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完)外室得宠,将军在新婚夜留我独守空房,我拿着和离书,笑了

0
分享至

外室当道,我赏了她一杯桃花酿。

第二日,郊外死了个美娇娥的消息,传遍了整个长安城。

而我那自认痴情专一的夫君猩红了眼,带着一众人马,将我抓拿归案。



图源于网络/侵删

01

红烛摇曳。

此夜是我与将军穆戈的新婚夜。

只可惜,听了三更响,仍是见不着新郎官的半分身影。

我叫上官徽柔,乃太傅嫡长女。

三月前,因圣上一纸赐婚,与刚从塞外回来接受封赏的常胜将军穆戈,喜结连理。

得知自己要嫁穆戈,我自是对他有过一番了解。

探子搜寻来的画像,还挂在我的闺房。

穆戈常年在塞外金戈铁马,比长安的许多男子要粗犷不少,却是五官精致,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也算是,长在我的审美点上。

只是我却不知,人人口中“洁身自好”“清正廉明”的穆将军,竟早已在外养了外室,金屋藏娇。

就连新婚夜,都不惜丢下我这个明媒正娶的新娘,跑去私会郊外的美娇娥。

独坐天亮,依旧没等到穆戈回府。

饥寒交迫,我再也撑不住,软了身子,趴在床上,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是贴身丫鬟秋霜在我跟前伺候。

见我醒来,她开口便是怨怼:“真没想到,这穆戈是如此不负责任之人,娶了小姐,却半分面子都不给,任小姐遭人笑话。”

新婚夜受冷落,自是会引起府上各种猜忌。

比如,说我不得宠,说我遭了将军嫌……

我咳了咳,喉咙干哑得厉害,说话都有些轻:“都是些见风使舵之人,何须理会他们?”

被如此冷待,我已是看清了穆戈。

他……绝非我的良配。

只是,御赐的婚事,我又能如何呢?

为今之计,只能是保全自己,让这主母之位有实权可控。

既然穆戈给不了我想要的,那我想要什么,便自己去取。

收拾妥帖之后,我去了前院。

穆戈早已没了双亲,我不用孝敬公婆,更不用每日晨昏定省。

管家见了我,没有谄媚,倒也算规矩,鞠了一躬,低头道:“将军尚未回府,夫人可有何吩咐?”

他这话一落,周围几个浇花的丫鬟开始窃窃私语。

“这夫人不过摆设罢了。”

“瞧这一张倾国倾城的脸,有什么用?”

“就是,将军不喜她,长得再美也无用。”

管家挑眉,自是与我一般,听清了她们口中的话。

只是,他并没有要管的意思。

想来,他定然是与她们一样,觉得我名不副实,是个不受宠的花瓶。

但他们大错特错了,我上官徽柔,一向不认同靠男人的宠爱来获得尊重与实权的道理。

近日天气干燥,清水混入泥土散发的泥土香,格外明显。

我轻轻地揉了揉鼻子,给了秋霜一个眼神:“秋霜,长嘴。”

“是。”秋霜与我一同长大,自是懂我。

于是乎,在一众惊诧的目光之下,秋霜直奔几个嚼舌根的丫鬟,左一巴掌,右一巴掌,将她们打得鼻青脸肿。

秋霜自小练得一套军体拳,力道不会小,更不容她们反抗。

结果便是,三个丫鬟跪成一排,磕头认错。

而管家显然也没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几经欲言又止后,终于开了口:“夫人,这几个都是将军挑选的人,还请夫人手下留情。”

我勾唇一笑:“他挑的人啊?那就更不能放过了。”

“妄议主子的是非,可是大忌。”

云层遮住了阳光,整个将军府都暗了一度,死气沉沉。

不给她们立个威,我又该如何自处?

我看向管家,问:“不知,我该如何称呼您?”

