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全家都知道她背着我出轨,但出轨对象说:这不是我的本意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看着乖巧的妻子背着我出轨了,岳母全家都知道,还帮着她隐瞒了我两年。

我反手断了她们一切经济来往,包括岳母的治疗费用,小姨子的学费。被养了这么多年,她们已经分不清,这个家应该是谁做主了。



我和陈淑意结婚5年了,她为人乖巧贤惠,这也是我选择她的重要原因之一。所以每次她家的那些操心事找来时,我也看在她的面子上,尽量忍了。

我的公司的生意这几年越来越好,我也就对陈淑意的关注少了。她妈每次看到我,都要啰里啰嗦的说一大堆催生啊、要顾家的话,慢慢的我也就习惯了,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陈淑意也会哄我,这段时间好像好多了,她妈也不催生了。

开了一早上的会,一进办公室,就看到兄弟张帆一脸愤怒的坐在我的办公室。

"这是怎么了,又和老婆吵架了?"他看到我,蹭的一下站起来。“你啊,一天就知道工作,后院失火了都不知道。”我一愣没明白他什么意思。

张帆看着我,欲言又止的站着,“什么后院失火?”他急忙跑过来,将手机递给我,一段视频,我点开,一个熟悉的侧脸映入眼帘——陈淑意。

陈淑意她被一个年轻男人扶着,看起来好像生病了,脸色苍白。

“这是?”

张帆叹了口气说道,“陈淑意这个混蛋,出轨了,我亲耳听到的,她怀孕了,是那男人的。”我仍在原地,虽然张帆这么说的,但是心里还是没有底。

我和陈淑意认识7年,结婚5年,她的为人是有目共睹的贤惠,每次她出门我都害怕她被人欺负,这样的人,突然有一天,有人跟我说她出轨了。如果说这话的人不是我的兄弟,我一定当个笑话听了就算了。

我又看了一眼这个视频,男女之间的氛围很奇妙,是不是暖昧关系一眼就能看出来。“我也不相信啊。所以连自己的病都没有检查,偷偷跟着他们。”张帆喝了一口水。

“陈淑意怀孕5周,男的亲口说是他的孩子。”我微微皱眉,“我没有不相信你,只是这件事对我来说太不可思议了。”

陈淑意每个月拿着3,000块钱的工资,就算我要给她零花钱,她也不要,甚至还回去,自己攒钱给我买礼物。要说陈淑意长得漂亮吧,那是以前,结婚后她也不好好保养了,早就没有了当年的感觉。

这男人看着还很年轻,他图陈淑意什么呢。把张帆送回家后,我直接回了家。这段时间,我都是住在离公司比较近的房子里,快半个月没有回家了。

我按了密码进去,客厅没有人这个时间点,小姨子和岳母应该是在家的才对。我刚要放下钥匙,岳母的卧室里传出声音,我下意识地放轻了脚步,走到卧室门口,小姨子的声音愈加清晰。

“姐,你可真是够窝囊的,他不让你生孩子还有理了,到时候你把孙洛川的孩子生下来,就说是他的,我看他能把你怎么样。”

孙洛川就是那孙洛川,就是那个小三的名字。

岳母这时候也说话,“既然你们都有了孩子,现在肯定是要生下来的。”原来他们都知道这事啊。

岳母说道,“这个事呢,要说起责任在谁,林峰肯定是没跑了,仗着自己有几个钱,现在连家都不回了,哪有这样对媳妇的。”

小姨子陈香紧接着就说,“还不是仗着我姐贤惠,又对他言听计从的,要不然谁会嫁给他呀。”

这时候岳父也说话了,“唉,当初怎么就嫁了这么个人呢。”

陈香:“我觉得这样吧,姐,你让姐夫把公司的股份给你,这样我们就不会再被他欺负了。”

岳父岳母都很赞同这个办法,陈淑意唯唯诺诺地开口,“这是你姐夫的公司,我怎么能这么做呢。”

陈香,“那你就等着你的孩子跟你一样,受着他的罪吧。”

陈淑意像是做了什么很为难的决定一般,支支吾吾了半天,才坚定地开口,“香香说的对,我怎么样无所谓,我的孩子不能跟着我受苦。”

