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出国回来挽着一男人,我才明白自己只是替身,于是我选择离开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女友苏玲出国三个月,回来那天,却挽着一个跟我长得七分相似男人的胳膊。

他正是苏玲的前男友顾辞。

苏玲对他的温柔,是我这辈子从未见过的。

我这才知道,我当了五年的替代品。

既然如此,我选择离开,消失在她的世界。

结果找不到我的苏玲,疯了。



1

看着苏玲跟顾辞从飞机上下来,我手中的花跟伞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在了地上。

冰冷的雨水不停拍打着我脸上,却没有我的心冷。

我之前偶然在苏玲手机上看到过顾辞穿西装的照片。

他跟我长得很像,有七八分相似。

但是我知道,那不是我,因为我从不穿西装。

当时苏玲还解释,她用我的头像P的图。

其实我跟苏玲在一起之前,我就知道她有一个跟我长的很像的前男友。

不过在一起后,我想着,过去的就过去了,她现在是我女朋友。

而在看到顾辞本人后,我才明白,我被当了五年的替身。

以前,我身边认识顾辞的朋友告诉我。

【陆远,你的穿衣打扮,发型,越来越像苏玲的前男友顾辞了。】

当时,我还以为朋友开玩笑。

现在回想苏玲对我做的一切,我才醒悟。

在一起的五年里,苏玲让我剪她喜欢的发型,穿她喜欢的衣服,吃她喜欢的食物。

直到今天看到顾辞那跟我一样的发型,穿着一样的衣服,手里拿着苏玲经常让我吃的苏打饼干时。

这一刻,我站在雨中,似乎成了网上千万网民口中的小丑。

我爱了她五年,也当了顾辞的替身五年。

怪不得她隔三差五要去国外出差,一去就是小半个月,这次更是去了三个月。

是因为顾辞一直在国外。



而这三个月,苏玲都没怎么跟我联系,每次都是我定点,像个舔狗一样,给她发早安,午安,晚安,分享每天的生活,而她一直都是两个字来回切换回复,嗯,哦。

好像,确实挺累的。

我捡起地上的玫瑰花,看着苏玲跟顾辞,两人有说有笑。

我自嘲地笑了笑。

他们俩,确实挺般配的。

我将手里的玫瑰花放在一旁的公共座椅上,然后便开车回家了。

回到家,因为淋了雨,为防感冒,我赶紧洗了个澡,随后便躺在床上睡觉。

但不出意外,我还是感冒了。

第二天一大早,头又烧又疼,我起来找了点感冒药吃下。

然后给公司报备后,便准备躺回床上继续休息,而苏玲这时候却回来了。

她进门后,看着我,有些小惊讶:【你怎么没去公司?】

我扫了她一眼,说道:【请假了。】

她将手里的袋子丢在沙发上,然后坐下,质问我道:【昨天你怎么没去接我?我不是告诉过你吗?】

此时的我,头昏眼花,不想跟她过多争论。

【最近有些忙,忘了。】

她有些生气,头一转,不再理我。

这是她让我哄她的惯用方式。

以前每一次,我都会立马迎上去,没几个小时哄不好。

但现在,似乎,没那个必要了,加上重感冒,我现在只想睡觉。

没有理她,我转身便进屋躺下了。

但才过了一小会儿,她就怒气冲冲的推开房间,将刚刚的袋子扔到床上。

【亏我出个差还时时刻刻想着你,给你买这么多衣服裤子,你还跟我甩脸色!】

我扫了眼袋子里面的东西。

心中冷笑一声。

果不其然,又是顾辞身上的同款。

2

见我无动于衷,都没有伸手去打开一下袋子,她直接气道:【行,不搭理我是吧,那以后就别跟我说话了,正好公司在隔壁市建了分公司,你这就去那边!让你半年都见不到我!】

我先是一愣,随后立马就明白了。

顾辞回来了,她要我挪位置。

不过,正好也随了我的愿。

昨天我还在想,什么时候走。

今天,她就主动提出来了。

这样也好,都挺体面的,正好我老家就在隔壁市,回去了,就再也不用回来了。

我点点头:【好,我现在收拾东西,立马动身。】

她没想到我答应的这么爽快,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毕竟以往五年,我巴不得每天都跟她在一起。

