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亲妈睡在沙发,妻子怒扇丈夫耳光,可看到主卧走出的人她愣住了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妻子每个月都要给岳父岳母转账补贴家用,对此我并没有意见

但是她竟然没有跟我商量就把他们接过来养老,我也咬牙忍了

可是那次出差回来,她竟然不分青红皂白扇了我一耳光

看到主卧走出的人后她不断跟我道歉,但我的心已经彻底凉了

01

周宏波和他的妻子赵瑞莹两个人刚刚结婚三年多。

不过如果从两个人恋爱开始算起,已经有接近十年的时间了。

他们在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就谈起了恋爱。

学生时代的恋情不会考虑很多,只要两个人相互喜欢也就够了。

大学毕业的时候,为了不像身边其他的情侣一样劳燕分飞,周宏波和赵瑞莹并没有选择回谁的老家,而是选择了留在大学所在的城市一同发展。

之后的时间两个人把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经过了三年的努力他们的工作都比较稳定了,就开始商量结婚的事情了。



其实周宏波的父母从很早之前就一直反对这门亲事,因为赵瑞莹出身农村,家里的情况比较困难,家里还有一个弟弟。

他们不指望儿子能找个条件多好的老婆,只希望能别拖累家里。

可是不知道赵瑞莹有什么魔力,周宏波对她却一直死心塌地。

他觉得跟自己过日子的是赵瑞莹,跟她的出生和家庭关系不大。

见无法改变儿子的想法,二老只好退让了,勉强同意了两个人的婚事。

赵瑞莹的父母自然非常赞同了,趁机狮子大开口,要了一大笔彩礼不说,还要求男方提供婚房。

周宏波的父母差不多拿出了大半辈子的积蓄,才勉强满足了女方的胃口,两个人的婚礼这才顺利完成。

两个人刚刚结婚,原本娘家承诺交给女儿保管的彩礼钱就被岳母要走了,这也是后来有次吃饭的时候赵瑞莹说漏了嘴,周宏波才知道的。

周宏波并没有因此而怪罪妻子,他觉得只要妻子真心诚意和自己过日子,钱的事都是小问题。

不过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终于让周宏波看透了真相,也明白了婚姻和爱情是完全两码事。

02

两人结婚一年之后,赵瑞莹突然跟周宏波商量,想要每个月给她的父母两千块生活费。

用赵瑞莹的话说,就是他们现在的收入完全够花了,也是时候该尽赡养父母的义务了。

对于妻子的提议,周宏波并没有反对,因为他也是一个非常孝顺的人。

而且两千块对于夫妻二人来说并不算多,但对于生活在农村的岳父岳母来说,足够他们每个月的吃穿用度了。

不过周宏波并没有想到,这每个月的两千块只是一个开始,岳父岳母隔三差五就会用各种理由向他们要钱。

而妻子每次都是有求必应,这让周宏波非常难办,因为这已经渐渐超出了他们所能承受的范围。

他也曾经委婉地和妻子提过几次,让她学着适当拒绝一下父母,毕竟两人也正准备要孩子,以后用钱的地方只会越来越多。

可是现在的情况,他们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攒下钱了,甚至有时候还要向他的父母开口要钱。

自尊心极强的周宏波可不希望总是发生这样的事,他不想背负上啃老的称号。



可是面对丈夫的抱怨,赵瑞莹总是无动于衷,有时候还会出言反驳。

“我对我的父母好一点有错吗?他们省吃俭用地把我拉扯这么大,现在他们年纪大了,干不动活了,就应该轮到我这个当女儿的来照顾他们。你要是不想让我孝顺我父母,那以后也别指望我能孝顺你父母!”

见妻子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指责自己,周宏波无奈了,只好放任妻子不断地接济娘家。

不过他还是不顾妻子的反对拿回了自己的工资卡,他既然无法制止妻子成为娘家的摇钱树,就只能控制不让妻子那么轻易地随时吸自己的血。

可就在他为自己的反制措施暗自得意的时候,赵瑞莹又做出了一件让他没有想到的事情。

03

那天周宏波下班回家,竟然在家里见到了岳父岳母。

他以为两位老人是想女儿了,来串串门,还热情地和他们打了招呼。

可随后妻子却告诉他,是把岳父岳母接来长住了,以后就在这里养老了。

周宏波有些生气了,他埋怨妻子为什么不和自己商量一下就擅作主张。

但妻子却振振有词,“我爸妈都年纪大了,农村的医疗条件不比城里,真要是有点什么病还是在城里方便点,你也不想我爸妈出什么意外吧?”

