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岁女警察2刀将丈夫捅死,丈夫生前求饶:女儿不能没爸爸

分享至

赵明(化名)死了。

死于思雨(化名)。

这已经是思雨婚后杀的第二个人了。

可怜的思雨,背负着最重的伤痛,付出了最痛的代价。



2003年。

甘肃。

思雨结婚了,在34岁这年。

过往思雨的婚事可愁坏了家里长辈。

思雨职业特殊,是个警察,这让本就是大龄女青年的思雨更加为未婚男性畏惧,从大学毕业到参加工作,10年,思雨愣是一个对象都没谈。

好在今年年初思雨外出游玩碰见了个称心意的,没过多久就走进了婚姻殿堂,家里人这才彻底放下心。

思雨老公叫赵明,今年大学刚毕业,与思雨相比就是个毛头小子,但也正因如此,两人爱得热烈。

思雨家里人一开始不太喜欢这个赵明,总觉得这个赵明有些不对劲,但听到赵明的背景后便都闭了嘴。

赵明父亲是负责思雨局里人员提升的领导。

自两个人在一起后,思雨的位子高了又高。

可尽管如此,思雨家里人还是觉得不舒服,他们搞不清楚,这家世背景都极好的赵明怎么就看上了自家思雨。

不怪思雨家里人生出这种想法,思雨经历过所有男人都会心存芥蒂的事情,而且,还基本是人尽皆知。

大学时期思雨被人强奸了。

这事儿在思雨的大学闹得沸沸扬扬。

那时的思雨也多次想不开,但都被救了回来。

强奸思雨的那个人当时还是未成年,因为家里背景很硬将事情压了下去,连少管所都没去。

思雨也得到了一大笔补偿,其中之一就是送她到现在这个所工作。

思雨的状态家里人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所以尽管思雨一连十年都没有谈恋爱,家里人也都只是默默着急,没有催促,他们知道,思雨是没有熬过自己心里那一关。

越懂思雨,家里人就越好奇,终于忍不住了,叫住了每周会回家住一天的思雨,“你有没有和小明说过你过去经历的事情?”

家里人虽然有些欲言又止,但还是将内心深处的疑问问了出来。

思雨短暂地愣了两秒,回过了神,低下头,“我说过,他说不在意的,是那个人的问题,和我没关系。”

思雨没再多说,家里人便也没再多问,只要赵明不在意就好。

但就在思雨家里人放下心后的第二天,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一幕让他们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



“妈,您看那门口站着的是不是十年前和我们谈补偿的人?”

思雨工作的警局门口,站着两个人,一个是赵明,一个是十年前和思雨一家谈强奸补偿的人。

不用思雨弟弟开口,思雨母亲就认出了那个人。

思雨母亲到现在还记着当初那个人的丑陋嘴脸。

“妈,他们两个怎么会在一起?而且那个人对叫姐夫还这样恭敬?”

思雨弟弟话音刚落,远处的两个人便看到了他们。

和往日不同,这一次赵明没有亲切地过来打招呼,而是好像做错了什么事情一般,急忙拦了辆车离开,生怕刚刚的事情被发现。

而另一个人也随即拦车离开。

“妈,难道?”

不用思雨弟弟开口,思雨母亲便拉起他拦了车,吩咐道,“我跟赵明,你跟另一个人。今天我们一定要搞清楚他们两个是怎么回事。”

两辆车,两个方向,思雨母亲和弟弟都明白这事不简单,也许,与思雨当年的事情有关。

事实证明,两人猜得不错。

这两辆车虽然相背而行,最终却汇在了一起。

思雨母亲和弟弟也随着聚到一起。

“站住!你们刚刚在做些什么?你们两个又是什么关系?这么恭敬,难道赵明是你老板?”

如今场景,更让思雨母亲和弟弟担忧。

“真是有意思,十年了,你们竟然还记着他。说说吧,你们想要干什么?拿着这点把柄去找思雨吗?”