每次她出差,我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跟她通语音,只想听见她的声音。

在她的眼里,没了她,我属于活不下去的那种。

我拖着无力的身体起来收拾我自己的东西。

因为刚喝过药,加上收拾东西忙上忙下,我累的喉咙有些不舒服,剧烈的咳嗽了几声,整个人都是晕晕乎乎的。

她眉头一皱,连忙过来扶住我:【你怎么了?】

我推开她的手,摇了摇头:【没事,昨天淋了点雨。】

说完,我便继续收拾东西。

她站在我旁边,有些欲言又止。

看我起身后,她忽然说道:【要不过几天再去吧,到时候我开车送你,我看你身体虚弱......】

我开口打断她道:【不用,一点小感冒而已,又不是什么大病。】

说完,我便出去拿我的洗漱用品去了。

回来后,她看着我,脸上有些怒意。

我扫了一眼我的行李箱,有些乱,明显被翻动过。

她生气的质问我道:【我给你买的东西你怎么什么都没带?就带了你那几件老衣服,又土又难看。】

我走过去,将行李箱收拾好,跟着说道:【穿不习惯,老衣服虽然土,但是穿着舒服。】

【不知道你今早会回来,没做早饭,你自己点外卖吧,我先走了。】

说完,我拖着箱子,将房子的钥匙以及车钥匙放在茶几上,然后出了门。

来的时候,孑然一身,走的时候,依旧如此。

来到楼下,我准备打个车,苏玲却从楼下跑了下来。

她气喘吁吁的来到我面前,对我说道:【我开车送你过去吧,大巴车坐着比较难受,正好我也过去处理一下分公司的事情。】

因为不远,只有二百多公里,没有飞机,她又是临时通知我去的,也没买高铁票,只能去坐流动大巴车。

加上我感冒了,发烧,坐大巴车也确实挺难受的。

我刚准备点头,忽然,一辆黑色轿车停到我面前。

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从车上下来。

3

正是顾辞。

他来到苏玲面前,对着她温柔笑道:【阿玲,我来接你上班了。】

随后他又看向我:【这位就是......陆远先生吧,确实跟我长的有些像,之前阿玲跟我说,我还不信,现在见到真人了,我信了。】

苏玲脸上有些惊慌的看着我。



【我给你介绍一下,他是......】

我笑道打断了她:【不用介绍,我知道,他就是你手机收藏相册的第一张的那位。】

是啊,我怎么会不认识,毕竟当了人家五年替身。

她的收藏相册,一共才两张照片,一张是顾辞,另一张是她跟顾辞的合照。

顾辞笑道:【没想到阿玲你还没删我的照片,其实我也没删你的,有时候晚上我时不时还会翻出来看看。】

因为我在场,苏玲多少还是有点顾虑,毕竟现在还没分手。

她瞪了顾辞一眼,估计是让他别说了。

而顾辞只是耸了耸肩。

两人一唱一和的,就像热恋中的情侣,打情骂俏。

似乎,我成了那个多余的人。

顾辞忽然开口说道:【对了,阿玲,中午在帝豪酒店有个联欢会,我们要提前过去准备,你是不是忘了。】

苏玲一拍额头,有些左右为难的道:【确实差点忘了,但是我要送陆远去隔壁市......】

她犹豫片刻,随后有些愧疚的看向我道:【陆远,这次联欢会有些重要,要不......】

【你去吧,我自己过去。】

我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因为我知道她要说什么。

什么联欢会,不就是给顾辞接风洗尘。

为了苏玲的公司,我从国企高管的岗位离职来帮她。

那一天,她带我吃路边的炸串,一块一串,一共花了她三十六。

而顾辞回国,在最豪华的酒店为他接风洗尘。

一顿最便宜的饭都是十来万。

我不在乎吃的是炸串,也不在乎她在豪华的酒店为别人接风洗尘。

只是觉得,这五年的真心,喂了狗。

正好,此时有辆出租车过来,我连忙伸手拦住,随后上了车。

从出租车后视镜,我看到苏玲拿着顾辞递给她的礼服,然后上了他的车。

从始至终,她都没看我乘坐的出租车一眼,我手机也没有她发来的消息。

不过,我已经完全不在乎了。

我将窗户放下来,吹着这座城市的早风,最后又看了这座,为了苏玲生活五年的城市最后一眼。

再见,不对,是不见。

以后不会回来了。

不光对苏玲,对这座城市也一样,我没有一丝留恋。

