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熟第一美人:靠美色骗17亿,逃亡国外不甘心,整容回国被判死刑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2013年10月,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内,一场备受瞩目的大案宣判正在进行。随着法槌落下,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女人的命运被无情改写。"本院认为,被告人顾春芳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等欺诈方法非法集资,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集资诈骗罪……判处被告人顾春芳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不!这不可能!我不服!"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吼叫,顾春芳瘫倒在地,泪水溅湿了她的脸。曾经,她凭借一副倾国倾城的面容,在常熟呼风唤雨,被誉为"常熟第一美女"。而今,她双手被铐,身穿囚服,头发花白,再无当年风姿。她不敢相信,自己竟会沦落到死囚的地步。

旁听席上,人们窃窃私语,难掩唏嘘。有人惋惜她的美貌,有人谴责她的贪婪,也有人深深叹息,感慨人生无常。是什么让一个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的女子走上了不归路?贪欲吞噬了她的生命,虚荣蒙蔽了她的双眼,她到底为何一错再错,直至万劫不复?

"顾春芳虽恃美行骗,但她更是欲望的囚徒,是虚荣的奴隶。"法院外,一位案件的知情者如是说。在他看来,顾春芳的一生是资本时代的一个缩影,折射出人性的贪婪,也映照出唯金钱至上的社会悲歌。这桩轰动全国的骗贷大案,给无数人以警示:美貌和智慧,若用之不当,便是穷奢极欲的利器,最终只能刺伤自己。

顾春芳的人生,如同一出荒诞剧,精彩纷呈,却又惊心动魄。她用倾城容颜开启了传奇,又因贪念无度、迷失自我而谢幕。在金钱面前,她被欲望和虚荣绑架,一步步滑向深渊。而今,华丽的面具被剥下,当年的"常熟第一美女",正以一种悲剧形象,接受着世人的品评。



顾春芳,1972年出生在江苏省常熟市一个殷实的家庭。父亲是当地银行的领导,母亲是生产队的干部。在这样一个家境优渥的环境下,顾春芳从小便是父母眼中的掌上明珠,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一日三餐,锦衣玉食,她过着寻常人家孩子难以想象的奢侈生活。

更令人艳羡的是,顾春芳生来便有一副美艳的皮囊。婴儿时期,她的眉清目秀就已初现端倪;长大后,俏丽的面庞,如瀑的青丝,婀娜的身段,无不令人倾倒。放眼常熟,无人能出其右。然而,过于优越的生活条件和让人炫目的美貌,却也慢慢磨平了顾春芳上进的棱角。

常熟是一个富庶之地,物产丰饶,人杰地灵。在这片沃土上,人们早已习惯了安逸,对奢靡也见怪不怪。在父母的百般呵护下,顾春芳渐渐迷失在灯红酒绿里。她不思进取,整日只知道打扮自己,贪图享乐。功课越学越差,在同龄人刻苦攻读的时候,她却盘算着如何最大化自己的美色,去结交达官贵人。

初中还未毕业,顾春芳就萌生了辍学的念头。她憧憬灯光聚焦在自己身上的时刻,渴望成为人们瞩目的焦点。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她接触到了模特这一行当。这份看似光鲜的职业,瞬间点燃了少女的心。顾春芳不顾父母反对,执意要走上T台。



常熟是一片神奇的土地,这里从不缺少美女,但顾春芳在其中依然光彩夺目。她的美,如同一朵高岭之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大大的眼睛,眼角微微上挑,丰润的嘴唇,无时无刻不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加之她身材高挑,体态婀娜,举手投足之间,尽显风情万种。她很快在模特圈崭露头角,成为了镁光灯下的宠儿。

在T台上,顾春芳找到了精神的寄托。她痴迷于被万众瞩目的感觉,沉浸于被追捧、被仰慕的满足感之中。慢慢地,"常熟第一美女"的称号不胫而走,她被冠以"女神"的头衔,成为无数少男少女心中的偶像。从某种意义上说,她的人生在那一刻,已经达到了巅峰。

