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初恋患癌只剩3个月命,他却要和我离婚陪她到死,我:成全你

分享至

1

结婚两年的丈夫被我捉奸在床,而且还是医院的病床。

看着身穿病号服,躲在丈夫怀里瑟瑟发抖的女孩,我一眼就认出,那是她的初恋女友。

“医生说,她得了脑癌,只剩下三个月的命了,最后的日子,我想陪她度过。”

我没有片刻犹豫,立即选择了离婚。

“你们去双宿双栖吧,离我远点,我怕雷劈你们的时候误伤到我。”



2

我叫刘晓艾,今年30岁,是一名法院的书记员。

今天,是我老公林威连续第六天开车送我上班,作为一个中学老师,他每天早上的时间都非常紧张和珍贵,愿意如此牺牲时间只为送我,起初我非常感动,以为这块大木头转了性子,所以后知后觉,直到今天才发觉不对劲。

因为我发现,林威在将我送到单位后,并没有立刻赶回去上班,而是一转头步行走进单位隔壁的市人民医院。

难道他得了什么病没敢告诉我,猜测真相的那一刻,我的心都揪紧了,我们相恋三年,结婚两年,感情一直非常好,如果他真的出了什么事,我恐怕不能独活。

我偷偷跟踪他一路进了医院,轻车熟路的上了住院部的电梯,我的心也沉入了谷底,指示牌上,12楼赫然显示,是脑肿瘤病区!

然而,人生就是到处布满意外,在林威进入病房三分钟后,我眼前出现的一幕,让我恨不得杀了他。

在那张病床上,躺着个年轻姑娘,当我闯进去的时候发现,林威正与她紧紧相拥。

“张悦?怎么是你?”

虽然时隔多年,可我还是一眼认出了病床上的人,她正是林威的白月光前女友。

当初,这个前女友在两人已经订婚的情况下,投入另一个富二代的怀抱,被林威抓了个正着,也让无奈退婚的他成为了亲友中的笑柄,后来,是我的到来,才治愈了林威心中的重创,这个人怎么会......

“晓艾,你...你跟踪我?”

林威一开口并没有解释,反而怪我疑神疑鬼,我从疑惑瞬间转为火冒三丈。

“你当着自己妻子的面,抱着其他的女人,我还没问你呢,是想怎么样?”

“张悦她病了,恶性脑干肿瘤,医生说,最多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她没有亲人,朋友也忙,所以我来关照关照,怎么了?”

林威理直气壮,似乎张悦的病仿佛成了一件御赐黄马褂,用来作为明目张胆出轨的借口和道德绑架我的工具。

“晓艾,你不要怪林哥,要怪就怪我,我这身体不争气,死之前,我只想再看看曾经爱的人,你别多想啊。”

呵呵,多么地道的茶言茶语,看着满脸无辜,流下两行清泪的张悦,和正将她紧紧拥入怀中,做保护状的林威,我感到无比的恶心。



3

“林威,现在国家实行的是一夫一妻制,我是你唯一合法的妻子,你这样做想干什么?难道希望我能恩准你在外搞小三吗?”

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希望能将道理讲清楚。

“还是,你想离婚,与这个可怜的,或许命不久矣的旧情人,鸳梦重温?”

我狠狠盯着床上的两人,毫不拖泥带水,此时此刻,我要一个答案。

“刘晓艾!你怎么那么铁石心肠?我已经说了,我是出于同情心,想要陪伴张悦走过最后的日子,要是你有点良心,就应该睁只眼闭只眼,装作视而不见!”

看来,林威是铁了心要跟我装傻,又要当婊子,又想立牌坊了。

“视而不见?你搞清楚,我是为了维持我的婚姻健康稳定,现在不要脸的人是你们。”

听到不要脸三个字,张悦瞬间哭出了声,而林威则更加恼怒。

“晓艾,看来你母亲死的早,没人教你什么叫善良了对吧。”

我愣住了,他明明知道母亲是我心中永远的痛,如今,居然用她来侮辱我,只是为了替这个曾经伤害过他的女人说话。

“是,我母亲死的早,但是,她在世时教过我,为人要正直,不是我的东西我不要,是我的谁也不能抢走,这就是母亲的处世哲学,那些道德绑架别对我使出来,没用!”

我失望至极,已经一点都不想再掰扯了。

“行,她生病,她最大,我让位,我们离婚吧。”

林威提到我的母亲,或许他忘了,在我们结婚的时候,他对我父亲做出的,要一生一世照顾我,永不背叛的承诺。

“你...晓艾,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就三个月...”

一听离婚,林威急了,可此刻,绿茶突然大呼头疼,林威急忙呼叫医生,我不想再看这场毫无意义的表演,转身走出病房。

“宝宝,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我轻抚小腹,里面游客小小心脏,正在跳动,然而,这个我们夫妻俩心心念念盼了两年的孩子,却来的不是时候。

“喂,张主任,我想请一周的假。”

我刘晓艾做事从不拖泥带水,下定决心后,我甚至连医院的门都没有出,就做出了这个巨大的决定。

说不心痛是假的,毕竟是自己期盼了那么久的孩子,但是,我更不愿意孩子拥有这样一个愚蠢又自私的爸爸。

躺在手术台上,这位妇产科医生仍然非常错愕,因为几天前,正是她告诉我怀上了孩子的消息,亲眼看着我欣喜若狂,还说要把报告单包装成礼物,下个月丈夫生日时送给他。

然而转眼,我又找到她,要打掉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

“为什么?你们不是盼这个孩子很久吗?”

那一刻,我流出了事发之后的第一滴泪水,为了孩子,也为了我自己。



“孩子的爸爸,选择了其他人,放弃了我们,我不能把他生下来受罪。”

手术室的灯光亮得刺眼,我忍住锥心的痛苦完成终止妊娠手术,只能对宝宝说一声,对不起。

我宁愿在一切错误没发生之前,亲手终止它。

4

一周之后,我与林威在民政局见面。

他居然带来了张悦,两人手牵手紧紧依偎在一起,,仿佛一对来办结婚证的情侣。

“你想清楚了吗?真要离婚?毕竟三个月之后,咱们还能回到以前,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只需要你付出一点点爱心,仅此而已。”

林威有些气急败坏,他万万没想到,我说的不是气话,而是来真的,而就算是闹到这一步天地,他仍然认为,是我的心胸狭窄搞砸了我们的婚姻。

“你错了,我之所以这样选择,就是因为一切回不去了,从你抱住其他女人那一刻起,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都只能是这一个结局。”

我平静的说着这一切,眼中没有丝毫留恋,掏出早已准备好的证件,只想速战速决。

“好!你可别后悔!房子车子都是我的婚前财产,你可别想拿走!”

林威咬牙切齿,而我则云淡风轻,在拿到离婚证以后,我将一个小瓶子递给他,这是我送他的离婚礼物。

在看见瓶子里一团小小的血肉后,林威瞬间变了脸色,跌坐在地,我知道,他一直期盼能有个孩子,曾几何时,我们也相敬如宾,期待未来的三口之家,我在笑,他在闹,岁月静好。

我转身看了一眼张悦,此时,她上前搂住几乎站不稳的他,轻声安慰着。

“她也太残忍了吧,这样的人,分开了是好事,放心林哥,以后我给你生......”

意识到失言,张悦这句话戛然而止,而我,却听出了话外之音。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