就像网上说的,爱的时候撕心裂肺。

但是只要厌恶一个人,她所有的一切都会厌恶,也包括她所在的城市。

因为实在难受得要命,头晕目眩。

坐大巴车要半天才能到,估计得要我半条命。

于是我让出租车大叔跨市送我一下。

多给钱,大叔也愿意。

到了之后,出租车大叔把我叫醒。

问我具体位置在哪。

我烧的迷迷糊糊,用力的睁开眼,对着大叔摇了摇头。

我告诉大叔,我还没租房子。

大叔看着憔悴的我,脸上多了一丝心疼,他五十多岁,我这年纪,比他儿子女儿也大不了多少。

大叔叹了口气:【之前上车前的那个女娃娃是你女朋友吧,你病得这么严重,她是怎么放心你一个人来外地工作的。】

我摇了摇头,否认道:【她不是。】

大叔也没说什么,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随后载着我朝城里开去。

我也迷迷糊糊地再次睡着了。

等我醒来,我发现我躺在一张床上。

4

脑子还有些没清醒,只感觉想喝水。

我爬起来,房间门忽然打开,一个扎着马尾的女人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一杯水。

她递给我,面带一丝微笑道:【应该口渴了吧,喝点热水。】

我木讷了接过的水杯,两口就干完了。

【那个......还有吗?】

女人捂着嘴偷笑道:【你怎么问这么傻的问题,水肯定还有啊。】

说完,她又跑出去给我接了一杯。

然后跟之前那个出租车司机大叔一起进来了。

大叔对我说道:【不知道你在哪工作,不过这房子你要租,可以租给你......】

他告诉我,这是他以前结婚的老房子,后来一家搬走了。

但是因为他的女儿出过车祸,脑袋受过伤,受到了一些影响,还有轻度抑郁症,不适合在一线大城市生活,比较喧闹,就让她女儿回来住。

这一块区域,都属于院子户型的,很安静,我也确实很喜欢。

大叔也算是救我一命,家境也一般,所以为了报答大叔,我租了房子,直接给了他三年房租。

这栋房子,分左右两小栋,中间有个过廊。

大叔她女儿叫顾倾城,住左边,我则是住在右边。

大叔走之前,让我多照看照看她的女儿。

我还开玩笑的问:【你不怕我是坏人,把你女儿拐走了啊。】

大叔笑了笑说道:【一个做梦都把自己做得哭的人,我不相信他是坏人。】

听完,我就愣住了。

原来,在大叔车上睡的那两个小时,我竟然哭了两个小时。

怪不得大叔在刚到的时候,会问我那句话。

人家几十年的老江湖,怎么可能看不穿我这二十多岁的小毛孩。

大叔让我多照看她女儿,却没想到,这几天,光是人家照顾我。

给我买药,烧水,做饭给我吃,还开小电瓶送我上班,也幸好公司不远,十多公里。

我也是第一次体会到,真正被人关心,而不是被人以命令的方式强迫我的感觉。

最近这段时间,苏玲没再联系我,我也没再跟往常一样,每天找她个不停。

其实,好像生活中,没有苏玲,我活得更好了。

仿佛又回到了五年前,那个阳光开朗,自信满满的我了。

每天跟顾倾城一起打打羽毛球,一起玩玩游戏,身体也比以前天天坐办公室要好多了。

跟顾倾城相处这段时间,我发现她脑袋确实有些问题,有些傻傻笨笨的,记性不好。

有时候早上刚送我上班,结果没一个小时就来接我下班了。

因为是雾天,所以她以为已经晚上了。

我了解到,这都是那次车祸带来的创伤,需要长时间的慢慢恢复,也有可能一辈子都这样。

不过我有个很好的朋友,在医学界,取得了不小成就,等我离职后,我便准备带她去看看。

也算是报答她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

晚上,我刚忙完,躺在床上,忽然看到苏玲发的一条朋友圈。

朋友圈是苏玲跟顾辞的合照。

一人穿着西装,一人穿着白色礼服,并配文:【强强联合,以后公司更上一层楼。】

如果不是背景是酒店,估计是个人都觉得他们结婚了。

下面还有评论:【哇,陆远穿西装也太帅了,第一次看他穿西装。】

苏玲却回了句:【他不是陆远,是我另外一个朋友。】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