开口的是赵明,他那满脸不在乎的样子让思雨母亲尤其愤怒。

思雨母亲暗中将口袋里的手机打开,开启了录音,“当然,难道这种事还要瞒着她吗?”

思雨母亲没有第一时间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而是引诱赵明开口。

而赵明也是个没心机的,开口便将一切说了出来,“呵,你们太可笑了,思雨她现在可是我老婆,难道你们要她知道当初强奸她的就是我吗?你们有没有想过,她能不能接受得了这个现实?”

听到这,思雨母亲一顿。

事情真的按照她猜想的那样来了。

而一旁的赵明更是大胆,再次说出,“怎么?受不了了?劝你们就当没看见今天这回事,我和思雨会好好过下去的。不过你们就可怜了,得抱着这个秘密过一辈子,怪就怪你们的记性太好了。”

说完,赵明头都不回地离开了。

临上车前,赵明停了下来,面向思雨母亲和弟弟,“对了,我还有份大礼奉上,约摸着也就这几天。”

思雨弟弟气得想要冲上去给赵明一个教训,却被思雨母亲拉住了,“我们再观察看看。”

思雨母亲正琢磨赵明这话是什么意思,思雨的电话就过来了。



思雨怀孕了。

这就是赵明所说的大礼。

“妈,你们怎么了?怎么你和弟弟都不为我开心啊?”

思雨看出了母亲和弟弟的古怪。

“没有没有,我们就是太吃惊了,我们怎么能不高兴呢?我们就盼着这一天呢!”

思雨母亲挤出笑容,硬是将话题转到了别处。

思雨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到底还是没说什么。

一番聊天,思雨母亲还是忍不住将话题拉回了小两口上,“最近你和小明相处得怎么样?他对你还好吧?你们没什么事情吧?”

“当然好了,要不然怎么会有孩子?”

说到这,思雨有些不好意思。

看自家女儿过得好,思雨母亲便不再多话。

思雨走后,思雨弟弟坐不住了,“这可怎么办?我姐一怀孕,不相当于生下仇人的孩子了吗?这赵明真不是人,他就是算好了这些,目的就是为了把我姐拴住。”

思雨母亲也不清楚,但她知道,自己当初的那份录音,大抵是用不上了。

她不想自己的女儿因为这个录音面对如此可悲的处境。

十月怀胎过去。

医院。

思雨生了一个女孩。

“诶,注意到三号床那个产妇没有?她老公比她小了整整十岁,真羡慕啊,姐弟恋修成正果。”

有个小护士暗地里嚼了舌根。

“有什么好羡慕的,我认识她老公,我们是初中同学,他初一时候就强奸了一个女大学生,是他爸出面才把事情平下来的,据说是给了那个女大学生一笔钱,还帮她安排了公安局里的工作呢。”

另一个护士在一旁说着。

而这一切,都被在病房里准备出门去保温箱看孩子的思雨听了个一清二楚。

门后的思雨仿佛像脱了力一般,滑坐在地上。

“诶,女儿,你怎么了?”

房间里坐着的思雨母亲看到女儿突然成了这样子吓了一跳,急忙冲过去。

“扶我起来。”

思雨母亲扶着思雨出了门,思雨径直走向了刚刚在门外的两个护士处,“你们刚刚说的是我老公吗?”

两个护士却是没想过这一幕,但看着思雨严肃的脸,也不敢撒谎,点了点头。

“你们谁是他的初中同学?有证据吗?”

其中一个护士站了出来,“我是,这事儿当初闹得很大,基本上我们班所有人都知道。对不起,我们不应该谈论您和您丈夫的隐私,是我们的错。”

“你叫什么名字?”

得到护士名字后,思雨告诫护士这几天不要过来医院上班,其他没有再追究,离开了。

思雨让母亲先回了家,独自一人在医院等着下班后过来的赵明。



赵明来了。

“老公,你说巧不巧?今天有一个你的初中同学来看我,叫什么名字我还给忘了,说是以前和你关系很好的,还说知道你很多秘密。”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