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妻子出轨第5天,我麻利做完财产分割,微笑祝福他俩白头偕老

分享至

“走吧,从现在这一秒钟开始,你自由了。”

在民政厅门前,我们上演着一出好聚好散,刘婷表情极其复杂,有对我的不舍,也有对未来的期盼。

“老公,你知道的,我并不是不爱你……”

“嘘,以后别叫老公了,不合适,祝你们幸福。”

我面带微笑,眼睁睁看着她上了那个男人的车。

然而仅仅过了一个星期,刘婷就痛哭流涕地跪倒在我面前。



1

老婆出轨了,我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觉得有点可笑。

我们相识于校园,同院不同系,当初,我们都是校园风云人物。

我是帅气阳光的体育特长生,她是文思敏捷的温婉才女,我经常奋斗在球场,她在大三那年出版了人生第一本诗集。

后来,我们像是火星撞地球一样在一起了,同学们都说不可思议。

在我内心深处,我们是般配的,一文一武,性格互补,刚恋爱时,就奔着结婚去了。

大学毕业后,我找了一家体育用品公司做销售,也算是兴趣专业双对口。

而刘婷是个不折不扣的i人,最不喜欢跟人打交道,她受不了朝九晚五的上班,于是在家做自由职业者。

二人世界,没有孩子,我们对外宣称是我身体的原因,实际上打算丁克一辈子。

刘婷不爱做饭也不喜欢收拾家务,家里这一切基本靠我,她每天唯一要做的事,是在我回家之前点好外卖。

“你们这样,哪里是过日子的样子啊!”

父母常常提出担忧,他们看不上刘婷这个不称职的儿媳,可我觉得,只要两个人过得好比什么都强

当然,每次看到万家灯火,一家三口父母和孩子围着桌子吃饭的时候,我也会羡慕,可也仅仅是羡慕罢了。

2

“老公,我明天又要到疗养院住半个月,你可别太想我啊。”

虽说是个自由职业者,可有时候为了找灵感,刘婷时常出差,一去就是十天半个月。

老婆走了,冷清清的家更是没有人烟气,而我居然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她的秘密。

第二天正在忙,手机收到一条短信,那是一间某千里之外海滨城市大床房的预订信息



我一下警觉起来,不是说跟着作协的那些老人家们去疗养院开座谈会找灵感吗?这大床房怎么回事?

几天后刘婷回到家,一副非常疲惫的样子,并且拒绝我的亲热要求。

“老公,我这两天太累了,你让我休息休息吧。”

老话说,孩子不吃饭,多半是零食吃饱了,我不相信一个座谈会能累到哪里去。

更何况,刘婷脖子上还多了一个若有似无的吻痕,我疑心更甚了。

当天晚上趁她睡着,我打开了她的手机,结婚7年了,这是我第一次查另一半的手机。

通讯录很干净,聊天记录也基本被删得七七八八,我没什么收获,然而,正当我准备放回去时,一条信息却闯了进来。

“明天中午,我过来。”

对方的署名是10086,我当然知道这种官方电话不可能半夜发信息说明天造访,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本来在家当自由职业者多年,我还怕妻子无聊,看来她很会排解寂寞嘛。

我强忍住内心的愤懑,小心翼翼的把电话放回原处,转身在网上下单了一个针孔摄像头。



第二天一早,妻子难得出门去逛超市,我看着她出门,悄悄把摄像头装上,才去上班。

一整天,我什么工作都干不下去,直勾勾盯着摄像头的实时画面。

妻子回家后化了个淡妆,然后亲自下厨,在我们七年的婚姻中,除了我生病动不了,否则她绝不会做饭。

我内心一阵绞痛,不知那个10086究竟会是谁。

临近中午,刘婷换了一套平时我从未见过的性感吊带睡衣,前凸后翘的身材显露无遗。

12点一到,门铃响了,刘婷立刻跑去开门,一个戴着帽子和口罩的男人闪了进来。

关上门后,两人迫不及待的抱在了一起,而我咬的牙“咯嘣”响,恨不得立刻冲回去打死这对狗男女。

只见刘婷笑着推开男人,拉他到餐桌前坐下,此时的妻子跟平时判若两人,我从没见过她如此性感妖娆的模样。

她一下坐在那个男人怀里,自己先喝了一口红酒,然后搂着男人的脖子竟对着男人的嘴巴喂了进去

两人又是一阵亲热,男人抱起刘婷向客房的床上走去.......

我将手机重重地扣在桌面上,怕再看下去我会被活活气死,嘴唇不知道何时被咬出了血。

此时,我都不知道疼,因为,我的心更疼!

那个男人究竟是谁?他们在一起多久了?我一个电话打给一个老朋友,然后出了门。

当年一起练体育的老朋友警校毕业,他现在是一名职业私家侦探,我将情况一说,他笑笑:包在我身上!

一周之后,我要的资料全都到了,那个奸夫名叫于石,是个富二代,也是刘婷的初恋男友。



“听说当年是于石狠心甩了你老婆,然后出国留学去了,两年前回来后就开始勾搭她,最终得手了。”

好啊,我们看似岁月静好的小日子,原来刘婷早就有了二心,她蠢蠢欲动,恐怕是为了那个富二代的钱。

“你也别想不通,谁都想人往高处走,住大别墅、有保姆伺候,但是这于石也不简单……”

接下来老朋友的话,让我震惊不已,也令我产生了离婚的想法。

“老公,我最近在策划一本关于家暴的小说,你打我两巴掌吧,我好体验体验生活。”

晚上回到家,刘婷突然提出这样奇怪的要求,回想起白天老朋友的话,我立刻警觉的拒绝了。

“这不合适吧,你说我真打还是假打?打伤了你可就不好了。”

见我不接招,刘婷讪讪的回房间了,而我也明白,她这是彻彻底底不想和我过下去了。

我明白,她这是为离婚铺垫呢,要想多分财产,我必须是婚姻中的过错方,家暴是一个很不错的理由

一招不成,刘婷只好跟我硬刚,她哭天抹泪的演了一场戏,声称和我早就没有感情了。

为了不耽误彼此,她提出离婚,我想放们去追求彼此的幸福。

“我同意离婚,如果这个家里的一切不是你想要的,我可以放手。”

好歹换来一个和平分手的结局,我念在七年婚姻上没有揭穿她出轨的事。

房子是婚前财产,家里的积蓄她也大度地表示不要了,最终她只拿走了自己两本书的版权。

“快去吧,从现在这一秒钟开始,你自由了。”

在民政厅门前,我们上演着一出好聚好散,刘婷表情极其复杂,有对我的不舍,但更多的对未来的期盼。

毕竟有了富二代新男友,她马上就要过上锦衣玉食富太太的日子了,谁说文艺女青年不现实?

“老公,你知道的,我并不是不爱你……”



“嘘,以后别叫老公了,不合适,无论如何,我祝你们幸福吧。”

我面带微笑,眼睁睁看着她当着我的面,上了那个男人的车,离婚证到手,她根本不藏着掖着了。

然而仅仅过了5天,刘婷就痛哭流涕的跪倒在我面前。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