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75年提干,借住同学家半夜他妹妹敲我房门,一周后同学上门提亲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读高中的时候,我家里很穷,那时候的我很有些自卑,除了学习,其他的活动一律不参加,一直以来都是喜欢独来独往,直到我跟张德荣成了朋友,他不但带着我融入了班集体,还成就了我与妻子的缘分,我提干的那一年,托德荣的福,我跟他妹妹结缘。



1953年,我出生在南方一个普通的小乡村里,我上面还有四个姐姐,父母都是普通的农民,我妈在生我的时候大出血,差点没了命。都说女人生孩子都是好了伤疤忘了痛,等我大一些,我奶奶又催着我妈再生孩子,奶奶说:“月明啊(我妈的名字),在农村都是讲究多子多福的,你就生了贵文一个儿子,以后也是很容易被人看不起的,还容易被欺负。”

我妈听了我奶奶的话,也觉得有道理,就跟我爸商量着再生到一个儿子。我爸一听,火了:“月明,你忘了上次生贵文的时候大出血的事情了,要不是及时送到了医院,你就没命了。不管别人怎么说,我是不可能让你再冒险了。”

我爸知道是我奶奶劝的我妈,还跑去跟奶奶急眼,说:“娘,你以后别叫月明生孩子,我们有五个孩子了,不管儿子女儿,我都满足了,我可不想月明冒着生命危险去上孩子。”

奶奶也急了:“天底下哪个女人不是母凭子贵的,哪个女人不生孩子。月明自己也说了,她身体恢复得不错。”

我爸说:“今天我就把话放这里,我是不可能让月明再生孩子的,谁劝也没用。”

就这样,因为我爸的反对,我成了我们家里唯一的男孩,也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从小到大,虽然家里很穷,可是我却没怎么吃苦,因为全家人都疼我,好吃的好玩的,总是第一时间给我。



因为家里穷,我大姐二姐一天书也没读过,我三姐四姐都读了两年小学,能认一些字。我爸虽然没让我妈再生孩子,可是他骨子里还是重男轻女的,他还是希望我能通过知识改变命运,不要像他们一样,一辈子只当个农民。

所以他一直供着我读书读到了高中。虽然我知道读书能改变命运,可是我读高中的时候,高考并没有恢复。我跟我爸说不想读高中了,可是我爸却逼着我读,我爸说:“指不定哪一天高考就恢复了,等恢复了的那一天,你也比别人没念过高中的人强。”

于是,我成了村里唯一一个读了高中的人。开学的那一天,也是我第一次出远门到了县城。我家离县城有二十公里远,在我读高中以前,我从来没有去过县城。 读了高中我才知道,其实来自农村的同学并不是很多,多数人都是城里人,他们的穿着打扮,还有他们的谈吐都比我们好很多。

我以前的成绩还不错,但是能来读高中的人都是底子不错的。而且他们从小有很多机会读些课外书,谈吐起来自信大方。在其他同学的烘托下,我成了最不起眼的绿叶。



平时的我也不跟同学讲话,都是自顾自地看书,直到有一天我同桌德荣来找我去打篮球,我说:“德荣,我不会打篮球,我还是不去了吧。”德荣家里是县城的,他父母都在纺织厂工作, 所以他家的条件特别好,加上性格非常好,很受同学欢迎。

德荣说:“去吧,我们现在还缺人,我们下周准备跟另外一个学校的篮球队打一场友谊赛,其实很简单的,这周你先跟着我去练习,到时候起码你可以做替补队员,当需要你上场的时候,你就上场。”

虽然我不太情愿,可是还是被德荣拉去打篮球了,他简单给我介绍了篮球的规则,然后教我三步上篮,还有投篮等动作。让我每天抽点时间跟同学一起去练习。一开始我并不是很喜欢,但是才过了两三天,我就喜欢上了篮球,喜欢在球场上挥洒汗水的感觉,喜欢团队合作后成功的感觉。

原本我对没有恢复高考的事情就挺沮丧的,现在每天能打打篮球,心情竟然不再沮丧了,也因为打篮球,我跟我们班篮球队的同学都熟悉了起来,不再过着独来独往的生活。

经过一周的练习,我也达到了能上场的水平。比赛的时候,原本我只是替补队员的,可是因为我们队有人受伤,才轮到我上场,此时我们已经落后对手整整16分了,要想赶上对手几乎不可能。没想到我上场后,竟然连续投中五个球,几乎是百发百中,很快追回了10分。

这个时候德荣也注意到原来我的投篮那么准,就算离得很远,我也能轻松投进。连我自己都很惊讶,自己没怎么打过篮球,竟然也那么准。我突然想起来,原来是我小时候去放羊,因为我比较懒,就喜欢一边放羊,一边爬到树上去休息。当然我也会准备好一些小石子,看到哪只羊不听话,我就用小石子砸一下羊,久而久之,我竟然百发百中。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