他神色一慌,也才想起自己还没自我介绍,连忙道:“不敢……将军一向唤老奴何叔。”

“何叔?那我也喊得您这一声叔。”

在他迷茫的目光下,我眨了眨眼,道:“这几位冲撞了我,作为将军府的女主子,我要发卖她们,您没意见吧?”

何叔惨白了脸:“夫人是主,主子要处置奴才,我等自是不敢不从……”

我收起笑:“那好,此事就交由何叔来办。再寻几个新人来,我亲自挑选。”

经过这么一出,府上人看我的目光,从不屑一顾变成了诚惶诚恐。

我知道,这地位算是立住了!

下人嘛,都是这样,你弱他便强,你强他便弱,惯会看脸色行事。

02

傍晚时分,穆戈终于是现了身。

他一身玄衣,裤腿和鞋子都灰扑扑的,一看就是奔波了一日。

莫不是与我新婚,让他那位娇娇儿伤了心,于是带人游玩了一日?

也不是不可能。

本以为,再怎么表面夫妻,他也该跟我解释一番,昨夜到如今他去了何处。

怎料,他开口便是:“这桩婚事,并非我所愿,还望你能谅解。”

未等我说话,他便从袖口取出一纸信件,上面大咧咧三个字——和离书。

“将军大人,还真是荒谬得很。”我笑了。

新婚夜被冷落了,我都没怎么样,他居然就要和离?

哪有人成婚第二日就和离的?

再说,御赐的婚事,哪里有和离一说?

他倒是可以答疑解惑:“暂时是无法和离,但待时机一到,我自会让一切回归正轨。”

“所以,将军拿我当什么?”

一颗弃子?

他目光复杂,道:“我说了,这桩婚事,并非我所愿。”

好一个并非他所愿。

“好,我可以答应将军,等您口中的时机到了,便签了这和离书,到时候一别两宽,各自安好。”

他愣了愣,显然是没料到我如此好说话。

为了不让他误解,我赶紧补充:“但将军得答应我个条件,从今日起,一直到和离之前,您得给我该有的体面,像昨夜这等新婚夜见不着人的事情,还是不要发生的好。”

他轻笑:“条件?就算不答应你,我到时候要和离,你也不能怎么样。”

这个世道就是如此。成婚后,女人要恪守妇道,而男人若想要抛弃女人,随时都可以……

不过,他或许还有点良心,话音一转,承诺道:“我答应你,不会再发生像昨夜那样的事情。”

我松了一口气。

“那今夜,将军就宿在我这儿吧。”

他身子一僵,轻咳一声:“这不好吧,我们……”

“将军怕是想多了,我只是不想再从别人口中听到自己不得宠的话语,将军放心,您只需留在这里,床给您,我睡榻。”

为了这表面功夫,这委屈,我忍得。

他终是留了下来,只是不愿意让我睡榻:“我一个男子,怎好与你争床?”

“那多谢将军了。”我不是那种会推脱别人好意的人。

有床睡,就睡呗。

只是我舒服地躺在床上,他的表现好像不是那么的真心实意,还小声嘟囔了句“真不客气”。

“将军说什么?”我故意装没听见。

他没好气:“没说什么!困了!”

一夜无话。

首次与一个年岁相当的男子共处一室,我睡得并不算踏实。

03

一觉醒来,眼圈下边肉眼可见地黑了些,接下来一整日都无精打采。

这副模样落在别人眼中,变成了“纵欲过度”。

于是,那些传我不受宠的谣言,开始变了风向……

我留穆戈的目的,就在于此。

目的达到,我自是心生欢喜。

接下来的日子,我和穆戈都保持着表面夫妻的和睦,对各自的生活互不打扰。

我手握掌家权,是外人眼里风光无限的将军夫人。

而他,早出晚归,是去办差,还是去与外室私会,我也不挂心。

只是这风平浪静的日子,不算太长。

穆戈那被护在手心里的外室,闯到我跟前来了。

她自命不凡,口口声声说着真爱无价,自己才是穆戈唯一的心上人。

我从头到尾都如局外人般,看她气急,看她发狂,看她泪流满面。

等她发完了疯,我才放下茶杯,问她:“那你当如何?”

