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吴谢宇弑母通灵记录:通灵人自曝与其交流,得知弑母真实动机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注释:本文故事部分内容为坊间传闻,且经过艺术加工,情节有润色;图片来源于网络,部分图片与文章内容无关,仅为配合写作效果;涉及隐私,部分人名为化名;请感性阅读,理性看待。

“被告人吴谢宇,你究竟为什么要杀害自己的亲生母亲谢天琴?”

坐在被告席上的小伙子桀骜的仰着头,他若有所思,弑母,在中国传统文化之中,他犯下的罪行可谓是人神共愤。

“因为长时间的紧张和压抑。”

“因为谢天琴对我的管束,让我透不过气。”



01

吴谢宇,这个通过北大自主招生进入中国知名学府的高材生,在二审的法庭上,甚至不愿意称呼死在自己棍棒之下的那个女人一声“母亲”。

在将母亲杀害,并且层层叠叠套进保鲜膜之后,这个被母亲宠爱了一辈子的儿子还在家里安装了摄像头,打开了空调,在整个房间洒满除臭的活性炭。



这一切似乎都再次表明,吴谢宇的冷静和残酷,难道仅仅是一句“压抑”,就能将这一切下定论吗?

最终,带着不少未解的谜团,法院二审维持死刑原判,2024年1月31日,吴谢宇被送上死刑注射床,结束了短暂的一生。

据行刑的民警说,吴谢宇在第三针剧毒药物注射进体内之后,罕见的抽搐了一下,他神情恍惚,口中念念有词,像是念着某种经文,十几秒钟之后才渐渐停止呼吸。

根据注射死刑相关规定,在最后一针剧毒药注射之前,会先注射镇静剂,也就是说,这毫无来由的抽搐和念经,显得离奇和诡异。

“小宇从小到大都是极其优秀的孩子,虽说母亲对他的确管束严格,但绝到不了将他逼到对母亲下毒手的地步。”



在后来接受媒体采访中,吴谢宇的舅舅谢天鹰曾经表示对此事的无法理解,而这个舅舅,正是最先发现姐姐失联而选择报警,揭开事件真相的那个人。

02

2015年,吴谢宇提前购买了工具,将刚刚进门低头换鞋的母亲残忍杀害,接着将尸体留在了房间里。

随后,他用母亲的口吻向亲戚朋友群发消息,称儿子吴谢宇即将远赴美国留学,自己需要陪读,向大家借钱。

当时,谢天鹰毫不犹豫的往姐姐银行卡里打了80万元,再加上其他亲戚凑的钱,一共144万,这笔钱为吴谢宇的逃亡路提供了有力的资金支持。

在逃亡路上,他当过男模,做过辅导老师,甚至差一点和一个小姐结了婚,上门提亲使用的正是这144万元。

2016年春节期间,吴谢宇舅舅在多次尝试联系姐姐和外甥无果的情况下,选择了报警,警方到谢天琴的家中敲门,事情水落石出。

随着吴谢宇的死亡,谢天鹰内心的痛苦一日胜过一日,或许没人能够体会,在得知姐姐被外甥杀害那一刻,他内心的痛苦和悲凉。

“我始终不肯相信,我觉得小宇不会做出这样的事,但是人都死了,答案能去哪里找呢?”



03

由于旷日持久的悲伤,谢天鹰情绪低落,为寻求慰藉,他想用那些时间无法解释的灵异现象,为自己的心灵疗伤。

“听说泰国有一位通灵大师,你要不要去找她,也许她能为你答疑解惑。”谢天鹰的一个朋友提出建议,他眼睛立刻就亮了。

“真的有能和逝者对话的人吗?那无论花多少钱,我都要试试!”

很快,通过朋友的介绍谢天鹰来到泰国清莱,这是一个小众的旅游地,有一眼望不到边的湛蓝大海和银色沙滩。

居住几天之后,谢天鹰觉得神清气爽,冥冥之中似乎有个声音告诉他,想要得到的答案正在这片神秘的热土之上。

“苏庞达大师回来了,约您明天见面。”

为了不虚此行,谢天鹰找来一位专业的泰语翻译,而朋友所说的这位苏庞达大师,正是他们此行的目标人物。

据说这位大师从小喜欢打坐,9岁觉察自己拥有常人没有的特殊能力,逐渐在清莱一带出了名,以能够与死去的灵魂对话,并且获取不为人知的信息而闻名。



“就连泰国皇室都曾专程秘密前来向她请教呢,足可见大师的威力。”

而这次谢天鹰不远万里来到泰国,就是想通过大师与自己的外甥吴谢宇魂魄取得连结,让他告诉自己一句实话。

“我只想知道,他杀害母亲的动机究竟是什么。”

很快,约定的时间到了,谢天鹰被一辆出租车七拐八弯的绕上一条通往雨林的小路,据说大师平时都在依山傍水的地方修行,她会根据前来求助者的基本信息,确认这人是否有眼缘,钱反而是次要的。

“大师一听说你的故事,立马就同意了,还说这样的孩子(指吴谢宇),需要找个吉时他才能出来。

车辆颠簸中夜幕降临,谢天鹰来到一处被巨大的树木遮天蔽日的树林中,地上的油灯像是指引他到来,等来到一处山洞内,大师正在等他。

大师浑身上下尽是黑色的点状纹身,看上去阴森恐怖,谢天鹰双手合十,行了个礼。

“你的事情我听说了,这个孩子的确不一般,记住你只能问他三个问题,并且时间控制在十分钟之内,否则你我都有危险。”

大师点燃一盏昏暗的油灯,拿起桌面上泰国独有的花环,她用手蘸了蘸桌上的一碗液体,然后轻盈的洒在花环上,浑身一动不动,盯着眼前的镜子。



“这孩子躺着,已经永远睡去了,他的右手严重腐烂,那是致死原因。”

“对,他是被注射死刑的!”

谢天鹰急忙认同,虽说不知道注射死刑是哪只手接受注射,但大师一说,他确实已见到了吴谢宇。

“他的确有很多话要说,你想知道的,或许他也想倾诉答案...”

窗外的阴风阵阵,在阴森而又诡异的气氛中,时间慢慢流逝了七分钟,谢天鹰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地紧紧盯着大师的脸,突然,大师的脸在灰暗烛光的照耀下变得狰狞起来,得知吴谢宇弑母真相的大师张大了嘴巴,浑身颤抖地说到:”太可怕了!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