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女子出轨成瘾,痴情丈夫在车内做了手脚,幽会情夫时酿成血案

分享至

2013年7月11日深夜,陕西某市的蔡先生正在睡觉,耳旁床头柜上妻子的手机突然响起震动声,看着熟睡的妻子毫无反应,蔡先生拿起手机一看,信息内容很是暧昧:“玲,我又想你了,明天我们去你车上体验……”

再看发信息的号码,蔡先生大吃一惊,竟然是自己的合作伙伴,好兄弟徐海波。



蔡先生1978年出生,父母都是农民,老实巴交。家里姊妹兄弟5个,经济条件很差。他学习成绩不错,但初中毕业后就不得不就参加工作,在一家私企造纸厂上班。父母让他提前上班的理由很简单,蔡先生在家里是老大,他必须做出牺牲,参加工作赚钱,这样才能给弟妹提供上学的机会。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不知不觉间,蔡先生已经参加工作5年,成为一个大小伙子。按照当时农村的习惯,男孩到了20岁大都已经结婚成家。可因为家里条件差,20多岁的蔡先生还是孤身一人。

他们这种家境,如果不主动出击,很难有女孩子能看上,蔡先生也觉得自己没出息,抬不起头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凭自己的本事,自由恋爱,找个不错的对象。

经过一番选择,他看中了纺织厂一个叫白玲玲的女工。白玲玲皮肤白皙,身材匀称,天真活泼,声音甜美,像百灵鸟一样,招人喜欢。在众多女工中,白玲玲身材显眼,犹如鹤立鸡群。



不过,当时追逐白玲玲的人很多,最厉害的追求者,当属厂长的儿子任东东。他人高马大,留着寸头,还纹了身,喜欢打架泡妞,是当地出了名的花花公子。

此人对白玲玲大献殷勤,给她往车间送零食,下雨的时候送伞,下班后骑着摩托车跟在后面当护花使者。

蔡先生是个有决心的人,他没有知难而退,反而是使出看家本领,利用自己的文采,给白玲玲写情书,一天一封,十分执着。

白玲玲在上学的时候,也喜欢诗词歌赋,算是个文艺青年,她憧憬着一份纯粹而浪漫的爱情,对任东东的死缠烂打颇为不喜,很想摆脱他的纠缠。不久,她被蔡先生所打动,二人开始了交往。



这事被任大公子知道了,他怒不可遏,不甘心输给一个穷小子。

这天晚上,白玲玲下夜班,蔡先生骑着二八大杠自行车在厂前门等待。任东东骑着摩托车发疯一样冲向蔡先生,将其撞倒。

然后,他下了摩托车,指着倒地的蔡先生破口大骂:“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看你的穷酸样,还追求白玲玲,你配吗?”

蔡先生忍住疼痛,倔强地说道:“我真心爱她,她也喜欢我,两情相悦就行,我配不配的上她,你说了不算。”

这时候,白玲玲也走出厂门,见到眼前的一幕大吃一惊。她飞快跑向蔡先生,蹲在地上,拉着他的手柔声问道:“伤到哪没有,疼吗?”

任东东一看火了,对白玲玲说:“玲玲,这小子穷得叮当响,你跟他在一起也不会有好日子过,赶紧离开他。”

“他再穷我也乐意,你又不是我家人,没有发言权。”此言一出,周围观看的女工们哄然大笑。这犹如火上浇油,让任东东更加恼怒,失去理智。

他突然从腰间抽出三棱刮刀,跑上前去,对蔡先生一阵猛刺。蔡先生始料未及,身上被刺中几刀。白玲玲本能地上前护卫,身上也中了两刀。

在场的人急忙拨打报警和急救电话,将二人拉往医院抢救。此事在当地引起轰动,成为热门新闻。

任东东的父亲及时出面,又是亲自登门道歉,又是主动赔偿,求得了蔡先生和白玲玲家人的谅解。

最终,任东东被判刑两年,此事画上句号。

任东东进去了,最有力的竞争对手退出了,蔡先生和刘玲玲走到了一起,在2000年年底举办了婚礼。



这中间,发生一个小插曲,在跟白玲玲一起去算命先生那里询问结婚吉日的时候,对方把蔡先生拉到一旁,悄悄说道:“此女面若桃花,眼若春水,一辈子会有很多男人,你最好还是多考虑一下……”

蔡先生不以为然,对算命先生说:“这是我自己的事,你不必操心。”

书归正传,婚礼如期举行。在那天,白玲玲风姿绰约,落落大方,惊艳全场,大家都说蔡先生有福气,娶了一个仙女为妻。蔡先生既自豪,又感动,当众发誓,要让妻子过上幸福生活,做人上人。