即便她和穆戈是真爱情,可他如今明媒正娶的人,是我啊。

我才是人人口中的将军夫人。

而不是眼前这个,情绪崩溃,只会发狠话的可怜女人。

她惨白了脸,嘴角颤动,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秋霜,送客。”我无心与她纠缠,眼不见,心为静。

她失魂落魄地离开,犹如随时凋零的枯叶,背影里没有半点声息。

我不由得困惑,被穆戈爱着的女人,就是这副模样吗?

夜里,穆戈回府,急匆匆来找我,见面就问:“常欢来找过你?”

“常欢?”我反应了好久,才惊觉,他口中的常欢,应该是他养的那个外室。

“将军是怕我为难她?是她来找我的,我是说了几句重话,但也不至于……”

他忙道:“不,我没有怕你为难她,我只是……”

“只是什么?”我觉得奇怪。

他神色很复杂,没有再说下去,而是摇了摇头,叹气道:“罢了,也没什么可说的。往后她再找来,你不见就是。”

这一夜的穆戈很是奇怪,翻来覆去,美人榻咯吱了一夜,扰得我也睡不着。

又过了几日,我在核对府上的账目时,何叔前来禀报:“有人送了信来,说是约夫人见上一面。”

是穆戈那外室常欢。

怪了,我从不寻她麻烦,她倒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来找我。

“不去。”我可没那闲工夫。

何叔又道:“可那人说,夫人不去,定会后悔。”

“嗯?”我会后悔?后什么悔?

不排除只是一种圈套。

但我这人吧,就吃这一套。

“那我倒是要去会一会她了。”

不过是见个柔弱女子,能怎么样呢?

去做客,定要带上好礼。

我让秋霜备了两壶桃花酿,带了六个护身的家丁,去赴常欢的约。

我并非第一次到郊外,却是第一次发现,郊外也别有洞天。

常欢住的地方,是个竹园,竹园旁边是条小溪,溪边野花朵朵,余阳之下,美不胜收,颇有小桥流水人家的雅致。

看来,穆戈当真是花了不少心思。

桃花酿摆上桌,我问她:“说吧,找我来什么事儿?”

她仰头喝了酒,那双勾人的眸子里,盛满了泪水,楚楚可怜。

半天,只道一句:“他不爱我了。”

谁不爱她了?穆戈吗?

困惑之际,秋霜从外闯了进来:“夫人,将军来了。”

常欢笑了起来,笑得很是凄苦诡异。

我来不及品味其中奥秘,穆戈就到了面前,他来的急,额角都是汗。

“走!”他拉着我就走,我险些摔倒。

就这样,他把我丢上了马车,命令家丁送我回去。

而他自己,留在了那里……

这一趟,除了常欢那句“他不爱我了”之外,我什么也没得到。

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闷得慌,像是要呼吸不上来。

这一夜,穆戈没有回府。

我翻来覆去,天蒙蒙亮才堪堪入睡。

没睡多久,院子里就传来一阵喧闹。

秋霜进来,又说“不好”。

“何事?”

“那个女人,死了。”

“谁?”

“常欢。”

常欢死了。我懵了,稀里糊涂地起了身,稀里糊涂地出了房门,稀里糊涂地望着一脸阴郁的穆戈。

他看着我,不带任何情绪:“来人,把夫人押入地牢。”

04

穆戈端的是铁面无私,只单凭我送与那外室的两壶桃花酿,便断定我是凶手。

地牢阴暗,处处潮湿。

“夫人,你坚持住,我去找太傅帮忙。”

秋霜哭红了眼,才想起要去寻我的娘家人来救我。

她前脚刚离开,穆戈后脚就来。

他背着光,整个人都叫人看不清。

他问:“为何去竹园?”