周宏波知道自己说不过妻子,只能无力地表示着抗议。

“事是这么个事,但是你怎么也应该提前跟我说一声啊。”

最后,两位老人还是住进了夫妻俩的家里。

看着喜笑颜开的妻子,周宏波却叹了口气。

其实他曾经答应了父母,说等到妻子怀孕了就把他们接过来的,但是妻子却先他一步,他只好从长计议了。

没过几天,岳父岳母就适应了这里的新环境,甚至开始反客为主,给小两口提出了各种关于屋里布局的修改意见。



这时候赵瑞莹总是言听计从,而周宏波也只能选择同意。

不过看着岳母岳母这副以主人自居的样子,他心里总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总觉得这个房子已经快要不属于自己了。

但是这一切周宏波只能埋藏在心里,他不想因为这件事跟妻子吵架。

他知道那样根本改变不了什么,只会让两个人的关系变坏罢了。

不久之后的一天,正在上班的周宏波接到了妻子的电话。

“公司临时安排我出趟差,估计得十天半个月才能回来,你在家可要照顾好爸妈啊。”

在电话里,赵瑞莹说了很多,但是句句都离不开她的父母,对于周宏波这个丈夫却是只字未提。

周宏波在电话里不断地应承着,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觉得妻子的心里全都是她的父母。

04

等到周宏波下班回家的时候,妻子已经离开了。

从那天开始周宏波就担负起了平常妻子的工作,每天起早做好早餐叫岳父岳母吃饭,晚上下班回家还要买菜做饭和收拾屋子。

对于这一切岳父岳母都享受得心安理得,甚至有一次因为周宏波弄出的声音有些大,还被岳母埋怨影响了她们看电视。

对于长辈的埋怨,周宏波不敢反驳,只好把这一切都忍了下来,每天盼着妻子早点回来。

终于,半个多月过去了,因为想念父母,赵瑞莹坐了一晚上的火车,在清晨的时候回到了家里。

她并没有告诉周宏波和父母自己回来的消息,怕影响到他们的休息,毕竟时间有点太早了。

可是当赵瑞莹悄悄打开家门,看到客厅里的景象时,顿时怒气冲天。

她发现自己的母亲此时正睡在客厅的沙发上,身上盖着一床棉被,一只脚还露在了外面。

这一幕让她生气极了,也顾不得吵醒母亲,大声喊了起来:“周宏波!你给我出来!”

母亲一下子就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吓醒了,周宏波也迷迷糊糊地从客房里走了出来。

见到是妻子回来了,周宏波连忙走上前去接过了行李箱,可还没等他开口说什么,赵瑞莹一个巴掌就扇了过来。



“啪”的一声,让原本还睡眼惺忪的周宏波瞬间清醒了,他捂着脸,满是疑惑地看向妻子。

赵瑞莹大声冲着他吼道:“我走的时候怎么嘱咐你的?让你好好照顾我爸妈,可你呢?自己跑屋里床上睡得好好的,就让我妈睡沙发?你好意思吗你?”

妻子的话让周宏波委屈极了,顿时也来了脾气,他狠狠推了一下妻子,“你是不是疯了!也不问问原因上来就打我?”

赵瑞莹后退了两步,她不敢相信几乎从来都没有发过脾气的丈夫竟然敢推搡她,她挥手示意打算过来阻拦她的母亲,开口说道:“妈你别害怕,有女儿在呢。我就不信了,我都回来了他还敢这么对你,今天他必须跟你道歉!”

然后又冲过去用手指着周宏波的鼻子,“你就是个没良心的东西!有你这样当人家女婿的吗?竟然让丈母娘睡沙发!你就不觉得......”

话还没有说完,赵瑞莹忽然停住了。

因为她看见,此时从主卧里走出了两个人,一男一女。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