我听着他们诉说着对我的诸多不满,心里想笑。我和陈淑意结婚后不久,她妈就病了尿毒症,至今都没有找到合适的肾源,全靠我的钱在养着。

去年她爸挂着我的名气做生意,欠了一屁股的债,对方也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愿意把这些债缓一缓的。

陈香如今读研究生也是我在供着的,这些年他们吃我的住我的,竟然还能说出这种话。表面上一团和气,背地里帮着女儿找小三。



他们的吐槽结束,我走到门口,将门打开,又重重地关上,里面的人以飞快的速度跑出来,就连我体弱多病的岳母,也是第一时间冲出来的。“阿峰,你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微微一笑,“刚回来啊,怎么了几人面面相觑,随后露出劫后余生的微笑,你回来怎么也不和我们说一声,好让你爸给你做饭啊。”

我看了一眼家里,“刘嫂呢?”陈香和她妈异口同声的回答,“她家里有事,请假了。”这样啊,大概是他们要商量大事,所以将刘嫂支了回家。

“阿峰啊,你想吃什么呢,爸给你做去。”我随意的说了几道菜,他听后也没说什么,直接进了厨房。

陈淑意慢慢走过来,“这段时间辛苦你了,老公。”听到她的话,我真是恶心得想吐。

“不辛苦,都是为了这个家吗,只要你们能记得我的好就行,别责怪我,不像其他人家的丈夫经常在家就好。”岳母立即过来说,“哎呦,我们怎么会怪你呢,我们心疼你都来不及的,都是妈拖累了你啊。”

我笑笑没有说话,回屋换衣服。刚换好,就收到新邮件的提示音,我打开一年,是让人调查的那个小三的信息传过来了。

他叫孙洛川,今年25岁,竟然和陈香是同一个高中的,只不过比陈香高两届。他也是在这个城市上的大专,和陈香的关系很好。

我心中耻笑,原来还是我亲爱的小姨子一手促成的呀。孙洛川有个哥哥叫孙成,这个名字有点熟悉。我好像在哪听到过。

当我看到陈香的名字时,恍然大悟,这不就是陈香一直喜欢的男生吗。这样说的话,这个孙成知道自己的弟弟当了小三吗?

我出去吃饭的时候,大家的表情还没有恢复正常。岳母看了我一眼,小心翼翼地问道,“阿峰啊,你回来的时候听到什么声音吗?”

我将嘴里的菜咽下去,思考了一会儿,“听到了你们在说话。”

四个人齐齐停住了动作,一动不动地看着我,“我、我们当时、当时在说什么?”

我微微皱眉,“好像在说我。”我看着她们表情,都能感觉到他们在屏息。

“我只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具体什么内容我就没有听到了。”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长舒一口气。这顿饭,估计只有我一个人吃得很香吧。

晚上陈淑意站在床头欲言又止,往常这个时候,我都会贴心的照顾她的情绪,然后耐心问她发生了什么,此刻我选择视而不见。

“唉,”陈淑意叹了一口气后,又偷偷看我,见我不理睬她,又叹了一口气。我专心看书,视她为无误。

“老公,最近公司怎么样?”我没有抬头,敷衍的回答,“情况不太好,亏损很严重。”

她一阵惊讶,急忙坐到我身边,“怎么会这样呢?”

我叹了口气:“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呢,我这次回来也是打算告诉你和爸妈他们的,以后我们要紧衣缩食了。”

“怎么会这样呢?你不是说自己赚钱能力很强的吗?”

我也没有生气,“没办法现在也赚不了钱了,要不我们离婚。”

陈淑意张了张嘴,没敢说话,一会儿又嬉皮笑脸的说道,“我刚才也是太着急了,你别生气哈,老公。”

我点头,“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明天你去和爸妈说一声这件事吧。我一早就得去公司了。”

陈淑意见我要睡了,急忙说道,“我现在一直被人瞧不起。”

我撑起眼皮看她演戏,“怎么会呢?”

陈淑意来了精神,“我的朋友们都说我是靠男人养着的,是个吃软饭的。”

我心里冷笑,不然呢?你还软饭硬吃呢。

陈淑意着急解释,“也不是啊,这不是我的尊严也有些受损吗?都这么多年了,我有时候也会有点沮丧的。”

我心里突然有了一个主意,问她,“那你的意思是什么呢?”