竹园,便是那外室住的地方。

“她找我去的。”常欢差人送信,约我相见,我出于好奇,便提了两壶桃花酿,前去赴约。

逻辑缜密,无可挑剔。

穆戈却固执地问:“我是不是警告过你,若她寻你,你不用见?”

他确实警告过……

“我没下毒。”我咬唇,希望他能信我。

桃花酿是我自个儿照着配方做的,我也喝了,并无性命之忧。

没道理常欢的命就更娇贵。

穆戈:“我信你,可那又如何?证据摆在那儿,经查验,你的桃花酿中确有剧毒。”

“不可能!”我不信。

穆戈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背过身,朝外走去。不管我怎么呼喊,他都没有回头。

我软了身子,终是开始后怕。

望着地牢天窗投进来的几缕日光,我心中怅惘,只觉无力。

莫非,我真要因那两壶桃花酿,断送大好光阴了吗?

三日后,开堂招供。

没做过的事情,我自是不会认罪。

证人是伺候常欢的一位丫鬟,她指着我,振振有词:“那日,就是这位夫人,送来的桃花酿。”

“那桃花酿未经过别人之手,而她离去后,我家常欢姑娘没见过其他外人。”

“若凶手不是她,那便有鬼了!”

当真是飞来横祸。

我咬牙反驳:“那我也有人证,秋霜时刻与我一道,桃花酿从府中取出,送去竹园,我从未有下毒的机会。”

“她是你的丫鬟,自是回包庇你。”

“你不也是常欢的丫鬟?也不排除为了常欢污蔑我的嫌疑。”

“笑话,死者为大!”

荒唐至极。

我期待地看向穆戈,希望他能理性一些,却得来他一个冷漠的眼神。

待人群散去,他看着我,目光复杂,却依旧未曾说一句话。

阴暗之处,我心悲凉。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原是这般感受,自认身正不怕影子斜,却无半点用处。

究竟是谁?是谁要害我?

要让常欢死,为何要利用我的桃花酿?

细节一遍遍在脑海之中回放。

常欢来找我两次,两次都是为了穆戈。

第一次主动来将军府寻我。

第二次却邀我到竹园一叙。

她说,他不爱她了……

这个他,应当指的是穆戈。

那为何要专门找我过去说此事?

灵光一闪,我想到一个令人胆寒的真相。

或许……常欢根本没死呢?

那毒会不会是她自己下的?就为了让我入狱?

我很快自我否认:“不不不,怎会有人如此……”荒唐。

但思来想去,我实在想不到其他可能性。

总不能人是穆戈害的吧?

更不可能了,怎会有人会害自己心爱的女人?

可是……常欢又说,穆戈已经不爱她。

“真是烦人。”想得我脑壳疼。

05

蹲地牢的第二天,秋霜带着我家兄长来看我。

兄长满眼疲惫:“徽柔,你受苦了。”

“兄长,我是被冤枉的。”我委屈极了。

兄长:“我知道,这事儿我和爹在想办法,你且先委屈几日。”

我犹豫几番,将自己的猜测说给兄长听,他听完眉头紧蹙:“若那女子果真如此有心机倒好了。”

“兄长什么意思?”我愣了愣,有些不明所以。

兄长叹气:“假死是不可能,我派人查看过,的确是中毒而亡,屋内也无打斗痕迹。”

“这么说,我的嫌疑更重了?”我闭了闭眼,无比后悔自己去那一趟竹园。

但世上,从无后悔药。

兄长:“不过,有几处疑点可查。”

“据竹园的仆从说,那几日,常欢时常外出,像是与什么人有约。”

“何人?”我下意识呢喃。

兄长眯了眯眼,语意不明:“那就要问一问穆将军了。”