他决定自己创业,脱贫致富。

在当时,最好的致富方法就是做生意。可是他家底子薄,没有资金,做不了大生意。白玲玲把彩礼钱拿出,买了一辆三轮车,跟丈夫一起收购小麦和玉米等粮食作物。该当是时运昌隆,几年下来,他们赚了不少钱。



有钱之后,蔡先生购买了设备,开始在农村从事建筑业。由于蔡先生为人厚道,对工程质量要求严格,工价也合理,他在当地建筑市场很快站稳脚跟,打出名气。一年下来,白玲玲一算账,欣喜若狂,又赚了好几万。

这在当时,可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到了2010年,蔡先生已经身家百万,盖了一座三层小楼,还买了一辆进口轿车,成为当地为数不多的富豪。

可是,他的婚姻并不幸福。

蔡先生虽然事业有成,但是妻子白玲玲却不愿意待在家里,她不顾丈夫劝说,到了一家公司上班。

开始的时候,蔡先生坚决不同意,不想让妻子吃苦:“你跟着我受了不少罪,现在日子好了,怎么能让你再去上班?”

白玲玲给的理由很充足:“我在家里闲得发慌,会憋出毛病来的,再说,我是穷怕了,应该趁着自己能干,给咱们家里多赚点钱嘛。”

她的话让蔡先生十分感动,他对妻子一向是百依百顺,就点头表示同意。

不久之后,白玲玲就出情况了——在公司里,她跟一个未婚男孩眉来眼去,慢慢走近,谈起了“恋爱”。

白玲玲虽然已婚,但是光彩照人,眼睛放电,让男孩对她如痴如醉。二人难分难舍,竟然一起私奔,弄得满城风雨。

白玲玲出走之后,无论是父母,还是弟妹、亲戚,或者是同学朋友,都劝说他应该尽早结束这段婚姻。然而蔡先生说:“在我心里,玲玲就是一个骄傲的公主,能跟我是上天的恩赐,当初是我追求的她,现在她只要及时回头,我肯定还会接纳她。”

蔡先生觉得自己也有对不住妻子之处,是不是自己工作太忙,因而冷落了她,才让她在外面寻求安慰?



另外,这些年蔡先生始终坚持在第一线,拿着瓦刀,亲自砌墙。农村地区的建筑业利润并不高,如果不是以身作则,工人就会偷懒,到时候很难赚到钱。

久而久之,原本英俊帅气的蔡先生晒得黑不溜秋,跟非洲人一样。回家之后,他满身尘土,还带着白灰、水泥和汗味。即使洗澡之后,那味道依旧弥漫在整个房间。这让有些洁癖的白玲玲心里蒙上阴影,无法释怀。

即使二人在一起缠绵,蔡先生劳作一天,累得成为一滩泥,通常也是草草了事,不能让妻子尽兴。

白玲玲也劝说丈夫,以后就在一边当工头,或者找人监工就可以了,不要搞得自己那么累。蔡先生认为,两边有四个老人,未来的养老和看病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只能赚更多的钱,才能让生活无忧。趁着年轻,就该猛干。

蔡先生知道自己无法满足妻子,她有点想法,也是可以原谅的。



一周之后,白玲玲跟那名男孩在外面疯够了,回到家里。她之所以回家,主要还是舍不得那万贯家财。白玲玲原本以为,回家之后肯定会遭到一顿臭骂,结果正好相反。蔡先生还是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那样,跟妻子和好如初。

而且他还交代父母和弟妹,过去的事就过去了,早日翻篇,谁也不许再提这事,谁提跟他急。

他还捧起妻子的脸说:“玲玲,在外面受委屈了吧。”丈夫的豁达,让白玲玲深受感动。她暗下决心,让自己安分下来,不再给丈夫添麻烦。



可是常言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白玲玲到底还是没有管住自己。之所以如此,是多方面因素造成的。

首先,在生活中,她是个善良的人,而且和蔼可亲,没有一点富婆的架子。她说话总是面带微笑,跟街坊邻居相处很好。大家有了什么难处,只要上门借钱,她总是慷慨解囊。

对待自家的建筑工人,她也很够意思。谁家里有事,只要借钱,哪怕没有干那么多活,她也尽可能不让对方失望。开工资的时候,她总是多给分点奖金。

总之,在大家心目中,她是个好人。

这样好的女人,却改不了一个毛病,那就是出轨。只能说,这是本性决定,和人品无关。

其实,这也是符合一定的科学道理。古人说“心善养汉”,这话有点绝对,但是也有朴素的因果关系。女人长得好看,撩拨的人自然就多。而好看的女人,如果再心软的话,就更容易中招。