陈淑意以为我要答应,赶紧说道,“要不,你把公司的股份分给我一点吧。”原来这是在这儿等我呢。

“股份现在肯定是不能给你的,公司现在有紧急危机,现在转让股份会引起不必要的猜测。”陈淑意冷着脸,我笑着哄她,“别生气嘛,股份不能给你,但是我可以给你一家分公司啊。”

陈淑意的眼睛亮了,“真的吗?哪家分公司?”

“就在西郊那边,你之前去过的,我就是害怕那家公司情况比较复杂,你能不能胜任呢?”陈淑意哪里会让我反悔,恨不得打包票说自己可以。

“那好,周一吧,我带你去变更分公司的法人。”公司那笔有问题的账,可算是能甩出去了,这个背锅侠,我找得很满意。

我去公司之前,先去了找了一个朋友,他之前帮我跟过一个客户,拍照技术很好,嘴巴也严实。

周子豪看到我提供的资料,眼前一亮,“你老婆出轨了?”我点头。

“哈哈哈哈,“我无奈的看着他,”你笑得有点太大声了吧。”

他咳嗽两声,“不好意思,我就是想起你之前信誓旦旦的说,你老婆绝对不会出轨,现在脸疼不?”

我下意识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别说好像还真的挺疼的。那你到底帮不帮这个忙?”

周子豪收起资料,“价格合适,我当然要帮啊。”周子豪办事我还是很放心的。

晚上我还没有下班,他就拍到陈淑意和孙洛川牵手散步的照片,两个人幸福的眼神拍的非常清晰。之后又传过来一段接吻的视频,我看得一阵恶心。

我想起那天他们一家人说的话,觉得是时候做点什么了。于是打了个电话,对方只说了一句“明白了”,匆匆挂了电话。

我坐在房间里给助理发消息,“任何人问我都说去了外地出差回不来。”



第二天中午,我一醒来,手机上三十几个视频电话,五十几个未接来电,都是早上这段时间打来的。我没有理会,而是拿出电脑看家里的监控。

这会儿家里有些热闹,沙发上坐着几个彪形大汉,而我的公婆还有小姨子像个小鸡崽子似的站在几人面前,他们被吓得瑟瑟发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不多时门被打开,陈淑意回来了,她手里拿着一张卡,我知道她的月薪不多,但不到3万,这些人肯定不会满足的。

手机突然弹出一条消息,是张帆发来的,“你干啥了?你老婆刚才问我借钱来着,我没给借。”

干得漂亮。果然,几个人听到陈淑意说出卡里的数额时,将卡一把摔在了她的脸上。陈淑意被打捂住脸,也不敢发火,她又掏出手机,果然我的手机响了,我没有接听。

家里的所有房子都是我的婚前财产,其他卡里的钱我已经以公司周转不灵为由转了出去,现在他们能用的钱估计就只剩下了陈淑意卡里的钱。

但是我低估了这家人的无耻,陈香飞快地跑进我的更衣室,抱着一盒东西出来交给要债的。几人拿起来看了看,又听说是我的东西,开心地收下了。

陈淑意一脸气愤地坐在沙发上打电话,我的手机一直在震动,我都没理会。

一直到下午,微信上突然有个陌生人加我,我点开他的头像,只有一张侧脸,但我还是认出来,她就是孙洛川。

好啊,现在的小三都喜欢来原配面前叫嚣是不是?我通过了他的好友申请,还没说话,对面就发过来一个消息,【您好,陈先生,对不起。】

他这么说,倒是把我整不会了。我决定先不说话,看看她想干什么。

【我和陈淑意是那种关系,现在她怀孕了,但是我不想要这个孩子。】我一愣,这是什么意思?不想要让她去打了不就好了吗?

【什么意思?】他提出约我见一面,就此刻我想了一下,联系周子豪过来帮我,万一他有埋伏,我不是要吃亏了。

周子豪就潜伏在餐厅里,距离我座位不远的地方。我坐了不到两分钟,孙洛川就来了。

“你好。”我没有给他好脸色,直接问他找我来的目的是什么。孙洛川脸色难看看着我,这不会是要求我离婚吧?

“林先生,陈淑意怀了我的孩子,但是我不想让她生下来。您能帮帮我吗?”我皱着眉头,“你应该去和陈淑怡商量。” 他摇头,“我根本就不喜欢她,我有喜欢的人,但是她、她和陈香合起伙给我下了药。”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