“穆戈?”我心中莫名一跳,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兄长走了,让我安心等待。

我被关了十五日,才得以见天日。

那日,穆戈穿着铠甲,与兄长一起,在牢房门口迎接我。

阵仗之大,一看就是发生了大事。

兄长说,太子表面纯良,实际品行顽劣,圣上早已察觉,所以有意废太子,立三皇子为储君。

于是找了穆戈,让他暗中寻找太子把柄。

常欢曾是太子身边的宠姬,后来遭了太子厌弃,被丢去了军营,穆戈将人解救,养在竹园。

虚情假意,唱了一出好戏。

常欢的好姐妹还在太子府,故而常欢时常能探得太子的近况,把消息告诉穆戈。

我懂了,是穆戈欺骗了常欢的感情,利用常欢得到太子顽劣的证据。

拿到证据之后,穆戈与常欢说明实情,可常欢受不了,以为是我的存在,导致了穆戈要抛弃她。

于是找了我一次又一次……

兄长暗中还说,常欢之所以会死,是圣上手笔,杀人灭口,死无对证。

圣上信穆戈,却不会信一个舞姬。

所以,穆戈让我不要与常欢见面,是不想我被牵连其中。

那兄长呢?

“兄长为何知晓这些?”

他道:“太子已废,穆戈扶三皇子立储,局势已然明朗。”

我想起自己的身份,喉咙有些发苦:“那我与他的婚事呢?也是他与圣上计划的一环吗?”

我爹,曾是太子的太傅。

娶我,怕也是想试探我爹的立场,看能否从我爹这里得到更多太子的把柄吧。

“这个,得你和穆戈谈。”

兄长摸了摸鼻子,道了别。

原来常欢只是穆戈的棋子,并不是真的外室啊,那他……还真够狠的。

06

回到将军府,我已然没了往日热情。

这府中,如今于我而言,冰冷得可怕。

“秋霜,收拾东西。”

我待不下去,立即吩咐秋霜,要搬走。

秋霜懵了懵,却照做:“夫人经历了一场无端劫难,是该出去游玩一场,换换心情。”

我没告诉她,我不想再回来。

穆戈给的那封和离书还在,我翻找出来,看着上面的字眼,莫名鼻子酸楚。

怪不得呢。

怪不得说时机未到。

怪不得说时机一到自会有办法和离。

怕是早已与圣上商量好了吧。

如今太子已废,新储君已立,事情已经解决,该是到了能和离的时候了。

我平复心情,将签好的和离书放在桌上。

一个时辰后,我准备上马车,穆戈正好驾马回来。

四目相对,他满眼复杂,欲言又止。

我笑了笑,道:“想来将军口中的时机已到,和离书我已签好,就此别过。”

他翻身下马,拉住我的手腕,急着说了一句:“若你想留,我也不会赶你。”

我愣了愣,缓缓挣脱他的手,低语:“不了,我与将军,本无缘分……”全靠一纸赐婚。

他没再多言,站在那儿,目送我离去。

让一切回归正轨,就很好。

落日余晖,大地被晚霞包裹,马车一路向前,奔赴下一程人间仙境。

我上官徽柔的前路,定当精彩纷呈。

END(正文完)