心软是致命的,在有人献媚的时候,她不忍心拒绝。同时,她还顾忌对方的颜面,不会斥责,这就给对方发出一个错误的信号。

如果像《红楼梦》女主角王熙凤那样泼辣,自然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这样的人虽然美貌,遇到骚扰的时候,像吃枪药一样,不会给对方一点面子,能给你骂得狗血喷头。

男人只好知趣一点,不敢胡言乱语,被怒斥之后,会知难而退,从对方的视线消失。

白玲玲不光是心善,而且童心未泯,带着一身的孩子气,没有主见,还充满好奇心,种种因素累积在一起,确实把持不住自己。

这不,白玲玲又出轨了,很快便东窗事发,被丈夫知道。这次蔡先生再也按捺不住自己了,尤其是当他得知对方是朋友徐海波的时候,更是出离愤怒,钢牙都差点咬碎。



徐海波,陕西绥德人,1985年出生。家里弟兄们多,父母养活不了,徐海波一生下来就被送给在米脂的舅舅。舅舅是村干部,家境优越,因此徐海波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大学文凭,学的是建筑设计。

毕业之后,他利用舅舅的关系,分配到了金融部门,在某储蓄所当出纳,前程似锦。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迷上了赌博,最后欠了一屁股债。为了翻盘,他胆大包天,开始挪用公款,很快这事暴露,徐海波锒铛入狱,被判刑3年。

刑满释放之后,徐海波穷困潦倒,狼藉街头。温饱都难以维系的他,看到一个骑车人手提的鸡蛋灌饼掉在地上,不顾尊严,竟然弯腰去捡。

这一幕,恰好被路过的蔡先生尽收眼底。对方虽然衣冠不整,但是仪表堂堂,怎么会沦落街头?蔡先生好奇了。随即,他上前和对方攀谈。从对方的言谈中,蔡先生感受到,此人博学多识,是个人才。

得知对方的经历后,蔡先生唏嘘不已,劝说道:“人生走弯路不可怕,只要不灰心,从头再来,就能再创辉煌。”

“唉,我一个落魄之人,还有前科,谁会用我?”

“兄弟,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到我工地上去吧。”蔡先生诚恳地说。

“我能干什么?”徐海波犹豫着说。

“你有学问,有头脑,还熟悉金融,学过建筑设计,总会有你的用武之地。”

“我学的桥梁设计,用不上。”

“我的手下都是农民工,你会监工,不让他们偷懒就行。”蔡先生说。

看蔡先生那么诚恳,徐海波答应了。起初,细皮嫩肉的他在尘土飞扬的工地上,确实不习惯。可眼下自己的处境艰难,找不到工作,温饱都成为问题,徐海波一咬牙,坚持了下来。

徐海波过来之后,有了帮手的蔡先生把工地增加了一个,让他独当一面,业务量也增加了一倍,收益也增加不少。年终开支的时候,蔡先生十分慷慨,每月给徐海波开五六千工资,加上奖金和补助,徐海波年薪达到了10万。

仅仅做一个农村建筑队的监工,就拿到了这么高工资,而且是在2010年前后,这已经是不错的收入了。有钱之后,徐海波在舅舅家盖了一座小楼,还买了辆汽车,出入西装革履,很是阔气。

美中不足的是,徐海波因为有前科,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



白玲玲是个热心人,就张罗着给他介绍对象。可是介绍来介绍去,徐海波都不满意。

“海波啊,你眼光这么高, 到底像找个什么样的?想找个七仙女吗?”白玲玲生气了。

徐海波看了对方一眼,不怀好意地说:“嫂子,跟你说实话吧,我就是想找个跟你一模一样的。”

“哈哈,我一个黄脸婆,你别拿我开涮了。”白玲玲说。

“才不呢,嫂子你不光花容月貌,美若天仙,还温柔妩媚,光彩照人,百里挑一……”徐海波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

“你把嫂子夸成一朵花了,全都是假话,我哪有这么好。”白玲玲说着,害羞地低下了头。



都说“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来自绥德的徐海波确实是一表人才,让白玲玲不禁意乱情迷,胡思乱想。

徐海波似乎也忘记了蔡先生对自己的恩德,坠入了情网。

俗话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白玲玲是过来人,徐海波也是撩妹高手,二人心照不宣,很快开始了婚外情。

白玲玲跟徐海波好上之后,觉得自己占了大便宜,对方比自己小5岁,还没谈过女朋友,对徐海波宠爱无比,给对方买金表,买名牌皮带,买名牌服装。过年过节,她更是对徐海波一掷千金。

徐海波财色兼得,更是飘飘然如坠五里雾中。二人各取所需,你侬我侬,其乐融融。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