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年毛主席来到杭州休息,看见陈励耘时,厌烦道:你怎么又来了

分享至



前言

1971年8月,毛主席决定开始南巡。9月3日,毛主席的专列在抵达杭州后,在笕桥专用线上停放。

随即,毛主席在车上找南萍和陈励耘等人谈话。见到这些人后, 毛主席和大家一一握手问好,唯独对陈励耘十分冷淡……

毛主席:你们都干了些什么

在看见陈励耘时,毛主席冷冷地说:“你在庐山犯了错误了吧!”陈励耘心中有鬼,毛主席的话将他吓了一大跳,赶紧说:“是,我有错误。”



随后,陈励耘等人被安排到沙发上坐下。紧接着,毛主席厉声对陈励耘说:“陈励耘,你同吴法宪的关系如何?吴法宪在庐山串联了几个人,有你陈励耘,还有上海的王维国,还有海军的什么人,你们都干了些什么?”

听了毛主席的话,陈励耘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便将脑袋耷拉下来,低声说:“我在庐山犯了错误。”

接着,毛主席又说:“你不调查研究。你没有看到我在九大时,就把那三个副词删去了吗?你也不看看文件?”陈励耘回答说:“我犯了主观唯心主义。”

紧接着,毛主席查问起来,说:“你们在山下有没有讲什么?”

害怕毛主席责问,陈励耘赶紧辩解说:“就是在山上那一次。会前,在山下,我和吴法宪没有见过面。”



听了陈励耘的辩解,毛主席没有再在这件事情上纠缠,而是语重心长地说:“要学习《国际歌》和列宁那篇文章。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能实现。要团结起来,不要搞宗派主义,不要搞山头主义……要学习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一切行动听指挥。”

说完后,毛主席看向众人,问:“你们还听不听指挥?”听了毛主席的话,大家都表示一定听从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指挥。

当天,毛主席离开专列,来到在杭州的住所准备休息。刚到门口,便看到了早已等待在那里的陈励耘。

于是,毛主席再次露出不高兴的神色,对陈励耘说:“你怎么又来了!”

见毛主席不高兴,陈励耘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是分工管这件事的。”说完后,陈励耘便灰溜溜地躲开了。

那时候,陈励耘是省革委会副主任,手里掌握着杭州的警卫大权,的确是分工管着毛主席的警卫工作的。

然而,陈励耘心里有鬼,他也知道毛主席对他是不信任的,甚至是有些讨厌的。因此,陈励耘觉得自己的前途,也已岌岌可危了。



9月8日深夜,毛主席突然下令,要工作人员趁夜将停靠在笕桥机场附近的专列,转移到杭州和上海之间的一个岔道上。

听了毛主席的命令,大家便照做了。那时候,大家都以为是毛主席担心有人认出停在专线上的专列,或者是担心有什么可疑的现象,才下这道命令的。因为这种事情是有过的,所以大家都没有多想。

由于毛主席没有向任何人提到自己为什么发出这道命令,所以大家都是猜测,谁也不知道毛主席为什么要这样做的真正原因。因此,大家也都没有觉得怎么样,还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9月10日,陈长江等警卫人员没有接到任何特殊的命令,所以便按照正常的安排,和当地的警卫人员打了篮球友谊赛。

由于毛主席的警卫人员都是千挑万选的,在各方面的素质都很高,所以在篮球技术和体力方面,都要远胜于当地的警卫人员。因此,在友谊赛开始之前,领导便和他们打了招呼,要求大家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在比赛开始后,毛主席身边的警卫人员很快就取得了领先,并将比分优势扩大,达到了正常情况下当地人员根本无法追平的程度。



毛主席身边警卫人员的优秀表现,获得了在场观众的热烈掌声和频频喝彩。在这样的氛围中,比赛进入了尾声。

看到就要输了,当地警卫人员叫了暂停。在大家聚拢在一起的时候,毛主席身边警卫人员的领导笑着说:“莫忘了,不能赢!”

暂停很快结束,双方再次上场。在毛主席警卫人员的友谊之下,当地警卫人员迅速将比分追了上来。对此,当地的警卫人员十分高兴。

随着比赛结束哨声的响起,记分牌上双方的比分相差不多,当地警卫人员的比分还比毛主席身边的警卫人员多了两分。

在观众的掌声中,这场篮球友谊赛正式结束。随后,毛主席身边的警卫人员都满身大汗地走了回来。

这时,时间已经到了中午。大家将衣服换完,来到餐厅,吃了面条。面条的温度,再次将警卫人员身体的毛孔撑开,汗液涌出体外将刚刚换上的干衣服浸湿。



吃完饭后,大家赶紧回到住处,将湿漉漉的衣服换下来洗出去,并将干净的衣服换上。

在大家的湿衣服还在烈日下炙烤时,陈长江等人便接到了毛主席的命令:“现在把火车调回来,我们马上就走,不要告诉陈励耘他们,也不要他们送行!”

接到命令后,大家都感到十分疑惑。因为毛主席的这道命令,只说了马上走,但到底去哪里,却没有明确。对于为什么不要告诉陈励耘他们这件事情,大家更是不知道原因。

在毛主席的专列开动的时候,陈励耘也匆匆来到机场专线上。看着毛主席的专列渐渐远去,想到自己曾经也有功于革命,竟会走到这一步,陈励耘的心里忐忑不安……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