穆戈视角番外

回长安的第一日,圣上就给我派发了一项艰巨的任务。

调查太子殿下。

若太子生性纯良,皆大欢喜。

若太子品行不端,则废黜之。

常欢曾是太子宠姬,却被丢弃在军营,任人宰割。我解救她于水火,用几句甜言蜜语,就哄得她的真心。

我说怜惜她的遭遇,想扳倒太子,为她报仇,她居然信了,不仅告诉我许多太子做过的糊涂事,还积极联系太子府上的姐妹,给我递消息。

每每看到她那含情脉脉的双眸,我都有些于心不忍。

太残忍了,如此欺骗一个女子……

我一边唾弃自己,一边利用常欢,能给她的,就是物质的补偿,给她建了竹园,安排了仆从,尽量让她好吃好住。

她真的很容易满足,把这些当作了矢志不渝的真爱。

后来,调查有了眉目,太子确实品行不端,还养了不少私兵。

圣上想试探上官太傅的立场,为我与上官徽柔赐婚。

赐婚之事来得突然,也不纯粹。

皇命在上,我拒绝不了,于是走了形式,却故意新婚夜冷落新娘。

我没见过上官徽柔,没想过她是何等性子。第二日听管家来报,说是上官徽柔处置了多嘴的下人,我觉得惊奇,她倒是个不会轻易受欺负的主。

初见时,我也曾被她那清丽脱俗的容颜所惊艳,她真的生得一副好皮囊。

我也是个凡夫俗子,爱美之心,人之常情。

只可惜,我们的婚约,不在一个正确的时机。

乾坤未定,我没法与她琴瑟和鸣,便干脆给了她一封和离书,试探她的态度。

她倒是很无所谓,提了条件,就安安分分睡大觉。

同处一室,屋子里都是她身上的淡淡清香,我是个正常男子,屋里睡着明媒正娶的美娇娥,没道理无动于衷。

有几个夜晚,我也曾辗转难眠。

只是一想到这桩婚事的目的,也就歇了心思。

常欢来找她,我是万万没想过的。

得知之时,吓了一跳,幸好她们没有发生大的口角。但见她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我也会有点莫名的失落。

太子之事已经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我怕常欢再去找上官徽柔的麻烦,于是开始“冷落”常欢,故意做出一副负心汉模样,想结束这段关系。

她哭得伤心,说为了我能做牛做马,希望我别不要她。

她还说,没了我,她会死。

然后,她就真的死了……

是圣上让人做的。

只是我没想到,上官徽柔会成为那个明面上的替罪羊。

我亲自带人将她押入牢房,还要故作正经,指控她的罪行。

看着她委屈巴巴的表情,好几次我都差点没憋住笑。她不会有事,我坚信。

只是……可惜了那两壶桃花酿。

大舅子怕妹妹受了委屈,跑来质问我。

我让他等,他让上官徽柔等。

这一等,就等到了太子人赃并获的这一天,废太子,立新储,我的任务,圆满成功。

然而,我得到了什么?

尽心尽职的虚名,以及……上官徽柔早已签好的和离书。

我想过挽留,也开了这个口。

可郎有情,妾无意。

那便罢了吧。

她,值得更好的人。

(完结)

声明:个人原创,仅供参考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最强杀猪盘,睡遍欧美,财色全骗,靠的就是一张脸

最强杀猪盘,睡遍欧美,财色全骗,靠的就是一张脸

奇闻故事会
2023-08-18 14:20:12
太奇葩!美国19岁女网红为博流量,竟与三条狗交配,结局意想不到

太奇葩!美国19岁女网红为博流量,竟与三条狗交配,结局意想不到

阿胡
2024-06-21 12:27:17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岛内蓝绿阵营为“纳粹旗”吵了一架!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岛内蓝绿阵营为“纳粹旗”吵了一架!

环球网资讯
2024-06-24 10:24:18
怎么会有这么邋遢的女艺人

怎么会有这么邋遢的女艺人

刘空青
2024-06-16 20:06:28
车停在车位为何也被贴罚单?注意!这些停法都算违停

车停在车位为何也被贴罚单?注意!这些停法都算违停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2024-06-24 13:13:04
韩警告俄:韩援乌“将不设限”

韩警告俄:韩援乌“将不设限”

参考消息
2024-06-23 17:32:05
国王以4年7800万美元续约蒙克!上赛季场均15.4分2.9板5.1助!

国王以4年7800万美元续约蒙克!上赛季场均15.4分2.9板5.1助!

篮球技巧教学
2024-06-24 15:29:33
个人所得税APP “收入纳税明细”新增显示五项个人所得,意味着什么?

个人所得税APP “收入纳税明细”新增显示五项个人所得,意味着什么?

