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副镇长8年未提拔,聚会时初恋给了我一封信,半年后我升职了

分享至

我叫朱宏伟,大学毕业后考取了选调生,在基层历练两年后被调到省城边陲的一个镇上工作。

家人朋友都很看好我,说我是个潜力股,只要加油好好干,调到省里工作应该不难。

然而,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8年,我还是副镇长。当年,和我一起任副镇长的几个人相继获得了提拔,有一个人甚至已经爬到了县委副书记的位置。

职场不如意,情场也是失意,让我心力憔悴。

两年前,妻子嫌弃我窝囊,主动和我离婚,女儿归她养,但是我每个月都支付抚养费。

离婚后不久,有一天我看到妻子上了一辆豪华小车。车主,竟然是和我同一批提拔为副镇长的王波。如今,王波调到了县城工作,是副处级干部,比我高两级,一直保持着单身。

我盯着妻子看,妻子似乎发现被人盯看,她转过头来,望向我时嘴角浮现一抹淡淡的笑意,仿佛在说:“谁叫人家比你有本事……”

那一刻,我气得差点吐血!



每每想起这些,我就心情低落,回到家经常一个人借酒消愁,夜里睡不着。

原本我对工作有着满腔热情,做事一丝不苟,每天下班后后还加班努力学习,充实自己。

自从和妻子离婚后,我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经常上班走神,甚至还会犯低级错误,每天规规矩矩打卡上下班,进取之心毫无。

上级领导已经找过我几次谈话,言语中除了责备尽是失望。

可能,这也是我一直未能升职的原因。

离婚后,父母和朋友给我介绍了好几个对象,其中有几个条件还不错,不仅长相靓丽,还是公司白领。

不知为何,我对她们没有感觉,只得婉言拒绝了。

最近一次相亲是一年前,对象是我远方一个表姑介绍的。女孩在一家外企公司上班,工作能力突出,已经是公司高管,只是她三十多岁了还单身,甚至没谈过恋爱。

她身高1米68,腰身纤细,皮肤白皙,我身高1米81,长相阳刚,朋友都说我和她在一起很般配。



我们聊了一段时间后,对彼此的印象还不错,关系进一步发展。

一天,她主动提出让我离职,话里意思,我在副镇长位置干了8年还不升职能有啥前途,还不如跟着她去城里,她的薪水足够我吃喝一辈子。

我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果断选择和她分手。

此后,我打消了相亲念头,一个人过着独居生活。

端午节前夕,沉寂已久的大学班群突然热闹起来。

班长在群里说,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已经毕业十周年了,他问大家有没有聚聚的想法。

群里不少同学有此想法,纷纷表示赞成。

很快,聚会地点选好了,选在了大学校园附近的一家烧烤店。

当年,这家烧烤店因为老板服务态度好,加上食材新鲜,生意一直很好,我和班上同学经常光顾。如今过去了十年,也不知道小店有没有换老板。

我正好闲着没事做,自然是满口赞成。

到了聚会地点,班长见到我后显得很激动,他走过来紧紧握住我的手,“宏哥,好久不见啊。”

班长名叫王小波,当年我在学生会任职,因为工作忙辞去了班长位置,后来他接了我的班。

加上他睡在我下铺的缘故,平时我们俩交流比较多,关系特别好。

他问我这些年过得怎么样,我一脸苦笑,不住叹息,将这些年的不如意说了出来。

王小波安慰我,“宏哥,当年你可是我们系里的杰出代表,在学生会名头响亮,工作能力不用质疑,我相信你。”

“谢谢。”我回道。

快到中午时,班里的同学陆陆续续到齐了。

当年那一个个稚嫩的面孔如今都成熟了许多,有几个同学我甚至没有认出来。

不经意间,我看到了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她叫王莹莹。

印象中,王莹莹是农村姑娘,皮肤黝黑,衣着朴素,还特别腼腆,平时话不多。当年,她对我有意,算是我的初恋吧。

只是不久后我喜欢上了艺术系的一个美女,也就是我前妻,所以我很委婉拒绝了她。

她对我表白失败那天,我很清楚记得天空中飘着小雨,她没有大哭大闹,只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教室角落里默默流泪。

我想去安慰她,这时,我追的美女来找我了。无奈,我只得对她说了一声“抱歉”离开了。

此后,我们俩几乎没有说过话,大学毕业后也失去了联系。

十年没见面,当年那个清纯可爱的小姑娘,如今成了光彩靓丽的美人。



如今的她皮肤白皙,五官精致,衣着得体,一袭白裙将她婀娜多姿的身材线条勾勒得很完美。班里同学纷纷议论,王莹莹这变化太大了。

聚会时,王莹莹坐在我身边,我一脸尴尬,她却显得落落大方,主动和我聊天。

“宏哥,当年若是没有你的帮助,我连学费都凑不齐……”她话语中,尽是对我的感谢。

她们家穷,作为班长,我理应出手相助。

我给她争取了助学金,不仅如此,还给她介绍了一份勤工俭学的工作岗位。我想,这也是当年她喜欢我的一个原因。

有一次,她急忙找到我,说他父亲不慎摔了一跤急需用钱。我听了二话不说,打电话给老爸。

老爸给我打来的两千块钱,我全部拿给她。

王莹莹感动得哭了,说一定会尽快把钱还上,我笑了笑,说这钱不急,等你有工作了再还也不迟……

我笑了笑,说这是我应该做的。



喝完酒,我有几分醉意,同学们都去了隔壁的KTV,她面色羞红望了我一眼,问我有没有时间,我以为她有事找我,于是笑了笑,“莹莹,有什么事尽管开口。”

王莹莹点点头,“听班长说,你最近过得不如意,可以跟我说说吗?”

我听了在心里暗骂王小波,怎么能把我的事能随便告诉别人。

王莹莹一眼就看出了我心中所想,她急忙解释道:“宏哥,你别怪班长,他也是想帮帮你……”

今天喝得很开心,我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和别人敞开心扉聊天了,便将这些年的不愉快都说了出来。

王莹莹听得很认真,她认真的模样美极了,看得我心醉。

我后悔到了极点,怪初自己当初怎么就瞎了眼,不选择她呢?

聊了一个多小时,我们俩都回房休息了。

不知为何,回到酒店,我满脑子都是王莹莹的倩影。

第二天一大早,王莹莹主动找到我,递给我一个信封,她一脸神秘笑意:“宏哥,你先别急着拆,等聚完会再看。”

我点点头,答应了她。

第二天,我们去了学校,重温了当年大学校园时光,中午和晚上都是聚餐喝酒。



第三天,聚会结束,大家依依不舍告别。回到酒店,我迫不及待拆开了王莹莹给我的信。

然而,看到第一句话我就愣住了。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