是十里八乡第一个硕士研究生,就算娶个公主都绰绰有余,于是眼睛长在了头顶上。

回老家办婚礼,她处处使绊子,不是让拜堂时老公站在凳子上,寓意“压媳妇一头”,就是把我的贴身衣物放在门槛上,众宾客踩踏“去邪气”。

面对当初恶意满满的婆婆,老公气的跳起来好几次,而我一个读书不比他少的城市女孩,只觉得可笑。

4

“她是我妈,我爹死后她的确一个人孤零零的,也没有办法……”

最终,老公说动了我,婆婆正式登堂入室,入住我家。

“妈,您把内衣裤从洗衣机里捡出来吧,贴身衣物最好还是手洗。”

“我不洗,要么你给我洗?”

“妈,您出门顺手把垃圾带下楼。”

“我是你婆婆,你居然敢指使我?”

婆婆延续着每天嗑瓜子看电视,连屁股都懒得抬的作风,不但什么都不做,还制造垃圾和混乱,我快崩溃了。

比起脏乱差,我还发现了婆婆另一个怪癖,这让我更加难以忍受。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