然而,光鲜亮丽的外表下,顾春芳的内心却日渐浮躁。她贪恋被宠爱的滋味,热衷于追名逐利,渴望过奢靡的生活。她不愿在T台上仅仅当一个"衣架子",而是想成为真正的大人物,被富豪追捧,被权贵环绕。然而,这一切要靠金钱来实现,而这,恰恰是她最为匮乏的。于是,一个危险的念头开始在她心底扎根,疯狂滋长。



对一个满怀"野心"的女孩来说,仅有美貌是远远不够的。顾春芳深知,要在这个世界上立足,要被人尊敬、追捧,除了姿色,还要有实力,尤其是经济实力。然而,做模特虽然光鲜,但赚的都是辛苦钱,入不敷出。很快,她就厌倦了这种生活。

于是,顾春芳萌生了创业的念头。凭借自己在时尚圈的人脉,她很快筹到了资金,在常熟开了一家服装店。店面装修得金碧辉煌,进的都是最时髦的款式,店名叫"俏佳人",一看就是有品位的时尚店。开业伊始,店里的生意还不错,常熟本就是一个富庶之地,加之顾春芳的"名气"加持,不少人慕名而来。

然而,好景不长。服装店经营了一段时间后,顾春芳发现要维持她理想中的奢靡生活,这点收入完全不够。她开始焦虑,开始四处张望,想找到更"快捷"的赚钱方式。于是,她又盯上了美甲行业。她在常熟开设了美甲店,起名"春芳阁",想借自己在当地的影响力,吸引更多的顾客。

美甲店虽然生意还算兴隆,但投资大、成本高,最终也只是勉强维持。眼看两个店都不那么如意,顾春芳又转换了思路,决定涉足制造业。她在常熟开办了一家专做羊毛衫加工的小作坊。这一次,她的如意算盘打错了,羊毛衫厂不仅没赚到钱,反倒越干越亏本。这也难怪,顾春芳虽然有灵气,但毕竟学识有限,经商经验几乎为零。



三个店一起经营,账面上的数字看着都不小,但真金白银进口袋的却寥寥无几。顾春芳手里的资金链越绷越紧,眼见就要断裂。这可如何是好?在绝望中,顾春芳想到了一个"妙招"---借钱!借钱不就行了吗?她心想。只要借到钱,就能周转开来,说不定还能打个翻身仗呢。

说干就干。顾春芳厚着脸皮,开始四处借钱。凭着一张俏脸,三寸不烂之舌,她成功说服了身边的亲朋好友,一个个"为她"慷慨解囊。有了这第一桶金,顾春芳尝到了甜头。她打算利用这笔钱扩大经营,等赚了钱再还上。然而,事与愿违,这钱到了她的手里,却如同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眼看着借来的钱就要还不上了,顾春芳急得团团转。这个时候,她结识了一位新朋友许琴。许琴是个有钱的主,看顾春芳长得标致,人又有活力,就提出借钱给她周转。顾春芳喜出望外,连忙答应下来。于是,又一笔钱到了手,顾春芳继续周而复始的借钱、还钱、再借钱的循环。渐渐的,连许琴也开始怀疑,顾春芳借的这些钱到底去哪儿了。



其实,不难猜测,顾春芳那里有什么长远打算。她借来的钱,一部分用来偿还旧账,维系自己岌岌可危的信用;更多的,则是被她拿来挥霍享乐。名牌包包、高档护肤品、豪车美食,这些,才是顾春芳真正想要的生活。她借钱,不过是在火上浇油,只求现在痛快,不管将来会怎样。

然而,债多不压身,账总有还清的一天。顾春芳虽然料事如神,但显然低估了债主的决心。当他们蜂拥而至,索要欠款时,顾春芳再也笑不出了。她像一只惊弓之鸟,开始心慌意乱。身陷绝境的她,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与其东躲西藏,不如大干一场!要借钱,就借个盆满钵满,要做事,就做个惊天动地!



就这样,在走投无路之际,顾春芳借钱的规模越来越大,雪球越滚越大,最终酿成了一场骗局。而这,仅仅是个开始。

当借钱的甜头被尝到,顾春芳的胃口被彻底吊了起来。她意识到,自己这副皮囊,就是取之不尽的聚宝盆……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