澎湃新闻
2024-06-24 11:44:28
我54岁包工头,她35岁寡妇,洞房夜那晚她跪下来求我

我54岁包工头,她35岁寡妇,洞房夜那晚她跪下来求我

小月文史
2024-05-07 18:03:10
两性:女人G潮时,“喷”出的是水吗?

两性:女人G潮时,“喷”出的是水吗?

喜马拉雅主播暮霭
2024-06-18 00:07:18
三年暴亏80亿,400家店接连关闭,永辉50岁董事长一夜白头

三年暴亏80亿,400家店接连关闭,永辉50岁董事长一夜白头

拾叁生意经
2024-05-12 16:58:47
2014年泰国王储妃仅穿丁字裤趴在地上给狗喂食,身边还有多人围观

2014年泰国王储妃仅穿丁字裤趴在地上给狗喂食,身边还有多人围观

风谈笔录
2024-06-23 13:13:19
A股:3000点已跌破,下周将有大暴雨?大家要做好心理准备

A股:3000点已跌破,下周将有大暴雨?大家要做好心理准备

风风顺顺
2024-06-24 07:31:19
邱彪公开回应离疆原因!亲承家庭原因,主动请辞,目前仍在沟通!

邱彪公开回应离疆原因!亲承家庭原因,主动请辞,目前仍在沟通!

篮球资讯达人
2024-06-24 11:46:22
英伟达黄仁勋重磅演讲:科技革命大爆发,你如何不被淘汰?

英伟达黄仁勋重磅演讲:科技革命大爆发,你如何不被淘汰?

我是娱有理
2024-06-22 07:17:36
这居然是生图,感觉冯绍峰真的需要去看眼睛了

这居然是生图,感觉冯绍峰真的需要去看眼睛了

小米虫侃人物
2024-06-17 10:16:07
柳岩袁娅维张予曦素颜吃火锅,看完后治好了大家的颜值焦虑

柳岩袁娅维张予曦素颜吃火锅,看完后治好了大家的颜值焦虑

兔子说科普
2024-06-22 02:52:05
说“计划生育政策没有强迫性”“郭美美与红十字会无关”是同一人

说“计划生育政策没有强迫性”“郭美美与红十字会无关”是同一人

雪中风车
2024-06-19 04:11:42
称“西方挑起俄乌冲突”,法拉奇遭围攻

称“西方挑起俄乌冲突”,法拉奇遭围攻

环球时报国际
2024-06-24 07:00:17
还珠三美近况曝光,范冰冰烈日下暴晒4小时,赵薇已成“短粗胖”

还珠三美近况曝光,范冰冰烈日下暴晒4小时,赵薇已成“短粗胖”

娱乐无烦事
2024-06-23 22:52:18
2024-06-24 16:02:44
轻声说故事
轻声说故事
故事不长,各有悲喜
265文章数 83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艺术要闻

穿越时空的艺术:《马可·波罗》AI沉浸影片探索人类文明

头条要闻

二手价格一直在跌 广东多家典当行不再接受茅台酒典当

头条要闻

二手价格一直在跌 广东多家典当行不再接受茅台酒典当

体育要闻

一次换人,让他成为了欧洲杯网红

娱乐要闻

黄晓明斩获金爵奖影帝遭质疑!

财经要闻

飞天茅台散瓶跌破2100元 贵州茅台回应

科技要闻

入华前夜马斯克与小鹏"隔空"互动FSD

汽车要闻

从故宫到凡尔赛宫 开京牌标致 408X自驾欧洲

态度原创

家居
手机
本地
旅游
公开课

家居要闻

简洁典雅 尽显高贵风度

手机要闻

业内首部,联想moto S50 Neo手机提供4年质保:6月25日发布

本地新闻

我和我的家乡|来合肥,共赴一场皖美之约

旅游要闻

外滩观景位遭收费摄影抢占,游客体验受损

公开课

近视只是视力差?小心并发症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